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一)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8日訊】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澱區學院路的“藍極速”網吧發生一起離奇縱火案,燒死25名無辜百姓,燒傷13名。這起網吧縱火案之後,中國大陸包括香港在內,掀起了席捲全國的查封網吧的運動。 說這起縱火案離奇,是因為這把大火發生的時機離奇,燒得離奇,事後的處理離奇。 (一)發生的時機離奇 當權者對網吧早已切齒有年了。從2001年4月開始的全國範圍整頓網吧直到當年年底,8個月內整了近10萬家網吧,罰款、罰沒不計其數,各地警察大發利市。 但是還不夠。 今年6月11日,在北京召開了“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專項治理動員大會”。會上決定,至今年10月1日前,北京市將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對“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的專項治理行動。據稱“此次專項治理行動的重點是,堅決整治“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中出現的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民族分裂,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傳播淫穢、色情、暴力、賭博等有害信息。” 這場大會5天之後,學院路網吧就燃起大火,真是不遲不早,恰到好處。可是天下哪有這樣巧的事?“動員大會”怎麼動員出一場大火來?往下看看小石頭的分析,讀者自會心明眼亮。 (二)好買賣──“1.8升汽油”,查封全國網吧 我們先談談事後的處理。僅北京市一地,截止到6月23日,出動了四萬兩千七百八十二人次對全市網吧進行查封,同時在各大報紙上刊登“舉報電話”,鼓勵市民“舉報”(也就是告密)所謂“黑網吧”。(這來自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吉林在6月23日的“打擊網吧工作部署會議”上的報告。)原因呢?據說是因為黑網吧“消防設施不完善”。那麼人們不禁會問,你北京市政府、中南海的消防設施應該是夠完善的吧?讓那兩個小毛頭──13歲的“張某”、14歲的“宋某”澆上“1.8升汽油”不是一樣著大火嗎?是不是應該把你賈慶林、江澤民給查封了?我看很有這個必要。別忘了這是縱火,不是失火,跟消防設施不完善有什麼關係?北京市歷年來春節放鞭炮燒了多少倉庫、學校、住家,最後也只聽說有個“禁放鞭炮的條例”,沒聽說查禁全市倉庫,查禁全市學校,查禁全市住家。按照賈慶林的邏輯,這些倉庫、學校、住家“消防設施不完善”啊! 哪裏出事就查封哪裏,追捕哪裏的管理者,根據這個邏輯,中國多少飛機墜毀,多少礦井爆炸,多少橋樑倒塌,多少毒米毒油毒麵粉毒瓜子,這個國家的頭頭腦腦們,早就該統統下大獄了。可他們不還是在百姓頭上作威作福嗎? 隨著北京的縱火案,全國範圍內開始查封網吧,媒體對網吧一致聲討,所有的罪惡似乎都是從網吧發生的。 比如,河南偃師市諸葛鎮中學初一學生被四名本校高年級學生尋仇在網吧找到,拉出網吧後打死,因此網吧就被查封。這真是荒唐:殺人者是諸葛鎮中學的學生,受害者是諸葛鎮中學學生,要查封也是查封這個一舉培訓出四名殺人犯的諸葛鎮中學啊,為什麼查封網吧? 廣州也很懂得湊趣,6月22日上午9點20分左右,廣州市白雲區先烈東橫路11號一間網吧適時地燃起熊熊大火,員工宿舍被焚毀,據現場消防隊員介紹,“火災來得好像十分突然”,同時,“警方立即封鎖了現場”,這一手也是跟北京市政府學的。然後大家被告知:“起火的原因還得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夠知道。” (三)黑網吧?白網吧? 各個渠道的報導告訴我們:這次起火的“藍極速”網吧是所謂的“黑網吧”,也就是營業手續不全的網吧。可是我在北京的一個記者朋友到現場調查後,卻發現背後大大的有貓膩。 帶著沉重的心情,我來到了火災現場。我在石油大院裏和院內居民聊天,當說到網吧開業不到一個月時,一位居民把眼一瞪說:“誰說的?!”我詫異的回答:“新聞裏呀?”他說:“胡說!”。然後他告訴我說:這個網吧至少兩年前就開業了,只不過當時是在馬路邊上一家房屋裏,後來因為拆遷,搬到大院裏面來了。而那個房屋是今年4月15日才開始拆除的,也就是網吧搬進大院開業以後,原營業場所已經空了才開始拆除的。那麼從4.15到6.16起火,這家網吧實際已經在石油大院內開業兩個多月了。另一位居民也明確說網吧開業已有兩個多月了,他們還多次進去過。並且在場居民們一致認為,新聞中卻把它說成開業才半個多月是有“鬼名堂”。 那麼這裏就有一個問題:此網吧已開業兩年多了,兩年前開業的網吧那時環境還是比較寬鬆的,審批很容易,辦理“三證”應該不是難事,老闆不會兩年多還沒有辦齊所需證件。這最起碼說明它有工商營業執照,而且它在馬路邊上營業,很容易被工商、城管監察、公安查到。而北京經過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反復對網吧“清理、整頓、治理”,如果它沒有營業執照,肯定早給封了。所以,報導中說其是非法經營是有很大疑問的。 可是新華社的報導完全抹去了它開業已兩年多的這一重要事實,而且把其在大院內也已開業至少兩個月說它開業不到半個多月。 …

