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短語几則

【光明網】 講真相短語几則 法輪大法,世界廣傳。 教人正道,道德規范。 了解真相,守住正念。 善惡必報,正在兌現。 *** 真相材料傳著看, 大伙都來當法官。 明辨正邪心存道, 他日方知德無邊。 謊言騙局被揭穿, 賊王小鬼心膽寒。 笑看行惡遭天譴。 敢把天理播世間。 大法徒,不畏險, 講清真相意志堅。 還我師父之清白, 誹謗造謠者難安。

全文

刻骨铭心的梦

文/大陆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 我是97年得法的弟子。那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爱人从他的朋友处拿回了《悉尼讲法》,让我读给婆婆听。婆婆已经80多岁了,病在床上,爱人告诉我这本书金光闪闪的,老师的法身在书上,婆婆听了会让她很快好起来。当时我爱不释手地捧着这本书看,越看越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我赶紧找到朋友的爱人(她是大法弟子),问她是否还有老师的书,我要把所有大法的书全部请回家。她告诉我不但有好多大法书,还要炼功哎,我说那太好了,因为我一直都在寻找着最好的、能够性命双修的功法,一直未能如愿,这下子真是如愿以偿了。我当时欢喜的心溢于言表,我看着老师的法像,总觉得在我生命的长河中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97年6月初的一个中午,我正在睡午觉,我梦见我站在一片旷野上,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地,突然发现天边金光闪闪,师尊站在莲花座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小金童,我站在地上看着师尊的莲花座冉冉升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呼喊着:“师父,师父!”我觉得师父对我招了招手,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不住地在心里答应着。我一边跑一边喊着师父,眼看着金光闪闪、威严无比的师尊的莲花座渐渐向高空升去,一下子梦醒了,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全身被汗水湿透了,声音也有些嘶哑,泪水不住地在我眼眶里打转。这是我第一次刻骨铭心的梦,那真切、色彩和所有的一切,让我明白其实那就是我在另外空间里看到的真实的一切。 同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23点左右,我刚躺下不久,在半睡半醒之中,看见师尊站在非常高的地方,从手掌上发出一束金黄色的光照在床上,我感到整个床都被金光笼罩着,突然一阵热流从我的头顶通透全身,“唰”一下子从头到脚,这种感受用语言无法形容。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灌顶净化身体。 每当我不太精进的时候,我就想起师尊给弟子做的一切、承受的一切,感到做弟子的就是要坦坦荡荡地走在正法的路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不辜负师尊及宇宙众生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期望。 以上所梦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黨校副校長:與其相信媒體宣傳,不如借來經書看看

