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债实为官方数据六倍 可能掀起金融危机

(http://www.epochtimes.com)工商时报5月28日报道,根据国际券商里昂证券(CLSA)公布的报告指出,中共的实际国债为其官方公布数据的六倍,而如果此局势未获得控制,最后可能在大陆掀起金融危机。 图:5月23日一些失业工人和农村人在上海一个交通中心卖地图和纪念品。国有企业改革导致下岗工日益增多(法新社)。 里昂证券针对中共公共财政状况进行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共的国债占其GDP(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应是一三九%,而不是中共官方所公布的二三%。报告分析,会产生如此大差距的原因,是因为中共未将资产负债表外的融资项目列入计算,例如国有企业的负债和其未偿付的退休基金等。该报告估计,这些项目若列入计算,中共公共事业的亏空将达GDP的一○.四%,而非官方所公布的二.六%。 里昂首席经济学家金沃克指出,在此不利情势下,幸好中共当局正透过额外的赋税营收及拍卖国有企业资产,以使国债恶化的情形得到控制。金沃克说:「直到今年稍早之前,我对中国能否安然度过金融风暴仍感悲观,但我现在认为他们应还有一线生机。」 对于近期不断有经济学家质疑中共的经济成长数据被高估,金沃克认为,主要是因为大陆三十一省所公布的经济成长率中,有三十省的成长率高过全国成长率,而引起外界的普遍不信任。 里昂在报告中也指出,中共官方的预算统计细节非常不明确,同时也未确实反映出国家的财政义务,特别是政府和私有企业的分界常令外界混淆不清。 报导指出,中共当局近年来一直迫使四大国有银行继续对不良国有企业放款,以求解决经营困境和失业率问题。结果导致银行累积大量的坏帐,保守估计已达到放款总额的二八%。不过长期研究中共财政状况的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专家拉迪(Nicholas Lardy)指出,大陆的国有银行在资本重整的压力下,加上商业银行的竞争,已经开始减少对国有企业的放款。 拉迪指出,中共当局对国有银行的政策底线应该是,在三至四年内,持续让银行获利成长,并设法使新坏帐的比重下降,如此银行方面才有余力冲销这些坏帐。 另外BBC27日的报道也指出,里昂信贷在香港的分公司的研究报告表明,中国政府的债务可能是政府正式公布数字的6倍。该报告指出,中国的政府的债务几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0%,而中国政府的数字则说债务只占23%。里昂信贷强调,计算中国债务十分不确。官方估计没有可靠的支持,所以这些数字如何要取决于信任度。 里昂信贷的调查考虑到了记录债务和国有企业没有资金的退休金义务,但市政府数字并不包括后者。中国的经济统计目前正在受到越来越谨慎的对待。最近的数字可能给国际投资者以谨慎的理由,因为中国7%的年经济增长对他们具有吸引力。 里昂信贷表示,中国的债务和处于衰退中的日本相当。他们的分析人员说,中国的债务情况严重,但是认为中国政府做出很多努力,避免发生主要金融危机。 许多债务问题的原因是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的运作方式,他们在过去不得不支持亏损的国有企业。中国政府以此避免公司倒闭和大量失业。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中国主席卖国揭密

(http://www.epochtimes.com)据BBC报道,塔吉克斯坦总统赖克莫诺夫上周访问中国,同意把该国与中国存在争议的领土其中的3.5%交给中国,以便结束中国和塔吉克斯坦之间的边界争议。塔吉克斯坦的中央通讯社报道说,塔吉克斯坦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在北京签署了边界协议,同意将大约1,000平方公里的领土交给中国。 中国过去一直声称,塔吉克斯坦靠近帕米尔地区的2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属于中国,但是这次协议交给中国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塔吉克斯坦和中国的共同边界长达519公里。据估计,塔吉克斯坦同北京签署的移交领土协议在塔吉克斯坦国会通过不会遇到太大阻力。 据海外媒体报道,1999年底,江泽民和叶利钦签订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全名)。该次签约,只在人民日报作了简短报导,没有提及条约内容。 据撰写《中国六四真相》的张良在《开放》一篇题为「历史终将审判」揭露,通过这个秘密条约,江泽民把俄国在十九世纪侵占中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领土──接近现中国面积的十分之一,完全合法和合理化。 张良还揭露,俄国除了按不平等条约抢夺、霸占的中国领土之外,还非法霸占中国许多领土。中共第一、二代政府、中华民国政府甚至清朝政府都没有承认其合法性的俄国侵占的这些领土,却被江泽民私下里给偷偷彻底卖掉! 张良指出,江泽民还出卖了江东六十四屯,唐努乌梁海,新疆西北部部分地区, 合计近四十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另外,在中共政权统治时期,俄国再越界,新侵占中国许多领土,中共没有详细向中国人民交代。按中共透露出来的部分内容,俄国至少又侵占中国三点五万平方公里领土。