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書聲

文/桃園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暑期到了,小孩子開始放暑假,我們煉功點上輔導員一直有幫小弟子們辦一個學法營的想法,希望能配合小孩子愛玩的特性,為小弟子們創造一個適合於小弟子修煉狀態的集體學法班,透過集體的學法及活動,讓小弟子們經由學法、活動及遊戲的參與,與其他小弟子們產生互動,使這些心中有『真、善、忍』的小弟子們互相觀摩、比學比修,並可以知道「德不孤、必有鄰」,透過親子共同參與,增益小弟子們的學法環境。因此自7月6日起四個禮拜,每週六早上9點至12點,暑期親子學法活動就開鑼了!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院子中的小紅球(圖)

文/夢醒 【光明網】 2002年2月22日,星期五 天氣:時晴時雨,大風 一天下午,我去學校接兒子回家。拉著兒子的小胖手剛走出他們教室所在的院子大門,兒子忽然停下來說:“球兒,學校的球兒還在院子裡,沒有拿進去”。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透過院子的柵欄,發現有一個紅色的玩具球兒躺在裡面濕漉漉,泥濘的草地上。兒子說:“我把它拿進去,交給豪斯小姐吧”。當時下著小雨,風很大,剛接到孩子的家長們正和孩子們從裡面走出來,我沉吟了一下,又走近那個球兒,仔細看了看,確實是完好的,象是被遺落在那裡的。我鬆開不到四歲的兒子的小胖手,說“好吧”。兒子靈巧地逆向穿過人群,跑回院子,撿起那個小球兒,又向教室的方向跑去了。站在那裡,我忽然想,剛才有輕微的一念閃過,讓孩子不要管,因為有風有雨,還有這麼多往外走的人,可是如果一個家長在此時因為那些而拒絕孩子的請求,強拉著孩子往外走,可能會使孩子很不高興。大家都不會愉快,實質上家長如果做那樣的決定,必定是出於一個自私的考慮:費事兒;耽誤時間;孩子就該聽自己的話。然而,如果想到的是,孩子所想做的是一件好事,自然要支持,要尊重他良好的意願,風雨等等就根本算不了什麼了,孩子那一顆純潔善良的心被保護得很好,我也會懷著一份怡然的享受的心情等在這裡,看著我那小小的兒子,去做一件他認為最自然不過的小事,因為媽媽和老師都是教給他玩完了玩具要放回原處的。耽誤時間了嗎?這整個過程大概最多需要5分鐘,我不知道如果我的行為打破了平常對孩子的教育,對他產生不良的影響,再重新恢復,需要多少時間,這個不良的影響可能是孩子知道了人會說一套做一套,知道了一點點小的困難就可以作為不做一些應該做的事的借口;知道了自己的舒適方便比一些好的原則更重要,那麼我想要得到方便,不被一個不是自己家的小球打擾,然而,如果影響到孩子以後不去收拾自己的玩具,怕苦怕累,那又會給我多麼大的困擾。 現在有很多家長說,孩子難教育呀!其實,不是孩子難教育,而是家長受不良的社會風氣、敗壞的觀念的影響,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出於自私的考慮,那根本是無法教育好孩子的,只有自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做事按照正確的原則,才能教育好孩子。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原則呢?“真、善、忍”,這就是正確的原則。當我教給孩子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時,不是說教,我知道只有克服自己的弱點,真誠地努力地去做到才行,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只要你的行為確實符合了這個原則在不同層次上對一個修煉人的要求,那真是威力巨大,我聽到有很多人對我說,你的兒子是一個難得的好孩子。我也能覺察到這一點,但我知道,他的變化是和我的變化相輔相成的。一個小小的孩子,他是那麼的純潔,沒有一切觀念,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該怎麼做,他會把你所說所做的牢牢記在心裡,然後再表現出來,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真誠的,只要你努力做到更“真、善、忍”,他們會比你做得更好。 我的小小的兒子出來了,說:“我把球兒交給豪斯小姐了”。我沒有問他豪斯小姐是否表揚他,因為這是一件該做的小事,他做這件事不是為了表揚。但我還是拉著他的小手對他說:“你做得對。”(9/11/2002 9:20:43 AM)     

