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李洪志,2003年2月15日)

  (長時間鼓掌)大家坐下。

  又是好長時間沒見面了。好像這次法會好多人知道我要來,大家都很靈通啦,修煉中你們也越來越神了。(鼓掌)我今天先跟大家講一講正法的狀況,還有我的情況,再講一下在學員中隨著正法的進程和修煉所出現的一些個問題。

  我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角度,講過整個宇宙正法的那種洪勢。我今天再從另一個角度跟大家論述一下正法的形式。大家知道,這宇宙是非常地龐大,大得不可計量,不是用人的計量方法,是用神的。過去我講,無量眾生,誰也查不清地球是由多少分子構成的,然而每一個粒子都是生命,那麼宇宙中又有多少星球,多的無法計算,天體有多大,放開你們的想像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天體的粒子範圍。龐大的宇宙,不只是生命無可計量,它的層次也是無可計量的,對神來講也是無量的,用非常高的層次上的王、主的觀念都是這樣認識的。所以在後期講法中我不再談宇宙有多大,是因為根本就無法再用人的語言講出來了。可是越往高層次上去呀,那些龐大的生命和那些龐大的空間,就越龐大得無法形容,上面一個生命的體積就超越其下面所有的宇宙,就這樣大。在正法這件事情上,百分之二十舊宇宙生命參與安排了正法中它們所想要的那一切,不同層次上都有一批生命直接參與了這次正法。它們萬萬沒想到它們的參與恰恰是這次正法的真正的魔障,它們的參與給整個正法造成了巨大的障礙,因此而毀掉了無可計量的眾生。『師父不是慈悲嗎,原諒它們就行了。』舊勢力就是對著我的洪大的慈悲在耍戲。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法也是有標準的,對眾生是不變不破的,是不能夠被隨便地左右的。我可以慈悲眾生,但是,哪個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時候,是有法來衡量的,再慈悲就是無度的,就等於自毀了,那麼這樣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

  在正法中,由於舊勢力的參與所造成的宇宙眾生的被淘汰是無可計量的。那麼在它們具體參與中,所采取的它們認為最能使它們達到目的的辦法,也是它們最典型的做法,就是,所有龐大的、巨大的天體,都向宇宙中最低的層次——三界,伸進了一隻腳。這是形容。也就是說,它們都有一部分壓到三界中來了。大家想一想,那麼龐大的天體、巨大的生命,要進入三界,會給三界造成什麼樣的狀態?今天的人類變異得是不能夠和歷史的過去做對比的。就連地上的神仙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我問過他們這種變化,他們說,我們以為是我們的修煉狀態造成的。地上的神都神不起來了,因為這些巨大的生命對宇宙在這個最低層次中的一切都是一種抑制。那麼他們下來之後,對三界內生命的變異、物質的變異,造成了不可想象的破壞。如果不是法正人間最後徹底把它調整過來,這兒已經無法收拾,誰也沒有辦法了,已經是不可救要了。

  它們通常采用的辦法呢,就是龐大的天體、無數的大穹,它們壓縮在一起,擠進三界。龐大的生命,層次越高,它的體積越大,但是呢,它的顆粒,構成它的因素越細密,也就是越微觀。那麼這麼龐大的生命,它們都擠壓在一起,大家想一想,在這個宇宙最低的層次中,會是什麼樣啊?形成了強大的屏障。其實宇宙正法就是揮手之間的事。是因為在這一揮手的過程中,宇宙眾多時空中的生命感受到的差異是非常大的。無量無計的空間裡邊都有自己的時間,時間的差異之大,時間之多,也是無量無計的,所以就造成了不同空間時間的巨大差異。這一揮手之間,有的地方幾乎是同步的;有的地方那就已經過去了幾十年、幾百年、上千年、多少萬年;有的地方就過去了多少億年,甚至多少兆年,多少無量無計的時間。而在人這呢,還算可以了,只有十幾年的時間。也就是說,是時間造成的這種差異。

