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新浪網出現「法輪大法明慧網」主頁一事

文/自由人 【光明網9月28日訊】據星島日報今天(9月28日)報導,大陸第一入門網站新浪網昨日出現「法輪大法明慧網」主頁。如果確有此事,真應該感謝默默為法輪功打了一次抱不平的人士。法輪功主要網站明慧網大量從正面報導各國法輪功的情況,揭露中國大陸的迫害,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三年多來一直受到江氏流氓政治集團的嚴厲信息封鎖。有人從這里入手突破網絡封鎖真是件公平好事,果敢之舉。 據報道,星島日報記者嘗試使用新浪網址www.sina.com.cn時無法成功登入;但在使用新浪網的另一個網址www.dailynews.sina.com.cn時,出現法輪功網頁。記者還發現,新浪網頁的畫面,有時由明慧網變成「文學城」網頁。星島日報報導深圳某大報網站發現了同樣的情況。無論是通過中文雅虎、google或人民日報的搜尋引擎,均無法進入該報網站,出現的畫面是明慧網,隨後又出現「文學城」網站,並不時變化。星島日報還引述網友反映,隨國慶節及十六大日益臨近,在登上人民日報、新華網、新浪網、搜狐網時,均踫到困難,懷疑遭到攻擊。而這些媒體或網站目前正在全力宣傳「三個代表」等主旋律。 大陸這些網站,不論打著官辦還是民辦的旗號,其實均受江氏獨裁政權所操縱,竭力替獨裁者吹噓自己、誹謗無辜、掩蓋事實、欺騙公眾,以換取一些不義之財。即使外資的雅虎中文網站,也在大陸獨裁政權的協迫下做出鉗制言論的保證。這些見利忘義的網站均有可能在獨裁者垮台後被告上法庭,為給大陸民眾人權和知情權所造成的巨大傷害做出賠償。 此次網頁覆蓋事件無論何人所為,都是對邪惡獨裁政權的網絡封鎖與愚民政策的和平抗爭,也是對有關網站見利忘義、助紂為虐的和平抵制,在中國大陸那樣極其不正常的社會環境中真是既合理又合法。如果大陸允許言論自由和放棄信息封鎖,相信沒有人願意再費力氣去研究突破網絡封鎖的什麼事情──誰不知道在網上自由沖浪更愜意?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中央社:張清溪說中共栽贓誹謗漠視法治人權

【光明網9月27日訊】中央社台北二十五日電– 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清溪今天表示,中共官方無憑無據栽贓台灣法輪功學員做蓋台違法之事,這項指控在民主國家已足以構成誹謗,希望中共做為一個世界大國,不要再踐踏法治人權,任意造謠誣蔑法輪功,貽笑國際,並破壞自己在兩岸人民中的形象。 張清溪並希望國際人權團體能夠持續調查中共的誣蔑與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 張清溪晚間發布新聞稿指出,中共指控干擾電波是自台北發出,台灣電信總局已經就技術上澄清,根據電信局的持續監測,並沒有查出任何非法電波,因此,中共應提出更詳細的證據,才能取信於人。否則不就是惡意的攻擊嗎? 張清溪並質疑,據中共報導,被干擾的訊號「是播出法輪功的圖形」,但是這與法輪功學員一向希望告知世人「法輪大法好」的真相的目的並不符合;如果真是法輪功學員所為,於情於理應該是放映法輪功受到迫害的真相的訊息,而不是僅播出一個圖形「一個多小時」,讓人不明就理。因此,這件干擾事件究竟是何人所為十分令人懷疑,中共在沒有任何證據之下,就直指是台灣法輪功學員所為,無異於國家恐怖行為。 他說,事實上,中共自導自演的栽贓誣蔑法輪功的卑劣行徑是歷歷可數,前年春節期間的所謂「自焚」事件,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深入自焚者家鄉調查發現;自焚者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此事聯合國人權組織均已調查公告世界,早已拆穿中共欺世的醜陋謊言。 根據電訊專家的意見,干擾衛星通訊需要獲悉衛星運行軌道,需要大功率的昂貴傳送系統及要解開上傳和下傳的通訊密碼,這些都需要高度技術、資訊和財力。張清溪表示,據他所知,台灣法輪功學員並沒有人有這種技術能力!中共在沒有任何具體證據之時,就一口咬定為法輪功學員所為,這種踐踏法律人權的行為,才是真正的違法行為!中共如果是一個法治國家,其司法部門就應站出來調查其政府官員不當的言論! 張清溪再次強調,台灣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政治目的,他也相信大部份的中共官員和百姓都了解到法輪功是好的功法,法輪功學員絕不會反對中共政府,在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也絕不會任意作出違法的行為!不過,張清溪也說,如果中共官方自己破壞法治,撕毀法律,踐踏人權,還口口聲聲指控別人違法,是極其荒謬的。如果中共遵守自己的憲法,讓大陸法輪功學員有上訪申訴的管道,讓媒體能公平客觀的呈現兩方意見,讓法院公正的調查法輪功,才有資格要求國際社會相信其言論。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歐亞峰會前夕 國際大赦譴責江氏獨裁迫害無辜

