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官員評香港誣告案和香港一國兩制前景

─ 誣告案對香港人權法治是嚴重衝擊和損害 【新光明網8月19日訊】法輪大法信息中心8月14日訊──信息中心13日香港專電:信息中心記者13日專門就香港誣告案採訪了香港立法會議員司徒華、何俊仁及特區議會議員陶君行,詢問幾位對此宗誣告案及香港一國兩制和人權法治前景的看法。司徒華表示:無論最後宣判如何,誣告案對香港的人權法治都是嚴重的衝擊和損害。剖析香港誣告案 在談到誣告案時,司徒華說:此案至今還未宣判(註:8月15日法官將宣布判決)。無論最後宣判法輪功學員有罪或無罪,對香港的人權法治都是一次非常嚴重的衝擊和損害。司徒華主要談到四點: 第一:誣告案是政治性檢控“這一次法輪功學員被檢控,他們根本無罪,他們的行動是非常和平的,但是仍然被檢控阻街和襲警,這是一次更加明顯的有針對性的政治性檢控。” 第二:董建華之稱法輪功是X教,完全是誹謗,是秉承江澤民的意見“我(司徒華)記得去年董建華在立法會質詢會上說:‘法輪功毫無疑問是一個X教’,他這樣的說法是誹謗,是沒有法治觀念。法輪功,沒有經過法庭的審判說他是‘X教’,為什麼你董建華作為特首可以說是‘X教’呢?香港根本沒有一條法律去判定什麼是‘X教’。他這樣說是秉承了國內江澤民的意見,給香港法輪功戴帽子,同時製造一個進行迫害的藉口。” 第三:因為用“X教”在法律上不成立,所以就濫用警權去檢控“香港好幾個官員都曾表示,法輪功在香港是合法組織。到目前為止他們的行動仍屬合法。董建華說法輪功是‘X教’有何根據呢?而這次他不是用‘X教’的罪名來檢控,而是誣陷性地用阻街和襲警的罪名來檢控,這是因為用‘X教’在法律上不成立,所以他就濫用警權去進行檢控。” 第四:用警權來檢控,等於用警權來威脅損害香港的人權法治,誣告案與每個香港人都有關係 “假如(法輪功學員)真是被判有罪,是對香港人權法治的巨大損害。他這樣做是效仿國內,把香港變成同國內一樣,這樣還有什麼一國兩制呢?香港有集會結社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只要你不違反法律,你就有這樣的自由。現在他就假借其他的名目,利用警權來檢控。這樣就等如用警權來威脅損害香港的人權法治,威脅香港的結社集會和信仰自由。我認為香港的同胞應該密切注意這件事,因為這個不單是法輪功的問題,而是影響到香港的人權法治。今天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將來我們其他的人同樣會受到這樣的迫害。” 司徒華另外指出:無論你對法輪功同不同意,但你必須要維護他們的信仰自由。他說:“有些人可能對法輪功的理論不理解,甚至不同意,我覺得這不重要,總要給人一個信仰自由嗎!我自己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法輪功一直以來的活動都是和平理性的,正如他們所說的真、善、忍三個字一樣,特別是個忍字,他們對很多事物都能夠忍下來,對其他人沒有損害,假如人人都能夠學會這樣的性格,世界會和平。我認為無論你對法輪功的內容、信仰、活動,無論你同不同意,但是你必須要維護他們的信仰自由,活動自由。正如西方有句話: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必須為你發表意見的權利去努力,去維護你這樣的權利。我認為一些對法輪功不很理解的人,都應該採取這樣的態度,對於這些鎮壓迫害的行為加以反對,對他們的抗爭表示同情和支持。” 針對誣告案,陶君行則表示:香港警方或特區政府現在逐步收緊對法輪功的活動和控制,基本原因我們看是因為中央政府已下達了一個命令,它很希望特區要嚴厲執行,其實背後的政治理由非常明顯。法輪功基本上是一個強身健體的活動,就算你勉強說它是一個宗教活動,但是我們市民應該有這樣的自由去選擇是否參與。 香港回歸以來,其自由民主有無倒退 記者問:你是否認為回歸以來香港之自由民主有倒退的情況? 司徒華:今天法輪功學員被撿控,不要看成只是法輪功的事,應該看成是和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有關的事,假如在這一點上被突破,將來的倒退就會更大。 陶君行:我認為香港回歸之後的情況越來越差。頭兩年為了使國際社會、香港市民能夠安心,它仍然維持一個寬鬆的狀態,但是步入五年或未來幾年之後就開始情況越來越惡劣。其實香港市民越來越察覺這樣的情況,警方會用不同的法例起訴一些示威和請願的人士,這是一個非常惡劣的情況,也令我們市民很擔憂,國際社會也很關心。 香港是否會走向專制獨裁的政府架構 訪問者:按照香港的情況發展下去,你認為會否走向一個專制獨裁的政府架構? 