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領館威脅減少遊客 迫紐西蘭機場摘下法輪功廣告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7月20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18日報導——紐西蘭消息,紐西蘭奧克蘭國際機場受到駐該國的中國使領館外交官的壓力,於本月8日摘下機場出境處附近的一幅法輪功廣告。此事件已引起當地輿論轟動,據該國最大一家報紙HEARLD17日報導,奧克蘭國際機場承認摘下廣告是受到來自中國大使館的壓力。 當地法輪功發言人邵立17日表示,作為一個外國政府的代表,中國外交官這種在其他國家的人群中,進行挑撥仇恨、散布謊言、干涉私人商務的行為,直接危害了自由國家內部的安定與和諧,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開端。 豎立在紐西蘭奧克蘭國際機場旅客出口處附近的這幅約1.2X1.5米的廣告,畫面為一煉功的年輕女子,配以“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及“世界需要真、善、忍”的中英文字。 出資刊登這幅廣告的當地法輪功學員竇金梅說,這是一幅宣揚法輪功功法的廣告,她自己因煉法輪功,重病的身體得以康復,她希望大家知道法輪功好。她並指出,她與廣告公司簽訂了一年的合同,登出來已近三個月,反應很好,連廣告公司的業務員都曾誇獎,在現場能感到該廣告顯得祥和美好,與眾不同。 負責洽談廣告合同的朱偉國先生昨日說,紐西蘭奧克蘭國際機場廣告的公司的業務人員艾米麥卡告訴他,廣告公司至少接到5、6通來自中國大使館的電話,要求廣告公司拿下法輪功廣告,廣告公司多次予以拒絕,中使館遂向機場施壓,據艾米透露,拿下廣告是迫不得已,因為中國大使館威脅機場如不拿下廣告,將採取控制和制止中國遊客到紐西蘭來。 據紐西蘭媒體透露,在過去10 多年來,到紐西蘭觀光的大陸客,每年平均成長34%左右,去年到紐西蘭觀光的大陸客,超過53000人次。 紐西蘭各大媒體17日紛紛報導此一事件,17日晚,紐西蘭最著名的電視第一節目主持人Pal Holmes,採訪法輪功學員及中共駐紐西蘭大使陳明明(音),陳大使拒不正面回答主持人的問題“為什麼中國大使館要求拿下宣揚真、善、忍這麼平和的廣告”,而是用手指著主持人,不停頓地朗誦一份攻擊法輪功言論,使原本總共6分鐘的節目,陳大使一人獨講了7分鐘,令主持人極為無奈。 信息中心發言人徐侃剛18日指出,江澤民集團在中國國內無理智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同時又利用商業利益威脅外國政府或商業集團,向他們的無理要求妥協並自覺或不自覺地配合它的鎮壓,不斷地把這場迫害輸出到自由國家,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應該引起大家的重視。 在壓力下,紐西蘭奧克蘭國際機場8日開始改口稱摘下廣告是因為中國旅客的投訴。 據媒體報導,江澤民政府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行徑越演越烈,今年3月,印尼政府迫於江澤民政府壓力,下令中止一項正在雅加達進行的法輪功遊行;同月,澳洲政府應中國外長的要求,臨時取消悉尼法輪功學員的合法靜坐;6月,冰島政府根據江政府提供黑名單,拒絕近百名法輪功學員入境;目前,有40 多位美國法輪功學員向華盛頓DC聯邦法院聯合遞交訴訟,控告江澤民集團在美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為,包括闖入家宅、毆打、縱火和竊聽等等。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媒体报道:澳洲法轮大法新光明网开通 盼弘扬人性至善之“真、善、忍”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7月20日訊】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澳洲新光明网於7月17日正式开通,以下是來自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19日的報導。 澳洲法輪功學員日前開通了新光明网(http://www.xinguangming.org)。這是繼明慧网,歐洲圓明网(http://www.yuanming.net),亞太地區正悟网(http://www.zhengwunet.org/)之后法輪功學員設立的又一個主要的地區性网站。新光明网將在多方位地介紹法輪大法在澳洲的活動和最新動態。 自從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許多澳洲公民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杰出水墨畫畫家章翠英女士因為赴中國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關押8個多月。