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納州信使報︰中國藝術家為被禁的打坐功法呼吁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印第安納州信使報(Journal & Courier)7月5日報導,星期四早上,10 個人在普度大學斯第沃特中心的一個臨時畫廊里靜靜地站成兩排,他們下頜微收,兩眼微閉,處于深度入定狀態。他們的手臂緩慢流暢地上下移動, 寧靜環繞著每一個人,能量在他們的體內流動著。 報導說修煉者們稱贊法輪功讓他們心靈寧靜、身體舒適和生活和平。然而在擁有絕大多數修煉者的法輪功發源地中國,象星期四這樣簡單的行為卻能帶來死刑一樣的嚴重懲罰。 這個團體的集會是為了歡迎藝術家章翠英,她在斯第沃特中心舉行了一天的藝術作品展覽。她也借此機會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她說法輪功改變了她的生活。 法輪功于1992年向中國大眾公開傳出,但是遭到國家主席江XX禁止。公民會因打坐煉功而被監禁、折磨或處死。 “真、善、忍的原則是這樣的偉大,如果每個人都能夠修煉,整個社會將會受益,而且暴力也將不復存在,”章通過她的翻譯殷雷說。 章在2000年被中國(江氏)政府關押了8個月,從那以後,她開始周游世界為法輪功修煉者征集支持。 章在見到中國官員並表示擁護法輪功後被監禁。她說她被關押在一個男性監獄里,被迫做苦役,並且受到折磨和羞辱。在澳大利亞政府和澳大利亞駐上海領事館的幫助下, 她在被關押8個月後獲得釋放。 “當我被關進監獄時,所有的警察都告訴我他們沒有時間去搜捕刑事犯,他們必須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追捕法輪功修煉者上,”章說。章翠英是澳大利亞公民。 曲政是普度大學大氣土壤科學系的一位氣候研究人員,同時也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他認為中國(江氏)政府如此不遺余力地鏟除法輪功是因為該功法的快速傳播被XX黨視為一個威脅。 在最近一次去中國的旅行中,曲和他的家人,包括他2歲的兒子由于修煉法輪功而被捕。他們在嚴冬的天氣里被扣押在戶外一整天,沒有吃的也沒有喝的。 曲說︰“我確實非常喜愛這一功法;章翠英是那麼善良,令一切都改變了,我認為這是政府攻擊她的主要原因。” 對章翠英來說,法輪功不僅僅幫助她得到了內心的祥和,還幫助她得到了身體的健康。 1997年,她得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疼痛是如此的劇烈以致于她不能站立和行走,她只能在別人幫助下吃飯喝水。她說醫生們一致認為她永遠都不能再繪畫了。那年晚些時候,她開始煉法輪功來減輕她的疼痛。 “當我開始修煉這一奇妙的精神功法後,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她說。“剛開始修煉不久,我的關節炎完全消失了,我重新拿起了畫筆。” …