【光明網】據美聯社報導,歐亞峰會前夕,人權組織大赦國際督促歐盟領導人採取強硬措施制止中國[江氏獨裁政權]對少數民族和法輪功精神運動的迫害。 文章報導,國際大赦說中國的人權狀況正在惡化,“酷刑和虐待仍然非常普遍並系統化。” 為期兩天的歐亞峰會於週一拉開帷幕,歐盟領導人將於週二會晤中國國家總理朱鎔基。屆時,中歐官員將會對一系列經濟和政治問題進行探討,包括人權問題。國際大赦國際歐盟處領導人說:“因中國的狀況正在惡化,事實上,歐盟在這個持續的對話中並沒有取得任何成效。” 從中國所發生的事件判斷,這是一出卓有成效的獨角戲,一個自助式的演習,歐盟被愚弄了一番。國際大赦督促歐盟在人權問題上給中國施加“真正的壓力”。曾任香港最後一任總督,歐盟外交大使彭定康在最近的一次談話中承認確實存在著問題,他提到“仍有可怕的人權虐待”。(9/27/2002 7:47:20 PM)(http://www.xinguangming.org)                   關閉窗口        

全文

衛星插播事件是抵制暴政的正義之舉

守義 【光明網9月26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喉舌媒體二十四日宣稱鑫諾一號衛星最近被插播,並指稱信號來源在台北、是台灣法輪功所為。對此,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清溪已經表示,他完全不知道台灣任何法輪功學員與此有關;有大陸網友則指出近來衛星插播內容是大陸獨裁者江澤民向俄羅斯出賣大面積中國國土一事。江氏獨裁政權多年來一直干擾美國之音、BBC、自由亞洲電台、台灣電台,又封鎖海外中西方媒體,並在互聯網上設立防火牆封堵海外網站,把國內民眾封閉在紅色意識形態灌輸的環境中無法了解真相。這次衛星插播突破新聞封鎖,披露江澤民賣國行徑,震撼人心。 在文明社會,媒體最重要的職責就是監督政府,發揮第四權的作用。在大陸,電視台為大陸納稅人所供養,本應是天下公器,可是卻被大陸獨裁者霸佔為一己之喉舌,吹噓自己、誹謗無辜、掩蓋事實、欺騙公眾。尤其是在法輪功事件上,大陸喉舌媒體三年來一直在進行造謠誹謗,並竭力掩蓋法輪功學員煉功受益的大量事實,以及1999年“720”之後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被摧殘、被虐殺的事實,同時無數法輪功學員因為講真話而受到文革式迫害。無論此次插播是何人所為,都是以和平方式維護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維護大陸民眾的知情權,是還公器於天下。 江氏獨裁政權對大陸媒體的壟斷與濫用、以及對海外信息的封鎖違反了法律和國際公約。不論是中國憲法還是國際公約,都規定了人民有信仰和言論自由。可是江澤民獨裁政權在過去三年裏,通過對大陸媒體的壟斷大量發表針對法輪功而製造的謊言文字及音像信息,製造並散布對法輪功及數千萬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在至少有485位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追求真善忍便遭到殺害的情況下,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以和平方式向民眾講自己被迫害的真相而被大陸警察綁架、毒打、虐殺。與此同時,江氏集團還封鎖海外媒體和網站,剝奪大陸民眾知情權。這些行徑才是真正的踐踏中國法律和國際公約。在民眾的基本人權被暴政侵犯時,任何以和平方式維護人權的行為都屬合理、合法,都是抵制獨裁暴政的正義之舉。 ——————————————————————————– ■ 參考資料一、九月衛星插播內幕中共官方媒體宣稱,九月九日至九月十三日,覆蓋中國大陸的鑫諾衛星被插播,北京中央電視台「村村通」節目和中國教育電視台、部份省級電視台的節目傳輸都被插播信號。 