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短語几則

【光明網】 講真相短語几則 法輪大法,世界廣傳。 教人正道,道德規范。 了解真相,守住正念。 善惡必報,正在兌現。 *** 真相材料傳著看, 大伙都來當法官。 明辨正邪心存道, 他日方知德無邊。 謊言騙局被揭穿, 賊王小鬼心膽寒。 笑看行惡遭天譴。 敢把天理播世間。 大法徒,不畏險, 講清真相意志堅。 還我師父之清白, 誹謗造謠者難安。

全文

澳大利亞法輪大法佛學會祝賀西班牙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9日訊】喜聞西班牙法輪大法學會正式成立,澳大利亞全體大法弟子倍感歡欣鼓舞,並表示衷心的祝賀! 讓我們攜手共進,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中慈悲救度眾生,共同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澳大利亞法輪大法佛學會2002年7月8日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二)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9日訊】(四)無人接聽的119電話,姍姍來遲的消防車,警車上的常備滅火器、防火毯上哪兒去了? ◆無人接聽的119電話 北京的119火警台、122交通報警台、110匪警台,這三個報警電話都是相互聯通的。無論你撥打哪個電話,都可轉到相應的報警台。從5月31日17:00到6月16日17:00,北京市共發生334起火警,幾乎是每個小時一起火警。 那麼在這334起火警中的這次網吧火警情況如何呢?讓我們來看看。 新華社記者胡蓉在6月24日的報導中說,6月16日凌晨2點43分,公安消防“119”接警台凌晨接到報警,隨後9部消防車“及時”趕到火災現場。幾乎是與接到火警同時,凌晨2點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輔路上巡邏的海澱分局巡察支隊801、802車組接到分局指揮中心布警,2點48分,即4分鐘之後,兩車組到達3公里外的現場。此時,“‘藍極速’網吧已被烈燄包圍,火舌從2樓窗戶噴湧出來高高竄起,而網吧前的空地上已聚集了許多圍觀的群眾,情勢十分緊急。” 我們已經知道119火警台2點43分接到報警,那麼,撥打119電話的人什麼時候開始撥打的呢?經過我現場詢問,居民講:他聽到喊叫聲出來後,看到110警車已經到了,很多人都在給119打報警電話,但是沒有人接。 據《南方週末》6月20日第九百五十八期頭版,《網吧生死劫》,駐京記者吳晨光報導,6月16日凌晨2時30分,“濃煙從樓梯口滾滾而來……有人大喊,著火了!”,此時,據“藍極速”網吧僅有2米之遙的28號樓201的周女士迅速撥打了119電話。 根據報導,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周女士發現“藍極速”網吧著火之後,立刻撥打了119電話,因為,她家距離網吧僅2米之遙,很可能被火災殃及。報導中說,“……撥打了119電話,而後便一路小跑下了樓,來到‘藍極速’網吧北側的小路。” 需要注意的是,《南方週末》駐京記者吳晨光沒有提及,周女士是否打通了119電話?還是119電話沒有人接聽,周女士為了逃命,跑出了“距離網吧只有2米之遙”的房子? 如果周女士打通了電話,那麼119火警台接到報警肯定不是2點43分,而是2點30分左右。也就是說,當時周女士肯定沒有打通119火警電話。 同一個報導中提到被封在網吧裏面的史力,在2點30分左右,剛剛聞到汽油味、知道火著起來的時候,憑著對網吧道路熟悉,跑到廁所中。略懂救生常識的他,匍匐在地,馬上使用手機撥打119。 奇怪的是,《南方週末》駐京記者吳晨光仍然沒有提及,史力是否打通了119火警電話?根據119接到火災報警的時間,史力肯定沒有打通119火警電話。 當地一位居民講:他聽到喊叫聲出來後,看到110警車已經到了,很多人都在給119打報警電話,但是沒有人接。 這說明什麼呢?110警車已經先到現場了,此時打119電話,還沒有人接。要知道,110、119是相互聯通的呀!只要110接到火警,馬上就會告訴你“拿著電話不要放,千萬別放,我給你轉119”,而後,把電話轉到119火警台。而這場網吧大火中,110警車都已經趕到現場了,說明110已經接到報警了,119火警台還是打不通。太離奇了! 同時說明,110警車到現場,不是因為有人撥打119電話,而後119在調度消防車的同時把情況轉告110,然後110派附近巡警去現場的。而是這樣一個情況:119火警打不通,有人撥打110,110警車才到現場的。 由此可見,在火災剛發生時,119火警台無人接聽。這是非常異常的情況。119電話怎麼會無人接聽呢? 況且,在119火警台工作,誰敢不接電話!在接電話之前,誰也不知是哪裏著火了。比如,就在“藍極速”網吧大火前11天,6月5日,在中央軍委通訊站北側,北京巴士公司雙層車分公司起火。如果這個火警誰不接電話,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119火警台恰在當時無人接聽,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全文

