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畫展在密蘇裏州州政府大廳成功舉行

【明慧網】2002年7月1日,傑出水墨畫畫家章翠英女士的個人畫展在密蘇裏州府傑弗遜市的州政府大廳拉開序幕。 在開幕式上章女士講述了她回中國的遭遇,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被關押八個月,受盡折磨。如果不是澳洲政府和各界人士的營救,可能冤死獄中。 接受電視台記者採訪時,章女士特別提到這次巡迴展出將義賣她的一幅得意之作,“落花人獨立”。所得收入一半捐給“9.11”基金會,一半捐給“支持真善忍”基金會。畫家本來已經停止出售原作,這回是想為“9.11”失去父母的兒童做點事。因為章女士深深地了解,自己在被關押期間,她年幼的女兒失去母親照料的痛苦。同時呼喚世人反對恐怖主義,尤其是反對江XX迫害好人的國家恐怖主義。如果人人奉行真善忍,恐怖主義就將不復存在。 許多人包括當地的藝術家專程趕來參觀,人們讚嘆著中國傳統藝術的博大精深。在欣賞畫家那嫻靜優雅的作品之際,聽到她個人所受的迫害,很多人紛紛表示震驚和憤慨。一位女士說,她只知道有一個畫展,不知道畫家有這樣令人敬佩的勇氣,否則一定早點來多了解了解。一位先生聽了學員對法輪功的介紹和在中國遭受的殘酷鎮壓,特別是當他知道法輪功是基於“真善忍”原理的修煉方法時,對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鎮壓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搖搖頭,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他會得逞嗎?”學員堅定地說:“決不!”他聽了笑著點點頭,表示贊同。有人說畫展在傑弗遜市只有一天實在太短,不然可以通知親友都來參觀。州政府工作人員也表示能夠在這裏舉行如此美麗的畫展真是太榮幸了。 下午章女士拜訪了州政府要員並贈送了作品的複製品。州長辦公廳的官員表示,州長對這次畫展很重視,可惜他們得到消息太晚,否則應該給章女士一個褒獎。現在褒獎雖然來不及給章女士,但應該可以頒發給法輪功。這也讓學員意識到準備工作的倉促,以後應該汲取經驗教訓。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兩瓢家”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從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告訴我們做人必須做一個好人,要心慈心善,處處為別人方便,為別人著想,別人才會為您著想,這樣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接下來母親就不厭其煩的給我們講述太姥姥村裏的一位善心人得善報的真實故事。 村裏有一個大戶人家姓楊,用現在的詞講就是一個地主。尊稱他為楊先生。他的爺爺就是一個樂施好善之人,楊先生更是如此,如果有化緣的和尚道士就大碗大碗的飯菜端上來,如果貧寒的人求到他,他都是樂呵呵的滿足別人的要求,別人來還帳他也不要,可是別人都想還他,因為借的時候他己經救了大伙的急了,哪能不還呢?自古有道:借債還債,是一個常理。 可是楊先生有自己的想法,這些人來借東西說明家中很困難,我再如數地收回他們不是還很困難嗎?為了救濟鄉親們他想了一個主意:把家中的大葫蘆按2:1一鋸兩半,再有人借糧的時候,用大瓢往外量,還的時候小瓢往裏量,開始大家沒在意,久而久之大家終於明白了真相,從此大家尊稱他為“兩瓢家”,“兩瓢家”這個名字就這樣叫開了。 “兩瓢家”80歲這一年的夏至臨近該收麥子了,他想到地裏看看,就一個人顫巍巍地拄著棍到地裏來了,剛走到地邊,雷鳴電閃大雨將至,“兩瓢家”見此情景心想:路遠我又跑不動,要死就死這裏吧。自己就往麥壟中一躺,這時大風呼號著到了頭頂,此時的“兩瓢家”心裏非常平靜,就像躺在家中的火炕上一樣,一生的經歷歷歷在目。就在這時,忽然一個炸雷似的聲音傳進耳朵:雷公,電母,水龍你們聽著,“兩瓢家”就在他的麥地裏,把他的地閃過去,一滴水也不許下!話音剛落,就聽見狂風捲著大雨落在地上的聲音,過了很久雨聲停了,“兩瓢家”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一看,他躺的麥地一個雨點也沒下,而別人地裏麥子倒伏在泥水裏。這時他的兒女們也都找到地裏來了,“兩瓢家”心情激動地把剛才的經過告訴了大家…… 我想通過“兩瓢家”這個人所經歷的事,告訴大家:善有善報,這是一個絕對的真理。人在世間做的一切好事壞事都有神佛在看著,一清二楚。善待法輪功弟子就是在做人世間最大的善事,這樣自己才會有一個好的歸宿。(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小小說:如真返校記

