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北京與 聖經《啟示錄》

林風 海濤

【光明網5月26日】記者海濤走訪了解譯《聖經啟示錄》的作者林風。下面是訪談記錄。
H─海濤 L─林風

H: SARS爆發之後,北京空前的蕭條,一年前你撰文談聖經《啟示錄》裡的那座罪惡之城就是它。我想是否請你就這個問題再深入談一下?

L.許多文章都從當今世界的政治地位、財富權力的集中性及腐敗程度等方面分析了《聖經》中指的那個“大淫婦”,也即罪惡之城就是指今天的北京。一年前我在文章裡只是在說神正在發出警告,而今天是實實在在發生了。北京所出現的一切,所面臨的一切,在《啟示錄》第十八章裡都有精確的描述,我可以談談我的解釋。

H. 第十七章是講那個象徵罪惡之城的大淫婦,過去文章已有分析。第十八章裡說:“我看見另一個天使從天上下來,他掌握大權;他的光輝照耀大地。他大聲呼喊,倒塌了!大巴比倫倒塌了;她成為鬼魔的住處和各種污穢之靈的巢穴,因為列國都喝了這大淫婦淫亂的烈酒,地上諸王跟她行過淫,世上的商人從她的淫蕩發了大財”。你怎麼解譯這一段呢?

L.我認為“鬼魔的住處”其實就是形容今日北京那種近乎幽靈般的空蕩蕩景象。往日繁榮熱鬧不在,恰如鬼魂住所。“各種污穢之靈的穴”指的就是SARS屯集北京 ,過去人們對瘟疫的認識就是污靈之類附身。後兩句再次重複第十七章的話,自東歐及蘇聯的共產黨專制解體,北京成了世上最具權勢與財富的象徵,因為它集中了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所有的財富支配權及十四億人口的生殺大權。為了經濟利益,西方社會也不得不委曲求全討好她以獲取定單,而北京亦借這一點大肆加以利用,對內殘酷地迫害人民,西方社會這種為了利益不惜犧牲原則的作法,實則是一種骯臟的行為,故《聖經》稱為與之(罪惡之城–大淫婦)行淫,這廿多年,無數的商人利用著北京的腐敗發了大財也是有目共睹,然而,這座大城正在坍塌。

H: 接下來是: “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因她的罪惡滔天, 她的不義神已經想起來了。她怎樣待人,也要怎樣待她,按他所行的加倍的報應她。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裡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飢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他的主神大有能力。”

L.這一段明確在說是神在行罰懲、報應,“她怎樣奢侈,炫耀自己,就怎樣折磨她”,當今世界沒有一個城市能象北京那樣奢侈、浪費了,一個50年國慶,可以花掉幾千億人民的血汗錢。引人注目的是這幾句:“我是坐在寶座上的王后,我不是寡婦,我絕不會有悲愁”,這幾句話非常耐人尋味。中國如今的政權實際上仍掌握在有軍權即《啟示錄》所說的那只獸─ 江xx的手裡。但它只能是“垂簾聽政”,因為名義上它已不是黨和國家主席,故形容它是垂簾聽政的王后,但它不是寡婦。“我決不至於悲哀”說的是當SARS爆發後,江氏率親信逃離北京,面對這場災難毫不動心,隔岸觀火,同時竭力擅權干擾。

H: 接下去的描述:“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她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

“地上的客商也都為她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販賣這些貨物,藉著她發了財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哭泣悲哀,說,哀哉,哀哉,這大城啊,一時之間,這麼大的財富就歸於無有了。 ”

“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都遠遠的站著,看見燒她的煙,就喊著說,有何城能比這大城呢。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啊,她在一時之間就便成了荒場。”

L.這是在進一步告訴我們那些與北京苟合的政治投機家和商人的結局。明知其殘暴,腐敗卻熟視無睹;明知其虛假浮華的外表下掩蓋的是天崩地陷的危機,卻無所顧忌對其大量輸血。為了爭得這個“市場”的一杯羹,那顧得上神的久遠的忠告。所以這一夜之間全完了,只能遠遠站著看著自己的投資血本無歸,而周邊的那些受牽連的地區,看看其與北京的商業關係,誰在受害,不是一目了然嗎? 這段預言中特別提到了一個“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實際上指的就是今天人們不得中斷與北京的各種貿易,項目交流,及到北京的旅遊。

H: 這樣看來這預言中的每一段都能讓今天北京發生的一切對號入座,真令人振聾發聵。你怎麼看這最後的兩段:“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啊,你們都要因他歡喜。因為神已經在他身上伸了你們的冤。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裡,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彈琴,作樂,吹笛,吹號的聲音,在你們中間決不能再聽見。各行手藝人在你中間決不能再遇見。燈光在你們中間決不能再照耀。你的商人都是世上最有權勢的,世上的人也都被你的邪術迷惑了。”

L.一切都還在發生著,發展著,SARS一開始中共就竭力施以謊言掩蓋,並玩著文字遊戲惑眾。如今它的內部文件已顯示,它將不惜一切代價力挺經濟,這實際上是一個危險的信號,而且可能將災難擴展到整個中國。第十八章的最後一句,“巴比倫受懲罰了,因為這城裡發現先知和聖徒的血。”再一次點明災難起源於對心懷信仰的聖徒的迫害,對神聖的褻瀆。

H: 已有文章說天降大災於斯,收無神論罪惡於一瞬。看來人們真要好好想一想,先知們的預言在告訴我們什麼,在這個時候怎樣做才能自救。

(http://www.xinguangming.org)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