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插播之我見

慢吞吞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2日訊】看了江政府給法輪功定性升級的宣戰,又看了法輪功稱讚在電視上插播真相為正義之舉的論述,我想發表幾句個人的看法。 電視插播影響大,是給老百姓辦好事。可衛星插播這個事可能不那麼簡單。江政府給法輪功造謠是造出了名的,這一次也不會實話實說,那是一定的。那他們為什麼要扯衛星插播的事呢?依我之見,可能有幾部份因素組成: 其一、壓力所迫。多半是近來法輪功電視插播技術有長進,不但有線電視插播技術已經普及,而且有了衛星插播技術的嘗試,有了相當的成功率,使得這種內部新聞在國內屢禁不止,不脛而走。 江澤民、羅幹、李嵐清、薄一波那一伙再恨不得把法輪功趕盡殺絕,架不住底下誰又能那麼持之以恆地真替他們賣力抓人啊。既然已經紙裏包不住火,那也只好拿出來說了。以前搞過的那個自焚啊、炭疽信啊什麼的,幾個人就能演一台戲,你們不唱我們自己唱,只要能讓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國家都仇恨法輪功就行。當然了,要說就不能說真話,要不然就等於被法輪功轉化了。來個真真假假,電視插播的事可以說,但是,時間啊、方式啊、播放長度、設備價值啊、操作方式啊,等等,這些零件和佐料要特購、單配。他們不相信全世界政府和人民都是火眼金睛。 其二、老百姓學聰明了,法輪功給放電視咱就看,悶聲看,不舉報,不張揚。使得暴力打擊不趕趟。 江澤民不是在罵香港記者時說什麼要“悶聲發大財”嗎?如今貪官污吏當道,安分守己的老百姓發不了財,飽個眼福、看回西洋景還不行嗎?何況是人家送上門來的。 老百姓這種不合作的態度,讓江羅李薄一伙的趕盡殺絕政策很被動,咽不下這口氣,那就故伎重演搞陰謀。搞陰謀是江澤民拿手的,7月5日我在網上看到有首名叫《醜角》的詩,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個預言:“三腳蟾蜍現世醜,十惡俱全盡陰謀”。既然是“盡陰謀”,那這有關“鑫諾一號衛星”的中國官方報導還只是系列陰謀之一? 其三、衛星插播影響太大,如果能造點國際輿論,讓法輪功不敢再插播了,那國內的消息封鎖和愚民政策還能多維持一段時間。 歸根到底還是老跟法輪功過不去。 世界上都知道長春法輪功利用有線電視播放真相紀錄片的事件,其實多半還有很多沒報出來的,因為法輪功想取得更廣泛的實播成功,江澤民的手下想掩蓋自己的“效忠不力”。法輪功網站說:“法輪功利用衛星插播真相,實際是把天下公器還給了公眾,把被獨裁者剝奪的知情權還給了人民,所作所為不僅僅是維護自己的言論和信仰的權利,其實他們在維護自己的言論和信仰權利的同時,也維護了所有中國人民的言論和信仰的權利,也就是維護了承認這些權利的中國憲法和國際公約。” 從這些話中,誰都能看出來法輪功還會再接再厲,迫害一天不停止他們一天不會安心回家種地。可江澤民最怕事實真相曝光,最怕老百姓知道天下事,法輪功一味地“講清真相”,而且規模越來越大,花樣越來越多,江澤民不急誰急?薄一波?羅幹?還是都急?新華網關於鑫諾一號衛星的那篇定調報導就是幹這個用的──圖謀阻止法輪功繼續採取同類方法講真相。 其四、利用法律給境外法輪功製造困境 今年年初一位朋友告訴我,說中國駐外使領館的所有二把手都被召回國開了個特別會議。這些“二把手們”回來時都帶了兩個任務:一個是要在海外加強對境外法輪功的滲透,二一個是要利用法律給境外法輪功製造困境。大概是這麼個措詞吧。這不,香港阻街誣陷案還沒落幕,鑫諾一號衛星的報導又登場了,還特別點名說是“海外法輪功”幹的。國內宣傳部門的人說,雖然還沒有證據,但一定要把矛頭直接指向海外法輪功,先定案後生產證據是黨的傳統,因為現任黨主席── 其五、想找個理由搞垮香港法輪功、去掉一國兩制帶來的一塊主要心病 據香港[明報]星期三(7月10日)報導,在中國鑫諾通訊衛星遭到法輪功信號干擾的事件發生後,香港已經成為內地公安機構追查干擾源的重要目標地區,香港警方也協助參加調查。 紐約的明報誰是大股東,海外很多人都心知肚明,香港明報的背景怎麼樣呢?誰知道請順便公布一下。 還有,香港警察能上法庭誣告在中聯辦門口和平靜坐的法輪功,還有按江澤民一個人的心思用黑名單阻止法輪功學員入境和平抗議的紀錄,這些警察配合大陸“調查”所謂干擾衛星發射一事,還不是按“上邊”的意思,盡往什麼教上靠?要不,立法哪有足夠的藉口?怎麼蠱惑住人心? 大家都看到了,新華網七月八日發表頭版文章拿出反右和文革的手段,給法輪功戴上不“文明”、“非法”、違反“國際公約”、“恐怖主義”好幾個大帽子,這兩天又一口咬定香港如何如何。其實新華那邊的有些人記性真不好,這麼快就忘了炭疽病那檔子謠言很快就被揭穿的事了?那時候就想給戴“恐怖主義”這頂帽的,結果沒戴上,還讓自己顏面掃地。這次有關“恐怖主義”和“非法”的指控,真能在海外資本主義國家讓海外法輪功陷入困境嗎?新華口兒的人恐怕自己心裏也沒底。海外社會最講言論自由,海外法輪功最講“揭露邪惡”、“講清真相”。那結果究竟會如何?我慢吞吞不妨等等瞧。 …

