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營救親友”在德州展開

在休士頓中領館前的新聞發布會上,一些受過迫害或他們的親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發言。來自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的大學生王曉丹首先發言,她的父親因煉法輪功而在中國判刑17年,在監獄受盡酷刑和折磨。她呼籲社會上善良的人們,呼籲美國總統營救她的父親。 休士頓傑森-王博士的母親在中國因煉法輪功而被送進精神病院,精神病院的醫生對傑森-王的父親說“她不是因精神病住院,而是為了法輪功上訪的原因而住院。”另一醫生對傑森-王說:“我們對你母親強迫性地注射藥物等,是為了控制她,不讓她再上訪。其實她可以隨時出院,只要警察同意。”然而傑森-王身在美國也同樣遭受迫害,因為江澤民的黑爪延伸至海外,傑森-王夫婦的中國護照被拒延,他失去工作,家有幼兒,生活上遭受極大困難。 休士頓曾明的母親因在中國煉法輪功,被抓進監獄,經過親友的奔波和上交巨款才被放出,仍在嚴密監視之中。 澳大利亞的戴志珍的丈夫陳承勇因去北京信訪局遞交一封有關呼籲中國停止鎮壓法輪功的信,而被抓進監獄,被迫害致死。戴志珍的女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時,才九個月,戴志珍帶著幼女盼望丈夫回來全家團聚,然而從中國領回的是她丈夫的骨灰盒,令她悲痛欲絕。 來自加拿大的林慎立,因煉法輪功在中國被抓進監獄遭受迫害兩年多,由於加拿大政府的極大努力,以及妻子的四處呼籲和大法弟子的努力。林慎立終於被釋放返回加拿大,與家人團圓。 他們的敘述只是千千萬萬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一個片斷而已,在中國仍有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遭受身心殘害,甚至被迫害致死。北美法輪功學員向社會、善良的人們、各國政府呼籲:營救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終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讓更多善良的人們在公正的環境下修煉法輪功,獲得修煉法輪功的正當權利。(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中央電視台的不法人員該判多少年?

大陸法輪功學員 2002年9月20日晚,央視焦點訪談節目播出了周潤君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因通過長春有線電視台向廣大市民播放自焚內幕等真相而被非法判刑的消息,並誣蔑他們利用國有電視台播放節目是違法的,說他們影響了大家正常收看電視節目…… 但大家是否想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問題,比如說:電視台是國有的,但國有的電視台、報紙新聞媒體就可以用虛假的、不實的、編造的報導來欺騙民眾、愚弄百姓嗎?這難道不是犯罪嗎?大家一定清晰地記得99年7月20日以後,幾乎所有的電視頻道都在大量的、反復的播放誹謗法輪功的節目,甚至連廣告都停止了播出。難道這不是影響了老百姓正常收看電視節目嗎?在幾千萬人說真話都在被肉體消滅的邪惡迫害過程中,法輪功學員被規定有冤情不許上訪、被非法抓捕不准請律師辯護、被錯判不許上訴,不寫誣蔑自己信仰的保證書就要被剝奪正常生活的權利和人身自由,8個月的嬰兒和母親一同被關押,退休老人還要因為信仰而到勞教所做苦工。而這一切,被大陸媒體完全掩蓋了,人民沒有說話的地方。在這種環境中,如果說周潤君等人“影響”了大家四、五十分鐘的時間就被判了20年,那麼中央電視台三年來又佔用了大家多少時間呢?主犯們又該判多少年呢?但不要忘記大法弟子是利用電視向民眾講清真相,是慈悲偉大的舉動。而中央電視台卻在愚弄和欺騙百姓,是最卑鄙無恥的行為。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只許中央電視台造假,而不許老百姓說句真話嗎?要知道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 今年8月底,焦點訪談節目組又“隆重”推出了“咸陽殺人案”,通過兩個冒充的“法輪功學員”將一旅店服務員殺死的案例,又對法輪功進行了大肆的誹謗和污衊。先不去談論這個案件到底是真是假,讓我們冷靜地來分析一下這個節目的製作本身。它的邏輯思維是這樣的:因為有人殺了人,並冒充法輪功學員,所以是法輪功的錯,並以此為由,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但問題是翻遍法輪功所有的書籍也沒有“殺人就是度人”這個說法,這是焦點訪談的獨家產品。相反,我們卻看到法輪功嚴格禁止殺生,更不許殺人,這一點在這個節目的一段對話中就已經證實了。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問:“修煉的人不能殺生,你為什麼還要殺人?”這說明中央電視台知道並承認法輪功不准殺生的事實,同時,也說明本案與法輪功無關。但不知為什麼又是法輪功被深揭猛批了一番。這種強盜邏輯出現在中央電視台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這樣的新聞媒體怎麼能再讓人相信! 央視焦點訪談的另一偽劣產品“京城血案”與“咸陽殺人案”如出一轍。因為老百姓很容易看到問題所在:從傅××回答問題時的前言不搭後語以及他描述自己殺人經過時那眉飛色舞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他是一個精神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殺了人這不足為奇,但是利用精神病患者說出的話當作“證據”來迫害法輪功那才叫奇怪呢! 其實大家如果能夠用自己的頭腦理智地分析一下電視上的節目,謊言就不攻自破了。(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新華社推出的凱西林即在加國因詆毀罪吃官司的何兵