这三点五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几乎接近台湾的土地面积,也被江泽民出卖掉。 江泽民甚至还出卖中国大陆国防权。中俄边境,中共国防军后撤一百公里,为俄国再吞食、再入侵大开方便之门。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抓捕一个法轮功学员赏3000元 罗干逼迫广东省迫害法轮功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5月27日讯】广东省消息- 近日各单位保安系统传达文件,抓捕一个法轮功学员可得3000元报酬,来自其他渠道的消息亦证实广东省对法轮功迫害越来越严酷。据了解,这份文件来自江泽民和罗干的内部“指示”,旨在用金钱来刺激保安人员抓捕法轮功学员,文件说,只要抓一个“还在炼法轮功的”就可奖励3000元。 记者打电话到广州公安局查询,对方追问记者从何处得知此消息,并表示“还是别说了”。 另有消息,广东某大学不久前传达上级文件,要求教工加强学习抵制法轮功“渗透”,而出国人员则被要求作出“不接触法轮功”的保证。 据了解,在法轮功被镇压之初,广东曾有“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等说法。在江泽民2000年二月到南方视察,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之后,广东开始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2000年二月广东劳教了第一批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2001年初,广东“610”机构成立、开始大批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 知情人透露,原广州法轮大法辅导站负责人之一,原总后宝利集团南方房地产公司副总裁赵敬安,即是被特务在办公室藏放200份法轮功资料,尔后被公安以此为由逮捕的,广东警察用类似手法抓捕了大多数原广州法轮功总站负责人。 据悉,仅珠海自2001年元月到春节就有上百名学员被抓,三水劳教所强制洗脑班已关押了800余名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另外,2000年后,广州沙河收容所和白云精神病院一条龙作业迫害法轮功学员,沙河收容所用电棒、辣椒水折磨学员,把坚定者送白云精神病院,多人被迫害致死。 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已被证实的广东死难法轮功学员已达到10人。 新光明網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研究员林澄涛被北京团河劳教所折磨致精神失常(图)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5月27日讯】据明慧网报道,目前被劫持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协和医科大学大法弟子林澄涛,由于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近期被团河劳教所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已失去正常生活能力。 (林澄涛及妻子、孩子的照片) 林澄涛于2001年9月在北京某学员住处被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在调遣处,由于拒绝写“保证书”,他被恶警罚站,一站就是多少天。进入团河劳教所后,他拒绝配合恶警的命令,恶警体罚他蹲着,一蹲就是一整夜。白天叛徒们轮番给他做洗脑,最终也没能动摇他的正念。在一次队里的筒道点名时,林澄涛不惧邪恶,大声喊出震撼心灵的声音:“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他由于此事被关禁闭而送到集训队。团河的集训队是恶警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隐蔽场所。毫无人性的恶警为了逼迫他背叛信仰,对这位瘦弱的青年知识分子进行了包括多根3万伏电棍长时间电击等各种残无人道的酷刑,使林澄涛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在集训队对他实施酷刑逼迫的具体过程以及实施迫害的具体参与者目前还不得而知)。同时劳教所为了掩盖其罪行,一方面尽量封锁关于此事的消息,另一方面恶警在所内宣称他是在“装相”,迫害并没有就此停止。另外,林澄涛的妻子张小洁(北京一中优秀音乐教师)于去年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两期洗脑班(30天)后仍然坚定“真善忍”信仰,被送入北京女子劳教所。目前他们2岁多的小孩一直没有父母照料。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变成了这个样子!究竟是谁在做丧尽天良的事?善良的人们心中自会明辨。 在劳教所接触过林澄涛的功友都知道,他为人正派、和蔼可亲,讲起话来思维清晰,有理有据,再加上他对正法的认识好,给他做洗脑的叛徒很难讲过他。他一讲话总给人一股正的力量。他被迫害致此的消息使我们感到震惊。一个对国家有过杰出贡献的优秀科技人才,一个好端端的青年,只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成了精神失常,天理难容啊!