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三)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0日訊】(五)新華社記者雨夜凌晨潛伏現場? 讓我們放個慢鏡頭,看看那天凌晨發生的事情。(小石頭:捎帶說一句,縱火犯、殺人犯最怕慢鏡頭──2001年除夕天安門廣場上那場焚人、殺人慘劇的縱火殺人犯們,現在想起被人用慢鏡頭揭了老底,夜裏還恨恨的啃指甲呢。) 根據新華社的報導,6月16日凌晨2點43分,公安消防“119”火警台凌晨接到報警,隨後9部消防車“及時”趕到火災現場。幾乎是與119接到火警同時,凌晨2點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輔路上巡邏的海澱分局巡察支隊801、802車組接到分局指揮中心布警,2點48分,即4分鐘之後,兩車組到達3公里外的現場。 而新華社提供的最早拍攝的火災現場照片,是凌晨2點56分拍攝的。我想大家都會關心,在2點43分119台接到報警,到2點56分記者按下快門這13分鐘的時間裏,新華社記者是什麼時間得到消息,什麼時間衝出大門,什麼時間坐上車,什麼時間到達現場,什麼時間找到合適位置拍下火災全景的? 很顯然,119台接到報警後,首先通知的肯定是消防隊(由上文可知,巡警已經先到了,就無需通知110了),至於我們119的同志為何突然福至心靈,想到了通知我們新華社的身手矯健的同志們的,那就非我小石頭等凡夫俗子所能揣摩了。 而消防車是什麼時間到的?由上文分析可知,是在約凌晨3點(很大可能是在3點之後)。這就是說,我們新華社記者跑得比消防車還快?看來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真是搞錯了行當。這樣好的身手,應當到F1方程式賽場上和舒馬赫一較高低才是。 無論如何,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新華社記者接到通知,一定比巡警晚,因為從上文分析,現場調查可知,巡警是先於火災報警電話打通之前,到達現場的。也就是在2點44分之後。我們假定是2點45分新華社記者得到通知吧。那麼就意味著,11分鐘之後,新華社記者就到了現場、選擇了拍攝角度、按下了快門。 那麼我們大家都想知道,2點45分的時候,新華社記者在哪兒? 一個可能是,在新華社辦公室值班。 新華社位於城南宣武區長椿街,火災現場在北四環路以北。從宣武區長椿街到火災現場,先得向西上宣武門西大街,接著一直向北上復興門南大街,過復興門立交橋,阜城門立交橋,西直門立交橋──這時就開始離開立交橋,會遇上一個又一個紅綠燈了,當然咱們新華社記者有急事兒而且平常闖紅燈闖習慣了,沒關係──上西土城路,橫過北三環西路,過學知口,穿過北四環西路──快到了,但是還沒完全到──經過北京科技大學西門,經過五道口路口向東,到石油大院,還得進大門,然後向北,找到那個什麼“石油大院28樓西側”。 這樣算起來,11分鐘可是太不夠了。而且我還沒算上抄起照相機、錄音機、筆記本、記者證的時間、下樓時間、出大門時間、到了現場下車時間,找合適拍攝位置的時間。 不夠,11分鐘肯定不夠。那麼,── 第二個可能是,在家裏床上黑甜的夢鄉之中。別人我不知道,反正凌晨3點左右,那是我睡得最香的時候。穿上蔽體的衣服,找到記者證、照相機等家什,衝到樓門外,也肯定會超過11分鐘。也不可能。那麼,── 第三個可能是,在凌晨2點56分前後,新華社記者就在火災現場附近。可這就奇怪了,三更半夜的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堂堂國家通訊社的大記者,在石油大院裏頭貓著什麼呀?(也許是躲在暗影裏?)是在等什麼人?還是在等待什麼事情的發生?抑或二者兼有? 可也真巧,真叫我們新華社的大記者等到了這起“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市傷亡最多的群死群傷”案件。(小石頭:引號中是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劉德說的話,他好像忘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天安門廣場、長安街上的“群死群傷”。) 雖然很辛苦,但畢竟等到了,算是沒有白等。我們善於體恤下情的賈慶林書記要是遇到這幫記者,一定會微笑著問候:“同志們烤黑了!”──而同志們多半會齊聲高呼:“領導更黑!” (六)特殊的火災,特殊的“關懷”,特殊的封鎖──小小火災現場的“指揮者”都是大人物 一個小小的網吧著了火,猜猜誰趕到現場“指揮”? …