  大家想一想,因為有不同的空間和時間這種差異的存在,那麼壓進三界之內的那些龐大的天體,它們雖然進到人這來了,可是它們是壓縮的。用人的思維概念認識,整體上體積縮小了,但是不等於它裡邊的結構發生了變化。它裡邊的結構如果沒有發生變化,大家想一想,進入到其中的時候,會發現它還是那麼巨大的空間。在正法中我開始做的時候,是在三界之外做的,繞開了三界之內。為什麼繞開呢?如果我要在三界之內做,用人的話講,三界就將變成宇宙正法的焦點、核聚變,更更微觀粒子裂變之場,正法的主戰場,巨大的生命與天體的巨變一切都在這裡發生,大家想想,三界將被毀得什麼都不剩,什麼都沒有。這就是為什麼要繞開三界。

  在三界之外開始正法,一路往上去,不是一條線,是四面八方,微觀洪觀同時向外擴散,往上做也往下做,因為越微觀也越洪觀它是一個概念。所到之處啊,都是超越一切時間的方式在做。在上邊看,這種龐大的蔓延速度和巨大的沖擊,神看見了也是前所未有地驚心動魄。所到之處,一切天體都在崩毀重組,多數的在善解,有的被淘汰。你們最近看到了美國的天文發現,不同星系星球重組的現象,就是在人能觀察到的範圍重組的景相。人類目前還不知道不同距離空間的時間差異雖然很大,其實是在同一個大時間中,由空間間隔劃定的不同時間區域而已。實質上是同時發生的。一切都在驚心動魄地這樣發生著。巨大能量的爆發、重組,那種重組過程至洪至微,細密得奥妙,微觀得精密,複雜之巨、穹體之大,連巨神都為之驚嘆。即使如此,正法之勢很快即完成,一瞬間就過去,什麼都做完了,而且盡善盡美。可是,在三界壓下來這一部分,和上面是連帶的一體,是聯係在一起的,它們巨大的體積內空間非常廣大。我過去講過,那龐大的生命從構成它的表面到它的最微觀,也就是它自身內部的這個距離,是一個龐大的神一生都穿越不了的。神的一生有多長啊,就這麼巨大。可是,在正法中一瞬間就過去,非常快。那麼在三界之內,用人的認識看,它們壓縮得無法形容地那麼窄小,但是它的時間、空間、結構和上邊是一樣的。上邊穿越了巨大的一層,下邊也是用相應的、用同樣的時間穿越了薄薄的那麼一小層。壓進三界的大穹天體太多了,其中隨之進三界的生命也無可計量。所以,在正法中,看著宇宙的上面與微觀是突飛猛進地快,用那一層的認識比喻,快的速度比那一層次的激光爆炸還要快,我這是用人能理解的最快的語言形容。上面被法正了龐大無比的天體,可是在人這兒,卻象刮掉了一層薄薄的皮。大家聽懂我說的意思了嗎?

  三界之內為什麼在正法中往表面上突破這麼緩慢呢?就是這個原因。正法反回到人間的時候宇宙上邊一切宇宙因素與生命也就統統做完了,是同步的,是在同一時間完成。上面正法完,我們三界這兒就突破。我這又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講的,也就是對大家說明,正法開始時我為什麼不在三界內做。有些學員也都在想,師父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那麼師父為什麼不一瞬間把舊勢力銷毀掉?師父做得到,再大也做得到,你們想過嗎?我把正法中龐大的、巨大的能量調回來在三界這兒做,就好像是原子彈打蚊子,用不上力。如果我把龐大的能量調回來就像在三界這兒開闢戰場一樣,雖然它們進入到三界裡來了,但是它們巨大的體積還在上邊,壓進來的只是一部分,我在解體重組它們時上邊連著的更大體積就會不斷地補充進來;不斷地解體它們的時候,它們就會不斷地往這兒壓,其它天體也會這樣,壓進來的天體會象接力一樣不斷地往這兒來。那麼大家想一想,巨大的無數天體與生命都不斷地往這來,這兒就成了一切粒子的裂變場一樣,就成了宇宙的最焦點。我的力量,也是一個龐大的體積,這麼大的力量,用在這麼一點上,有勁也使不上,而且時間會拖得很長,最後即使真的能把它們突破完、把一切做完的時候,大家想一想,人類這兒,三界這兒,什麼都不會有了,在這場巨大的沖擊中什麼都不會再存在了。這就是為什麼我不直接在這兒做的其中一個原因。再有為什麼我不直接針對三界內發生的情況馬上特殊處理?因為我要破除它們時,它們就會不斷地來阻擋,就同樣會出現上述的情況。所以三界不出大問題就不能在這一點上做,正法是在整體上全面地在做,不能只看重人這,如果因此而耽誤了救度洪大穹體最後的一切因素那就更可怕了。