一神秘發光體掠過神州各地 大半個中國都看到UFO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9日訊】(2002年7月7日08:20  華商報)7月1日,本報刊登了“不明飛行物經過陝西”的新聞,而當天全國各地許多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報導了類似的消息:6月30日晚10點半左右,一個神秘的發光體變幻著各種姿態掠過江蘇、河南、陝西、四川等地的天空。 《天府早報》的報導中說,“一些讀者打進電話稱天空中出現一發光物體,光芒呈白間橙色,從東向西緩緩飛行,持續了約3分鐘。發光物體大小如一張辦公桌,並且在飛行過程中,物體不斷地變著形狀,由月牙形變成扇形。” 河南《城市早報》報導了當地目擊者的描述:“10時30分,夜空中北斗七星勺把處突然出現一火箭狀不明飛行物,接著“火箭”後面的尾巴呈扇狀打開,發著亮光,再往後發亮處彎成月牙狀,且彎月上面有一顆明亮的圓球,發出耀眼的光芒,5分鐘後,不明飛行物消失在夜空中。” 《蘭州晨報》報導說,臨洮一位叫陳世文的攝影師當天晚上正在給人家拍攝葬禮,突然人們指著天空驚呼:“飛碟”,陳急忙將鏡頭對準天空,“只見夜空中從正東方平行向西緩緩飛來一亮物,身後拖著一條明亮的尾巴,大約2分鐘後飛行物停在空中,亮尾先消失,隨後飛行物也變暗、消失。又過了大約一分鐘,不明飛行物再次閃亮,亮度更強,並朝偏東南方向螺旋式上升,旋轉約十幾秒後飛行物呈現為一元寶狀,後漸漸消失在夜空中。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5分鐘。”由於喪主家人篤信佛教,有人認為佛光呈現,也有人說是飛碟。 《揚子晚報》還發表了一張此物的照片,據當地讀者反映,西北天空有一狀如初升太陽的物體,像射燈一樣發出扇形光亮,光線如波浪一樣湧動。十多分鐘後,光亮逐漸消失,空中只剩一團雲霧。 四川一媒體報導駐地空軍訓練時與之同飛,竟以為是敵機!親眼目擊此“發光物”的重慶市天文台台長助理田香遠指出了它的準確位置:大熊星座與小熊星座之間。 同時,湖北荊州、內蒙古包頭以及黑龍江大慶等地的網友也在網上表示,他們也看到了同樣的東西。 從各地媒體的報導可以看出,目擊者所描述的發光體外形、大小、持續時間、飛行方式非常相似:它很高,比一般的飛機飛得高得多;它很大,“有三個滿月那麼大”(一網友描述);它很亮,顏色從橙色轉成白色;它出現在西北方向,從東向西移動,速度並不快;它呈扇形,光波向外波動;它持續的時間從兩三分鐘到十幾分鐘。由此可以推定,6月30日晚10點半左右,一個“不明飛行物”光臨了從東到西的大半個中國,人們所看到的是同一個“不明飛行物”。 不明飛行物現身陝西 就在甘肅、四川、重慶、河南、江蘇等地出現了這一奇異現象的同時,我省許多地方也有目擊者聲稱看到了不明飛行物。 