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錯兒

文/夢醒 【新光明網】 2002年5月1日 星期一 天氣:陰 今天下午,我正在寫文章,忽聽咕咚一聲,轉頭一看,我那不到四歲的小兒子正坐在地毯上,身上身下都是因打翻了一盤米飯而洒下來的米粒和米團,手裡拿著一個梨。我立刻明白了,當他踩著椅子從桌子上放水果的盤裡拿了一個梨,要從椅子上下來時,手扶桌子沒扶好,打翻了我剛放在那裡的半盤米飯,人也摔了下來,一個屁股蹲兒坐在了地上,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要冷靜。兒子顯然安然無恙,只是一副覺得自己闖了禍的樣子,我趕緊拽著他的小手把他拉了起來,然後是一地的米飯,當我拿起盤子,把成團兒的、沒弄贓的米飯檢回盤子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不僅沒生氣,還突然意識到這是我的錯兒,因為我吃完飯,沒有立即把桌子收拾好。 以前,孩子打翻了什麼東西,好像本能地認為是孩子的錯,總要數落他幾句,後來覺得這樣很不善,就注意改,一次比一次好一些,總是沒改得太好,這一次,終於忍住了脾氣,並發現了自己的錯兒。然後我就跟兒子說:“這是我的錯兒。”感覺兒子有點兒如釋重負,說“哦!為什麼呢?”“因為我吃完飯,沒有立即把盤子收拾好!你以後也要小心看著點兒。”我誠懇地說。“好!”兒子點著頭。這時,我感到一種祥和的氣氛飄盪在空氣中。又一次感到經過不斷修自己,漸漸改掉不好的觀念,最後能做到以發自內心的善良,寬和地對待別人,是一種多麼好的感覺,同時也對以前做得不好感到一絲歉疚。又一次在心中慶幸自己有緣得遇真理,並在師父無盡的慈悲下修煉,漸漸認識到自己不好的地方,並修去它們,在修去不好的東西的同時,就嘗到了境界提升後的幸福、幸運、充實、平和的感覺。 後來又有一天,兒子吃飯時,弄洒了半碗湯,我就連一秒種都沒遲疑,趕快說:“沒事兒,沒事兒,你還好吧?”接著就拿紙把洒的湯吸乾淨了,最後關切地說:“下次要小心。”當時,全家人的感覺都很溫馨。自那以後,兒子真的很少再打翻什麼東西了,也許也有他即使有時不小心打翻了東西,也觸動不了我的心了,因此記不住的關係。 一天,先生要剪指甲時,找不到指甲刀,知道是我不知又亂放到哪裡去了,發了點兒小脾氣,告訴我在他帶孩子出去玩兒回來之前,一定要找到。家裡的氣氛緊張起來。這時兒子對他爸爸說:“如果我們回來的時候,媽媽沒找到,你就說:‘沒事兒!’。”兒子學會了寬容!寬容是一種高尚的品質,可以溶化掉很多狹隘的情緒,可以感染別人,於是,就沒事兒了! 不禁心中感嘆,我的收穫豈僅在於修了自己?!同時還影響、善化了孩子,正應了師父所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和“無求而自得”。 在經過了一個認識到和不斷磨礪、反覆的過程後,我也終於漸漸改掉了亂放東西的積習,雖然有一個小孩子,但家裡經常保持的整潔程度已足以讓人感覺到我是個能幹的家庭主婦了。這些都是修心的自然結果。 這一切有多好。能夠有緣修煉的生命是幸福的。(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望子成龍的背後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從小到大的教育使人人都想出人頭地,在世上有所作為,留得青史在人間,其背後就是攀比心與爭鬥心(這在知識分子中就是普遍的現象)。現在人們想當官想發財,這種慾望和追求十分強烈,加上無神論的毒害,不相信善惡有報,為了實現其個人美好的理想,人們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去努力去奮鬥,整個社會被推進到一種躁動抗爭、人慾橫流的狀態。很多人更是望子成龍,可憐天下父母心。其實,許多父母只是把自己追求不到的理想像接力棒一樣傳給後代,使孩子從小就在高壓下成長,使孩子不能健康成長。 比較一下東方人與西方人,不難看出,中國人比外國人更重名,更重利,更重情。慾望重,執著多,必然會在執著的驅使下無知的造下很多業力,造了業就得還,這也許就是我們民族多災多難的一個原因吧。要活得理智,人就應該放下觀念,爭取做到“不求名悠悠自得,不重利仁義之士;不動情清心寡欲,善修身積德一世。”(《洪吟》“做人”)(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替孩子清理變異卡通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孩子也是修煉的人,可有一時期孩子突然不聽話了,也偷拿我的錢去亂花,既不願學法,也不願發正念。我怎麼也想不起是什麼原因導致他這樣。我就找我自己–是不是太執著孩子了?但我又想:我讓孩子得法,是對他生命負責,沒有錯。直到有一天,我無意中拿起孩子玩的卡通(動畫圖片或印在紙殼上的圖片),突然想:是不是卡通上面的骷髏、魔鬼臉譜這些變異東西控制孩子造成的,同假氣功書一樣害人。我正在考慮是燒毀還是留下的時候,順手翻開,一個“邪”字印在上面。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告訴我們:“但是有一種情況我的法身不能給清理。我有一個學員,有一天看到我的法身來了,給他樂得夠嗆:老師法身來了,請老師到屋裡來。我的法身說:你這屋裡太亂了,東西太多了。他就走了。一般說來,另外空間的靈體太多,我的法身會給清理的。但他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他明白了,收拾收拾,燒的燒,賣的賣,然後我的法身又來了。”師父把法理已經告訴了我們,只是我們沒有做到。 一切清理完之後,孩子有了變化,能認真聽師父講法錄音。有的時候我忙著做家務,他還會提醒我:“時間到了,該發正念了。” 我把這件事寫出來,也提醒同修,把自己的空間清理一下,免受干擾。 以上所談是我在自己層次上體悟到的,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一個流浪漢得法前后的故事(一)