文/華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1. 龍江火車站外 黃昏 早春的北方,沒有雪。幹冽的寒風迎面吹來,揚起一陣塵沙。車站大樓在昏黃的街燈中影影綽綽。街上人們穿得不比冬天少,可還是凍得蜷縮著身子,急急忙忙躲進候車室。 2.車站候車室內 候車室裏擠滿了人:打工的、上學的、做生意的、走親訪友的、旅行觀光的,在家過了年又都急著往回趕。葉如真,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四年級學生。瘦高個,質樸敏銳,涉世不深,卻躊躇滿志。頭髮花白的父親來送他回學校。父子倆朝檢票口走去。一高大男子拿著一張畫像,從葉如真父子身邊走過,從容地走出大門。誰也沒有注意他。 檢票口地方一陣騷動。警察甲:哎──,像呢?警察乙:沒人動啊,剛才還在這兒。警察甲:怪事兒,長翅膀飛了?警察乙:你看著的。警察甲:我看著呢。你不也沒看見誰動嗎?警察乙:這可真神了。兩警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也顧不上檢查了,急忙回去找領導匯報。 群眾議論紛紛。如真父子站在一旁聽。 群眾甲:什麼像啊?怎麼回事?群眾乙:嗨,他們要抓法輪功,想出來的損招兒,把人家師父的像掛那兒,看著像是煉功的就攔住,讓你對著像罵街,不罵就抓走,這一天就抓了不少。群眾甲:真損到家了,青天白日的叫人罵街,什麼事兒啊?群眾丙:簡直侮辱人。擱我我也不罵,別看我不煉法輪功,憑什麼隨便罵人?群眾丁:那剛才怎麼回事兒?群眾乙:說也神了,一眨眼功夫,那像沒了! 群眾甲:準是法輪功給拿走了。群眾乙:功夫真高哇!我一直在這兒站著來著,連個人影也沒看見,就沒了。那兩個警察盯盯地看著呢──你說神不神?如真看了父親一眼,想起剛才那個人。群眾丁:人鬥不過神哪!群眾丙:有些事兒還真得琢磨琢磨。我們鄰居前兩天舉報了一個法輪功,發傳單的,得了一千塊錢,結果錢還沒攥熱乎,人先住院了。一檢查,肝癌晚期,一千塊錢檢查費還不夠呢,還給人家弄得妻離子散的。真遭報啊,你不信還真不行!群眾甲:今兒這事兒要不是親眼見著,誰信哪?群眾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喇叭裏傳來車站廣播員的聲音:各位旅客,開往北京的17次列車進3站台6道。有乘坐本次列車的旅客請您準備好,檢票進站。葉如真父親看了看表,拉著如真走向檢票口。 3.站台上  黃昏 昏暗的站台。匆匆忙忙趕著上車的人們。來來往往運貨的車。賣小食品的吆喝聲。一列火車停在軌道上。車身上寫著:龍江──北京。 如真接過父親手裏的背包,望著頭髮有些花白的父親,感激和依戀交織在一起,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如真父親看出兒子的心思,雖然心裏也不是滋味,仍然平靜地說:“上車吧,常來電話,寫信,你媽最愛看你的信。”如真:嗯,照顧好媽媽,您也多保重。不用惦記我。如真父:有什麼事找你舅舅。──去吧。好好學習。如真:放心吧。爸,我走了。如真上車。如真父(望著如真的背影):車上注意──。 4.車廂內 火車徐徐開動。如真父站在站台上向如真招手。葉如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父親招手。(如真的視角)漸漸遠去的站台,站台上越來越小的如真父親的身影。如真依依不捨的目光。 [旁白]夏天,我就要從電影學院畢業了。這是我最後一個假期,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一次家呢。可憐天下父母心,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朱自清《背影》裏描寫的那種感情。 …

全文