何俊仁: 大家可以看見政府要維持緊跟中央的路線,打擊一些中央不喜歡的言論或團體,包括法輪功。除了法輪功外當然還有一些包括學聯、四五行動他們認為偏激的團體。當然打壓完偏激團體就會打壓不很偏激的團體,然後打壓不偏激的團體,最後打壓一些和平但不合作的團體。一步一步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所以他們是逐步逐步這樣做。總括來說,他們沒有足夠的民意基礎,他們也不相信群眾,他們要用警察來維持他們統治的權威,這個最終特區政府的統治權威也靠中央共產黨的支持,所以他要做很多東西使中央或共產黨的領袖、領導喜歡,或禁止任何事會觸怒中央或XX黨的領導,這就是他們的出發點。 …

全文

台灣法輪功發言人:難道香港的司法已淪為中國江澤民政權的打手了嗎

【新光明網8月19日訊】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2002年8月15日就香港政治訴訟“裁決”結果發表新聞稿。新聞稿報導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理事長兼發言人張清溪的嘆問:怎麼會被判決“阻街”和“襲警”呢?難道香港的司法已淪為中國江澤民政權的打手了嗎? “一國兩制”已完全破滅了嗎? 香港法庭8月15日下午判決十六名法輪功學員「阻街」、「襲警」、「阻差辦公」等七項罪名成立,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理事長兼發言人張清溪表達震驚和嚴正關切,並指出有充份的證據顯示法輪功學員只是僻處街角一隅的和平煉功請願活動,絕無任何肢體暴力的行動,怎麼會被判決“阻街”和“襲警”呢?難道香港的司法已淪為中國江澤民政權的打手了嗎? “一國兩制”的已完全破滅了嗎? 這位知名的台大經濟系教授,也是法輪功學員的張清溪說,香港政府的這個判決,將會讓所有的台灣人民和國際社會感到錯愕,香港如果不能維持一個公正的法治體系,人權無所保障,必將威脅其經濟發展。同時,台灣人民也將看清「一國兩制」的假相,與中國江澤民政府橫加干預的極權本質,這對正在邁向國際化、全球化發展的中國社會是極為不利的。 中國江澤民政權以殘酷手段迫害法輪功已經三年,被凌虐致死的學員已高達四百五十人以上,更有十數萬學員被關押勞教,甚至強行注射精神藥物加以摧殘;而三年來廣傳世界六十餘國的法輪功學員不斷進行和平請願,呼籲世人了解真相,緊急救援,在世界各地的請願活動都堅持真、善、忍的原則,絕對不會採取任何激烈手段,也從未引起任何暴力衝突,甚至還常讓各國的警察嘆服不已。 張清溪呼籲香港政府以及香港的有識之士應維護香港的自由與法治精神,法輪功學員要求中國江澤民政府不要迫害信仰自由,停止暴力虐殺,這也是為中國人民爭取人權與自由,應該得到香港社會的支持。如果香港政府淪為中國政府的打手,這將是香港的不幸。(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國際特赦組織敦促澳洲政府在人權對話中要有實質性的進展

【新光明網8月19日】在2002年8月12日上午,中澳兩國外交官員準備在首都堪培拉舉行第六屆年度雙邊人權對話前夕,國際特赦組織代表約翰.格林住爾先生Mr. John Greenwell在澳洲法輪大法公開聽證會的發言(根據錄音整理翻譯):在過去的3年裏,我們目睹了一個極度恐慌的極權政府對持不同信仰者所進行的有組織的、系統的迫害,這些迫害絕非個別的案例。至今,已有5萬多名法輪功成員被關押在拘留所、監獄或勞改營。其中尤以馬三家、萬家勞教所以及最近的長春勞改營的迫害最駭人聽聞,在這場長時間的迫害中,居然看不到一些聲稱重視人權的國家如澳洲等對這些迫害的公開譴責和收集證據。 今年4月份,國際特赦組織請求澳洲政府與其他一些國家一道對法輪功受迫害一事進行公開的譴責,但這種請求遭到拒絕,儘管大家一致認為這場迫害是真實的,儘管澳洲政府也承認法輪功在中國遭到壓制以及中國[江澤民獨裁政權]有嚴重的破壞人權的行為。 從1997年起,澳洲政府以及其他國家就中國人權問題每年都舉行一次雙邊對話,今年的會談將於下週舉行。法輪功到底在這幾次對話中佔據什麼位置?首先,我們知道這些會談都是關起門來的秘密。我們在國會裏看不到任何談話紀要,國會從來沒有公開對話的具體內容,即使有人提出問題也沒有答案。除了一些被選擇的必須要保密的非政府組織外,國會和公眾根本無法知道在對話中,澳洲政府如何提出法輪功受迫害的問題,以及中國代表如何回答,中國代表在過去是否承諾減輕這種迫害或他們根本否認這一事實。事實上,從1999年開始的三次人權對話,並沒有使中國政府在法輪功問題有絲毫改善,國會和公眾所看到的是中國代表依然對這些仍在進行的殘酷迫害狡辯,並延續這場迫害。你們和澳洲公眾都不知道中國代表團是否會在此次對話中否認所有的迫害證據,進而否認這些酷刑和迫害。