蘋果日報9月11日的報導證實了上述衛星插播內容應該是「江澤民賣國」。據蘋果日報報導,天津教育電視台9月11日出現「絕密消息:江澤民和俄羅斯簽定條約,出賣了相當於一百個台灣的土地」,副題為「新聞自由是天賦人權」,背景是綠色群山中的長城,歷時約五分鐘。 ■ 參考資料二、《中塔國界補充協定》內幕 據BBC2002年5月21日引自塔吉克中央通訊社的報導,塔吉克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在北京簽署了邊界協議,同意把該國與中國存在爭議的領土其中的3.5%交給中國,即同意將大約1,000平方公里的領土交給中國,以便結束中國和塔吉克斯坦之間的邊界爭議。塔吉克斯坦和中國的共同邊界長達519公里。中國過去一直聲稱,塔吉克斯坦靠近帕米爾地區的2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屬於中國,但是這次協議交給中國的只是其中一小部份。也就是說,江澤民把27,000平方公里有爭議的中國領土出讓給了塔吉克。 此外,吉爾吉斯斯坦國會上院5月17日通過了與中國的邊界協議,這項協議在吉爾吉斯國內引起持續的抗議示威,但中國人對這項協議的實質內容根本不知情。據BBC報導,中吉邊界協議把兩國邊界有爭議的領土作三、七開,七份確定給吉爾吉斯,三分還給中國,大約9萬公頃。 ■ 參考資料三、《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剖析 作者:司馬仲達 (原載“中國社會民主主義研究” 2001/2/12) 1999年底,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全名)。該次簽約,只在人民日報作了簡短報導,沒有提及條約內容。 現在我們已經通過多條渠道了解了《條約》更詳細的內容。相信通過對此《條約》內容的全面披露,這次簽約和李鴻章與俄國簽定的中俄密約(毛澤東拒絕承認該密約)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相信中方勘界的四個人(兩人來自北京,另外兩人可能來自中國駐俄大使館)接受了俄方賄賂。 …

全文

冰島Morgunbladid報:法輪功學員代表會見冰島政府官員

【光明網9月23日訊】冰島最大的權威報紙《Morgunbladid》9月12日報導:冰島政府表明立場是重要的 昨天法輪功學員代表離開了冰島,但是他們的發言人約翰-納尼亞在昨天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從法輪功方面說,這件事情並沒有結束。 “我們仍決心為六月在此發生的事件努力獲得好的解決方案。如果必要的話,我們會與冰島當局再次會晤。我們知道,冰島媒體和民眾很快就認識到了冰島政府的決定是完全錯誤的。我們仍然認為冰島政府就此事表明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冰島當局必須對他們的行為負責 納尼亞說法輪功學員的立場是,冰島必須對他們的行為承擔完全的責任,比如要為其剝奪人們的基本人權的行為負責。如果冰島政府不能明確地公開表明立場,那麼冰島政府事實上是在向江XX傳遞一個信息:他可以將他的意志強加於其它國家,而且他可以在中國繼續迫害法輪功。 納尼亞說,“冰島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阻止法輪功學員入境的國家。而且,除了那些已抵達冰島和想要進入冰島的學員的人權遭到了侵犯以外,這個事件事實上涉及到一個更廣泛的道德問題,那就是,人們在總體上是否願意保護人權和自由。法輪功學員無論走到哪裏都給人們帶來美好,我們認為我們應受到世界各國的歡迎。”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科學發現:地球的冰川期與其在銀河系中的位置相關