【光明網】 他是我的好友,一位地方黨校的副校長,是一位入黨多年,身居領導崗位幾十年的老同志。他平時為人樸實厚道,廉潔奉公,有思想,有辨別能力,是深受群眾尊敬的好領導。他經過一年多對法輪功全部書籍的學習、觀察、思考,最後選擇了修煉的路。他向我講述了這個過程。 事情得從1999年7月20日當權者對法輪功開始迫害說起。從那天起,電視、廣播、報紙等新聞媒體如出一轍,輪番轟炸,對法輪功創始人及其弟子不斷地進行“揭批”,後逐漸升級定性,繼而又拋出“自焚”、“殺家人”等等。這些問題使他產生許多質疑。 他第一個想不通的是,他熟悉的周圍的煉功人,也沒有妨礙過眾人,多數善良和氣,樂於助人,從沒見和鄰居有什麼爭吵。7年多來他們的身體健康了,對人更謙虛了,多年慢性病纏身的人也不用再吃藥了,甚至他要好的一位朋友,晚期癌症病人,被醫院判之“需終生治療與服藥”,煉功5年後,沒有吃過一粒藥,沒花國家一分錢,就完全康復了,而且原來的腰、腿、肩疼、胃潰瘍等病症也一掃而光了。在他朋友的身上找不著任何一點老年人的跡象,這是他親見的事實,未曾聽說過有什麼人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等等現象,功法神奇令人震驚。7.20以後突然鋪天蓋地的報導了1400例,這與他所見到的是不相符的。 第二個想不通的是,假如煉法輪功的人像喉舌媒體所宣傳的最後圓滿的手段是“自焚”,是“殺家人”,這種違背人所能接受的圓滿方式,那麼又有誰會參加這樣的功法呢?除非這些人神經上有問題,否則,7年來為什麼迅速的擴展到近億人煉功呢?這裏邊究竟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吸引著他們呢? 第三個想不通的是,自7.20以後,他們不間斷地到北京去上訪,去和平請願,去天安門廣場煉功,打橫幅,證實大法是正法,證實師父的清白,卻遭到的是被野蠻的扣押,遣送地方處置,被罰款,被勞教,被判刑,被關押,被強行洗腦,甚至被送精神病院,甚至被流氓性的虐殺,被迫害致死,而上訪人員依舊不斷,高達數萬人次以上,為什麼這些人不去“自焚”求得圓滿呢?後一個階段還報導有外國人來天安門煉功、請願,這又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他們究竟是怎樣一個群體呢?更令人費解的是他們既沒有寺廟,又沒有辦公室,現在國內更沒有他們集體煉功的場所,當權者不斷地給他們辦所謂的“學習班”,強令他們接受“不煉功”,人為地讓他們寫“保證書”等,他們至死不屈,不改變他們的信仰,出來後仍舊做他們該做的事情,那麼是誰領導著他們這樣自覺自願的幹呢?他們大多數人沒有工資,一些人被開除公職,被迫下崗,有的流離失所,但仍舊義務地為老百姓發資料,講真相,做標語,發真相光盤等。凝聚力之強,是他最難以理解的。 第四個想不通的是,政府長期抽調各部門中層領導幹部和各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的人員不分晝夜辦所謂的“轉化班”,未被“轉化”的連家屬、本單位領導都受牽連,他們要監視他,出了“上訪”的問題,大家都有責任,都有職務、崗位不保的危險。對於這麼一些默默承受,不怒、不怨的赤手空拳的人民,政府為什麼要下這麼大的人力、財力去強制改變他們的信仰呢?難道他們不應該有自己信仰的權利嗎? 第五個想不通的是,這批煉功人,沒有暴力行為,沒有觸犯國家法律,而他們的子女就業、當兵、升學都受到牽連,試卷答題中都要對他們進行審查,受親屬影響他們有可能當不了兵,升不了學,入不了黨,分配不了工作,等等一些列社會問題都會出現,這難道也是公平的嗎?這些人做好人難道也有罪嗎?好人多了難道不是對當權者治國更有利嗎?總之,當前這個世界怪事真多,令人費解。 回想文化大革命期間,全國上下批判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當時劉少奇被定成“叛徒、工賊、內奸”,講什麼鐵證如山,把他們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萬隻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結果劉少奇被逼含冤而死。文革後期不也照樣被平反昭雪了嗎?歷史證明,政府劃定的東西,不一定都是正確的。近四十年的工作中,歷經四清、文化大革命,中國的政治太可怕了,它風雲突變,變幻莫測,它能使“英雄”變成魔鬼,能使白的變成黑的,能使好的變成壞的,能使蛀蟲變成治國的“棟樑”……。實在不能再“盲從”聽之任之了。當前在全世界範圍內發生了這麼大的法輪功事件,人活著就要把大事弄明白,於是乎他為自己想出了一個好主意,決心徹底了解法輪功。不然只是偏聽新聞報導之類的言辭,說明不了實質的東西。“我要借閱法輪功的全部書籍及李老師的經文,進一步了解法輪功的實質。” 他從2001年2月份到2002年4月份,經歷了一年零兩個月的時間,他從頭至尾,全面閱讀了李老師的各地講法,各篇經文,認真地讀了李老師的《轉法輪》,他越看越愛看,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有嚴重高血壓病症的人,血壓經常在150~220之間徘徊,長年服藥,從不間斷。今年春節後他只顧抓緊時間讀書,竟忘記了吃藥,也沒有感到過不舒服,突然在4月份的一天,醫生到他家串門,問起了他的健康情況,他才想起,一量血壓竟然是80~130。他震驚了,他感到法輪功太神奇了,他無意中受益了,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他找了自己的好友,讓其教自己動作。──他已經比較全面地了解了煉功人。