6月30日晚上,眉縣第一水泥廠的職工陳根喜正和6位同事在礦山上工作,當時天氣晴朗,深藍色的天幕上繁星閃爍。突然有人喊:“快看!快看───那是啥東西?”陳根喜抬頭一看,只見西北方向的高空中有一團耀眼的亮光。一個圓球形和半圓形的物體結合在一起,圓球發出紅光,幾秒鐘後變成耀眼的白色光團,然後中間的亮點逐漸消失,整個東西的外形像個“元寶”,似雲似霧,但並未被風吹散,始終保持原狀,一兩分鐘後,光線逐漸變淡,並快速直線上升,轉眼消失得無影無蹤。陳根喜記下了它出現時的時間:晚上10點29分。並畫下了自己所見到的東西的外形。 與此同時,合陽縣文化館的史耀增也看到了不明飛行物。當時他正在院子裏和幾位朋友閒聊,突然大家發現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他在給報社的信中這樣形容這個東西:“雖然沒有月亮亮,但比其它的星星要亮得多。更為稀罕的是,這顆星像噴氣式飛機噴尾氣一樣,身後開成一個扇面狀的光暈,而且是一波一波的,非常好看……慢慢地這個發光體被自身發出的霧狀物遮蓋,而且不斷擴大,形成一個‘白太陽’,而身後的扇面則變成了一個和發光體顏色一樣的碩大的白月牙,月牙抱著太陽,日月同輝……”史耀增當時叫妻子進屋看時間,是晚上10點35分。史耀增也畫下了自己所見到的東西的外形,與陳根喜所畫的圖幾乎完全一樣。 虢鎮的王小兵先生非常詳細地記錄下了這一過程:晚10:18,該發光體出現一條較亮的梯形尾巴;10:21,發光體的尾巴消失;10:23,該發光體出現3道不等寬的弧形發光帶,位置是其北側,弧度大約為160度;10:25,光帶亮度達到極盛,隨後逐漸變暗;10:31徹底消失。王小兵給報社發來的電子郵件中還附有自己畫的示意圖。 當天晚上,上百個興奮的電話打進本報熱線,向本報提供“發現不明飛行物(UFO)”的新聞線索,這些電話分別來自寶雞、眉縣、涇陽、咸陽、西安、長安縣、銅川、渭南、澄城、合陽、漢中等地,幾乎全省都能看到。而讀者對看到的東西大都描述為“扇形”、“行走的星星”、“月芽”、“船形”、“光柱”、“光波像波浪似的一波一波向外湧動”等。由於當晚天氣晴好,許多人在戶外乘涼,因此看到這一天空奇景的人非常多。 這是近年來中國範圍最大的和記錄最完全的一次“不明飛行物”目擊。它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專家:可能是“空間飛行器” 對於6月30日晚出現在天空的神秘物,各種猜測隨之而至。 一位漢中的朋友說,他認為這可能是“超新星”爆炸,也可能是一次高空爆炸。內蒙包頭一天文愛好者在網上發表文章認為,可能是一次超新星爆發───年老的恆星爆炸,“這顆恆星一開始由暗到亮並且放出巨大的噴射狀的環狀氣體雲,最後慢慢消失在一團煙霧後,彷彿一盞天燈,這種天象極為罕見,千年才得一遇。” …