【光明網10月13日訊】江XX要出訪美國了,幾個月前就派人到美國江所要去的城市四處活動,給法輪功造謠。但畢竟美國各級政府已經給法輪功的褒獎近一千份了,很多人在學功,很多人正在看書,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各地辦了法輪功真相圖片展,明白真相的人一致憤怒譴責江XX對修“真善忍”的法輪功的迫害。怎麼辦呢? 還是繼續在中國造輿論吧,只有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信息封鎖之中,總得有人上當吧。於是,新華社10月9日、10日連續在頭版頭條上發表同一篇文章,說加籍華人凱西林如何揭發法輪功。可這個所謂的加拿大華人凱西林,就是今年年初從加拿大逃回大陸躲避官司、逃脫加拿大法庭提審的按摩女何兵。關於何兵的特務背景,新華社的工作人員多半不如加拿大安全機構了解得詳細,新華社自己的人受騙也都有個五十步笑百步的區別。 下面是何兵(凱西林)在加拿大蒙特利爾中文週報《華僑時報》詆毀法輪功被魁北克高等法院提審的案子的簡述: 法輪功學員狀告加拿大蒙特利爾中文週報《華僑時報》詆毀法輪功一案,2002年2月7日第三次開庭。經過上午2個多小時的審理,魁北克高等法院於下午2點半發出新命令,禁止《華僑時報》直接或間接使用諸如“邪惡”、“反政府”等字眼發表針對法輪功的任何文章,表明在法輪功學員起訴《華僑時報》誣蔑法輪功的訴訟案結案之前,加拿大的法庭就明令禁止對法輪功的誣蔑和詆毀,這在中國目前不斷升級對法輪功鎮壓的時刻,顯得特別引人矚目。 在整個案件結束之前,魁北克高等法院在去年12月10日和今年元月7日、2月7日已三度發出保護令,命令《華僑時報》“既不能接受也不能刊登來源於共同被告何兵所提供的關於法輪功的任何文章或廣告。既不能接受也不能出版來自於任何其他人的具有類似性質的文章或廣告”,命令“被告何兵在任何地點均不准發表或傳播原告在申請書和證據中所指控的材料和類似的材料”,並且明令“所有被告遵守和服從本裁定,否則將依據法律予以處罰和制裁”。順便一提,這也是為什麼新華社不敢用何兵中文名的緣由之一吧。 但是《華僑時報》在今次開庭之前於2月2日出人意料地刊登了一期12版的特刊,不僅重覆以前對法輪功的攻擊,繼續散布對法輪功的仇恨,並且煽動華人社會簽名和捐款“聲討”法輪功。其中《華僑時報》社長周錦興在刊首發表“社長的話”,使用國內鎮壓法輪功時一貫運用的謊言誤導讀者;何兵則堅持用去年11月3日《華僑時報》上發表的污穢文字惡毒攻擊法輪功。 在當天的庭審中,被告《華僑時報》和周錦興的辯護律師沒有對該期特刊的內容進行辯護,而對原告提供的英文翻譯稿的準確性提出置疑;法官在確認翻譯件是具備法定資格者的正式譯稿後認定翻譯稿的有效性,並決定臨時休庭立即閱讀。約半小時後繼續審理,法官告訴被告律師,被告很明顯地違反了法庭的禁令。 鑑於以上事實,法官決定在以前的保護令中附加特別的要求,並將保護令有效期延長至5月9日終審開庭。法官還表示,如果《華僑時報》繼續發表攻擊法輪功的文章、違反法庭禁令,法庭可能要永遠禁止《華僑時報》刊登任何關於法輪功的文章。 鑑於《華僑時報》、周錦興和何兵違反了法庭禁令,他們還將面臨藐視法庭的控告。 法輪功律師伯格曼在本次法庭審理結束後表示:“法庭禁止《華僑時報》直接或間接使用諸如“邪惡”等字眼針對法輪功,是指這些詞彙所包含的內涵,因此實際上禁止了《華僑時報》對法輪功的任何誣蔑和攻擊;法庭進一步嚴厲限制中文報紙攻擊法輪功的決定表明了法輪功被廣泛接受的法律地位;我的當事人希望加拿大、魁北克能成為他們不受煽動仇恨的威脅、自由修煉的地方。 後來,在2002年的2月2日,《華僑時報》在當地中領館的誘使下違反法庭禁令,發行了專門詆毀法輪功的專刊,把國內污衊法輪功的材料收集再版,其中,何兵重覆了她以前的那些骯髒的說法。 有鑑於此,修煉者又以藐視法庭罪控告何兵和《華僑時報》。法庭根據一系列事實,並特別考慮到這樣的污衊對國內法輪功修煉者生命安全的威脅,專門安排5天時間於4月9日開始全面審理此案。在法庭上,何兵為了拖延審理,提出要回中國,而回國的理由是“加拿大總理皮埃愛派她回中國進行慈善事業”,被法官當庭駁回,並命令審理不得延期。事實上,加拿大的現任總理是讓•克理蒂安,而歷史上也沒有名叫皮埃愛的總理。 * * * * *附件:加拿大蒙特利爾法輪大法輔導站聲明 【明慧網】何兵,女,35~40歲,曾用名Catherine(凱瑟琳),原中國哈爾濱市人,現住加拿大蒙特利爾市,長期以來盜用法輪功修煉者的名義四處活動,但她從來都不曾是法輪功修煉者。 她在蒙特利爾聲稱自己是哈爾濱法輪功輔導站的負責人,在美國等地又聲稱自己是蒙特利爾法輪功的負責人,這都是造謠。 …

