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一 -罌栗禍水篇(上)

三人行


前言

中共到了江澤民這一代就力不從心了,趁心的手段和趁手的武器都不多了,何況要與佛法真善忍為敵!所以他不惜以中共誠信為賭注,向法輪大法發動了長達四年之久的謊言轟炸與凶殘殺戮.結果呢?法輪大法至柔至鋼,至善至強,巍巍然如崇山峻嶺,浩浩然似大海汪洋;而江澤民一伙卻成了一串惹火自焚的紙爆竹,「一聲震得人方恐,迴首相看已化灰」!最具颯刺意味的是:這個以反人類罪名攻擊法輪大法的邪惡之首及其同夥,竟將以反人類罪被押上法庭,為天下笑!

在這埸以無道伐有道的酷劫中,江澤民共動用了兩件重型武器,一件是法律層級的反人類,另一件精神層級的偽科學.前一件我們在法庭上已經領教過了;這後一件,粗粗看來是件鎮山寶,細細考究起來不過是個銀樣臘槍頭.尤其江澤民使它不得,試問:偽科學掌門人反偽科學,豈非如同毒販緝毒妓女掃黃一樣?虛晃一槍勉強可以,若動真格的,未及傷人,先已傷己.江澤民不提偽科學也罷,既然提醒我們別忘了他的身份老底,就給了我們刨根揭偽的權利;何況人家殺氣騰騰放馬過來了,就給了我們把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權利:來而不往非禮也!

不過,若要江某人徹底繳械投降還得做些深入功夫.蓋因科學而偽就成了精神鴉片,精神鴉片而以科學包裝就比薩斯病毒更可怕.薩斯病毒堂而皇之地向世人宣告:本瘟神來了!偽科學則騙人說:專補大腦,敬請享用;薩斯攻肺,偽科學則病腦,與區區肺炎相比,腦病自然沈重難醫.就人類整體而言,精神鴉片首先麻翻的是知識精英,再及其餘,帶頭羊迷失方向,整群羊就沒了指望!何況,偽科學封裝嚴實,幾可亂真,雖歷百餘年風雨而神秘面紗尤存,是故毒根深種,流毒遠播,為害國人,於今為烈.人們不禁要問:聖藥何在,何以療傷?星沈月暗,何處可覓生命的真理之光?

這樣,由揭偽科學引發的宇宙人生題目相當重大,不可不深論之.筆者深知:作為人類精神帶頭羊之知識份子最講究以理服人,理不直,則真理不彰.為此作者不揣冒昧,在反思近代人類道德精神變遷之餘,作罌栗禍水,哲母佛學,雲帆蒼海三篇,與知識精英共同研討.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一:
  

罌栗禍水篇(上)

罌栗遍野花爛漫,禍水連天雲慘淡

據說,對信奉共產主義的無神者而言,自然科學中的『進化論』與社會科學中的『科學共產主義』都是絕對的真理。

『進化論』對人從哪裡來做出解釋:宇宙沒有設計者,人類是大自然毫無目的”碰巧的”相互作用的產物。正是這種”碰巧的”作用,使化合物進化為細菌,細菌又進化為人類;

『科學共產主義』則對人類社會向何處去做出推斷:人類社會發展被視為進化的高級形態,同樣是在毫無目的的相互作用下,藉人性惡來推動;人類社會的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最終必然走向共產主義。據說,在那個無神共產伊甸園裡,沒有人壓迫人,沒有人剝削人,物質產品”極大豐富”,思想覺悟”極大提高”。

我們權且稱以上兩種理論為無神兩論。

倘若無神兩論只是陳列在大英博物館的玻璃櫥窗裡供公眾品評,或者擺放在書架上供導師研究生們查詢,倒也不失為一家之言;問題是始作俑者及其承傳者處心積慮打開潘多拉魔盒,放出那兩個大魔頭來,不惜任何代價進行社會實驗,造成的危害已是不可估量了。可謂『罌粟遍野,禍水連天』,一個半世紀太漫長痛苦的社會實踐本身,亦是對謬誤的無情否定,證明無神兩論是走進了死胡同的,沒有任何出路的偽科學,是禍害人類的理論妖魔。