或者我們應該質問為什麼澳洲政府在國際上及國內都有意忽略這些迫害,缺乏應有的責任及正義感。 如果說我們應該信任這個對話過程,那麼我們必須注意它的結果。外交部長在談及這個對話過程時也提到我們當然要取得成效,但他對此的反應卻令人掃興。在他與中國代表的對話中,絕大部份時間談論諸如開研討會,提供培訓,興建小學校等,對於在拘留所被殘酷折磨致死的案例,對法輪功遭受的瘋狂鎮壓,對政治異見人士遭受的壓制、宗教自由,對少數族裔的迫害等等問題,他只是花了很少的時間去討論,並且把這些議題扔給了國際人權活動組織。 在這個人權對話的當初,我們目擊了對法輪功的非人的迫害,目睹了1998及1999年,由於和平地提出了不同的政見,中國民主黨領導Zu wanly,Wang Yukai,Qing Yongming,Shen wangbao被關押起來,並且被判比澳洲強姦犯更長的刑期。如果更進一步談到死刑及被關押期間造成的死亡,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對少數族裔的迫害,新疆回教問題、天主教地下教會問題,上述的所有方面仍然沒有改善,有些方面甚至更糟。儘管5年以前已開始了人權對話,但我們僅僅看到當外國總統訪問中國時,很“巧合”地釋放一些被關押的有名的民主人士如魏京生、王丹等。雖然聽說在人權對話以外的部長級和外交接觸中有澳洲代表提出過法輪功問題,當然我們很難知道他說了什麼,國際特赦組織並不想質問這些代表到底談了什麼,但我們一點也看不到這些外交官會於某天在中國代表面前竭盡全力為法輪功說話。 近來,當聽聞討論到經濟貿易比人權談判更重要,兩者不可兼顧時,撒切爾夫人寫到:“有些西方領導人在與中國領導人談話時採用貿易優先的策略,對中國的人權迫害視若無睹,他們在公眾的眼裏,就像一個騙子。”或許澳外交部長唐納在與中國代表的會談中曾經提到過法輪功問題,我們也不清楚。我們也沒有預料到他會在中國外交部長訪問時發布禁令,禁止法輪功的示威,而這種示威是符合維也納公約的。正如我剛才指出的,澳洲現任政府缺乏國際責任感。中國制訂政策不讓法輪功議題出現在國際論壇上,當這些議題出現時,中國會用貿易手段進行打壓,並且強迫所有國家執行。據彭定康先生所述,由於丹麥政府提出過中國對人權的迫害,結果經濟合同遭到取消;正如彭定康先生所言,丹麥和荷蘭均遭到中國政府的漫罵;瑞典也有類似經歷,而加拿大更被威脅取消發電站合同。這些都沒有讓法輪功學員感到驚訝,他們見證了最近冰島政府由於法輪功的集會而承受的壓力。澳洲外交部曾經為自己的行為作辯稱:“整天對中國政府提要求沒有用。”這並不是好的見解,相反,問題在於中國對人權的迫害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被提出來過。 讓我用這種方式總結,如果你是一個獨裁者,一個想永遠摧殘人民者,你必然尋求最有效的方法來維護自己。這種方法就是禁止在官方一對一的會談上進行對人權迫害的所有討論;同時,對會談內容要絕對保密;保證不對任何國家、任何媒體公開會談結果;堅持沒有在多邊論壇上討論人權迫害的必要性;保證此類的會談只能個別進行,這樣你可以用貿易手段去打壓或者威脅免除某些經濟項目。 國際特赦組織在此呼籲澳洲政府在本週人權對話中實質性地改善這種無效的對話方式,並且能明確地指出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事實,否則這種沒有實質意義的對話應該取消。 (澳洲大法弟子翻譯整理)(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給聯合國難民高級專員署(UNHCR)的緊急呼籲信

【新光明網8月19日訊】尊敬的UNHCR官員﹕我叫鄒XX(由於眾所週知的原因﹐我們不得不免登作者之全名﹐見諒 – 編者)﹐是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因為信仰“真﹑善﹑忍”而遭到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迫害﹐曾兩次被關押在中國的看守所裡並遭到非人的待遇。後來背井離鄉來到泰國﹐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你們UNHCR給了我及時的幫助—批准我為聯合國難民(UN NO.14659)。使我在人身安全和生活上有了一定的保障。你們知道我當時的感受嗎﹖那就是這世界還有正義﹑還有公理﹐聯合國就代表正義﹑代表公理。當人們的身心飽受邪惡摧殘的時候﹐當人們陷入絕望的時候﹐聯合國是保障人類尊嚴﹑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權的最後一道防線。