全文

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二)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9日訊】(四)無人接聽的119電話,姍姍來遲的消防車,警車上的常備滅火器、防火毯上哪兒去了? ◆無人接聽的119電話 北京的119火警台、122交通報警台、110匪警台,這三個報警電話都是相互聯通的。無論你撥打哪個電話,都可轉到相應的報警台。從5月31日17:00到6月16日17:00,北京市共發生334起火警,幾乎是每個小時一起火警。 那麼在這334起火警中的這次網吧火警情況如何呢?讓我們來看看。 新華社記者胡蓉在6月24日的報導中說,6月16日凌晨2點43分,公安消防“119”接警台凌晨接到報警,隨後9部消防車“及時”趕到火災現場。幾乎是與接到火警同時,凌晨2點44分,正在京昌高速路輔路上巡邏的海澱分局巡察支隊801、802車組接到分局指揮中心布警,2點48分,即4分鐘之後,兩車組到達3公里外的現場。此時,“‘藍極速’網吧已被烈燄包圍,火舌從2樓窗戶噴湧出來高高竄起,而網吧前的空地上已聚集了許多圍觀的群眾,情勢十分緊急。” 我們已經知道119火警台2點43分接到報警,那麼,撥打119電話的人什麼時候開始撥打的呢?經過我現場詢問,居民講:他聽到喊叫聲出來後,看到110警車已經到了,很多人都在給119打報警電話,但是沒有人接。 據《南方週末》6月20日第九百五十八期頭版,《網吧生死劫》,駐京記者吳晨光報導,6月16日凌晨2時30分,“濃煙從樓梯口滾滾而來……有人大喊,著火了!”,此時,據“藍極速”網吧僅有2米之遙的28號樓201的周女士迅速撥打了119電話。 根據報導,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周女士發現“藍極速”網吧著火之後,立刻撥打了119電話,因為,她家距離網吧僅2米之遙,很可能被火災殃及。報導中說,“……撥打了119電話,而後便一路小跑下了樓,來到‘藍極速’網吧北側的小路。” 需要注意的是,《南方週末》駐京記者吳晨光沒有提及,周女士是否打通了119電話?還是119電話沒有人接聽,周女士為了逃命,跑出了“距離網吧只有2米之遙”的房子? 如果周女士打通了電話,那麼119火警台接到報警肯定不是2點43分,而是2點30分左右。也就是說,當時周女士肯定沒有打通119火警電話。 同一個報導中提到被封在網吧裏面的史力,在2點30分左右,剛剛聞到汽油味、知道火著起來的時候,憑著對網吧道路熟悉,跑到廁所中。略懂救生常識的他,匍匐在地,馬上使用手機撥打119。 奇怪的是,《南方週末》駐京記者吳晨光仍然沒有提及,史力是否打通了119火警電話?根據119接到火災報警的時間,史力肯定沒有打通119火警電話。 當地一位居民講:他聽到喊叫聲出來後,看到110警車已經到了,很多人都在給119打報警電話,但是沒有人接。 這說明什麼呢?110警車已經先到現場了,此時打119電話,還沒有人接。要知道,110、119是相互聯通的呀!只要110接到火警,馬上就會告訴你“拿著電話不要放,千萬別放,我給你轉119”,而後,把電話轉到119火警台。而這場網吧大火中,110警車都已經趕到現場了,說明110已經接到報警了,119火警台還是打不通。太離奇了! 同時說明,110警車到現場,不是因為有人撥打119電話,而後119在調度消防車的同時把情況轉告110,然後110派附近巡警去現場的。而是這樣一個情況:119火警打不通,有人撥打110,110警車才到現場的。 