全文

刻骨铭心的梦

文/大陆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我是97年得法的弟子。那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爱人从他的朋友处拿回了《悉尼讲法》,让我读给婆婆听。婆婆已经80多岁了,病在床上,爱人告诉我这本书金光闪闪的,老师的法身在书上,婆婆听了会让她很快好起来。当时我爱不释手地捧着这本书看,越看越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我赶紧找到朋友的爱人(她是大法弟子),问她是否还有老师的书,我要把所有大法的书全部请回家。她告诉我不但有好多大法书,还要炼功哎,我说那太好了,因为我一直都在寻找着最好的、能够性命双修的功法,一直未能如愿,这下子真是如愿以偿了。我当时欢喜的心溢于言表,我看着老师的法像,总觉得在我生命的长河中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97年6月初的一个中午,我正在睡午觉,我梦见我站在一片旷野上,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地,突然发现天边金光闪闪,师尊站在莲花座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小金童,我站在地上看着师尊的莲花座冉冉升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呼喊着:“师父,师父!”我觉得师父对我招了招手,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不住地在心里答应着。我一边跑一边喊着师父,眼看着金光闪闪、威严无比的师尊的莲花座渐渐向高空升去,一下子梦醒了,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全身被汗水湿透了,声音也有些嘶哑,泪水不住地在我眼眶里打转。这是我第一次刻骨铭心的梦,那真切、色彩和所有的一切,让我明白其实那就是我在另外空间里看到的真实的一切。 同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23点左右,我刚躺下不久,在半睡半醒之中,看见师尊站在非常高的地方,从手掌上发出一束金黄色的光照在床上,我感到整个床都被金光笼罩着,突然一阵热流从我的头顶通透全身,“唰”一下子从头到脚,这种感受用语言无法形容。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灌顶净化身体。 每当我不太精进的时候,我就想起师尊给弟子做的一切、承受的一切,感到做弟子的就是要坦坦荡荡地走在正法的路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不辜负师尊及宇宙众生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期望。 以上所梦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教孩子重德才會敬老