全文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夏令營隨感 (圖)

【光明網】 為培養小弟子們的整體觀念和相互配合的能力,悉尼明慧學校於2001年12月1日至2日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南部的風景區KIAMA舉辦了為期兩天的夏令營活動。 11月30日晚,我們即驅車動身。這些小弟子平日除了學習就是參與洪法活動,有時還要參加社區表演。這次有機會出來看海遊山,非常興奮,一路上免不了歡歌笑語。我們投宿在Easts Beach的Caravan Center。那裏風光秀麗,景色迷人。當晚,孩子們分住在三幢房子裏。儘管有些人是頭一次住在一起,但彼此之間並沒有陌生感,相互配合的也很默契,就像一家人一樣。因為人們心裏裝的是同一部法,大法已將大家融在一起了。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較強,儘管父母不在身邊,也不用大人們操心。如果需要大人的幫助,他們也很有禮貌。第一天的日程安排是早7時開始煉功。我觀察到他們幾乎是同時來到煉功場地,就是說沒人偷懶睡覺,“組織紀律性”比較強。小弟子們煉起功來比較認真,儘管有些人的動作還不太準確。隨行老師已快要臨產,行動有些不便,仍極為認真,不斷地糾正孩子們的煉功動作。 煉完功,小弟子們圍坐在草地上背誦《洪吟》。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這一下看出高低了。有的小弟子背的很熟,甚至有個話還說不全的小弟子也伊伊啞啞背個不停。兩個不常出來的男孩還需要照著念。老師及時誘導他們:“你們看,人家背的這麼熟,你們還要照著念,要快些趕上來呀。”接下來是遊山。Minnamurra Rainforest是自然生態保護區。搭建在山澗間的小木橋蜿蜒曲折,與參天古樹和潺潺流水配合得天衣無縫。孩子們興致勃勃,走得飛快。負責拍攝的幾位同修一路小跑也趕不上。一路上遊人不斷,小弟子們主動上前散發資料。沒想到,在這裏竟碰上一群華人,看樣子像是台灣來的。這個洪法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他們也很驚訝在這麼邊遠的地區還能碰到自己的同胞,大部份人接了我們的資料。 來到山頂,一個風雅別緻的涼亭裏一切已準備好了,裏邊桌椅俱全。我們坐下來發正念。有些孩子心靜不下來,或睜著眼睛,或動來動去。事後,我們把這種情況反映給老師,老師表示一定要糾正孩子們發正念時的狀態。 遊山結束,我們來到山腳下燒烤。幾位同修邊等著烤肉,邊相互交流。短暫的交流使我獲益匪淺,又增加了不少大法工作所需的知識。這時兩個小弟子走了過來,發給我們每人一個盤子。我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原來烤肉已經好了。我們是來照料小弟子們的,結果反倒被他們照料了,不免有些難為情,連聲謝謝。 趁小弟子們去海灘的機會,我們抓緊時間購買當天晚上和第二天的食品。在超市裏,考慮到孩子們的年齡不同,個人口味不同,我們精心挑選了各種食品。