由此可見,在火災剛發生時,119火警台無人接聽。這是非常異常的情況。119電話怎麼會無人接聽呢? 況且,在119火警台工作,誰敢不接電話!在接電話之前,誰也不知是哪裏著火了。比如,就在“藍極速”網吧大火前11天,6月5日,在中央軍委通訊站北側,北京巴士公司雙層車分公司起火。如果這個火警誰不接電話,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119火警台恰在當時無人接聽,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全文

鬼影憧憧的網吧大火(之一)

小石頭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8日訊】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澱區學院路的“藍極速”網吧發生一起離奇縱火案,燒死25名無辜百姓,燒傷13名。這起網吧縱火案之後,中國大陸包括香港在內,掀起了席捲全國的查封網吧的運動。 說這起縱火案離奇,是因為這把大火發生的時機離奇,燒得離奇,事後的處理離奇。 (一)發生的時機離奇 當權者對網吧早已切齒有年了。從2001年4月開始的全國範圍整頓網吧直到當年年底,8個月內整了近10萬家網吧,罰款、罰沒不計其數,各地警察大發利市。 但是還不夠。 今年6月11日,在北京召開了“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專項治理動員大會”。會上決定,至今年10月1日前,北京市將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對“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的專項治理行動。據稱“此次專項治理行動的重點是,堅決整治“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中出現的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民族分裂,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傳播淫穢、色情、暴力、賭博等有害信息。” 這場大會5天之後,學院路網吧就燃起大火,真是不遲不早,恰到好處。可是天下哪有這樣巧的事?“動員大會”怎麼動員出一場大火來?往下看看小石頭的分析,讀者自會心明眼亮。 (二)好買賣──“1.8升汽油”,查封全國網吧 我們先談談事後的處理。僅北京市一地,截止到6月23日,出動了四萬兩千七百八十二人次對全市網吧進行查封,同時在各大報紙上刊登“舉報電話”,鼓勵市民“舉報”(也就是告密)所謂“黑網吧”。(這來自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吉林在6月23日的“打擊網吧工作部署會議”上的報告。)原因呢?據說是因為黑網吧“消防設施不完善”。那麼人們不禁會問,你北京市政府、中南海的消防設施應該是夠完善的吧?讓那兩個小毛頭──13歲的“張某”、14歲的“宋某”澆上“1.8升汽油”不是一樣著大火嗎?是不是應該把你賈慶林、江澤民給查封了?我看很有這個必要。別忘了這是縱火,不是失火,跟消防設施不完善有什麼關係?北京市歷年來春節放鞭炮燒了多少倉庫、學校、住家,最後也只聽說有個“禁放鞭炮的條例”,沒聽說查禁全市倉庫,查禁全市學校,查禁全市住家。按照賈慶林的邏輯,這些倉庫、學校、住家“消防設施不完善”啊! 哪裏出事就查封哪裏,追捕哪裏的管理者,根據這個邏輯,中國多少飛機墜毀,多少礦井爆炸,多少橋樑倒塌,多少毒米毒油毒麵粉毒瓜子,這個國家的頭頭腦腦們,早就該統統下大獄了。可他們不還是在百姓頭上作威作福嗎? 隨著北京的縱火案,全國範圍內開始查封網吧,媒體對網吧一致聲討,所有的罪惡似乎都是從網吧發生的。 比如,河南偃師市諸葛鎮中學初一學生被四名本校高年級學生尋仇在網吧找到,拉出網吧後打死,因此網吧就被查封。