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中的小紅球(圖)

文/夢醒 【光明網】 2002年2月22日,星期五 天氣:時晴時雨,大風 一天下午,我去學校接兒子回家。拉著兒子的小胖手剛走出他們教室所在的院子大門,兒子忽然停下來說:“球兒,學校的球兒還在院子裡,沒有拿進去”。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透過院子的柵欄,發現有一個紅色的玩具球兒躺在裡面濕漉漉,泥濘的草地上。兒子說:“我把它拿進去,交給豪斯小姐吧”。當時下著小雨,風很大,剛接到孩子的家長們正和孩子們從裡面走出來,我沉吟了一下,又走近那個球兒,仔細看了看,確實是完好的,象是被遺落在那裡的。我鬆開不到四歲的兒子的小胖手,說“好吧”。兒子靈巧地逆向穿過人群,跑回院子,撿起那個小球兒,又向教室的方向跑去了。站在那裡,我忽然想,剛才有輕微的一念閃過,讓孩子不要管,因為有風有雨,還有這麼多往外走的人,可是如果一個家長在此時因為那些而拒絕孩子的請求,強拉著孩子往外走,可能會使孩子很不高興。大家都不會愉快,實質上家長如果做那樣的決定,必定是出於一個自私的考慮:費事兒;耽誤時間;孩子就該聽自己的話。然而,如果想到的是,孩子所想做的是一件好事,自然要支持,要尊重他良好的意願,風雨等等就根本算不了什麼了,孩子那一顆純潔善良的心被保護得很好,我也會懷著一份怡然的享受的心情等在這裡,看著我那小小的兒子,去做一件他認為最自然不過的小事,因為媽媽和老師都是教給他玩完了玩具要放回原處的。耽誤時間了嗎?這整個過程大概最多需要5分鐘,我不知道如果我的行為打破了平常對孩子的教育,對他產生不良的影響,再重新恢復,需要多少時間,這個不良的影響可能是孩子知道了人會說一套做一套,知道了一點點小的困難就可以作為不做一些應該做的事的借口;知道了自己的舒適方便比一些好的原則更重要,那麼我想要得到方便,不被一個不是自己家的小球打擾,然而,如果影響到孩子以後不去收拾自己的玩具,怕苦怕累,那又會給我多麼大的困擾。 現在有很多家長說,孩子難教育呀!其實,不是孩子難教育,而是家長受不良的社會風氣、敗壞的觀念的影響,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出於自私的考慮,那根本是無法教育好孩子的,只有自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按照正確的原則,才能教育好孩子。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原則呢?“真、善、忍”,這就是正確的原則。當我教給孩子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時,不是說教,我知道只有克服自己的弱點,真誠地努力地去做到才行,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只要你的行為確實符合了這個原則在不同層次上對一個修煉人的要求,那真是威力巨大,我聽到有很多人對我說,你的兒子是一個難得的好孩子。我也能覺察到這一點,但我知道,他的變化是和我的變化相輔相成的。一個小小的孩子,他是那麼的純潔,沒有一切觀念,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該怎麼做,他會把你所說所做的牢牢記在心裡,然後再表現出來,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真誠的,只要你努力做到更“真、善、忍”,他們會比你做得更好。 我的小小的兒子出來了,說:“我把球兒交給豪斯小姐了”。我沒有問他豪斯小姐是否表揚他,因為這是一件該做的小事,他做這件事不是為了表揚。但我還是拉著他的小手對他說:“你做得對。”(9/11/2002 9:20:43 AM)     

