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女大法弟子的家書:縣看守所警察對我灌酒、熏煙、電擊和毒打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6日訊】註:這是一封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女大法弟子寫給家人的信。這是她被非法關押半年以來想方設法帶出來的。我看完後眼裏噙滿淚水。她對大法的堅定,面對迫害時的堅貞不屈,不僅震懾了邪惡,而且影響了家人,家人因此而改變了對大法的錯誤看法,認清了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造謠欺騙的伎倆。她母親說:“如果不是孩子把真實情況寫給我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它們[江澤民集團]這麼沒人性。” ——————————————————————————– 親人們: 自從我被抓一別已三月,我知道你們都會掛記我、擔心我的情況。今天我才寫信,是因為環境約束的關係以及我怕過早地把我受迫害的情況寫給你們,怕你們看後受不了,過不好年。我此時的心情也無法表達;你們一定很想我,其實我何嘗不想和家人團聚呢? 那天晚上我被抓走以後,下半夜三點左右被關押到縣看守所。從那天開始我就不吃飯,以抗議他們對我的無理關押。在第六天時他們讓人給我灌食,從鼻孔往胃裏下管。晚上七點鐘又被公安局的人帶回局內進行審訊,逼問我大法書籍和其他資料是哪裏來的。開始由四個警察來向我進攻逼問。我回答材料是撿來的。他們不信,又見我不怕他們,就用一瓶60度小燒白酒灌我,先由幾個人把我按倒在大鐵椅子上,手腳都被銬住,一個按住頭,一個一隻手抓頭髮、一隻手按住鼻子,不讓我呼吸,當我吸氣時就往嘴裏灌,再吸氣又灌。最後他們見我喘不過氣來才放手。過一會兒他們看我緩過來了就點著許多支煙,放在我臉邊的左右和前邊,幾乎挨上肉的地方烤著我,我受不了時一動就把下巴燒了。這樣來回進行了數次,中間他們累了,就休息半小時。後來他們在屋裏都呆不了了,因為全是煙。我頭暈頭脹,神志有些模糊。可下半夜他們見煙和白酒用盡了,又要給我灌啤酒。其中一個警察說她喝不少了,不要弄得不行了。我隱隱約約地聽他們說“小事”,他們見我一低頭或一閉眼睛就用冷水沖一衝。我六七天沒吃飯了,灌進去的酒在胃裏燒得很厲害,直吐,加上很冷,全身不停的哆嗦,他們說我是裝的,又用電棍過了十幾次,這樣一直到凌晨3點左右才把我扔到地上。我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後來他們把我扔在一個破床上。天快要亮時,他們又都回來了,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我又被弄到鐵椅子上,銬上了,警察又用電棍在我身上、手上、臉上等處過了個遍。這一夜我是多麼難過啊!你們知道嗎? 第二天早上,他們把屋子收拾得乾淨整齊。我知道他們不想讓人看見,怕被曝光。魔鬼不都是這樣做事嗎?接著他們開始又一輪慘無人道的迫害。他們往我的頭上、臉上澆酒,拿來新充電的電棍分別在每個指頭上、臉上、嘴上都過了一遍。惡警嘴裏還講著:“你比江姐還厲害,還剛強嗎?”最後沒辦法了,就說:“你說不煉了行不?”我知道大法是多麼神聖偉大,一個“不”字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你們能明白嗎?能理解我為什麼這樣堅持真理嗎?當時我告訴惡警,你們對我經過一夜的迫害,法輪功我非煉不可了。他奇怪問我為什麼?我告訴他,我在家煉功煉得什麼病都好了,這次你們迫害、折磨得心臟病發作了,原來的腦震盪也出來了。為什麼對我下這麼大的功夫?你們警察都用強迫的方法讓人屈打成招嗎? 看到這兒我想你們該明白我為什麼被折磨得那樣還說“煉”。如果一個人要死了的時候,一個醫生把她從死亡中救了回來,你該怎樣對待這個醫生呢?你還能昧著良心說法輪功不好嗎? 八點鐘他們下班了,把我交給了下一班的人。第二班的人拿一個不乾膠帶把我嘴粘住,把煙點著插入我的鼻孔內,這根沒有了就換另一根,只有他們問我話時才打開嘴上的膠帶,不配合他們就打嘴巴子,又用皮帶往臉上抽,一連氣就抽我半小時。還有把我鞋脫了,一個腿放在椅子上,他們去壓,問什麼感覺。又用小棒敲我的腳面,又用毛筆來刷腳心……等缺德辦法來折磨我。那天打我最狠的那個人出去後,回來說頭痛的厲害,也就沒有再打我,就躺著問我話,我看一定是他作惡現世現報了。 下午近四點,他們把我從公安局四樓弄回看守所。我當時鞋都穿不上了,腳也不能走了,加上七天絕食後走路很費勁。我堅持下到二樓,他們就像做賊一樣把我扔到車裏,(也許怕被別人看見我被迫害後的樣子)送回看守所。回去後,全監號的同修看到我這樣都哭了。這一夜誰都沒睡覺,她們照看了我一宿,我也發抖了一宿,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奇蹟般的感覺一身輕,只有腳不太方便走路,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我。