  可是,你們過去也聽說過,師父也跟你們講過,在整個正法這件事情上,我在常人這邊也留了大量的功。對於保障學員修煉與證實法,這個是沒有問題的,是完全可以掌握的。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那麼為什麼舊勢力能夠左右得了呢?因為呢,所有壓進三界內的一切生命都是舊勢力。它們形成一個屏障,我要特殊地做事情,它們會集中起來抵阻。我一定要做,它們就會集中所有的力量擋在那裡。

  過去我在中國的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為了叫更多的人認識大法,我曾經開手給人治過病。有的人業力是很大,我給他們治病時,舊勢力就不讓我給他們治好。舊勢力采取阻擋的辦法是無數的、數不清的舊勢力安排的神,一下就擋在那個人的病灶的部位上,它們變得很小。大法弟子有的時候會經常看到眼前象一個很亮的金星在劃過,那就是。它們變得很小,可是密度卻相當地大,它們密密麻麻集中在一起,就擋著那個病灶的部位。其實它們是擋不住我的,我可以一把把它抓下去,我也可以把它打下去。正法中哪,有個理——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你們記住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被處理的都是錯的。(鼓掌)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可是呢,我為了給一個常人治病,我把這些神都打下去,經我手打掉之後,馬上果位就削掉了,就打下去了。可是呢,它們為了維護宇宙的那個舊理,新宇宙的理他們看不到,它們就死死地擋在那兒,去掉一批又來一批,不斷地補充。師父不忍心哪,我不能夠因為只慈悲於一個常人,毀掉那麼多神哪,儘管它們不理解正法這件事情。

  我講這件事情就是告訴大家,在正法中,有許多的事情不盡人意,是舊勢力低層和高層結合起來在乾,它們用它們龐大的密度阻擋。我剛纔說了,我能沖破它,我要衝破就得調回巨大的能量來徹底清除它們,可是呢,它們也會把宇宙中的巨大的一切物質往這兒堆積,就會造成很難馬上解決的問題。當然,在這次正法中學員們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這些問題。我留在宇宙這邊的,留在三界之內的功、能量做事時,學員做的不正,舊勢力就會抵觸,就會出現阻礙的狀態。所以我告訴學員走正,別叫它們抓到什麼理,它們一旦抓到大的把柄會毀掉你們。特別是到最後了,它們是垂死在掙扎。它們抓不到理的時候,它們就不敢迫害,因為那樣它們也在犯法,它們也明白,所以不用我去消除它們,那舊宇宙的理就在消除它們,因為它們是舊的生命以絕對維護那個原來的理為根本的。

  那麼講到這兒,我就說說另外一個問題,師父是什麼情況。我剛纔跟你們講了,宇宙天體最後那些因素,在我繞過三界的時候,它們也就乘虛而入了。所以呢,它們連我的表面肉身和我那邊的神體與龐大的功,也被它們巨大而眾多的沒有正完法的這些生命造成一種間隔。這種間隔不像我們放一個東西把它隔開的概念,不是這樣的,它是從所有的一切微觀中來,看上去好像容在一切間隙中,但是它們有它們的層次和境界,又不混同於低於它們層次的粒子中。但是呢,因為粒子和粒子之間的差距大小在於空間和時間的存在,而那些最高層眾多的龐大天體進入三界內一切粒子的間隙時也改變了原有的空間距離與時間的長短,時間與空間被無數倍地加大了,所以它們形成了一種遙遠的空間與漫長的時間的巨大差距屏障,這就造成了一種舊勢力能夠在這種差距屏障的保護下乾它們要乾的事。