BBC網站7月31號報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尼爾﹒沙維夫(Nir Shaviv)博士發現了地球冰川期和地球受宇宙射線輻射強度變化相關聯的證據,地球冰川期對應於地球受宇宙射線增強的時期。他認為地球上宇宙射線增加源於地球離開銀河系螺旋形長臂時爆炸的星體,從而推斷地球冰川期發生於太陽系圍繞銀河系中心運轉時離開其螺旋形長臂之時。 有些科學家認為:一個星系的螺旋形長臂不是其固定不變的特徵,它是由所謂的密度波在以五億年左右為周期圍繞星系運動形成的過渡性的結構所決定的。許多大質量短壽命星體在這種密度波中誕生並且在100萬年左右以超新星的形式在星系的螺旋形長臂中爆炸。沙維夫博士認為這些超新星爆炸是宇宙射線的主要來源,地球在離開螺旋形長臂時比其它時候受到更多的宇宙射線輻射。他通過研究超過30個在過去幾十億年內不同時期的太空隕石受到的宇宙射線輻射情況來推斷地球上相應時期的宇宙射線通量。結果顯示太陽系所受宇宙射線輻射強度的周期約為1億4千3百萬年,與地球冰川期周期相同。沙維夫博士說考慮到各種不確定因素,地球上的主要冰川期與地球離開銀河系螺旋形長臂時間吻合得非常好。比如在7千萬年前我們太陽系進入Sagittarius-Carina螺旋形臂。有證據顯示此後地球溫度下降了約八攝氏度。 雖然以上的論點還有待進一步研究,但地球上的氣候與地球在銀河系中的位置有關,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發現,雖然目前我們還不能夠揭示其中的奧秘。中國古人早就知道天象與人類活動的這種相關性,所以他們講究天時,強調“天人合一”,“夜觀天象”,看來很有道理。無獨有偶,歷史上很多古老的文明也對天象的重要性有充份的認識。例如在瑪雅預言中提到現在運動著的地球以及太陽系正通過一束來自銀河系核心的銀河射線(Galatic Beam) 。從1992年到2012年這二十年的時期中,是地球“與銀河系同步” 前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時期–“地球更新期”( Earth Regeneration Period)。在這個時期中地球要完全達到淨化(Earth Purification),此後地球將走出銀河射線的範圍而進入“與銀河系同步 ”的新階段,而1992年也正是使人類淨化自己的 “法輪大法” 開始在世界洪傳之時,其中的玄機令人深思。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百年大旱山東400萬人缺水

【光明網】蘋果日報2002年9月20日引述《青島早報》的報導說,中國南部地區較早時經歷大水災,遠在東部沿海的山東省卻遭逢百年一遇的乾旱,全省近四百萬人缺水、七百多萬畝農田失收,經濟損失超過一百億元人民幣。當局預測,未來幾個月,山東省的旱情將加劇,省政府已就此向中央政府請求支援。 山東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的消息透露,今年山東省遭遇百年來最嚴重的夏秋連旱,全省八成以上農作物受到影響,約四百萬人和一百萬頭牲畜出現臨時性食水困難,其中八十多萬人只能靠送水、買水來解決食水問題。 濟南市一名的士司機稱,受到地下水日漸枯的影響,「踏入九月,食水開始發苦,口感明顯不如過去。」在山東大學讀書的龐小姐也說:「最近飲用水變得發澀,許多原來不喝茶的同學為遮蓋異味也開始飲茶了。」 黃河水沙多不能灌溉 旅遊業因缺水大受影響。濟南市著名景點趵突泉,因連續乾旱,地下水位下降,停止噴水,遊客減少三成多。至於另一名泉黑虎泉,泉洞同樣乾涸。景點旁賣冷飲的攤販張女士指出,「往年八、九月能賣掉近萬元的冷飲,可是今年因為乾旱,黑虎泉沒了泉水,遊客驟減,到現時銷售額不足二千元。」 受到乾旱影響,多家大型棉織廠被迫關閉,素有「黃金水道」之稱的京航大運河濟寧段斷航近六十天,上百噸煤炭不能及時外運,全省多個水庫全部乾涸,城市供水面臨危機。 有專家警告,未來幾個月,山東省的旱情會更加嚴重。省政府官員透露,現時山東省主汛期已過,大範圍降雨的可能性不大,全省水庫儲水僅三十六億立方米,比歷年同期少一半以上。至於黃河水量也逐漸降低,含沙量增加,泥沙黏度過高,農民已停止使用黃河水灌溉周圍農作物。(9/21/2002 7:55:50 PM)(http://www.xinguangming.org)                   關閉窗口        