【新光明網】過去的人提起長輩、先賢是很尊敬、崇敬的。這不僅是人的道德觀念的約束,也是因為人看到長輩、先賢們確有值得晚輩敬仰的地方。不但身體鬚髮受之父母,衣食住行是先輩辛苦換來,而且待人處世的道理也是由先賢們教導的,手藝是先人傳授的,動人的歷史傳說是先輩可歌可泣的事蹟構成的,神佛的教誨也是先輩們一代代傳下來的。古人重德,人們尊敬長者的生活經驗和智慧,而且對貫穿在社會各行各業生活方方面面的重德的教導深信不疑,對先賢、英雄十分敬仰時,社會風氣也會好。 可是現在的孩子還有多少打心裡敬重父母前輩的?尊敬師長的禮貌是一回事,孩子們玩起電腦等新技術產品來往往是長輩人望塵莫及的。現在人們崇尚這些新技術玩藝兒,誰會得多、誰有得多誰是老大,家長也一心希望孩子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鼓勵孩子拼命往這裡頭鑽。也難怪孩子們說老一輩“土”,“過時”,天天泡在這些時尚觀念中,對祖輩傳下來的道德和智慧看得越來越淡了,繼承得越來越少了。傳統的文化就在衰落中了。而當父母親這樣拼命教孩子往裡鑽的時候,除了讓人“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有什麼可敬之處呢? 關鍵還是看人,人看清楚道德的可敬和重要,才能不被時尚觀念弄糊塗;科技的發展是不重德的,甚至是衝擊人的道德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正是真誠、善良、寬容和忍讓這些最寶貴的品質嗎?不要逼著孩子一味學技術出人頭地,好好教孩子做個好人,才可能得到孩子們的敬重。教孩子學“真善忍”是最好的方法了。

全文

五百年最大暴雨襲延安 颱風襲上海六人死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7日訊】大陸汛情不斷,陝西省和上海市均受氣候影響,出現狂風大雨,其中延安市北部的子長縣遇上五百年來最大的暴雨,造成五人死亡,兩人失蹤九名礦工被困井下,生死未卜,另有三萬人受影響。而上海在颱風威馬遜吹襲期間,大雨傾盆,兩宗意外共造成六死四十四人受傷。 據太陽報7月6日報導, 延安市氣象台表示,暴雨從前日凌晨開始,降雨量達三百毫米,超過一九七七年所錄得一百毫米的最高紀錄,是子長縣五百年來未遇到的。氣象台解釋,由於河套地區有一股低氣壓持續兩三天停留不前,為當地帶來連日暴雨,並預計今天起雨勢將會減弱。 暴雨造成山洪暴發,衝進子長縣城,街道布滿泥濘,兩旁建築物牆上有高達兩米的泥水印,水電全部中斷,幾座橋樑損毀,數座民房在洪水沖擊下倒塌。目前已知有三人在洪災中喪生,另有九名礦工被困煤礦中。 此外,剛吹襲台灣省及浙江省的颱風威馬遜昨晨在上海肆虐,其中位於浦東新區一個地盤的鋼筋棚架突然倒塌,造成五名工人喪生,四十四人受傷。上海市以北的崇明島上,一名老婦被一間倒塌的農屋壓死。(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修煉日記: 教育孩子–怎樣體現出為他人著想

文/夢醒 【新光明網】2002年3月31日 星期日 天氣:陰 原來,讓我不到四歲的兒子收拾玩具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經常是苦口婆心,見效不大,很多時候都是一場心性的考驗。以前,在讓兒子收拾玩具時,經常說:“玩具玩兒完了就得要收拾好,下次玩兒的時候才能好找,屋子裡要保持整潔,你自己不收拾誰收拾啊,媽媽要收拾一大家子東西,你得學會自己的事情自己幹,媽媽喜歡能幹的孩子。”說了又說,然後還得耐心地鼓勵又鼓勵,然後通常還要幫他收拾一部分才算完。 後來,我察覺出我的問題所在,雖然讓他自己收拾玩具是從為了給孩子培養好習慣的角度出發,但卻沒有完全從為他考慮的角度去說,既然我覺得他還不能理解培養好習慣、好性格的必要,就說了一堆不經大腦,容易想起來的話,其實,這些話裡有很多自私和執著。 那麼怎麼才能體現出為他著想呢? 有一天,我把他的兩箱冒尖兒的玩具,親自收拾了一遍,檢出了一部分大的放到了儲藏間裡,使玩具箱不那麼擁擠,減少收拾擺放的難度。等兒子回來告訴他,媽媽已經把玩具幫你收拾了一遍,以後你要自己收拾,如果收拾不了,媽媽就不會給你再買玩具了,因為買得多了,你會收拾不了。兒子問:“如果收拾得了,你就給我買新玩具?”我說,“如果你自己能收拾得了你的玩具,又如果有合適的玩具,我就會給你買的,但如果你收拾不了,就不給買了,因為自己的玩具應該自己收拾好,買多了,會讓你收拾不了。”兒子說:“好!”,當天玩兒完玩具後,兒子很順利地收拾了它們。然後對我說“看我收拾得這麼好!” 一個星期天,我帶兒子去一家只在星期日開的市場,是附近的居民把家裡用不著的各種東西拿出來賣的一個市場,兒子想得到一件玩具,並且說,我把玩具收拾得那麼好,我想起來,那幾天,兒子確實都很自覺地把玩具收拾得很好,起碼都自己檢到玩具箱裡了,就肯定地大聲說:“是啊!如果有合適的就可以買,但是如果買到家去,多了一件玩具,你能收拾得了嗎?”他說:“能!”我們在一個攤位上,發現了一輛木頭做的小汽車,很漂亮,只需要20便士,於是我就給兒子買了下來。 兒子得到了汽車,有一種自己能處理好問題的踏實感和喜悅感。我知道,他自己主動做事,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意識已經加深了。     