  我告訴大家,它們干擾人,干擾人的思想,不只是在外面,它們可以穿越人類的身體。由於高層的因素抑制人體表面的時候,那些舊勢力的神就可以被保護著穿越常人的身體。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們人體表面上用人眼看,這個人形與皮肉組織很細密;用大倍數大型顯微鏡觀看人體時,發現人的粒子與粒子組成的人體都象沙子一樣粗糙,是有很多縫隙的。如果人有那樣的技術再放大,縫隙就會大得驚人。更微觀的概念下粒子的這些縫隙大得簡直就像分子和星球之間的空間距離。這麼大的距離,更更微觀粒子構成的生命與物質隨便穿越不是很自如嗎?所以有的時候呢,一下子它會鑽到人的表面上來,表面上看的是此人,微觀上也是此人,可是中間加進了一個別的生命。

  講到這兒告訴大家,你們不存在這問題,而修好的部分我都給你們完全封閉了。大法弟子如果行得正,沒修完的表面部分什麼也不敢進來,一個是舊的生命也不敢亂舊宇宙的法,再一個是你們有師有護法神;如果你們表麵人的一面執著心不去,師父與護法神就不好辦。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什麼都可為你們做。

  我的情況就不是一般生命可以想象的了。師父在正法中身體中收入了一切宇宙眾生的命與各種因素的命。一來為了正法的安全,所有眾生的命都在我這,誰也乾不了對宇宙造成威脅的事;二來不叫任何生命與各種宇宙因素逃避正法;三是在正法中保護它們的命。所以師父全身都是大大小小不同的各種各樣的宇宙各層生命與道神佛的形像,也包括人的,有大有小,但是他們對師父干擾不了,不起任何作用,是我收了眾生的命。有些用常人的眼睛就可以看到,學員天目都可以看到,以前我沒講過。有的學員如果心性有問題看到後就亂猜想。

  我講了不同狀態修煉會給你開創不同層次和不同狀態的修煉狀況。天目沒開的在法理上悟,天目開的就會有有假象來干擾的事。為了考驗能看到的學員,沒被正完法的最高最後的舊勢力過去也會叫低層的舊勢力在空間和時間的加大差中乾壞事。它們這樣的做法在正法中是有罪的,嚴重地動搖著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

  可是你們永遠記住一點:不管誰在干擾,那都是暫時的,都是假象,都不是主體,都是一種象空氣一樣的流通。空間中的各種物質因素與生命到處都是,多得不可估量,有形象沒形象它們都在,它們就是微觀空間與不同空間的生命。在沒有正完法之前,宇宙中微觀的神、都在同時同地存在的各自空間中,有什麼停留在這兒,和它不停留在這兒,只是一個概念。那些自然就存在在那的有形無形因素對你們什麼都不影響,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

  我還告訴大家,舊勢力龐大的高層生命與因素好像在間隔我的表面,但是哪,它們永遠也隔不開我的更微觀,因為任何生命也超越不了我。(鼓掌)那是它們永遠也看不到的,那是宇宙眾生永遠也看不到的,只有我自己能夠掌握的。也就是說哪,上述講的這種現象給人造成一種錯覺,產生了一些錯誤認識,我今天告訴大家是怎麼回事了。

  告訴你們,你們現在用人的肉眼看到的我,最表面的我就是真正的我李洪志,你們看到的那邊是我的佛體,你們看到的我現在的最表面,就是我李洪志的最主體。(鼓掌)為什麼哪,因為我為了做這件事情,為了眾生都被救度,我來到了最低層。(鼓掌)所以你們不用管你們看到了什麼,就是看到我的法身,看到我的功身,看到我身體的高層次上的任何一部分,你們都不要起什麼心,那都是以我這表面為主體而存在的。我這兒最表面的人皮就是最主體。(鼓掌)但是呢,因為師父在常人中,為了能夠在這裡生存,還得必須符合世人的人的理,不然的話,人們會覺得我怪怪的。舊的勢力想在我這做一些手腳,不斷地乾一些壞事。為了不影響大法弟子的正念,除了宇宙眾生的命都收在我這之外,我這兒不用外來因素。宇宙中所有假的我都是舊勢力有目的地造出來的,這樣乾是有罪的,無論是起正面作用的還是起負面作用的。我想,這問題我也給你們講透了。