文/阿慧 【光明網】 納諾是一個流浪漢,可是他卻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這是發生在2001年7月20日前后,美國華盛頓DC法輪大法國際法會期間,一個神奇而感人的故事。 (一)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的一個海灘,我們設有一個洪法煉功點。每天早晨七點至九點,是我們的活動時間。 這里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景色优美。極目遠眺,海天相連。吸引著世界上的許多富人來此地度假休閑,也成了流浪漢置身的地方。 2001年7月初的一個早晨,煉功前,我象往常那樣在擺放著展板和洪法資料。這時,一個人走了過來,對我說:“我在圖書館看到了你們的書。” 這是一個蓄著胡子,頭發蓬亂,衣冠不整,看似滿腹心事的人。他說話的聲音很低,但很清晰。 “哦,是的,我們贈送給圖書館一套法輪大法的書(英文),共兩本,一本是《法輪功》,一本是《轉法輪》。”我停下手中的工作,与他答話。 “是嗎,可是我只看到一本,有圖片的。”他急切地說。 “那另一本是給別人借去了。這樣吧,如果你想讀的話,我們再贈送一套給圖書館,你就可以讀到了。”。 他滿意地說:“好的。” “還有,我們每天早晨七點至九點會在這里,如果你想學煉功,我可以教你。而每星期六煉完功后,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集體讀書學法,讀《轉法輪》,如果你愿意,可以參加一起讀。”我向他大致的介紹了我們的活動情況。 可能是由于某种障礙,他猶豫了一下,說:“我想一想吧。” 但就在第二天,他要我教他煉功。他學得很認真,動作做得也很到位。 后來的日子,每天早晨,當我到煉功點時,我都看到他坐在公園里,一棵小樹下的凳子上,等待我們的到來,然后一起煉功。 他還參加了我們的學法小組,和我們一起讀《轉法輪》,一起交流。為此,我贈送了一本《轉法輪》給他。 我覺得,納諾受過文化教育,領悟性也較強。每次煉完功,他還幫助我收拾東西;然而看上去,他卻是個無家可歸的人。 師父慈悲,大法的門開向眾生,師父只看人心。今天,不管是誰,走進來了,即是有緣,即是一個該得度的生命。而作為弟子,我們只是助師做一些具體的事情,我們盡量做好就是。所以,任何人來到我們煉功點,我們都把他看作是大法有緣人,珍惜他的机緣,而無須去了解他的身分及背景資料。對于納諾,也是這樣。 然而有一次,煉完靜功后,納諾對我說,他很想念他的兩個儿子:他們分別是十四歲和十六歲。一個晚上,他的太太悄悄地帶走了他的兩個孩子。他与他太太在高中讀書時相識,曾經十分相愛。敘說這些時,他的神情顯得很懮郁,難過。 …