全文

了愿

【光明網】 (一)心聲 當我童年,小小的心靈中就對生命有一种說不出的期盼。這個期盼一直到我出家,仍未找到答案。而且小時候常作夢,夢中在不同時代、不同社會群中出生、成長到死亡,循環往复。夢境是如此真實,也因此從小很自然的就淡泊名利。光陰似箭,我在時光的推移下日漸成熟,但那种「想回家」的感覺始終縈繞心頭。猶記剛出家時,初見釋迦牟尼佛像,從心底冒出的第一句話是「我要回家」。內心隨之感到一陣酸楚,「我要回家,快帶我回家!」在修行的路上,為了追尋夢想,吃盡苦頭。遭受病痛業力折磨、斷絕世俗情、禁語靜修閉關等,關關都得過,事事都得闖,樣樣都在考驗道心堅定与否。長年的寂寞孤獨,消去不少執著心;走遍千里求法學法,去掉不少傲慢心。比學比修,事事對照,精進不休,為的就是早日圓滿回家。 (二)得法初緣──見師父 西元一九九九年五月中旬,我住在西雅圖。有次在新聞中看到有關「法輪功」中南海事件的報導,不久螢幕上出現一位身穿金黃色服裝的先生,剎那間一股電流貫穿全身,气血奔騰!原來他就是我期待已久的師父—李洪志先生。那時對法輪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腦海中不斷盤旋著一個問題:我要如何尋找這位師父? (三)得法次緣──「轉法輪」 經過朋友相助,一個月后,收到「轉法輪」一書,于是一气呵成讀完它。畢生所有的疑難竟都得到解答,整個人仿佛經歷了重生。書中指出,人生的目的是返本歸真。這不就是我長久以來的愿望嗎?在修行時曾困擾多年的疑慮──「究竟是誰在修」的問題,而今也豁然開朗:師父明白告訴我們主、副元神是誰修誰得功。從小就縈繞心頭的期盼也真相大白,原來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這性命雙修的法門。人不經歷死亡,就可以起空、飛走,原來叫白日飛升。修行的竅門就是提高心性重守德,點出修煉人應具的條件。執著無存乃真空,一句話就破除佛教中對空性的諸多解釋。“蕩盡妄念,佛不難修。”(《無存》),師父金口真言,卻又至簡至易,令人好生佩服。「轉法輪」書中道破修行的障礙在哪里,并明确告知要提升層次,首先須淨化你的身體和淨化你的思想,才能修煉到高層次中。獲得寶書,心中雀躍不已。轉而思及多年所學之法門,平添躊躇。不二法門勢必有取有舍,修煉專一方有成效,取与舍令我掉入深深的思慮中。 (四)得法三緣── 慈悲普十方 在六月下旬,看到一則新聞上面寫著:「如果中國政府需要我李洪志出面,我會出面講清真相。請中國政府不要抓我的學員,我可以放下一切,愿意回到中國大陸与政府當局對談」。從中我看到一位長者的風范,感覺到他那無比龐大的慈悲。這顆心,它深深牽動我的心弦,使我動容。 (五)取与舍 從新聞報章中得之李老師七月將去台灣,我匆匆整裝直奔台北,引頸翹首,只為能見師父一面。然而事与愿違,不免暗自神傷。面對大法不二法門的法理与昔日所學之取舍,心情百味雜陳。雖知大法好,又是我期盼的,但兩者之間實在難以抉擇。几多翻騰,只好暫時放下,云游他方,歷經兩月。一日听聞好友生病,我前往探望。閑談之中,師父借其口,催促我快學此法。回到住處,重閱「轉法輪」,沉思再三,終於做下決定。 (六)得法日── 喜上眉梢,初見法輪入三昧 西元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午夜子時。我對著師父法相合掌,并慎重地說:「我選擇修煉法輪大法,放下以前所學一切。」說完,心情輕松自在多了,於是准備就寢。當我一躺下時,我那圓嘟嘟重量級的身軀竟向空彈起,离床面約有二十公分的高度,剎那間我看見自己身體內气脈全部調換,腹部、頭部、手腳乃至全身內外,大大小小都是法輪并且快速旋轉,好奇妙!法輪轉了多久我不知道,因為我睡著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也提到有失必有得,不失則不得的道理。經過几番折騰,舍去原有的,卻得到更好的。常人的思想常常困惑著我們,后天的觀念也牽制著我們,以致失去好的机會。經過這次失与得的經驗,讓我有很深的體會。 第二天買了「大圓滿法」在家自學,花了一小時學全了動作并背下口訣。一星期后,再買錄影帶确認動作是否正确。每次煉神通加持法時,能量場很大,身體老往后仰,整個人像羽毛般輕飄飄的。在深度入定時,就像處在雞蛋殼般的妙不可言。感謝師父所下的机制以及法輪調整我們的身體內外,使我們一開始就站在很高的層次上修煉。 猶記九二一地震時,我正在做腹前抱輪,感覺周圍有股左右搖晃的气流,接著是可怕的地震。我沒有恐慌,仍繼續做我的抱輪。不久又察覺到是上下的气流,一時之間地震上下顛得很厲害。我在師父的保護下,不但安然無恙,反而進入到很深很深的定中。至此,我肯定法輪大法,肯定自己的選擇,更肯定師父進而產生堅信。真沒想到在短短數日之中,身心种种的演變,層次提升的快速,胜過我多年的辛苦修行。深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如實感覺到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體現,也如實體驗到師父所說的話:「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方方面面,每一層次,一一驗證到師父所講的法。師父說:「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同化于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么簡單的理」。實不虛也。 (七)洪法助師世間行 師恩浩蕩當竭力以報,我把得法的喜悅分享至親好友,他們也學了法輪大法。我自己也走出傳統的個人修煉方式:十月中旬開始与几位好友每星期聚集一處,集體煉功通讀大法,分享心得,體會法樂。 今日法輪大法受到打壓,被誤解,遭污蔑,我必須站出來說句真心話:法輪大法給了我生命,法輪大法指導了我修行的捷要。我能做的,也應該做的,也是自愿的,就是對世人講清真相。對不知大法者,投以資料;對不明了大法而產生負面思想者,以智慧慈悲真誠的態度說明真相。該寄的,能說的,皆以祥和理智態度應對。此次得多人之助,上山下海,走遍城市穿越鄉野,全省洪法講清真相,以助師世間行。師父恩澤浩瀚無垠,難以回報。唯以師志為己志,努力行之。 「洪吟」同化圓滿乾坤茫茫, …

