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給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信:請制止江澤民的國家恐怖主義

【新光明網7月27日訊】
尊敬的安南先生:

您好!我是中國大陸被中國江XX政府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現在我把我的親身經歷和我家人受到迫害的真實情況告訴你,希望聯合國立即行動起來,制止全世界最大的恐怖集團──江XX政治流氓集團對最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

我們全家都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給予了我全家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法輪功救了我姐姐,從小到大,在我的記憶中,我姐姐的身體從來就沒有3天好日子過,我出身在廣東農村家庭,小時候因為姐姐身體弱,使我家原本就窮的家庭更加困難。1995年我把法輪功介紹給她,從此以後,她的身體逐漸的好轉,從一個活不起的人逐漸成為健康的人,見到她的人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

在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違反憲法迫害法輪功之後,我們全家都受到了恐怖的迫害,我姐姐在廣東某大學。1999年底公安局闖進她家,把我姐姐抓走,無理地關押了2天。從此以後,該學校的保安部三天兩頭不斷騷擾她,還公然要挾她交出法輪大法的書籍,被她嚴詞拒絕,我姐向他們講清事實真相,使很多人都明白了,學校一些明白真相的領導都不再配合上級的鎮壓。

2001年初,江XX集團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在全國乃至全世界,挑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心理。公安局再一次對我姐姐的學校施加壓力,我姐夫(未修煉)被開除在校職務,一家三口被迫流離失所,那時我姐有身孕在身,生活陷入困境。學校揚言,只有寫所謂的“保證書”才能回去上班,但我姐姐堅決不屈服於江集團的淫威。就是這樣,市公安局仍然沒有停止對她的迫害,曾三次闖入家中,說要帶我姐姐回去。我們全家嚴厲譴責它們的做法,最後它們沒有得逞。由於生活的困難和奔波,在我姐姐懷孕8個月時,胎兒因營養不良流產了。

從2000年3月至2002年初這段時間,許許多多大法弟子被開除公職、開除職務,處在生活非常困難的時期,同時這一段時間也是我們全家最艱難的時期。因為那時,我和妻子都沒有了工作,妹妹還在讀書,我們的生活來源是幾位好心的同修湊起來勉強過去的,下面向你講一下我和妻子的情況。我們是因為共同修煉了大法後認識的,1999年7月22日後,江政府的不實宣傳激起了我和妻子維護正義的決心,我們一致認為應該把我們修煉法輪功的感想告訴國家、告訴政府,我們來到北京信訪辦,但不湊巧,信訪辦放假,於是我們留下字條回家了。大約是1999年底,區公安局的人闖入我外母的家,非法搜查,將法輪大法的書籍洗劫一空,我聽到情況後,到公安局要求取回大法書籍,結果被其無理扣留了半天,還錄“口供”,他們妄圖得到資料和書籍的來源,我沒有告訴他們,它們於是存心報復,把我放回後,他們連忙寫了一份污衊我的信函給我單位的主管上級單位,我單位的總經理受到了批評,評先進時被“一票否決”。我單位的人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單位總經理還多次在不同的場合肯定了我的成績,並且在1999年初還答應分一套房子給我。但1999年底,迫於上面的壓力,單位要求我只有寫“保證書”才能分房,我沒有答應這種無理的要求。2000年初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有同修寫了一封聯名信給人大,信中闡述了修煉法輪功的情況,闡明了我們的看法,我在上面簽了名,結果公安局以“串聯”為藉口,抓了幾位同修,我被關押了15天。我單位因此更加緊張,在精神上給了我很大的壓力,他們揚言,如再上訪就開除。2000年6月我參加了大型煉功活動被單位辭退了。