一個同修忽然悟到:孩子們是出來鍛煉的,不是出來享受的。買這麼多食物對他們來說不一定有好處,這是人情在干擾我們。另一位同修說:對呀,臨來老師還對他們強調,吃東西不要挑挑揀揀,阿姨做什麼就吃什麼。我們改變了主意,只挑了一些物美價廉又符合兒童營養的食品。在廚房裏,看著女同修忙碌的身影和看著孩子們時露出的慈愛的目光,我的眼睛濕潤了。她們的孩子並沒在這裏,而她們確像對待親生骨肉一樣照料著這些孩子。我還注意到,隨行的老師在回答小弟子的問題時,總是順手撫摸他們的頭髮或臉蛋。無限慈愛寓於其中。 我願意和同修們待在一起。和他們在一起,那種純正祥和的場時時包圍著我。但每當這時我又總是想起國內的同修,想起他們的艱難,想起他們的捨身忘死。雖然我從沒見過他們,卻時時感覺自己的心和他們緊貼在一起。師父說:“我就敢說我們法輪功這塊是淨土。”(《廣州講法》錄音),在跟華人交談時我常說:提起世外桃源,人們總認為是古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其實世外桃源現在就有,就在法輪大法學員當中。吃完晚飯,小弟子們有的洗盤子,有的擦桌子,有的倒垃圾。配合得井井有條。大法粒子的這種整體精神已在小弟子中體現出來了。白天遊山時,同時遇到幾個遊人,他們自動分散開,有的向這邊的遊人發資料,有的向那邊的發。 天黑前,我們到附近的居民區發資料。整體精神依然體現著,每兩個孩子負責一條街道(後面有大人跟著)。回到住處,老師開始講正法小故事。說的是大陸小弟子父母被抓進勞教所,這兩位小弟子不願意跟反對大法的親戚住一起,堅持自己照顧自己。他們生活相當艱難,有時只能吃鹽水泡飯。我觀察到,小弟子們聽得相當認真,一臉的嚴肅。最後的功課是抄寫新經文。我看到,雖然這些小弟子的中文字寫的不是很好,卻寫的極認真,一筆一劃有板有眼。即使老師不在也毫不懈怠。忙碌的一天就要結束了,小弟子們並不疲倦,仍嘻笑追逐。我悄聲問身旁的一個小弟子:“喜歡出來嗎?”“喜歡。”“下次還想出來嗎?”“想。” 這些小弟子聰明活潑可愛。最難得的是在他們身上時時體現出真、善、忍。他們不自私,甚至懂得先人後己。我做個試驗,一個小女孩在吃小食品,我說給叔叔一塊好嗎?她遞給我一塊。我接受了。當她再吃時又主動遞給我一塊。我說謝謝你,叔叔不要了。有她這份真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這些小弟子在洪法中已經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們幫助表演,疊報紙,派資料,徵簽,講真相,甚至有時充當翻譯。當我看到一個話還說不全的小男孩蹣跚著把一份真相資料遞給一位西人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在通往神的這條路上蹣跚地走著,也許師父的法身正悄然飄在他身邊。(註:西尼學員SOS緊急援救行動從Sydney步行至Canberra途中,一位11歲小弟子夜裏見師父法身在房間外面飄。這次夏令營活動,12月2日星期日發正念時,一小弟子看見空中師父大法身,同時有法輪在旋轉。)