全文

澳洲公民:請看香港政府是如何對待我們的

澳大利亞/劉杏英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1日訊】我叫劉杏英,是澳大利亞公民,在六月二十九日下午3時10分,我和先生一起乘坐CX100航班從悉尼飛往香港過境後返澳門,當我們到達香港機場移民局入口處檢查證件時,馬上過來一位職員不由分說地把我們帶到一間詢問室,什麼也不跟我們說,在我們的再三追問下才說不准我們入境,就算過境也不行,不須講原因,由於我先生是澳門居民所以就放了他入境,而我就這樣被關了21個小時。在這21小時裏我親眼看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的事實:(上圖為作者被香港警察暴力強行遣返造成的腿上瘀傷) 我被帶到問話室坐下時就聽到一位高高瘦瘦眼睛細小戴眼境的男人(此人可能是負責人)不斷地說“全中、全中、一個都不漏”,很明顯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黑名單。再隔大約一個多小時左右,聽見一女職員問剛才那位男子有些名字不是全對的,但那男子又說:有一個字相同都不准過,就在這樣的命令下,所以有許多人不能入境,有些是整團幾十人都不能進入香港。許多人在抱怨,有些台灣同胞還說我們回去一定會向旅行社反映並不會再來香港。實在太令人氣憤了!另外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准我入香港,以前我多次來香港都沒事,一向都是很安份守紀,沒有做任何有損香港的事情,而且我也有親人在港為什麼不讓我進,是不是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還是江XX要來港的原因而拒絕我入港。他們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是執行任務,是上頭的指示。 在遣返期間他們的行為非常之粗暴,動不動就動用接近二十個工作人員並用麻布袋來強行把人包起來抬上飛機,我親眼見到就有十多人是這樣的情境,相當粗暴,把小孩也嚇驚,哭個不停。 最為震驚的是在他們對待二位女日本同胞的時候,用了幾十人,之前她們要求見律師,在沒見到律師之前不能遣返,本來他們已答應了,但很快改變,在沒有徵得她們同意下,強行扔了她們的錄音機,對她們的遣返是十分粗暴的,完全不像文明社會的警察。其中有一位女學員被另一穿白色衣服戴眼境的移民局工作人員用右腳踢她的腹部,當我指問他們的女負責人你們為什麼打人時,她說我們是不會打人的,還叫我不要講,但當我再三用手指著那人時他們就示意那男職員離開了,直到我離開還沒見那人出現。因為強行遣返而錯過了航班,那被打的日本女同胞又被帶回來了,後來她向我們訴說她被點了後腦的穴位現感覺有些不適,我還看見她手有瘀傷、行李袋也破了、頭髮很亂。她還告訴我說:心裏很難受,香港官員為什麼那麼不講理,回歸的時候不是說“一國二制”、“五十年不變”嗎?為什麼五年就成這個樣子哪?這到底為什麼?而且她以前亦多次出入香港,難道這次是因為江XX去香港就要這樣來對付自已的同胞嗎? 另有一位新加坡法輪功學員也是用十多人來對付她的,他們很粗暴,於是我就站起來叫他們不要這樣對待她,他們見我站起來就用二個職員來推撞我,要我坐下不准我出聲,力度非常大,現左手和兩小腳都有瘀傷,回澳洲後已去見了醫生。我在關禁期間只用了一餐早餐,最令人噁心的就是上廁所也多人跟著,簡直有損人格,他們這樣對待我,真是覺得連犯人都不如,完全沒有人身自由。 香港政府這樣做,我覺得真是對人的一種極大的侮辱。完全沒有半點人權可言。回歸僅僅五年就成了這個樣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哪裏去了?在江氏政權的淫威之下,香港變得越來越喪失原來的法治立場,香港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已給香港人民的前途蒙上了陰影。(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澳洲堪培拉中使館前講真相小故事

文/澳洲學員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一、有緣了解真相的中國遊客一天,中國大使館前來了一大批領導模樣、西裝革履的中國遊客,學員趕緊前去發資料、講真相。一位學員有禮貌地向他們問好,不料他們一下子圍住這位學員說:“你們煉法輪功有什麼好處?”並說了一大堆誣蔑的話,學員平靜地告訴他們,師父如何教我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自己如何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的人。他們又問:你們師父為什麼跑到國外享福?學員回答說:師父首先把真善忍傳給了中國人民,到國外是為了把真善忍傳給全人類,現在大法在世界上50多個國家洪傳,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唯獨江澤民在中國鎮壓法輪功,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中國官方喉舌一面倒的造謠和誣蔑,等真相大白時你就知道我們師父有多麼偉大。請記住真善忍好。他們全神貫注地聽完,有一個人過來雙手握著學員的手連聲說:“謝謝,謝謝你。” 二、掩耳盜鈴 在中領館旁邊的路上,大法弟子精心做了一個廣告牌放在車頂上,內容是天安門自焚真相疑點,過往的遊客都停住腳步觀看。一天,廣告牌被偷了,當學員們報警時,警察說:“什麼人才會偷這些東西,不很明顯嗎?這件事只能報到外交部了。” 三、善良的警察 大法弟子長期發正念和講清真相使堪培拉的人民了解了法輪功,特別是警察。每天過路的車輛不斷有人向我們招手、鳴笛。在一個寒冷的大風天,一輛警車開來,下來三位警察走過來和學員握手,問寒問暖,還關切地問有沒有受到騷擾,如果遇到麻煩與他們聯繫。 四、可敬的老年同修 學員多次遇到大陸同修,他們非常想念師父,請我們轉達對師父的問候。 長期堅持在堪培拉大使館前的同修多數是老年婦女,無論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她們都堅持在大使館前發正念、煉功、發資料、講真相,正如經文《正念正行》所說: 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炎夏書聲