全文

印第安那歡迎章翠英 畫展在州議會大廈及普渡大學舉行

【新光明網】2002年7月4日-7月5日,澳洲水墨畫畫家章翠英女士應邀抵印第安那州舉辦為期兩天的個人畫展。 在普渡大學舉辦畫展 在開幕式上章女士講述了她回中國所遭受的迫害,她只因說了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而被關押八個月,受盡外人難以想象的身心折磨。在這八個月里,章女士的女兒由于想念媽媽常常半夜驚醒,哭著要媽媽。章女士在中國的父親也因無法見到女兒,不知自己的女兒在不見天日的獄中怎樣了而常常以淚洗面,最後眼楮都哭壞了。章女士的這段經歷使許多善良人看到了江XX迫害好人的國家恐怖主義給家庭、社會及人類造成的危害。八個月後,章女士在澳洲政府和各界人士的營救下,獲得了自由,但在中國仍有無數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關押,遭到毒打體罰,迫害致死每天都在發生,妻離子散。章女士提到這次巡回展出將義賣她的一幅得意之作,“落花人獨立”。所得收入一半捐給“9.11”基金會,為“9.11”失去父母的兒童盡點力,同時呼吁世人反對恐怖主義,制止江XX迫害好人的國家恐怖主義。 許多中西人士前來參觀,當地主要電視台、廣播電台和報紙也前來采訪。參觀者紛紛贊嘆章女士那秀美、寧靜、精湛的畫藝作品,同時也有了一個機會了解法輪大法真相。 在印第安那州議會大廈舉行畫展 7月5日,章女士的畫展在印第安那州議會大廈舉行。印第安那普拉斯的主要電視台在當天做了詳細采訪報導。 畫展期間,章女士還拜訪了州長、州議會主要官員辦公室以及印第那普拉斯市長辦公室。同時她用回中國為法輪功上訪的親身經歷,詳細地向政府官員們講述中國法輪功學員為了真善忍的信仰所付出的巨大代價,並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們給予中國法輪功學員積極救援和幫助。印第安那州副州長當時就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歡迎信,高度贊揚了她的畫藝及把美好帶給了印第安那州。印第安那州州議員莫斯先生欣賞了章女士的畫後,又和我們交談,交談中他告訴我們他去過遼寧錦州,我們向他講述了在錦州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嚴重迫害後,他說他和錦州當地一些官員還有聯系,他要給他們寫信。在記者采訪他時他說︰“這些人(法輪功學員)是為了他們的信仰自由而抗爭。這是我們的建國之本。他們的行為理應得到人們的支持。”學員們還為記者和觀眾表演了五套功法。

全文

法輪功學員戴志珍在意大利國家電視台講述被迫害的遭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2日訊】7月8日早上8:40-8:50分,法輪功學員戴志珍和她的兩歲的女兒接受意大利國家電視一台(RAI UNO)採訪,在UNO MATTINO節目中,講述了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情況。當時在場的還有Hands Off Cain人權組織主席Sergio D’elia先生。 主持人SARAH女士:法輪功這個名字對很多人來講還不意味著什麼,但是對戴女士來講,(你們看到她和她的女兒坐在我旁邊),意味著和平、寬容和打坐。但是在她的生活中,她卻因此遭到了不幸。為了追隨這一精神修煉,她的丈夫被殺害,丈夫的姐姐被送入勞教所。 SARAH問:戴女士,是誰殺害了你丈夫?戴:是中國國家主席江XX下達了鎮壓和殺戮的命令,還在全國範圍成立了610辦公室,專門負責鎮壓法輪功學員。 SARAH:讓我們回到1999年7月,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修煉者,您的家庭也在其中。他們對修煉者做了什麼? 戴:我們生活在恐怖之中。我的丈夫被殺,丈夫的姐姐被判勞教,丈夫的父親也去世了,留下了這個小女兒給我一個人。我們家的遭遇只是千萬中國家庭一個例子,他們沒有辦法讓人們聽到他們的聲音。我和我的女兒得以保住性命,是因為我們有澳大利亞護照。丈夫死後,我和我的女兒想回中國拿丈夫的骨灰,但是他們不給我們簽證。我到處求助,終於在澳大利亞政府的幫助下,得到我丈夫的骨灰。 SARAH:2000年11月,您的丈夫決定離家出走,他擔心什麼? 戴:他不想被送到洗腦班去。洗腦班非常可怕,精神上的折磨比肉體折磨還要可怕,24小時不准睡覺,還要遭到警察的殘酷毒打,我的丈夫就是被打死的。 SARAH:您選擇離開中國生下這個可愛的孩子,然後又回到中國。是否因為你對未來害怕才作出了這個選擇? 戴:是的,我擔心我女兒的安全。丈夫去了北京,我也想隨他去,可是我害怕,因為我知道中國警察是非常粗暴的,他們會打我,會把我送入監獄,會強迫我墮胎,這是我第一個孩子,我不願意失去她,所以我回到澳大利亞生下了女兒。當女兒四個月時,我和女兒回到了中國,孩子需要爸爸。 SARAH:您的丈夫先被逮捕,而後被綁架。您是否通過官方尋找他的蹤跡? 戴:是的,我到處打聽他的消息,但沒有人承認這件事。 SARAH:多久沒有得到您丈夫的消息? 戴:6個月,我在中國等著他的消息,希望有一天他能回家,後來我們的簽證到期了,我只能再次回到澳大利亞。 SARAH:您如何得知您丈夫的死訊? …