全文

一歲十個月的小詩詩懂得了“真”學會了“忍”

文/悉尼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小詩詩才一歲十個月,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觀察、留意身邊發生的事,大人說的話,甚至於大人的一舉一動。小詩詩非常好學,早早就學會了26個英文字母和10個數字。 小詩詩平常都是由婆婆帶的,婆婆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小詩詩非常喜歡和婆婆在一起。婆婆不但教小詩詩學習、認字,還教小詩詩明白很多道理。小詩詩很少象一般的小孩那樣撒嬌,或是在得不到什麼時又哭又鬧的。如果大人把道理給她解釋清楚,她都能接受。 一天晚上,婆婆要離開兩天,看著婆婆拿起了行李走向門口,小詩詩也馬上明白了要發生什麼事,急著跑過去拉著婆婆的衣服,不讓婆婆走。小詩詩的媽媽怕小詩詩會哭,趕緊過去抱起小詩詩說:“婆婆不走了,婆婆不走了”,並叫婆婆回到房間裡去,等把小詩詩哄到別的地方,婆婆才悄悄地離開。婆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往樓梯走去,小詩詩也被抱著送婆婆到了樓下,看著婆婆離去,小詩詩淚水幾乎流了出來,但是還是忍住了沒有哭出來。等婆婆到了住處,電話鈴就響了,電話裡傳來了小詩詩的聲音,小詩詩帶著兒音跟婆婆說:“婆婆,小詩詩乖乖,小詩詩要睡覺覺了”。 後來婆婆對小詩詩的媽媽講,對小孩教育,不能夠騙。得和他說真話。你騙他多了,他以後再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大人再說什麼他也不當一回事了,那就沒法教育了。 從這件事使我想到了當今小孩的教育問題。很多家長都說現在的孩子很難教,現在小孩子都很刁蠻,象小皇帝一樣。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責任就在大人身上。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小孩子出生到世上來,在表面這一層是沒有常人不好的觀念的,他是非常純淨的。而在當今社會很多家長卻在不知不覺地把不好的、變異的觀念灌輸給了下一代,如對孩子撒撒慌是無所謂的,特別是對還沒有懂事的孩子,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無形之中正在毀著下一代。 把孩子教育好,是父母的天職。修煉的人同化了“真、善、忍”,自然就把這宇宙的特性滲透到了孩子的身上,孩子善良、純真的本性也自然顯露出來。(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中國的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的任務是艱巨的。現在大陸許多孩子受社會風氣熏染,自私自利,只為自己不為他人著想。下面就略舉幾例。 一次上級號召捐款資助貧困生,有許多同學說:為什麼不為我捐款?說這話的同學臉不紅心不跳,但我們知道大多數說這類話的同學家庭條件都比較好。 老師檢查作業,有同學說作業太多做不完,家長來之後如不滿意就罵人。有時老師想留學生多講一下,學生說別留了,你又不掙錢。 一些老師(可能是多數)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給學生補課收大量的所謂“×費”。如果孩子不參加補課班,就對孩子不好,上課不提問,找機會多批評,近乎公報私仇。 一些造假的事情被公開:文憑造假、考試造假。目前已發展到考大學抄書、抄本,考前與監考人員搞好關係等。 ……種種不好的現象,處於其中的人們,已經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教育界的風氣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大筆的錢投入到造大樓、提高待遇上,到底是在把我們的下一代向什麼地方引導呢?下面的一次班會可能具有代表性。 團支書主持開會討論法輪功。有的同學問團支書,法輪功是什麼?有的學生說他們提倡“真善忍”;學生又問:你怎麼知道的?他說:街上貼的遍地都是。團支書又問“真善忍”是什麼意思。學生說:真就是做真事,說真話,善就是對別人好,忍就是遇事不激動不打不鬧。有人又問:那“國家”打擊法輪功,那“真善忍”是不是也打擊啊?那今後假醜惡就時髦了!說假話就允許了?同學們都笑了。支書氣得到辦公室匯報班會的情景,許多老師都在場,聽完匯報後也笑了。 孩子是天真的,不敢說真話的大人總喜歡背後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威脅恫嚇,掩蓋著自己“大人”的邪惡。修煉“真善忍”的人們被誹謗,被管制被趕出教育界被關進監獄甚至被迫害致死。沒有人敢把“真善忍”的真相客觀地教給我們的孩子了。許許多多的班會上,孩子只聽老師沒頭沒腦的批判“真善忍”,不敢做聲,做聽話狀;也有許許多多的討論會,孩子們一邊討論一邊嘲笑,在腦海裏不知不覺的深深留下“這社會沒有好人了”的印象,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不知不覺中,我們把懷疑、仇恨和不講誠信教給我們的下一代,掩蓋著自己的醜惡,那我們是在幹什麼呢? 在老師忘乎所以的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做聽話狀”的學生,我很難過;在開會批判“真善忍”時,我看到嬉笑沒有認真的學生們,我心裏也難過。教育把我們的後代領向何方? 希望教育界人士以及官員能夠體恤民情,為我們的孩子著想,為我們的後代著想。不能把大人的用心往孩子心中野蠻地灌輸啊!反對“真善忍”,製造謊言煽動孩子對“真善忍”做人品質的仇恨和不信任,我們的孩子將會變成什麼樣?我們的未來不可怕嗎?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修煉日記: 教育孩子–怎樣體現出為他人著想