神雨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5日訊】四名大法弟子在京石高速公路上掛了一條「法輪大法好」的巨型橫幅,幾天後這四名大法弟子相繼被不法警察抓進了派出所,後又被送進看守所。由於他們進行絕食抗爭,堅決不配合邪惡,看守所只好把他們又送回派出所。 派出所的頭目對這四名大法弟子說:“你們那麼大本事,現在天這麼旱,你們若能讓老天下雨,我就把你們放了。”四位大法弟子對警察說:你說話要算數。這警察連聲說:“算數算數,要是今晚下雨,我明天就放人。”“那(雨)下就下吧,”四位大法弟子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 到了晚上,老天果然下起了瓢潑大雨。第二天這四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牢房。 這是前不久發生在河北省的事。人們稱這場雨為神雨。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純淨的孩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得法兩年了,我的兩個兒子(現五歲、七歲)也跟著我“聽法”兩年,剛得法時總有點擔心他們太小,沒辦法學法、煉功,沒想到當我能放下這個心,利用各種機會引導他們時,才發現他們學得比我好,因為孩子純淨、沒有像我們在後天形成太多觀念來障礙學法。 我先生沒修煉,常常阻擋我教孩子學法、煉功,孩子也對學功方面表現得沒耐性,所以我就想那就先從學法開始好了,我們好不容易找了不受干擾的學法時間,就是我帶他們上幼稚園的20分鐘車程中,每天的上學、放學的路上是我們盡情學法、交流的寶貴時間。他們安靜時,我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躁動時,我用講故事的方法與他們交流,從《轉法輪》的故事開始,明慧網、正見網等大法網站中學員的體會、經歷,用淺顯的用詞轉述給他們聽、也不忘再談談師父怎麼說的,就這樣打穩了我們學法的基礎、更幫助我練習在洪法時該如何說的問題,其實,我是受益最大的。 在我過心性關時,熬得心裡苦不堪言,卻常常在孩子一句“你沒有做到忍哦!”,或者他們無聲的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時,而煙消雲散了。我們是如此的互相了解、親密,這都是因為我們同是大法弟子。 看到他們的爸爸常因為我去洪法而發脾氣,大兒子有感而發的說“我想,我以後還是娶個煉功的老婆好了”、小兒子則說“我都不要娶誰,我們要一起回天上的家……”;偶而半夜夢醒哭一哭、鬧一鬧還會記得問我去煉功了沒,告訴我說“不用陪我了,趕快去煉功啊!快去啊!”;當我心裡對“正法”還模糊、不知如何做時,兒子告訴我“我們是正法弟子,要做正的事,……”,這不是在點我嗎!心裡想著他們清楚的那一面,是如此傾盡心力地幫著我。 修煉的點點滴滴說也說不完,只希望在這裡與同修共勉,不要因為身邊的孩子小、頑皮、吵鬧而忽略引導他們學法,因為他們轉生前選了你,把希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們必須對他們負責的。(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澳洲公眾支持法輪功信仰權利協會致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曾蔭權先生的信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4日訊】致: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曾蔭權先生台啟 法輪功講真善忍,要求修煉者重德,重心性的修煉,是廣大人民喜愛的一項強身健體活動。不僅可以健身,還可以提高思想品德水平。目前,群眾性的法輪大法修煉活動已遍及中國和世界60多個國家。據大陸官方的內部統計,國內就有一億多人修煉。 十年來的實踐證明,法輪大法的修煉活動及其傳播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遍使社會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實在造福於所在地的政府和人民。 