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孩子重德才會敬老

【新光明網】過去的人提起長輩、先賢是很尊敬、崇敬的。這不僅是人的道德觀念的約束,也是因為人看到長輩、先賢們確有值得晚輩敬仰的地方。不但身體鬚髮受之父母,衣食住行是先輩辛苦換來,而且待人處世的道理也是由先賢們教導的,手藝是先人傳授的,動人的歷史傳說是先輩可歌可泣的事蹟構成的,神佛的教誨也是先輩們一代代傳下來的。古人重德,人們尊敬長者的生活經驗和智慧,而且對貫穿在社會各行各業生活方方面面的重德的教導深信不疑,對先賢、英雄十分敬仰時,社會風氣也會好。 可是現在的孩子還有多少打心裡敬重父母前輩的?尊敬師長的禮貌是一回事,孩子們玩起電腦等新技術產品來往往是長輩人望塵莫及的。現在人們崇尚這些新技術玩藝兒,誰會得多、誰有得多誰是老大,家長也一心希望孩子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鼓勵孩子拼命往這裡頭鑽。也難怪孩子們說老一輩“土”,“過時”,天天泡在這些時尚觀念中,對祖輩傳下來的道德和智慧看得越來越淡了,繼承得越來越少了。傳統的文化就在衰落中了。而當父母親這樣拼命教孩子往裡鑽的時候,除了讓人“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有什麼可敬之處呢? 關鍵還是看人,人看清楚道德的可敬和重要,才能不被時尚觀念弄糊塗;科技的發展是不重德的,甚至是衝擊人的道德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正是真誠、善良、寬容和忍讓這些最寶貴的品質嗎?不要逼著孩子一味學技術出人頭地,好好教孩子做個好人,才可能得到孩子們的敬重。教孩子學“真善忍”是最好的方法了。

全文

漫談獨生子教育

文華 【新光明網】人們都蓄生子教育難,到底難在哪呢?讓我們坐下來靜靜分析一下。 人類繁衍到今天,從古到今都有個“子不教,父之過”的問題,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講究家族,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敗家子”,給祖宗丟臉,所以幾千年來如何教育孩子成了我們每代中國人肩上的重任。 與以前一家養六七個孩子,又窮又苦的相比,現在不光經濟條件好,學習資料多,一家除了父母,還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幫忙,這樣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只教一個孩子,按理蓄生子教育應比以前輕鬆一百倍,怎麼還變難了呢?大多數家長都明白“嬌慣他就是害了他”的道理,大家都嚴肅認真對待這件事,為什麼還幹不好呢? 其實根本原因是時代變了,外部污染太嚴重了,使家庭對孩子的教育顯得蒼白無力。別說管孩子難,連我們大人管好自己都難。面對社會不良風氣,面對敗壞了的道德,雖說大家不愁吃不愁穿,但心裡總覺得苦,誰都覺得活著難。現在衡量好壞的標準都扭曲了,誰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好了。 現在是想管孩子但又不知道該怎麼管。古時候有“三字經”,有四書五經,有傳統道德觀念,現在大人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對與錯,怎麼教育孩子呢?比如說好孩子不說假話,可現實生活中,你要講真話文革中就當右派,現實生活中就要吃虧,就像法輪功人,說真話就得進監獄。到底是教孩子誠實呢還是見風使舵明哲保身呢?一打開電視就是什麼老鼠欺負貓,外星人動物異型成了電視明星,妖魔鬼怪成了影片英雄,這世界完全顛倒了。小孩白紙一張,寫什麼是什麼,一天到晚就看這些東西,腦子裡都裝的是這些,他能是個聽話的好孩子嗎?國家也不管管。 說到學校教育,中國的教科書是與現實生活脫節的,學校教的只是知識,而不是怎麼做人。人都不會做,要那麼多知識有什麼用?壞人知識多了對社會的危害更大。現在教育學家告誡家長,不但要重視孩子“智商”的培養,更要重視“情商”的教育。真正成功的人,他們不一定智商高,但他們大多情商很高。“情商”是什麼呢?簡單地說,孩子要學會處理好與社會的關係,與他人的關係,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要有堅強的意志,要有與人為善的心態等等。在中國學校裡這種情商的教育很少,而社會上有的卻是反面教育。孩子從大人嘴中學到的是誰溜須拍馬得好處了,誰靠關係發財了,誰走後門佔便宜了,電視裡更是壞人春風得意,好人多災多難。孩子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他的未來還不可怕嗎?如果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他能成為一個好人嗎?社會上這些東西就像毒蛇一樣毒害著孩子純真的心靈,使小孩從小就看重個人利益得失,唯利是圖,這樣環境下教育出來的人能不自私嗎?他會尊重父母的教育,體諒父母的辛勞嗎?所以現在的孩子不好教,根本原因是社會整體道德淪喪了。 許多家長好像很重視孩子的教育,花大錢送孩子去學鋼琴,學畫畫,學英語,其實正如中國的教育體制一樣,這只是在訓練技能,並沒有培養孩子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沒有教孩子做好人的能力。要培養好孩子,我們就必須從提高社會整體道德水準出發,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值得慶賀的是,現在人們開始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越來越多的人在實踐著他們的認識了。