文/桃園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暑期到了,小孩子開始放暑假,我們煉功點上輔導員一直有幫小弟子們辦一個學法營的想法,希望能配合小孩子愛玩的特性,為小弟子們創造一個適合於小弟子修煉狀態的集體學法班,透過集體的學法及活動,讓小弟子們經由學法、活動及遊戲的參與,與其他小弟子們產生互動,使這些心中有『真、善、忍』的小弟子們互相觀摩、比學比修,並可以知道「德不孤、必有鄰」,透過親子共同參與,增益小弟子們的學法環境。因此自7月6日起四個禮拜,每週六早上9點至12點,暑期親子學法活動就開鑼了!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一歲十個月的小詩詩懂得了“真”學會了“忍”

文/悉尼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小詩詩才一歲十個月,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觀察、留意身邊發生的事,大人說的話,甚至於大人的一舉一動。小詩詩非常好學,早早就學會了26個英文字母和10個數字。 小詩詩平常都是由婆婆帶的,婆婆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小詩詩非常喜歡和婆婆在一起。婆婆不但教小詩詩學習、認字,還教小詩詩明白很多道理。小詩詩很少象一般的小孩那樣撒嬌,或是在得不到什麼時又哭又鬧的。如果大人把道理給她解釋清楚,她都能接受。 一天晚上,婆婆要離開兩天,看著婆婆拿起了行李走向門口,小詩詩也馬上明白了要發生什麼事,急著跑過去拉著婆婆的衣服,不讓婆婆走。小詩詩的媽媽怕小詩詩會哭,趕緊過去抱起小詩詩說:“婆婆不走了,婆婆不走了”,並叫婆婆回到房間裡去,等把小詩詩哄到別的地方,婆婆才悄悄地離開。婆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往樓梯走去,小詩詩也被抱著送婆婆到了樓下,看著婆婆離去,小詩詩淚水幾乎流了出來,但是還是忍住了沒有哭出來。等婆婆到了住處,電話鈴就響了,電話裡傳來了小詩詩的聲音,小詩詩帶著兒音跟婆婆說:“婆婆,小詩詩乖乖,小詩詩要睡覺覺了”。 後來婆婆對小詩詩的媽媽講,對小孩教育,不能夠騙。得和他說真話。你騙他多了,他以後再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大人再說什麼他也不當一回事了,那就沒法教育了。 從這件事使我想到了當今小孩的教育問題。很多家長都說現在的孩子很難教,現在小孩子都很刁蠻,象小皇帝一樣。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責任就在大人身上。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小孩子出生到世上來,在表面這一層是沒有常人不好的觀念的,他是非常純淨的。而在當今社會很多家長卻在不知不覺地把不好的、變異的觀念灌輸給了下一代,如對孩子撒撒慌是無所謂的,特別是對還沒有懂事的孩子,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無形之中正在毀著下一代。 把孩子教育好,是父母的天職。修煉的人同化了“真、善、忍”,自然就把這宇宙的特性滲透到了孩子的身上,孩子善良、純真的本性也自然顯露出來。(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多省市警察接到開槍密令 揭示中國退回無法制時期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0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7日報導── 中國大陸消息,繼3月份長春市公安接到向法輪功學員開槍的命令後,遼寧錦州市公安在6月底又接到密令:夜間可開槍打死散發真相材料的法輪功學員。而5月份,在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最多的山東省,也出現夜間警察槍擊學員的暴力行為。 據來自遼寧錦州市的消息,錦州市公安在6月27至28日之間,接到上邊秘密會議精神:對法輪功學員逐個抓捕或盯稍監控,夜間發現有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者,可當場開槍打死。記者打電話到錦州市一派出所核實此事,該派出所所長告訴記者:“你要了解開槍的那件事,不認識的人是不敢告訴你的。” 另據山東消息,萊西市店埠鎮派出所的警察在5月12日晚,為了抓捕法輪功學員張曉臣和張波,開槍射擊。知情人透露,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在懸掛法輪功橫幅時,被蹲坑警察發現。警察在追捕他們所駕駛的摩托車的過程中,開槍射擊,並用警車將二人連人帶車撞翻在溝裏,造成張曉臣口鼻出血,被抓。張波在被圍攻過程中逃出,去了外鄉鎮的一學員家中,但第二天上午,這位學員突然遭到抄家,張波亦被抓捕。目前二人仍被關押在萊西市看守所,多次遭毒打,張曉臣頭部被撞傷。記者打電話去核實,接電話的警察說:“不要管他們的事,也不要再打電話了。” 