全文

我修煉氣功的體悟

李有甫 【光明網】氣功是古老的東方傳統文化 翻開中國古代文獻,幾乎大多論及氣功。如《黃帝內經》開端便指出:“上古之人也,呵及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弊天地,無有終時。”一語道出氣功精華。並指出氣功健身要素:“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束?”能養生者為“賢人”,懂養生而修煉者為“聖人”,稱修煉得道者為“真人”。 此外《史記》載:黃帝問道於廣成子,爾後老子等多對氣功修煉做了詳細的論述。中醫前賢華佗、孫思邈、李時珍等都是氣功養生的大師,可見氣功與中醫有著密切的關係。 筆者幼時酷好習武,乃至悟到氣功的玄妙,於是觸類於中醫,漸知三家之理於一源,數十寒暑,實踐體會,理論琢磨;感觸頻深,略有心得,願吐肺腑,訴與同道,共同切磋,互勉提高。 武術、氣功、中醫相輔相成 我少時好武術,值求學從家鄉河北入山西,遍尋明師。未久,逢“文革”浩劫,我經朋友介紹得識山西大學一位武術教授。當時老教授正遭大難,每日被批鬥,勞改並被批為“反革命”。我不顧風險拜明師,每日黎明即起,披星戴月,寒暑不捨,幾十年如一日。我不但精練了長拳、八掛、太極、刀、槍、劍、棍等功夫,還繼承和研習了老師獨特的功夫──山西鞭桿。使我在“文革”後的多次比賽中,我都以此項獲得省、市、和全國的第一名。在煉武之餘,老教授還教我靜坐氣功、站樁、易筋經、五禽戲等氣功養生法。後經數年刻苦自學,我掌握了體育系的全部主要課程,考上了老教授的碩士武術研究生。這在中國也是較早的一批武術研究生。此後,又入山西中醫研究所腦電圖室王教授的研究班。學習腦電圖、經絡波及心電圖的同步測試法,以研究實驗內家拳和氣功的生理變化。 我那時的老師是位正直無私的人,他見我用心極專,除傾囊相授外,又介紹我給他的結拜兄弟──山東高師陳老師,學習他秘不傳人的靜功太極、活步太極拳等高層次功夫。陳老師有很高的功夫,有密不傳人的東西。當時的全國高手、擂台冠軍與他比武,也碰不到他的身體。但他不好名利,深居簡出,擇人而教。陳老師教人,選擇極嚴,要求亦嚴,而且功夫玄妙,使我真正的悟到了內家拳的高深之處。如一般的太極拳有練數十分鐘的套路,而他的要練三個小時,而且有時要求我頭上要頂個球,練時球不可落地。回想起陳老師去世前要將秘傳的東西授我,而我因種種原因未能及時趕到,八十五歲高齡的老師含淚對自己的兒子說:“有甫不來,我將這東西帶走了,從此沒有了。”遺憾的是他老人家連身邊的兒子也未教。那以後,我常常為此感動難過。 為懷念老師,我只有更努力練習鑽研他教我的功夫,使我更加體會到內家拳和氣功是相輔相成的。 當時全國出現了氣功熱,對於氣功中出現的混亂現象,如:自發出偏,走火入魔,附體等,老教授統統斥之為“狐黃白柳”。老師還對我練功中出現的感覺和層次突破有明確教導,所以我在練功中能抱著正確的認識,還可以分辨什麼是假氣功和混亂的東西,並可以點穴糾偏等等。 我經過了科學、理論和實踐的努力學習和嘗試,有條件用科學手段來證實氣功的科學性。我在1983讀研究生時,以腦電圖、經絡低頻機械波、心電圖同步測試站樁功能態生理變化,證實了以上三項指標在自身對照和對照組之間都有非常顯著差異。以上實驗無論是在氣功、入靜、太極拳站樁等狀態中都有明顯變化。此後,我還進一步研究證實了丹田部位的經絡波與大腦額葉波動密切相關。文章發表後在國內外氣功科學雜誌上多次被報導。我還發現:原來大腦各個區域的腦電波是全身經絡波的縮影,而全身各條經脈的波是大腦各區域活動的外延。而人煉功與中醫通經絡的目的是達到丹田、任、督、衝與四週經絡被激活、有序化、同步化地運行。而大腦的入靜與周身經絡活動又是密切相關的,因此,怎樣入靜,就成了能否長功的關鍵,也是歷代修煉的根本。如佛家講“定力”,道家講“空無”,中醫講“恬淡虛無”,太極講“無極”。而我們今天都知道這些理論,但怎樣做到是個問題,也是我們氣功研究和修煉的根本問題。 當時全國不但出現了氣功、特異功能,還有許多科技界人士參與研究。為此我當時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研究氣功的真正內涵。我還翻閱《道藏》、佛經、甚至西方宗教的經書,嘗試前人的修煉經驗。我曾走訪山林廟宇、禪門、道觀,以至後來到美國後又嘗試了幾種不同法門的宗教中的修煉方法。最後我失望而且痛心,我發現對古代宗教中的修煉方式破壞最厲害的就是今天的一些宗教。因為它是“獅子身上的蟲子”,使雄師病死而貌似未變。他們對真正實修的東西從不觸及,只是斂財、搞勢力。 