全文

小小說:如真返校記

文/華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1. 龍江火車站外 黃昏 早春的北方,沒有雪。幹冽的寒風迎面吹來,揚起一陣塵沙。車站大樓在昏黃的街燈中影影綽綽。街上人們穿得不比冬天少,可還是凍得蜷縮著身子,急急忙忙躲進候車室。 2.車站候車室內 候車室裏擠滿了人:打工的、上學的、做生意的、走親訪友的、旅行觀光的,在家過了年又都急著往回趕。葉如真,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四年級學生。瘦高個,質樸敏銳,涉世不深,卻躊躇滿志。頭髮花白的父親來送他回學校。父子倆朝檢票口走去。一高大男子拿著一張畫像,從葉如真父子身邊走過,從容地走出大門。誰也沒有注意他。 檢票口地方一陣騷動。警察甲:哎──,像呢?警察乙:沒人動啊,剛才還在這兒。警察甲:怪事兒,長翅膀飛了?警察乙:你看著的。警察甲:我看著呢。你不也沒看見誰動嗎?警察乙:這可真神了。兩警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也顧不上檢查了,急忙回去找領導匯報。 群眾議論紛紛。如真父子站在一旁聽。 群眾甲:什麼像啊?怎麼回事?群眾乙:嗨,他們要抓法輪功,想出來的損招兒,把人家師父的像掛那兒,看著像是煉功的就攔住,讓你對著像罵街,不罵就抓走,這一天就抓了不少。群眾甲:真損到家了,青天白日的叫人罵街,什麼事兒啊?群眾丙:簡直侮辱人。擱我我也不罵,別看我不煉法輪功,憑什麼隨便罵人?群眾丁:那剛才怎麼回事兒?群眾乙:說也神了,一眨眼功夫,那像沒了! 群眾甲:準是法輪功給拿走了。群眾乙:功夫真高哇!我一直在這兒站著來著,連個人影也沒看見,就沒了。那兩個警察盯盯地看著呢──你說神不神?如真看了父親一眼,想起剛才那個人。群眾丁:人鬥不過神哪!群眾丙:有些事兒還真得琢磨琢磨。我們鄰居前兩天舉報了一個法輪功,發傳單的,得了一千塊錢,結果錢還沒攥熱乎,人先住院了。一檢查,肝癌晚期,一千塊錢檢查費還不夠呢,還給人家弄得妻離子散的。真遭報啊,你不信還真不行!群眾甲:今兒這事兒要不是親眼見著,誰信哪?群眾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喇叭裏傳來車站廣播員的聲音:各位旅客,開往北京的17次列車進3站台6道。有乘坐本次列車的旅客請您準備好,檢票進站。葉如真父親看了看表,拉著如真走向檢票口。 3.站台上  黃昏 昏暗的站台。匆匆忙忙趕著上車的人們。來來往往運貨的車。賣小食品的吆喝聲。一列火車停在軌道上。車身上寫著:龍江──北京。 如真接過父親手裏的背包,望著頭髮有些花白的父親,感激和依戀交織在一起,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如真父親看出兒子的心思,雖然心裏也不是滋味,仍然平靜地說:“上車吧,常來電話,寫信,你媽最愛看你的信。”如真:嗯,照顧好媽媽,您也多保重。不用惦記我。如真父:有什麼事找你舅舅。──去吧。好好學習。如真:放心吧。爸,我走了。如真上車。如真父(望著如真的背影):車上注意──。 4.車廂內 火車徐徐開動。如真父站在站台上向如真招手。葉如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父親招手。(如真的視角)漸漸遠去的站台,站台上越來越小的如真父親的身影。如真依依不捨的目光。 [旁白]夏天,我就要從電影學院畢業了。這是我最後一個假期,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一次家呢。可憐天下父母心,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朱自清《背影》裏描寫的那種感情。 …