一九九七年,中英雙方就香港回歸問題上定下了“一國兩制”的治理方針,50年不變。協議給予香港人民有高度的自治權利,及沿習以往給香港帶來繁榮和生機的民主自由制度。“一國兩制”的落實與否,直接關係到香港人民的前途和命運。 我們熱切地希望曾先生能體察海內外的民意,在尊重人權方面向英美加等發達國家看齊,能給予香港法輪大法修煉群眾以同情,支持和幫助,讓他們有合法的地位和不受干擾的煉功環境。 致 敬禮 澳洲公眾支持法輪功信仰權利協會2002年7月3日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BBC:中國警告來月將有更大洪災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4日訊】BBC 7月3日報導,中國官方警告說,更嚴重的洪水季節即將來臨。在6月,已經有800多人在暴雨造成的洪水中喪生。中國官方數字顯示,有大約7千萬人受到6月發生的洪災影響,而大約有70萬人無家可歸。 遭洪水最嚴重的地區是在長江中部和東部地區。 一名防洪指揮部高級官員對官方報紙《中國日報》指出,由於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雨量將會增加,長江以及其它河流的水位都可能加高。 在過去的幾天中,湖南湘江地區出現第三次洪峰,東部和南部洞庭湖都超出了警戒水位。在7月1日到7月2日一天之內水位就上漲了4.7米。 而江西鄱陽湖和長江九江在過去一天內也相繼超出警戒水位。 同時廣東的賀江上游的水庫洩洪,造成賀江肇慶封開段的水位急劇上漲,從而導致特大洪水。很多村莊被淹,另外一些公路交通也因此中斷。 據中國官方報導,江西省政府緊急撥款4300多萬元幫助救災和安置那些因洪水無家可歸的人們。 另外讓人擔心的是,氣象監測顯示第五號颱風目前正潛伏在台灣以東洋面,可能在未來三天內將到達中國大陸的中部和東部地區。 國際紅十字會的古德蒙松說,進一步的洪水泛濫是不可避免的。 他說,“我們正在為可能發生的事情做準備。已經有醫療隊伍處於警戒狀態,如有任何疾病爆發,他們就隨時前往受災地區。”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不是說50年不變嗎?

李華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華雪梨報導- 對家住雪梨北區別墅洋房的歐太和先生而言,上週返香港探親的經歷無疑是來澳十餘年來遭受打擊最沉重的一次。 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變性的歐太,每年在先生或朋友的陪同下回香港探望家中至親早已成了習慣。然而今年,她不但連香港的門兒都沒入,而且還被迫與先生在海關分手,獨自於當天乘機跌跌撞撞地“摸”回澳洲。 6月28日傍晚,乘坐QF127航班直達香港的歐先生和歐太在海關入境處遞上護照後,便被帶到一邊的檢查室去了。原來是歐太的護照通不過海關的檢測機。這在歐先生和歐太是件令人吃驚的事。過去來香港從未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在檢查室,在沒有交代任何原因的情況下,歐太遭受了從未有過的“殊遇”:被5個警察隨時看管,被搜身,隨行行李被兩撥警察徹底檢查了兩次,甚至被要求在一張她看不清的什麼紙上簽字。一位何姓的自稱是海關負責人的官員說,如果對他們的行為不滿意的話,那麼去告他好了,因為他“只是執行上面的命令。”對於歐太提出賠償損失的要求,何官員表示他們絕不負責。 從和海關人員的對話中歐太終於印證了她遭此遇的真實原因:只因她在澳洲煉習法輪功,而香港特區政府將於七月一日舉辦大型的回歸五周年慶典活動,江澤民將率領中共高層出席典禮。 沒有修煉法輪功的歐先生只好無可奈何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多年來妻子的起居一直離不開他的悉心照顧。自妻子修煉法輪功後視力明顯好轉,所以他也樂得支持妻子的修煉。此次經香港回廣州辦事攜妻而行主要是考慮到離家時間可能有數十日,怕留妻子獨自家中他人照顧不周甚至無暇照顧。沒想到妻子在香港,這片她曾經視為家的土地卻遭此不幸不公!可他又能怎樣呢? 在被盤查且反復解釋了近3個小時後,歐太最終仍是只得被迫與先生分開,被迫獨自登上返澳洲的飛機。臨別前歐先生一再強調要求海關交代航班上的機組人員關照妻子。 