這真是荒唐:殺人者是諸葛鎮中學的學生,受害者是諸葛鎮中學學生,要查封也是查封這個一舉培訓出四名殺人犯的諸葛鎮中學啊,為什麼查封網吧? 廣州也很懂得湊趣,6月22日上午9點20分左右,廣州市白雲區先烈東橫路11號一間網吧適時地燃起熊熊大火,員工宿舍被焚毀,據現場消防隊員介紹,“火災來得好像十分突然”,同時,“警方立即封鎖了現場”,這一手也是跟北京市政府學的。然後大家被告知:“起火的原因還得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夠知道。” (三)黑網吧?白網吧? 各個渠道的報導告訴我們:這次起火的“藍極速”網吧是所謂的“黑網吧”,也就是營業手續不全的網吧。可是我在北京的一個記者朋友到現場調查後,卻發現背後大大的有貓膩。 帶著沉重的心情,我來到了火災現場。我在石油大院裏和院內居民聊天,當說到網吧開業不到一個月時,一位居民把眼一瞪說:“誰說的?!”我詫異的回答:“新聞裏呀?”他說:“胡說!”。然後他告訴我說:這個網吧至少兩年前就開業了,只不過當時是在馬路邊上一家房屋裏,後來因為拆遷,搬到大院裏面來了。而那個房屋是今年4月15日才開始拆除的,也就是網吧搬進大院開業以後,原營業場所已經空了才開始拆除的。那麼從4.15到6.16起火,這家網吧實際已經在石油大院內開業兩個多月了。另一位居民也明確說網吧開業已有兩個多月了,他們還多次進去過。並且在場居民們一致認為,新聞中卻把它說成開業才半個多月是有“鬼名堂”。 那麼這裏就有一個問題:此網吧已開業兩年多了,兩年前開業的網吧那時環境還是比較寬鬆的,審批很容易,辦理“三證”應該不是難事,老闆不會兩年多還沒有辦齊所需證件。這最起碼說明它有工商營業執照,而且它在馬路邊上營業,很容易被工商、城管監察、公安查到。而北京經過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反復對網吧“清理、整頓、治理”,如果它沒有營業執照,肯定早給封了。所以,報導中說其是非法經營是有很大疑問的。 可是新華社的報導完全抹去了它開業已兩年多的這一重要事實,而且把其在大院內也已開業至少兩個月說它開業不到半個多月。 …

全文

不是說50年不變嗎?

李華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華雪梨報導- 對家住雪梨北區別墅洋房的歐太和先生而言,上週返香港探親的經歷無疑是來澳十餘年來遭受打擊最沉重的一次。 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變性的歐太,每年在先生或朋友的陪同下回香港探望家中至親早已成了習慣。然而今年,她不但連香港的門兒都沒入,而且還被迫與先生在海關分手,獨自於當天乘機跌跌撞撞地“摸”回澳洲。 6月28日傍晚,乘坐QF127航班直達香港的歐先生和歐太在海關入境處遞上護照後,便被帶到一邊的檢查室去了。原來是歐太的護照通不過海關的檢測機。這在歐先生和歐太是件令人吃驚的事。過去來香港從未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在檢查室,在沒有交代任何原因的情況下,歐太遭受了從未有過的“殊遇”:被5個警察隨時看管,被搜身,隨行行李被兩撥警察徹底檢查了兩次,甚至被要求在一張她看不清的什麼紙上簽字。一位何姓的自稱是海關負責人的官員說,如果對他們的行為不滿意的話,那麼去告他好了,因為他“只是執行上面的命令。”對於歐太提出賠償損失的要求,何官員表示他們絕不負責。 從和海關人員的對話中歐太終於印證了她遭此遇的真實原因:只因她在澳洲煉習法輪功,而香港特區政府將於七月一日舉辦大型的回歸五周年慶典活動,江澤民將率領中共高層出席典禮。 沒有修煉法輪功的歐先生只好無可奈何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多年來妻子的起居一直離不開他的悉心照顧。自妻子修煉法輪功後視力明顯好轉,所以他也樂得支持妻子的修煉。此次經香港回廣州辦事攜妻而行主要是考慮到離家時間可能有數十日,怕留妻子獨自家中他人照顧不周甚至無暇照顧。沒想到妻子在香港,這片她曾經視為家的土地卻遭此不幸不公!