突破層次不斷提高 1987年以後,我到北京與中醫醫院、北京中醫大學和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的部份人士共同研究氣功,後來被聘為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繼之又任北京炎黃傳統醫學研究所研究員,並在我的公職單位山西大學被評聘為武術氣功研究所副教授。在這期間,我進行了多種方式的研究。我不但是個研究員,我同時也把自己做為被測試的對象。我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共計約4千人的遙診(遠距離診病)實驗,以證明氣功是科學的,是客觀實際中存在的。他們都證明了我的遙診是準確的。後來,我還用雙盲測試法,證實了人確實有因果輪迴、善惡報應的事。可是我知道,這是不能被當時的社會所接受的。因為當時中國社會上,有相當一部份人反對氣功,反對特異功能,認為是迷信。我不想再耗費精力加入這場紛爭,我決心退出這種“瞎子摸象”的研究,從事應用方面的工作。於是自己在山西大學開設新課:“養生學”,提出人類社會的一切認知來源於“養生”,而又歸於“養生”。當人類在做一切事情都依據整體“養生”為基點時,一切會美好;而不利於養生時,一切會變得不美好,或自毀生命。最後寫成專著“養生學”,以“養生寶典”的書名出版(20萬餘字,成都科技大學出版社90年版)。後來又寫了多篇武術研究的論文,每日練內家拳,習劍術練氣功,把氣功修煉作為自己個人的事情。但是,因為人的認識是有固定觀念的,人如果陷在固有觀念上,不接受新的更高的東西就是固步自封或夜郎自大。在提高到一定層次之後,要想突破是非常之難的。由於自己探求奧秘、窮追不捨的本性,使我不得不繼續尋找更高層次的氣功修煉方式。 1993年,我來到美國,我對各宗教色彩的修煉方式研究,嘗試了許多,最後都感到其內涵已失傳的遺憾。 蒼天不負有心人,有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個嶄新的、真正探索人生、宇宙、生命、時空本質的氣功修煉方法──法輪修煉大法。他明確提出氣功修煉層次高低首要在於德與心性的修煉,要提高層次必須有高層次的法;所以他提出了人要突破自身的侷限必須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當然他有著一整套系統的修煉方法。我從來不會停留在口頭上或理論上,如果沒有實際修煉中的體會、身心的變化和境界的昇華,我是不會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練太極拳,別人練半個小時我練三個小時。別人練一遍,我練三遍,站樁有時要站2至3個小時。為了嘗試煉功的全過程,我還練了走卦、走樁、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了解其中的內涵。原來,每一種修煉的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沒有嘗試和修煉的人就沒有資格對其品頭論足。更不可能知道種一得十的修煉境界。沒有嘗試和認真的實踐,就沒有真正的認識。讀書也要多讀多思考,這本來就是我的愛好,也是我決定取捨的嘗試。只有真正把自己當做一個修煉者,才可以有真正的體會。在這幾年的法輪大法修煉中,我知道了:原來人類還有這樣美好的修煉目標和修煉機會,還有這樣純正,高深而且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的修煉方法。修煉後,對人生的一切,有如居高臨下,又如晨光破霧,洞穿後盡收眼底;無私無我,放下一切執著,心內異常清靜。不同層次還有不同層次的法,不同的體現,可以不斷的提高。從武術、氣功、中醫經絡學到腦電圖,我知道真正的修煉是以入靜(定力)為根本,然而如何達到真正的入靜與提高,今天,我終於得到了圓滿的回答。 2000年3月在聖地牙哥斯格爾浦(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生物研究所,一位博士導師、著名的美國生物學教授對我和另外16名修煉法輪功的人的血液進行化驗,結果發現:我們煉功人血液中的嗜中性白細胞壽命都大大延長,體外存活達60小時,而正常人的嗜中性白細胞的存活只有2─3小時,這是學者們從未見過的。煉功者的嗜中性白細胞數量低於常人,只有他們的20%─50%,而核分葉卻明顯增加,為7─8葉,而且分葉完全。可平常人的分葉為3─5葉且多不完全(以P