  我雖然來到這兒,誰也看不到我最終有多微觀,它們只能看到人的身體的最表面粒子這一部分。宇宙中每一個物體,每一個東西,都是從一層一層不同微粒子構成到表面,這些,神都可以看見,查到它的根,查到它的根源,也就像一條路一樣,一點點地延伸下去,從哪兒來的,我從裡來,從外來,我從沒有中來,形成了有,出現在蒼穹之頂,又從那裡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沒有生命知道我是誰。

  過去還有一種情況。舊的勢力,在我正法這件事情上,它們做了很多手腳,做了很多事。它們不但安排了那些事情,它們也要給宇宙中沒有參與的巨大宇宙生命們看它們的所為,所以它們就儘量地想要做得圓滑一些。它們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質,或者一些功,在它們的作用下,造成了師父的形象,是佛的形象。我以前不給你們講,為了免除對你們造成混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們的目的不是搞破壞,用它們的話講,是想正面地幫助我起作用。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兩部分,一部分是起負面作用,一部分是起正面作用。它們有的會進入學員體內做一些事,極個別的出現過這樣的情況。那麼有的能看到這種情況的人說,哎喲,你是師父!就把他當作師父。可是它不是我安排的,嚴格地說那不是我,我也是不承認它們的,因為它們是舊勢力安排的。這本身它就是宇宙敗壞了的表現。一旦有人看到的時候,就會給學員造成正念的錯覺,嚴重破壞著學員的正信正念,這時就一定要銷毀它們,目前已經都被打入地獄。我今天提出這問題,也是告訴大家,我們有的個別學員,你可千萬別因此而掉下去。不是笑話,有的人一隻腳已經踏空了,已經有點兒不太理智了,很個別的,得注意了。

  我剛纔講了一下我的情況。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在個別學員中最近出現了一些不正確的狀態,問題也是很嚴重的。也是因為多種原因造成的。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大家層次提高了,師父講了你們將要成就的果位,膽氣也壯起來了,覺得自己硬實起來了,我只能用人這很低下的語言形容,因為沒有恰當的語言去形容。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們不用尊重師父了、我們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為師。

  當然呢我叫你們以法為師這是沒錯的,但是我叫你們以法為師的目的不是這麼回事。是怎麼回事啊?大家知道,我有一億大法徒,每個弟子都由我主體親自地告訴你們怎麼修、看著你們,你們每個人遇到的問題都來直接問我,你們每個人的功的演化、你們世界的圓滿、你們的消業,你們的一切一切都由我這個主體來做,大家想一想,這是做不到的,因為還沒有法正人間清除最後的障礙之前,這是不行的。那麼多學員又見不到我怎麼修煉?有法在,因此我纔告訴你們要以法為師,這是根本目的。我還告訴你們,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這部法中,所以這部法什麼都能給你們做得了。(停頓,鼓掌)還有的學員,就像我前面講的我的自己的情況,個別學員認不清因此而不敬師父,開始敢談論法有多高、我這個當師父的如何如何。那部法可是造就一切洪大穹體無量王、主的,那是一切宇宙生命與各種因素的存在的保障,其中包括小小的你。當然了,作為學員來講我也不是不叫你們說,說的這些話中我看到了你們的心和你們可怕的走向,而且你們看到的實在太低,有的根本不是你認為的,很多都是念不正而出現的假相。

  我剛纔講了一句話,宇宙的層次幾乎是無量無際的,但是在最高層的作用下,在它們以下所有無量無際的層次一直到人這兒都有一個在不同層次中的表現。大家想想,這表現會有多複雜、多龐大。在哪一層次中的表現都是那一層次中的理,都是那一層次中理的展現,但是你們在哪一層次中看到的景象都不是最根本。

  我叫很多學員看到了正法中的一些現象在不同層次中的表現,是為了增強大家正法的信心,為了你們學好法,增強修煉精進的信心,增強講清真相的信心與發正念的信心。你可千萬不要把你看到的那個很低的、無量無際層次最低的那幾個層次中的現象,當作是宇宙正法的根本情況,因為正法中的一切在哪一個層次都有它不同的實在表現。