全文

爭鳴雜誌:傳中共失蹤外逃高幹達九千多人

【光明網10月12日】 至2002年七月底,中共失蹤高幹九千多人。已證實外逃的有六千五百多人。據知,有關當局現已掌握另有二百多名高幹正準備外逃。 *高幹外逃資金外流最新統計數字 爭鳴雜誌10月刊報導,9月12日,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在內部通報:2001年全年外逃資金達四千五百三十億元人民幣,合五百四十億美元;2002年至6月底的不完全統計,外逃資金達二千五百五十億元人民幣,合三百零五億美元。 九月初,中紀委、中組部、公安部,在內部通報:至2002年七月底,失蹤、潛逃、外逃黨政幹部九千四百四十多人,已證實潛逃到外國的有六千五百多人,公安部門已發出通緝令六千二百七十五份。 *高幹交出外國護照七千五百多本 五月初,中紀委、中組部曾發出通知,要求高幹交出各種非正常渠道取得的外國護照、外國居留權證後,至九月,各地區、部門已上交了七千五百多本外國護照。這些護照來自三十二個國家,其中以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為主。上交者有現職副省級幹部、前中央委員、已退休的正省、部級幹部、軍區副司令員等。 *中紀委中組部的最後通令 中紀委、中組部根據所掌握的情報,確定在黨內持有非正常途徑所取得外國護照或外國居留權證者,約有一萬五千至二萬人,而這次上交的只是少數,所以在九月十二日,又發出最後通令,將上交的最後時間限於十月七日。十月七日是“國慶”長假後工作的第一天,而各省級紀委、組織部門在國慶假期,將照常處理此項工作。 該通知還要求:申報配偶、直系親屬在國內用假名擁有的物業、資金、債券:申報個人、配偶、直系親屬持有外國護照、外國居留權或已加入外國國籍的情況。 *高幹持二至十五本護照 在此次清查中,已掌握到地廳級或以上高幹,有二百名以上正部署外逃,基本上都屬於經濟問題,都持有二本至十五本外國護照。其中,正部級有三名,副部級十四、五名,省級有四名,副省級十七名,地廳級一百六十多名。這二百多名準備外逃的高幹,涉及的部門有:對外經濟合作部、國家經貿委、中國人民銀行、體育總局、中央駐港聯絡辦、省部駐外中資機構;涉及的省有:廣東、福建、江蘇、湖北、河北等。現在已有七十多名地、廳級以上的高幹,因此而被撤銷了黨內外一切職務、開除出黨,並列入禁止出境名單。 *高幹為什麼要外逃 尉健行在一次報告中說:這些敗類已經蛻化變質,在等機會外逃到西方度過餘生。他們有的是怕共產黨垮台後被清算;有的怕中國政局一旦發生變化再外逃就難了;有的怕新班子上台後會從嚴查辦。(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說說什麼是愛國?