同監號幾個人開始絕食了,抗議非法關押和迫害,接著我們十幾個人絕食了,他們強行下管灌食。 我被第四次灌食時,灌食管一下插入我的氣管內,臉很快變成了紫色。護士和幫著灌食的犯人嚇壞了。那天出了四個事故(出心臟病的、抽了的等),後來他們不灌食了,逼著喝水吃飯。 不是我不要家,都這時候了,家裏的人該清醒一點兒了吧!那些刑具對我不起作用,因為我相信大法,相信“真善忍”的法理。不管你們相不相信那些真相材料,但你們能相信我吧!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事沒有錯。他們這樣迫害我們,他們是怕被曝光的,紙是包不住火的。我所有的親人們:千萬不要反對大法,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是這世上最好的,越來越被更多的人所認識,現在還有開始學的。 我們這裏挺殘酷的,他們不讓我們有筆有紙,這信是我在被窩裏寫的,多次才寫到這。有些事不敢寫出來,怕你們受不了,為我擔心。 兒子:媽媽不在時你一定要聽話,一定要好好學習,做媽媽的好兒子,媽媽是好人。不是媽媽不要你,媽媽是被壞人迫害的,媽媽相信你一定會有出息的。你現在雖然苦點,但不會太長時間,在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為有我這樣的媽媽而感到幸福、驕傲!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傳山東地區電視衛星信號被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6日訊】博訊6月25日消息- 剛剛接到國內廣電部門朋友的電話,稱星期日下午,法輪功在山東煙台附近,利用專門設備,攔截了中央電視台的部份衛星信號,致使山東部份地區的觀眾只能看到宣傳法輪功(真相)的節目。該朋友稱廣電總局和山東省局正在全力調查此事,中央電視台的衛星節目有可能改變上、下行頻率。(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生命的歌唱 (译文)

丽莎罗哈茨 (美国威斯康星州) (http://www.epochtimes.com) 我是来自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修炼小组的一名西人弟子。 我曾有顾虑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但一个同修告诉我,我的经历对别人有很大帮助,而且当我读到别人的心得体会时也发现非常好,所以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那些特殊经历。 我一生中有许多的别人没有的经历,我过去总有一些逆反心理,因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非常的不对头 环境污染,金融体系,社会潮流 我不想封闭在那种生活模式的盒子中,费了很大劲想钻出来,我不怕一切地把事情推到极限(钻出生活的盒外),结果也为此经历了许多困难 我妈妈过去开玩笑说因为我出生于马年,按照中国的星相来讲这一年出生率下降,因为没有人想要一个逆反的小孩,特别是女孩。随著我更名,抛弃常人社会的东西,我经历越来越强烈的事情。在1992年或1995年这些事情发生得特别多。 我那时没有练习过任何修练的功法,也没有一个师父,由于这些强烈的体验,我的执著放弃得很快,我经历了一些对常人来说很特别的地方,一些非常可怕,另一些有很大的影响。一次我的意识离开我的身体,我记得我能看到身后我身体的轮廓,就象没有色彩的胶片负片。这时突然就象连起来一样,大量的信息进入我头顶又从我嘴里出来,它的意义很深沉,而我明白它的所有意思。这个信息超出我以前所知道的东西。当这事完了以后,我的意识又回到我身体。我看到我朋友嘴一直张著。 我说“哇,我怎么知道那些事?!”他说我的脸变得象胶片反向的投影,紫色庞罩我周围。我的朋友那时并不相信精神上的东西。他认为可把这个信息告诉美国宇航局。我们大哭大笑好长时间,知道我们被束缚在我们的脑袋中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拥有打开它的钥匙。就好象我以前知道的一切东西,一切观念,全被扔出窗外,再也不受这世上低级的东西的约束,非常自由自在。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那个时候,我们感到就象在另一个空间中。从那以后,我又经历了许多《转法轮》中所讲的事情。 这些事情不断发生,到了1997年,我有了一次最特别的经历。言语并不能表达我所感到或听到的,但是我尽可能去描述它。 我当时正站在音乐光碟机旁与另一个朋友讲话。