全文

“法輪大法棒極了!”──悉尼東塞德鎮喜慶日洪法記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8日訊】7月6日(星期六),晴空萬里,和煦的陽光,使得當天的第24屆東塞德喜慶日氣氛更濃。上萬的市民們喜氣洋洋的歡慶活動,使這個幽靜的小鎮沸騰了。40多名大法弟子參加了當天的洪法活動。近3年來,法輪大法在該鎮洪傳,並不斷深植民心。這次活動再次顯示出當地民眾對大法的喜愛,節目主持人對大法弟子的功法表演大聲喝彩“棒極了!”,活動發起者對“真善忍”的原則更是讚賞不已。 在全天候的各社區、各民族團體舞台表演中,大法弟子被安排分別於上午、下午每次20分鐘的節目表演。首先,節目主持人在麥克風裏向大家介紹法輪大法時說:“法輪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原則,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1992年開始在中國公開傳出。1992年至2002年的十年時間已傳遍中國和世界50多個國家及地區,受到各國政府、團體700多項褒獎與支持,目前全球各民族修煉者人數超過1億人……” 接著,大法弟子表演了美好歡慶的扇子舞(法輪大法好);獨具風韻、翩翩舞姿似仙女下凡般的唐裝服飾舞;最後,在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聲中,9個小弟子與大法弟子一起寧靜、祥和地展示了五套功法。大法弟子的精彩表演,博得了人們熱烈的掌聲。當即有人詢問,表示想學煉法輪功;亦有家長們想讓自己的孩子也參加煉習法輪功;一些急切地想了解法輪大法者,更是在表演間隙,認真讀著真相材料。尤其近中午時,觀看表演人群達到高潮,市民們將舞台圍得水泄不通,個個引頸翹首,對法輪大法的美好展現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市政廳負責文化、社區事務的莎密小姐(Miss Jean Salmi)更是高興地給大法弟子拍照,熱情地擁抱、親吻大法弟子。地方報社記者台前台後忙著不停地錄像。節目主持人在麥克風前聲音洪亮地說:“法輪大法棒極了!(Wonderful,Falun Dafa!)” 太平坤士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這位該喜慶日的發起者,兼24年來該喜慶日的老牌主持人見證了近3年來,法輪大法在該鎮洪傳,並不斷深入民心的經歷。3年前的今天的情景仍歷歷在目,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抵制和排除了來自悉尼中國領事館企圖阻止大法弟子來參加活動的壓力的干擾。在向觀眾介紹法輪大法時,當說到“法輪大法是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的。”當他念到“真”時,停頓了一下,發自內心地說,“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念到“善”時又說:“這正是我們所缺少的”,當念到“忍”時說:“這正是我們所失去的。” 三年後的今天,人們對大法已普遍認同和支持,大法弟子更是以人們喜聞樂見的文藝演出方式,向人們展示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怎能不打心裏為之感到高興而喝彩呢?!是啊,“法輪大法好,漸入世人道。”(新經文《大法好》) 中午,市長潘德爾頓(Mr. Alan Pendleton)及3位議員來至舞台與大家見面,市長致了開幕詞。當市長見到大法弟子時,笑著拍著大法弟子的肩膀說,“歡迎你們,歡迎你們來參加這兒的喜慶活動。”市長很樂意地接受了大法弟子的真相光盤。 在離表演舞台不遠處,有我們租用的兩個大法展位,持續不斷的五套功法演示,醒目的大法教功及真相展板,亦吸引了許多市民駐足觀看,人們主動索取真相資料,真相資料發得很快,供不應求。資料台上擺放著不同語種的《轉法輪》,還有精美的“真、善、忍”書籤及彩印胸牌。人們與大法弟子交談,紛紛主動簽名支持大法。先後有500多人排隊請大法弟子將自己的名字翻成中文後,寫在“真、善、忍”紙卡上以作留念。 整日的慶祝洪法活動結束了,當我們將離開小鎮時,莎密小姐再次高興地說:“你們做的太好啦,10月份還有這樣的活動,到時候你們一定要來啊。”斯萬尼先生(Mr. …

