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在正法中升華

沈芳如 【光明網】修煉兩年多來,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隨著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我反省自己,自己實修的心性与境界是否跟得上正法的腳步呢?我在修煉當中,雖然還有未去除掉的執著心,但現在的修煉,确确實實和過去的“個人修煉”已經完全不同了。師父說:“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托無限希望的与你們對應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北美巡回講法》)如果我們將來是天上的王,天上的主,那么自己的心性便需要達到那樣的層次与境界。 一、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我即將在7月1日去學校實習當老師,心中有許多擔心,擔心什么呢?擔心時間很緊了,自己做得不夠怎么辦?我擔心這,擔心那,表面上看起來思想都在正法上,但歸根就底,我還是在意自己的圓滿、自己的威德,這是私心在作祟。如果我是抱著不純的心在做大法的事,那怎么能算真修呢?這就象表面上煉功、讀法,表面上叫人來學法輪功,心里卻想著“我這樣做,師父一定看得到,一定能給我把病去掉”的常人一樣了嗎?心性的升華才能使本質上真正的改變。 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想一想,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當她真切想修煉的心出來時,奇跡都會發生。那更何況是真心想要救度眾生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呢?即使我工作很忙,只要我的思想真正能在法上,真心想慈悲救度眾生;只要我們一言、一行、一個念頭都在法上,我們隨時隨地都在向最高位置升華,每分每秒都在參与正法。 二、重視發正念 當明慧編輯部通知要增加每天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后,我真的盡自己的力量全部做到了嗎?有時,一整天下來很累,很想早點睡覺,但是這不是人的觀念在作祟嗎?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大法弟子又怎么還能受“疲倦”、“怠惰”的制約?其實,有時倦得好像再也撐不下去了,但是,那不過是個假象罷了,就像你別看修了百年千年的魔,似乎張牙舞爪、極為可怕,但正念一出,灰飛煙滅,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用人的觀念去看正法的事情,用人的想法去衡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能力,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師父早已告訴我們發正念的重要性,除了每天這四個時間點之外,每當遇到整點的時候,也是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的好机會。時間過得很快,一個鐘頭接一個鐘頭地發正念,有時我會產生倦怠的感覺,但是,正与惡的較量,就是在那一念、一瞬之間。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道:“你只要把自己當做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么這一關你就能過去。” 三、寬容大度 師父在《北美巡回講法》中說:“但是在爭論中長期地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了。是因為你們都沒有向內去找,沒有看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師父在過去多次講法中也提到了,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也強調弟子們要“寬容大度”,要“向內去找”,而不是“向外去找”。 有時候,當我看到有些同修的一些不嚴格要求自己的作為時,我心中會想:“怎么大法弟子還會這樣?”但是,我卻沒有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有這樣的執著,又怎么會讓我看到?而他的表現所触及到自己的這顆心,恰恰正是我所應該去的!如果我只是緊抓著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執著不放,認為他就是這個樣子,甚至沒有做到“修口”,像常人中帶著顯示心那樣去說長道短,或是像常人那樣述說自己的委屈、對方的不是,這不就在制造可被舊勢力鑽的空子嗎?!如果我不負責任地談論其他同修,我自己又修到哪去了?天上的王与王之間,絕不是這樣去看待對方的。如果我連自己的同修都不能慈悲寬容地對待,我們就很難慈悲地救度眾生,向世人講清真相。 