全文

參考資料:江澤民的“十六大綜合症”

文/張偉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5日訊】中國政府藉前不久北京發生網吧被縱火導致多人死亡的事件,對全國各地的網吧展開先是全面關閉,繼而進行“治理整頓”,不但關閉大批所謂“非法”網吧的行動,對少許准許開業的網吧在審批程序上“從嚴把關”,而且強令在所有網吧的電腦上安裝接受安全警察監督的新軟件,醉翁之意顯然是要對經由網絡傳播日趨活絡的輿論加強控制。此時此刻,為什麼中南海會作出這種抉擇?國內的評論家任不寐先生,把他歸結為“十六大綜合症”,誠哉斯言。網吧被縱火,顯然應該只是一個嚴重的刑事案件,對於一個口口聲聲要“以法治國”的執政者來說,國家的法律法規都擺在那裏,處理起來並不難;即便要挖掘造成這個案件的“思想根源”,那充其量也只是一個進行所謂“三講”或“三個代表”宣傳的反面教材--世風日下、社會腐敗,令青少年一代喪失了基本的人性和道德良知,“以德治國”不能再等待了……。 但是,中國政府在對這個案件的處理上,既沒有“以法治國”,也沒有“以德治國”,且不說它對資訊自由傳播規律的嚴重踐踏,就是以它現在奉行的市場經濟規範來衡量,也是格格不入的,更不用說它對加入WTO所作出的“莊嚴”承諾,也被拋擲腦後,飆起了文革遺風,擺出了一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架式,該做的事情它偏偏不做,不該做(違犯法律的)它卻大張旗鼓的去做,這除去中共傳統政治運作的慣性,與江澤民這個中共一把手熱衷於玩弄權謀有密切的關係。 當江澤民在剪除北京幫、楊家將、廣東幫,躊躇滿志的時候;當江澤民表示願意交棒,稱胡錦濤年富力強,需要擔當更多的工作增加歷練的時候;當江澤民在國際媒體面前大作“我欲乘風歸去”之秀的時候,並不需要管制所有的輿論渠道,現在之所以“需要”了,那是因為江澤民的棋路有了重大改動:在自己的寵臣曾慶紅不能如願晉升的情況下,他已然作出了拒不退休的抉擇,這勢必要打亂鄧小平的部署,冒犯其他政治力量,原定的第四代核心胡錦濤反而要先於江澤民提前退休--退居二線。這也就是非同尋常的江澤民“十六大綜合症”。 這個權謀是見不得陽光的,也是最怕“輿論”來橫挑鼻子豎挑眼,更不允許“政治謠言”惡意攻擊,開動國家機器,加緊控制網絡傳播就成了當務之急。曾經降伏了陳希同、楊尚昆、楊白冰,並在成功逼退喬石中展現身手的江澤民、曾慶紅,駕輕就熟地把網吧縱火案,移花接木成現今中國的“國會縱火案”,藉以慰藉江澤民心頭的“十六大綜合症”。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詩歌:易与難

鐘延 【光明網】詩歌:易与難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袖手旁觀易,中流砥柱難隨波逐流易,淤泥不染難隨聲附和易,敢講真話難 抱怨他人易,寬人嚴己難挑別人的毛病易,找自己的缺點難作一時好人易,時時做好人難知難而退易,知難而進難易不長久,難能可貴 忍難忍之苦,行難行之事笑對魔難, 難也不難

全文

院子中的小紅球(圖)