全文

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一)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8日訊】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澱區學院路的“藍極速”網吧發生一起離奇縱火案,燒死25名無辜百姓,燒傷13名。這起網吧縱火案之後,中國大陸包括香港在內,掀起了席捲全國的查封網吧的運動。 說這起縱火案離奇,是因為這把大火發生的時機離奇,燒得離奇,事後的處理離奇。 (一)發生的時機離奇 當權者對網吧早已切齒有年了。從2001年4月開始的全國範圍整頓網吧直到當年年底,8個月內整了近10萬家網吧,罰款、罰沒不計其數,各地警察大發利市。 但是還不夠。 今年6月11日,在北京召開了“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專項治理動員大會”。會上決定,至今年10月1日前,北京市將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對“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的專項治理行動。據稱“此次專項治理行動的重點是,堅決整治“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中出現的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民族分裂,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傳播淫穢、色情、暴力、賭博等有害信息。” 這場大會5天之後,學院路網吧就燃起大火,真是不遲不早,恰到好處。可是天下哪有這樣巧的事?“動員大會”怎麼動員出一場大火來?往下看看小石頭的分析,讀者自會心明眼亮。 (二)好買賣──“1.8升汽油”,查封全國網吧 我們先談談事後的處理。僅北京市一地,截止到6月23日,出動了四萬兩千七百八十二人次對全市網吧進行查封,同時在各大報紙上刊登“舉報電話”,鼓勵市民“舉報”(也就是告密)所謂“黑網吧”。(這來自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吉林在6月23日的“打擊網吧工作部署會議”上的報告。)原因呢?據說是因為黑網吧“消防設施不完善”。那麼人們不禁會問,你北京市政府、中南海的消防設施應該是夠完善的吧?讓那兩個小毛頭──13歲的“張某”、14歲的“宋某”澆上“1.8升汽油”不是一樣著大火嗎?是不是應該把你賈慶林、江澤民給查封了?我看很有這個必要。別忘了這是縱火,不是失火,跟消防設施不完善有什麼關係?北京市歷年來春節放鞭炮燒了多少倉庫、學校、住家,最後也只聽說有個“禁放鞭炮的條例”,沒聽說查禁全市倉庫,查禁全市學校,查禁全市住家。按照賈慶林的邏輯,這些倉庫、學校、住家“消防設施不完善”啊! 哪裏出事就查封哪裏,追捕哪裏的管理者,根據這個邏輯,中國多少飛機墜毀,多少礦井爆炸,多少橋樑倒塌,多少毒米毒油毒麵粉毒瓜子,這個國家的頭頭腦腦們,早就該統統下大獄了。可他們不還是在百姓頭上作威作福嗎? 隨著北京的縱火案,全國範圍內開始查封網吧,媒體對網吧一致聲討,所有的罪惡似乎都是從網吧發生的。 比如,河南偃師市諸葛鎮中學初一學生被四名本校高年級學生尋仇在網吧找到,拉出網吧後打死,因此網吧就被查封。這真是荒唐:殺人者是諸葛鎮中學的學生,受害者是諸葛鎮中學學生,要查封也是查封這個一舉培訓出四名殺人犯的諸葛鎮中學啊,為什麼查封網吧? 廣州也很懂得湊趣,6月22日上午9點20分左右,廣州市白雲區先烈東橫路11號一間網吧適時地燃起熊熊大火,員工宿舍被焚毀,據現場消防隊員介紹,“火災來得好像十分突然”,同時,“警方立即封鎖了現場”,這一手也是跟北京市政府學的。然後大家被告知:“起火的原因還得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夠知道。” (三)黑網吧?白網吧? 各個渠道的報導告訴我們:這次起火的“藍極速”網吧是所謂的“黑網吧”,也就是營業手續不全的網吧。可是我在北京的一個記者朋友到現場調查後,卻發現背後大大的有貓膩。 帶著沉重的心情,我來到了火災現場。我在石油大院裏和院內居民聊天,當說到網吧開業不到一個月時,一位居民把眼一瞪說:“誰說的?!”我詫異的回答:“新聞裏呀?”他說:“胡說!”。然後他告訴我說:這個網吧至少兩年前就開業了,只不過當時是在馬路邊上一家房屋裏,後來因為拆遷,搬到大院裏面來了。而那個房屋是今年4月15日才開始拆除的,也就是網吧搬進大院開業以後,原營業場所已經空了才開始拆除的。那麼從4.15到6.16起火,這家網吧實際已經在石油大院內開業兩個多月了。另一位居民也明確說網吧開業已有兩個多月了,他們還多次進去過。並且在場居民們一致認為,新聞中卻把它說成開業才半個多月是有“鬼名堂”。 那麼這裏就有一個問題:此網吧已開業兩年多了,兩年前開業的網吧那時環境還是比較寬鬆的,審批很容易,辦理“三證”應該不是難事,老闆不會兩年多還沒有辦齊所需證件。這最起碼說明它有工商營業執照,而且它在馬路邊上營業,很容易被工商、城管監察、公安查到。而北京經過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反復對網吧“清理、整頓、治理”,如果它沒有營業執照,肯定早給封了。所以,報導中說其是非法經營是有很大疑問的。 可是新華社的報導完全抹去了它開業已兩年多的這一重要事實,而且把其在大院內也已開業至少兩個月說它開業不到半個多月。 …