戴志珍女士的丈夫被殺害,丈夫的姐姐被送入勞教所, 年邁的父親也因為過度惊嚇与悲傷而含冤离開人世。 許多澳洲人在了解了法輪功之后加入了修煉,法輪功近年來在澳洲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各界人士。在2002年3月中國召開人大、政協大會期間,曾有西人澳洲公民因在天安門廣場請愿而遭到中國警察逮捕与粗暴對待。本月稍早亦有近20名澳大利亞公民在香港海關因名字出現在黑名單上而被拒絕入境,甚至遭到港警以帆布袋包裹抬上飛机遣返的待遇。 對于3年來法輪功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新光明网的編輯在創刊號中說,“對邪惡的縱容就是對善良的壓殺,更是對人性本善的污辱。所以,新光明网要和大家一起,盡露惡者的陰暗恥行, 弘揚人性至善之“真、善、忍”。” 新光明网的編輯強調,“新光明网是每一個人的网站,因為,揚善抑惡是新光明网的宗旨,更是人性的本愿。我們希望這純凈清新的光明能盡可能多地照到人間的角落,盡可能多地照進人世心靈的角落。”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 Jul 19 2002 5:50AM)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江澤民政權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一天內傳來四名學員被迫害致死消息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7月20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7月16日報導──近來不斷從大陸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的消息,本月14日一天內就傳來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他們是貴州省畢節市的葉逢林,黑龍江省的尚廣申,吉林省的孫世忠以及河北省大明縣的劉造峰。這些消息再次證實江澤民政權欲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的這一事實。 肝部淤血 肋骨折斷 葉逢林被貴州中八勞教所虐殺 貴州消息,45歲的法輪功學員葉逢林原在貴州省畢節市團結鄉武裝部工作,2000年11月葉逢林正在上班,被當地公安以開會的名義非法抓捕拘留,並遭到毒打審問。2001年10月他被送往貴州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據消息來源透露,葉逢林在勞教所內因抵制強迫洗腦,堅決不放棄修煉,而受到殘酷毒打,於2002年6月27日晨7點30分在貴州中八勞教所六大隊被迫害致死。由於死得突然,勞教所又沒有作出合理的解釋,只能對他的家人及單位稱是因病死亡。 葉的家人和單位質問勞教所“這麼好的人,在被送到這兒之前身體也非常好,為什麼在這兒就死了?”並拒簽火化書,強烈要求驗屍,勞教所迫於強大的壓力只好驗屍,驗屍結果,肝部有淤血,肋骨斷了一根,腸胃內沒有食物,法醫驗證說是死因不明。 貴州省畢節市團結鄉政府接電話的人士一聽記者詢問葉逢林的案件,立即以“太遠了聲音聽不清”掛斷電話,再打不接。貴州中八勞教所六大隊一值班人士對記者要了解葉逢林的死因,先是問:“你問葉逢林嗎?他不在我們這。”後又說:“沒有這個人,也沒死過人,法輪功的人沒死過。” 身體惡化 口吐白沫 尚廣申含冤而逝 黑龍江消息,肇源縣法輪功學員尚廣申2002年初被肇源縣公安局政保大隊綁架並投入洗腦班,逼其放棄修煉。據知情人士透露,在洗腦班裏,由於警察的瘋狂迫害,導致尚廣申身體惡化,口吐白沫以至後期吐血,生命垂危,可是警察仍不放人。在尚廣申單位與其陪同人員一再寫書面保證不進京的情況下才肯放人。尚廣申回家三天後含冤而逝。這是自法輪功學員鄭文芹之後又一名被肇源縣公安局迫害致死的學員。 另外據河北消息及吉林消息,大明縣大法弟子劉造峰於2002年7月1日在石家莊市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孫世忠於2002年4月19日在吉林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被一群警察及幫凶殘酷折磨,當場死亡。 至今為止,經本中心證實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已達438名,但實際死難人數遠不止此。儘管江澤民政府嚴密封鎖各地法輪功學員的死亡消息,但還是被通過各種渠道不斷地傳送出來。最近據一中共內部人士透露,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人數至少達1600人。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外界評論:法輪功與中國代表團的尊嚴