突然我注意到音乐正发生变化,唱歌的声音不再唱歌,而是和我有心灵上的对话,致意说“哈罗”。我被问到是否愿意进入更深入的音乐中跟随他。我容易沉得更深,并开始沉浸到我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中,有点像小提琴的古典音乐,但绝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那种音乐。然后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就象翻转过来,处于音乐的下面,突然就象一次爆炸,整个房间明亮起来,整个地方在空间中飘摇在由百万计的歌唱声音组成的立体音乐中,我知道这来源于无数生命在一起和谐地歌唱。 我被问到我是否原意和他们见面,我说当然愿意。我感到了一百万或更多象光一样的生命在我前面。我记忆中并没看到他们的形象,但感到他们很高大,也能感到每个个体独立的特性。一个女性的生命轻轻滑向我。她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给了我信息,就象在少于一秒的时间内读完一本辞典。她说的一些事情如:“你是否记得我们?”“我们从一个很遥远的银河系来,我所感到的巨大慈悲会永远保护我,救助我,他们从来没有忘记我。” 她也请求我的帮助,而且他们需要我的帮助,问我是否愿意帮助他们。我向他们保证我会帮助他们。 我那时非常清醒,感到能理解一切。一切事情都很完美。不需要问任何问题,有一种无上和谐,和回到家中一样的感觉。 然后她说他们必须离开。一种紧迫的感觉涌向我来,我想和他们一起走,但我心里知道我不能。她说,“不要担心,他们永远和我在一起 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在临近,然后我会再见到他们,我必须等待。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

全文

世人漸醒:“法輪大法好,人們都知道了”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5日訊】村長廣播:“法輪大法好,人們都知道了” 某村村長在99年7.20以後,聽信了造謠媒體的欺世謊言,經常誹謗大法。在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的感召下,經過法輪功學員不斷地講真相,他變了,為了對付上邊檢查對他的壓力,他在對村民的廣播中說:“法輪大法好,人們都知道了,就不要再往牆上噴字了。” 他還經常利用職務之便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 明白真相的理髮師:“要想身體好去煉法輪功。” 四川成都市某小區一位40多歲的理髮店師傅,自從看了大法弟子發放的真相光碟後,見了到店中來理髮的,就宣傳:“法輪大法好。電視亂演,以前就知道這個政府亂搞,現在看了更清楚了。”他還告訴體弱多病的人,“要想身體好去煉法輪功。”碰到想看光碟而家中又沒有影碟機的,他就在自己家中放給別人看。有好心人為其擔心,他說:“不怕,我又沒煉功。” 善良的修鞋老人:“你們是好人。” 成都市有一位修鞋老人,看了學員送給他的真相資料,連聲說:“太殘忍了,那個東西(指江XX)太壞了,盡害人。我們老家遂寧市以前好多人在煉,沒哪點不好。”後來見到學員就主動要光碟和真相傳單,說要帶回老家給親朋好友看。當學員付修鞋的錢時,他不收,說:“你們是好人,我們就像一家人,你們做事不容易,我不要你的錢。”據周圍擺攤的人講,老人為人十分善良,生意也很興旺。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成都武侯區洗腦班野蠻灌食 將四川大學講師房慧胃壁插破鮮血直流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1日訊】四川成都武侯區洗腦班位於機投鎮通江法院內,是江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這個非法的秘密監獄從2001年9月開始長期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至今先後劫持了約20多名大法弟子。為了抵制迫害,大法弟子絕食抗議。但邪惡之徒不但不停止迫害,反而變本加厲。它們對絕食的大法弟子先是不管不問,繼而插管迫害。插管是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種手段,它們將灌食管從鼻腔強行插入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的胃中,長期不取出,導致大法弟子鼻腔喉嚨疼痛難忍。2002年4月8日,武侯區政府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一個副書記高明亮,來到洗腦班主持誹謗大法的會議,遭到大法弟子們的堅決抵制。