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允许“下岗”工人“失业”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2002年6月4日报道- MC 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辽宁省,近年来深受国有企业不景气之苦,被海内外喻为中国工业的“生锈带”。由于大量企业停产倒闭,辽宁的下岗工人人数庞大。去年开始,辽宁省对省内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改革,允许下岗的工人正式登记失业领取政府失业救济金,以解决下岗工人生活贫困的问题。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报道。 VOICE 辽宁省是中国进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试点省份。新华社星期一报道说,今后辽宁省从企业退出来的工人,将不再是下岗工人,而直接成为登记失业人士。辽宁省六百万产业工人中,有一百多万下岗工人。去年,有五十多万已经变成了失业工人,而今年内,另外五十万下岗工人,也将和原来工作的企业单位脱离关系,正式变成失业人士。 辽宁铁岭市一位下岗工人说,和企业脱离关系而正式失业后,起码可以拿到政府的失业救济。 ACT 这位工人介绍说,当地国企倒闭的情况非常严重,下岗工人人数非常多。 ACT 去年,辽宁省城镇登记失业率为百分之四点九,高于全国百分之三点六的平均水平。下岗职工登记失业后,辽宁省城镇登记失业率肯定会上升。新华社引述一位负责就业问题的官员说,辽宁省会加强帮助工人再就业的工作,使今年失业率不超过百分之六。但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干事李强认为,这个目标很难达到。 ACT 但李强承认,让下岗工人登记失业,对无法从企业取得下岗生活补贴金的工人,多少有些帮助。 ACT 以前,下岗职工的下岗补贴由企业发出,成为失业人士后,失业救济由政府发放,这对中国政府的财政将有一定冲击。据新华社报道,去年辽宁省享受失业待遇的人数为二十万人,今年人数将以倍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二零零零年有二十七个省市出现收支赤字,而中国政府已经承担了庞大的财政赤字,很难给以大幅补贴。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黑龙江警察枪击百姓, 五月3平民遇害

(http://www.epochtimes.com)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报导,黑龙江消息,近日拜泉县警察在追捕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竟然连开三枪,此人最终因包围而被抓捕,后又惨遭毒打,受尽折磨。这是继黑龙江、辽宁等部份省市出现警察枪击百姓事件后的又一类似事件。 记者打电话到当地公安部门核实此事,对方称:“我们不能回答法轮功的问题,即使所长在他也不能回答你”,“法轮功的问题,你去问610办公室”。记者又打电话到610办公室,其负责人拒绝回答一切有关法轮功的问题。 据了解,近日来,黑龙江省拜泉县警察在深夜闯入民宅抓捕法轮功学员,所有抓捕行动都没有经过法律程序,部份被抓捕的直接送劳教所,余下的被关押在看守所并向家属勒索钱财。目前此县城已抓捕了约60人。 明慧网资料显示,3月份以来,黑龙江省在江罗指令下掀起抓人潮,各地区均传出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消息,许多当地监狱已不敷使用。据报导,“610”头目罗干已给黑龙江公安部门下达命令,要在4、5、6 三个月内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仅5月份,黑龙江省已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迫害致死,他们是双城市青岭乡的伍保旺,吴龙宝以及大庆市的郑文芹。 伍保旺36岁,5月16日被双城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双城市公安局人士30日承认伍保旺已经死亡,并称伍是死于“心脏病、肺病,好多疾病”,但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抓一个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的人,对“为何不送伍保旺去医院”,也不做任何回答。 吴龙宝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因绝食抗议迫害,在被强迫灌食后,昏迷不醒,当天即死去,但具体死亡时间不详。双城市市长办公室及双城市看守所对此事都不肯作任何回答。 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郑文芹在2002年5月11日在大庆市火车站广场被警察绑架,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郑文芹绝食抗议,三天后被转回肇源拘留所,四天后被转入肇源县看守所,于2002年5月22日被迫害致死。大庆市拘留所人员对记者说“法轮功的事情上边有明确规定”“现在形式这么紧,谁敢帮你”。 据明慧网的报导,长春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出之后,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罗干给黑龙江政法系统直接下令要在4、5、6三个月内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明确命令要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不管。 双城市和大庆市在4、5月份都在大规模抓人。4月19日双城市公安和哈尔滨防暴部队在出动五、六百警力对双城大戒严,在哈尔滨东北隅进行地毯式搜查,近千户人家,涉及几万人。大庆市从4月中旬开始,公安对学员大搜捕,重点搜查小型VCD机,只要家中有这种机器,就将人带走。 资料显示,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死难人数已上升到56名,是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 观察家认为,两年来,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屡不见效,使其极为恐慌,目前它已是步入最后的疯狂,不计后果了。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张伟国:偏离世界主流航道的中国巨轮,还能开多远?