全文

中國的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的任務是艱巨的。現在大陸許多孩子受社會風氣熏染,自私自利,只為自己不為他人著想。下面就略舉幾例。 一次上級號召捐款資助貧困生,有許多同學說:為什麼不為我捐款?說這話的同學臉不紅心不跳,但我們知道大多數說這類話的同學家庭條件都比較好。 老師檢查作業,有同學說作業太多做不完,家長來之後如不滿意就罵人。有時老師想留學生多講一下,學生說別留了,你又不掙錢。 一些老師(可能是多數)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給學生補課收大量的所謂“×費”。如果孩子不參加補課班,就對孩子不好,上課不提問,找機會多批評,近乎公報私仇。 一些造假的事情被公開:文憑造假、考試造假。目前已發展到考大學抄書、抄本,考前與監考人員搞好關係等。 ……種種不好的現象,處於其中的人們,已經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教育界的風氣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大筆的錢投入到造大樓、提高待遇上,到底是在把我們的下一代向什麼地方引導呢?下面的一次班會可能具有代表性。 團支書主持開會討論法輪功。有的同學問團支書,法輪功是什麼?有的學生說他們提倡“真善忍”;學生又問:你怎麼知道的?他說:街上貼的遍地都是。團支書又問“真善忍”是什麼意思。學生說:真就是做真事,說真話,善就是對別人好,忍就是遇事不激動不打不鬧。有人又問:那“國家”打擊法輪功,那“真善忍”是不是也打擊啊?那今後假醜惡就時髦了!說假話就允許了?同學們都笑了。支書氣得到辦公室匯報班會的情景,許多老師都在場,聽完匯報後也笑了。 孩子是天真的,不敢說真話的大人總喜歡背後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威脅恫嚇,掩蓋著自己“大人”的邪惡。修煉“真善忍”的人們被誹謗,被管制被趕出教育界被關進監獄甚至被迫害致死。沒有人敢把“真善忍”的真相客觀地教給我們的孩子了。許許多多的班會上,孩子只聽老師沒頭沒腦的批判“真善忍”,不敢做聲,做聽話狀;也有許許多多的討論會,孩子們一邊討論一邊嘲笑,在腦海裏不知不覺的深深留下“這社會沒有好人了”的印象,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不知不覺中,我們把懷疑、仇恨和不講誠信教給我們的下一代,掩蓋著自己的醜惡,那我們是在幹什麼呢? 在老師忘乎所以的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做聽話狀”的學生,我很難過;在開會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嬉笑沒有認真的學生們,我心裏也難過。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希望教育界人士以及官員能夠體恤民情,為我們的孩子著想,為我們的後代著想。不能把大人的用心往孩子心中野蠻地灌輸啊!反對“真善忍”,製造謊言煽動孩子對“真善忍”做人品質的仇恨和不信任,我們的孩子將會變成什麼樣?我們的未來不可怕嗎?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意大利媒體紛紛報導戴志珍女士的遭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7日訊】意大利AGI新聞社報導 羅馬,6月28日。她是一個纖細的女人,看上去似乎很柔弱。她叫戴志珍,38歲,有一個兩歲的女兒,澳大利亞公民,但明顯是中國血統,曾生活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她的丈夫曾是一個電工,由於是法輪功修煉者而被殺害。 法輪功是一個源於中國佛教的精神運動,講究生命能量的和諧運轉,首先有益於人的身體健康,然後是有超自然的能力。