被辭退後,我和愛人決定再一次到北京上訪,我們一起來到北京,只見信訪辦早就成了抓人的公安局了,只要上訪就被抓,然後押回去。於是我們決定在天安門廣場上煉功,2000年7月22日上午,我們一起走向天安門,煉功,那天我們見到了許多同修,大約有500多人,我們彼此都不認識,但我們實現了心中最想做的事。在天安門公安分局,我們一排排站在樓下,我們集體背誦師父的經文,“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無存》) ……場面感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莊嚴、神聖,有一個警察要給我們拍照,只見他眼睛通紅,止不住的熱淚使他的手顫抖。大約在11點後,我們被分送到各派出所,在派出所裏警察追問我從那裏來的,我沒有告訴他們,因為我想我們在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不是犯人,他們必須立即把我放了,可是他們沒有這樣做。看軟的不行,他們就暴露出了他們的凶殘,開始給我行刑逼供。他們找來幾個大個子警察,輪流毆打我的臉、背部、手、腳。還脫掉我的上衣,站在空調下凍。就這樣,一直到凌晨3點才停止。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北京同修被上了夾板,腿夾傷了,走不了路。第二天,他們把我們非法送往北京郊區的某看守所,我們沒有具體的姓名,有的只是編號,在這裏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他們大多數都是被分開。時間最長的已超過3個月,仍在非法的關押中,這裏的犯人並沒有為難我,他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是好人,我向他們介紹法輪功真相,他們都紛紛表示出去後要好好做人,他們還向我要《轉法輪》。在北京看守所呆了15天後,我被戶口所在地的警察領回,離開了北京,回去後,他們又把我送進看守所,刑事拘留。40天後,我才回到家。幾天後我妻子也回家了。

我們回家後,街道、居委、派出所沒有就此停止對我們的監控。區裏連續辦了四次“洗腦班”,我表示不參加,他們卻強行把我綁架,每一次辦班十天半個月不等,使我再一次丟失了工作,我們家的生活極其困難。2001年1月份當我第二次被綁架時,我妻子再一次登上北上的列車,為法輪功討說法。後來她被關押在市勞教所,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非法判了勞教。在勞教所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強迫勞動,強迫走軍步,強迫看聽誹謗大法創始人的錄音錄像,還要天天寫“認識”,連我們送去的食物都被警察指示分給吸毒犯,警察還指示犯人毆打她,甚至不准她睡覺,找幾個猶大白天晚上輪番折磨她。但她的心堅如磐石。本來應該在2001年7月份釋放她,但勞教所卻遲遲不放人,原因是她堅定地修煉法輪功。後來在我們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於2001年11月底釋放,但釋放後並沒有回到家,而是被街道、居委、派出所直接送到區洗腦班。在洗腦班上她同樣的被強迫看聽誹謗大法創始人的錄音錄像,強迫寫“認識”,強迫晚上不准睡覺……,針對這種情況,我們作為家屬找到了街道工作人員,嚴正地指出他們的行為已經違法了憲法和法律,他們的所作所為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它們卻說是執行國家政策,我們要他拿出紅頭文件來證實一下,它們卻說沒有文件,是口頭通知的。現在,我的妻子已被轉移到其他洗腦班,我們全家也非常擔心。

安南先生,中國江XX政府還在不斷地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明慧網上每天都傳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們作為法輪功的一員,作為人類的一分子,有權利也有義務呼籲國際社會共同來制止這一場殘無人道的迫害。中國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有義務改善它的人權狀況。但是從每天傳來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來看,中國政府不但沒有改善他的人權狀況,反而愈演愈烈,國際社會僅僅是譴責中國江XX政府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拿出切實的行動來(這決不是干涉別國內政的問題,而是維護人類最基本的權利),把此事列入聯合國最重要的議程,拿出切實的行動來制止中國江政府對善良人們的迫害。

我、還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家屬,願意站出來作證,那怕是面臨最大的危險,我們也要站出來指證江XX等人的罪惡,將中國的罪惡之首繩之以法,讓他接受國際法庭的審判。

此致

敬禮

一中國大陸法輪大法弟子
2002年7月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xinguangming.org)


      


          




關閉窗口

       

 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