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冰岛民众示威声援 70余被扣法轮功学员入境冰岛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在冰岛人民的正义支持下,6月11日傍晚,原来被机场警察送到冰岛某学校滞留的70余名法轮功学员已经堂堂正正进入冰岛。据不完全统计,曾被扣押的学员来自美国、加拿大、台湾、丹麦、澳大利亚等地。 据明慧网报导,在江泽民政府谎言宣传的欺骗和流氓手段的压力下,冰岛政府不久前下令在江可能滞留冰岛期间禁止法轮功学员入境。自当地时间6月11日清晨,来自世界各地的70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冰岛雷克雅未克机场入关时因为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而遭扣,并被送入当地一所学校滞留。 当日,冰岛媒体大篇幅正面介绍了法轮功,并报道了当地法轮功学员以及来自海外各国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包括英国西人法轮功学员莉莲.斯太芙(Lilian Staf)和加拿大西人法轮功学员周.祁普卡(Joel Chipkar)与冰岛移民官员会见时的情况并配发了彩色照片。同日,冰岛媒体还重点报道了社会各界针对冰岛政府迫于江泽民流氓手段的压力所作决定发出的反对之声。 与此同时,冰岛人民纷纷表示对法轮功学员的同情与支持。 当日晚8时,200~300人冰岛居民志愿驱车赶到警察扣留入境法轮功学员的学校门前举行抗议。他们身穿黄色衣服,在自己的车上写有声援法轮功的标语,坚定而有礼貌地对警察说:你们不是要抓法轮功吗?我们和法轮功学员一样,那你们就抓我们吧。他们还模仿法轮功学员做出合十的手势,并尝试着要进入该学校与法轮功学员同甘共苦。 参加志愿示威的冰岛居民说,不是有人不喜欢黄衣服吗?我们都穿黄衣服,家家都挂法轮功条幅。如果前来访问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起来了,那我们就替他们去(抗议)。 很多机场工作人员纷纷低调向法轮功学员索要传单,用心倾听法轮功学员的介绍,并在私下里主动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他们反对无理对待法轮功。一位在机场工作的男士私下对法轮功学员们说,你们是对的,你们虽然被扣了,但现在媒体都在正面报道你们,正义赢了。一位女士当众对法轮功学员说:江泽民应该呆在中国别出来,我们冰岛是一个和平的国家。 各地旅客更是对冰岛政府禁止法轮功学员入境的行为感到惊讶与不解,并指出肯定是中国(江泽民)政府在背后对冰岛施加压力。 在冰岛人民的正义支持下,6月11日傍晚,原来被机场警察送到冰岛某学校滞留的70余名法轮功学员已经堂堂正正入境冰岛。 与此同时,在美国的巴尔蒂摩国际机场和明尼阿普力斯国际机场分别有8名和4名法轮功学员被冰岛航空公司拒绝登机,其中包括5名美国公民。冰航工作人员解释说,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下午接到了冰岛政府的命令和名单。有冰航工作人员表示执行这个命令非常不舒服,并低声说其实是中国(江泽民)政府在背后作怪。 据内部消息,当地时间12日上午,冰岛政府将和冰岛全体国会议员一起召开紧急会议,重新研究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政策。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踐踏中國民眾的江羅“610辦公室”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12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6月9日報導--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的直接命令下,中央委員會正式成立了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命名為“610辦公室”,由此開始了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系統、周密、根除式的暴力迫害和精神迫害。610辦公室在過去三年中已成為江澤民對中國民眾實施國家恐怖主義統治的最高權力机构。恐怖主義的最初形式“國家恐怖主義”這個詞,來自18世紀法國大革命中羅伯斯皮埃爾的“恐怖統治”。在這期間,羅伯斯皮埃爾和雅各賓党員們抓捕和處決了成千上万他們認為是“國家的敵人”的人們,并且使用暴力和恐怖作為控制社會的工具。 凌駕于党政司法部門之上的“610”辦公室 按照江澤民的要求:建立“610辦公室”是為了“調查并從特定步驟、方案和措施上提出統一的方法來解決‘法輪功’問題。”并指定李嵐清任組長,丁關根和政法委的羅干任副組長,直接向江負責。 根据江的构想,“中央委員會和政府各部委單位,以及中央政府直接領導下的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需要密切配合‘610辦公室’”,中國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都相應設立了“610辦公室”,直接指揮控制著各級的党政机關及公安、檢察、法院、勞改、勞教部門,國安部門,以及宣傳机构,新聞媒體。這樣,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一個嚴密、獨立運作的體系,是江澤民系統迫害法輪功及無辜百姓的總指揮部。 