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恩英被謀害致死 公安局、勞教所欲蓋彌彰 ( 圖 )

李恩英被謀害致死 公安局、勞教所欲蓋彌彰 ( 圖 )

河北唐海縣大法弟子李恩英,於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在豐潤縣被由唐山市公安局為首的約二十名惡警綁架,隨後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勞教所。石家莊市勞教所對 李恩英殘酷折磨六個月,直至將他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虛偽的讓他保外就醫。李恩英出獄後僅十三天就離開人世,死時不瞑目,遺體異常。

李恩英生前照片

勞教所欲蓋彌彰

七月十七日,李恩英的兒子被通知到石家莊勞教所接父親,在保外就醫的手續上簽字,看到上面寫的所謂病因:胸膜炎、胸積水、粘連。李恩英的兒子當即向勞教所索要相關病歷,包括曾去過的三家醫院的診斷情況,遭勞教所拒絕,連複印件也沒給。

勞教所官員並威脅李恩英及其兒子,李恩英回去後一旦有“問題”,不管他身體是否恢復,就馬上把他抓回來。

痛苦的十三天

李恩英回到家的十三天,都是在痛苦中度過,一直沒有躺下睡過,身體極為虛弱,面無人色,總是虛汗淋漓。

最讓家人痛心的是,他時常神志不清,恍惚,看人眼睛發直,對他說話,也反應不過來,問他在勞教所裏遭虐待的情況時,他不願說,但不經意時說出曾長時間被罰坐小板凳,被逼著拖著病重的身體長時間罰走路,問他“是不是不敢說在裏面的情況啊”,他默然無言。

逝者死不瞑目 遺體異常

李恩英遺體上的被迫害留下的淤血傷痕

李恩英死後一直微睜雙眼,不願瞑目。遺體脖頸、後背出現大面積紫色淤血,而且顏色轉黑,耳朵、手指尖、臉頰均發黑,火化後遺骨內是黑的,外面卻白白的。莊上很多鄉親和殯儀館的人員都說很像“中毒”。

李恩英去世的當天晚上,莊上的幹部也到李家表示慰問,李恩英的妻子說:“你們也是一方百姓的父母官,你們也看到李恩英就這麼死了,你們能不能說句公道話?為我們全家說句公道話?”這些村幹部卻只是點頭表示理解、同情,卻不敢說一句話。

公安局做賊心虛

李妻去公安局申訴李恩英的冤死情況,公安局負責人說這與他們沒關係,李恩英妻子悲憤的說:“怎麼會與你們沒關係,好好的人是被你們從工地裏拉走的!”

李妻並向公安局追要賠償,同時追討一直被扣押並被無理拖了幾年不還的所謂“罰款”。公安局卻要家人寫不修煉保證,家人不接受。這所謂“罰款”,是唐海縣公 安局在二零零零年初積極實施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三大政策,其中主要手段之一就是非法扣罰法輪功學員錢物。當時唐海縣 公安局強行扣罰李恩英家一萬多元錢,說一年後退還,然而三、四年過去了,卻就是不還。

出於悲憤,家人商量把李恩英的遺體用車拉到把他抓走的公安局門前,去討個說法,討個公道。當家人拉著遺體經過莊上隊部時,村幹部攔住車子,說他們正在聯繫 解決。最後公安局怕事情鬧大,答應退款。可就在退款時,還逼著家人簽了另一份保證,上面主要有兩條,一是保證不向外說退款一事,意思是怕別的大法弟子知道 也去追;二是必須保證馬上火化屍體。這哪裏像是堂堂政府做的保證,聽起來真象給黑社會組織做的保證。人們不禁要問:他們怕甚麼?

再後來,家人覺的李恩英的死實在太冤,死因不明,就去派出所申報非正常死亡,派出所進行推諉,說要匯報上級後方才能決定接不接受報案。

悲壯的送葬隊伍

李恩英含冤離世,整個家族懷著悲憤的心情,在他冤死後第四天將他發送殯儀館火化。

一行七輛送葬車,從唐海縣五場四隊的村莊裏出發,親友們將準備好的兩條大橫幅分別掛上殯葬車兩側,分別寫著“李恩英是被迫害致死”、“迫害好人天理難 容”。大法弟子們送來花圈的輓聯上寫著:“救度眾生了洪願,威德無限駐人間”“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不容,白髮人送黑髮人冤情誰知”。李恩英的妻子把大大的 “冤” 字掛在胸前。

親友們一上路就高呼著“法輪大法好”,“迫害好人天理難容”,一路上行人震驚的駐足觀望,這一隊靈車震撼著人心,也震撼著小小的唐海縣城。送葬隊伍中途停下來三次,親友們向過路人傾訴冤情,人們投來同情目光,注目相送。

靈車開進殯儀館時,有幾個殯儀館的人員曾試圖立刻扯掉橫幅,靈車上的大法弟子奮力守護,使其不能得逞。家屬一直不停的向殯儀館的人員講訴李恩英冤死的情況,很多工作人員禁不住眼含淚水,頻頻向家屬點頭示意,但沒有人敢說話。

李恩英被迫害死了,是在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最多的省份──河北省。

【明慧網】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