你們這些聯合國的工作人員有理由為你們的工作的意義而感到驕傲和自豪。UNHCR為此兩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當之無愧的。然而不幸的是﹐我剛剛聽到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柬埔寨政府在北京的壓力下﹐遣送一對已取得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夫婦回中國大陸。這對夫婦的姓名是李國軍﹐男﹐46歲﹔張欣怡﹐女﹐39歲。于今年7月在柬埔寨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8月2日被柬埔寨政府綁架並交給中國政府﹐8月9日就被關押在中國湖南省長沙市看守所裡。當我聽到這一消息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憑着我對江氏流氓集團的了解和聯想到自己的親身經歷﹐這一事件又似乎是在預料之中。我震驚﹑我憤怒﹑我擔心﹑我呼籲﹗ 我震驚﹐ 江氏流氓集團竟敢違背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將這對已取得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夫婦綁架回中國大陸﹐公理何在﹖正義何在﹖難民的人權何在﹖聯合國的權威何在﹖UNHCR存在的意義何在﹖ 我憤怒﹐如果江氏流氓集團在中國大陸耍流氓是司空見慣﹑不足為奇的話﹐那麼這次他們竟然將那雙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臟手伸到國外﹐在UNHCR的眼皮底下綁架受UNHCR保護的聯合國難民。這是對聯合國權威的極端無視﹔是對國際公約的公然違反﹔也是對世界人權宣言的嚴重踐踏。這種行為簡直就是可以同恐怖頭子本‥‥拉登相提並論的流氓無賴行為。 我擔心﹐我為這對已被綁架回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夫婦的人身安全擔心﹐因為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我在中國的受迫害中已深有體會﹔我還為我們這些居留在泰國的已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並得到UNHCR保護的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的安全擔心﹔我更為那些到目前還沒有取得聯合國難民身份居留在泰國﹐同樣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擔心。誰知道江氏流氓集團的下一個目標又是我們其中的哪一位呢﹖其實我這種擔心並不是多餘的﹐在我來泰國的近4個月時間裡﹐經常有人在我們每天煉功的公園裡拍照﹔不但有人對我的手機進行騷擾﹔當地的中文報紙迫于中國大使館的壓力經常刊登一些由中國大使館提供的誣陷法輪功的文章﹐這些文章同我當初在中國看到的類似文章如出一轍﹔當我向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講清法輪功真相時﹐中國大使館的人也會趕來阻止﹑並企圖買通泰國警察來抓我。另外﹐根據可靠消息泰國的國家安全部門正着手對我們這些來自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調查﹐可以肯定的是在泰國的中國大使館正在針對我們策劃更大的陰謀。 通過這一事件﹐各位UNHCR的官員也應該更進一步認清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其實正如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的聲明所提到的那樣“天安門自焚”是由江澤民集團一手導演的。我認為江澤民是完全可以同策劃了撞毀美國紐約世貿大樓的恐怖頭子本‥‥拉登相提並論的﹕他們中﹐一個組織策劃了撞毀美國紐約世貿大樓﹐屠殺了近3千無辜的生命﹔一個導演了“天安門自焚”﹐並下令開槍鎮壓在其領導下的那些手無寸鐵只為作好人的民眾﹐使目前已知死于酷刑的人數已達到422人﹐數以萬計的人在被拘押在勞改營﹑監獄和精神病院﹐和數以十萬計的人被強制參加洗腦班期間遭受酷刑折磨。他們中﹐一個明着搞恐怖﹐一個暗中搞恐怖。他們中﹐一個是利用一群宗教狂熱分子搞恐怖﹐另一個是利用整個國家政權搞恐怖。他們兩人中﹐本‥‥拉登劫持的是幾架飛機﹐而江澤民劫持的是佔世界人口1/4的整個國家。