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良心

勁草

【光明網4月10日】古人是十分講究良心的,評價一個人好與壞常常用“有(無)良心”幾個字就概括了,一個公認無良心的人是不被周圍的人們當作“人”看待的。古聖賢孟子曰:“其所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於木也。”古代先人為我們留下了“對得起良心、對得住良心、憑良心、講良心、喪良心”等詞,其中“平心而論、憑心而論、捫心自問”中的“心”亦即是說“良心”。
現代人、尤其是中國人對“良心”二字很少提及了,連許多文人也都認為它是古人在思想教育方面的、唯心的、虛無的東西,與中共提倡的“四個現代化、奔小康”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其真正內涵幾乎不知道了。有人在公然叫喊:“良心多少錢一斤”?“良心值多少錢”?嗚呼!人類從孔孟嘆息“人心不古”時的五毒惡世滑落到了當今的十毒惡世,儘管人人感到人心可怕、人人自危、處處提防,可是“只緣身在此山中”也就習以為常,認為是社會發展的自然結果,這正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了。

簡而言之:“良心”就是善良之心,可是深究其內涵則是十分深奧的。往往人們說到“良心”二字就都注重了那個“良”字,而忽視了那個“心”字。因為“良”字容易理解、容易感覺到、容易認識;“良”就是善良、美好、優秀、和悅、賞心悅目之義。而在這裏“心”字就不容易被認識,故此人們常常把它認為是虛幻的、借用的、大腦和思想的代名詞。其實非也!“心”才是“良心”的真正內在涵義所在!這一點在孔孟儒家學說中也曾講到過了:仁義禮智信皆根於心。那麼這個“心”到底是什麼呢?

“心”在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文化中,一直是佛、道、儒三大教派和其他一些門派的理論學說及研究中的重點(所以西方人稱中國的東方文化是“唯心科學”,西方文化稱為是“唯物科學”)。在字面上的主要釋義,“心”是指(1)心臟;(2)人的思維、感情;(3)中醫的五臟之一;等等。查閱古書就不是那麼簡單了。中國人自古至今一直講“心想”,流傳“心之官則思”一句名言。佛教講守戒斷欲、佛在心中。道教講修心養性、返本歸真。儒教講清心寡欲、中庸之道。《易經》中有:二人同心,其利斷金。《素問》中有:“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中醫認為:心主神明。也就是說,單單從字表面上看,古人都認為我們人的精神、思維(意識)、智慧都是由“心”主宰的,由“心”中發出來的。可是“心”究竟為何物一般人就很難搞清楚了。現代有一些科學家在對意識(靈魂)的研究、實驗中和對人生命是否有輪迴轉世的研究、實驗中,發現並證實了人的意識(思維)是不依賴於人的肉體及大腦而能獨立存在和活動的。在世界各國有許多人在特殊狀態下也都有這種類似的體驗與經歷(最多的是在中國唐山地震時被搶救而倖存下來的一些人),這在今天已不是所說的迷信而是實實在在的科學見證了。也就是說,現代科學所發現、所研究的成果與宗教中的理論、學說基本上相吻合了。但是這些科學家自己也講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這意識(靈魂)仍然是看不到、摸不著的。

《轉法輪》為人類解開了這一千古之謎:“我們先講一講人的思維的來源,中國古代有一種說法:“心想”。為什麼講心想?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非常發達的,因為它直接針對人體、生命、宇宙這些東西去研究的。有的人確確實實地感到是心在想問題,而有的人感到是大腦在想問題。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他講的心想也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看常人的元神很小,人的大腦發出的真正信息不是人大腦本身起作用,不是大腦本身發出來的,而是人的元神發出來的。人的元神不是只停留在泥丸宮。道家所說的泥丸宮就是我們現代醫學上所認識到的松果體。如果元神在泥丸宮,那麼我們確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在發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麼確確實實感到是心在思考問題。”由此可知“心”就是人的真正的生命“元神”,也就是現代科學家所研究的人的意識(靈魂)。