全文

生命的歌唱 (译文)

丽莎罗哈茨 (美国威斯康星州) (http://www.epochtimes.com) 我是来自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修炼小组的一名西人弟子。 我曾有顾虑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但一个同修告诉我,我的经历对别人有很大帮助,而且当我读到别人的心得体会时也发现非常好,所以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那些特殊经历。 我一生中有许多的别人没有的经历,我过去总有一些逆反心理,因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非常的不对头 环境污染,金融体系,社会潮流 我不想封闭在那种生活模式的盒子中,费了很大劲想钻出来,我不怕一切地把事情推到极限(钻出生活的盒外),结果也为此经历了许多困难 我妈妈过去开玩笑说因为我出生于马年,按照中国的星相来讲这一年出生率下降,因为没有人想要一个逆反的小孩,特别是女孩。随著我更名,抛弃常人社会的东西,我经历越来越强烈的事情。在1992年或1995年这些事情发生得特别多。 我那时没有练习过任何修练的功法,也没有一个师父,由于这些强烈的体验,我的执著放弃得很快,我经历了一些对常人来说很特别的地方,一些非常可怕,另一些有很大的影响。一次我的意识离开我的身体,我记得我能看到身后我身体的轮廓,就象没有色彩的胶片负片。这时突然就象连起来一样,大量的信息进入我头顶又从我嘴里出来,它的意义很深沉,而我明白它的所有意思。这个信息超出我以前所知道的东西。当这事完了以后,我的意识又回到我身体。我看到我朋友嘴一直张著。 我说“哇,我怎么知道那些事?!”他说我的脸变得象胶片反向的投影,紫色庞罩我周围。我的朋友那时并不相信精神上的东西。他认为可把这个信息告诉美国宇航局。我们大哭大笑好长时间,知道我们被束缚在我们的脑袋中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拥有打开它的钥匙。就好象我以前知道的一切东西,一切观念,全被扔出窗外,再也不受这世上低级的东西的约束,非常自由自在。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那个时候,我们感到就象在另一个空间中。从那以后,我又经历了许多《转法轮》中所讲的事情。 这些事情不断发生,到了1997年,我有了一次最特别的经历。言语并不能表达我所感到或听到的,但是我尽可能去描述它。 我当时正站在音乐光碟机旁与另一个朋友讲话。突然我注意到音乐正发生变化,唱歌的声音不再唱歌,而是和我有心灵上的对话,致意说“哈罗”。我被问到是否愿意进入更深入的音乐中跟随他。我容易沉得更深,并开始沉浸到我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中,有点像小提琴的古典音乐,但绝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那种音乐。然后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就象翻转过来,处于音乐的下面,突然就象一次爆炸,整个房间明亮起来,整个地方在空间中飘摇在由百万计的歌唱声音组成的立体音乐中,我知道这来源于无数生命在一起和谐地歌唱。 我被问到我是否原意和他们见面,我说当然愿意。我感到了一百万或更多象光一样的生命在我前面。我记忆中并没看到他们的形象,但感到他们很高大,也能感到每个个体独立的特性。一个女性的生命轻轻滑向我。她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给了我信息,就象在少于一秒的时间内读完一本辞典。她说的一些事情如:“你是否记得我们?”“我们从一个很遥远的银河系来,我所感到的巨大慈悲会永远保护我,救助我,他们从来没有忘记我。” 她也请求我的帮助,而且他们需要我的帮助,问我是否愿意帮助他们。我向他们保证我会帮助他们。 我那时非常清醒,感到能理解一切。一切事情都很完美。不需要问任何问题,有一种无上和谐,和回到家中一样的感觉。 然后她说他们必须离开。一种紧迫的感觉涌向我来,我想和他们一起走,但我心里知道我不能。她说,“不要担心,他们永远和我在一起 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在临近,然后我会再见到他们,我必须等待。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