读美国国务院《2001年全球恐怖主义形势报告》有感 张伟国:偏离世界主流航道的中国巨轮,还能开多远? 张伟国 (http://www.epochtimes.com)5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反恐怖主义协调员办公室公布了《2001年全球恐怖主义形势报告》,这份报告描绘了当今世界的恐怖主义活动的概貌,它不但宣示了美国反击恐怖主义的战略方针和坚定不移的立场,也充分阐述了美国建立的国际反恐怖主义联盟、确认作为恐怖主义后台的“邪恶轴心”国家,以及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合部队打击基地恐怖组织的重要依据。报告有一部分专门谈到“国家支援的恐怖主义”概况其中指出,过去几十年来,国家支援的恐怖主义有所下降,但是,七个国家的政府--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北韩、苏丹和 利亚--仍被列在支援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上。这些也就是美国总统所指的“邪恶轴心”国家,报告例举了大量的实事,证明了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构筑了国际恐怖主义的保护伞。这些国家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十分僵硬的专制集权政府,或者是奉行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他们就是破坏当今世界安全和秩序的主要“不稳定因素”。 在世界各大国中,要数中国与这七个国家的关系最为密切,前不久中共第一把手江泽民还访问了其中的古巴、利比亚、伊朗等国家,而且与邻邦北朝鲜维持著近乎结盟的长期邦交……这一切自然使人对中国扮演的角色产生疑问:在现今世界的恐怖活动与反恐怖主义联盟的较量之中,它一方面它在联合国投赞成票,公开支援美国为首的国际反恐怖主义联盟,另一方面也堂而皇之地在玩“小动作”--趁美国全力对付基地恐怖主义之机,穿梭于“邪恶轴心”之间,大搞“合纵联横”的国际统战,为建立“多极世界”的战略以制肘美国,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与此同时,中共还藉反恐怖主义为名,在国内采取国家恐怖主义的手段,加紧镇压异议人士、少数民族和法轮功以及地下教会活动。 江泽民是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惯于玩弄两面手法,他鼓吹所谓“大国外交”以图青史留名,并精心装扮了“亲美派”的形象,以增加中南海权力斗争的资源。我有一个想法:美国国务院《2001年全球恐怖主义形势报告》虽然没有象点古巴等七个国家的名那样来对待中国,但在其中却不难找到中共的位置……江泽民要是在出访之前,就能看到这份报告,他是否会改变他的行程?如今在读这份报告的时候,是否会为那次访问感到芒刺在背?……除非他那次访问是暗地里是为国际反恐联盟做说客,去离间或策反那些“邪恶轴心”的? 如果把恐怖主义和反恐怖主义视为一把尺子的两端,检视中共的历史和它的现行政策、意识形态,显然是更靠近恐怖主义那一端--中共不但在本质上与这些邪恶轴心有先天性的关联,而且在现实国际政治中也正狼狈为奸、互相利用,这也是它尚未完成社会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对照美国国务院这份报告,更加凸显了中国这种机会主义政策的走钢丝策略,已经到了一种极限,中国必须要作出新的抉择或根本性的调整。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2001年全球恐怖主义形势报告》可以帮助人们看清今日世界的最大时务,从报告看七个“邪恶轴心”本身已经开始在转舵了,连古巴独裁者卡斯楚都想通过接待卡特访问而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更不要说原先的冤家对头--俄罗斯,如今已成为美国真正的战略伙伴了。 偏离世界主流航道的这条中国巨轮,还能开多远?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我的丈夫尸骨未寒 他的姐姐又身陷囹圄