秋峰 【光明網10月11日】愛國其實是愛中華民族,是愛生活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十幾億中國人民,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炎黃子孫。 可是如今在中國有幾千萬下崗工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上億農民缺吃少穿,進城打工形成“民工潮”。而當權者心思不放在經濟建設上,卻集中全國的人力物力打壓法輪功,迫害幾千萬講真善忍的善良人民。同時縱容貪官污吏以權謀私、官官相護,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老百姓辛辛苦苦工作賺來的血汗錢都被貪官污吏裝進腰包。貧富兩極分化急劇擴大。在改革開放中最先富裕起來的這部份人當中,最富的億萬富豪90%是高幹子女和親屬。 上樑不正下樑歪。江XX耗費幾十億人民血汗錢買總統專機和修國家大劇院。在其保護傘下,佔中國人口極少數的特權階層聚斂了驚人的財富,瓜分了那些原來屬於全民所有的國家財產。而新聞媒介不僅不能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反而成了特權階層的喉舌,歌功頌德,報喜不報憂,只會愚弄欺騙廣大群眾。把全中國人民都蒙在鼓裏。 以江氏父子為代表的貪官污吏巴不得大家都不吱聲,聽從他們任意擺布,他們好拼命地撈,拼命的貪,為所欲為。這樣下去,亡國是遲早的事。最終遭難的還是十幾億普通百姓。搞大躍進時餓死了幾千萬人,不都是老百姓嗎?同胞們,請三思啊!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全球營救親人行動委員會”宣告成立

隨著中國江氏獨裁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升級,已經有10萬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全國各地的監獄和勞教所,遭受酷刑和奴役,有的到期釋放回家也受到24小時監視。這種大規模迫害的影響也波及到海外,已經發現有很多國家公民的家屬和親朋好友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到殘酷迫害。 這些有親人在中國大陸被關押、監禁、監視的各國公民主動互相聯繫,成立了這個行動委員會。到目前為止參與這個“全球營救親人行動委員會”的各國公民來自加拿大、美國、巴西、愛爾蘭、荷蘭、德國、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和香港。 該行動委員會準備通過一系列的活動向全球各國呼籲,希望全世界善良人們敦促中國有關方面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並盡早結束對他們親人的迫害。並希望同樣有親人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功而受迫害的各國公民踴躍加入他們的行列。(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法輪大法在台灣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弘揚