全文

刻骨铭心的梦

文/大陆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我是97年得法的弟子。那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爱人从他的朋友处拿回了《悉尼讲法》,让我读给婆婆听。婆婆已经80多岁了,病在床上,爱人告诉我这本书金光闪闪的,老师的法身在书上,婆婆听了会让她很快好起来。当时我爱不释手地捧着这本书看,越看越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我赶紧找到朋友的爱人(她是大法弟子),问她是否还有老师的书,我要把所有大法的书全部请回家。她告诉我不但有好多大法书,还要炼功哎,我说那太好了,因为我一直都在寻找着最好的、能够性命双修的功法,一直未能如愿,这下子真是如愿以偿了。我当时欢喜的心溢于言表,我看着老师的法像,总觉得在我生命的长河中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97年6月初的一个中午,我正在睡午觉,我梦见我站在一片旷野上,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地,突然发现天边金光闪闪,师尊站在莲花座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小金童,我站在地上看着师尊的莲花座冉冉升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呼喊着:“师父,师父!”我觉得师父对我招了招手,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不住地在心里答应着。我一边跑一边喊着师父,眼看着金光闪闪、威严无比的师尊的莲花座渐渐向高空升去,一下子梦醒了,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全身被汗水湿透了,声音也有些嘶哑,泪水不住地在我眼眶里打转。这是我第一次刻骨铭心的梦,那真切、色彩和所有的一切,让我明白其实那就是我在另外空间里看到的真实的一切。 同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23点左右,我刚躺下不久,在半睡半醒之中,看见师尊站在非常高的地方,从手掌上发出一束金黄色的光照在床上,我感到整个床都被金光笼罩着,突然一阵热流从我的头顶通透全身,“唰”一下子从头到脚,这种感受用语言无法形容。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灌顶净化身体。 每当我不太精进的时候,我就想起师尊给弟子做的一切、承受的一切,感到做弟子的就是要坦坦荡荡地走在正法的路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不辜负师尊及宇宙众生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期望。 以上所梦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教孩子重德才會敬老

【新光明網】過去的人提起長輩、先賢是很尊敬、崇敬的。這不僅是人的道德觀念的約束,也是因為人看到長輩、先賢們確有值得晚輩敬仰的地方。不但身體鬚髮受之父母,衣食住行是先輩辛苦換來,而且待人處世的道理也是由先賢們教導的,手藝是先人傳授的,動人的歷史傳說是先輩可歌可泣的事蹟構成的,神佛的教誨也是先輩們一代代傳下來的。古人重德,人們尊敬長者的生活經驗和智慧,而且對貫穿在社會各行各業生活方方面面的重德的教導深信不疑,對先賢、英雄十分敬仰時,社會風氣也會好。 可是現在的孩子還有多少打心裡敬重父母前輩的?尊敬師長的禮貌是一回事,孩子們玩起電腦等新技術產品來往往是長輩人望塵莫及的。現在人們崇尚這些新技術玩藝兒,誰會得多、誰有得多誰是老大,家長也一心希望孩子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鼓勵孩子拼命往這裡頭鑽。也難怪孩子們說老一輩“土”,“過時”,天天泡在這些時尚觀念中,對祖輩傳下來的道德和智慧看得越來越淡了,繼承得越來越少了。傳統的文化就在衰落中了。而當父母親這樣拼命教孩子往裡鑽的時候,除了讓人“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有什麼可敬之處呢? 關鍵還是看人,人看清楚道德的可敬和重要,才能不被時尚觀念弄糊塗;科技的發展是不重德的,甚至是衝擊人的道德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正是真誠、善良、寬容和忍讓這些最寶貴的品質嗎?不要逼著孩子一味學技術出人頭地,好好教孩子做個好人,才可能得到孩子們的敬重。教孩子學“真善忍”是最好的方法了。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