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之窟: 北京團河勞教所

【光明網1月8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編註:《法網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是一個旨在系統收集中國犯罪惡人/集體的罪行檔案及證據,並將惡人所犯罪行暴露於國際網絡上,為將來對惡人進行法律訴訟提供諮詢的大型數據庫網站。開通24個月來,該網站已將超過19000名惡人罪行收集在本網信息庫中。下文披露了被《法網恢恢》記錄在案的中國北京團河勞教工作人員的惡行。

新年伊始,中國大陸又傳出一幕悲劇,北京一年輕的醫學專家林澄濤因堅持信仰而遭到當局殘酷迫害,妻子被洗腦班逼得背叛丈夫。而他自己在雙重打擊下精神失常。(明慧網2003年1月1日消息) 詳見下面: 團河暴行錄之一: 年輕專家被逼瘋

林澄濤目前仍被關在北京團河勞教所。

北京團河勞教所位於北京的大興縣,現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四百名左右,大約佔在押人員的一半,其中有高級知識分子,有教授、博士後、博士、碩士,還有很多大學生, 他們中有:

林澄濤,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助理研究員,國家『863』計劃和美國中華醫學基金CMB項目的課題骨幹
趙明,畢業於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愛爾蘭三聖大學計算機系研究生
魏如潭,中國鐵道部設計院
陸偉棟,同濟大學畢業,上海某建築設計研究院工程師
龔成喜,中國政法大學97級政管系本科生,校學生會主席
秦尉,北京八一中學優秀美術教師
李春元,朝鮮族人,中央民族學院宗教與哲學系講師
王久春,清華大學科技開發部副教授…

三大隊首惡: 趙江 岳清泉

團河勞教所總共有三個大隊,分別是二大隊,三大隊和五大隊,非法關押的全部是男法輪功學員,其中三大隊是對付法輪功學員最為殘酷的一個大隊,以警察趙江(法網恢恢8776號惡人) 和副大隊長岳清泉(法網恢恢8777號惡人) 為首惡, 其迫害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手段,集人類歷史殘暴、卑劣之大成,其殘暴和滅絕人性,使南京大屠殺中虐殺、姦淫中國百姓的日本獸兵望塵莫及。

一位在團河勞教所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向親屬透露了勞教所迫害學員的殘酷方法。他提到:勞教所對待學員所用的刑具都是從未給犯人用過的刑罰,其惡毒難以言表。其中包括進勞教所第一天,就首先全身通電長達24小時之久,再不斷灌輸政府的反法輪功謊言,洗腦後逼迫寫悔過書。拒絕按警察要求做的,就繼續打罵或進行洗腦,不讓吃喝睡覺,輪番不停地折磨。

6萬伏超高壓超時電刑

勞教所嫌禁止使用的1萬8千伏電棍還不足以發泄魔性,他們使用6萬伏的電棍瘋狂折磨學員。 四川遂寧市法輪功學員田世強暴死於北京團河勞教所。其屍體上傷痕纍纍。據去北京團河探監的家屬說,勞教所內的所有學員連日被施以酷刑,將高壓電棒整個壓在身上長時間電,不讓睡覺,逼迫弟子寫悔過書,家屬見到的弟子的臉上淨是電過的黑印。

『大夜熬鷹』–不讓睡覺

為了對付這群世界上最善良的好人,團河勞教所的警察和犯人站到了『同一戰壕』,他們挑選犯人中一些較壯較惡的,稱作『包家』,四個人『包』一個,晝夜輪番折磨學員,可以任意打罵、罰勞動、不讓睡覺,叫『大夜熬鷹』。還可以隨自己高興去警察面前告狀,如『進出沒喊報告等』,而警察就會言聽計從動用電棍去教訓大法學員。有一名大學剛畢業的學員因不寫悔過書,被有警察橕腰的『包家』百般折磨:強迫他完成超他能力幾倍的勞動定額,整夜不讓睡覺,白天該幹什麼還得幹什麼。坐在小凳上時不許靠牆、床,有時夜裡坐著睡著了,剛一合眼,就被吼醒。沒幾天,這位學員被折磨的瘦弱不堪,眼睛木呆呆的。這些犯人得意地說:『現在的政策就這樣,讓我們壞人管你們好人!』

四大打手『洗排骨』

團河勞教所三大隊在2000年11月至2001年3月份期間,出現一些專門為警察效命,毒打和虐待學員的打手,他們折磨的主要方法有:灌涼水、冬天往學員身上澆涼水(有時脫光衣服,有時不脫衣服直接往身上澆,稱『洗排骨』)、強迫學員鑽無人區(就是把學員硬往床底下塞)、用牙刷別手指、用一盆一盆的涼水直接往學員的臉上澆造成窒息等等 。