包括機長在內的所有機組人員及負責接機和翻譯的人聽到歐太的故事後都不住地搖頭,表示不可理喻。 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歐太表示,每當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都覺得不寒而慄。那種強硬冰冷的感覺讓她感到像是在大陸,而不再是隨和親切的香港。歐太說,從去年19名澳洲公民被拒入香港境,今年初香港警察對法輪功的誣蔑指控,到現在自己這因眼疾幾乎足不出戶,煉功僅為身心健康的家庭主婦在香港海關被拒的遭遇,可以看到,香港,這昔日全球最璀璨的自由港島,在“回歸”5年之際,已即將被演變成令人目不忍睹的“共產港島”了。 “在海關,在機場,我曾痛心地問那些表情生冷的警員們,不是說‘50年不變嗎?’他們到底要把香港毀成什麼樣子?以後叫我如何愛香港?如何愛中國??!那些警員們彷彿都驚呆了,但卻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歐太最後表示。 可誰又能回答她呢? 昔日的香港會不會成為香港人民以至世界人民今日的夢?(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教育的實質

【新光明網】人應當受教育,每個人都這麼認為,那麼教育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一個人怎樣才算受到了足夠的教育呢? 記得有一次看一個訪談節目,記者問一位名人:你覺得自己在哪一階段的求學對你的影響最大?(被訪問者曾在多處留學) 回答卻出人意料:“幼兒園。” 他解釋說:因為自己在幼兒園裡學到了很多好的品質,如,不能拿別人的東西,不能遲到,吃飯前要洗手,等等;再後來的求學生涯中他學到的只是具體的知識,在具體工作中這些具體的知識並沒有派上太大的用處,反倒是從小在幼兒園裡養成的品質使他獲益良多。 這個例子聽起來象個笑話,同時還有反諷的味道,但它確實點到了現在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 其實人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如何做人,人應當遵循的道德及人倫。 在中國古代,孩子會認字就開始學《三字經》,裡面講了人應當了解的樸素的宇宙觀和為人的基本準則。稍大一點開始學《論語》,論述了較為完整的人應當理解的做人的道理–仁、義、理、智、信。所以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年紀很輕的人做大官,因為他熟讀“聖賢書”,就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重德,如何尊天意而行,如何地無為而治。 現在的人學的只是科學,哪怕你拿了再多的博士學位也只是科學的博士,很多很高學歷的人,連最起碼的做人的道理都不一定知道,整體社會價值觀的取向都是輕道德而重機巧,甚至連傳統的“語言”都被現在的科學式的教育方法詮釋得毫無內涵了。 因為這樣一個很不完善的教育體系,使得受現在教育長大的人都不再知道人的本質了,每個人都想變得更聰明更能幹,甚至不擇手段,人人相信通過自己所謂的努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最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似乎就是接受現代化的教育,哪種類型的人才吃香人們就向哪方面發展自己,接受“教育”是最快的捷徑。 因為人沒能接受到人應該接受的關於人本質的教育,所以現在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活著了,而把滿足自己的慾望作為人生的唯一目的,現代化的“教育”成為滿足自身慾望的一種途徑,而這種所謂科學式的現代教育其實是外星人改造人類最好的方式之一,當每個人都在往裡鑽,企圖通過“現代教育”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外星人成批成批的用它們的觀念改造著人,使人成為變異人。這就是現代教育的弊端給人帶來的危害。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