─ 從僅有的一個先例看對澳州外交部長的行政令的使用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 7月20日訊】 本文譯轉自澳州新南威爾士法律學會2002年6月份學報,作者瑪麗.羅絲.利維拉尼是該學會的資深作家。近一年來,法輪功“學員”(他們這樣稱呼自己)和外交與貿易部長亞歷山大.唐納之間一直在進行著一場謹慎的,鮮為人知的爭論。爭論的法律思考很有意思。 法輪功學員們信奉一項傳統的功法,鑽研能帶來身心健康的養生之道。他們在中國駐坎培垃的大使館前懸掛橫幅,向坐大巴士前來的中國遊客播放錄製好的節目,或者播放音樂,想方設法以引起公眾對在中國發生的[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的關注。 外交部長簽署了禁止這些“規定的物品”的行政令,連續三次都是在法律學會學報的付印之際。 根據1967年制定的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第15節,外交部長有權簽署這樣的行政令。 該法令頒布後的35年中,前25年沒有一任部長頒發過行政令,禁止在抗議他國外交使團的公眾示威活動中使用“規定的物品”,但近十年卻有兩任外交部長行使了這一行政權力。 第一位是蓋瑞斯.伊文斯(Grareth Evans),他曾是一名專門研究公民自由的學院派律師,後在歷屆工黨執政期任外交部長(1988-1996)。1992伊文斯簽署行政令,勒令搬走離印度尼西亞大使館50米內一“規定的物品”(白色木頭十字架)。(案例見“Magno(東蒂文社團成員)與另一方對外交與貿易部長和其他幾方”,澳州聯邦法院普通案例處) 一直在印度尼西亞駐坎培垃的大使館前抗議的東帝汶社團成員出庭辯論,指出根據1967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第15節所做出的1992第7號特別規定無效。該規定授權外交部長批准搬走十字架。 在第一次審訊中,法官歐爾尼裁定該規定無效,並且下令中止外長行為。 此案在向高院上訴時,被兩位法官(Gummow和French)擱置(因法官Ein-feld反對)。 判訣書中提出的考慮因素 總體上判訣書的大意是,在沒有和議會取得一致意見的情況下行使部長的權力是應受指責的。並且,只有在有明顯證據表明現法令不足以達到目的的前提下,部長才能制定規定,批准採取行政行動。 外交使團需要保護是毫無異議的,並且澳大利亞也是1961年維也納外交公約的簽約國。更進一步的是,通過1967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第15節,澳大利亞將維也納公約之第22與29條定為法律。 這些條約責成政府採取一切適當步驟保護另一國家的外交使團,使其房產不受損失,其成員的自由,人身或尊嚴不受攻擊,並防止任何侵犯和平,有損使團尊嚴的行為。 遭禁止的法輪功活動被說成是”有損外交使團的尊嚴。“ …