戴志珍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编者按:戴志珍女士是澳洲公民,她的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国被残酷杀害,她丈夫的姐姐也由于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非法劳教,她丈夫的父亲也因听到儿子的被虐杀的消息承受不住而病逝。戴女士一人艰难的抚养14个月大的女儿,个中心酸不免令人落泪。戴女士希望通过“新光明网”述说其悲惨遭遇,希望国际各级组织、各国政府、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迫害。以下是戴女士的血泪控诉: 当我将我家三个月内两人惨死、一人入狱的遭遇公布于世,我得到很多相识与不相识的善良人的同情,支持和帮助。澳洲外交部帮我从中国广州取回我丈夫的骨灰盒(我丈夫一年前惨死于中国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年方三十四岁,留下十四个月的女儿我一个人抚养。而中国领事馆不给我们孤儿寡母签证回中国取骨灰盒,我带着我的女儿四处奔波,八方求助,八个月后才迎来我丈夫的骨灰盒。)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两位女记者听完我的遭遇后临别时她们俩的眼睛含着泪水与我握手道别。一位西人女士拿着当天登有我遭遇的报纸来到“正法之路”图片展来找我,看有什么可以帮助我的。但是在中国,我丈夫的姐姐与我是天壤之别。我丈夫惨死,尸骨未寒。他的姐姐被抓到洗脑班,不许见家人,24小时不许睡觉,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资料。我丈夫的父亲承受不住爱子惨死,爱女被非法关押,住进医院。我丈夫的姐姐不被允许见一面病危的父亲,她有一位九岁的女儿病重也不允许她见她的女儿。这种非人的折磨还不够,二个月后她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仅仅因为她不放弃炼功做好人的信念。爱女入狱令我丈夫的父亲悲痛离开人世。我丈夫的姐姐却不被允许参加她父亲的葬礼。 当我将我家悲惨遭遇公布于世,我丈夫的姐姐在劳教所受到了进一步的迫害,我的心再一次流血。然而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的母亲受到同样的迫害。 善良的人们啊!看着这些母亲的遭遇,请您伸出您援助之手,帮助我们一起来制止这场迫害。(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五月份黑龙江省连续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3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2日报道- 大陆消息,黑龙江省在江罗指令下掀起抓人潮,五月份连续有3名法轮功学员证实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双城市青岭乡的伍保旺,吴龙宝以及大庆市的郑文芹。伍保旺36岁,5月16日被双城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双城市公安局人士30日承认伍保旺已经死亡,并称伍是死于“心脏病、肺病,好多疾病”,但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抓一个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的人,对“为何不送伍保旺去医院”,也不做任何回答。 吴龙宝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因绝食抗议迫害,在被强迫灌食后,昏迷不醒,当天即死去,但具体死亡时间不详。双城市市长办公室及双城市看守所对此事都不肯作任何回答。 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郑文芹在2002年5月11日在大庆市火车站广场被警察绑架,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郑文芹绝食抗议,三天后被转回肇源拘留所,四天后被转入肇源县看守所,于2002年5月22日被迫害致死。大庆市拘留所人员对记者说“法轮功的事情上边有明确规定”“现在形势这么紧,谁敢帮你”。 据明慧网的报导,长春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出之后,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罗干给黑龙江政法系统直接下令要在4、5、6三个月内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明确命令要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不管。 双城市和大庆市在4、5月份都在大规模抓人。4月19日双城市公安和哈尔滨防暴部队在出动五、六百警力对双城大戒严,在哈尔滨东北隅进行地毯式搜查,近千户人家,涉及几万人。大庆市从4月中旬开始,公安对学员大搜捕,重点搜查小型VCD机,只要家中有这种机器,就将人带走。 资料显示,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死难人数已上升到56名,是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法轮功学员将为中国足球队加油 并向同胞倾诉迫害