文/夢醒 【光明網】 2002年2月22日,星期五 天氣:時晴時雨,大風 一天下午,我去學校接兒子回家。拉著兒子的小胖手剛走出他們教室所在的院子大門,兒子忽然停下來說:“球兒,學校的球兒還在院子裡,沒有拿進去”。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透過院子的柵欄,發現有一個紅色的玩具球兒躺在裡面濕漉漉,泥濘的草地上。兒子說:“我把它拿進去,交給豪斯小姐吧”。當時下著小雨,風很大,剛接到孩子的家長們正和孩子們從裡面走出來,我沉吟了一下,又走近那個球兒,仔細看了看,確實是完好的,象是被遺落在那裡的。我鬆開不到四歲的兒子的小胖手,說“好吧”。兒子靈巧地逆向穿過人群,跑回院子,撿起那個小球兒,又向教室的方向跑去了。站在那裡,我忽然想,剛才有輕微的一念閃過,讓孩子不要管,因為有風有雨,還有這麼多往外走的人,可是如果一個家長在此時因為那些而拒絕孩子的請求,強拉著孩子往外走,可能會使孩子很不高興。大家都不會愉快,實質上家長如果做那樣的決定,必定是出於一個自私的考慮:費事兒;耽誤時間;孩子就該聽自己的話。然而,如果想到的是,孩子所想做的是一件好事,自然要支持,要尊重他良好的意願,風雨等等就根本算不了什麼了,孩子那一顆純潔善良的心被保護得很好,我也會懷著一份怡然的享受的心情等在這裡,看著我那小小的兒子,去做一件他認為最自然不過的小事,因為媽媽和老師都是教給他玩完了玩具要放回原處的。耽誤時間了嗎?這整個過程大概最多需要5分鐘,我不知道如果我的行為打破了平常對孩子的教育,對他產生不良的影響,再重新恢復,需要多少時間,這個不良的影響可能是孩子知道了人會說一套做一套,知道了一點點小的困難就可以作為不做一些應該做的事的借口;知道了自己的舒適方便比一些好的原則更重要,那麼我想要得到方便,不被一個不是自己家的小球打擾,然而,如果影響到孩子以後不去收拾自己的玩具,怕苦怕累,那又會給我多麼大的困擾。 現在有很多家長說,孩子難教育呀!其實,不是孩子難教育,而是家長受不良的社會風氣、敗壞的觀念的影響,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出於自私的考慮,那根本是無法教育好孩子的,只有自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按照正確的原則,才能教育好孩子。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原則呢?“真、善、忍”,這就是正確的原則。當我教給孩子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時,不是說教,我知道只有克服自己的弱點,真誠地努力地去做到才行,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只要你的行為確實符合了這個原則在不同層次上對一個修煉人的要求,那真是威力巨大,我聽到有很多人對我說,你的兒子是一個難得的好孩子。我也能覺察到這一點,但我知道,他的變化是和我的變化相輔相成的。一個小小的孩子,他是那麼的純潔,沒有一切觀念,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該怎麼做,他會把你所說所做的牢牢記在心裡,然後再表現出來,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真誠的,只要你努力做到更“真、善、忍”,他們會比你做得更好。 我的小小的兒子出來了,說:“我把球兒交給豪斯小姐了”。我沒有問他豪斯小姐是否表揚他,因為這是一件該做的小事,他做這件事不是為了表揚。但我還是拉著他的小手對他說:“你做得對。”(9/11/2002 9:20:43 AM)     