歷史上曾令人恐怖的“株連九族”政策,在這三年中,被610辦公室發揮得淋漓盡致。結果造成至少數十万例法輪功學員被隨意拘留,非法監禁,遭受酷刑折磨、性虐待和精神虐待,失蹤、被謀殺。 与此同時,數十億中國的民眾被官方一言堂的宣傳欺騙、愚弄,仇視修煉真善忍的人們;即便是明白事理的民眾,在無孔不入的610辦的監管下,也不敢聲言,人民基本的信仰權利、言論自由權利早已被江羅集團剝奪。 從本質上看,610辦公室很類似“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在“文革”中,“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擁有絕對的權力,在全國范圍內發動殘酷的群眾斗群眾運動,以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利用國家宣傳机器蒙騙群眾 610辦公室成立后首先做的就是誣陷法輪功,蒙騙群眾,封鎖法輪功在世界50多個國家受到歡迎和褒獎的事實,扼殺一切真實消息,在國內對全民洗腦。在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之初,610辦制作了大量誣陷法輪功的謊言、黑材料和偽證,精心炮制了1400例,斂財,豪宅等等蒙騙群眾,篡改法律精神實質,任意加扣政治帽子,羅織罪名,加害法輪功。 當這些謊言遭到越來越多的質疑的時候,610辦公室轉而制造惡性事件,利用人們的善良挑起群眾對法輪功的仇恨。諸如天安門自焚、京城傅怡彬殺人案、關淑云殺女案等等,雖是不同的事件,但610辦都是采用了相同的處理手段,利用事端,在官方媒體上大勢渲染,一口咬定是法輪功學員所為,而對發生悲劇的當事人的情況卻不作深入的調查,對他們失去生命也不問不理,顯示這些人的生命在江澤民羅干眼中就如草芥。但是,這些构陷式的宣傳卻讓不明真相的群眾在被欺騙中認同或參与了江羅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 禁止獨立媒體調查真相 在610辦公室控制下的官方媒體和大眾傳播媒介,不斷發布的這些所謂法輪功殘害人的事例,卻從未得到第三方獨立的調查。到目前,610辦公室仍是禁止國際上獨立的新聞媒介或國際机构對其所公布的這些事例進行獨立的調查和證實。同時,中國的非官方大眾傳播媒介也必須嚴格按照610的指示進行有關法輪功的報導。 嚴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作為江澤民對法輪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的最主要机构,610辦公室在過去三年中,不斷轉發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各种密令。數百起目擊者見證記錄表明,這些密令包括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死亡者〕身源,就地火化”等。這些不能見光的和置人于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約束地酷刑折磨、甚至謀殺中國的法輪功學員。 在拘留所,無論年齡,性別,或身體狀況,暴力和酷刑成了對付法輪功修煉者的主要手段。這里僅僅是記載下來的酷刑手段的一部份:毆打,強迫灌辣椒水和高濃度鹽水,不許吃飯,睡覺和上廁所,暴露在極冷和極熱的天气下,用香煙和燒紅的金屬燙烙,用電棍電擊,等等。鎮壓中,女性修煉者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性攻擊,包括強奸及使用電擊裝置電身體敏感部位。怀孕婦女被強迫墮胎,以此來延長對她們的拘留。 “610辦公室”同時還指令各縣、區政法委要成立強制洗腦班,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如不服從就送勞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進一步迫害。并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經濟上的掠奪,分別處以千元至几万元不等的高額罰款。 三年來,經人權組織和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證實的被迫害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已超過400人,而中國公安部門內部的消息說死亡人數實際上已超過1600人。數千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劑量破坏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6000多名學員被非法判刑,10万多學員被非法勞教。 超越政府、公、檢、法机關行事 610辦公室除了直接指使中國公安抓捕、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外,對每一位具體的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起訴、審判的決定包括判刑的刑期也都是由省級610辦公室直接作出。在迫害法輪功兩年多失敗后,江澤民還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直接設立“610辦公室”,并要這個擴大的“610辦公室”完全效忠于他,絕對服從他的意志。 …

全文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声明:为什么要禁止和平的人们进入冰岛?

