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早晨的記憶

啟文

【光明網 4月20日】

悉尼秋晨的太陽還是比較勤快的, 早上六點, 晨光已開始破曉了。

曙光漸漸把履蓋悉尼中領館的黑暗沖散, 周圍的一切開始變得清朗。 樹上鳥兒愉快的叫聲似乎要把中領館周圍沈悶的氣氛驅趕得一乾二淨。

這時纔發現, 原來悉尼秋天的晨曉卻是如此的可人: 車輛輕輕滑動, 人們微笑相對, 偶爾你會遇上一兩聲 “早晨好” – 儘管與你打招呼的人並不認識你。

澳洲早晨的空氣總是滌人心肺般的清新爽人。

我甚至發現, 展示我們這次72小時連續呼籲活動的, 寫著”中國獨裁江氏被告予種族滅絕罪” 的白紙黑字英文橫幅也做得很標致。

白天給人清晰和確定的感覺, 而夜晚則相反, 多數事物都有或多或少的模糊感和令人有捉摸不定的感覺。

但昨夜有一個場面卻給我留下非常清晰的記憶: 子夜時分前後, 一對年輕的白人夫婦來到我們面前, 嬰兒車上坐著個胖胖的2至3歲的小娃娃。 走近學員時, 小娃娃突然變得很開心, 併手舞足蹈的, 年輕父親隨即雙手輕輕抱起小娃娃, 再變為輕護著小娃娃兩肋, 隨後一起在我們前面慢慢學步。 小娃娃滿臉興奮, 兩眼望著學員們面前的一盞盞燭光燈, 這時我纔發覺: 小孩子的笑臉原來竟是如此的純淨可愛。

小娃娃天真的笑臉, 功友們溫和的微笑, 一排整齊的光線柔和的燭光燈, 構成了一幅如此溫暖的美景。 我忽然想到, 這, 與我們這次燭光守夜的主題是一個多麼鮮明的, 甚至是多麼極端矛盾的對照啊! 因為我們在這裡, 為的是阻止江氏集團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所進行的”集體滅絕罪”的罪惡行為。

這種極端性是不合理的, 是不應存在的。 事實上, 人間不應有如此冷酷的迫害行為存在, 因為那種對法輪功學員的打壓不是作為一個正常人應有的行為, 象老江如此的道德敗懷的行為更不應是一個正常人的行為了。

天已大亮, 環境清楚可見, 於是, 一切又開始回到令人不太心曠神怡的景象中來: 街上的車輛變得沒有耐性了, 中領館照舊是那種給人不太愉快的感覺: 沈重而與周圍格格不入, 鐵門及窗戶都關得嚴嚴的, 總讓人有一種 “什麼事情在不知不覺的黑暗中進行著” 的感覺。

題外話:其實, 我每次看見住在中領館裡邊的人, 總有一種可惜的感覺, 覺得他們要走出罩著他們的陰影, 成為他們自已, 並不容易, 而且, 在中共官場中混到今天的位置, 他們還有多少這種勇氣呢? 但, 路畢競是人自己選擇的, 他們有選擇的機會, 我也相信, 人性本善, 他們中, 總會有人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選擇善的道路的。
(http://www.xinguangming.org)


      


          




關閉窗口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