可他又能怎樣呢? 在被盤查且反復解釋了近3個小時後,歐太最終仍是只得被迫與先生分開,被迫獨自登上返澳洲的飛機。臨別前歐先生一再強調要求海關交代航班上的機組人員關照妻子。 包括機長在內的所有機組人員及負責接機和翻譯的人聽到歐太的故事後都不住地搖頭,表示不可理喻。 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歐太表示,每當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都覺得不寒而慄。那種強硬冰冷的感覺讓她感到像是在大陸,而不再是隨和親切的香港。歐太說,從去年19名澳洲公民被拒入香港境,今年初香港警察對法輪功的誣蔑指控,到現在自己這因眼疾幾乎足不出戶,煉功僅為身心健康的家庭主婦在香港海關被拒的遭遇,可以看到,香港,這昔日全球最璀璨的自由港島,在“回歸”5年之際,已即將被演變成令人目不忍睹的“共產港島”了。 “在海關,在機場,我曾痛心地問那些表情生冷的警員們,不是說‘50年不變嗎?’他們到底要把香港毀成什麼樣子?以後叫我如何愛香港?如何愛中國??!那些警員們彷彿都驚呆了,但卻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歐太最後表示。 可誰又能回答她呢? 昔日的香港會不會成為香港人民以至世界人民今日的夢?(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主權回歸五周年之際 香港的舉動更接近中國大陸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日訊】下文譯轉自CNS新聞網(Conservative News Service)2002年6月28日報導。太平洋沿岸地區分社記者帕特裏克-古德宜那夫(Patrick Goodenough)撰稿。 在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大陸五周年即將到來之際,香港政府正在採取與大陸政府類似的措施對待異議人士,並限制這個半自治地區的活動自由及言論表達自由。 儘管在中國大陸被禁的法輪功團體在香港具合法地位,但六位該團體成員已被禁止進入香港。(註:截至到6月29日,已有96名前往和平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在香港機場無理被拒入境。) 一位法輪功女發言人說,被禁入境的成員中有三位是澳大利亞公民,一位是美國公民,兩位是屬於中國領土的澳門公民。 法輪功團體在美國的信息中心說,68歲的美國公民但碧漢在被關押了8小時後,被強行抬上了飛往紐約的飛機。 根據一個保證香港生活方式及資本主義制度至少50年不變的協議,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於1997年7月1日回歸中國統治。 許多香港人還對反顛覆法的立法提議感到擔憂,評論家們擔心該項立法將被用於打擊民主活動人士或法輪功支持者。 週五地方報紙引述了香港律政司司長粱愛詩的話,她向市民保證,計劃中的這個議案不是用來打擊這類團體的。 香港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的富蘭克-盧星期五聽起來不願談論香港當局最近的行動。 但他證實確實有對未來局勢“進一步惡化”的憂慮,尤其是對異議人士,以及像他這樣的人權活動家。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法輪功和平抗議人群在香港機場被拒入境 近百人在黑名單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日訊】“法輪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真理為修煉標準的,是修善的,是和平的,大法的一切活動也都是公開的,煉功也是自願的,每個人都是社會各行各業中的一員,沒有任何違法與有害社會的活動。