文/夢醒 【新光明網】2002年3月31日 星期日 天氣:陰 原來,讓我不到四歲的兒子收拾玩具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經常是苦口婆心,見效不大,很多時候都是一場心性的考驗。以前,在讓兒子收拾玩具時,經常說:“玩具玩兒完了就得要收拾好,下次玩兒的時候才能好找,屋子裡要保持整潔,你自己不收拾誰收拾啊,媽媽要收拾一大家子東西,你得學會自己的事情自己幹,媽媽喜歡能幹的孩子。”說了又說,然後還得耐心地鼓勵又鼓勵,然後通常還要幫他收拾一部分才算完。 後來,我察覺出我的問題所在,雖然讓他自己收拾玩具是從為了給孩子培養好習慣的角度出發,但卻沒有完全從為他考慮的角度去說,既然我覺得他還不能理解培養好習慣、好性格的必要,就說了一堆不經大腦,容易想起來的話,其實,這些話裡有很多自私和執著。 那麼怎麼才能體現出為他著想呢? 有一天,我把他的兩箱冒尖兒的玩具,親自收拾了一遍,檢出了一部分大的放到了儲藏間裡,使玩具箱不那麼擁擠,減少收拾擺放的難度。等兒子回來告訴他,媽媽已經把玩具幫你收拾了一遍,以後你要自己收拾,如果收拾不了,媽媽就不會給你再買玩具了,因為買得多了,你會收拾不了。兒子問:“如果收拾得了,你就給我買新玩具?”我說,“如果你自己能收拾得了你的玩具,又如果有合適的玩具,我就會給你買的,但如果你收拾不了,就不給買了,因為自己的玩具應該自己收拾好,買多了,會讓你收拾不了。”兒子說:“好!”,當天玩兒完玩具後,兒子很順利地收拾了它們。然後對我說“看我收拾得這麼好!” 一個星期天,我帶兒子去一家只在星期日開的市場,是附近的居民把家裡用不著的各種東西拿出來賣的一個市場,兒子想得到一件玩具,並且說,我把玩具收拾得那麼好,我想起來,那幾天,兒子確實都很自覺地把玩具收拾得很好,起碼都自己檢到玩具箱裡了,就肯定地大聲說:“是啊!如果有合適的就可以買,但是如果買到家去,多了一件玩具,你能收拾得了嗎?”他說:“能!”我們在一個攤位上,發現了一輛木頭做的小汽車,很漂亮,只需要20便士,於是我就給兒子買了下來。 兒子得到了汽車,有一種自己能處理好問題的踏實感和喜悅感。我知道,他自己主動做事,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意識已經加深了。     

全文

教孩子重德才會敬老

【新光明網】過去的人提起長輩、先賢是很尊敬、崇敬的。這不僅是人的道德觀念的約束,也是因為人看到長輩、先賢們確有值得晚輩敬仰的地方。不但身體鬚髮受之父母,衣食住行是先輩辛苦換來,而且待人處世的道理也是由先賢們教導的,手藝是先人傳授的,動人的歷史傳說是先輩可歌可泣的事蹟構成的,神佛的教誨也是先輩們一代代傳下來的。古人重德,人們尊敬長者的生活經驗和智慧,而且對貫穿在社會各行各業生活方方面面的重德的教導深信不疑,對先賢、英雄十分敬仰時,社會風氣也會好。 可是現在的孩子還有多少打心裡敬重父母前輩的?尊敬師長的禮貌是一回事,孩子們玩起電腦等新技術產品來往往是長輩人望塵莫及的。現在人們崇尚這些新技術玩藝兒,誰會得多、誰有得多誰是老大,家長也一心希望孩子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鼓勵孩子拼命往這裡頭鑽。也難怪孩子們說老一輩“土”,“過時”,天天泡在這些時尚觀念中,對祖輩傳下來的道德和智慧看得越來越淡了,繼承得越來越少了。傳統的文化就在衰落中了。而當父母親這樣拼命教孩子往裡鑽的時候,除了讓人“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有什麼可敬之處呢? 關鍵還是看人,人看清楚道德的可敬和重要,才能不被時尚觀念弄糊塗;科技的發展是不重德的,甚至是衝擊人的道德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正是真誠、善良、寬容和忍讓這些最寶貴的品質嗎?不要逼著孩子一味學技術出人頭地,好好教孩子做個好人,才可能得到孩子們的敬重。教孩子學“真善忍”是最好的方法了。