全文

澳洲公民:請看香港政府是如何對待我們的

澳大利亞/劉杏英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1日訊】我叫劉杏英,是澳大利亞公民,在六月二十九日下午3時10分,我和先生一起乘坐CX100航班從悉尼飛往香港過境後返澳門,當我們到達香港機場移民局入口處檢查證件時,馬上過來一位職員不由分說地把我們帶到一間詢問室,什麼也不跟我們說,在我們的再三追問下才說不准我們入境,就算過境也不行,不須講原因,由於我先生是澳門居民所以就放了他入境,而我就這樣被關了21個小時。在這21小時裏我親眼看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的事實:(上圖為作者被香港警察暴力強行遣返造成的腿上瘀傷) 我被帶到問話室坐下時就聽到一位高高瘦瘦眼睛細小戴眼境的男人(此人可能是負責人)不斷地說“全中、全中、一個都不漏”,很明顯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黑名單。再隔大約一個多小時左右,聽見一女職員問剛才那位男子有些名字不是全對的,但那男子又說:有一個字相同都不准過,就在這樣的命令下,所以有許多人不能入境,有些是整團幾十人都不能進入香港。許多人在抱怨,有些台灣同胞還說我們回去一定會向旅行社反映並不會再來香港。實在太令人氣憤了!另外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准我入香港,以前我多次來香港都沒事,一向都是很安份守紀,沒有做任何有損香港的事情,而且我也有親人在港為什麼不讓我進,是不是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還是江XX要來港的原因而拒絕我入港。他們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是執行任務,是上頭的指示。 在遣返期間他們的行為非常之粗暴,動不動就動用接近二十個工作人員並用麻布袋來強行把人包起來抬上飛機,我親眼見到就有十多人是這樣的情境,相當粗暴,把小孩也嚇驚,哭個不停。 最為震驚的是在他們對待二位女日本同胞的時候,用了幾十人,之前她們要求見律師,在沒見到律師之前不能遣返,本來他們已答應了,但很快改變,在沒有徵得她們同意下,強行扔了她們的錄音機,對她們的遣返是十分粗暴的,完全不像文明社會的警察。其中有一位女學員被另一穿白色衣服戴眼境的移民局工作人員用右腳踢她的腹部,當我指問他們的女負責人你們為什麼打人時,她說我們是不會打人的,還叫我不要講,但當我再三用手指著那人時他們就示意那男職員離開了,直到我離開還沒見那人出現。因為強行遣返而錯過了航班,那被打的日本女同胞又被帶回來了,後來她向我們訴說她被點了後腦的穴位現感覺有些不適,我還看見她手有瘀傷、行李袋也破了、頭髮很亂。她還告訴我說:心裏很難受,香港官員為什麼那麼不講理,回歸的時候不是說“一國二制”、“五十年不變”嗎?為什麼五年就成這個樣子哪?這到底為什麼?而且她以前亦多次出入香港,難道這次是因為江XX去香港就要這樣來對付自已的同胞嗎? 另有一位新加坡法輪功學員也是用十多人來對付她的,他們很粗暴,於是我就站起來叫他們不要這樣對待她,他們見我站起來就用二個職員來推撞我,要我坐下不准我出聲,力度非常大,現左手和兩小腳都有瘀傷,回澳洲後已去見了醫生。我在關禁期間只用了一餐早餐,最令人噁心的就是上廁所也多人跟著,簡直有損人格,他們這樣對待我,真是覺得連犯人都不如,完全沒有人身自由。 香港政府這樣做,我覺得真是對人的一種極大的侮辱。完全沒有半點人權可言。回歸僅僅五年就成了這個樣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哪裏去了?在江氏政權的淫威之下,香港變得越來越喪失原來的法治立場,香港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已給香港人民的前途蒙上了陰影。(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澳洲堪培拉中使館前講真相小故事

文/澳洲學員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一、有緣了解真相的中國遊客一天,中國大使館前來了一大批領導模樣、西裝革履的中國遊客,學員趕緊前去發資料、講真相。一位學員有禮貌地向他們問好,不料他們一下子圍住這位學員說:“你們煉法輪功有什麼好處?”並說了一大堆誣蔑的話,學員平靜地告訴他們,師父如何教我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自己如何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的人。他們又問:你們師父為什麼跑到國外享福?學員回答說:師父首先把真善忍傳給了中國人民,到國外是為了把真善忍傳給全人類,現在大法在世界上50多個國家洪傳,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唯獨江澤民在中國鎮壓法輪功,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中國官方喉舌一面倒的造謠和誣蔑,等真相大白時你就知道我們師父有多麼偉大。請記住真善忍好。他們全神貫注地聽完,有一個人過來雙手握著學員的手連聲說:“謝謝,謝謝你。” 二、掩耳盜鈴 在中領館旁邊的路上,大法弟子精心做了一個廣告牌放在車頂上,內容是天安門自焚真相疑點,過往的遊客都停住腳步觀看。一天,廣告牌被偷了,當學員們報警時,警察說:“什麼人才會偷這些東西,不很明顯嗎?這件事只能報到外交部了。” 三、善良的警察 大法弟子長期發正念和講清真相使堪培拉的人民了解了法輪功,特別是警察。每天過路的車輛不斷有人向我們招手、鳴笛。在一個寒冷的大風天,一輛警車開來,下來三位警察走過來和學員握手,問寒問暖,還關切地問有沒有受到騷擾,如果遇到麻煩與他們聯繫。 四、可敬的老年同修 學員多次遇到大陸同修,他們非常想念師父,請我們轉達對師父的問候。 長期堅持在堪培拉大使館前的同修多數是老年婦女,無論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她們都堅持在大使館前發正念、煉功、發資料、講真相,正如經文《正念正行》所說: 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炎夏書聲