全文

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四〉

文/台灣 【光明網】 媽媽常說,弟弟是我們家最乖的小孩。從小他就很安靜、听話。不過,家里最讓爸媽操心的卻也是他。弟弟出生后不久,就患了過敏性皮膚病,嚴重時身上、腳上一處處的斑塊,奇痒無比,還會流膿流水。因為屬于過敏體質,很多食物,如魚、蝦等都不能吃,環境還要保持清洁,衣服被單媽媽都為他打理的特別干淨。除了皮膚,鼻子也有過敏毛病,一點灰塵或天气變化,便會讓他噴嚏、鼻涕連連。為了醫病,几乎看遍全台名醫,花了很多錢,也吃了很多苦,例如高燒住院、藥物引起副作用水腫等。雖然不惜錢財、大費周章,他的毛病從來就沒有根治,症狀時好時坏。有的醫生說,二、三十歲年紀大了自然就會好。可惜這個奇跡始終沒出現。弟弟二十多歲后,雖然患處集中到了腳上,而且病情緩和許多,但是還是得不間斷的擦藥,以免惡化或痒得影響生活、工作。 有一個關于弟弟的畫面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中:記得念國中時,有一天經過弟弟的教室,看到全班學生端坐上課,就只有一人彎下身把頭倚在桌上…。那個怪怪的人就是弟弟,因為他必須彎下身來抓痒…。就看到他頭倚桌、眼看黑板、雙手卻在腳上不停的來回搓動。當時心里十分難過,想他一定是非常不舒服…。 98年初我得法后,雖然知道大法不是為了治病,而是非常神圣偉大的修煉。但以那時的心情,卻因而更加希望弟弟早日修煉,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解脫人世的苦難。心雖急,但知道凡事強求不得,自有因緣。好不容易有一天,弟弟終于想要學「五套功法」,我赶緊跑去准備教他。那天吃完中飯正想開始,他卻倚在沙發上睡著了…。媽媽和他太太都說奇怪,因為他几乎不睡午覺的。我心想,若不是來了干擾便是師父已經在調理他的身體了。無論如何,那天他總算學了功。我提醒他還要看書才行,不過他有一搭沒一搭的,沒有進入狀況。后來有一天,他開車時突然頭痛無比,從小對「病」很敏感的他嚇到了,赶緊到醫院檢查,卻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我一直提醒他看大法書中有關「病業」的部份,然而他終究沒有悟到,還是沒有放下那個心。 后來,弟弟一家三口移民到紐西蘭,和太太都從事旅游業的他,定居在著名的觀光胜地。去年年初有一陣子,突然沒有工作上門,閑的沒事做。他開始思考起「人為什么活著」這類的問題。恰好那陣子妹妹也頻頻跨海打越洋電話催促,希望他把握机緣學法。或許是机緣成熟了,在認真閱讀完《轉法輪》后,他開始動心修煉了。 那一陣子,据說他如飢似渴的閱讀一本本大法書籍,沉浸在真理浩瀚無涯的世界里。但是,家里情況卻出現了一點緊張气氛,因為弟妹雖然以前也斷斷續續地讀過大法書,卻還沒有進得門來。對于弟弟突如其來的專注投入一時無法理解。不過,弟妹后來告訴我,有一天她忽然想通了,既然弟弟要修煉,与其疑慮懮心,不如同心試試看吧。就這樣心念一轉,沒有多久,她也決定修煉了,而且馬上一起勇猛精進。當然,小孩子也和爸媽一塊成為修煉的人。听說,在那之后好一陣子他們倆人還是閑得很,都沒有工作打攪。一家三口,起床后就是不停的讀法、煉功,沒有其它……弟弟說,這是師父安排他們要赶緊跟上來。 2001年7月華盛頓法會時,偉大的師父出現在法會現場。我看到弟弟在師父講法的過程中,從頭到尾淚流不止。那次他也告訴我,以前有皮膚病的地方都長出了新的、像嬰儿一樣的細嫩皮膚…… 他們居住的紐西蘭著名觀光地,師父當年曾駐足停留。為此,一家三口在那儿建立起煉功點,引導有緣人得法。他們還在交通要道上立起了大法的看板,讓過往旅客都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訊息。當然,對大陸旅游團講清真相,是他們結合工作的最重要修煉道路。弟弟深有感触的說,倘若他三年前就修煉,就不會移民到紐西蘭了。也許他的修煉机緣就是如此安排,促使他在紐西蘭的觀光重鎮,适當的扮演他該盡的責任。 神奇的是,一回弟弟的岳母到紐西蘭探望他們,他們把握机會為岳母放起了師父的講法帶。其中有一幕是師父打大手印的畫面。弟弟的岳母看完后告訴他們,你們的師父真好,我看到銀幕中金光閃閃,李老師身穿袈裟,頭發卷卷的打著手印…。弟弟和太太吃了一惊,心想那卷講法帶中,只有穿西服的師父啊!就這樣,他的岳母千里迢迢由台灣到紐西蘭得法修煉了。     

