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落毒案偵破有所進展 但亦引發民眾強烈不滿

print

【光明網】南京落毒事件進入第三日(17日),據明報消息,警方已在河南洛陽將其中一名涉案的陳姓男子疑犯緝捕歸案。該名疑犯約三十多歲,涉嫌在湯山鎮水井落毒後逃亡外地,他曾在被疑為毒源的點心加工場打工,前不久因與東主關係交惡而被炒。太陽報則報導,警方在距南京九百公里的河南省洛陽市,逮捕兩名疑犯。消息人士表示,警方在初步判斷兩名在和盛園打工的夥計有重大嫌疑後,便向全大陸發出通緝令,河南警方根據通緝令,於昨日凌晨在洛陽火車站將兩名疑犯抓獲,押返南京審理。南京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的警官接受查詢時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稱「案件還在調查中」。

經查證,燒餅作坊的老闆叫陳真武,安徽和縣人,今年三十多歲,到湯山做生意已有六、七年。他同妻子、孩子租住在湯崗村五十一號樓一平房內(與投毒地點和盛園早餐作坊相距不遠),幫其打理生意的還有其姐姐、姐夫、外甥等人。該店一般在下午六時打烊休息,半夜十二點便起床開工。街坊說陳真武為人和氣,同左鄰右舍和睦相處;對夥計也不錯,很少聽到店內傳出吵罵。陳真武的房東包友齊在該次事件中也成為受害者,其妹夫戴興隆當天早上吃了燒餅後便死去。

兇手在井水中投入氰化鉀和毒鼠強兩種複合劇毒物。另外,有消息稱,死亡人數由前天的二百四十三人,升至二百五十四人。所以會傷亡如此慘重,是因為當地警方在接獲報案後三小時才查封該店,以致讓案情嚴重惡化。

警方昨日開展突擊審訊,初步相信其作案動機是報復點心加工場東主。目前,警方尚未排除還有其他疑犯。南京警方不願證實消息,只表示還在繼續調查。

官方透露,搶救行動已經結束,並拒絕公布死亡人數及詳情;但當地消息指,昨日又有多名重症者不治身亡,二百多名重症者仍處深度中毒狀態。許多死難者家屬對當局處理事故的手法表示不滿,要求當局交代事件,還民公道;也有死難者家人對搶救過程表示不滿;民眾要求知情的呼聲也愈來愈強烈。

* 死亡人數

明報報導,南京市公安局一名發言人昨日接受香港電視台採問時,強烈否認中毒死亡人數超過百人,他說「不可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有關消息報上已報導,我們還在調查」。官方中新網指,至前晚搶救工作已基本結束,中毒者已進入觀察期。但明報獲悉,昨日仍有多名重症者不治,其中軍方八三醫院四名,南京軍區總醫院至少有三名。

據悉,仍有二百多中毒者處重症階段,屬病情危殆。

一名自稱有分參與搶救的醫生網友在網上透露,現在還有一些人因中毒較深,病情較重,仍需在院觀察,也不少輕症者已經回家了。他稱,總的中毒人數是官方報導的四至五倍,死亡人數至少是兩位數,並描述搶救很緊張,醫生已經盡力,連手術都停了。

由於官方善後工作遲滯,遺屬至昨日仍未獲安排認屍,他們很多人對媒體表達不滿,其中湯山中學遇難的十七歲中學生廬亭的媽媽悲慟欲絕地哭訴,「還我孩子」,肝腸欲斷之狀令人見之動容,她邊哭邊要求當局快些讓她見兒子一面,又希望政府還她公道。

另一名死難者高磊的家人則哭訴,當時高磊是第一個被發現中毒的,六點多鐘就有症狀了,但因為家窮沒有錢,校方先送那些富家子弟、幹部孩子、學校老師的孩子等,到了八點多,高磊才被送到湯山醫院,終告不治,家人要求政府還他公道。還有一些死難者家人哭訴,初時湯山醫院是有錢人的先治,窮人的不管,後來見事情大了,變成政治任務了,才不分先後。

另據太陽報報導,第一批中毒者是在上周六清晨四點五十分送到解放軍八三醫院,當時參與搶救的醫生髮現,約六十名中毒者都是食用湯山鎮購買的早餐,向警方報案並建議關閉可能是「毒源」的早餐店,以免有更多人中毒。不過,警方直到早上八點才派人查封,從五點到八點,中毒人數直線上升。

官方媒體昨日的口徑還是維持前兩天的說法「二百多人中毒,多人死亡」,宣傳部門的說法是傷者分散救治不便統計,但也有消息指稱是因為有解放軍炮兵學院的軍人和家屬死亡,其中有三十名軍人死亡,因此不便公布死亡人數。