全文

一位出家大法弟子的得法修煉經歷

【光明網】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如心,以前是佛教出家弟子,現在是法輪大法專修弟子,得法前在韓國出家,本身是修禪宗的。由于年輕時摔傷沒有正确治療,造成出家后修行中的障礙,長時間在禪堂參禪打坐,舊傷复發疼痛難當,甚至造成右手麻痹無力,連拿筷子夾菜的力量都沒有,雖在國外接受治療但只是少許改善。由于韓國乃寒帶地區,秋冬之時气溫很低時常下雪,因此治療諸多不便。經過醫生建議,到熱帶地區就醫效果會更好,所以就回到台灣來養病,但看了無數的醫生只讓病情加重并無好轉。 回台養病中曾經有兩次在電視新聞看到了有關「法輪功」的報導,第一次是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自稱是新人類,第二次是大陸鎮壓「法輪功」。在兩次新聞報導中螢幕上現出一尊佛像,在佛像中又現出李老師的法像打著大手印,當時直覺老師本人很庄嚴,但內心已有排斥。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教界中被公認的高僧大德都不敢有此表現,何況是一位現在家像的人,自覺「法輪功」創始人好像太自大了,為此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讓我延遲了一段時間才得法。 得法因緣乃住北部的大哥回到中部看我,當時正好在報導「法輪功」的消息。哥哥一向對气功很有興趣,喜歡研究,回台北到書店買書,無意中看到書架上擺著「法輪功」的書。哥哥一時好奇把書拿來看一看,發現它是一本修煉的書,而且是一個很高層次、很正的性命雙修、直指人心的功法,當時哥哥馬上去找煉功點,參加讀書會、交流會,并且打電話給我,向我介紹「法輪功」的优點,要我到書店去買書并送了我一本叫《轉法輪》的書。在看書當中覺得李老師對佛教有深入的了解,對修煉者心性要求也很高,但是李老師談到自己有法身無數,能為真正實修者淨化身體消去一部份的業,并經修煉而達到圓滿;因為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經書中所學未曾有此一說,甚至教界高僧大德都不敢保證只要你來學佛就幫你消業、淨化身體、提高層次,把你身體推入淨白體狀態修煉,并讓你達到圓滿。對我這個佛教弟子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再則書中對末法時期的佛教及禪宗有所批評,雖然內心明白老師說的是真話,但基于護教之心當然不能接受,就把書丟在一旁。但是哥哥仍不死心,時常在電話中鼓勵我學這部大法,我卻一直把哥哥的話當成耳邊風,覺得很煩。哥哥也發現這個情況,不再打電話給我,于是就寄了一本《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匯編》給我。開始我只是抱著不好意思對哥哥交待,勉強來看這本書,結果是邊看邊流淚,內心激動不已。至此才發現自己是那么渺小,「法輪功」的學員竟然心性層次這么高,讓我這個出家人自嘆不如,當時才正式再把《轉法輪》這本書重新翻開來看,至此己過半年才正式得法。 得法之后哥哥要我到煉功點去學五套功法,內心掙扎不已。一個出家人要拋頭露面地去跟在家人學功,內心矛盾不安,明知自己傲慢心已起,但還是放不下,經過一番調整才踏出來。決定要去煉功之后,与就近煉功點輔導員聯絡約好第二天要去學功,結果是起不了床。平常在寺院中三點起床五點煉功,對我來說并非難事,但卻失約了,很不好意思的打了電話道歉。對方輕描淡寫的說:「沒關系,老師在考驗你啦!」第三天也是硬撐起床去學功,由于我這一撐已過關。半個月后五套功法已漸熟悉,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煉功、讀法。在讀法當中,《轉法輪》第三講談到修煉要專一的問題,又是一個大抉擇。