他們都同樣邪惡﹐最可怕的報應正等待着他們﹐但是江澤民有更大的隱蔽性﹐欺騙性也更強。你們認為呢﹖ 不過江澤民流氓集團這次公然綁架聯合國難民的事件﹐卻給各位再次提供了揭開其偽善的假面具﹐充份暴露其邪惡本質的機會。在此﹐作為一名來自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作為一名受UNHCR保護的聯合國難民﹐作為一名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有天賦人權﹑有信仰自由﹑有人格尊嚴的人﹐向代表正義和公理的UNHCR緊急呼籲﹕ 1﹑立即與中國政府交涉﹐敦促其儘快無條件釋放李國軍﹑張欣怡夫婦﹐以捍衛聯合國的尊嚴和權威﹔2﹑立即採取必要措施以確保在泰國的以獲取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 ﹑立即採取必要措施給予那些在泰國的還沒有取得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以必要的保護。﹑徹底調查這一嚴重違反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的事件﹐以杜絕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 大法弟子﹕鄒XX2002年8月18日(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美聯社報導說對“阻街”案的判決可能會讓人們更擔憂香港的自由

【新光明網8月15日訊】據美聯社2002年8月14日香港報導 – 法官將對16名法輪功學員在中聯辦外“阻街”的案件宣布判決結果,評論家在星期二警告香港的自由將受到威脅。 報導說,反對(起訴法輪功學員)的立法成員和人權人士稱這個對包括四名瑞士人、一名新西蘭公民在內的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是一個有政治目的的審判,是香港政府赤裸裸的企圖為了取悅北京的舉動。 香港人權觀察的Law Yuk-kai說,“他們想濫用法律以符合他們的政治需要,來滿足駐香港的中國官員的意願。” 當地法輪功發言人簡鴻章說,“應該把江澤民送上法庭受審,而不是把法輪功學員送上法庭去進行和平而有道理的申訴。” 報導還說,一些評論擔心法律被過度的扭曲,會在實際上令香港喪失珍愛的自由。(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西方醫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研究 (上)

青笛 引言輪迴轉世是東方信仰的一個重要概念。它在中國有如此深入的文化底蘊,以至屢屢被文人寫入詩詞歌賦,和春風秋雨、暮鼓晨鐘一起吟詠夢幻人生。與此同時,它還常常被老百姓掛在嘴上調侃以至變得有幾分粗俗。但不管是俗是雅,中國人,尤其是現代的中國人,對輪迴轉世都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至多作為一種心靈寄託。可是令人驚異的是,在科學昌明且文化中並無轉世概念的北美,一些醫學界人士對轉世現象已經做了大量的研究,不僅令人信服地指出轉世的可能性,而且發掘了很多深層的知識。 這類研究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以IAN STEVESON博士為代表的通過收集、驗證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的案例來研究轉世的可能性及有關現象。STEVESON是VIRGINIA大學的一位講席教授,他用了40年的時間收集了2600個2至7歲孩子的案例,這些孩子盡管很年幼,但他們知道遠在千百里之外的村鎮的具體情況和發生在十幾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事情的細節。很多孩子甚至可以說出其它種族的語言。這些案例的很多細節都被STEVESON教授的研究小組仔細地核實。其中的一些案例收集在他的著作《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關於轉生的問題》一書中。STEVESON教授還收集了200個有關胎記的案例,在這些案例中,那些孩子說自己在前世死於被子彈或利器刺穿與胎記相應的部位。在17個這樣的案例中,STEVESON教授獲得了相關的屍體解剖報告等醫學記錄,證實相關人員的死亡過程確如孩子敘述的那樣。這些案例記錄在STEVESON教授的另外一本書《轉世和生物學的交點》中。 