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雅加达三千多名回教徒参加法轮功介绍会并学功(图)

(http://www.epochtimes.com)原载【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印尼法轮功佛学会应邀参加印尼回教阿西地基亚学馆(Pesantren Assiddiqiyah)举办的法轮功介绍大会。 回教长老告诉大家法轮功是正法,努儿长老在致词中称:邀请法轮功佛学会来此介绍法轮功的用意是一心想把法轮大法向印尼广大民众洪传,因为印尼民众的业力太大了,印尼广大的中下层民众都是很贫困的,如果修炼法轮功,达到祛病健身、提高心性、不抽烟、不吸毒、多么幸福,可省下多少的医药费。 他还说:经书里有提到,我们要探讨更深奥的学问,须到古老的中国去探讨!但是现在我们不必要去中国了,他就是在我们眼前的法轮功,因为他已经来到我们印尼了。努儿长老还多次提出,希望法轮功能成为中国和印尼两民族团结的桥梁。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闹市中的交警高喊:看,她是炼法轮功的!

(http://www.epochtimes.com)2002年元月11日下午三点,河北某市喧闹的十字路口,一名值勤的交通警察站在岗台上,手臂高举着一包钱正在面对等待红绿灯和周围过路的人群,挥臂高喊:看!这包钱是她捡的!她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捡的钱,交这来了!人群中各种各样惊异的眼神看过去,一位朴实的中年妇女推着卖豆腐的三轮车神态安详,坦坦荡荡面带微笑而去。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中年妇女在市场卖完豆腐回家,走在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见地上有一透明的塑料包从外看到里面有零钱和一叠整钱,数量不少,下车拾起,想到一定是个做买卖的丢的,钱有零有整,辛苦一天多不容易呀,不定多着急呢!这时旁边一位老年人说:这回你可发财了,卖一年豆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这不是我的钱,我一分钱也不会要的!”她把豆腐车推到路边,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向交通岗的警察,说:我刚才从那捡到一包钱,有丢钱的来找你们请交还他。 这警察接过沉甸甸的一包钱,看着这朴实善良的中年妇女发呆,睁大眼,半晌说不出话来。这年头捡这么多钱交警察,还真是新鲜事! 这妇女一板一眼地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凡是炼法轮功的都会这样做的。” 这时身后一警察说:“啊!炼法轮功的上那边登记去。”那妇女坦然地说:“用不着登记,我炼法轮功在公安局是挂号的,公安局,派出所都有我的名,我们炼法轮功都是不图名、不图利,默默地做好人。我没文化,大字不识,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人没错!” 做买卖的不爱财,捡这么多钱不动心。这警察不等她把话说完,激动地跳上岗台……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瀋陽大法弟子苗奇生被皇姑區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前後