在压力下坚持原则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声明:为什么要禁止和平的人们进入冰岛?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欧洲法轮大法信息中心2002年6月10日伦敦消息- 三天前,美联社报道,冰岛的司法部在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6月12日到访前,已经禁止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进入冰岛。在我们对司法部的这一决定表示遗憾的同时,我们强烈谴责中共独裁者对他将访问的国家滥施压力的非法行为。在过去的三年中,全世界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表现了极大的善良和非暴力精神,即便是在中国,在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因坚持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而面临牢狱、酷刑和死亡的情况下,他们一直以完全和平的方式请愿。 今年二月,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世界经济研讨会外面举行了和平的炼功表演。在三天表演后,一名高级警官对一位法轮功的组织者说:他钦佩法轮功学员的纪律性,懂礼貌,良好的言行与平和的气质。在那个星期的早些时候,当有人问他在这次世界经济研讨会期间有关法轮功的情况时,他说:“你不会与法轮功发生麻烦,跟他们一起工作简直是一种享受。” 冰岛的官员也从世界各地的有关法轮功报道中证实了法轮功的任何活动都是一贯和平的。 为什么要禁止和平的人们进入冰岛? 当我们为冰岛司法部的决定感到遗憾时,更大的耻辱是,事实上这位中国领导人用动辄取消他的行程来要挟这个西方国家,致使这个国家在外交上采取妥协的政策。 昨天冰岛的The Morgunblad报道说:据可靠消息来源说,中国当局已经要求冰岛政府在其访问期间不允许法轮功成员在那里。他们甚至要求在江将要去的Saga Hotel旅馆里不准见到示威者。在这前一天,冰岛的The Visir报道说:“司法部已从中国使馆收到了可能与法轮功有关的人员名单。” 这个消息清楚地表明了江的偏执狂特性:他为了不想见到一群和平炼功的人,宁可牺牲国家的外交尊严。上个月,他在德国表现得已经很出格了,他要求德国政府在他访问期间禁止人们穿黄色的衣服,因为那是法轮功学员在公开请愿时经常穿的颜色。也许这个颜色能令他想起在中国成千上万个被他打入监狱,酷刑或被杀的无辜的男女老少,还有那些因他发起的迫害运动导致的上百万的悲惨家庭。 来自冰岛支持的声音 冰岛人民生活在一个崇尚自由的民主社会,过去的一个星期,法轮功的网站已经收到无数的来自冰岛的个人或组织的电子信件(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湖北麻城再傳惡警暴行 法輪功學員李繼菊遇難

【新光明網】 無理抓人 惡警酷刑致人死亡 事件起於5月15日中午﹐麻城市警察翻牆闖入西畈村的李繼菊家中,進行非法抄家,在李繼菊譴責警察的非法行徑後﹐十餘名警員當場把她的肋骨打折一根﹐然後把已經重傷的李繼菊連打帶拖至麻城看守所。 消息透露﹐李繼菊在看守二所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並要求無罪釋放。5月20日﹐警察將李繼菊押至龍池派出所﹐對她進行非法刑訊,結果李繼菊在審訊中被酷刑致死。 消息來源稱﹐李繼菊遺體雙眼大睜,身上有被暴打留下的纍纍傷痕﹐全身多處骨折,頸部有明顯被勒過的痕跡。 掩飾罪行 公安處處欲蓋彌彰 消息來源說﹐公安當局造謠李是跳樓自殺﹐並派警威脅、恐嚇其親朋不准多問多說﹐違者即抓。 李繼菊遺體在火葬厂停放的第一天,公安局將火葬厂員工逐出,由幾十名員警親自看守遺體﹐不准其家人及親友靠近。有人對遺體拍照﹐遭警方毆打並撕毀膠片。 遺體停放的第二天,公安加大警力,火葬厂內公安及武警有數百人,從李家到火葬厂沿途設有兩百餘警力、便衣。李繼菊的家屬、親戚遭軟禁,不能和任何人接觸。 消息說﹐警方不准家人驗傷,聲稱會指派法醫進行死因鑒定。但來自地區和麻城市法醫在看過遺體後﹐均未寫法醫鑒定。最後公安局強行將李的遺體火化。 消息並透露﹐目前李繼菊命案直接行凶者﹑龍池派出所尹XX等二名警察已被當地公安局保起來。警方賠給李繼菊家人32000 元﹐以阻止親友上告。 麻城市龍池派出所一自稱姓尹的警察﹐9日在回答記者有關李繼菊命案時﹐先是聲音發慌地問﹕“你怎么听說的﹖”緊接著又匆忙說﹕“我什么都不知道。” 當地火葬廠9日接聽電話的人則連連對記者說﹕“沒有人工作﹐沒有工作人員﹐就這樣吧﹐別打了。”電話掛斷﹐再打不接。 虐殺學員 麻城警察惡名遠揚 從中國大陸發出的有關湖北麻城市警察殘酷虐殺法輪功學員暴行的文章﹐在明慧網有詳細刊載。 …

全文