【光明網10月9日訊】九二年法輪大法在中國開始傳授不久,大法修煉的種子就傳播到了台灣。雖然台灣有許許多多流派、功派、教派在流傳,但千千萬萬有緣人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到九九年江氏鎮壓開始之前,參加修煉的人數已達數萬人。九九年後中國大陸邪惡的鎮壓與造謠也不能阻止法輪大法在台灣弘傳。據估計,在台灣真正參與修煉的已達十萬之多。 修煉的人中有老人孩子,也有青年和中年人,有家庭婦女,有政府高級幹部,有軍人,有警察,有工人農民,有商人,有企業家,有藝術家,有醫生,有教授,碩士博士,有宗教界人士等等,涵蓋幾乎社會各個階層。 法輪功在台灣是怎樣受到社會各界的歡迎的,下列所列舉的近幾個月來發生的事實,也許是最好的說明: *目前在全台灣,各大書店都可以隨時買到包括《轉法輪》在內的李洪志先生許多著作,以及李洪志先生講法錄音帶、錄影帶等等。這些書籍和影音出版品的內容,全部都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免費下載。對於有興趣想學法輪功的有緣之士,學員們也提供許多途徑。 *現在全台灣已有近百個九天學法班。每天都有大量的新學員參與進來。 *台灣清華大學在今年六月底成立了法輪大法社團,緊接著,比鄰的交通大學也成立了法輪大法社團。近年來,台灣大專院校的大法社團如雨後春筍般一個個的成立。 *基隆小弟子班引人注目。 基隆成立了小弟子班,每週六下午上課,課程有學法、煉功、說故事、玩遊戲,在說故事、玩遊戲中也融入了「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越來越多孩子的加入。 *小學裏的小弟子班: 中正國小303班徵求家長的同意後,安排班上學生學煉法輪功,每週兩節課,由法輪功學員到班教功,孩子們很喜歡學煉,覺得對身體好又可做乖孩子。 隆聖國小法輪功社由朱老師指導,招收二年級學生,學大法兩學期來,孩子們冬天較不怕冷,會約束自己守規矩,注意力較能集中,學習進步了,同學之間相處更和睦。孩子們常把大法的美好告訴親朋好友,一位小弟子在信中告訴他的好朋友說:「我告訴你法輪大法的事,你都記住了嗎?希望你也趕快來學。」他的好朋友回答:「我真羨慕你在學校可以學法輪功,我好想學喔!」 *台灣桃竹苗地區明慧學校成立。 *台灣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法輪功研究社成立一年來,深受校方的支持與贊同,學煉者有教授和學生,也有教官和工友。在9月11日的新生始業訓練中,研究社應邀參加了社團簡介,向新生介紹大法,法輪功成為幾百新生的話題。 *台灣大法學會及大法弟子向台灣政府所提出「法輪功」及「法輪圖形」標章註冊申請,八月取得標章註冊證,大法學會及大法弟子獲得該註冊證之標章專用權。商標代理人在拿到註冊證時嘖嘖稱奇,因為類似的申請極其困難,他們為大法弟子的氣度和鍥而不捨的精神所感動,其公司負責人及承辦者也開始學煉大法。 *2002年6月7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演「法輪大法好」交響讚美詩。這是首部關於法輪大法的交響曲,音樂輝煌澎湃,台下兩千多名觀眾深受震撼。 *6月22日台灣心會成立新竹分會,法輪功學員應副總統呂秀蓮之邀,在新竹市華麗雅緻宴會廳上向在座的教授學者們作十五分鐘的功法表演。整個表演過程中,呂副總統及與會的150幾位專家學者們都非常專注的觀看,有人甚至立即在台下跟著學煉了起來。 整個會場充滿大法「真、善、忍」的莊嚴與祥和,非常感人。 *2002年6月29、30日,台灣台南縣永仁國中暑期「法輪功」教師研習營正式展開,約150名高中職、國中、小學教師報名參加,永仁校長大力推崇「法輪功」,鼓勵學生加入修煉的行列。 *6月29、30日,台灣台南縣麻豆鎮教育會主辦暑假教師法輪功研習。 …

全文

日本法輪大法協會呼籲援救金子容子

【光明網10月9日訊】金子容子女士是日本商人金子篤志先生的妻子。她因今年5月在北京散發法輪功的真相材料被中國江XX政府於6月24日非法判處一年半的勞教。這一判決嚴重違背了中國憲法和中國已經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嚴重地侵犯了金子容子的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況且她是持有日本永住權的實質上享有日本國保護下的居民。中國江XX集團無權拆散她在日本的幸福的家庭。金子篤志先生和其父母企盼著她早日安全歸來。 金子容子女士為呼籲中國江XX當局停止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向中國人民講述中國江XX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她告訴人們什麼是真、善、忍,並支持那些在迫害中遭受痛苦的人們。她這麼做是為了正義,為了對人性的尊重,為了世界的和平。她在日本有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她更深切的體會到了因中國江XX政府打壓而遭受迫害的無數法輪功修煉人的處境。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去中國講清真相,這也是中國憲法中明文規定並賦予給每一位中國人享有對現政府執行的有關決策的監督權。 法輪功是一個來自於中國的傳統修煉功法。他基於真、善、忍的原理,是一種鍛煉健康身心的修煉功法。1999年7月,江XX政府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殘酷的迫害。從那時起,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關進拘留所和監獄。現在,金子容子女士正處在危險之中。她的丈夫到中國看望她之後,證實了金子女士一直在遭受到嚴重的酷刑折磨與虐待。 我們一直在全力以赴的去營救金子容子女士,我們懇切呼籲您的幫助。 (http://www.xinguangming.org)