瀋陽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5月26日訊】據明慧網報道,2002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剛剛出獄不久的瀋陽大法弟子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瀋陽市皇姑區向工派出所的一幫惡警非法闖入強行將他綁架。後又將他帶回其家中不久,苗便從自家居住的三樓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詳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後,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運走了屍體,不讓親友看望,並嚴密封鎖消息,對外謊稱苗奇生跳樓自殺。當家屬提出看辦案記錄時,回答:“沒有!”苗所在地歸黃河派出所管轄,向工派出所超越權限,逼人致死,罪責難逃!苗奇生,男,今年36歲左右,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瀋陽市總站資料負責人、皇姑區輔導站負責人,曾被非法判刑,於2001年11月左右獲釋。7.20前在瀋陽市科委印刷所工作,為大法的弘揚做了大量的工作。單位裏幹部群眾都認為苗奇生是個正直善良的好職員。4.25前苗奇生曾擔任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公園煉功點輔導員和皇姑分站站長。4.25後擔任法輪功瀋陽市輔導站負責人。7.20後瀋陽市610辦公室將其列為重點迫害對象多次抓捕。迫使苗奇生不得不離家出走,1999年10月份,苗被捕後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期間受盡迫害,2000年3月份,瀋陽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以“破壞公共秩序罪”判刑兩年。而苗奇生實際被劫持了兩年半之久。 儘管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極盡迫害之能事,但始終未能改變苗奇生修煉大法之正信,2001年3月份苗在被關押期間,便寫下了詩詞多首,在明慧網上發表,表現了一個大法修煉者不懼邪惡的凜然氣概。其中一首《父子》:“父見子時淚眼含,環抱兒身語哽咽,你我今生雖父子,實為得法共師緣。”2001年4月份,其愛人祖黎明也因堅持信仰被秘密抓捕(後被勞教),家中留下一個未成年的幼子無人照料,後由親友代為撫養。凡了解苗奇生一家境遇的無不痛斥江澤民犯罪集團“滅絕人性”。 從苗奇生被通緝抓捕到流離失所,從被非法判刑到被迫害致死,無不暴露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踐踏人權,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邪惡。瀋陽市皇姑區向工派出所的惡警奉行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法西斯政策,濫殺無辜,助紂為虐,豈是一個“跳樓自殺”所能掩蓋的。 試問;1.法輪大法弟子人人明白,自殺是有罪的,做為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珍惜生命,怎麼會自殺呢?   2.自1999年7.20以來,苗奇生歷盡磨難,飽經迫害,流離失所夫妻不能相見,父子不得團圓,那時侯,他都沒有自殺,如今被放回了,卻要跳樓自殺,誰能相信呢?   3既然自殺,向工派出所為何要秘密運走屍體,不准親友相見?為何又要封鎖消息,如此鬼鬼崇崇,遮遮掩掩,不是心中有鬼嗎? 紙裏包不住火,真相終將大白於天下。正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人,江澤民是遮不住天的,推行國家恐怖主義,可以肆虐逞兇於一時,法正人間時,一切迫害大法的壞人必將毀於一旦。望見此消息的瀋陽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將苗奇生迫害致死的邪惡勢力。 近一段時間皇姑區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據悉馮雅傑已被非法勞教2年,現被劫持在龍山教養院。望見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邪惡勢力的迫害! 省公安廳電話:024-86863555市公安廳電話:024-23832677皇姑區向工派出所:024-86720220皇姑區黃河派出所:86262709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延邊下崗工人集體上訪遭毆打 不法官員嫁禍法輪功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5月14日訊】2002年5月14日16點50分,在延吉火車站發生了一起特大事件,這次事件的原因是延西街磚瓦廠有一批下崗工人,他們為了自己血汗錢和生活來源而合法上訪,卻在去吉林省的(下午16:00從圖們-瀋陽)火車上被強行拽回。火車晚點半個小時,政府動用了防暴大隊、公安、110等一百多名警察,而正式合法上訪的工人人數只有40多名。在被強行毆打當中,有三名上訪工人住進了醫院,記者中途不得不停止採訪。據調查,這批工人每月從工資裏被扣出養老保險費交保險公司,但這筆錢事實上卻沒被交給保險公司,現在不知去向。這批工人現已下崗留守處,留守處本來每月發工資是120元,卻只給了他們60元錢。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調查出來去年給他們的2,000元錢是解除他們交費用的一切合約。他們就正式上省政府合法上訪。在火車上警察硬給他們強行拽了回來。一切東西、錢都被扔車上。合法上訪是一個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可現在大批工人卻有冤沒地方訴,有理沒地方講。不僅如此,政府和公安部還把這件事扣在法輪功身上,說是法輪功人員鬧事。真是可恥又可悲。可恥的是它們不敢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真相告訴世人,可悲的是它們矇騙火車上的人和火車站的人。