(http://www.epochtimes.com)【大纪元6月4日讯】在韩国境内的法轮功修练者,计画于四日在韩国光州世界杯球场前,聚众祈愿中国大陆队能够在本届世界杯大赛中踢进十六强,同时,并打算藉机向来韩观赛的中国大陆民众讲法轮功的真相,进而反驳北京当局对法轮功的抹黑与打压。中央社6月3 日报道,韩国全罗南道地方警察厅今天透露,以「韩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权洪大为首的韩国法轮功修练人士五十多人,准备于汉城时间四日下午,中国大陆队与哥斯大黎加队在光州进行C组分组赛时,在球场附近身穿印有「中国必胜」、「中国队助威加油者」及「法练功修练者」等字样的黄衫,为中国大陆队加油助威,并将积极扮演支援中国球迷等志工。 权洪大表示,「韩国法轮大法学会」的前述计画,并无任何不轨的动机与目的,只是希望藉此机会向前来观赛的广大中国大陆民众说明:法轮功并不像北京当局对外造谣宣传的那样,且法轮功修练者也都是些心地善良的好人。 据了解,大陆当局称为防范中国大陆足球流氓滋事骚扰,以及处理逾期不归的中国大陆球迷问题,派遣来韩大批中国公安人员。然而他们向韩国全罗南道警察厅提出非正式要求,敦促韩方尽快拆除「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在光州市内高悬的弘扬法轮功及为中国大陆队加油的布条,并制止他们于四日中、哥之役在光州球场附近的活动。 韩国警方的基本立场是:法轮功在光州市街道上高挂的布条,是依据合法程序申报的,无法强行拆除,但对于抵触现行「广告物管理法」的若干布条,则已由辖区区厅进行拆除工作。 至于四日在光州球场附近聚众弘法一事,全罗南道警察厅表示,虽然「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并没有事先报备,但考虑到二○○二年韩日世界杯大赛乃地球村居民的盛大庆典,实在没有事先予以制止的理由。将视明天现场状况,如出现违反「集会与示威法」情况时,采取制止行动。 在汉城的观察家指出,首度跻身世界杯三十二强的中国大陆队,将于四日下午,在韩国光州球场与同属C组的哥斯大黎加队进行一场决定晋级十六强的关键性比赛,现场不仅将有大批中国球迷观赛,数百名中国大陆媒体记者及外国记者也会到场采访,「韩国法轮大法学会」欲在现场反驳北京当局对法轮功的指控,揭露迫害。 另外明天适逢六月四日天安门事件纪念日,现场会发生何等突发状况,对北京当局而言,其关切度不逊于球赛本身。(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大陆百余民众联名要求还法轮功清白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5月3日讯】明慧网5月3日消息,近日东北某地160多名非修炼者自发联名,要求江泽民集团“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法轮功李老师清白”。中国大陆对法轮功镇压近三年来,除采用极端的暴力酷刑之外,还动用了无所不在的官方一言堂媒体对法轮功及创始人进行大量的造假宣传,甚至包括假造“自焚”事件构陷以激起中国百姓象文革时代那样的仇恨来让民众认同镇压有理。 法轮功学员以超出寻常坚韧不拔的精神,用平和的方式向大陆百姓讲述法轮功使自己身心健康、道德升华,并冒著生命危险揭露江泽民为一己之私镇压法轮功的真相。特别是3月5日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播放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受欢迎的情况,和“自焚”真相节目,法轮功真相在东北已深入人心。 昔日被官方媒体的谎言所欺骗的百姓如今不仅逐渐清醒,而且许多人从心底发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呼声。近日东北某地160多名非修炼者自发联名,要求江泽民犯罪集团“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并呼吁被蒙蔽的善良百姓快快觉醒。 分析人士称大陆百姓此举非同小可,在几十年极权统治下逆来顺受的中国百姓很少有自发站出来为正义呐喊的时候。在历史上最严酷的迫害面前敢于挺身而出,实在是罕事。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江罗“610”办公室预谋制造恶性事件栽赃法轮功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2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1日报道──来自中国大陆的可靠消息显示,5月底,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610办公室”首脑罗干,正谋划在北京周边地区的党政机关、监狱、劳教所等处,制造一批恶性暴力事件,嫁祸法轮功。 