一些大法弟子被拖拉抬進會場。高明亮親自動手,對老年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洗腦班的兩個隊長劉曉康、王冀民是武侯區政府司法幹部。他們身著警服,卻幹著踐踏法律的勾當,這兩惡警帶頭對大法弟子們大打出手。由於大法弟子們的堅決抵制,所謂的會議不得不草草收場。 大法弟子房慧是四川大學講師。她從今年2月被望江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在成都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送到武侯區洗腦班長期關押。她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迫害,進行絕食抗議。邪惡之徒野蠻地對她進行插管迫害,她胃壁被插破,鮮血直流。她從4月20日開始絕食抗議,現在身體虛弱,生命垂危。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惡有惡報事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1日訊】 自古善惡有報﹐天理難違﹐以下為几則善惡因果報應事例﹐以警世人。——————————————————————————–原河北邯鄲市肥鄉縣東漳卜派出所所長欺詐大法弟子錢財遭惡報 李長增,原河北邯鄲市肥鄉縣東漳卜派出所所長。在任期間,不經任何法律程序,欺詐從勞教所、看守所釋放出來的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錢財,現已遭惡報,於2002年3月被開除公職及黨籍。——————————————————————————–遼寧省營口市鱍魚圈區原港務局副局長敲詐大法弟子錢財遭惡報 遼寧省營口市鱍魚圈區原港務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陳繼橋對大法弟子極為刻薄,處處行惡。他於2001年6月份曾經非法罰5名大法弟子人民幣兩萬多元。事後沒出三個月即遭報:酒後駕車出車禍被罰款10萬元。——————————————————————————–四川井研縣惡警惡報二例 宋衛平,女,井研縣一派出所所長。2001年7月參加樂山市的反法輪功遊行,充當舉大旗的先鋒。回家後患脫髮症,乳腺癌,臉色蒼白,四肢無力。 謝仁芳,男,40多歲,井研縣馬踏派出所警察。2001年10月1日帶領一群惡警迫害黃砵的大法弟子,叫嚷:“我抓到你非把你的腳打斷不可。”結果他自己患糖尿病,其子摔斷大腿。他至今仍不悔悟,還妄想勒索大法弟子2000元錢。 ——————————————————————————–炸雷震邪頑 惡警心膽寒 2002年6月初的一天下午,濟寧上空突然烏雲密布、雷聲滾動,眼看著一場暴雨將要來臨,正當家家關門閉窗之時,濟寧市岱莊上空驟然一聲炸雷,震耳欲聾。事後從濟寧看守所傳出的消息說,該炸雷正好擊中看守所南樓的一個樓角,當時把警察震得面面相覷,口中念叨:“這裏肯定有冤魂,法輪功的事看來快了!”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更是心驚膽戰,感到大難就要臨頭了。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小弟子的詩和畫

婧婧, 十三歲 【新光明網】婧婧今年十三歲,1998年三月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海外得法。1999年4.25以後,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參加了許多正法的事。下面是她寫的一首詩和自己製做的真相VCD封套。 詩 末法之時大法傳得法弟子千百萬乾坤上下法輪轉功成圓滿宇宙歡 真相VCD封套的封面圖  

全文

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在去堪培拉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去那裏。我們明慧學校的老師們告訴我們,應該去體驗一下那些每天坐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堪培拉修煉者的生活,鍛煉一下我們自己的獨立能力,拓廣我們對美麗的首都的了解。然而通過這次旅行,卻有另外一樣東西深深打動了我。 我們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我們要去那裏。自從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修煉者們去到他們的首都北京,告訴中國政府和人民“法輪功是好的”。