她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述她的故事。HANDS OFF CAIN的年度報告上用一個整版篇幅報導她的故事。 中國當局大力鎮壓該運動。(迄今)有5萬多人被捕,428人被警察酷刑折磨致死。他們中有陳承勇,戴志珍的丈夫,他開始由於參加抗議而失去了工作,而後於2000年12月31日在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功橫幅而被捕。直到2001年7月,他的遺體被發現,當時已開始變質,因而無法判斷死亡原因和日期。由於志珍持澳大利亞護照,因此她從中國得到了她丈夫的骨灰。不管怎麼樣,跟其他的不知道結局的人來比,她還算是幸運的了。 L’Arena日報6月29日報導(Verona及Vicenza日報) 我丈夫在中國由於信仰問題被殺害 羅馬報導:在中國死刑被用來鎮壓精神運動,“我和我的家庭就是這場持續了數年的荒誕的迫害的犧牲者”。這是戴志珍(音譯)的講話,她是澳大利亞公民,畢業於經濟管理專業,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參加了昨天HANDS OFF CAIN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並講述了她的故事。 這是一個關於由於信仰問題而遭受迫害的故事,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她的家庭開始受到政府的迫害,僅僅由於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戴女士的丈夫,中國公民陳承勇(音譯)一直居住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音譯)。他曾是一家造紙廠的電工,而後因為多次到北京表示支持法輪功而失去工作。2000年11月,為了避免被抓入洗腦班而被迫離家出走。2001年一月,由於他是法輪功成員而被關押在廣州的一所監獄裏達15天。2001年1月10日,他的妻子志珍失去了和丈夫的聯絡。6個月後,2001年7月,被丟棄在廣州郊外的他的遺體被找到。志珍是從法輪大法的網站上得知丈夫的死訊的。 布雷西亞(Brescia)日報2002年6月29日報導 (節譯) 中國的死刑還被用來鎮壓精神運動,“我和我的家庭就是這場持續了數年的荒謬的鎮壓的受害者”。戴志珍,澳大利亞公民,畢業於經濟管理專業,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昨天受邀參加HANDS OFF CAIN的新聞發布會,並發言講述了她的故事。一個典型的發生在中國今天的由於宗教信仰原因而遭受迫害的故事。1999年7月20日,她的家庭遭到了政府的迫害,僅僅因為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她的故事的簡介:丈夫陳承勇,中國公民,曾生活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曾是一家造紙廠的電工。因為多次到北京表示支持法輪功而失去了工作。2000年11月,為了不被抓入洗腦班,他被迫離家出走。2000年7月,因為是法輪功成員而被關押3個星期。他的妻子珍在2001年1月與他失去了聯繫。6個月後他的被丟棄在廣州的遺體被找到。 團結報(UNITA’)報導 羅馬-戴志珍是一位澳大利亞籍華裔婦女。她38歲,是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這個孩子緊緊抱著她媽媽的脖子,一刻也不肯鬆開。一年前,她成為遺孀。2001年7月,被遺棄在中國南部廣東省的一個路旁的她丈夫的遺體被找到。他的丈夫曾是一個電工,由於是法輪功精神運動成員而被北京警察逮捕並酷刑折磨。“我的丈夫死去了僅僅因為他是法輪功修煉者”,她說。她的單薄的身體和顫抖的聲音中,人們可以感到迫害真實存在。數年來,所有法輪功成員們都在經歷著那場迫害。遭受歧視,被逮捕,許多人被酷刑折磨,直至死亡。 …