從在家居士到出家、從淨土到禪宗,在佛教也有十八年了,十几年的修行要放下原來所學,那可真難啊!明知大法好、大法正,書中的理是往高層次帶人,与一般宗教不同,但要放下原來所學,重新再來,內心那种矛盾、煩惱不安,非一般人所能體會。老師書中談到不管你是任何宗教,只要真修大法,把你過去所學好的留下,坏的去掉,因為那是你付出、辛苦所得。理是知道,但仍下了好大的決心才把它放下。正如老師所說有失必有得,失去原來所學但得到的更多。真修大法之后不久,老師在我的小腹部下了法輪,同時開天目。煉功中曾經几次像老師說的坐在雞蛋殼里一樣美妙,全身不見了,只剩下主意識在煉功,并能感受到另外空間的演煉。得法前曾經煉了其他功法,招來不好的東西,也被老師處理掉了。層層次次、方方面面都在自己修煉中一次次印證出來。不僅如此,學大法前遇到矛盾,內心焦燥無法入眠,得法之后時常內心平安。 書中又談到,整個修煉是去掉你的執著,做任何事要記住你是個修煉人。修煉是超常的,要高姿態,嚴以律已、慈以待人,要做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雖然老師不談戒,但其實對學員心性要求比佛教中戒律還要高,所以「法輪功」真修弟子個個層次都很高,這是我個人所體會到的。 与大家精進實修中,几次跟學員參加交流、弘法、讀書會,曾遇到一些有趣又尷尬的事。有一次到台中參加交流會,回程与學員坐計程車回來,因為所住地點不同,學員指著我對司机先生說:「司机先生,這位小姐要到某某地方,請你載她去。」當時腦中一轟,心里一緊,內心想著我是出家人,如果在佛教界,居士看到我都得下跪頂禮,如今竟落到被稱為小姐,內心很不是滋味。更絕的是學員的媳婦竟稱呼我「如心阿姨」,真讓我啼笑皆非。再則遇到新學員由于對法還沒深入,看到我就叫師父,其他學員就對新學員說:「師父只有一個,就是李洪志師父,你不能叫她師父。」句句刺著我的心,雖然表面上我不說什么,可是內心是百般翻騰。老師在《轉法輪》里談到「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后都是弟子」。遇到任何事情決非偶然,層層的考驗無非要去掉我這顆傲慢的心,因為我太在意自己是出家人了。大法弘傳在常人中修,身雖出家仍屬常人,要達到圓滿必須將內心的執著連根拔起;如今得法一年多,已將我這顆長刺的心漸漸磨平,在摔摔打打中慢慢成長。經過學員的鼓勵幫助,在自己住處附近建了早上及下午的煉功點、學法點,一方面助師弘法,一方面与大家用功精進。雖然未來仍有層層考驗都得過,但我深信大法。大法救了我,在我身體健康最低潮之時得了大法,讓我能用功精進,這真是我的福報。 一位修行者因為病痛纏身無法用功,是何等可悲。佛教中十几年的修行不如我短時間的修煉大法,心性提升的更快,為此我放棄了在韓國的居留權及換發僧侶證,我認為這些對我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找到了宇宙真理——『真、善、忍』。在此我愿將自己得法的真實經過向全世界有緣得法而未得法的人們,及佛教界出家法師、居士們,真誠地說明:請放下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踏出一步,進來看看法輪大法是什么?為什么大陸經過一年多的鎮壓,學員還是誓死堅修大法?全世界四十几個國家都有大法的弟子,李洪志師父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是偶然的嗎?人身難得,正法難尋,今逢大法弘傳,机緣一失即不再來,珍惜吧!最后愿以老師《精進要旨》第164頁『心自明』這首詩与同修共勉: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云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感謝這一切,感謝恩師,感謝引導我得法的哥哥。同修們勇猛精進吧!

