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都的三天 ─ 悉尼明慧中文學校的一位小弟子去堪培拉的經歷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在去堪培拉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去那裏。我們明慧學校的老師們告訴我們,應該去體驗一下那些每天坐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堪培拉修煉者的生活,鍛煉一下我們自己的獨立能力,拓廣我們對美麗的首都的了解。然而通過這次旅行,卻有另外一樣東西深深打動了我。 我們先去了中國大使館,我第一次明白了為什麼我們要去那裏。自從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修煉者們去到他們的首都北京,告訴中國政府和人民“法輪功是好的”。他們克服了無數困難來到北京。有的人坐了好幾天又髒又難受的火車,有的人甚至跋山涉水,步行幾千里,磨破了許多雙鞋。而我們只需開四個小時的車就可以到達首都,與中國學員們的數日艱難跋涉相比,這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去首都的堅定決心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我們來到中國駐堪培拉的大使館是因為它代表中國,對我們來說,它就像中國政府,人們在這兒申請簽證和辦理其它事情。我們去那裏只是告訴那裏的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就像中國那些去他們的首都的修煉者們一樣。 當我們得知“真、善、忍”的原理在中國被定為非法時,我們震驚極了。一個國家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講真話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對任何人都好的人呢,怎麼能容不下一個能忍受一切艱難困苦的人呢?那個國家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呢?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堪培拉,去告訴國家和人民“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 我也注意到一些悉尼和堪培拉的修煉者每天都坐在大使館的對面。不管是陽光明媚,還是颳風下雨,他們都在那裏打坐煉功,並每個小時都在清除邪惡。他們要克服多少艱難,令人難以想像。他們為了什麼呢?他們只是希望對每個人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並救度他們。 通過這三天的旅行,我感到我成熟了一些。我學會了照顧那些比我小的孩子們,並變得更體貼了。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大家庭,雖然有時在我們之間有一些心性上的考驗,但同時我們學會了互相照顧。 明慧學校的老師們花了很大的精力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並照看著我們。我們知道他們肯定很累,因為我們有時很調皮。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可能做成這一切。(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小弟子的詩和畫

婧婧, 十三歲 【新光明網】婧婧今年十三歲,1998年三月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在海外得法。1999年4.25以後,她和爸爸、媽媽一起參加了許多正法的事。下面是她寫的一首詩和自己製做的真相VCD封套。 詩 末法之時大法傳得法弟子千百萬乾坤上下法輪轉功成圓滿宇宙歡 真相VCD封套的封面圖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