全文

南京落毒案偵破有所進展 但亦引發民眾強烈不滿

【光明網】南京落毒事件進入第三日(17日),據明報消息,警方已在河南洛陽將其中一名涉案的陳姓男子疑犯緝捕歸案。該名疑犯約三十多歲,涉嫌在湯山鎮水井落毒後逃亡外地,他曾在被疑為毒源的點心加工場打工,前不久因與東主關係交惡而被炒。太陽報則報導,警方在距南京九百公里的河南省洛陽市,逮捕兩名疑犯。消息人士表示,警方在初步判斷兩名在和盛園打工的夥計有重大嫌疑後,便向全大陸發出通緝令,河南警方根據通緝令,於昨日凌晨在洛陽火車站將兩名疑犯抓獲,押返南京審理。南京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的警官接受查詢時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稱「案件還在調查中」。 經查證,燒餅作坊的老闆叫陳真武,安徽和縣人,今年三十多歲,到湯山做生意已有六、七年。他同妻子、孩子租住在湯崗村五十一號樓一平房內(與投毒地點和盛園早餐作坊相距不遠),幫其打理生意的還有其姐姐、姐夫、外甥等人。該店一般在下午六時打烊休息,半夜十二點便起床開工。街坊說陳真武為人和氣,同左鄰右舍和睦相處;對夥計也不錯,很少聽到店內傳出吵罵。陳真武的房東包友齊在該次事件中也成為受害者,其妹夫戴興隆當天早上吃了燒餅後便死去。 兇手在井水中投入氰化鉀和毒鼠強兩種複合劇毒物。另外,有消息稱,死亡人數由前天的二百四十三人,升至二百五十四人。所以會傷亡如此慘重,是因為當地警方在接獲報案後三小時才查封該店,以致讓案情嚴重惡化。 警方昨日開展突擊審訊,初步相信其作案動機是報復點心加工場東主。目前,警方尚未排除還有其他疑犯。南京警方不願證實消息,只表示還在繼續調查。 官方透露,搶救行動已經結束,並拒絕公布死亡人數及詳情;但當地消息指,昨日又有多名重症者不治身亡,二百多名重症者仍處深度中毒狀態。許多死難者家屬對當局處理事故的手法表示不滿,要求當局交代事件,還民公道;也有死難者家人對搶救過程表示不滿;民眾要求知情的呼聲也愈來愈強烈。 * 死亡人數 明報報導,南京市公安局一名發言人昨日接受香港電視台採問時,強烈否認中毒死亡人數超過百人,他說「不可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有關消息報上已報導,我們還在調查」。官方中新網指,至前晚搶救工作已基本結束,中毒者已進入觀察期。但明報獲悉,昨日仍有多名重症者不治,其中軍方八三醫院四名,南京軍區總醫院至少有三名。 據悉,仍有二百多中毒者處重症階段,屬病情危殆。 一名自稱有分參與搶救的醫生網友在網上透露,現在還有一些人因中毒較深,病情較重,仍需在院觀察,也不少輕症者已經回家了。他稱,總的中毒人數是官方報導的四至五倍,死亡人數至少是兩位數,並描述搶救很緊張,醫生已經盡力,連手術都停了。 由於官方善後工作遲滯,遺屬至昨日仍未獲安排認屍,他們很多人對媒體表達不滿,其中湯山中學遇難的十七歲中學生廬亭的媽媽悲慟欲絕地哭訴,「還我孩子」,肝腸欲斷之狀令人見之動容,她邊哭邊要求當局快些讓她見兒子一面,又希望政府還她公道。 另一名死難者高磊的家人則哭訴,當時高磊是第一個被發現中毒的,六點多鐘就有症狀了,但因為家窮沒有錢,校方先送那些富家子弟、幹部孩子、學校老師的孩子等,到了八點多,高磊才被送到湯山醫院,終告不治,家人要求政府還他公道。還有一些死難者家人哭訴,初時湯山醫院是有錢人的先治,窮人的不管,後來見事情大了,變成政治任務了,才不分先後。 另據太陽報報導,第一批中毒者是在上周六清晨四點五十分送到解放軍八三醫院,當時參與搶救的醫生髮現,約六十名中毒者都是食用湯山鎮購買的早餐,向警方報案並建議關閉可能是「毒源」的早餐店,以免有更多人中毒。不過,警方直到早上八點才派人查封,從五點到八點,中毒人數直線上升。 官方媒體昨日的口徑還是維持前兩天的說法「二百多人中毒,多人死亡」,宣傳部門的說法是傷者分散救治不便統計,但也有消息指稱是因為有解放軍炮兵學院的軍人和家屬死亡,其中有三十名軍人死亡,因此不便公布死亡人數。 * 網民強烈不滿 明報報導,當局對消息的封鎖也令內地民眾愈來愈強烈的不滿,很多民眾通過互聯網指摘當局的「鴕鳥」作法。內地一個網站昨日還專辟了一個「紀念九一四」主頁(網址:http://914.netor.com) 以「今夜,我們為南京祈禱」為題,收錄湯山死難者的姓名,得到許多網民的響應,紛紛到該網站點燭題句,以示紀念。 盡管大毒殺事件悲情正濃,數千中毒者家人和億萬國民蹺首以待,期望了解事件真相時,但內地各大「喉舌」媒體卻淡然處之,以毫不相關的新聞去填塞版面,以歌功頌德報導逆民眾之情,引起網民強烈不滿,昨日繼續紛紛在「強國論壇」、「北大三角地」等論壇表達意見。 …