全文

兩瓢家”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從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告訴我們做人必須做一個好人,要心慈心善,處處為別人方便,為別人著想,別人才會為您著想,這樣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接下來母親就不厭其煩的給我們講述太姥姥村裏的一位善心人得善報的真實故事。 村裏有一個大戶人家姓楊,用現在的詞講就是一個地主。尊稱他為楊先生。他的爺爺就是一個樂施好善之人,楊先生更是如此,如果有化緣的和尚道士就大碗大碗的飯菜端上來,如果貧寒的人求到他,他都是樂呵呵的滿足別人的要求,別人來還帳他也不要,可是別人都想還他,因為借的時候他己經救了大伙的急了,哪能不還呢?自古有道:借債還債,是一個常理。 可是楊先生有自己的想法,這些人來借東西說明家中很困難,我再如數地收回他們不是還很困難嗎?為了救濟鄉親們他想了一個主意:把家中的大葫蘆按2:1一鋸兩半,再有人借糧的時候,用大瓢往外量,還的時候小瓢往裏量,開始大家沒在意,久而久之大家終於明白了真相,從此大家尊稱他為“兩瓢家”,“兩瓢家”這個名字就這樣叫開了。 “兩瓢家”80歲這一年的夏至臨近該收麥子了,他想到地裏看看,就一個人顫巍巍地拄著棍到地裏來了,剛走到地邊,雷鳴電閃大雨將至,“兩瓢家”見此情景心想:路遠我又跑不動,要死就死這裏吧。自己就往麥壟中一躺,這時大風呼號著到了頭頂,此時的“兩瓢家”心裏非常平靜,就像躺在家中的火炕上一樣,一生的經歷歷歷在目。就在這時,忽然一個炸雷似的聲音傳進耳朵:雷公,電母,水龍你們聽著,“兩瓢家”就在他的麥地裏,把他的地閃過去,一滴水也不許下!話音剛落,就聽見狂風捲著大雨落在地上的聲音,過了很久雨聲停了,“兩瓢家”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一看,他躺的麥地一個雨點也沒下,而別人地裏麥子倒伏在泥水裏。這時他的兒女們也都找到地裏來了,“兩瓢家”心情激動地把剛才的經過告訴了大家…… 我想通過“兩瓢家”這個人所經歷的事,告訴大家:善有善報,這是一個絕對的真理。人在世間做的一切好事壞事都有神佛在看著,一清二楚。善待法輪功弟子就是在做人世間最大的善事,這樣自己才會有一個好的歸宿。(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純淨的孩子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得法兩年了,我的兩個兒子(現五歲、七歲)也跟著我“聽法”兩年,剛得法時總有點擔心他們太小,沒辦法學法、煉功,沒想到當我能放下這個心,利用各種機會引導他們時,才發現他們學得比我好,因為孩子純淨、沒有像我們在後天形成太多觀念來障礙學法。 我先生沒修煉,常常阻擋我教孩子學法、煉功,孩子也對學功方面表現得沒耐性,所以我就想那就先從學法開始好了,我們好不容易找了不受干擾的學法時間,就是我帶他們上幼稚園的20分鐘車程中,每天的上學、放學的路上是我們盡情學法、交流的寶貴時間。他們安靜時,我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躁動時,我用講故事的方法與他們交流,從《轉法輪》的故事開始,明慧網、正見網等大法網站中學員的體會、經歷,用淺顯的用詞轉述給他們聽、也不忘再談談師父怎麼說的,就這樣打穩了我們學法的基礎、更幫助我練習在洪法時該如何說的問題,其實,我是受益最大的。 在我過心性關時,熬得心裡苦不堪言,卻常常在孩子一句“你沒有做到忍哦!”,或者他們無聲的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時,而煙消雲散了。我們是如此的互相了解、親密,這都是因為我們同是大法弟子。 看到他們的爸爸常因為我去洪法而發脾氣,大兒子有感而發的說“我想,我以後還是娶個煉功的老婆好了”、小兒子則說“我都不要娶誰,我們要一起回天上的家……”;偶而半夜夢醒哭一哭、鬧一鬧還會記得問我去煉功了沒,告訴我說“不用陪我了,趕快去煉功啊!快去啊!”;當我心裡對“正法”還模糊、不知如何做時,兒子告訴我“我們是正法弟子,要做正的事,……”,這不是在點我嗎!心裡想著他們清楚的那一面,是如此傾盡心力地幫著我。 修煉的點點滴滴說也說不完,只希望在這裡與同修共勉,不要因為身邊的孩子小、頑皮、吵鬧而忽略引導他們學法,因為他們轉生前選了你,把希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們必須對他們負責的。(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教育的實質