全文

記悉尼小弟子們的一次有益活動

【光明網】2002年1月,悉尼明慧學校的弟子們組織了一次為期三天的小弟子堪培拉之行。共有19名小弟子參加,最小的6歲,最大的15歲。孩子們在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大家都較認真,玩得也很開心。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讓小弟子們了解和體驗無論風吹日曬,每天24小時連續不斷堅持在堪培拉中國大使館講真相的弟子修煉和生活情況,也為了培養小弟子生活中的獨立能力和互助精神及吃苦耐勞的品德,同時也可以豐富孩子們的假期生活。 考慮到孩子愛玩的天性,明慧學校負責老師把學法寓於孩子遊戲之中。拿一個包了一層又一層的包,每一層裏都有不同的禮物:糖果,氣球,書籤,最後一層是一個鏡框等,每一層也都有一張便條,上面都寫著讓背誦已學過的《洪吟》詩一首。音樂一響包裹就開始在已坐成一圈的孩子們手中傳遞,音樂一停手持包裹者就要打開一層,孩子們望著打開一層後展現在自己眼前的巧克力等小禮物都很開心,一些會背《洪吟》詩的看到紙條同樣也很開心,但有些學法不夠的孩子看了紙條後就發愁了,這時大家一起幫他(她)背誦,接下來是一句一句教不會者。有趣的巧合是一個名叫“助行”的孩子拿到的是讓他背誦“助法”。孩子們把包傳到堅持每天24小時守衛在使館前已八個多月的小趙手上,恰是讓他背誦“苦其心志”。我們覺得,這種有趣方式既檢驗了每個孩子的學法情況,又使孩子自己看到了差距,也鼓勵孩子們互幫互學的互助精神,同時孩子們玩得很開心。 孩子們通過在大使館前與日夜守衛在這裏的弟子們交流,參觀輪流來堪培拉的弟子們的艱苦住宿環境及親眼目睹弟子們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孩子們開始認識到在使館前煉功,發正念的意義。在一次記者提問:為什麼來堪培拉時?有的孩子答道:堪培拉大使館是代表中國的地方,修煉人來這裏就像大陸弟子去北京一樣;還有的說是向中國遊客講清真相等。孩子的回答和孩子們在使館前煉功,發正念的認真樣子及有的小弟子也去向中國遊客派資料等,都說明孩子們不虛此行,其場景感人,引來過往車輛的注目,頻頻有人招手或按喇叭致意,期間《堪培拉時代報》還來採訪拍照。 活動中小弟子們還配合電視組的學員編排了一個合唱節目,小弟子們不怕曬,不怕冷,不厭其煩地重覆地做著需要的鏡頭,使節目順利攝製完畢。 孩子們在第一天晚間還登上了堪培拉之巔─電訊塔,看到了萬家燈火的堪培拉夜景;通過參觀市展覽中心,了解了堪培拉這座美麗城市興建過程,和人們所付出的辛勤勞動;通過去科學館在那裏的盡情親手玩耍操作,開闊了視野,增長了知識;通過參觀國會大廈,知道了國會的運作。孩子們參觀了美術館,小弟子們認為畫都不好看,看來純真的孩子已有了自己對美鑑別的標準。 此次參加活動的有修了幾年的小“老”弟子,也有第一次接觸的。雖然年齡不等,修煉層次參差不齊,但大家都能融在一起,野外燒烤時有的孩子主動幫忙,小孩子摔倒了大孩子很關心扶著抱著。 三天的活動緊張、有趣又很有意義。既是對每個小弟子的心性檢驗,又是比學比修的好機會。孩子們都在日記中做了記錄。當問孩子們下次有這樣的活動還參加否?孩子們高興地答道“還去!”                   關閉窗口        