全文

澳洲公民:請看香港政府是如何對待我們的

澳大利亞/劉杏英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11日訊】我叫劉杏英,是澳大利亞公民,在六月二十九日下午3時10分,我和先生一起乘坐CX100航班從悉尼飛往香港過境後返澳門,當我們到達香港機場移民局入口處檢查證件時,馬上過來一位職員不由分說地把我們帶到一間詢問室,什麼也不跟我們說,在我們的再三追問下才說不准我們入境,就算過境也不行,不須講原因,由於我先生是澳門居民所以就放了他入境,而我就這樣被關了21個小時。在這21小時裏我親眼看到了我簡直不敢相信的事實:(上圖為作者被香港警察暴力強行遣返造成的腿上瘀傷) 我被帶到問話室坐下時就聽到一位高高瘦瘦眼睛細小戴眼境的男人(此人可能是負責人)不斷地說“全中、全中、一個都不漏”,很明顯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黑名單。再隔大約一個多小時左右,聽見一女職員問剛才那位男子有些名字不是全對的,但那男子又說:有一個字相同都不准過,就在這樣的命令下,所以有許多人不能入境,有些是整團幾十人都不能進入香港。許多人在抱怨,有些台灣同胞還說我們回去一定會向旅行社反映並不會再來香港。實在太令人氣憤了!另外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准我入香港,以前我多次來香港都沒事,一向都是很安份守紀,沒有做任何有損香港的事情,而且我也有親人在港為什麼不讓我進,是不是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還是江XX要來港的原因而拒絕我入港。他們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是執行任務,是上頭的指示。 在遣返期間他們的行為非常之粗暴,動不動就動用接近二十個工作人員並用麻布袋來強行把人包起來抬上飛機,我親眼見到就有十多人是這樣的情境,相當粗暴,把小孩也嚇驚,哭個不停。 最為震驚的是在他們對待二位女日本同胞的時候,用了幾十人,之前她們要求見律師,在沒見到律師之前不能遣返,本來他們已答應了,但很快改變,在沒有徵得她們同意下,強行扔了她們的錄音機,對她們的遣返是十分粗暴的,完全不像文明社會的警察。其中有一位女學員被另一穿白色衣服戴眼境的移民局工作人員用右腳踢她的腹部,當我指問他們的女負責人你們為什麼打人時,她說我們是不會打人的,還叫我不要講,但當我再三用手指著那人時他們就示意那男職員離開了,直到我離開還沒見那人出現。因為強行遣返而錯過了航班,那被打的日本女同胞又被帶回來了,後來她向我們訴說她被點了後腦的穴位現感覺有些不適,我還看見她手有瘀傷、行李袋也破了、頭髮很亂。她還告訴我說:心裏很難受,香港官員為什麼那麼不講理,回歸的時候不是說“一國二制”、“五十年不變”嗎?為什麼五年就成這個樣子哪?這到底為什麼?而且她以前亦多次出入香港,難道這次是因為江XX去香港就要這樣來對付自已的同胞嗎? 另有一位新加坡法輪功學員也是用十多人來對付她的,他們很粗暴,於是我就站起來叫他們不要這樣對待她,他們見我站起來就用二個職員來推撞我,要我坐下不准我出聲,力度非常大,現左手和兩小腳都有瘀傷,回澳洲後已去見了醫生。我在關禁期間只用了一餐早餐,最令人噁心的就是上廁所也多人跟著,簡直有損人格,他們這樣對待我,真是覺得連犯人都不如,完全沒有人身自由。 香港政府這樣做,我覺得真是對人的一種極大的侮辱。完全沒有半點人權可言。回歸僅僅五年就成了這個樣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哪裏去了?在江氏政權的淫威之下,香港變得越來越喪失原來的法治立場,香港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已給香港人民的前途蒙上了陰影。(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澳洲堪培拉中使館前講真相小故事