全文

读了《转法轮》以后的我

刘士纲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我是就读国小六年级的学生,每当有空闲的时候我就会想着,「生物活着有甚么意义呢?」几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因为我一直在想,是谁创造了我?而我活着又有甚么意义呢?我很纳闷,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去了解生命中的一切,我知道人活着一定会遭遇到生、老、病、死这四个阶段,但是为什么要经过这四个阶段呢?于是我刻意不去面对这些问题,一直到我遇到一本神圣的书《转法轮》为止,这本书给了我一个满意的解答,解开了我内心深处的一个死结,让我了解了宇宙原本最高的特性[真、善、忍],其实我们人类原本都是法力无边的神仙,但因做了太多的坏事,而掉到了常人这个空间来,我们本来是该毁灭掉的,可是创造我们的神决定给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修炼上来,但是他封闭了我们的功能,再以只能看得见固定事物的肉眼,取代了万能的天目,所以要修回去真是难上加难,但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并没有改变,可是在常人社会中的我们,根本看不到宇宙特性[真、善、忍]这三个字。 《转法轮》这本书不但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解答,也解开了许多生命的谜题,同时我还知道要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回去唯一的一条路,那就是[修炼],但是想修回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修炼的道路上会遇到许多的磨难,不过只要你有心修炼,法轮会帮助你,李洪志师父的法身也会保护你,除非你放弃了[修炼],否则法轮会跟着你一辈子,他一直自动的在旋转着,而法轮旋转时吸收了能量,提高了你的心性,也放出了能量,提升了你四周人的心性,而法轮则永远不停的在旋转着。 只要你有心修炼,李洪志师父会一直帮助我们直到成功为止,法轮大法使我改变了自己,使我心性提升,每当我看到李洪志师父的照片时,我觉得好像有一鼓力量在我四周,而这鼓力量提升了我的心性,有些人可能不相信,但是我确实感觉到了[法轮大法]的威力存在。 洪吟81页:『同化』经修其心,功炼其身;他日圆满,真善忍存。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都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洪吟22页:『实修』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并且能将这个大法弘扬光大。(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智者的四句箴言

(http://www.epochtimes.com)一位16岁的少年去拜访一位老的智者。 他问:我如何能变成一个自己愉快、也能够给别人的愉快的人呢? 智者笑着望着他说:孩子,在你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愿望,已经是很难得了。很多比你年长的很多的人,从他们问的问题本身就可以看出,不管给他们多少解释,都不可能让他们明白真正重要的道理,就只好让他们那样好了。 少年满怀虔诚地听着,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得意之色。 智者接着说:我送你四句话。第一句话是,把自己当成别人。你能说说这句话的含义吗? 少年回答说:是不是说,在我感到痛苦忧伤的时候,就把自己当成别人,这样痛苦就自然减轻了;当我欣喜若狂时,把自己当成别人,那狂喜也就变得平和中正一些? 智者微微点头,接着说:第二句话,把别人当成自己。 少年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就可以真正同情别人的不幸,理解别人的需求,并且在别人需要的时候给予恰当的帮助? 智者两眼发光,继续说道:第三句话,把别人当成别人。 少年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要充分地尊重每个人的独立性,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可侵犯和他人的核心领地? 智者哈哈大笑:很好,很好,孺子可教也!第四句话是,把自己当成自己。这句话理解起来太难了,留着你以后慢慢品味吧。 少年说:这句话的含义,我是一时体会不出。但这四句话之间有许多自相矛盾之处,我用什么才能把它们统一起来呢? 智者:很简单,用一生的时间和经历。 少年沉默了很久,然后叩首告别。 后来少年变成了壮年,又变成了老人。再后来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以后,人们都还时时提到他的名字。人们都说他是一位智者,因为他是一个愉快的人,而且也给每个见到过他的人带来了愉快。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闹市中的交警高喊:看,她是炼法轮功的!

(http://www.epochtimes.com)2002年元月11日下午三点,河北某市喧闹的十字路口,一名值勤的交通警察站在岗台上,手臂高举着一包钱正在面对等待红绿灯和周围过路的人群,挥臂高喊:看!这包钱是她捡的!她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捡的钱,交这来了!人群中各种各样惊异的眼神看过去,一位朴实的中年妇女推着卖豆腐的三轮车神态安详,坦坦荡荡面带微笑而去。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中年妇女在市场卖完豆腐回家,走在离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见地上有一透明的塑料包从外看到里面有零钱和一叠整钱,数量不少,下车拾起,想到一定是个做买卖的丢的,钱有零有整,辛苦一天多不容易呀,不定多着急呢!这时旁边一位老年人说:这回你可发财了,卖一年豆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这不是我的钱,我一分钱也不会要的!”她把豆腐车推到路边,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向交通岗的警察,说:我刚才从那捡到一包钱,有丢钱的来找你们请交还他。 这警察接过沉甸甸的一包钱,看着这朴实善良的中年妇女发呆,睁大眼,半晌说不出话来。这年头捡这么多钱交警察,还真是新鲜事! 这妇女一板一眼地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凡是炼法轮功的都会这样做的。” 这时身后一警察说:“啊!炼法轮功的上那边登记去。”那妇女坦然地说:“用不着登记,我炼法轮功在公安局是挂号的,公安局,派出所都有我的名,我们炼法轮功都是不图名、不图利,默默地做好人。我没文化,大字不识,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人没错!” 做买卖的不爱财,捡这么多钱不动心。这警察不等她把话说完,激动地跳上岗台……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