全文

漫談獨生子教育

文華 【新光明網】人們都蓄生子教育難,到底難在哪呢?讓我們坐下來靜靜分析一下。 人類繁衍到今天,從古到今都有個“子不教,父之過”的問題,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講究家族,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敗家子”,給祖宗丟臉,所以幾千年來如何教育孩子成了我們每代中國人肩上的重任。 與以前一家養六七個孩子,又窮又苦的相比,現在不光經濟條件好,學習資料多,一家除了父母,還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幫忙,這樣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只教一個孩子,按理蓄生子教育應比以前輕鬆一百倍,怎麼還變難了呢?大多數家長都明白“嬌慣他就是害了他”的道理,大家都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為什麼還幹不好呢? 其實根本原因是時代變了,外部污染太嚴重了,使家庭對孩子的教育顯得蒼白無力。別說管孩子難,連我們大人管好自己都難。面對社會不良風氣,面對敗壞了的道德,雖說大家不愁吃不愁穿,但心裡總覺得苦,誰都覺得活著難。現在衡量好壞的標準都扭曲了,誰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好了。 現在是想管孩子但又不知道該怎麼管。古時候有“三字經”,有四書五經,有傳統道德觀念,現在大人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對與錯,怎麼教育孩子呢?比如說好孩子不說假話,可現實生活中,你要講真話文革中就當右派,現實生活中就要吃虧,就像法輪功人,說真話就得進監獄。到底是教孩子誠實呢還是見風使舵明哲保身呢?一打開電視就是什麼老鼠欺負貓,外星人動物異型成了電視明星,妖魔鬼怪成了影片英雄,這世界完全顛倒了。小孩白紙一張,寫什麼是什麼,一天到晚就看這些東西,腦子裡都裝的是這些,他能是個聽話的好孩子嗎?國家也不管管。 說到學校教育,中國的教科書是與現實生活脫節的,學校教的只是知識,而不是怎麼做人。人都不會做,要那麼多知識有什麼用?壞人知識多了對社會的危害更大。現在教育學家告誡家長,不但要重視孩子“智商”的培養,更要重視“情商”的教育。真正成功的人,他們不一定智商高,但他們大多情商很高。“情商”是什麼呢?簡單地說,孩子要學會處理好與社會的關係,與他人的關係,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要有堅強的意志,要有與人為善的心態等等。在中國學校裡這種情商的教育很少,而社會上有的卻是反面教育。孩子從大人嘴中學到的是誰溜須拍馬得好處了,誰靠關係發財了,誰走後門佔便宜了,電視裡更是壞人春風得意,好人多災多難。孩子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他的未來還不可怕嗎?如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他能成為一個好人嗎?社會上這些東西就像毒蛇一樣毒害著孩子純真的心靈,使小孩從小就看重個人利益得失,唯利是圖,這樣環境下教育出來的人能不自私嗎?他會尊重父母的教育,體諒父母的辛勞嗎?所以現在的孩子不好教,根本原因是社會整體道德淪喪了。 許多家長好像很重視孩子的教育,花大錢送孩子去學鋼琴,學畫畫,學英語,其實正如中國的教育體制一樣,這只是在訓練技能,並沒有培養孩子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沒有教孩子做好人的能力。要培養好孩子,我們就必須從提高社會整體道德水準出發,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值得慶賀的是,現在人們開始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越來越多的人在實踐著他們的認識了。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