文/澳洲學員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一、有緣了解真相的中國遊客一天,中國大使館前來了一大批領導模樣、西裝革履的中國遊客,學員趕緊前去發資料、講真相。一位學員有禮貌地向他們問好,不料他們一下子圍住這位學員說:“你們煉法輪功有什麼好處?”並說了一大堆誣蔑的話,學員平靜地告訴他們,師父如何教我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自己如何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的人。他們又問:你們師父為什麼跑到國外享福?學員回答說:師父首先把真善忍傳給了中國人民,到國外是為了把真善忍傳給全人類,現在大法在世界上50多個國家洪傳,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唯獨江澤民在中國鎮壓法輪功,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中國官方喉舌一面倒的造謠和誣蔑,等真相大白時你就知道我們師父有多麼偉大。請記住真善忍好。他們全神貫注地聽完,有一個人過來雙手握著學員的手連聲說:“謝謝,謝謝你。” 二、掩耳盜鈴 在中領館旁邊的路上,大法弟子精心做了一個廣告牌放在車頂上,內容是天安門自焚真相疑點,過往的遊客都停住腳步觀看。一天,廣告牌被偷了,當學員們報警時,警察說:“什麼人才會偷這些東西,不很明顯嗎?這件事只能報到外交部了。” 三、善良的警察 大法弟子長期發正念和講清真相使堪培拉的人民了解了法輪功,特別是警察。每天過路的車輛不斷有人向我們招手、鳴笛。在一個寒冷的大風天,一輛警車開來,下來三位警察走過來和學員握手,問寒問暖,還關切地問有沒有受到騷擾,如果遇到麻煩與他們聯繫。 四、可敬的老年同修 學員多次遇到大陸同修,他們非常想念師父,請我們轉達對師父的問候。 長期堅持在堪培拉大使館前的同修多數是老年婦女,無論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她們都堅持在大使館前發正念、煉功、發資料、講真相,正如經文《正念正行》所說: 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

澳大利亞法輪大法佛學會祝賀西班牙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9日訊】喜聞西班牙法輪大法學會正式成立,澳大利亞全體大法弟子倍感歡欣鼓舞,並表示衷心的祝賀! 讓我們攜手共進,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中慈悲救度眾生,共同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澳大利亞法輪大法佛學會2002年7月8日 (http://www.dajiyuan.com)                   關閉窗口        

全文

“法輪大法棒極了!”──悉尼東塞德鎮喜慶日洪法記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8日訊】7月6日(星期六),晴空萬里,和煦的陽光,使得當天的第24屆東塞德喜慶日氣氛更濃。上萬的市民們喜氣洋洋的歡慶活動,使這個幽靜的小鎮沸騰了。40多名大法弟子參加了當天的洪法活動。近3年來,法輪大法在該鎮洪傳,並不斷深植民心。這次活動再次顯示出當地民眾對大法的喜愛,節目主持人對大法弟子的功法表演大聲喝彩“棒極了!”,活動發起者對“真善忍”的原則更是讚賞不已。 在全天候的各社區、各民族團體舞台表演中,大法弟子被安排分別於上午、下午每次20分鐘的節目表演。首先,節目主持人在麥克風裏向大家介紹法輪大法時說:“法輪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原則,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1992年開始在中國公開傳出。1992年至2002年的十年時間已傳遍中國和世界50多個國家及地區,受到各國政府、團體700多項褒獎與支持,目前全球各民族修煉者人數超過1億人……” 接著,大法弟子表演了美好歡慶的扇子舞(法輪大法好);獨具風韻、翩翩舞姿似仙女下凡般的唐裝服飾舞;最後,在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聲中,9個小弟子與大法弟子一起寧靜、祥和地展示了五套功法。大法弟子的精彩表演,博得了人們熱烈的掌聲。當即有人詢問,表示想學煉法輪功;亦有家長們想讓自己的孩子也參加煉習法輪功;一些急切地想了解法輪大法者,更是在表演間隙,認真讀著真相材料。尤其近中午時,觀看表演人群達到高潮,市民們將舞台圍得水泄不通,個個引頸翹首,對法輪大法的美好展現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市政廳負責文化、社區事務的莎密小姐(Miss Jean Salmi)更是高興地給大法弟子拍照,熱情地擁抱、親吻大法弟子。地方報社記者台前台後忙著不停地錄像。節目主持人在麥克風前聲音洪亮地說:“法輪大法棒極了!(Wonderful,Falun Dafa!)” 太平坤士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這位該喜慶日的發起者,兼24年來該喜慶日的老牌主持人見證了近3年來,法輪大法在該鎮洪傳,並不斷深入民心的經歷。3年前的今天的情景仍歷歷在目,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抵制和排除了來自悉尼中國領事館企圖阻止大法弟子來參加活動的壓力的干擾。在向觀眾介紹法輪大法時,當說到“法輪大法是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的。”當他念到“真”時,停頓了一下,發自內心地說,“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念到“善”時又說:“這正是我們所缺少的”,當念到“忍”時說:“這正是我們所失去的。” 三年後的今天,人們對大法已普遍認同和支持,大法弟子更是以人們喜聞樂見的文藝演出方式,向人們展示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斯萬尼先生(Mr. Sweeney )怎能不打心裏為之感到高興而喝彩呢?!是啊,“法輪大法好,漸入世人道。”(新經文《大法好》) 中午,市長潘德爾頓(Mr. Alan Pendleton)及3位議員來至舞台與大家見面,市長致了開幕詞。當市長見到大法弟子時,笑著拍著大法弟子的肩膀說,“歡迎你們,歡迎你們來參加這兒的喜慶活動。”市長很樂意地接受了大法弟子的真相光盤。 在離表演舞台不遠處,有我們租用的兩個大法展位,持續不斷的五套功法演示,醒目的大法教功及真相展板,亦吸引了許多市民駐足觀看,人們主動索取真相資料,真相資料發得很快,供不應求。資料台上擺放著不同語種的《轉法輪》,還有精美的“真、善、忍”書籤及彩印胸牌。人們與大法弟子交談,紛紛主動簽名支持大法。先後有500多人排隊請大法弟子將自己的名字翻成中文後,寫在“真、善、忍”紙卡上以作留念。 整日的慶祝洪法活動結束了,當我們將離開小鎮時,莎密小姐再次高興地說:“你們做的太好啦,10月份還有這樣的活動,到時候你們一定要來啊。”斯萬尼先生(Mr. …