《轉法輪》中寫道:“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體會,但是不管自己悟到再多,所悟到的不過是在自己那一層次中的體悟,都要謙遜、謙虛。當別人的體悟和自己不一樣時,正是互相提高、促進的好机會。 四、用网絡講清真相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在网絡上和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一點體會:通常一開始我并不會直接說明,而是先花几分鐘互相認識作朋友,并用适當机會切入大法真相。例如他們問我想不想來大陸時,我便會說:“大陸風景很美,可是我會怕唉~”他們便會問我為什么要怕?我便說:“誰都知道大陸打死了几百多位善良的法輪功人士啊!這不可怕嗎?全世界都相當憤慨呢!” 當他們問台灣有什么好玩的,我便會列舉許多地方,并在后面附注:“這些地方不僅風景优美,而且每次都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煉法輪功的人喔!并且還有一堆人在旁邊看,都想要學呢!”有時他們問我平常的嗜好是什么,我便回答:“看書、听音樂、煉功~”雖然煉功擺在最后面,但他們一定都會問我“煉什么功啊?”這時便可以回答“法輪功啊!台灣好多人都在煉的,這么好,不煉很可惜的喔!” 而當网友對法輪功提出質疑時,我會跟他說:“你還不知道啊?經國外許多机构查證,大陸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蔑都是假的,因為電視太容易造假了嘛,像大陸拍的自焚啊,經過國外慢動作播放,早就發現一堆破綻,大家都議論紛紛,你還沒看過嗎?” 有時先聊其它事,或人生觀,等到适當机會再自然而然、畫龍點睛地切進去。 有時在网絡上一次和許多人一起談,不太能每個人都顧到,這時我便會跟某些网友說:“我們來通電子郵件互相聯絡好不好?”于是,在后來通信的過程中,便可以更細致地向他講清真相,他從原先的認為法輪功不好,到后來,每次給我寫信時便會提醒我說:“今天還有沒有准時煉功啊?”或者說:“我晚給你回信了,你不會生气吧,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會生气的!” 有一位网友在跟他說法輪功的真相時,他不置可否,但是,隔一天,他便打電話來,他說:“才听你講完法輪功,我便看到法輪功的報導了。中國怎么可以這樣殘酷,他應該重視人權才對啊!”而在网絡上,也曾碰到過態度不好的,但是不管對方如何凶悍,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心性,絕不能動气,所以到后來要下線時,我便跟他說:“不管怎么樣,我們今天能相遇就是有緣,祝你幸福喔!”這時,他的態度也會漸漸轉變,并說:“我也會祝你幸福!”其實,每個大法弟子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帶有能量,在网絡交談的過程中,也許他并不會馬上認同,但是他本質上的變异卻已在講清真相中層層剝落。 …

全文

一位出家大法弟子的得法修煉經歷

【光明網】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如心,以前是佛教出家弟子,現在是法輪大法專修弟子,得法前在韓國出家,本身是修禪宗的。由于年輕時摔傷沒有正确治療,造成出家后修行中的障礙,長時間在禪堂參禪打坐,舊傷复發疼痛難當,甚至造成右手麻痹無力,連拿筷子夾菜的力量都沒有,雖在國外接受治療但只是少許改善。由于韓國乃寒帶地區,秋冬之時气溫很低時常下雪,因此治療諸多不便。經過醫生建議,到熱帶地區就醫效果會更好,所以就回到台灣來養病,但看了無數的醫生只讓病情加重并無好轉。 回台養病中曾經有兩次在電視新聞看到了有關「法輪功」的報導,第一次是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自稱是新人類,第二次是大陸鎮壓「法輪功」。在兩次新聞報導中螢幕上現出一尊佛像,在佛像中又現出李老師的法像打著大手印,當時直覺老師本人很庄嚴,但內心已有排斥。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教界中被公認的高僧大德都不敢有此表現,何況是一位現在家像的人,自覺「法輪功」創始人好像太自大了,為此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讓我延遲了一段時間才得法。 得法因緣乃住北部的大哥回到中部看我,當時正好在報導「法輪功」的消息。哥哥一向對气功很有興趣,喜歡研究,回台北到書店買書,無意中看到書架上擺著「法輪功」的書。哥哥一時好奇把書拿來看一看,發現它是一本修煉的書,而且是一個很高層次、很正的性命雙修、直指人心的功法,當時哥哥馬上去找煉功點,參加讀書會、交流會,并且打電話給我,向我介紹「法輪功」的优點,要我到書店去買書并送了我一本叫《轉法輪》的書。在看書當中覺得李老師對佛教有深入的了解,對修煉者心性要求也很高,但是李老師談到自己有法身無數,能為真正實修者淨化身體消去一部份的業,并經修煉而達到圓滿;因為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經書中所學未曾有此一說,甚至教界高僧大德都不敢保證只要你來學佛就幫你消業、淨化身體、提高層次,把你身體推入淨白體狀態修煉,并讓你達到圓滿。