另外一種類型的研究基於受試者在精神醫生的指導下在催眠狀態中進行的前世回溯。“催眠”一詞其實並不是準確的翻譯,因為在這個狀態下,人並沒有入睡,腦電波也和入睡時不同。而且,從腦電波來看,有的精神醫生可以使受試者達到和傳統的催眠不同的意識狀態。這種狀態其實更類似於佛家或道家的打坐入定。在精神集中的狀態下,受試者可以接觸到自己更深層的意識,經歷久遠的過去,同時其現實的意識仍然在起作用,甚至可以對公元前發生的事情以公元計年。 (一) 在入定回溯的研究者中,最有名的可能是BRAIN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師》已發行了二百萬冊,被譯成二十幾種文字。中譯本名為《前世今生》也曾在台灣暢銷。WEISS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學士學位,在耶魯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曾任教於比茲堡大學和邁阿密大學。在這之後的11年裡,他任邁阿密西奈山醫學中心的精神科主任。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時,WEISS博士已經發表了40余篇學術論文,作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學者,他對一些超心理現象不屑一顧,對於前世和輪迴的問題一無所知,也毫無興趣。 可是這時,他遇到了一位叫凱瑟琳的病人。凱瑟琳年近30歲,患有多種恐懼症和憂鬱症,在當時她的症狀變得非常嚴重。WEISS醫生對她進行了一年的傳統心理治療,可是她病情依舊。凱瑟琳非常恐懼窒息,拒絕服用任何藥物。最後,凱瑟琳同意嘗試一下催眠治療。WEISS醫生覺得凱瑟琳的心理疾病可能來源於被抑制的童年記憶,如果在入定狀態下,病人回想起這些被壓制的記憶並釋放當時的負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會痊癒。凱瑟琳的確在入定狀態中回憶起了童年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令WEISS驚訝的是她的症狀並無好轉。於是WEISS決定將凱瑟琳推回更早的童年記憶。在下一次治療中,WEISS對入定中的凱瑟琳說:“回到你的症狀產生的時間。”下面發生的事情是WEISS始料不及的: “我看到一些白色的台階通往一所建築,一個有柱子的白色大型建築物。前面空曠,沒有門廊。我穿著一件長裙,一種用粗布做的袍子。我梳著辮子,長長的金色頭髮。”WEISS很不解,就問她那是哪一年,她當時叫什麼名字。“阿朗達,18歲。我看到那座建築物前面有一個市場。有籃子,把籃子扛在肩上。我們住在一個山谷裡沒有水。那年是公元前1863年,那裡土地貧瘠、炙熱、到處是沙子。有一口井,沒有河。水從山上流入山谷。” 凱瑟琳回到了大約四千年前位於中東的一個古老時代,她有著和現在不同的面容、服飾、身體、頭髮和名字。她記得有關地形、服飾和日常生活的細節,直至她死於洪水,而她的孩子則被大水從她的懷中衝走。當她死後,她的神識飄到她身體的上面。在這一次治療中,凱瑟琳還回憶起她的另外兩個前世,一個是18世紀的西班牙妓女,一個是公元前的希臘婦女。 WEISS的驚異可想而知。他知道凱瑟琳沒有臆想症,也沒有多重人格,沒有吸過毒。他當時想,凱瑟琳也許是處在幻想或做夢的狀態。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凱瑟琳的病症開始得到神奇的好轉,而幻想或做夢不會達到這種效果。在以後的治療中,凱瑟琳回憶出了十幾個前世,重新經歷了造成她今生的各種恐懼的久遠的原因,這種高層次的理解使得她從恐懼中解脫出來。凱瑟琳在入定中,常常發現她今生所熟識的人出現在她的前世裡,扮演著不同的角色。WEISS博士曾經是她的老師,而她的已婚男友曾經在久遠前的部落戰爭中殺死過她(當時她是個男孩子),他們今世的關係也不很和諧。 每次離開人世時,她的元神都飄離到身體的上方,被慈祥的光吸引回性靈世界,她還會遇到性靈導師,這些高級生命甚至可以通過凱瑟琳的口向WEISS傳達一些精神信息。在這種狀態下,凱瑟琳的精神覺悟遠遠超出她平時的自我。 在這個過程中,WEISS的懷疑也逐漸消退。尤其是在一次治療中,凱瑟琳在入定中經歷了一個古老年代的去世之後,飄離了自己的身體,並被引向她已經熟悉了的精神之光。她對WEISS說: “你的父親也在這裡,還有你的兒子,是個很小的孩子。你的父親說你應該知道他,他的名字是AVROM,你的女兒的名字就是隨他起的。他死於心臟病。你的兒子的心臟也很重要,因為它是倒過來的,象雞心。他因為愛你,為你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他的靈魂是非常高級的,他的死還了他父母的債。