(一)浩劫連連人失德

這兩大理論妖魔,被打扮成真理的化身,在十九世紀出籠,在廿世紀大行其道。它們互為主賓交匯成兩股禍水凶湧澎湃肆虐地球,一股以進化論為主,科學共產主義為賓滾滾西流,另一股以科學共產主義為主、進化論為賓滔滔東進。前者竊據西方國家的思想、科學、教育要津,以科學界主流權威的資格與威望,欺蒙唬騙普羅大眾,精神綁架知識份子,並在學校中培養後繼人;特別以壟斷知識生產為手段收編、轉化有神信仰變節者、進行社會規模的掏心換腦手術,最終目的是實現無神科學教的精神統治。後者則在東方以剝奪手段為方式、建立共產理想國為號召,以武裝奪取政權為要務;借革命名義導演封建復僻鬧劇,用鐵血手腕加洗腦運動建立無神的虎狼共和,剝遍全民大眾,實現精神與肉體的雙重專政。禍水所到之處生命塗炭,道德堤壩坍塌。兩股禍水激蕩共鳴,為禍之烈,歷時之久,規模之大以及後果之災難性,乃是人類歷史之所僅見。

正是:
禍水滔滔天昏黑,浩劫連連人失德。
丹青難畫兩妖物,西洋鏡中騙人術。

這兩股禍水相依共生,共同為患,存在著內在的精神聯係,若放在歷史的同一視角去觀察,對於深刻認識這段禍水的歷史,認識人類道德缺損的精神源起頗有益處。

自稱由細菌進化而來的『進化』族類們得意非凡地以為:他們掌握了古今最偉大的科學發現!『自然的盲目作用產生了具有無限智慧的人類』這一神話意味著:

1、操控人類的神是他們自己,也可說壓根兒從來就不存在,人類精神從此獲得徹底的解放;

2、狂想主義對自然界的完全操控,唯有人類纔是這個宇宙的真正主宰。

既然如此,人類還不應該狂妄嗎?於是一種叫做『進化人文主義』或『宗教人文主義』的科學教,在『進化論』昌隆鼎盛的廿世紀三十年代在西方應運而生。他們贊美:進化是一道光,照明一切事實;進化是一個軌跡,一切思想必須依循。』他們斷言:『一切理論、一切假設、一切體系都應該對它臣服。滿足於它,然後纔為真實、而可理解的。』他們宣稱:進化是人人必須崇拜的上帝,進化會帶領人類進入天堂;進化召喚人類擔當起「神聖責任」:促進進化過程在地球上達到最大成就,『促進人類內在的潛能』得以『完全發揮』。一句話,唯有科學纔能拯救人類。美國教育家約翰-杜威也推波助瀾,1933年科學教為『宗教人文主義』發起一場運動,它宣稱:只有科學進步纔能拯救人類;他們準備接管世界了:在有神宗教被淘汰之後,人類社會的合作與科學進步的新時代就來臨了!

果然不出所料,正當進化人類一族自我陶醉於浪漫時髦的宣言時,還沒有來得及淘汰掉有神論教,『合作與進步的新時代』就匆匆降臨人間了!蘇聯和納粹德國兩個社會主義聯手『合作』肢解了歐洲;希特勒的焚人爐和日本鬼子的東洋刀一起實現了『人類潛能的完全發揮』;鋼鐵與炸藥、血與肉共同譜寫了一曲曲慘烈的『進化交響樂章』;在廣島長崎兩個不設防城市,『科學進步』的魅力與丰采更加充分地得到展示。

兩大理論妖魔籍科學教的精神征服和二次大戰的物質滋養,在東方像抽足了鴉片一樣紅光滿面神彩奕奕,社會主義陣營幾乎紅了半個天,大有東鳳壓倒西鳳之勢;而『進化艾滋病』 卻在西方找到了市場,穿著『科技進步』花襯衫的西方社會的道德免疫力幾乎退化到了零,吸毒、犯罪、性解放、同性戀直線攀昇,並且毒害著青少年。甚至以基督精神立國二百年之久的美國也不能幸免。可以想見:這樣『進化』下去,人類會淪喪到什麼地步!

當今之世,兩股禍水並未完全偃旗息鼓,無神兩論有如兩隻洪水猛獸,雖遭重創,但死而不僵,還在天天害人。為了救已救人,尤其是救下一代,當務之急是在道德精神問題上正本清源,弄清一切變異思想的來龍去脈,反思禍水期引發的沈痛歷史教訓,若不能痛定思痛,就不能棄舊圖新,人類就談不上有希望、有未來!

筆者從廿世紀走來,作為一個老知識分子、理科博士,背負著歷史責任感,不揣冒昧與淺陋,敢在如此重大的題材上動一鍬土,寫出所知所想,無非拋磚引玉而己!相信會有更多的仁人智士參加進來,共同完成這一跨世紀工程。

(未完待續)(http://www.xinguangming.org)

 1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