對我這個佛教弟子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再則書中對末法時期的佛教及禪宗有所批評,雖然內心明白老師說的是真話,但基于護教之心當然不能接受,就把書丟在一旁。但是哥哥仍不死心,時常在電話中鼓勵我學這部大法,我卻一直把哥哥的話當成耳邊風,覺得很煩。哥哥也發現這個情況,不再打電話給我,于是就寄了一本《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匯編》給我。開始我只是抱著不好意思對哥哥交待,勉強來看這本書,結果是邊看邊流淚,內心激動不已。至此才發現自己是那么渺小,「法輪功」的學員竟然心性層次這么高,讓我這個出家人自嘆不如,當時才正式再把《轉法輪》這本書重新翻開來看,至此己過半年才正式得法。 得法之后哥哥要我到煉功點去學五套功法,內心掙扎不已。一個出家人要拋頭露面地去跟在家人學功,內心矛盾不安,明知自己傲慢心已起,但還是放不下,經過一番調整才踏出來。決定要去煉功之后,与就近煉功點輔導員聯絡約好第二天要去學功,結果是起不了床。平常在寺院中三點起床五點煉功,對我來說并非難事,但卻失約了,很不好意思的打了電話道歉。對方輕描淡寫的說:「沒關系,老師在考驗你啦!」第三天也是硬撐起床去學功,由于我這一撐已過關。半個月后五套功法已漸熟悉,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煉功、讀法。在讀法當中,《轉法輪》第三講談到修煉要專一的問題,又是一個大抉擇。從在家居士到出家、從淨土到禪宗,在佛教也有十八年了,十几年的修行要放下原來所學,那可真難啊!明知大法好、大法正,書中的理是往高層次帶人,与一般宗教不同,但要放下原來所學,重新再來,內心那种矛盾、煩惱不安,非一般人所能體會。老師書中談到不管你是任何宗教,只要真修大法,把你過去所學好的留下,坏的去掉,因為那是你付出、辛苦所得。理是知道,但仍下了好大的決心才把它放下。正如老師所說有失必有得,失去原來所學但得到的更多。真修大法之后不久,老師在我的小腹部下了法輪,同時開天目。煉功中曾經几次像老師說的坐在雞蛋殼里一樣美妙,全身不見了,只剩下主意識在煉功,并能感受到另外空間的演煉。得法前曾經煉了其他功法,招來不好的東西,也被老師處理掉了。層層次次、方方面面都在自己修煉中一次次印證出來。不僅如此,學大法前遇到矛盾,內心焦燥無法入眠,得法之后時常內心平安。 書中又談到,整個修煉是去掉你的執著,做任何事要記住你是個修煉人。修煉是超常的,要高姿態,嚴以律已、慈以待人,要做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雖然老師不談戒,但其實對學員心性要求比佛教中戒律還要高,所以「法輪功」真修弟子個個層次都很高,這是我個人所體會到的。 与大家精進實修中,几次跟學員參加交流、弘法、讀書會,曾遇到一些有趣又尷尬的事。有一次到台中參加交流會,回程与學員坐計程車回來,因為所住地點不同,學員指著我對司机先生說:「司机先生,這位小姐要到某某地方,請你載她去。」當時腦中一轟,心里一緊,內心想著我是出家人,如果在佛教界,居士看到我都得下跪頂禮,如今竟落到被稱為小姐,內心很不是滋味。更絕的是學員的媳婦竟稱呼我「如心阿姨」,真讓我啼笑皆非。再則遇到新學員由于對法還沒深入,看到我就叫師父,其他學員就對新學員說:「師父只有一個,就是李洪志師父,你不能叫她師父。」句句刺著我的心,雖然表面上我不說什么,可是內心是百般翻騰。老師在《轉法輪》里談到「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后都是弟子」。遇到任何事情決非偶然,層層的考驗無非要去掉我這顆傲慢的心,因為我太在意自己是出家人了。大法弘傳在常人中修,身雖出家仍屬常人,要達到圓滿必須將內心的執著連根拔起;如今得法一年多,已將我這顆長刺的心漸漸磨平,在摔摔打打中慢慢成長。經過學員的鼓勵幫助,在自己住處附近建了早上及下午的煉功點、學法點,一方面助師弘法,一方面与大家用功精進。雖然未來仍有層層考驗都得過,但我深信大法。大法救了我,在我身體健康最低潮之時得了大法,讓我能用功精進,這真是我的福報。 一位修行者因為病痛纏身無法用功,是何等可悲。佛教中十几年的修行不如我短時間的修煉大法,心性提升的更快,為此我放棄了在韓國的居留權及換發僧侶證,我認為這些對我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找到了宇宙真理——『真、善、忍』。在此我愿將自己得法的真實經過向全世界有緣得法而未得法的人們,及佛教界出家法師、居士們,真誠地說明:請放下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踏出一步,進來看看法輪大法是什么?為什么大陸經過一年多的鎮壓,學員還是誓死堅修大法?全世界四十几個國家都有大法的弟子,李洪志師父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是偶然的嗎?人身難得,正法難尋,今逢大法弘傳,机緣一失即不再來,珍惜吧!最后愿以老師《精進要旨》第164頁『心自明』這首詩与同修共勉: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云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感謝這一切,感謝恩師,感謝引導我得法的哥哥。同修們勇猛精進吧!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