全文

墨爾本學員在“維省華人社團諮詢會”上圓融慈悲講真相

文/墨爾本學員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6日訊】7月3日,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省多元文化委員會在墨爾本市市政廳舉行了“華人社團諮詢會”,來自維省各大主要華人社團的80多名代表出席了該諮詢會。學員們感到這是一次更加深入細緻地向華人社團講清法輪功真相、與華人社團代表交朋友的好機會,於是平日與華人社團聯繫較多的數名學員準時趕到。 今年5月,墨市一些不明真相的華人社團舉辦了一次誣蔑法輪功的圖片展(圖片來自中領館)。事情發生後,學員們一方面依據《維省種族和宗教包容法》向“公平機會委員會”呈交了申訴書,一方面積極走訪各社團,向他們講法輪功真相。有的社團成員在明白了真相後表示他們為所發生的事情非常抱歉,並向學員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出現;但也有的社團代表出於本能的自我保護心理,我們說什麼他們都一味地以敵對的情緒抵觸。我們也認識到必須利用這次諮詢會向這些代表講清真相。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次諮詢會坐在主席台上的會議主持人之一、多元文化委員會亞洲部的那名成員也是圖片展的參與者之一。作為多元文化委員會的一名成員,這位華人成員本人對《維省種族和宗教包容法》顯然並不了解,也不知道這樣的圖片展是違法的。之前學員在找他講真相時他根本沒聽進去學員們在說什麼,也不承認自己做錯了。這次當他看到學員們也坐在聽眾席中準備發言時,我們感覺他心裏非常緊張,唯恐學員們說出什麼令他及在場其他一些參加過圖片展的華人代表難堪的話來。 在去參加這次會議前,學員們就討論過在會上如何講話的問題。大家都認識到我們今天所做一切都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救度眾生,包括我們運用法律手段維護大法,也是為了慈悲於他們,防止他們繼續對大法犯罪,而不是在人的水平上跟他們論輸贏(他們曾表示要繼續舉辦圖片展)。因此在參加諮詢會發言時一定要把握好,要清醒地將利用眾生對法犯罪的真正的邪惡因素與因不明真相而被利用的眾生區分開。 有了這樣的原則,學員們沒有急於發言,而是先認真聽取其他代表的發言,同時在會場內發出強大的正念。 等到諮詢會臨結束時,一名學員才站起來代表法輪佛學會做了發言。她首先從諮詢會的主題切入,說我們生活在澳洲這樣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能夠自由地修煉法輪功感到很幸福,但我們在中國的兄弟姐妹卻不能擁有這樣的自由。我們以前都是默默地煉功,現在出來講一個真相,也就是為了減少我們在中國的兄弟姐妹所受的迫害而已。可能以前我們跟大家在許多方面交流不夠,才造成了一些誤會。 然後她以婉轉的口氣談到了那次圖片展,但未提任何一個參展社團的名,只是建議多元文化委員會加強對《維省種族和宗教包容法》的宣傳,以使大家更加了解在澳洲這塊土地上什麼樣的事情可以做,什麼樣的事情不可以做。 會議的主持人、多元文化委員會的主席George Lekakis先生已經是第三次見到學員了。在此之前,學員們曾經到他辦公室就圖片展一事拜訪過他,學員們本來只打算送給他真相光盤等資料的,他卻主動索取了《轉法輪》和《法輪功》。 由於有了前面的洪法基礎,所以學員發言時喬治.裏卡基(George Lekakis)先生一直會心地微笑,似乎十分默契地知道學員希望他怎樣來回答這個問題。 學員發言結束後,他說,首先歡迎你們來參加今天的會議。澳洲政府保障宗教活動的自由,這是多元文化的要素之一。任何由於種族和宗教背景而成為誣蔑行為受害者的居民都可提出申訴,“公平機會委員會”會進行調解,調解不成功還可以轉至“民事及行政仲裁處”做進一步的處理。末了,喬治.裏卡基先生還幽默地說,如果你們遭到了肉體攻擊,請馬上報警,或給我打電話。 喬治.裏卡基先生的回答用普通話和廣東話翻譯了兩次,在場所有的華人社團代表,尤其是參加過圖片展的代表都如學員們所希望的那樣受到了一次很好的法律知識方面的教育。大家還看到,在這個場合,同樣的話由喬治.裏卡基先生講出來效果比我們自己去講更好。 由於學員講話時的圓融婉轉和透出的善意,在場的人沒有一個生出反感,主席台上的那名華人議員也似乎放鬆了不少,會後他跟發言的學員笑著打起了招呼,另一個參加過圖片展的成員還請帶著照相機的學員幫他拍照,學員與與會人士之間的氣氛變得非常融洽。 會後,學員們認識到,以後講真相應該採取更加深入的方式。光在街上發傳單是不夠的,應該深入到各社區,與廣大華人交朋友。人與人之間如果有一個起碼的溝通,大法弟子簡簡單單的一個表現可能就能很直觀地改變人們對大法的印象。今後應更多地深入社會而不是由於洪傳工作“忙”而將自己與社會隔絕。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漫談獨生子教育