四大打手分別為:
姚楓(13802號惡人)──綽號『妖瘋』,打手主要組織者,參與了多次折磨學員的行動,並在折磨學員之後強迫受害者寫『決裂書』。
秦洪昇(13804號惡人)──綽號『勃牙』,其折磨學員的主要方式除以上提到的之外,有時還用東西滾壓人的肋骨,對學員進行毒打等等。
李傑(7920號惡人),年齡:29歲。
武憲全(13805號惡人),年齡:47歲。

這幾個人還曾說:『如果要是往人的肚子裡灌髒水的話,頂多也就是拉點稀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而老學員武軍曾一度被他們折磨成了瘋子。除這四人外,還有幾個人是他們的主要幫手,他們分別是:田可,龐昱──綽號『龐切』、『螃蟹』,何京宏, 吳思源等。

這些打手在筒道內大肆活動的時期,整個筒道經常傳來一聲一聲的慘叫,經常有學員被他們折磨得不成樣子,現僅舉一例:2001年2月份到團河勞教所三大隊的法輪功學員楊漱強因為不妥協,他們先是給往肚子裡灌許多涼水,並把涼水不斷往他身上澆,最後強迫楊漱強寫下決裂書,李傑和姚楓並強迫他挨著班地念『決裂書』,後來他們見楊漱強仍不屈服,就在一天晚上把他帶到了『惡人谷』,用涼水往他的耳朵裡灌,而當他發出一聲一聲的慘叫時,寵昱在一旁對他拳打腳踢,目的是不讓他叫,一直到把他的耳朵灌得往外冒血纔收手。第二天楊漱強的耳朵塞著棉花,而他的腳和腿幾乎被打斷。現在楊漱強已被延期,現仍在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象楊漱強這樣慘遭折磨的學員遠不止他一人。

二大隊也有打手殘酷折磨大法學員,其中有一位學員被往無人區裡硬塞的時候,被這些打手硬是壓折了脊椎,造成全身癱瘓,這件事情還曾轟動了整個勞教所。

精神轟炸

最難過的不是沈重勞役和『大夜熬鷹』,而是強行『轉化』,警察不分白天和深夜,叫學員『談話』;『轉化』大會滿堂灌的是攻擊大法和師父的謊言,逼學員違心寫『悔過』,寫『揭批』,上臺『宣講』。一個警察罵罵咧咧的叫嚷:『知道你們這些悔過書沒一個是真的,這形式也得給我走!』

有一位大法學員因不忍聽攻擊大法的反面宣傳,在『轉化』大會上挺身而出站起來說:『不要這樣說我們師父!』被警察竄上去抓走,電擊了1個小時,並逼迫他到各班去『收回自己的話』。另一位大法學員當眾高聲叫道:『大法弟子***(自己姓名)要求絕食!不能這樣對待我們學員!』被警察們把他雙臂成『一』字捆住,拼命打、電、灌。有一位大法弟子寧死不『轉化』,所受折磨更不必說,有時學員竟被12根電棍同時電擊,死去活來。有時多名警察會把學員踩在地上,仰面朝天(呈大字型),然後用一尺多長的大電棍電擊學員(兩根以上的電棍),逼迫學員答應寫悔過書或揭批材料。

二大隊隊長蔣某說:『轉化好的標準是:不僅寫轉化材料,還得打人了,罵人了纔算轉化好的標準。』

背後主使 邪惡警察

幫助警察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普教人員曾多得數不勝數,而警察就是這一切的背後主使者。

這些警察,在天安門用棍子把學員往死裡打,在派出所有的警察把學員脫光衣服冬天在外面銬上整整一晚上,有的警察用皮鞋狠踢學員的陰部。(據說派出所的警察還有一種方法就是用一種橡膠警棍打人,這種棍子打人外面看不出來,裡面卻是內傷。)三大隊學員徐化全曾在一派出所裡因不說姓名和地址被警察用打火機灸燒胸部,致使其胸部被嚴重燒傷,現仍有一塊疤痕。在公安局和勞教所裡也曾發生過把女學員脫光衣服冬天往身上潑冷水的事情,有時甚至當女學員被脫光衣服潑冷水發出慘叫時,有的男警察故意跑到她們面前叫她們不要叫!

在團河勞教所裡,目前有個所謂的集訓隊,專門為警察整人,過去主要是打那些違反所規所紀以及敢於頂撞警察的普教人員,後主要用來對付法輪功學員。其折磨人的方式非常之多,其中包括把學員往死裡打,狠踢學員的膝蓋,用鞭子抽那些堅強不屈的學員,警察用電棍反來復去地電學員,把學員捆在床上和門上加以折磨等等。

這些大隊長如寇成惠(13455號惡人)、岳清泉等不擇手段地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可以得到國家提供的大筆獎金,同時也可以達到所謂的『保住飯碗』的目的,這也就成了他們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巨大動力。