他們克服了無數困難來到北京。有的人坐了好幾天又髒又難受的火車,有的人甚至跋山涉水,步行幾千里,磨破了許多雙鞋。而我們只需開四個小時的車就可以到達首都,與中國學員們的數日艱難跋涉相比,這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去首都的堅定決心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我們來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是因為它代表中國,對我們來說,它就像中國政府,人們在這兒申請簽證和辦理其它事情。我們去那裏只是告訴那裏的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就像中國那些去他們的首都的修煉者們一樣。 當我們得知“真、善、忍”的原理在中國被定為非法時,我們震驚極了。一個國家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講真話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對任何人都好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能忍受一切艱難困苦的人呢?那個國家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呢?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堪培拉,去告訴國家和人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 我也注意到一些悉尼和堪培拉的修煉者每天都坐在大使館的對面。不管是陽光明媚,還是颳風下雨,他們都在那裏打坐煉功,並每個小時都在清除邪惡。他們要克服多少艱難,令人難以想像。他們為了什麼呢?他們只是希望對每個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並救度他們。 通過這三天的旅行,我感到我成熟了一些。我學會了照顧那些比我小的孩子們,並變得更體貼了。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大家庭,雖然有時在我們之間有一些心性上的考驗,但同時我們學會了互相照顧。 明慧學校的老師們花了很大的精力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並照看著我們。我們知道他們肯定很累,因為我們有時很調皮。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可能做成這一切。(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洪災肆虐廣西21縣 直接損失15.6億元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0日訊】據南寧方面消息,受強降雨影響,廣西發生了較嚴重的洪澇災害,廣西區民政廳救災辦提供的災情公報顯示,截止十六日止,廣西已有二十一個縣受災,受災人口二百七十五點八萬人,因災死亡三人,此次災害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十五點六億元人民幣。 由於連日暴雨,六月十六日凌晨二時左右,湘桂鐵路線廣西永福站至葡萄站區間的黃嶺(地名)發生大面積山體滑坡,導致鐵路中斷,由上海開往昆明、南寧開往無錫的兩趟客車分別被困在永福站和葡萄站;桂林至柳州的高速公路一度中斷,桂林漓江被迫封航。 廣西區民政廳救災辦提供的災情初步統計顯示,桂林市的永福、龍勝、興安、河池地區的羅城、宜州、柳州市的柳城、柳州地區的融安、融水、百色地區的隆林等縣(市)災情最為嚴重。全區被洪水圍困人口七點二六萬人,羅城、陽朔、融水三個縣城進水。因災民房倒塌九千一百五十間,嚴重損壞一萬七千多間,農作物受災面積八點一萬公頃,絕收面積一點四萬公頃。 受災最嚴重的羅城縣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羅城至宜州二級公路中斷多時,學生被迫停課,縣城城區的機關單位、居民和商店一樓被洪水沖刷和浸泡零點五米至一米深,十六日上午全縣百分之七十的學校被迫停課。被圍困校舍二十七個。 桂林市的永福縣從六月十四日二十時至六月十六日早晨十時止,降雨達三百六十八毫米,洪水泛濫,縣城水位達到一百四十二點四五米,超過警戒水位四點四五米,比一九九八年特大洪水水位高出零點二五米。縣城通往鄉鎮的公路全部中斷,縣城被洪水圍困已達十三個小時。 天災人禍,並非偶然,天下蒼生遭難,皆因江澤民等人間敗類屠殺無辜百姓!(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