全文

為什麼創辦全日制明慧中文學校

【光明網】當今人類社會的很多方面已經變異了,其中也包括教育領域。現代的教育體系只注重掌握現代科學知識,而不重視道德品德的教育。同時,我們考慮到當地澳洲華人出於擔心自己的孩子不會說中文,普遍送孩子上週末的中文學校,於是我們2001年3月在悉尼成立了明慧中文學校。 每週日8:00–11:30上課,孩子們聚集在一起學《洪吟》,《轉法輪》,小弟子修煉故事,煉功,教認字,寫字。通過音樂,舞蹈,講故事等多種形式,從“玩”中學,在“動”中提高,使學生們更深刻的理解了《洪吟》和《轉法輪》的內涵,以及增加了學習的興趣。 通過實踐,悉尼明慧中文學校受到家長和同修的一致好評。許多小弟子不僅學法煉功進步十分快,而且中文水平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在學習中文認字方面,有的小弟子出現了超常的現象。 最近,我們產生了開辦向全社會開放的全日制的明慧中文學校的想法。原因如下:由於家長們住的地理位置分散,所以聚在一起很不容易。有的要開車一個多小時,不是每次都能送孩子來,這就使教學進度參差不齊。而且每周上一次課對要真正掌握一門語言(中文)來說,是遠遠不夠的。我們意識到海外的小弟子如果不認真學好中文,對中國的傳統和文化很難理解,對學習中文《轉法輪》必然造成了很大的阻礙。而且我們發現,來明慧中文學校的小朋友在道德品質上的提高也是相當快,這僅僅是每週一次。如果小朋友每天都能煉功,學法,學中文,那麼他們在法上的提高將是驚人的。 我們把全日制的明慧中文學校校址選在人口密度較高的地區。許多華人居住在該區,華人是非常重視子女的教育的,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將來有好的前程,更怕自己的孩子到社會上學壞。他們的孩子都面臨著中文教育和傳統道德教育的問題,送孩子去學中文,是很普遍的現象,還有許多西人願意讓他們的孩子從小學中文,因為他們想孩子以後和中國做生意,那麼我們的明慧學校正是他們所需要的,所以我們走向社會,並為社會接納和歡迎是必然的。當這些家長看到自己的孩子學習好,品德好,身體健康,又能學好中文,他們會更清楚更具體的看到了什麼是法輪大法,就會有更多的人來學法,了解法。這是更深入,更細緻的洪法,這是有長遠效應的,小孩是很天真純潔的,從小教他們“真,善,忍”,很快就會在他們的行為上表現出來,也可以說是立竿見影,這是一舉兩得。而且,我們認為整個創辦學校的過程就是一個洪法和講清真相的過程。 從2001年8月份有了這個設想後,我們就向教育部有關部門諮詢。當我們把為什麼要創辦明慧學校和辦校的宗旨介紹給他們時,他們對我們要辦這樣一所學校很驚訝,因為在澳洲的私立學校都是由教會和大財團辦的,像我們法輪功學員想要辦學校在他們看來是很困難的。但他們很佩服我們的奉獻精神,也很支持我們開辦學校。創辦一所學校要涉及到許多部門:學校的經費補貼,地產商,設計師,地方政府,等等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個講清真相和洪揚大法的過程。 按照澳洲教育部的規定,要在開學前一年遞交辦學申請,開學前6個月要遞交詳細的課程安排,並且教育部要檢查校舍(必須符合教育部的各項條例),我們知道我們面臨重重的困難,但我們明白我們是大法弟子 ,很多困難我們可以克服。 我們初步的設想是: 1、明慧小學將是澳洲教育部審批的正式學校,按澳洲教育大綱授課,但刪去教材中變異的部份,一切按照“真、善、忍”來教育學生。特別加強對學生的品德行為的教育,培養學生獨立工作和生活的能力。 2、中文是明慧小學的必修課,最終使每個學生能熟練地掌握中文的聽、說、讀、寫,能更好的理解中文《轉法輪》。 3、學生學法煉功列為每日課程內。 4、將有澳洲政府認可學歷的大法弟子任教。 希望各界關心道德教育和中文教育的人士幫助和支持我們,一起把明慧學校辦得更好。