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資料顯示,此警察槍擊學員事件在全國並非首次,黑龍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2月12日早兩點鐘左右,公然開槍將法輪功學員姜洪祿的腿打斷。2002年2月16日,遼寧鞍山市警察在抓捕三位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使用手槍射擊,一警察連開四槍並擊中了一學員的腿部。 評論家指出,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從來沒講過法律;使用秘密方式下達命令,正是因為其行為是完全違法的。傳達命令的“610辦公室”是納粹蓋世太保恐怖組織的再現,不受法律約束,完全效忠於獨裁者江澤民。(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三)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0日訊】(五)新華社記者雨夜凌晨潛伏現場? 讓我們放個慢鏡頭,看看那天凌晨發生的事情。(小石頭:捎帶說一句,縱火犯、殺人犯最怕慢鏡頭──2001年除夕天安門廣場上那場焚人、殺人慘劇的縱火殺人犯們,現在想起被人用慢鏡頭揭了老底,夜裏還恨恨的啃指甲呢。) 根據新華社的報導,6月16日凌晨2點43分,公安消防“119”火警台凌晨接到報警,隨後9部消防車“及時”趕到火災現場。幾乎是與119接到火警同時,凌晨2點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輔路上巡邏的海澱分局巡察支隊801、802車組接到分局指揮中心布警,2點48分,即4分鐘之後,兩車組到達3公里外的現場。 而新華社提供的最早拍攝的火災現場照片,是凌晨2點56分拍攝的。我想大家都會關心,在2點43分119台接到報警,到2點56分記者按下快門這13分鐘的時間裏,新華社記者是什麼時間得到消息,什麼時間衝出大門,什麼時間坐上車,什麼時間到達現場,什麼時間找到合適位置拍下火災全景的? 很顯然,119台接到報警後,首先通知的肯定是消防隊(由上文可知,巡警已經先到了,就無需通知110了),至於我們119的同志為何突然福至心靈,想到了通知我們新華社的身手矯健的同志們的,那就非我小石頭等凡夫俗子所能揣摩了。 而消防車是什麼時間到的?由上文分析可知,是在約凌晨3點(很大可能是在3點之後)。這就是說,我們新華社記者跑得比消防車還快?看來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真是搞錯了行當。這樣好的身手,應當到F1方程式賽場上和舒馬赫一較高低才是。 無論如何,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新華社記者接到通知,一定比巡警晚,因為從上文分析,現場調查可知,巡警是先於火災報警電話打通之前,到達現場的。也就是在2點44分之後。我們假定是2點45分新華社記者得到通知吧。那麼就意味著,11分鐘之後,新華社記者就到了現場、選擇了拍攝角度、按下了快門。 那麼我們大家都想知道,2點45分的時候,新華社記者在哪兒? 一個可能是,在新華社辦公室值班。 新華社位於城南宣武區長椿街,火災現場在北四環路以北。從宣武區長椿街到火災現場,先得向西上宣武門西大街,接著一直向北上復興門南大街,過復興門立交橋,阜城門立交橋,西直門立交橋──這時就開始離開立交橋,會遇上一個又一個紅綠燈了,當然咱們新華社記者有急事兒而且平常闖紅燈闖習慣了,沒關係──上西土城路,橫過北三環西路,過學知口,穿過北四環西路──快到了,但是還沒完全到──經過北京科技大學西門,經過五道口路口向東,到石油大院,還得進大門,然後向北,找到那個什麼“石油大院28樓西側”。 這樣算起來,11分鐘可是太不夠了。而且我還沒算上抄起照相機、錄音機、筆記本、記者證的時間、下樓時間、出大門時間、到了現場下車時間,找合適拍攝位置的時間。 不夠,11分鐘肯定不夠。那麼,── 第二個可能是,在家裏床上黑甜的夢鄉之中。別人我不知道,反正凌晨3點左右,那是我睡得最香的時候。穿上蔽體的衣服,找到記者證、照相機等家什,衝到樓門外,也肯定會超過11分鐘。也不可能。那麼,── 第三個可能是,在凌晨2點56分前後,新華社記者就在火災現場附近。可這就奇怪了,三更半夜的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堂堂國家通訊社的大記者,在石油大院裏頭貓著什麼呀?(也許是躲在暗影裏?)是在等什麼人?還是在等待什麼事情的發生?抑或二者兼有? 可也真巧,真叫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等到了這起“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市傷亡最多的群死群傷”案件。(小石頭:引號中是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劉德說的話,他好像忘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天安門廣場、長安街上的“群死群傷”。) 雖然很辛苦,但畢竟等到了,算是沒有白等。我們善於體恤下情的賈慶林書記要是遇到這幫記者,一定會微笑著問候:“同志們烤黑了!”──而同志們多半會齊聲高呼:“領導更黑!” (六)特殊的火災,特殊的“關懷”,特殊的封鎖──小小火災現場的“指揮者”都是大人物 一個小小的網吧著了火,猜猜誰趕到現場“指揮”? …