正念除恶是要谋杀江xx吗?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初夏的旧金山湾区深夜,仍然寒风萧萧,颇有寒意。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来,集聚在旧金山中领馆前,都静静地守坐在水泥地上,面带祥和宁静,开始了集体发正念铲除邪恶的活动。 一位记者前来采访这次活动,几个学员客气地站起来,和他交谈。采访完以后,记者谈到,现在有人造谣说法轮功学员近距离和平抗议是要谋杀江xx。他说中共的这种谣言很幼稚可笑,不值一提,不过他说确实遇到有些人对法轮功学员发正念不理解,想请他们谈一谈。 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也听说了,现在有人给法轮功造谣,说国外的法轮功学员到江xx出访的国家去和平抗议是想要谋害江xx。首先我要说明的是,修炼法轮功不能杀生,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发正念铲除邪恶,只是盘腿打坐,心里发出意念,不是要铲除某个人,而是要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如果我发正念默想:“邪恶全灭”,旁边的好人会害怕吗?他会灭吗?不会的,因为他身上不存在邪恶的因素,他当然不会害怕、也不会被灭掉。而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一看我立掌,他会害怕,因为他认同自己是邪恶,他就怕被灭掉,江xx就是这样的人。 江xx给610办公室下的很多密令都不敢签字,而且后来还收了回去,怕秋后算帐。如果他不认为自己是在干坏事,在各种公开场合下他就不会口是心非了,他就不会屏蔽网络,封锁消息,怕人民知道真相了,到德国访问就不会让人家把他车子路过的地方所有水井盖焊死了。他怕法轮功学员发正念铲除邪恶,甚至连法轮功学员穿的黄色和兰色衣服都害怕。据说每到法轮功学员发正念时,他都难受不已,甚至起不了床,这不能不让人思考,怎么那么多随访的人都没事,单单就他不行了呢?这是不是因为他做了邪恶的事情,背后充满着邪恶的因素?当一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就有感觉呢?」 另一位学员说:「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们和平抗议,不是要铲除某一个人,而是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和他没有个人的私怨可了结的,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打死了上千人,把十几万人关进监狱、精神病院进行毫无人道的迫害。他们怕自己的罪行暴光,还搞了个天安门自焚事件,把小思影烧得惨不忍睹的镜头反复播放,使不明真相的人由于同情孩子的遭遇而对法轮功产生了极深的误解甚至仇恨。善良的人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国家领导人会利用国家和政府在欺骗人民!」 记者一直在静静地听,有时还记录下来。 一位男学员接着说:「以前的事,今天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最近的,现在江泽民政府还在不断地制造新的杀人案来嫁祸法轮功,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仇恨法轮功。这还不算,今年4月,“6.10办公室”负责人罗干到黑龙江,给黑龙江政法系统直接下达命令,要在4、5、6三个月内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明确命令要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以不管。你想,放着坏人不管专抓好人,这样下去国家会怎样? 罗干最近又到了沈阳,沈阳市公安局已召开秘密会议传达命令:6月5、6日晚12点开始全城大搜捕,所有在名单上及放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抓回。 吉林市610恐怖组织对110警察下令:“抓住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2000元。”4月份,汉川市官办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在所有的中、小学中强行发放宣传单,人手一份,对学生灌输仇恨法轮功的思想,并实施金钱奖励,挑动学生举报讲真相散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宣传单上标明了各种举报得奖价格。如“举报一个发传单的,可得奖金500元”等等。直至高达几千元。这些钱都得用命去换啊!他们连孩子都不肯放过!」 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激动。 