全文

中國荒漠化 (二)

鄭義 編者按:中國土壤的荒漠化在人心不古的驅使下,從西向東,從北往南,吞噬著萬傾良田,摧毀著賴以生存的文明。面對大面積的土壤的荒漠,中國採用了許多技術上的防治措施。但是這些措施並未有效的制止荒漠化的擴大。主要的原因是人們道德水平的下滑。本文選自鄭義所著《中國之毀滅》,標題為編者加。 中國荒漠化 (二)流動性的塔克拉瑪幹沙漠,是被譽為“沙漠克星”的胡楊林團團圍住的。胡楊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稀樹種,生長史有6500萬年。胡楊樹的葉子,小時如柳,稍大如楓,長成如楊,於是又被當地人稱為“變葉楊”。這是一種耐乾旱、耐鹽鹼、抗風沙的優良樹種。種子比芝麻還小,靠絨毛隨風飄撒,一旦落在濕潤之處,數十小時內便生根發芽,可見生命力之頑強。胡楊不僅根系發達,體內還儲藏大量水分,而且越旱水越多。樹高不過6、7米,卻極粗壯敦實。樹冠不大,卻是叢叢鋼枝鐵葉。有作家寫道:它們的身軀從上至下可謂體無完膚,千萬年的風刀沙劍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人們稱胡楊為“英雄樹”,並用詩樣語言來讚美:“活了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 但是,正是這胡楊遭到了亙古未見的毀滅。據《經濟參考報》的報導,從1957年到1977年的二十年間,塔克拉瑪幹沙漠東南西三面原有的5680萬畝胡楊林(或以胡楊為主的天然林)被砍掉4000多萬畝,砍了70%以上,此外,還有3000多萬畝紅柳也被連根鏟除。比如,為了開墾阻擋著沙漠的一塊16萬畝的胡楊林,和田縣組織了一萬多人放火燒林,大火整整燒了二十天,開荒造田25.7萬畝。一至三年之後,沙漠進逼,絕大部分新開墾的耕地又被迫撂荒,失去胡楊林屏障的良田也開始大批沙化。 安迪爾河以西有一條80公里長的胡楊林帶,劃行政區時將它劃入且末縣;因為歷史上這個林帶屬於西邊的民豐縣,引起了兩縣之間的法律糾紛。上級部門作出了一個“折中”的決定:所有權歸且末,使用權歸民豐。這回輪到且末縣不幹了,有權無利。當官員們正在為權與利的劃分爭鬥之間,老百姓不管三七二十一,趁機把這條寶貴的胡楊林帶徹底砍光。策勒縣和洛浦縣也發生過類似的爭執,其結果是把一條25公里長,7、8公里寬的胡楊林帶毀光。這幾個縣的縣城,已經在沙漠的進逼下搬遷了100多公里。策勒、民豐、皮山等縣城已經搬了三次,現在沙漠又逼到城下,除了把縣城搬上崑崙山,就是背起鋪蓋卷流浪他鄉。 此類人為大破壞,在塔裡木盆地、準葛爾盆地、內蒙古古蘭泰鹽湖、河北壩上高原、新疆和田河等許許多多的地方都發生過,或發生著。 “三北”工程的最前沿是巴丹吉林沙漠。當“三北”先遣隊到達此地時,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寒氣:公路里程碑上鬥大的數字居然都被風沙打得模糊不清。夏季的沙漠,地表溫度高達攝氏80度以上,膠鞋一會兒就變形了,砂粒深深熨入鞋底。年均降雨量僅37毫米(最低年份8毫米),蒸發量卻是100倍以上。就是在這片僅存的綠洲上,1951~1983的三十二年間,森林植被減少了85萬畝,並以年均2.6萬畝的速度遞減。這最後的一塊綠洲叫居延綠洲,曾滋養著“絲綢之路”上一個重要的古國──居延屬國。