全文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夏令營隨感 (圖)

【光明網】 為培養小弟子們的整體觀念和相互配合的能力,悉尼明慧學校於2001年12月1日至2日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南部的風景區KIAMA舉辦了為期兩天的夏令營活動。 11月30日晚,我們即驅車動身。這些小弟子平日除了學習就是參與洪法活動,有時還要參加社區表演。這次有機會出來看海遊山,非常興奮,一路上免不了歡歌笑語。我們投宿在Easts Beach的Caravan Center。那裏風光秀麗,景色迷人。當晚,孩子們分住在三幢房子裏。儘管有些人是頭一次住在一起,但彼此之間並沒有陌生感,相互配合的也很默契,就像一家人一樣。因為人們心裏裝的是同一部法,大法已將大家融在一起了。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較強,儘管父母不在身邊,也不用大人們操心。如果需要大人的幫助,他們也很有禮貌。第一天的日程安排是早7時開始煉功。我觀察到他們幾乎是同時來到煉功場地,就是說沒人偷懶睡覺,“組織紀律性”比較強。小弟子們煉起功來比較認真,儘管有些人的動作還不太準確。隨行老師已快要臨產,行動有些不便,仍極為認真,不斷地糾正孩子們的煉功動作。 煉完功,小弟子們圍坐在草地上背誦《洪吟》。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這一下看出高低了。有的小弟子背的很熟,甚至有個話還說不全的小弟子也伊伊啞啞背個不停。兩個不常出來的男孩還需要照著念。老師及時誘導他們:“你們看,人家背的這麼熟,你們還要照著念,要快些趕上來呀。”接下來是遊山。Minnamurra Rainforest是自然生態保護區。搭建在山澗間的小木橋蜿蜒曲折,與參天古樹和潺潺流水配合得天衣無縫。孩子們興致勃勃,走得飛快。負責拍攝的幾位同修一路小跑也趕不上。一路上遊人不斷,小弟子們主動上前散發資料。沒想到,在這裏竟碰上一群華人,看樣子像是台灣來的。這個洪法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他們也很驚訝在這麼邊遠的地區還能碰到自己的同胞,大部份人接了我們的資料。 來到山頂,一個風雅別緻的涼亭裏一切已準備好了,裏邊桌椅俱全。我們坐下來發正念。有些孩子心靜不下來,或睜著眼睛,或動來動去。事後,我們把這種情況反映給老師,老師表示一定要糾正孩子們發正念時的狀態。 遊山結束,我們來到山腳下燒烤。幾位同修邊等著烤肉,邊相互交流。短暫的交流使我獲益匪淺,又增加了不少大法工作所需的知識。這時兩個小弟子走了過來,發給我們每人一個盤子。我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原來烤肉已經好了。我們是來照料小弟子們的,結果反倒被他們照料了,不免有些難為情,連聲謝謝。 趁小弟子們去海灘的機會,我們抓緊時間購買當天晚上和第二天的食品。在超市裏,考慮到孩子們的年齡不同,個人口味不同,我們精心挑選了各種食品。一個同修忽然悟到:孩子們是出來鍛煉的,不是出來享受的。買這麼多食物對他們來說不一定有好處,這是人情在干擾我們。另一位同修說:對呀,臨來老師還對他們強調,吃東西不要挑挑揀揀,阿姨做什麼就吃什麼。