自從1999年7月20日中國政府中的政治流氓頭子為首的一伙開始鎮壓法輪功民眾以來,上億的人被無辜地迫害,十幾萬人被送進監獄與勞教所和精神病院,上千的人被無辜地迫害致死,而且這種迫害還在繼續著。因此,法輪功學員在極力地想使全世界人民與各國政府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與迫害的邪惡程度。特別是中國那個邪惡之首要出國做秀時,學員們就會去它要去的國家和平抗議,同時發正念清除操控邪惡之首的魔鬼頭子。” 然而截至到6月29日,已經有96名前往和平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在香港機場無理被拒入境。在如何對待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問題上,一國兩制不見蹤影,香港莫非已經墮落為大陸附庸? ——————————————————————————–英國廣播公司:法輪功成員被拒進入香港英國廣播公司(BBC)6月29日報導:在香港,法輪功仍然是一個合法組織。 香港7月1日慶祝主權移交5周年,當局極力阻止法輪功成員在週末進入香港進行抗議。 法輪功組織聲稱,僅星期五就有20名法輪功成員被拒絕進入香港,其中16名來自台灣,2名來自日本,2名來自澳洲。 此前,已經有至少10名法輪功成員在香港入境處被拒。 10多名台灣籍法輪功成員是週五晚乘華航班機抵達香港國際機場的,他們被告知,拒絕讓他們進入香港是出於”安全原因”。 而來自澳大利亞悉尼的李紅穗說,她以前多次到過香港都沒有問題,這次她被告知,由於“移民原因”她不能進入香港。 香港入境事務部官員對法輪功成員的指稱拒絕評論,說無法討論個案。 抗議 香港將在下星期一舉行大型活動,慶祝主權移交中國五周年,屆時,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也將宣誓開始其第二屆任期。 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等國家領導人星期一將到香港出席有關活動。 香港法輪功組織計劃在星期一舉行抗議活動,這些“海外”法輪功成員到香港來,為了加入這次抗議活動。 他們計劃從星期日中午開始,在慶祝“回歸五周年”活動場所附近舉行徹夜示威活動,包括燭光守夜,抗議北京政府鎮壓法輪功。 黑名單 39歲的李紅穗對路透社說,“很明顯,香港受到巨大的壓力,他們有個黑名單。” 她說,“海關官員一把她的姓名輸入電腦,他就立即叫保安,我被帶到一個候機室。” 但是,香港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對記者說,“我們肯定沒有針對任何宗教團體的黑名單。當然,我們在未來幾天有慶祝活動,我們正在作安全佈置,確保每個進入香港的人都不會製造麻煩。” 香港法輪功發言人說,江澤民兩年前到香港出席會議時,也有大約100名海外法輪功成員被拒進入香港,他們懷疑兩年前的情況今天在重演。 …

全文

參考資料:對內殘害無辜對外賣唱出醜

─ 同胞,江澤民能代表你嗎?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6月28日訊】一張極其難得的照片!江主席丟死人了!按西方禮儀,好像沒有這麼拿著話筒在餐桌前高歌一曲的道理吧?江澤民大概把這裏當成是大陸的卡拉OK酒吧了──問題是,就連在大陸要卡拉OK也得吃得酒足飯飽後才開始,哪有江澤民這樣主賓酒水未動,正餐未始,就先賣唱賣笑的道理。 江戲子作為國家元首出訪時不顧國家尊嚴,到處賣唱已經風聞世界。《人民日報海外版》英文版出現了一個微妙的變化,江澤民這次出訪四國,其它三國全部都報導了,唯獨漏下了冰島。無論是圖片還是文字報導都沒有,一個字都沒有,彷彿國家主席江澤民從來沒有去過冰島。 原因當然很多,在德國時他要求把街道的水井蓋焊死,不許看到法輪功學員穿的黃色和藍色的衣服,對於冰島的要求就更苛扣,不許法輪功學員入境,扣押法輪功學員。但正義的冰島人民被激怒了,三千人走上街頭示威遊行,100%的媒體譴責政府的妥協和江澤民的獨裁。