这是大陆劳教机构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命令下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青年知识分子实施法西斯暴行的又一佐证。希望国内外善良正义的人们、人权组织和国内外协和医大校友关注林澄涛的遭遇,制止发生在团河劳教所严重践踏法律和人权的罪恶行径。 同时我们也呼吁国内外媒体不要听信团河劳教所表面上对外的伪装与谎言,媒体记者有机会一定想着采访一下团河的“集训队”,你就会了解到真正的“人间地狱”是什么样。希望国内外新闻媒体宣扬正义,把它们背后的邪恶与残暴曝光,让更多的人们知道江氏集团对民众精神信仰迫害使用手段的残酷达到了何种程度。 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邮编:102614电话:管理科:(010)61292590所长:张京生(010)61294586 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单三条5号,邮编:100005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办电话:国外请拨(8610)65135844,国内请拨(010)65135844 ********************************附林澄涛简历: 林澄涛,男,35岁,硕士学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疟疾疫苗研制”、“新疟原虫抗原候选基因筛选”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曾在全国“863”计划总结会上代表其课题组做了汇报,他的发言赢得了与会各方面专家的好评。林澄涛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贯勤勤恳恳,是协和医科大学近年来唯一一名干满五年合同期的青年科学家。他的为人和工作能力深得其导师和同事、学生的敬重。林澄涛1995年于协和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的跳板,甘于国内基础科研清贫生活,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他把自己前五年的最宝贵时间奉献给了“疟疾疫苗研究”课题组,成为国家生物信息技术业务研究骨干。 林澄涛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幸聆听李洪志老师在北京长辛店讲法,短短的几天使得他的身体状况发生了质的变化,以前严重的胃病和肝病得到了康复,修炼法轮功以后的几年里,没有花费单位公费医疗的一分钱,同时他努力地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升华自己,淡泊名利、无私奉献,这些都是他单位同事们有目共睹的。另外他还充分发挥自己所学医学专业的能力,参与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来证实大法。1999年7.20以后,这位坚持法轮大法崇高信仰的国家高级知识分子却遭受了江氏流氓集团邪恶指令下的残酷迫害——扣押工资、没收房屋、绑架、监禁、洗脑、暴力虐待等都接踵而来(明慧网曾有过报道),致使林澄涛带着妻子和他2岁大的女儿四处漂泊,流离失所。2001年9月,他再次被公安绑架,并被判劳教一年半。在他被抓之前,他曾分别在明慧网上发表了2篇署名文章——《我为孩子要还她的妈妈!─致世界人权组织和正义、善良的人们》(明慧网2001年7月4日发表)和《一位协和医大科研人员致校领导、师长和同事的信》(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发表),陈述自己遭受迫害的情况及妻子女儿一家人被迫离散的遭遇。 在邪恶的团河劳教所他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那些叛徒们经常一起围攻他,恬不知耻地讲它们那套自欺欺人的谎言。林澄涛对此堂堂正正的讲出过一句话:“如果叛徒的‘背叛言论’都能登大雅之堂的话,这对于修炼和历史简直就是一个嘲弄!”林澄涛还希望以他的亲身遭遇让更多的人看清邪恶,明辨是非。正如他在身陷囹圄前夕写的那首诗: 蚍蜉欲撼“真、善、忍”,切莫随之毁前程。宇宙佛法现人间,善良人们心要明!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印尼雅加达三千多名回教徒参加法轮功介绍会并学功(图)

(http://www.epochtimes.com)原载【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印尼法轮功佛学会应邀参加印尼回教阿西地基亚学馆(Pesantren Assiddiqiyah)举办的法轮功介绍大会。 回教长老告诉大家法轮功是正法,努儿长老在致词中称:邀请法轮功佛学会来此介绍法轮功的用意是一心想把法轮大法向印尼广大民众洪传,因为印尼民众的业力太大了,印尼广大的中下层民众都是很贫困的,如果修炼法轮功,达到祛病健身、提高心性、不抽烟、不吸毒、多么幸福,可省下多少的医药费。 他还说:经书里有提到,我们要探讨更深奥的学问,须到古老的中国去探讨!但是现在我们不必要去中国了,他就是在我们眼前的法轮功,因为他已经来到我们印尼了。努儿长老还多次提出,希望法轮功能成为中国和印尼两民族团结的桥梁。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闹市中的交警高喊:看,她是炼法轮功的!