沉默了片刻,他又接着说:「也正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我们知道那一切恶人表面上失控的残暴行为其实并不能完全代表他自己,是有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控着他们干的。所以我们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就是要用纯净的意念消灭掉这些邪恶因素,从而挽救不明真相的人。同时,善恶有报是这个宇宙的理,任何人做了坏事最终都要自己去承担的。」 记者问:「过去我不相信有神通,不过我看过《济公传》,里面净是济公除恶的故事,看着很过瘾的,现在看你们发正念让坏人怕成那样,我开始相信《济公传》里写的都是真实的。」 学员们都笑了,有一个学员说:「如果不真实恐怕也就不能流传至今了。我们法轮功修炼是自愿的也是公开的,没有任何保密的见不得人的东西,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齐发正念铲除邪恶,就是为了让更多受蒙蔽的人从毒害中清醒过来,这样他们就不会被淘汰,就能得救;同时也是让受无神论教育、不相信神佛的人亲自看到佛法神通的真实存在和伟大。」 有位过路的人是修佛的,他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插嘴说:“虽然我没炼法轮功,但我们修佛的也认为正念除恶是慈悲。” 记者笑着问:“如果有的坏人在正念除恶中死掉了,这对他是不是慈悲?” 过路人说:“我们修佛的人相信六道轮回,这世干不好的事,下辈子说不定托生个什么东西,再不好了就下地狱,地狱还分层呢,十八层只不过是让人知道的那么一点儿,除了十八层以外还有好多好多层!你想想,让无限制作恶的人早一天死,除了让别人少受一天苦,也是让他少造一天恶业,少下一层地狱,这对他不是大慈悲吗?” 记者若有所思地说:“你说的这一点,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那个人又说:「再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天也不容啊!可不是谁想让谁死,谁就能死的,如果真能这样,世界早就大乱了。冥冥中自有定数。」 …

全文

湖北麻城又傳慘案:法輪大法弟子李繼菊被警察活活打死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10日訊】繼打死、燒死四名法輪功學員之后,湖北省麻城市當局最近又將麻城市西畈村37歲女法輪功學員李繼菊活活打死。 据報道,麻城市惡警于5月15日中午翻牆闖入李繼菊家中,進行非法抄家。起因是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從外地回麻城時提著一個旅行包直接到李繼菊家里。“蹲坑”的惡警以為包內有大法資料。十余名惡警因李繼菊譴責他們的非法闖入而當場把李的肋骨打折一根。惡警連拖帶打把李繼菊拖至麻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二所,李要求無罪釋放并絕食抗議非法關押。5月20日麻城市紀委書記黎胜國、公安局一科科長楊甘敦、閆穩山將李繼菊秘密押至龍池派出所非法審訊。審訊期間由于公安濫施酷刑,李被迫害致死。李死后大睜雙眼,身上多處留下被暴打后的傷痕,多處骨折,頸部有明顯被勒過的痕跡。死訊傳出后,當局造謠說李是跳樓自殺。并派惡警威脅其親朋好友不准多問,不准多說。否則就抓人。同時,麻城許多名法輪功學員的住所被監視,學員被警告不能互相來往。李的遺體在火葬厂停放的第一天,公安局將火葬厂員工逐出,几十名惡警看守遺體不准家人和親友靠近。有人對遺體拍照而慘遭毆打并被撕毀膠片。遺體停放第二天,公安加大警力,火葬厂內公安及武警數百人,從李家到火葬厂沿途設有兩百余警力、便衣。并軟禁其家屬、親戚,不許和任何人接触,也不許家人驗傷,聲稱他們會指派法醫進行死因鑒定。但是,地區去的和麻城市指派的法醫看過遺體后均未寫法醫鑒定。最后公安局出面將李的遺體強行火化,并賠給其家人三万二千元,意欲阻止親友上告。(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河南省六天内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10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8日报导- 河南消息,郑州市一老年法轮功学员黛晓静4月25日被迫害致死。这则消息令河南在短短6天内连续有3名法轮功修炼者相继被害,显示该省迫害法轮功局势加剧。据消息来源说,61岁的黛晓静于3月在一庙会上讲法轮功真相时被郑州市三官庙派出所绑架,送进郑州市中原区拘留所。知情人士透露,黛晓静在拘留所里一直未报姓名,并绝食绝水18天,被强行灌食,受到极大摧残。18天后,拘留所看黛晓静快要不行了,怕担责任,将她释放,但派人跟踪,试图找到她的住址。知情者说,黛晓静被迫强撑着衰弱的身体,在外面东躲西藏了两天后才回到家,终因伤重于4月25日去世。 记者打电话到三官庙派出所询问此事,对方说“派出所那么多人,不知道是谁抓的。” 