江澤民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下,倉皇逃離了冰島。這在全世界製造了一個大醜聞。 獨裁者是世界上最蠢笨的人,江澤民穿著「皇帝的新衣」在各國穿行卻自以為得意。但他的喉舌無法掩蓋他赤身露體的事實,只好裝作看不見而不去報導。 這次江澤民訪問四國在兩個國家為人家演唱歌曲!據法新社6月11日拉脫維亞首府裏加消息:「到目前為止,新聞記者尚未獲准向江提問,但拉脫維亞國家電視台播放了江率其代表團在拉脫維亞天主教堂19世紀的風琴前唱歌的鏡頭。」 人家的意思是什麼呢?江澤民不幹正事! 法新社6月15日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報導,6月14日晚冰島總統宴請江澤民,在晚宴進行到一半時,讓所有出席晚宴的高官和貴賓大吃一驚的是,江突然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來唱歌。 冰島最大的權威報紙《Morgunbladid》6月15日在頭版頭條刊登了冰島總統14日晚在珍珠餐廳宴請江澤民時,江在沒有任何前兆的情況下,站起來唱歌的報導和照片。 這是江澤民給菲律賓總統、美國總統唱「我的太陽」,及各次在海外出訪時賣唱的報導以來,迄今為止世界上公開刊登江澤民賣唱實況的唯一一張圖片!而且登在頭版頭條! 讓人想不透的是,既然江澤民走到哪裏唱到哪裏,那麼為什麼不索性走穴唱紅,何必非以中國國家主席的身份去演唱呢?這一張嘴可不得了,就代表了中國人民。他成天說人家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反華勢力”,那他為什麼還給人家賣唱? (摘自“大參考”)(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可敬可愛的冰島人民──冰島系列報導之六

華盛頓DC大法弟子 (http://www.epochtimes.com)6月14日,江XX在冰島人民的指責聲中,硬著頭皮來了。今天,當它出現在文化歷史展覽廳時,冰島人對他大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們在申請了許可的地方靜靜地發正念,和平抗議。下午3:30分,冰島人民在議會廣場前組織了各界人士大會,抗議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及中國其他團體的人權迫害,2000多人舉著我們散發的印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小旗,他們還打出一個大大的用冰島語寫的“惡有惡報”的橫幅。還有人舉著他們自己寫的中文“真善忍”及法輪大法標語。有人用黑布條捂著自己的嘴巴,這是為了表達抗議“不讓人說話”非常強烈的信息。 為了讓江XX看到我們的黃T恤,人們都穿上自己的黃衣服,不少人找不到黃T恤,連黃雨衣都套上了,一位孕婦也穿著黃雨衣,高舉著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小橫幅,像大法弟子一樣在人群中站著,場面太感人了。 人們原定從議會廣場向江XX前去的文化展廳進軍,但狡猾虛弱的江XX臨時改變安排,所以民眾決定去中國大使館,冰島各界2000多人靜靜地向中國大使館前去,他們沒有其他地方的喧鬧和騷動,只是和平地舉著我們的小橫幅,中國大使館像別的地方一樣不敢接請願信。當隊伍歸來時,一箱黃T恤剛剛運到,有幸拿到黃T恤的人們,高興極了,馬上穿上T恤,在街上自豪地走著,見到大法弟子就像一家人似地打招呼,合十。有些小孩走過來,要幫我們去散發資料,街上的車輛,不知什麼時候,都貼上了剛才他們舉過的黃底紅字的“真 善 忍”橫幅。小賣部的零食車上貼的更多。一位冰島人兩天前早早就用大法資料來裝飾他的車窗了。 大法弟子們看著這一切,眼睛濕潤了。冰島人以此為自豪,並且說:“我們歡迎你們,你們是為了我們的道德而來,我們應該感謝你們。” 聽說冰島兩個原來不和的黨派,卻因為在共同幫助法輪功的過程中和好了,難怪一位組織者說:“五十年了,在冰島這次抗議是最有力量的,謝謝你們!”