他也想讓你知道醫學只能做那麼多,它的範圍是非常有限的。” WEISS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凱瑟琳對他並不熟識,對他的家人也一無所知。WEISS一生中最大的悲哀就是他的第一個兒子的夭折,這個孩子出生10天後被診斷有心臟疾病,心臟就如同是倒過來的,這種病的發病率是千萬分之一。這個孩子出生23天後離開了人世。WEISS的父親死於心肌梗塞,他的猶太名字是AVROM。WEISS的女兒在WEISS的父親去世四個月後出生,被取名為AMY,紀念WEISS的父親。這些都是凱瑟琳無法知道的。 驚異的WEISS問凱瑟琳:“誰在那裡?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是那些師父,”她柔聲道,“那些精神大師告訴我的。他們還告訴我,我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86次。” 治愈凱瑟琳後,WEISS醫生對心理治療的觀念有了極大的轉變,我們今生很多的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讓病人進入其宿緣世界,重新經歷當時的創痛,是一種直接的釋放痛苦的方法。這件事情過去四年之後,WEISS終於鼓起勇氣,冒著學術地位的風險,寫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輪迴轉世的書,告訴人們生命的不朽和意義。他後來用這種方法治療了數百名病人,這些病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無神論),這些案例被記錄在他的另一本書《追昔撫今》中。 …

全文

渥太華呼籲撤訴、並向法輪功學員公開道歉

【新光明網8月14日訊】2002年3月14日,他們為了同樣的目的、他們懷著同樣的善心、他們做出了同樣的犧牲──用自己身體的承受,“絕食”靜坐的方式來喚醒沉睡的世人、制止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殺無赦”令:然而,法輪功學員在加拿大和在香港同樣的和平請願受到的對待卻有天壤之別。 在加拿大,整個國會山裏的議員和工作人員都被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絕食請願行動深深感動,他們有的含著淚水握著法輪功學員們的手,譴責在中國發生的對信仰“真、善、忍”的人們的迫害和“殺無赦”這樣的殘暴命令;多名議員前來聲援、或發來支持信,外交部高級官員親自會見法輪功學員,表達加拿大政府對法輪功的支援和對迫害的關注。 然而,在香港,16名學員舉行的合法和平請願卻因為中聯辦的壓力反而遭到粗暴拘捕,更有甚者:這些犧牲自己個人利益捍衛宇宙真理的法輪功學員,反被少數追隨江澤民的人出於政治目的誣告為“阻街、襲警”。 “如此鮮明的對比,讓人們看出了真正民主國家──加拿大的風範。”渥太華發言人接著指出:“對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行為保持緘默已經是不光彩的了;反而對信仰‘真、善、忍’真理的人迫害更是令人痛心;香港在此時應從“光明的未來”或“倒行逆施”中做出明智的抉擇。” 加拿大國會議員戴先生對香港發生的這一事件表示悲哀,呼籲加拿大政府針對(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發表聲明,並表示和法輪功學員共同努力到底。國會議員羅賓遜先生致信給加拿大外交部部長時指出:從錄像中看出:學員的請願完全是小型、不影響他人及平和的;反而警察使用的才是暴力。羅賓遜先生同時要求加拿大政府立即將加拿大人民的強烈關注轉告香港政府,保護法輪功學員乃至全體香港人民的民主自由。 加拿大一家非政府組織在其網頁上(http://dawn.thot.net/fofg/actionalert2.html)呼籲撤銷無理起訴,同時徵集請願信簽名,並將發往香港政府。 渥太華地區的法輪功支持者屆時將於8月13日晚(星期二)在中國大使館前舉行呼籲活動,並於8月14日上午在加拿大國會大廈和國會議員一道聯手舉行新聞發布會向香港發出緊急呼籲:要求起訴人立即撤銷由於迫於江澤民集團壓力而進行的“政治起訴”,並公開向16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道歉。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澳科學家挑戰愛因斯坦相對論 光速可能不是恆定的?