它輝煌的時期,這裡還看不到沙漠的影子,如今已陷入巴丹吉林沙漠的重重包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組成和拱衛著綠洲的梭梭林與胡楊林竟遭到了大規模破壞。胡楊樹之不幸是它可做優良薪柴;梭梭樹之不幸則更添了一層:它根部寄生著一種瘤結–名貴藥材“肉蓯蓉”,又被稱為“沙漠人參”。就是為了這一車可賣幾千元的薪柴和更加昂貴的肉蓯蓉,370萬畝梭梭林和30余萬畝胡楊林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盜伐者甚至嫌動斧動鋸太費事,乾脆用鋼絲繩拴住梭梭樹的根部,用拖拉機一拖,生長了數十年上百年的大樹便連根拔起,剩下的僅有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沙坑。林業局的護林員欲制止,卻常被盜伐者圍毆致傷。至於護林人員監守自盜和接受賄賂者也大有人在。” 為此,中國第一支駐守沙漠的森林警察部隊於1985年在這裡組建。 不是什麼麻煩都可以用警察對付的。在大多數民眾都參與或同情盜伐,眾多地方官員都推動和縱容毀林開荒的情況下,警察部隊多半隻是一個擺設。還有一個並非不重要的技術問題:“萬里風沙線”,警察能看得住嗎? 一場屢戰屢敗的戰爭 1992年召開的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確定了威脅人類生存的十大環境危機,第一個就是土地荒漠化。荒漠化的危害甚於水災、地震等各種觸目驚心的災難,它冷漠的擴張所毀滅的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大地與環境、社會與文明,並且很難甚至永遠無法重建。 按照官方數字,在中共建政之初,荒漠和荒漠化的土地為66.7萬平方公里;近四十年來淨增102.2萬平方公里,翻了一番半。其淨增之面積,超過28個台灣,超過西歐五國(英、法、愛、荷、比),相當於中歐八國(波、捷、匈、德、奧、瑞等)。 中共建政四十七年間,沙漠和沙化土地從66.7萬平方公里擴大到168.9萬平方公里,淨增102.2萬平方公里,年均2.76萬平方公里(為林業部公布數字年均2460平方公里的10倍以上),日均76平方公里。這還是四十七年平均數,如果再考慮到荒漠化呈加速發展,則目前每天失土可能在90平方公里左右。假設敵軍來犯,以此速度攻城掠地,佔領珠海特區、或溫州市區或南通市區將在兩天之內,佔領北海市區需三天,深圳特區或秦皇島市區四天,煙台市區或連雲港市區九天,青島或福州或寧波等地市區十一天,廣州市區也不過十六天,而攻克北京城區僅需兩天左右。 這還是以林業部1997年公布的數字(168.9萬平方公里)為基礎進行的計算,如果以《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定義的數字(262.2萬平方公里)來計算,人造荒漠“攻城掠地”之速度可能還要快得多。 這是一場戰爭。 這個比喻之不貼切處,是荒漠化土地並不像沿海城市寸土寸金,可比者,唯生存空間而已。中國生存空間極其有限,山地已佔去國土面積65%,再加之人口劇增和荒漠化加速,生存空間已成國運之所系。 如果我們的生存空間繼續壓縮下去,誰能保證我們就一定能逃脫文明覆滅的命運?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