全文

參考資料:曝光江澤民──毀滅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

作者:晨鐘 【光明網10月7日訊】([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作為人,我們有一種本能叫做害怕,當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面臨挑戰時,這種莫名的東西就會抓住我們的心,使我們顫慄和痛苦。然而今天,當你急切地對一個中國人說,我們的森林礦藏已快被耗盡,我們的水源也污染損失得所剩無幾時,他們往往會漠然的看著你,好像在問:那又怎麼樣呢?當你接著說,這意味著相應的天災會不斷,死亡威脅將會降臨時,他們也只是淡淡的一句:那有什麼?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們不得不驚詫於今天中國人對死亡的漠然和麻木。然而沒有在那塊土地上生存過的人們,永遠也不能理解,是什麼因素,將一代代鮮活的、充滿幻想、好奇和生存慾望的生靈變得如此生死不懼。聯合國的調查表明,每天在中國,平均多達500名婦女自殺身亡。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人多嘛。不錯,中國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卻佔了全世界自殺死亡人數的42%,更佔了全世界婦女自殺死亡人數的56%。回想建國五十年來,由最高領導者發起的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使每一個中國人都飽嘗了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苦難,想想那含冤而死的眾多生命,我們就會明白,其實,從根本上毀掉人的精神的,就是那曠日持久、絕不間斷的國家恐怖主義迫害。 一、國家恐怖主義籠罩下的中國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對恐怖主義和人權問題的追蹤進展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國家實行的恐怖主義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其中之一是所謂的‘政權’或‘政府’恐怖,這就是國家恐怖主義的傳統類型或形式,亦即由國家機構對它自己的人民實行恐怖主義,以此維護某個特定政權。” 一位國際宗教自由聯合會的律師說,“當我問我自己,什麼是國家恐怖主義時,我想提出三點特徵。一是殘忍而非常的懲罰,包括酷刑,殘忍地折磨致死,精神脅迫等;二是通過懲罰當事人的親人和朋友造成當事人的痛苦,比如懲罰他們的孩子;三是集體懲罰,這一方法在二戰時廣泛應用,比如納粹會因一個村落中的一些人冒犯了他們而消滅整個村落。” 在當代中國這樣一個幾十年來一直被國家恐怖主義籠罩著的國度裏,恐怖滲透到空氣的每一個分子中,獨權統治能維持到今天,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懼心理而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結果。這與其它恐怖主義分子所採取的暗殺、綁架,在指導思想和行事手法上都如出一轍,所不同的是,死於中國式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的民眾,已超過一億。恐怖分子在組織能力、犯罪規模或犯罪經驗上都比中國的國家恐怖低檔了許多。正如聯合國委任的研究恐怖主義特別委員庫琺女士最近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指出,國家恐怖主義所犯下的暴行,比其他任何恐怖主義所犯的暴行的總和還多得多。 在那裏,人人自危,老百姓一提起政治就噤若寒蟬,政治成了恐怖的同義詞。可憐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無形的牢籠中,左是禁區,右是雷區。人們無奈地在夾縫中求生存,只能在求得一點物質上的安逸方面動動腦筋。在這種恐怖中生存的人們,唯一的選擇是適應或逃避恐怖,或者欺騙自己說,我們周圍根本沒有什麼恐怖。不過,要檢驗這種無形的、強大而又無所不在的恐怖並不難,今天,只要你去對一個中國人說一句:法輪功講修心向善,袪病健身有奇效,你不妨煉煉看。你立刻就會聽到對方十分懼怕地說:“你有幾個腦袋?現在大家在街上都不敢提‘法輪功’三個字,會招致來自江XX政府的殺身亡家之禍的。” 是的,了解一下法輪功正在遭受的迫害以及江集團對其採取的一切國家恐怖主義行動,會有助於我們更清醒的理解這一毀滅人性的罪惡──國家恐怖主義。 二、國家專職恐怖機構及其作為 談到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必須介紹一下和當年納粹的蓋世太保組織有著相同性質的“610辦公室”。