全文

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幹警向吸毒犯人傳授摧殘大法弟子的經驗 造成嚴重後果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7月19日訊】2001年12月在“610”恐怖頭目的授意下,西山坪勞教所從各中隊調了一大批惡警,總共30多人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教育大隊(七大隊一中隊),由西山坪勞教所所長(姓龍),教育科科長田鑫親自督陣,在以打罵人見長的大隊長田曉海、中隊長劉華的帶領下,為了完成上面下給他們的2002年度的犯罪任務,開始了對大法弟子又一次瘋狂迫害。 在此期間它們又陸陸續續調來上百個身強體壯、惡習深重的吸毒勞教人員對大法弟子施行24小時的包控。獄警以獎分作誘餌,以轉隊相威脅,(那些要轉隊的都是吸毒人員聞之色變的魔鬼工廠、死亡工地,如皮鞋廠、寶石廠、磚廠、水泥廠、碎石廠。勞教所為牟取暴利,非法榨取勞教人員的勞動價值,處於生產一線的勞教人員過著奴隸般的非人生活。)就這樣,它們把迫害大法弟子的任務強加給這些吸毒人員作為生產、工作任務。在惡警的授意縱容下,由這些吸毒人員直接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轉到教肓大隊來的吸毒人員都要由惡警組織開一次會,教它們如何看管大法弟子,田曉海還教過它們如何有效地捂人的嘴,不讓其發聲;如何迅速地將人摔倒在地上摁住,不讓其掙扎,這些一招一式田曉海都給它們作個親自的演練,示範。 那段時間裏幾乎每天都能聽到大法弟子被它們折磨時撕心裂肺的叫喊聲,猶如人間地獄。一群如狼似虎的吸毒人員把大法弟子(不管年少的、年老的),摔倒地上拖著;把大法弟子摁在地上,脫下鞋子捂住他們的嘴,用鞋底發瘋似地抽打他們的臉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腫得不成人形。在舍房裏它們會編一些理由強行讓你站立、勾腰、如做不好或不配合,馬上就是一陣拳腳交加的暴打;晚上它們會找一些藉口,半夜把你拖下床,說是要同你談心;在一些組上,它們會扣你的伙食,不讓你吃飽、吃菜;在它們不順心時,可以不准你洗臉、洗腳。 這一切的一切,這些獄警,包括在此督陣檢查的它們的直接領導都是清清楚楚的,它們卻充耳不聞、視而不見,拒絕有的大法弟子找它們直接談話的請求,甚至它們望著大法弟子那種被迫害的痛苦,在一邊非常邪惡地笑著。在它們毫無人性的迫害下,曹賢露、李洪福、張全良、張正偉、林德才、王顯安、嚴新培、黃光明先後被送進了醫院。(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今年的7月20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將舉行“法輪大法和平歷程圖片展”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7月18日訊】 尊敬的 先生、女士︰ 蓮花出淤泥而不染,聖潔而超然。她的寧靜和芬芳,昭示著任何環境都不能阻擋美麗的綻放,也預示著法輪大法的美好必將消融發生在中國的殘酷鎮壓。 2002年7月20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一種以真善忍為準則的平和的古老功法,開始在中國遭受迫害。也同樣從這一天起,法輪大法開始了在世界50多個國家的大規模洪傳。 三年了,仍然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因為維護真善忍的原則,因為向世人講清真相在遭受迫害。據2001年底中國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高達 1600人。另外,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而他們中的每一位學員,都如同一盞燈塔,在用他們的大善大忍之心默默承受,照亮每個生命的心靈,希望換來人類能夠享有真正的和平的那一天。 今年的7月20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將舉行“法輪大法和平歷程圖片展”,紀念那些用生命證實真善忍力量的法輪功學員,並向社會展示法輪大法在世界52個國家洪傳的盛況。此外,還將舉行下列慶祝活動, 歡迎參加︰ 唐人街︰德信街 11:00am-4:00pm “法輪大法和平歷程”圖片展 1:00pm-1:30pm 正義之聲演講 11:30am-4:00pm 中國傳統文化、文藝表演 達令港︰Tumberlong 公園 11:00am-3:30pm …