【新光明網】人應當受教育,每個人都這麼認為,那麼教育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一個人怎樣才算受到了足夠的教育呢? 記得有一次看一個訪談節目,記者問一位名人:你覺得自己在哪一階段的求學對你的影響最大?(被訪問者曾在多處留學) 回答卻出人意料:“幼兒園。” 他解釋說:因為自己在幼兒園裡學到了很多好的品質,如,不能拿別人的東西,不能遲到,吃飯前要洗手,等等;再後來的求學生涯中他學到的只是具體的知識,在具體工作中這些具體的知識並沒有派上太大的用處,反倒是從小在幼兒園裡養成的品質使他獲益良多。 這個例子聽起來象個笑話,同時還有反諷的味道,但它確實點到了現在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 其實人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如何做人,人應當遵循的道德及人倫。 在中國古代,孩子會認字就開始學《三字經》,裡面講了人應當了解的樸素的宇宙觀和為人的基本準則。稍大一點開始學《論語》,論述了較為完整的人應當理解的做人的道理–仁、義、理、智、信。所以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年紀很輕的人做大官,因為他熟讀“聖賢書”,就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重德,如何尊天意而行,如何地無為而治。 現在的人學的只是科學,哪怕你拿了再多的博士學位也只是科學的博士,很多很高學歷的人,連最起碼的做人的道理都不一定知道,整體社會價值觀的取向都是輕道德而重機巧,甚至連傳統的“語言”都被現在的科學式的教育方法詮釋得毫無內涵了。 因為這樣一個很不完善的教育體系,使得受現在教育長大的人都不再知道人的本質了,每個人都想變得更聰明更能幹,甚至不擇手段,人人相信通過自己所謂的努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最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似乎就是接受現代化的教育,哪種類型的人才吃香人們就向哪方面發展自己,接受“教育”是最快的捷徑。 因為人沒能接受到人應該接受的關於人本質的教育,所以現在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活著了,而把滿足自己的慾望作為人生的唯一目的,現代化的“教育”成為滿足自身慾望的一種途徑,而這種所謂科學式的現代教育其實是外星人改造人類最好的方式之一,當每個人都在往裡鑽,企圖通過“現代教育”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外星人成批成批的用它們的觀念改造著人,使人成為變異人。這就是現代教育的弊端給人帶來的危害。