资料显示,在黛晓静死去的同一日,河南省另一名法轮功学员、34岁的律师李健被该省第三劳教所施以绳刑、超强度苦役以及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致死;而4月30日,因贴法轮功传单而被捕的焦作市42岁大法弟子白爱香在关押中被迫跳楼致伤,后死亡。 黛晓静是已被证实的第419例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两月内连遭绑架、劳教、送精神病院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赵福兰被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9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5日报道--黑龙江消息,59岁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赵福兰在两个月内连遭绑架、劳教、送精神病院,于5月31日被迫害致死。消息来源说,赵福兰自97年开始修炼大法后,身体一直非常健康。 消息来源透露,赵福兰是佳木斯东北电影院退休职工,4月11日被佳木斯前进区永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先被送到看守所关押,后被送西格木劳教所,5月23日再被送进佳木斯精神病院。不到两个月,赵福兰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家人得讯将其接出,送佳木斯二院进行抢救。知情者透露,赵福兰当时已不能说话,消化道出血,终在昏迷8天后死亡。 佳木斯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部门的一男性工作人员6月4日证实了赵福兰的死亡,但谎称她是正常死亡;其它有关单位对此均有不同反应,永安派出所对将赵福兰送看守所时是否有病不予回答;西格木劳教所一女性工作人员在回答将赵福兰送精神病院时“她是否有病”的问题时,竟表示:“这哪知道。” 据统计,黑龙江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目前已高达57人,是继山东之后,死难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省份。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江氏集团奖励出卖良心 警察暴虐打死大法学员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网6月9日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3日报导--山东消息,山东海阳市法轮功学员杨丰斌因贪财者出卖而被绑架,5月23日被当地610办公室警察酷刑折磨致死。 据消息来源称,45岁的杨丰斌是山东省烟台海阳石剑村人,4月27日,杨正在山中采石工地干活,被海阳市610办公室警察于正高、王英杰等6人非法抓进拘留所,遭酷刑折磨,杨的内脏都被打坏,致生命危急,送海阳医院抢救不治,于5月23日死亡。 消息透露,在整个抢救期间,610办公室警察一直逼迫杨丰斌的妻子交钱。杨妻当场反驳说:“他在正常干活,身体好好的,被你们打的这样,你们要负责!” 自称在村里管治安的杨进龙2日对记者说,“警察来叫我去找他(杨丰斌),把他叫到村庄,然后走了再也没回来。” 消息说,杨丰斌自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因而常以自身经历向人证实法轮功好。消息来源说,杨丰斌是被人举报而被捕,而举报者的妻子对人称“就是图钱”。 江泽民集团为企图根除法轮功,实施广泛的迫害措施之一是用金钱“悬赏”。据明慧网4、5月的报导,黑龙江省北安市“悬赏”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5千至1万元;双城市为抓3名法轮功学员共“悬赏”七万元;长春公安局一处5月15日向记者证实了“检举炼法轮功的有奖金”的规定,称价钱“要看情况提供到什么程度而定,一般千元左右。” 明慧网3月份一则消息报导,吉林九台市南苇村的两贪财村民,为领1千元赏金,告发两名任教师的女大法弟子贴真相资料,后两大法弟子被九台市拘留所迫害致死。最近一则消息透露,3月初被吉林省四平市看守所折磨致死的大法弟子戴春华,也是被贪财的人为领赏而举报。 杨丰斌的死亡使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上升到68名。山东省是虐杀法轮功学员最多的省份。目前全中国已有418名法轮功学员证实被迫害致死,而据2001年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实际高达1600人。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