文/桃園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暑期到了,小孩子開始放暑假,我們煉功點上輔導員一直有幫小弟子們辦一個學法營的想法,希望能配合小孩子愛玩的特性,為小弟子們創造一個適合於小弟子修煉狀態的集體學法班,透過集體的學法及活動,讓小弟子們經由學法、活動及遊戲的參與,與其他小弟子們產生互動,使這些心中有『真、善、忍』的小弟子們互相觀摩、比學比修,並可以知道「德不孤、必有鄰」,透過親子共同參與,增益小弟子們的學法環境。因此自7月6日起四個禮拜,每週六早上9點至12點,暑期親子學法活動就開鑼了!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一歲十個月的小詩詩懂得了“真”學會了“忍”

文/悉尼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小詩詩才一歲十個月,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觀察、留意身邊發生的事,大人說的話,甚至於大人的一舉一動。小詩詩非常好學,早早就學會了26個英文字母和10個數字。 小詩詩平常都是由婆婆帶的,婆婆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小詩詩非常喜歡和婆婆在一起。婆婆不但教小詩詩學習、認字,還教小詩詩明白很多道理。小詩詩很少象一般的小孩那樣撒嬌,或是在得不到什麼時又哭又鬧的。如果大人把道理給她解釋清楚,她都能接受。 一天晚上,婆婆要離開兩天,看著婆婆拿起了行李走向門口,小詩詩也馬上明白了要發生什麼事,急著跑過去拉著婆婆的衣服,不讓婆婆走。小詩詩的媽媽怕小詩詩會哭,趕緊過去抱起小詩詩說:“婆婆不走了,婆婆不走了”,並叫婆婆回到房間裡去,等把小詩詩哄到別的地方,婆婆才悄悄地離開。婆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往樓梯走去,小詩詩也被抱著送婆婆到了樓下,看著婆婆離去,小詩詩淚水幾乎流了出來,但是還是忍住了沒有哭出來。等婆婆到了住處,電話鈴就響了,電話裡傳來了小詩詩的聲音,小詩詩帶著兒音跟婆婆說:“婆婆,小詩詩乖乖,小詩詩要睡覺覺了”。 後來婆婆對小詩詩的媽媽講,對小孩教育,不能夠騙。得和他說真話。你騙他多了,他以後再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大人再說什麼他也不當一回事了,那就沒法教育了。 從這件事使我想到了當今小孩的教育問題。很多家長都說現在的孩子很難教,現在小孩子都很刁蠻,象小皇帝一樣。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責任就在大人身上。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小孩子出生到世上來,在表面這一層是沒有常人不好的觀念的,他是非常純淨的。而在當今社會很多家長卻在不知不覺地把不好的、變異的觀念灌輸給了下一代,如對孩子撒撒慌是無所謂的,特別是對還沒有懂事的孩子,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無形之中正在毀著下一代。 把孩子教育好,是父母的天職。修煉的人同化了“真、善、忍”,自然就把這宇宙的特性滲透到了孩子的身上,孩子善良、純真的本性也自然顯露出來。(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