冰島的政府官員對大法弟子說:“你們走後,冰島再也不會是過去的冰島了。”雖然沒有聽到正式官方消息,但在江XX走之前,拒絕大法弟子進冰島的禁令實際上已經在冰島人民的努力下被解除了。 傍晚,大法弟子集中精力連續三個小時發正念,有弟子看到,警車開路,中國車隊夾在中間,後面是救護車,向晚上江XX吃飯的地方開去,天晚了,冰島民眾還是堅持著,抓住最後一次抗議的機會,他們舉著“江澤民是殺人兇手”的牌子。江XX的一個隨從不知羞恥地用中文說:“兇手又怎麼了?照樣坐高級轎車!”不少人舉著我們的小橫幅,有的穿著大法黃T恤高喊:“法輪大法好!”,有的甚至也學著我們立掌除惡。 一位市民拉著兩位女學員照相,說太美了,不是為了新聞, 而是為了藝術而為她們照相。前來學功的冰島人,幾乎天生就會法輪功的動作,一學就會,雙盤容易,長時間與大法弟子們煉功也能堅持下來。他們嫌媒體關於法輪功的介紹太少。好在今天就有一家報紙用五個版面報導法輪功,其中一版就像我們大法的傳單,有五套功法介紹及圖片。不少人關心我們走後如何讓法輪功在冰島長存,有幾位當地人已經願意做法輪功聯繫人了。 短短幾天,99.9%的冰島人團結起來支持法輪功,100%的冰島媒體正面報導法輪功,如此等等,這些都讓我們更深深地體會到冰島人的熱情、真誠與正義感。 祝福你們,可敬可愛的冰島人民!感謝你們,無私地幫助大法弟子的冰島人民!讚美你們,樸實善良正義勇敢的冰島人民!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对不起”三个中文大字——冰岛四百五十名流刊巨幅广告向法轮功道歉

冰岛 (http://www.epochtimes.com)*冰岛千人请愿抗议政府妥协 申明广告强调“冰岛政府屈从中国独裁者江泽民,拒绝法轮功学员进入冰岛和平抗议是错误的决定,冰岛人感到羞愧,向全体法轮功学员道歉”。6月12日到13日两天,冰岛雷克雅未克政府议会门前,有各个种抗议活动。今天,数百名冰岛大学生,用黑布蒙上嘴巴,抗议政府不听民衆呼声。 6月14日,江泽民正式官事访问期间。雷克雅未克当地有更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由冰岛人权组织发起超过一千人的示威请愿即将举行。冰岛只有二十五万人,警力不足一千,千人示威请愿是大事件,引起全国广泛关注。当地人权组织表示,他们要求政府立即收回错误的决定,否则,将发起超过一万人的示威请愿。据冰岛议会人士表示,冰岛若发生超过万人的请愿行动,冰岛政府合法性都将面临考验。 *当地居民支持法轮功横幅随处可见 目前,雷克雅未克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当地居民挂出的支持法轮功的标语和横幅。这些横幅是中国红国旗形状,国旗上用冰岛语写著“恶有恶报”。 据悉,大约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成功进入冰岛,其中很多是西方人士。据消息透漏,中国政府情报部门给冰岛政府提供的“情报”显示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访问冰岛时会有极端恐怖行爲,迫胁冰岛政府限制法轮功学员入境。据正在雷克雅未克和平示威的英籍西人法轮功学员捷丝说:“警方刚见到我们很紧张,但我们仅相处半日,戒备就解除了。本来政府限制我们在一个地点示威的人数,并不许我们打横幅。警察亲眼目睹我们后,万全放松了,我们现在可以大旗招展,人数也不限制了”。 *冰岛政府合法性受严峻考验连日来,冰岛传媒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在介绍法轮功,讲述在中国发生的镇压惨剧。现在冰岛几乎没人不知道法轮功,人们都在谈论法轮功。冰岛人权表示,因爲全体冰岛民衆都支持法轮功,他们轻易可组织更大规模的请愿活动,总统奥拉维尔·格里姆松和司法部错误的决定,受到超过九成民意的反对,此届政府的合法性正因中国独裁者江泽民的到访,遭到严峻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