****************************************

見證團河暴行

暴行之一: 年輕專家被逼瘋

林澄濤,35歲,是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生物化學研究室助理研究員。他的導師是『國家基因組主要成員之一』。國外多家大學研究機構曾表示要聘請他。林澄濤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貫勤勤懇懇,是協和醫科大學近年來唯一乾滿五年合同期的青年科學家。年7.20以後,這位堅持法輪大法崇高信仰的國家高級知識分子卻遭受了江集團指令下的殘酷迫害──扣押工資、沒收房屋、綁架、監禁、洗腦、暴力虐待等都接踵而來,致使林澄濤帶著妻子和他2歲大的女兒四處漂泊,流離失所。2001年9月,他再次被公安綁架,並被判勞教一年半。被關進到北京團河勞教所二大隊判1年半勞教。

一進去就面對熬夜、體罰等種種非人手段,長時間不允許其正常休息,還被用多根3萬伏電棍長時間電擊。他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每天不說一句話。2001年年末,林的妻子也被抓進新安勞教所遭受迫害。在那裡被用酷刑強制洗腦,在殘酷折磨及威逼高壓下被迫屈服,從女子勞教所寄信,建議隊長用如電刑、體罰、精神刺激、熬夜等來逼迫丈夫屈服。警察不斷逼迫林反復看他妻子給他的來信,林最終承受不了這種刺激和打擊,沖到筒道裡大喊大叫,從此精神受到嚴重摧殘。

勞教所仍然沒有放過他,把他送到團河渣滓洞『攻堅樓』西樓。2002年7月3日,林在西樓被折磨時撞到牆上,血流不止。在長期被迫害和精神恍惚下,林寫了『轉化書』。但是在他思想恢復理智後,迅速鄭重表示收回『轉化書』,堅持信仰。二大隊隊長和管教們百般糾纏,即使在林的精神受到嚴重摧殘的情況下仍無法使他真正放棄信仰,怕他在隊內影響他們的洗腦,帶動別人,忙把林送到四大隊,即是嚴管隊。林本來很快就要期滿,但據四隊長稱他如果不徹底轉化『就別想出去』。

暴行之二:國民黨渣滓洞都沒有這樣的刑法

大法弟子胡長安,2000年5月被非法抓進團河勞教所後,公安人員就開始逼他寫認錯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材料。因為『高層』對勞教所下了死命令,限期全部轉化。沒有轉化的,就要株連警察的獎金,昇職,嚴重的可能降級。所以,管教隊長就不擇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

胡長安第一次被電擊是在一次他們強行安排的揭批會時,他要舉手說出對揭批會有不同意見時,都沒容他說出口,就被帶上手銬拉了出去,踢倒在地,用多根電棍一通亂電、頭部、全身都被電得傷痕纍纍。第二次是因為他不願意參加他們組織的揭批會,用頭撞牆表示抗議,他們不顧他撞破的傷口,反而把他倒背銬上手銬,拉出去用了十多根電棍電了一個多小時。整個臉都被電的變了形,腫得不像樣子,直流黃水,現在他的臉上還留下黑黑的疤痕。除了被電,還被熬夜,不讓睡覺。有一個星期纔讓睡了幾個小時。他們每天被熬到4點多才讓睡一會兒。6點又讓起床,但不起作用,就整天不讓睡覺,一閉眼就拳打腳踢,白天還讓幹活剝筷子。打罵之外還被罰蹲,一蹲就是一天,幾天下來腿腳都腫了。他們看還不起作用,就指使同室的勞教人員把胡長安捆綁在床上一動不能動,不轉化就不鬆開。不讓上廁所,就在床上拉尿來折磨他。他被捆在床上達十七天之久。他們讓勞教人員來折磨大法弟子,他們(警察管教隊長)就想可以不負責任。

他們看到還沒有達到讓胡長安屈服的目的,就用惡毒的手法極其殘忍地折磨他。用五、六個人輪換上陣用床單睹上他的臉和嘴,用拳頭、骨尖和肘尖一邊一個人猛力擦兩邊的肋骨,一個人累了再換一個。據說國民黨渣滓洞都沒有這樣的刑法。兩邊的肋骨的肉都被擦的成了紫黑色,痛得一個月不能翻身,頭部五官都分別受了傷,耳朵打的半個月嗡嗡直響,聽不出聲音;眼睛被打腫了,嘴和鼻子都出血;下半身、兩腿內側被用腳跟猛力碾;腳被用煙頭燙。用刷子刷腳心;腰下被墊上板凳,上面坐上人狠壓。第二天,尿中發紅,他纔明白被硌的腎部出血,近一個月纔能正常行走,疼痛難忍。團河勞教所對學員胡長安的野蠻手段,用慘無人道、滅絕人性、喪盡天良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

政府公安部門,本應維護正義、懲惡揚善,但是現在他們欺上瞞下,為了陞官發財喪盡天良。『什麼叫轉化?往哪轉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轉化到哪去?』

暴力強制,只能應付表面,而內心不改變,一切都是徒勞的。法輪功學員說『我們的內心早已被真、善、忍的偉大宇宙真理所佔據,任何外在力量和手段永遠改變不了。那些為了個人的蠅頭小利和邪惡觀念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敗類,最終會受到歷史的懲罰。』

善良的人們,請幫助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