中聯辦認何俊仁案黑手 中共恐解體嚇退黨民衆 ( 圖 )

香港每月都有舉行聲援退黨遊行,參加退黨活動的民主人士成為中共密切統戰的對象。(大紀元資料圖片)

「我遲早都會爆料,因為我心裏有壓力。共產黨一天存在,他們不斷蒐集資料,他們都不會放過你。它自己都說,如果兩岸局勢有問題,一個都逃不掉,我都擔心自 己有危險,家裏人有危險……共產黨只要一天執政,我們都不會安寧,因為它的本質就是邪惡的。只有中共消滅了,我們才會有好日子過。我會站出來作證,我希望 中共快點滅亡。」--阿祥

阿祥(化名),在香港很多民主活動和遊行隊伍中都可以見到他的身影,同時他也經常參加由香港退黨服務中心、大紀元時報舉辦的聲援中國大陸民眾的退黨活動。 過去幾年,中聯辦有和他接觸,打聽一些台灣背景的香港人的情況。最近,他頻頻接到中聯辦的電話,約他吃飯,要他透露參加退黨活動人士的個人資料,期間更以 他家人作要脅。近日,阿祥忍不住內心壓力,在良知驅使下,向記者講述了中聯辦和他約談的情況,他說中聯辦稱要對經常參加退黨活動的國父孫中山先生後人孫斌 「像何俊仁一樣對待」,更透露民主黨主席兼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是因為抗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支持中國大陸的維權行動而遭到暴徒襲擊。

阿祥,因為父親是國民黨黨員,從小就入讀在香港的台資學校,畢業後在香港某機構工作。在讀書和工作期間,阿祥曾參加幾次由中聯辦(當時的新華社)和某中心舉辦的赴大陸考察團,赴上海、廣州、北京等地觀光考察,由現任中聯辦台灣事務局副部長何志明帶隊。

十多年後,何志明打電話給他,約他吃飯:「你還記不記得我,當年我帶你去國內考察的。」

阿祥說,中共現在最害怕的就是退黨巨潮和法輪功。圖為本月26日舉行的聲援2,500萬人退黨遊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考察團列監控名單

阿祥奇怪對方怎麼會有他的電話,而且對他印象這麼清楚。後來憶述自己的確參加過赴大陸的考察團。因為團費非常便宜,只要幾百元,所以去過幾次。

阿祥表示,這類考察團接待規格都非常高,名單要經過中共科委、港澳辦等部門批准,考察團名為「宣揚愛國主義思想,宣揚科普教育,推廣新聞和學術的自由交流」,實質是中共洗腦和統戰方法之一。

比如考察團去到上海,是由上海市長接見他們;參觀清華大學、復旦大學、北京大學等,都是由校長接待,給你感覺非常受到重視,好像受到國賓的禮遇。但言語中就是希望聽的人忘記中共的醜惡。
阿祥說:「一去到,上海市長就把上海藍圖告訴我們,說我們有很多的困難,我們擔心人民會造反,很難管理。我希望你們能夠改變你們的思想,能夠醒覺,不要聽外面的人說我們共產黨怎麼屠殺自己的人民,這些過去就過去了,我們現在有很大的改變,希望你們不要帶著這些舊的認識。」

不知不覺中被洗腦

考察團也會安排他們去看民間的地方,包括胡同、居委會等等。阿祥說:「給你感覺很真,不是只安排好的給你看,給你感覺他們真的想搞好國家。他們又說,中國現在多強大,奧運金牌都超過蘇聯、美國了,他們還強調,以後中國會獨霸世界。」

而考察的大學也是對他們大開綠燈,聲稱只要他們願意,甚麼學校都可以,學費也可以優惠:「總之就是一句話,歡迎他們放下成見,回去讀書。」

一路走下來,阿祥說,很多人就對中共印象改觀,因為看到的內容全是中共安排的。但這類考察團報名需要通過學校、單位去申請,填寫非常詳細的個人資料,包括 身份證號碼、住址、曾就讀學校,甚至連父母的名字都需要填寫。他懷疑自己因為曾經參加過這個團體,而被中聯辦列入監控名單之內。(待續)

目前退出中共、共青團及少先隊的2,500多萬人當中,包括中共軍方的軍官及官員。(大紀元資料圖片)

吃飯為名 蒐集資料

阿祥首次和中聯辦官員吃飯,是在3年前,現任中聯辦台灣事務局副部長何志明帶他到港島區一個麻雀館裏,其後其副手——中聯辦台灣事務部副處長黎憲華也到 場,兩人表示要和阿祥做朋友:「我們都是打份工,你當我普通朋友。你喜不喜歡打麻雀,如果你適合打,我們就經常來這裏打麻雀,大家做朋友。」