“610辦公室”建立於1999年6月7日,即開始鎮壓法輪功的前一個月,中國主席江XX在中國共產黨政治局會議上發言,全盤攤出他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在那次會議上,他命令部下建立一個他稱為“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並指定3個負責人,包括政法委頭目羅幹。在江的直接命令下,1999年6月10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正式為“領導小組”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命名為“610辦公室”。 在過去的三年裏,“610辦公室”被江賦予了絲毫不受限制的特權,它們無需任何證件可以隨時闖入民宅;無需任何手續可以隨意抄家,搜身,抓人;無需任何法律程序可以勞教判刑;無需任何理由和承擔任何責任,可以濫施酷刑直到死亡,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或“打死算自殺”。 那些不能見光的和置人於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約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謀殺修煉法輪功的人們。暴虐之程度令人難以想像。在拘留所,無論年齡,性別,或身體狀況,暴力和酷刑成了對付法輪功群眾的主要手段。這裏僅僅是法輪功網站從直接受害人的控訴中獲得的酷刑手段的一部份:毆打,強迫灌辣椒水和高濃度鹽水,不許吃飯,睡覺和上廁所,暴露在極冷和極熱的天氣下,用香煙和燒紅的金屬燙烙,用毒氣熏,放狼狗咬,使用6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等等。鎮壓中,女性遭受到各種形式的性攻擊,包括強姦及使用電擊裝置電身體敏感部位。懷孕婦女被強迫墮胎,以此來延長對她們的拘留,而不是釋放她們以便生育。他們還把人活活打死(幾乎發生在全國各地),活活燒死(北京,淮安),拴在車上拖死(湖北),更有歹徒把人從樓上扔下活活摔死(九月十九日,遼寧省地方警察將法輪功女煉功人於秀玲打得奄奄一息後,竟從四樓窗戶扔下,活活摔死,隨後公安聲稱是自殺)。 另外600多法輪功群眾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強制注射大劑量破壞神經中樞和有損健康的藥物,32歲的電腦工程師蘇剛就是在精神病院被這樣迫害致死的。一個正常健康的49歲女煉功人史倍因不放棄煉功,被關進浙江省杭州第七醫院(精神病院),注射大劑量“鎮靜劑”,公安一個星期不給她吃東西,最後史倍餓死在精神病院裏。法輪功群眾被關押後被整得精神不正常或慘死,官方反而嫁禍法輪功。 江XX花無數個億的人民幣建造監獄,囚禁法輪功群眾;把招待所改成洗腦所,對法輪功群眾實行經濟壓迫,經濟剝奪,洗空,三年多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中,有超過100,000的法輪功煉功人被送到勞教所,至少485人被折磨致死,數千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成千上萬的人失去工作,甚至家庭。 然而“610辦公室”恐嚇的不僅僅是法輪功,而是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它對那些與法輪功無關的人們施加直接的壓力以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例子包括,在許多地區強迫學童簽名污衊法輪功,否則開除學籍;成年人也必須簽署這樣的聲明,否則便會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同樣,警察被威脅如果不執行“610辦公室”的命令,就會失去工資、分配的住房、甚至工作,對他們的親屬實行敲詐勒索,對法輪功煉功人的所在單位實行經濟制裁,罰款等等。公安人員借抓法輪功群眾到處旅遊,讓法輪功群眾擔負費用。這種經濟上的恐怖主義,直接反映著政治上,行政上的恐怖高壓,用剝奪人們基本生活條件、起碼生存需求來達到讓人就範。幾乎中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受到江集團御用的官方恐怖機構的影響。可見,當年希特勒戮殺猶太人是因為他們的種族,而今天江XX戮殺中國人是因為他們的信仰。希特勒消滅猶太人的肉體,江XX不但消滅著中國人的肉體,還消滅著中國人的靈魂和精神,因為法輪功被稱為是奉行“真善忍”的道德修煉群體。 三、千百萬受害者的呼聲 互聯網上刊登了一個十五歲孩子的敘述,能讓我們真切地體會到國家恐怖主義迫害的惡毒: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