【新光明網8月10日訊】美國紐約8月7日消息,澳大利亞的一個科研小組在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以後,宣稱他們發現光速可能並不是一個恆定值。這個發現如果被證明成立的,則現代物理中最神聖的法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將被推翻。   新浪科技8月8日報導,這個小組的領頭人,位於悉尼的Macquarie大學的理論物理學家保羅-戴維斯稱,光在經過數十億年的運行之後,速度可能會變慢。如果他的這種說法成立的話,物理學家必須重新尋找宇宙的基本法則。戴維斯在接受採訪時說:“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相對論,E=m(物體質量)乘以C(光速)的平方再也不是我們研究宇宙的基本公式了。”這個小組是在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天文學家約翰-韋伯所收集到的數據的基礎上得出光速是可以變化的結論的。   韋伯在觀測從一個遙遠的類星體發出的光時遇到了一個無法解釋的難題,他發現這個距地球120億光年類星體發出的光在它到達地球的旅程中吸收了錯誤類型的光子,而根據現代物理的理論,光是根本不會吸收這種類型的光子的。戴維斯說,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發出類星體光的原子的結構同人類世界原子的原子結構有輕微的不同,雖然差別可能很小,但是由於以前人們從來沒有發現過這種不同,所以這個發現是驚人的。造成這種差異的可能性只有兩個:要麼是電子電荷發生了變化,要麼是光的速度發生了變化。這個研究小組又在這個結論的基礎上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論證,結果發現,關於電子電荷的熱力學第二定律是不能推翻的,所以,他們最後得出結論說,可能是光速發生了變化。   戴維斯說:“我們在發現熱力學第二定律是牢不可破的之後,我們唯一的選擇就只能是挑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推翻光速是恆定的這一理論。”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媒體聲明:一國兩制的試金石(譯文)

【新光明網8月9日訊】我們呼吁全體香港居民、所有在香港經商的人們、所有關心香港未來的人們,都來關注這場起訴──因為這個起訴是對香港自由傳統、司法公正、以及所謂的“一國兩制”政策的試金石。 這場檢控的性質 ◇ 對無辜、善良人們的攻擊 2002年3月,緊隨著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下令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殺無赦”之后的兩周內,警方在長春市逮捕了超過5000名法輪功學員。 四名瑞士法輪功學員為此計划到北京和平請愿。當他們發現進入大陸的簽證被取消時,他們決定利用自己的時間自費在距离中國大陸最近的地方──香港進行請愿。他們是出于他們自己的善良心愿為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呼吁。 2002年3月14日,這四位瑞士人在中聯辦門前安靜地開始了為期三天的靜坐和絕食抗議,隨后又有十二位香港本地人加入進來。現場錄像和靜止鏡頭明确顯示出,這些學員們是在和平地請愿,沒有构成任何威脅,并且為過往行人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然而,他們卻被控“阻街”和“襲警”,并受到起訴。 ◇ 違背事實的指控 与指控完全相反,證人提供的所有證据以及現場錄像鏡頭全都明确地顯示出,是香港警察在阻街和襲擊無辜的民眾。 ◇ 与全世界所有善良人民的立場相對立 法輪功是和平的身心修煉功法,遵循普世原則:真善忍。這是一個尋求個人達到自我提高的修煉活動,沒有任何政治意向或興趣。他為世界各地千百万人和家庭帶來了健康、宁靜与和諧,在五十多個國家都可以自由修煉。 但是,1999年7月,江澤民出于對法輪功廣受歡迎的極端嫉妒之心,決定禁止法輪功并開始了一場邪惡的鎮壓運動。在過去的三年里,數千万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了迫害,至少數十万人被監禁或送入勞教所和精神病院,數千人被迫害致死。這場迫害至今仍在繼續。 這場迫害受到了全世界所有善良人們的譴責。當迫害不斷加劇和江XX的“殺無赦”密令曝光之后,學員們及其支持者們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使領館/政府大廈前舉行了請愿活動。在任何地方舉行的請愿都是和平、誠摯、發自內心的,正如在香港舉行的那次請愿一樣;在任何地方舉行的請愿都得到了各國的官員和民眾強有力的支持。唯獨在香港──這些和平、充滿善心的請愿者卻受到了誣告,并被送上了法庭。 是這些施加迫害者應該受到指控和起訴,而非請愿者。 ◇ 沒有迫害,就沒有請愿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