文華 【新光明網】人們都蓄生子教育難,到底難在哪呢?讓我們坐下來靜靜分析一下。 人類繁衍到今天,從古到今都有個“子不教,父之過”的問題,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講究家族,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敗家子”,給祖宗丟臉,所以幾千年來如何教育孩子成了我們每代中國人肩上的重任。 與以前一家養六七個孩子,又窮又苦的相比,現在不光經濟條件好,學習資料多,一家除了父母,還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幫忙,這樣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只教一個孩子,按理蓄生子教育應比以前輕鬆一百倍,怎麼還變難了呢?大多數家長都明白“嬌慣他就是害了他”的道理,大家都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為什麼還幹不好呢? 其實根本原因是時代變了,外部污染太嚴重了,使家庭對孩子的教育顯得蒼白無力。別說管孩子難,連我們大人管好自己都難。面對社會不良風氣,面對敗壞了的道德,雖說大家不愁吃不愁穿,但心裡總覺得苦,誰都覺得活著難。現在衡量好壞的標準都扭曲了,誰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好了。 現在是想管孩子但又不知道該怎麼管。古時候有“三字經”,有四書五經,有傳統道德觀念,現在大人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對與錯,怎麼教育孩子呢?比如說好孩子不說假話,可現實生活中,你要講真話文革中就當右派,現實生活中就要吃虧,就像法輪功人,說真話就得進監獄。到底是教孩子誠實呢還是見風使舵明哲保身呢?一打開電視就是什麼老鼠欺負貓,外星人動物異型成了電視明星,妖魔鬼怪成了影片英雄,這世界完全顛倒了。小孩白紙一張,寫什麼是什麼,一天到晚就看這些東西,腦子裡都裝的是這些,他能是個聽話的好孩子嗎?國家也不管管。 說到學校教育,中國的教科書是與現實生活脫節的,學校教的只是知識,而不是怎麼做人。人都不會做,要那麼多知識有什麼用?壞人知識多了對社會的危害更大。現在教育學家告誡家長,不但要重視孩子“智商”的培養,更要重視“情商”的教育。真正成功的人,他們不一定智商高,但他們大多情商很高。“情商”是什麼呢?簡單地說,孩子要學會處理好與社會的關係,與他人的關係,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要有堅強的意志,要有與人為善的心態等等。在中國學校裡這種情商的教育很少,而社會上有的卻是反面教育。孩子從大人嘴中學到的是誰溜須拍馬得好處了,誰靠關係發財了,誰走後門佔便宜了,電視裡更是壞人春風得意,好人多災多難。孩子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他的未來還不可怕嗎?如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他能成為一個好人嗎?社會上這些東西就像毒蛇一樣毒害著孩子純真的心靈,使小孩從小就看重個人利益得失,唯利是圖,這樣環境下教育出來的人能不自私嗎?他會尊重父母的教育,體諒父母的辛勞嗎?所以現在的孩子不好教,根本原因是社會整體道德淪喪了。 許多家長好像很重視孩子的教育,花大錢送孩子去學鋼琴,學畫畫,學英語,其實正如中國的教育體制一樣,這只是在訓練技能,並沒有培養孩子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沒有教孩子做好人的能力。要培養好孩子,我們就必須從提高社會整體道德水準出發,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值得慶賀的是,現在人們開始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越來越多的人在實踐著他們的認識了。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