那麼這個“心”──元神的產生、來源和特點是怎樣的呢?這在人類中幾千年來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的。而在《轉法輪》中給了人類最根本的論述:“在這個宇宙中,我們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會中產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因為這宇宙中有許許多多製造生命的各種物質,這些物質在相互運動下可以產生生命,也就是說,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由此人們也就會明白了為什麼西方宗教的《聖經》中講亞當、夏娃“失樂園”,人是有罪的;為什麼道教講返本歸真;為什麼佛教中講罪業輪迴,涅磐彼岸;為什麼儒家講“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稍加分析判斷就可清楚的知道,佛、道、基督、儒幾大教派的學說都涵蓋於真善忍大法之內,他們都是“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不同層次中的體現。

人的真正生命(元神──心)天生就具有的這種“真、善、忍”特性就是人的本性、就是人的良心(對是非、善惡和應負的道德責任的正確認識及其體現)和良知(天賦向善嫉惡的能力)的根源。一言以蔽之:人生命(元神)中所具有的“真、善、忍”特性在人身上所能夠返出來的表現就是良心。但是人類在生存、繁衍、發展的漫長歷史過程中,為了個人利益就會產生許多不好的觀念,然後代代相襲、輩輩流傳,潛移默化,積重難返,人的本性就會被污染、被不好的思想觀念埋的越來越深,正如古人所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前人所留訓言:“做事要對得起自己良心”,也就是說讓我們要儘量按照、符合自己真正的善良本性做事,否則就不夠一個做人的資格、標準。正如孟子所說:“無惻隱之心者,……無是非之心者,非人也。”每個人各方面的不同,造成了良心的大、小、多、少的差異,那麼在人世間就有各種各樣的表現。

對窮苦之人──有心生憐憫、解囊相助者;有無動於衷者;有輕蔑譏笑者;有欺壓凌辱者。後二者被認為是“見貧窮而作驕態,其賤莫甚”之人。

對權勢富貴──有阿諛奉承、唯命是從、助紂為虐者,此等人被喻為“見權貴而生諂容,其恥莫如”,如秦檜之流“諂媚相與,千顏一容”的醜態遭萬世唾罵。有羨慕追求者──此類過甚之人可暴力造反、弒君篡位。有不為其所動、潔身自好者──常留千古美名,視為君子楷模;如:李密留千古名篇《陳情表》、陶淵明的“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後人代代吟誦。

對自己的恩人──有恩將仇報、反目成仇者;如猶大出賣他的師父耶穌,被視為不齒於人類的衣冠禽獸。有知恩不報者;像當年耶穌受難時他的許多弟子不敢站出來為自己的師父喊冤叫屈訴說清白,遂留萬古痛悔。有“湧泉相報”者;正如岳飛、文天祥那樣,受國俸祿、負民重望,不辱使命,雖拋頭顱洒鮮血,堅貞不渝;正如當年古羅馬皇帝尼祿瘋狂迫害基督教時那些寧死不屈的基督徒一樣,堅持正信,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感天動地的浩氣丹心,成全了基督教的兩千年流傳。

在法輪功遭江氏政治集團殘酷鎮壓的今天,千百萬大法弟子站了出來──面對整個國家宣傳機器的世界性的誣陷謊言,頂著公、檢、司、法、軍整部國家專政機器的壓力,冒著被停職、開除、關押、判刑、虐殺的等等危險,為法輪功的無辜遭迫害、為自己師父的清白,更是為了不忍坐視江氏一伙踐踏國家憲法與法律、不忍坐視江氏集團用謊言與暴力把中華民族的道德人性毀滅、不忍坐視全體中國人民的人權和人格尊嚴被歪曲剝奪、不忍坐視江氏集團用欺騙栽贓把中華民族拖向誹謗“真善忍”大法的罪惡的深淵,在世界各地、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吶喊著不平、訴說著真相、揭露著邪惡、呼喚著良心。大法弟子不畏強暴、堅持正信、和平抗爭的正義之舉正是做為一個人所應該具有的“良心”的最大展現──史無前例、亙古一見的“良心”正在人間金光閃閃!

(http://www.xinguangming.org)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