* 網民強烈不滿

明報報導,當局對消息的封鎖也令內地民眾愈來愈強烈的不滿,很多民眾通過互聯網指摘當局的「鴕鳥」作法。內地一個網站昨日還專辟了一個「紀念九一四」主頁(網址:http://914.netor.com) 以「今夜,我們為南京祈禱」為題,收錄湯山死難者的姓名,得到許多網民的響應,紛紛到該網站點燭題句,以示紀念。

盡管大毒殺事件悲情正濃,數千中毒者家人和億萬國民蹺首以待,期望了解事件真相時,但內地各大「喉舌」媒體卻淡然處之,以毫不相關的新聞去填塞版面,以歌功頌德報導逆民眾之情,引起網民強烈不滿,昨日繼續紛紛在「強國論壇」、「北大三角地」等論壇表達意見。

有網民貼文指,南京中毒案迄今為止千人中毒、百人死亡,慘劇過去三天,三大喉舌(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仍然對百姓最關心的死亡數字以「多人」概之;昨天,中央電視台播的是三峽截流,新華社發的是迎接十六大,人民日報談的也是十六大,連汽車貸款的消息也比中毒案重要,說明官方媒體道德淪喪到何地步。

網民指,黨的利益是什麼?現在大力宣傳「三個代表」,人民利益高於一切,可是當人民想知道他們的同胞、兄弟是否安全時,汽車貸款比千人中毒百人死亡更重要,南京人民如何能承受?「代表人民群眾根本利益」豈不是空話?

* 報導要經過「中央」同意

明報17日報導,昨日有香港電視記者在事發村莊採訪,與村民談興正濃時,突然遭該村村長闖入制止,阻攔村民接受採訪,並大聲怒斥記者,稱「這是政治謀殺案件!沒有中央同意,沒有宣傳部同意,連新華社都不能發稿!」。

該名村官在攝像機前的話道出了多層玄機內幕:其一,案件屬人為投毒,且有可能涉及政治因素;其二,案件的報導要經過「中央」同意,經中宣部審核,如不經這兩道關口,就算是中央「喉舌」新華社「都不能發稿。」

據了解,中共江蘇省委於事發當日(十四日)給各新聞單位的傳真通知,通知指「南京湯山的特大中毒案,有關部門正在調查之中。為保證社會穩定,按照省領導的有關要求,此事暫不報導。等事情調查清楚後,以新華社稿件為準,再作報導。」

案發三日,內地傳媒都異口同收聲,沒有任何有關死難人數及案件原因的報導。新華社在案發第一晚,曾發稿指「已證實死亡四十一人」,但未幾即告收回,僅以一條通稿「二百人中毒、多人不治」代之,媒體也共遵之,這被內地網民譏為「中國新聞人的悲哀」。

* 劇毒藥品監管失控

內地一名化學專家指,在內地,關乎國民生計又賺大錢的行業都實行專賣,但涉及人命關天的劇毒化學品,卻面臨嚴重失控狀態,大街小巷隨處可見賣老鼠藥的小販就是證明,近年來投毒刑事案的急劇增多,也表明化學毒品失控的嚴重性。

專家指,實際上在內地還有比毒鼠強更厲害、傳播更為廣泛的藥品,而且基本上監管失控,因為這些行業沒有像香酒專賣那樣豐厚的利潤,加上法制不完善,有關部門還沒有對這些劇毒品實行嚴厲檢查和全面監控。

專家擔心,由於社會矛盾加劇,那些感覺被社會遺棄或心理變態者愈來愈多地採取極端行為,報復社會。投毒,將是這些不法分子報復社會的最便利和最隱蔽的極端行為。

明報17日刊發秦勝評論: 毒鼠強流市面執法者當汗顏。

文章說,毒鼠強劇毒且無特效解藥,民間俗稱「三步倒」、「聞到死」,國家早已明文禁止。然而,毒鼠強仍大量非法生產,在市面購買亦十分方便。這一無色無味的毒鼠藥,成為犯罪分子發動「超限戰」、報復他人與社會的凶器。官方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內地已有千余人被鼠藥毒翻;廣西一九九八年以來已有一百五十五人死於鼠藥;江蘇南通今年審查的十六宗殺人案中,一半是利用鼠藥投毒殺人的。毒鼠強有禁不止而且一再謀殺人命,職能管理部門卻視若無睹、無動於中,如果不是幫兇,至少亦是一種失職。

內地一些衛生、工商等管理、執法部門,只是在兩種情況下能打起精神履行職責:一是有領導批示時,他們拿著雞毛當令箭,不分良莠一刀切;一是罰款時,兩眼放光,如猛虎下山。這種敷衍塞責、滿足小圈子與個人利益的作法,能算是履行職責嗎?
(9/20/2002 7:47:32 PM)(http://www.xinguangming.org)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