我們改變了主意,只挑了一些物美價廉又符合兒童營養的食品。在廚房裏,看著女同修忙碌的身影和看著孩子們時露出的慈愛的目光,我的眼睛濕潤了。她們的孩子並沒在這裏,而她們確像對待親生骨肉一樣照料著這些孩子。我還注意到,隨行的老師在回答小弟子的問題時,總是順手撫摸他們的頭髮或臉蛋。無限慈愛寓於其中。 我願意和同修們待在一起。和他們在一起,那種純正祥和的場時時包圍著我。但每當這時我又總是想起國內的同修,想起他們的艱難,想起他們的捨身忘死。雖然我從沒見過他們,卻時時感覺自己的心和他們緊貼在一起。師父說:“我就敢說我們法輪功這塊是淨土。”(《廣州講法》錄音),在跟華人交談時我常說:提起世外桃源,人們總認為是古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其實世外桃源現在就有,就在法輪大法學員當中。吃完晚飯,小弟子們有的洗盤子,有的擦桌子,有的倒垃圾。配合得井井有條。大法粒子的這種整體精神已在小弟子中體現出來了。白天遊山時,同時遇到幾個遊人,他們自動分散開,有的向這邊的遊人發資料,有的向那邊的發。 天黑前,我們到附近的居民區發資料。整體精神依然體現著,每兩個孩子負責一條街道(後面有大人跟著)。回到住處,老師開始講正法小故事。說的是大陸小弟子父母被抓進勞教所,這兩位小弟子不願意跟反對大法的親戚住一起,堅持自己照顧自己。他們生活相當艱難,有時只能吃鹽水泡飯。我觀察到,小弟子們聽得相當認真,一臉的嚴肅。最後的功課是抄寫新經文。我看到,雖然這些小弟子的中文字寫的不是很好,卻寫的極認真,一筆一劃有板有眼。即使老師不在也毫不懈怠。忙碌的一天就要結束了,小弟子們並不疲倦,仍嘻笑追逐。我悄聲問身旁的一個小弟子:“喜歡出來嗎?”“喜歡。”“下次還想出來嗎?”“想。” 這些小弟子聰明活潑可愛。最難得的是在他們身上時時體現出真、善、忍。他們不自私,甚至懂得先人後己。我做個試驗,一個小女孩在吃小食品,我說給叔叔一塊好嗎?她遞給我一塊。我接受了。當她再吃時又主動遞給我一塊。我說謝謝你,叔叔不要了。有她這份真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這些小弟子在洪法中已經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們幫助表演,疊報紙,派資料,徵簽,講真相,甚至有時充當翻譯。當我看到一個話還說不全的小男孩蹣跚著把一份真相資料遞給一位西人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在通往神的這條路上蹣跚地走著,也許師父的法身正悄然飄在他身邊。(註:西尼學員SOS緊急援救行動從Sydney步行至Canberra途中,一位11歲小弟子夜裏見師父法身在房間外面飄。這次夏令營活動,12月2日星期日發正念時,一小弟子看見空中師父大法身,同時有法輪在旋轉。)

全文

講真相短語几則

【光明網】 講真相短語几則 法輪大法,世界廣傳。 教人正道,道德規范。 了解真相,守住正念。 善惡必報,正在兌現。 *** 真相材料傳著看, 大伙都來當法官。 明辨正邪心存道, 他日方知德無邊。 謊言騙局被揭穿, 賊王小鬼心膽寒。 笑看行惡遭天譴。 敢把天理播世間。 大法徒,不畏險, 講清真相意志堅。 還我師父之清白, 誹謗造謠者難安。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