据悉,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罗干正在计划通过制造多起暴力事件包括爆炸事件,并造成一些机关干部和警察人员伤亡的恐怖活动,进一步煽动中国民众特别是机关干部和警察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仇视,进而以打击恐怖活动为借口,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进行公开虐杀。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徐侃刚指出,“这是中共江泽民、罗干企图对国内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血腥镇压之前玩弄的一贯伎俩。在过去两年多中,中共‘610’办公室一直就是采用这种卑鄙流氓的手段构陷诬蔑法轮功、草菅人命,再利用官方操控的媒体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从而为其不断升级的非法镇压寻找借口。‘天安门自焚’事件就是一个由江罗当局导演并嫁祸于法轮功的典型例子。” “610”办公室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专门机构,凌驾于中国的法律之上,专门负责镇压法轮功。“610”的镇压手段包括散播谣言、制造事端或利用其它刑事案件嫁祸法轮功。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4月8日曾报导:今年4月初,在东北的长春市,当地“610”办公室就在长春市的小学中散布谣言,说法轮功要绑架杀害学生,预示江罗集团将利用杀害儿童来构陷法轮功。随后,5月13日,正当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庆贺法轮功洪传十周年纪念的时候,中国所有官方控制的媒体同时大肆渲染一位母亲在40多人跟前杀死其女的事件,并毫无理由地指称这些人都是法轮功练习者。而这起不幸的事件发生在4月22日,中国官方媒体却在3周后同时报道。 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国际机构或媒体被江罗集团允许对这类事情作第三方的独立调查。(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大连教养院法西斯式迫害手段曝光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5月2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5月31日报道── 大连消息,大连教养院对非法关押的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血腥暴行,并以下流恶毒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迄今为止,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长时间电击生殖器,禽兽不如的迫害 消息来源透露,大连教养院对男学员禽兽不如的迫害已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狱警把男学员的衣服扒光,用绳子反绑在椅子上或吊起来,再用电棍长时间电学员的生殖器,致使许多男学员无法正常上厕所。 8根高达720伏电棍同时电击 明慧网曾多次报道过大连教养院惨无人道的法西斯迫害,教养院狱警曾将学员的头按进水桶里用电棍过电;有时边倒水,边放电,电流随水流的走向,瞬间就在人身上燎起一片水泡;狱警甚至用高达720伏电压的8根电棍在学员身体各敏感的部位同时过电。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此酷刑迫害致死。 警绳勒嘴和坐老虎凳 上板子、坐老虎凳、警绳勒嘴,这是大连教养院许多学员都经历过的酷刑。法轮功学员刘永来死时嘴角两侧被警绳勒得向外裂开5厘米,根本无法闭合。另一位学员被狱警采用各种手段毒打折磨了四个多小时,先是双手被反铐吊于铁窗栏杆上,脚尖似着地非着地,将电棍插入肛门过电,然后使用老虎凳,用两根皮带将双腿捆绑于床上,脚脖部位不断垫高,一直到皮带崩断,方才住手。 据了解,大连教养院曾派人去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和抚顺教养院学习强制“洗脑”经验。教养院狱警经常对学员叫嚣,“江泽民说打死白死!打死你们不犯法。”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