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一週傳八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http://www.epochtimes.com)【明慧網】法輪大法信息中心5月22日報導- 在最近的一個星期裏,來自吉林、遼寧、山東、河南、山西的消息證實,有8名法輪功學員分別在3月至5月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於立新、於秋實、孫建華、杜寶蘭、白愛香、武翠英、曹桂芳以及一名26歲不知姓名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查證5月17日晚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叫郭萍,27歲,濰坊市奎文區濰州路街辦黃家莊人。相關報導請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64.html。 這些消息表明,新一輪對法輪功加大力度的鎮壓是全國性,8名法輪功學員均是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或被任意抓捕,或被施以致命的酷刑,顯示出江澤民政權必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的事實。 36歲的前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於立新在3月5日在居所被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於立新施老虎凳、上大掛等酷刑。於立新3月8日被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她以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公安仍不放人;醫院還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甚至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藥。在絕食絕水66天後,於立新於5月4日死亡。吉林市治和派出所一警察對記者稱於立新是“市局”抓的人。 河南焦作市42歲的法輪功學員白愛香2002年4月30日被迫害致死。4月22日因講真相時被抓到當地派出所。白愛香為了抵制迫害,從二樓跳下,導致左踝骨骨折,肋骨折斷數根,4月30日突然死亡。焦作市公安局一副局長承認了白的死亡。 另一吉林鎮賚縣一老年婦女64歲的法輪功學員於秋實因在2001年12月下旬散發真相傳單時被抓捕。因她在監獄中拒絕接受轉化,絕食絕水,遭到獄警用生玉米麵拌鹽水強行灌食,導致她身體非常虛弱且有便血症狀。絕食11天後看守所把她送進醫院,出院後第三天她開始出現了腹部腫脹和疼痛,持久不消,於3月16日去世。 2002年5月14日晚8點多鐘,山西大同警察數人到家抓武翠英,武翠英不給開門,警察從涼台往六樓上爬,打碎玻璃破窗而入。武翠英不願被抓走強制洗腦,被逼迫得走投無路,從六樓跳了下去,在當夜深夜11點多經搶救無效而死。大同市五醫院證實了武翠英的死亡,並透露遭公安威脅不得說此事。 34歲的吉林舒蘭法輪功學員孫建華3月中旬在舒蘭市火車站被一群警察包圍,為了抵制被抓走,在寒冷的氣溫中,沒吃和沒喝也無法睡覺,孫建華與警察對峙了7天7夜。最後警察堅持不住撤走了,孫建華才得以走脫,但因身體內耗太大,於3月23日在逃出搜捕的當天死亡。 濰坊高密市一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郭萍,27歲]被濰坊市公安局關押折磨五個半月,在5月15日生命垂危時才被送到濰坊市第二人民醫院內科6病室搶救,搶救期間還一直被銬著手銬,多名警察把守病房。5月17日,這位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不治死亡。 另一濰坊市供銷儲運公司61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曹桂芳,2002年4月26日晚9點左右被濰城區南關派出所副所長王愛之及聯防隊員於明春等人駕無牌警用豐田麵包車活活撞死。地點是屬南關派出所轄區的濰城區青年路南頭鐵路橋洞南300米處路東。據目擊者稱:當時那個女的根本沒走錯路,一輛警車突然過來一下子撞得她嘴裏吐血。隨後人被送到市立醫院(陳子秀當時也被送到這醫院),因CT出故障又送到濰坊醫學院附屬醫院拍CT,三小時後去世。濰城區南關派出所承認了副所長王愛之撞人的事件,但不願透露詳情。 遼寧錦州市48歲的大法弟子杜寶蘭和段君5月17日晚被錦州市凌和分局警察抓走,次日8時許,警察通知其家人說杜寶蘭跳樓自殺。現杜寶蘭遺體停在太平間內,惡警控制其親友不許觀看,家屬現在上告,但無人受理。凌和分局警察對記者的詢問稱“(死人)不是大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據報導,自3月5日長春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片以來,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在東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捕,上百人被秘密置死。 四月以來,經本中心證實及報導的各地鎮壓指令還有: 610頭目羅幹4月親自下令黑龍江省要在4、5、6三個月抓捕6000法輪功學員; 長春四月份成立“法輪功專項鬥爭委員會”,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升級為“堅決、徹底”的“進攻性專項鬥爭”; 遼寧省公安系統四月開會部署進一步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續,肆意抓捕學員; 另據內部消息透露,江澤民四月訪德歸國後,又再次嚴令公安系統在5、6、7月份對法輪功實施更加嚴厲的迫害措施,此命令已下達到各級政法委。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的中國大陸各地消息顯示,這些指令均被實施。 此外,本中心記者5月初還證實了一項由海外媒體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該文件指示,“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先行抓捕,再補辦手續”,並明確此項授權直至2007年底。 …