全文

意大利媒體紛紛報導戴志珍女士的遭遇

(http://www.epochtimes.com)【新光明網7月7日訊】意大利AGI新聞社報導 羅馬,6月28日。她是一個纖細的女人,看上去似乎很柔弱。她叫戴志珍,38歲,有一個兩歲的女兒,澳大利亞公民,但明顯是中國血統,曾生活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她的丈夫曾是一個電工,由於是法輪功修煉者而被殺害。 法輪功是一個源於中國佛教的精神運動,講究生命能量的和諧運轉,首先有益於人的身體健康,然後是有超自然的能力。她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述她的故事。HANDS OFF CAIN的年度報告上用一個整版篇幅報導她的故事。 中國當局大力鎮壓該運動。(迄今)有5萬多人被捕,428人被警察酷刑折磨致死。他們中有陳承勇,戴志珍的丈夫,他開始由於參加抗議而失去了工作,而後於2000年12月31日在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功橫幅而被捕。直到2001年7月,他的遺體被發現,當時已開始變質,因而無法判斷死亡原因和日期。由於志珍持澳大利亞護照,因此她從中國得到了她丈夫的骨灰。不管怎麼樣,跟其他的不知道結局的人來比,她還算是幸運的了。 L’Arena日報6月29日報導(Verona及Vicenza日報) 我丈夫在中國由於信仰問題被殺害 羅馬報導:在中國死刑被用來鎮壓精神運動,“我和我的家庭就是這場持續了數年的荒誕的迫害的犧牲者”。這是戴志珍(音譯)的講話,她是澳大利亞公民,畢業於經濟管理專業,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參加了昨天HANDS OFF CAIN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並講述了她的故事。 這是一個關於由於信仰問題而遭受迫害的故事,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她的家庭開始受到政府的迫害,僅僅由於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戴女士的丈夫,中國公民陳承勇(音譯)一直居住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音譯)。他曾是一家造紙廠的電工,而後因為多次到北京表示支持法輪功而失去工作。2000年11月,為了避免被抓入洗腦班而被迫離家出走。2001年一月,由於他是法輪功成員而被關押在廣州的一所監獄裏達15天。2001年1月10日,他的妻子志珍失去了和丈夫的聯絡。6個月後,2001年7月,被丟棄在廣州郊外的他的遺體被找到。志珍是從法輪大法的網站上得知丈夫的死訊的。 布雷西亞(Brescia)日報2002年6月29日報導 (節譯) 中國的死刑還被用來鎮壓精神運動,“我和我的家庭就是這場持續了數年的荒謬的鎮壓的受害者”。戴志珍,澳大利亞公民,畢業於經濟管理專業,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昨天受邀參加HANDS OFF CAIN的新聞發布會,並發言講述了她的故事。一個典型的發生在中國今天的由於宗教信仰原因而遭受迫害的故事。1999年7月20日,她的家庭遭到了政府的迫害,僅僅因為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她的故事的簡介:丈夫陳承勇,中國公民,曾生活在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曾是一家造紙廠的電工。因為多次到北京表示支持法輪功而失去了工作。2000年11月,為了不被抓入洗腦班,他被迫離家出走。2000年7月,因為是法輪功成員而被關押3個星期。他的妻子珍在2001年1月與他失去了聯繫。6個月後他的被丟棄在廣州的遺體被找到。 團結報(UNITA’)報導 羅馬-戴志珍是一位澳大利亞籍華裔婦女。她38歲,是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這個孩子緊緊抱著她媽媽的脖子,一刻也不肯鬆開。一年前,她成為遺孀。2001年7月,被遺棄在中國南部廣東省的一個路旁的她丈夫的遺體被找到。他的丈夫曾是一個電工,由於是法輪功精神運動成員而被北京警察逮捕並酷刑折磨。“我的丈夫死去了僅僅因為他是法輪功修煉者”,她說。她的單薄的身體和顫抖的聲音中,人們可以感到迫害真實存在。數年來,所有法輪功成員們都在經歷著那場迫害。遭受歧視,被逮捕,許多人被酷刑折磨,直至死亡。 …