全文

小弟子丹丹的故事

北美九歲小弟子丹丹口述,丹丹媽媽記錄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丹丹快九歲,得法已五年多了。開始只是跟著爸爸媽媽,在旁邊玩,從五歲開始識字起,媽媽幾乎每日帶他一起讀《轉法輪》,現在幾乎每日和他一起讀書、發正念。他跟隨爸爸、媽媽去弘法,也在學校裏給老師大法書、錄像帶子看,還把普度、濟世帶子送給班裏老師讓小朋友們聽。自從得大法後,他身體一直很健康。幾天前吃過晚飯,他靜靜地躺在沙發上又睡著了。不一回兒,他醒了,告訴媽媽他做了一個夢。媽媽聽後,記錄了下來。 丹丹夢見有三座山,山頂上已有千人,一座山上滿滿一山的黃種人在向上爬,另一座山上白種人在向上爬,再一座山上黑種人在向上爬,三座山上滿山遍野全都是人,由於人多,顯得很擠,在山下還有許多人在路上,還有人正在上。他和一群小弟子(認識和不認識的)在黃種人爬的這座山上,小弟子模樣的在前面,中間是少年模樣的,然後是爸爸媽媽年齡的,然後是老爺爺老奶奶樣的,大家在比賽,看誰先爬到山頂。丹丹說當時一共還有三個英里了,他們都在努力爬著,他不是最快的,他說當時他只是個B的成績。媽媽問他夢中爬得累不累,他說不累,媽媽又問他,爸爸媽媽爬得累不累,他說爬得累,他看到爸爸媽媽爬得累,就跑過去把爸爸媽媽舉起來了,一手托一個,想讓他們快一點,醒來時還剩下一個英里的路。 媽媽聽了,心中感動,明白是師父點化。媽媽想起最近做各種大法的事情較忙,頭緒較多,還要照顧家、孩子等,睡眠減少,有時有些累,就有讀書、煉功鬆懈的時候。孩子另外一面是明白的,他可能看爸爸媽媽這樣,要幫一把吧。媽媽還悟到,師父是通過孩子來點化鼓勵我們,不僅僅是我們做大法工作的忙,實際上,得了法的孩子也在用他們的方式在做。讓我們一起精進,互相鼓勵,不要有任何鬆懈,直至圓滿。(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在去堪培拉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去那裏。我們明慧學校的老師們告訴我們,應該去體驗一下那些每天坐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堪培拉修煉者的生活,鍛煉一下我們自己的獨立能力,拓廣我們對美麗的首都的了解。然而通過這次旅行,卻有另外一樣東西深深打動了我。 我們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我們要去那裏。自從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修煉者們去到他們的首都北京,告訴中國政府和人民“法輪功是好的”。他們克服了無數困難來到北京。有的人坐了好幾天又髒又難受的火車,有的人甚至跋山涉水,步行幾千里,磨破了許多雙鞋。而我們只需開四個小時的車就可以到達首都,與中國學員們的數日艱難跋涉相比,這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去首都的堅定決心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我們來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是因為它代表中國,對我們來說,它就像中國政府,人們在這兒申請簽證和辦理其它事情。我們去那裏只是告訴那裏的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就像中國那些去他們的首都的修煉者們一樣。 當我們得知“真、善、忍”的原理在中國被定為非法時,我們震驚極了。一個國家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講真話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對任何人都好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能忍受一切艱難困苦的人呢?那個國家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呢?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堪培拉,去告訴國家和人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 我也注意到一些悉尼和堪培拉的修煉者每天都坐在大使館的對面。不管是陽光明媚,還是颳風下雨,他們都在那裏打坐煉功,並每個小時都在清除邪惡。他們要克服多少艱難,令人難以想像。他們為了什麼呢?他們只是希望對每個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並救度他們。 通過這三天的旅行,我感到我成熟了一些。我學會了照顧那些比我小的孩子們,並變得更體貼了。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大家庭,雖然有時在我們之間有一些心性上的考驗,但同時我們學會了互相照顧。 明慧學校的老師們花了很大的精力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並照看著我們。我們知道他們肯定很累,因為我們有時很調皮。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可能做成這一切。(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小弟子的詩和畫

婧婧, 十三歲 【新光明網】婧婧今年十三歲,1998年三月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海外得法。1999年4.25以後,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參加了許多正法的事。下面是她寫的一首詩和自己製做的真相VCD封套。 詩 末法之時大法傳得法弟子千百萬乾坤上下法輪轉功成圓滿宇宙歡 真相VCD封套的封面圖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