(http://www.epochtimes.com)2002年元月11日下午三点,河北某市喧闹的十字路口,一名值勤的交通警察站在岗台上,手臂高举着一包钱正在面对等待红绿灯和周围过路的人群,挥臂高喊:看!这包钱是她捡的!她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捡的钱,交这来了!人群中各种各样惊异的眼神看过去,一位朴实的中年妇女推着卖豆腐的三轮车神态安详,坦坦荡荡面带微笑而去。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中年妇女在市场卖完豆腐回家,走在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见地上有一透明的塑料包从外看到里面有零钱和一叠整钱,数量不少,下车拾起,想到一定是个做买卖的丢的,钱有零有整,辛苦一天多不容易呀,不定多着急呢!这时旁边一位老年人说:这回你可发财了,卖一年豆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这不是我的钱,我一分钱也不会要的!”她把豆腐车推到路边,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向交通岗的警察,说:我刚才从那捡到一包钱,有丢钱的来找你们请交还他。 这警察接过沉甸甸的一包钱,看着这朴实善良的中年妇女发呆,睁大眼,半晌说不出话来。这年头捡这么多钱交警察,还真是新鲜事! 这妇女一板一眼地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凡是炼法轮功的都会这样做的。” 这时身后一警察说:“啊!炼法轮功的上那边登记去。”那妇女坦然地说:“用不着登记,我炼法轮功在公安局是挂号的,公安局,派出所都有我的名,我们炼法轮功都是不图名、不图利,默默地做好人。我没文化,大字不识,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人没错!” 做买卖的不爱财,捡这么多钱不动心。这警察不等她把话说完,激动地跳上岗台……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瀋陽大法弟子苗奇生被皇姑區向工派出所迫害致死前後

瀋陽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5月26日訊】據明慧網報道,2002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剛剛出獄不久的瀋陽大法弟子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瀋陽市皇姑區向工派出所的一幫惡警非法闖入強行將他綁架。後又將他帶回其家中不久,苗便從自家居住的三樓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詳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後,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運走了屍體,不讓親友看望,並嚴密封鎖消息,對外謊稱苗奇生跳樓自殺。當家屬提出看辦案記錄時,回答:“沒有!”苗所在地歸黃河派出所管轄,向工派出所超越權限,逼人致死,罪責難逃!苗奇生,男,今年36歲左右,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瀋陽市總站資料負責人、皇姑區輔導站負責人,曾被非法判刑,於2001年11月左右獲釋。7.20前在瀋陽市科委印刷所工作,為大法的弘揚做了大量的工作。單位裏幹部群眾都認為苗奇生是個正直善良的好職員。4.25前苗奇生曾擔任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公園煉功點輔導員和皇姑分站站長。4.25後擔任法輪功瀋陽市輔導站負責人。7.20後瀋陽市610辦公室將其列為重點迫害對象多次抓捕。迫使苗奇生不得不離家出走,1999年10月份,苗被捕後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期間受盡迫害,2000年3月份,瀋陽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以“破壞公共秩序罪”判刑兩年。而苗奇生實際被劫持了兩年半之久。 儘管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極盡迫害之能事,但始終未能改變苗奇生修煉大法之正信,2001年3月份苗在被關押期間,便寫下了詩詞多首,在明慧網上發表,表現了一個大法修煉者不懼邪惡的凜然氣概。其中一首《父子》:“父見子時淚眼含,環抱兒身語哽咽,你我今生雖父子,實為得法共師緣。”2001年4月份,其愛人祖黎明也因堅持信仰被秘密抓捕(後被勞教),家中留下一個未成年的幼子無人照料,後由親友代為撫養。凡了解苗奇生一家境遇的無不痛斥江澤民犯罪集團“滅絕人性”。 