「我不打麻雀,我最恨賭錢!」阿祥拒絕了,對方接著說:「那沒有關係,吃飯也行。」

「我覺得他們有錄音,甚麼都要我再講多一次,雖然他們沒有抄寫,肯定有錄音。」阿祥稱,何志明的目的不是吃飯,主要是問阿祥所屬機構的情況:「他們很清 楚,好像就在你身旁一樣,他們兩個人掌握了整個台灣組織、反共組織或者右派組織的情況,很多國民黨黨員在香港的名單都知道。他們可以講的出來30多年前我 讀書的學校的黨部,甚至小組組長的名都記得清楚。他們主要是想將你的資料全部掌握了之後,就去北京匯報。」

中聯辦之後不斷打電話給阿祥約吃飯,但被阿祥推掉,之後有一段時間沒有找他,去年又找阿祥吃過一次飯,問有沒有再和這些團體聯繫。

「他們很有技巧,扯很多東南西北的東西,引我講話,然後突然加插一句,誰是你老朋友,最近的情況怎樣?我就說,我不認識這些人。」

阿祥發現,每次他們打聽的人,隔一段時間,就會遭殃。比如特務問他關於某區議員的情況後,該位區議員不久後就惹上官司,以做假賬罪名等被關了幾個月。相信中共想打擊哪個人時,就會四出蒐集對方的「臭史」,將對方置諸死地。

中共鎮壓法輪功超過8年,不過法輪功不但沒有消失,而且還廣傳全球80多個國家和地區。阿祥說,中共現在最怕的就是法輪功和退黨大潮。(大紀元資料圖片)

 

阿祥說,中共現在最怕的就是法輪功和退黨大潮。(大紀元資料圖片)

查孫中山後代 欲統戰

最近,阿祥在參加一個活動時,再次見到何志明。何志明一見他,就抓住他,再次約他吃飯。

「這次他們主要問孫斌的情況。」孫斌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侄孫,在文化大革命時曾經遭受中共批鬥、電刑、水牢等折磨,受盡苦楚,是香港最早出來支持「九評、退黨」活動的民主人士之一。

阿祥說,何志明查問孫斌的家世,是孫中山哪房的後代等等,又稱曾經專門派人到孫中山家鄉查家世,一定要搞清楚孫斌和孫中山的關係。又向阿祥播放孫斌和孫中 山孫女孫穗芳在香港見面的錄像:「孫穗芳和孫斌在酒店見面,怎樣咬耳仔,怎樣攬著哭,他們都有到現場,有錄影(在孫斌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

香港警方提供資料給中共

言談中,他們提到香港警察局提供孫斌所在的社團資料給他們,阿祥就問﹕「警察局都給資料你們?」何志明說:「我們是通的,你不用管」。

何志明續說,北京很重視孫斌,因為他整天參加大紀元時報的聲援退黨活動,而且發言都是講事實:「很難抓到他的痛處……中共領導人都留意他,我們很需要了解這個人。他現在參加大紀元的活動很密切,要查探他和大紀元的人是否熟悉。」

何志明又對阿祥說:「如果證實(孫斌)的確是孫中山後人,你就幫我們約他吃飯,你約比較容易,我們約,怕他不來……希望他接受共產黨的合作。合作甚麼?這個到時候領導會安排,剪剪彩,到時巡迴訪問一下,普通的官式禮儀。」

國父孫中山先生侄孫孫斌在本月26日的聲援2,500萬人退黨集會上發言(大紀元資料圖片)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遇襲後,被送往醫院救治。(民主黨提供)

恐嚇:不合作就會像何俊仁

「如果不肯合作的時候……」阿祥追問:「不肯合作又怎樣?」

何志明說:「你知道,香港治安不是這樣好。鴨嘴帽壘球棍,很難擔保(孫斌)老人家的出入安全,很難擔保他過馬路的安全,到時很多交通意外,老人家過馬路又這麼慢。我們都很關心他,但我都不想他好像何俊仁那樣。」

香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議員去年8月在香港島中環遇襲,遭3至4名兇徒用木棍襲擊,頭部受重傷,鼻骨被打至折斷,事件震驚香港各界和海外,外界有傳與其律師 事務有關,也有稱中共是幕後黑手。其後警方抓捕4男1女,今年初,4名被告承認控罪,稱因在公屋申請、綜援及工作等問題上尋求何協助未果而引發,但法官質 疑案件疑點重重。外界一直相信案件另有內情,真相未明。