全文

明慧學校宗旨及校章 (2001年3月3日)

(http://www.xinguangming.org)【光明網】 明慧學校宗旨 明慧學校教學以“法輪大法” (法輪功) 為本。教導小弟子以“真善忍”為標準,重德及提高心性為至要。並練習簡易而有效的“法輪功”五套功法,以達到生慧增力,心靜身健的狀態。 明慧學校校章 1. 明慧學校以“法輪大法”,“真善忍”為宗旨,為非宗教性團體,無任何宗教儀式。亦不涉及政治。 2. 明慧學校為非營利性團體.不收學費,不收捐款。 3. 明慧學校校舍租金(場地費)由學生,家長,學員志願分擔。 4. 明慧學校工作人員及教師,需為法輪大法修煉弟子。 5. 明慧學校工作人員及教師,志願服務或教學,如同大法洪傳,不取報酬。6. 大法經文︰不解釋,不下定義。手抄經文需妥善處理。 (http://www.xinguangming.org)        …

全文

法輪功成員給我上了一堂生動的法律課

馬強 (http://www.xinguangming.org)【新光明網】──原載《人民報》 很久不看電視節目了,一則沒有時間,二來天天活動在网絡上,一般的新聞都能了解到,無非就是滯后一點,也沒啥。這不,昨天又看到這樣的一則新聞,給我上了一堂生動的法律課。新聞稱:法輪功學員不知道使用了一种什么樣的技術,干扰了鑫諾衛星的正常信號,使得全國大部份縣市的電視台信號受到干扰,嚴重者甚至收到法輪功的電視信息。新聞最后用絕對的口吻稱:這种行為“干扰我廣播電視節目正常播出和衛星正常使用的嚴重違法活動,違反了有關國際公約和民用通信的基本准則,危及國家安全,侵犯了公眾權益。” 按照推斷,這种行為屬于絕對的違法犯罪范疇。這到真的讓我納悶了。為什么呢?因為,法輪功最多也就在很短的時間干扰了一些電視節目的正常播出,但是,20多年來,我卻天天忍受著中共電台對美國之音、BBC、自由亞洲電台等等一系列的廣播節目的干扰。這是不是也屬于嚴重的違法犯罪范疇? “如此長時間、大面積干扰,在世界上是罕見的。”中國衛星用戶學會副會長杜百川說,“人類社會已經進入信息時代,衛星通訊是國際社會交流信息的重要載体。按照國際電信規則,所有衛星轉發器的上行頻率和技術參數都是公開、透明的。國際電信業務的正常運作,有賴于國際社會的自律和共同維護,這是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標志。”按照這樣的說法,非法無疑是肯定的了,但是,這卻絕對不是罕見的:君不見在中共長期有效的干扰下,一般中國人,特別是生活在北京的朋友,收听國外信息是多么地困難,收音机換了一個又一個,几十塊錢的不行,換一個上百的,上百的不行,換上千元的Sony。但是干扰依舊存在,廣播還是斷斷續續,不忍卒听。這一切我們都默默地忍受著。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竟然是犯罪。 今天的《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是這樣說的:“境外‘法輪功’邪教組織攻擊鑫諾衛星,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的又一次升級。這次攻擊衛星事件,再次說明了邪教是人類社會的公敵。‘法輪功’違反道德准則,侵害公眾利益,破坏公共設施,不是第一次,也決不會是最后一次。我們應當充分認識邪教的本質和危害,時刻保持高度警惕。邪教本質決定了‘法輪功’還會不斷地搗亂、破坏,但是歷史的規律也決定了他們的命運只能是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徹底滅亡。” 看到這里我想:如果將与上述行為同出一轍、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中共替換到這段文字中,結果又會怎樣?…(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