從苗奇生被通緝抓捕到流離失所,從被非法判刑到被迫害致死,無不暴露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踐踏人權,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邪惡。瀋陽市皇姑區向工派出所的惡警奉行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法西斯政策,濫殺無辜,助紂為虐,豈是一個“跳樓自殺”所能掩蓋的。 試問;1.法輪大法弟子人人明白,自殺是有罪的,做為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珍惜生命,怎麼會自殺呢?   2.自1999年7.20以來,苗奇生歷盡磨難,飽經迫害,流離失所夫妻不能相見,父子不得團圓,那時侯,他都沒有自殺,如今被放回了,卻要跳樓自殺,誰能相信呢?   3既然自殺,向工派出所為何要秘密運走屍體,不准親友相見?為何又要封鎖消息,如此鬼鬼崇崇,遮遮掩掩,不是心中有鬼嗎? 紙裏包不住火,真相終將大白於天下。正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人,江澤民是遮不住天的,推行國家恐怖主義,可以肆虐逞兇於一時,法正人間時,一切迫害大法的壞人必將毀於一旦。望見此消息的瀋陽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將苗奇生迫害致死的邪惡勢力。 近一段時間皇姑區已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據悉馮雅傑已被非法勞教2年,現被劫持在龍山教養院。望見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邪惡勢力的迫害! 省公安廳電話:024-86863555市公安廳電話:024-23832677皇姑區向工派出所:024-86720220皇姑區黃河派出所:86262709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延邊下崗工人集體上訪遭毆打 不法官員嫁禍法輪功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5月14日訊】2002年5月14日16點50分,在延吉火車站發生了一起特大事件,這次事件的原因是延西街磚瓦廠有一批下崗工人,他們為了自己血汗錢和生活來源而合法上訪,卻在去吉林省的(下午16:00從圖們-瀋陽)火車上被強行拽回。火車晚點半個小時,政府動用了防暴大隊、公安、110等一百多名警察,而正式合法上訪的工人人數只有40多名。在被強行毆打當中,有三名上訪工人住進了醫院,記者中途不得不停止採訪。據調查,這批工人每月從工資裏被扣出養老保險費交保險公司,但這筆錢事實上卻沒被交給保險公司,現在不知去向。這批工人現已下崗留守處,留守處本來每月發工資是120元,卻只給了他們60元錢。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調查出來去年給他們的2,000元錢是解除他們交費用的一切合約。他們就正式上省政府合法上訪。在火車上警察硬給他們強行拽了回來。一切東西、錢都被扔車上。合法上訪是一個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可現在大批工人卻有冤沒地方訴,有理沒地方講。不僅如此,政府和公安部還把這件事扣在法輪功身上,說是法輪功人員鬧事。真是可恥又可悲。可恥的是它們不敢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真相告訴世人,可悲的是它們矇騙火車上的人和火車站的人。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一週傳八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http://www.epochtimes.com)【明慧網】法輪大法信息中心5月22日報導- 在最近的一個星期裏,來自吉林、遼寧、山東、河南、山西的消息證實,有8名法輪功學員分別在3月至5月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於立新、於秋實、孫建華、杜寶蘭、白愛香、武翠英、曹桂芳以及一名26歲不知姓名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查證5月17日晚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叫郭萍,27歲,濰坊市奎文區濰州路街辦黃家莊人。相關報導請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64.html。 這些消息表明,新一輪對法輪功加大力度的鎮壓是全國性,8名法輪功學員均是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或被任意抓捕,或被施以致命的酷刑,顯示出江澤民政權必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的事實。 