  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什麼消業呀,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修煉?我們沒有安排修煉。什麼是修煉?我們要把它洗乾淨,一步一步地往上洗淨,就是洗淨!而在不同層次中表現的,就成了鋪路、麻煩、吃苦、消業、修煉等,這麼修、那麼煉。

  我講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也講出了一個很大的理。其實呢,這個宇宙啊,眾生知不知道我是誰是無關緊要的。但是,有一點要清楚,就是,我在正法,不管我是誰,我在正法。我曾經對舊的勢力講過,你可以不知道我是誰,你可以不相信我是誰,都不是你們犯罪。可是哪,我要去哪兒,用你們的概念講我也是修煉,那麼我將成就什麼,你們是知道的。反過來看你們所幹的,你們是不是犯罪啊?再有哪,在更高層次上來講,要成就什麼,這個概念也沒有,那就是宇宙的選擇。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乾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我不想給它們定太大的罪,此時我不想說出什麼罪名來。但那是絕對錯的,絕對不能夠那樣的。

  我剛纔講的這些法都是在講一個問題。作為師父,從內心講,你們對我尊敬和不尊敬啊,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鼓掌)也就是說哪,你們對師父怎麼樣,師父心裡根本就不在意,我不會被任何宇宙層次因素所帶動。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

  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鼓掌)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鼓掌)我真的替你們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同時呢,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分。(鼓掌)開天闢地沒有任何的神敢於這樣做,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舊勢力它們雖然左右著這件事情,想要按照它們的做,你們知道嗎?舊勢力的一切生命對我佩服得是五體投地的!(鼓掌)他們雖然給我正法製造了一些個障礙,可是它們卻從來不是直接針對我幹什麼壞事,因為它們是尊敬我的。(鼓掌,再鼓掌)所以呀,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你們想一想,你們一旦對我不敬的時候,舊勢力就會下狠手,它們認為這人太壞了。當然它們決不是馬上就消滅了你,它們會引導著你們,叫你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來越不正,叫你的心對師父魔變,把你們引上邪路,從而叫你們犯了那麼大的罪。

  你們知道我在正法中我是本著一個什麼原則在做的嗎?我不計眾生在歷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這次正法中眾生對正法的態度!(鼓掌)我的什麼門都敞開了,我過去跟你們講過,對正法的態度這一點都不看,新的法、新的宇宙就沒有了,所以對正法的態度就至關重要。你們真的犯了這一點的時候,舊勢力把你們銷毀的時候我都無話可說。

  你們對師父不尊敬的時候,你們知道我在怎麼想嗎?我根本不在意的。你們現在知道我是誰嗎?你們只知道我表現的人相,那邊給你們顯現的也是宇宙之中的形象,你們將來不會知道根本上我是誰。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會知道我根本上是誰。你對我好與壞,我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呢,舊勢力它們會在這一難中毀掉你們哪。千萬注意!

  講到這兒哪,我再談點兒大家在正法中我叫大家所做的。大家看到了,你們在講真相啊、發正念哪,和你們個人的修煉,這麼三件事,也就是當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講真相從表面上人這一層的理看,是在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藥的、最骯髒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再高一點的理看哪,那講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眾生,是免於人類被淘汰。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行惡,一來是製造考驗,二來是為了叫我把這些垃圾從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的迫害。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同時我還告訴你們,從你們修煉那天開始一直走到今天這一步上來,我所告訴你們的、我所叫你們做的,沒有一樣是為了別人。你們的修煉能給人類與人類社會帶來好處,修煉中能使大法弟子互相之間成熟,能使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減輕邪惡迫害的壓力和損失,這都是附帶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的是為你們的成功。將來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你們現在誰也不用說我偉大,我這個師父怎麼樣,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鼓掌)

  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什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鼓掌)

  我今天上午就講這麼多。如果我不走的話呢,我想下午再給你們解答點問題。(長時間鼓掌)

  我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鼓掌)

(http://www.xinguangming.org)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