全文

章翠英畫展在密蘇裏州州政府大廳成功舉行

【明慧網】2002年7月1日,傑出水墨畫畫家章翠英女士的個人畫展在密蘇裏州府傑弗遜市的州政府大廳拉開序幕。 在開幕式上章女士講述了她回中國的遭遇,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被關押八個月,受盡折磨。如果不是澳洲政府和各界人士的營救,可能冤死獄中。 接受電視台記者採訪時,章女士特別提到這次巡迴展出將義賣她的一幅得意之作,“落花人獨立”。所得收入一半捐給“9.11”基金會,一半捐給“支持真善忍”基金會。畫家本來已經停止出售原作,這回是想為“9.11”失去父母的兒童做點事。因為章女士深深地了解,自己在被關押期間,她年幼的女兒失去母親照料的痛苦。同時呼喚世人反對恐怖主義,尤其是反對江XX迫害好人的國家恐怖主義。如果人人奉行真善忍,恐怖主義就將不復存在。 許多人包括當地的藝術家專程趕來參觀,人們讚嘆著中國傳統藝術的博大精深。在欣賞畫家那嫻靜優雅的作品之際,聽到她個人所受的迫害,很多人紛紛表示震驚和憤慨。一位女士說,她只知道有一個畫展,不知道畫家有這樣令人敬佩的勇氣,否則一定早點來多了解了解。一位先生聽了學員對法輪功的介紹和在中國遭受的殘酷鎮壓,特別是當他知道法輪功是基於“真善忍”原理的修煉方法時,對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鎮壓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搖搖頭,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他會得逞嗎?”學員堅定地說:“決不!”他聽了笑著點點頭,表示贊同。有人說畫展在傑弗遜市只有一天實在太短,不然可以通知親友都來參觀。州政府工作人員也表示能夠在這裏舉行如此美麗的畫展真是太榮幸了。 下午章女士拜訪了州政府要員並贈送了作品的複製品。州長辦公廳的官員表示,州長對這次畫展很重視,可惜他們得到消息太晚,否則應該給章女士一個褒獎。現在褒獎雖然來不及給章女士,但應該可以頒發給法輪功。這也讓學員意識到準備工作的倉促,以後應該汲取經驗教訓。 (http://www.dajiyuan.com)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