36歲的前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於立新在3月5日在居所被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於立新施老虎凳、上大掛等酷刑。於立新3月8日被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她以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公安仍不放人;醫院還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甚至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藥。在絕食絕水66天後,於立新於5月4日死亡。吉林市治和派出所一警察對記者稱於立新是“市局”抓的人。 河南焦作市42歲的法輪功學員白愛香2002年4月30日被迫害致死。4月22日因講真相時被抓到當地派出所。白愛香為了抵制迫害,從二樓跳下,導致左踝骨骨折,肋骨折斷數根,4月30日突然死亡。焦作市公安局一副局長承認了白的死亡。 另一吉林鎮賚縣一老年婦女64歲的法輪功學員於秋實因在2001年12月下旬散發真相傳單時被抓捕。因她在監獄中拒絕接受轉化,絕食絕水,遭到獄警用生玉米麵拌鹽水強行灌食,導致她身體非常虛弱且有便血症狀。絕食11天後看守所把她送進醫院,出院後第三天她開始出現了腹部腫脹和疼痛,持久不消,於3月16日去世。 2002年5月14日晚8點多鐘,山西大同警察數人到家抓武翠英,武翠英不給開門,警察從涼台往六樓上爬,打碎玻璃破窗而入。武翠英不願被抓走強制洗腦,被逼迫得走投無路,從六樓跳了下去,在當夜深夜11點多經搶救無效而死。大同市五醫院證實了武翠英的死亡,並透露遭公安威脅不得說此事。 34歲的吉林舒蘭法輪功學員孫建華3月中旬在舒蘭市火車站被一群警察包圍,為了抵制被抓走,在寒冷的氣溫中,沒吃和沒喝也無法睡覺,孫建華與警察對峙了7天7夜。最後警察堅持不住撤走了,孫建華才得以走脫,但因身體內耗太大,於3月23日在逃出搜捕的當天死亡。 濰坊高密市一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編輯註:郭萍,27歲]被濰坊市公安局關押折磨五個半月,在5月15日生命垂危時才被送到濰坊市第二人民醫院內科6病室搶救,搶救期間還一直被銬著手銬,多名警察把守病房。5月17日,這位26歲的女法輪功學員不治死亡。 另一濰坊市供銷儲運公司61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曹桂芳,2002年4月26日晚9點左右被濰城區南關派出所副所長王愛之及聯防隊員於明春等人駕無牌警用豐田麵包車活活撞死。地點是屬南關派出所轄區的濰城區青年路南頭鐵路橋洞南300米處路東。據目擊者稱:當時那個女的根本沒走錯路,一輛警車突然過來一下子撞得她嘴裏吐血。隨後人被送到市立醫院(陳子秀當時也被送到這醫院),因CT出故障又送到濰坊醫學院附屬醫院拍CT,三小時後去世。濰城區南關派出所承認了副所長王愛之撞人的事件,但不願透露詳情。 遼寧錦州市48歲的大法弟子杜寶蘭和段君5月17日晚被錦州市凌和分局警察抓走,次日8時許,警察通知其家人說杜寶蘭跳樓自殺。現杜寶蘭遺體停在太平間內,惡警控制其親友不許觀看,家屬現在上告,但無人受理。凌和分局警察對記者的詢問稱“(死人)不是大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據報導,自3月5日長春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片以來,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在東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捕,上百人被秘密置死。 四月以來,經本中心證實及報導的各地鎮壓指令還有: 610頭目羅幹4月親自下令黑龍江省要在4、5、6三個月抓捕6000法輪功學員; 長春四月份成立“法輪功專項鬥爭委員會”,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升級為“堅決、徹底”的“進攻性專項鬥爭”; 遼寧省公安系統四月開會部署進一步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續,肆意抓捕學員; 另據內部消息透露,江澤民四月訪德歸國後,又再次嚴令公安系統在5、6、7月份對法輪功實施更加嚴厲的迫害措施,此命令已下達到各級政法委。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的中國大陸各地消息顯示,這些指令均被實施。 此外,本中心記者5月初還證實了一項由海外媒體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該文件指示,“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先行抓捕,再補辦手續”,並明確此項授權直至2007年底。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