承認中共是何案幕後黑手

言語中,何志明帶出何俊仁被襲擊的原因,他說:「你知道何俊仁被人打成豬頭炳,我都不想,但中共你這樣反它們,當然中共政府都要做一些事情,不想你們在這 裏做反共的顛覆基地。不過好彩,你知道我們做事都有分寸,小懲大戒,只是給一個信息給他,你知道他又支持法輪功,搞甚麼聲援人權律師,(反對中共)活摘器 官呀,你知個個律師都不肯出頭,就只有他一個,你知道我們都不能不做事情。」

何志明繼續為這宗襲擊案作解釋:「你看仁哥(指何俊仁)現在多好,恢復得多好,好像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

去年8月底,何俊仁(右)遇襲後出席聲援1,300萬人退黨活動,與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志德(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 Edward McMillan-Scott)(左)站在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照片前,要求中共立即釋放高律師。(大紀元資料圖片)

 

去年8月底,聲援1,300萬人退黨集會上,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志德(愛德華.麥克米 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中)對於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遭中共拘留和迫害、何俊仁遇襲受傷、法輪功學員在國內遭受群體滅絕性的迫害,表達深切的 關注。(大紀元資料圖片)

中聯辦攝像北京同步

阿祥說,中聯辦還打聽了參加聲援退黨活動的另一位民主人士的情況,問他的名字怎麼寫,經濟來源如何,和法輪功關係怎樣,有沒有和香港法輪佛學會負責人簡鴻章吃過飯等等。阿祥推辭說不認識此人,對方就拿出此人在中聯辦前抗議的照片,對阿祥說:「你不要說不知道。」

「你知道我們中聯辦6樓有微型攝錄機,不怕告訴你,所有到中聯辦抗議的人,我們全部錄影錄像,而且現場的情況,同一時間,北京中南海全部直接看得到。
無論前門後門,中間6樓影下來,連多少人都照了下來。很細微的東西,連地下的狗仔都看得到。所以你不要玩我,我們只不過是打工的,你不說,我們都知道。」

阿祥說,何志明還打聽大紀元、法輪功在香港的情況。

問候阿祥太太和兒子

接著他們就威脅阿祥,說知道阿祥的太太和兒子都在大陸:「我知道你,你的小朋友在上面,很精靈很可愛,你做爸爸的很開心,你太太很年青,她都經常有上有 落,你擔不擔心她自己中港兩地跑會有些問題,你不上去接她,等她自己帶著兒子自己過關,我們都有留意他們。你們很幸福的家庭,你應該親自接她。」

共產黨存在無安樂日子

聽完上述一番話後,阿祥感到很大的壓力,整日都心緒不寧。對於接受傳媒訪問,阿祥表示自己也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他說,中共是非常狡猾的,剛開始幾次談話都 沒有談及威脅他家裏人,現在是一步一步的威脅他:「我遲早都會爆料,我心裏有壓力。共產黨一天存在,不斷蒐集資料,他們不會放過你。他自己都說,如果兩岸 局勢有問題,一個都逃不掉,我都擔心自己有危險,連家裏人都有危險。我很強烈感覺到。不要以為他們不會做事,因為這些資料從頭到尾都擺在那裏,隨時找你, 隨時找到你……它(中共)就是找警察拉你。」

阿祥並說,中共現在最害怕的就是退黨巨潮和法輪功。而從他和中聯辦見面的經歷中,他也聽到中聯辦還找過其他參加聲援退黨的民主人士,從他們口裏套料。
阿祥說,中共在每次聲援退黨活動現場安插了很多特務,大紀元被襲擊前,也有參加聲援退黨活動的一個懷疑是特務的民主派人士突然向他打聽大紀元的地址,也有另外一個特務跟蹤大紀元工作人員到大紀元的新辦公室。

阿祥最大的心願是通過自己的經歷,希望警惕和他有同樣經歷的人,以及那些特務,不要再和中聯辦接觸,也站出來揭露中共,因為只有大家一起聯合起來,才能抵抗中共的邪惡。

他說:「共產黨一天執政,它的本質就是邪惡的。只有中共消滅了,我們才會有好日子過。我不出來作證,始終有危險在那裏。我會站出來,我希望中共快點滅亡。」

阿祥說,中共現在最怕的就是法輪功和退黨大潮。(大紀元資料圖片)

 

阿祥說,中共現在最怕的就是法輪功和退黨大潮。每次在香港的聲援退黨遊行,都吸引大批市民及遊客圍觀拍照,當中不乏中國大陸遊客。(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


 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