全文

吉林市610辦公室開會部署秘密大搜捕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5月24日訊】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5月22日報導- 吉林最新消息,吉林市610辦公室又召集緊急會議,部署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新一輪的監控和迫害。這次採取秘密進行的方式。直接在黨內實施,層層傳達都是在黨組織領導班子內部進行。據內部消息透露,吉林市已開始實行新一輪的大搜捕,並由各村(委)居民委員會黨支部書記親自出馬帶著不明真相的人到法輪功修煉人家中搜查。這次大搜捕已從上週六(5月18日)開始。 當記者打電話到吉林市610辦公室詢問此事時,對方回答:“法輪功的問題我們是有紀律的,不能在電話裏說。” 自3月5日長春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片後,中國一些主要城市開始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均不經過法律程序。前不久,美國“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和“自由中國運動”公開一份中共秘密文件,指示警方不須逮捕證可任意逮捕法輪功學員。這份由吉林省公安廳和高級法院共同簽署的文件說:“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先行抓捕,再補辦手續。”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俄罗斯:世界法轮大法日莫斯科大法弟子在中使馆前发正念铲除邪恶(图)

(http://www.epochtimes.com)世界法轮大法日5月13日19时至21时莫斯科大法弟子在中使馆前举行活动。现场自始至终播放着慈悲祥和的大法音乐。无论是大学生,还是老人们,甚至于包括过往的汽车都停下来高兴的接过资料。有的说:“法轮大法确实好”。有的说:“我也要跟你们练功”。(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美联社报导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市插播真相录像片

(http://www.epochtimes.com)明慧网】据美联社记者5月9日自中国上海报导,法轮功学员又在东北的另一个主要城市 — 哈尔滨市成功切换了市内有线电视网络系统,播放了谴责[江泽民]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录像片。报导说,警察和目击者在星期四说,法轮功学员切换了又一个中国主要城市的有线电视网络系统并播放了一个谴责[江泽民]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录像片。 据哈尔滨市的居民们说,4月21日晚上9点过后不久,这个电视广播切入正常节目并持续了几分钟后才被切断。还不清楚多少人观看了这个节目,但位于北京东北方向的哈尔滨是一个省府所在地,拥有350万人口。 报导说, 一位哈尔滨市民说电视上播放了一排排的人在炼习法轮功的缓慢动作。 一位要求不要透露她的姓名的女士说,录像片里说法轮功好,[江泽民]政府不应该对此取缔。这位在一个高中工作的女士说第二天教师和学生们都在谈论这个录像片。 报导说,这是法轮功团体至少第二次切入有线电视网络系统。这些电视切换播放表明,尽管成千上万的学员被捕、被拘留,法轮功仍有能力反抗镇压。 报导说,另一名也要求不要透露她的姓名的哈尔滨居民说,自电视插播事件以后,搜捕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时常搜查她所在的住宅区。她说,手写的“法轮功是正法修炼”的传单仍还出现在墙上和居民的信箱里。这名女士说:“每次警察拿走一个,一、二天后又会出现另一个。” 在纽约的法轮功学员说,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法轮功成员在其它三个城市进行了类似的有线电视切换活动。不过这些活动还没有得到证实。该团体不断地运用技术手段避开[江泽民]政府的控制。法轮功学员用互联网通信,并在拥挤的城市里采用遥控扩音器[播放真相]。 报导提到,由于政府对信息的控制和对法轮功的极端敏感,致使人们很难得知类似事件。 报导说,位于中国东北的长春市的警察说他们在3月5日的播放录像抗议事件后逮捕了7人。据在香港的民主人权信息中心消息,相信有2,000人在三月份的事件之后被捕。 关于这次哈尔滨市的插播事件,报导说南岗区的一名警察说警方正在调查这件事,他拒绝透露是否有人被捕。 转载自明慧网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