全文

動畫片劇本: 樂樂出國記

【新光明網】樂樂出國記 (畫面一)人人都說樂樂有福氣。這不,今年春節,年僅十歲的樂樂就要跟著姥姥一起出國旅遊了!東南亞十日遊,小小年紀就要去闖世界,開眼界,不簡單。樂樂非常興奮,早早就把自己的吉蒂貓小背包收拾好,只等著上飛機了。 (畫面二) 出發前兩天,旅行社通知姥姥和樂樂去開會。她們來到一個小會議室,裡面已經坐了二三十人,都是和他們同一旅遊團的,樂樂年紀最小,她好奇地同姥姥一起坐下。會議開始,一位阿姨開始講話:“大家好!你們後天就要出國旅行了,我在這裡提醒大家活動時要注意國家形象,遵守當地法紀,特別注意的是,旅遊團的成員不可以接受關於法輪功或法輪大法的任何材料,否則回國後會接受審查,嚴肅處理。” (畫面三) 樂樂在一旁聽不太明白,但是她知道法輪功。電視上天天批判法輪功,說有人煉了功以後放火燒自己。多可怕!樂樂只想出國玩玩,買幾個漂亮的娃娃,那些點火燒自己的人給她東西,她怎麼敢要?想到這些,樂樂趕快對著說話的阿姨點頭。這時,樂樂聽到在旁邊坐著的姥姥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姥姥是不是想起了小張叔叔?張叔叔住在樂樂家隔壁,他就是煉法輪功的。他對樂樂非常好,樂樂也很喜歡他。張叔叔從沒有放過火,可是他被警察抓走了,因為他見到人就說法輪功好。 (畫面四) 樂樂飛上天啦!飛機在雲中穿行,樂樂從機窗向外望呀,望呀,真好玩!玩著看著,飛機降落了。“姥姥,我們到了?”樂樂興奮地問著。姥姥說:“到了,這是第一站,一共有五站呢,夠你玩的。” (畫面五) 第二天早上,有一輛大車到酒店來接樂樂、姥姥和其他的團員。車開到了一條河邊,停了下來,大家陸續下車。導遊阿姨說:“這裡就是我們國家最著名的旅遊點。河那邊的雕塑是國家的象徵,你們在這裡隨便走走,多拍點照片。” (畫面六) 樂樂和姥姥沿著河岸走著,河旁邊種滿了高大的綠樹,樹的葉子很大,樂樂從沒見過。忽然,不遠處傳來了音樂聲,樂樂和姥姥四下看看,發現離她們不遠有六七個人在一片空地上站著做操。他們排成一排,非常整齊,那種操慢悠悠的,還挺好看。樂樂好像在哪裡看見過,可是一時想不起來了。不過,錄音機裡的音樂可真好聽啊,那麼輕柔、動人,配著河邊的綠樹還挺和諧。樂樂拉著姥姥的手往前跑:“姥姥,我們過去看看,照張相給媽媽帶回去,她肯定沒見過。” (畫面七) 她們上前一看,這些做操的人當中有老爺爺、老奶奶、大姐姐、大哥哥,還有和樂樂差不多大的一個小弟弟。那個小弟弟穿著一件淡黃色的T恤衫,上面印著幾個中國字。樂樂認識很多字,她大聲地讀起來:“法輪大法好” (畫面八) “法輪大法?”她悄聲地問姥姥:“好像小張叔叔煉的就是這種操。”姥姥有點緊張,拉著樂樂就走:“你別瞎說。都是你,到處亂跑。快走,我們去河邊給大獅子照相。”她們剛要走,一位叔叔走了過來,微笑著用中文和她們打招呼:“你們好。歡迎你們來旅遊!我們在煉法輪功。要不要了解一下?” (畫面九) “唉呀,真是法輪功。”樂樂想起了電視裡被燒死的人,嚇壞了,恨不得撒腿就跑。可是,這位叔叔長得這麼面善,好像沒有要放火的意思。這時姥姥說話了:“謝謝你。我們不想了解。”叔叔說:“沒關係。法輪功很好,在我們國家是合法的。希望您不要誤解。我有一張新年日曆,想送給這位小朋友”說著,叔叔把一張小小的卡片遞給了小樂樂,樂樂沒敢接,只是看了看那張日曆片,上面畫著一位黃頭髮、藍眼睛的大姐姐靜靜地坐在地上。樂樂正需要一張日曆卡,可是阿姨說過,法輪功給中國搗亂。樂樂是中國人,老師說好孩子要愛祖國,她衝叔叔搖搖頭。 (畫面十)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