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屆」緣歸大法 歌劇院景點救人忙

print
澳大利亞的悉尼歌劇院是世界著名景點,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國大陸遊客。法輪功學員們常年在這裏講真相,介紹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功的特點,揭露近二十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喚醒著被中共謊言推向危險邊緣的中國同胞。阿文就是這些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

文靜的阿文從一開始很多天都不敢開口講一句真相,到後來能面對全旅遊車遊客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簡稱三退)。

「就怕他們不聽不看,只要聽明白我們講的真相,一般都會選擇三退。很多時候他們來不及做『三退』,但只要他們能安靜的聽,就能明白真相。」阿文說著,語氣中透著修煉者的真誠與善良。

她是如何超越這個難關,做到這麼救人忙的呢?

經歷人生風雨 初遇法輪功

阿文於中共建政初期出生於一個信佛的傳統家庭,幼小的心靈中紮下了信仰和善良的根。可中學還未畢業,「文革」開始,學校停課了。一九六八年,中共欺騙青年去農村勞動,當時是學生幹部的阿文第一批去了生產建設兵團,單純的她以為一年半載就會回來上學。不料這一去就是十年,變成了「老三屆」。

回城後阿文從事醫務工作。八十年代,她自行創業開了一家診所。

阿文說,她親身經歷七十到九十年代這三十年間中共統治下的整個社會道德崩潰、信仰缺失,真是一日千里的向下滑的歷程。在中共控制下的醫藥行業,同樣黑幕重重,許多人為了掙錢無惡不作,無數百姓被殘害。好人都很難生存。

那段時間社會上悄然興起了氣功熱,在診所工作中,她發現確實有人練氣功病好了;中醫針灸的穴位、經絡,用各種儀器檢查不出來,但的確能起作用。這些現象用「唯物主義」、「現代科學」無法解釋。她百思不得其解,上下求索而不得。特別是阿文的很多病人,學了法輪功以後疾病不翼而飛,也不用再來診所了。當時她七十三歲的母親煉法輪功半年,心、腦血管疾病全好了。這一切,讓她意識到法輪功是一種有奇效的氣功。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煽動世人仇恨法輪功。半輩子飽經中共翻雲覆雨的阿文,此時已對中共的謊言伎倆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加上她親眼見證母親和一些人煉法輪功祛病的事實,所以她根本不相信中共抹黑法輪功的謊言,反而叮嚀母親別放棄這麼好的功法,但當時她自己並沒有走入大法修煉。

一朝得法 生命歸航

二零零一年,阿文移民澳洲。直到二零零三年,頸椎病犯了,她才想起了法輪功,趕緊去唐人街請來了《轉法輪》。

她回憶道:「那是一個大年夜的晚上,晚飯後我手捧這本寶書開始閱讀,竟然一夜坐著沒動過,一口氣拜讀到大天亮。讀完後我內心又激動又興奮:這是一部非凡的寶書啊!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像電插頭接上電一樣,觸及了我的心靈深處,在人生中很多不明白的,以前佛教經書中看不懂的,在這一夜之間讓我清晰了,明白了。我太高興了,我得到天書了!興奮之餘,我驚奇地感到一種從沒有過的全身輕鬆的感覺,前一天還在折磨我的頸椎病,功還沒煉就好了,這可太神奇了。當時除了頸椎病,我還有心血管病、心律失常、風濕性關節炎、慢性氣管炎,每年冬天都得不停的打針和吃藥的。在讀了第一遍《轉法輪》後,所有因病導致的痛苦不堪的感覺都不翼而飛,竟有這麼神奇的寶書!從此,《轉法輪》成了我每天必學的經書,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回歸之路!」

阿文修煉法輪大法後,她不斷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比如,在家庭中與兒媳的關係上,明明白白的在利益上吃虧,在家庭房產利益上不再去爭了,兒媳和一家人都很高興。自己的心也獲得了真正的輕鬆和愉悅。

為了讓受中共謊言毒害的大陸同胞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真相,阿文開始去悉尼歌劇院景點講真相。

阿文原本是個比較害羞的人,不習慣於在公眾面前講話。阿文回憶說:「我剛開始去歌劇院景點講真相時,看到一車車大陸旅遊團像潮水一樣湧來,心裏感到壓力很大。面對被中共謊言洗腦的大陸遊客冷漠和仇視的目光,我很長時間張不開口給他們講真相。但當一車車遊客離去的時候,又會生起難過的愧疚感。於是我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講真相。救人的是大法,是師父。師父在期待著弟子快講真相多救人!使命感使我放下了人心,我很快能開口講真相了。」

自此,阿文克服了開口的困難,從對一個一個遊客講,到對一隊一隊遊客講,再到「通常我都是群講的,給一車人講」。

「就怕他們不聽不看,只要聽明白我們講的真相,一般都會選擇三退。很多時候他們來不及做『三退』,但只要他們能安靜的聽,就能明白真相。」阿文說。

下面是阿文講述的兩則給遊客講真相的故事。

一口氣勸退一車遊客

二零一七年南半球冬季的一天,一大群遊客從歌劇院下來在停車場等車。我抓住時機走近他們,舉起我手中的真相圖片,高聲說道:「同胞們,知道江魔頭與中共對神佛犯的滔天大罪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已經曝光了!全世界都在呼籲停止迫害。中共還一直在隱瞞真相。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提高道德,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在全世界受到歡迎並獲得各國政府褒獎三千多個。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預言中末世救人的佛法啊!」

「相信了江魔頭謊言仇恨法輪功的人,已經處在危難之中了。別錯過機會,中共解體了你再退就晚了,江魔頭帶來的大災難降臨,誓言就會兌現了,大瘟疫就上身,聽明白的人快三退吧!」

這時一個遊客指著另一個人說:「他是我們的頭,先讓他退。」我就對那人說:「那您就帶個頭吧,這功德可大了。」他趕緊說:「退,全都退。」「這時他們的車來了,我來不及逐個起化名了,就告訴他們男的叫『順天』,女的叫『好運』,加上你的姓就是你的化名。上車時他們每個人主動告訴我自己的姓。這車人都是東北人,是一個公司的。」

揭「自焚」騙局 大陸夫婦三退

同年另一天,一對大陸自遊行夫婦走到真相橫幅下駐足觀看,我趕緊走過去講解「自焚」偽案:「法輪大法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國外怎麼沒發生一例自焚呢?九九年之前法輪功洪揚的七年間,怎麼沒聽說過自焚呢?我們都去過天安門,有誰看到過背滅火器巡邏的警察?!幾分鐘時間,怎麼會突然拿出十幾個滅火器?!突發事件又怎麼會拍攝到的呢? 這是江魔頭指使導演的騙局,二零零一年聯合國的教育發展組織已經證實這是偽案。全世界都知道了。江鬼怕被清算,封閉互聯網,在國內要翻牆才能看到真相。今天能出國門,要了解真相啊。」「這個真相你們知道嗎?」

我給他們看我手裏拿著的揭露活摘器官真相展板時,他們吃驚的問:「這是真的嗎?」我講:「手術刀下的罪惡,誰能讓你拍攝到。但二零零六年在國際上已經曝光了。這是江魔頭下令幹的,掩蓋著在背地裏幹的,殺害的是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那個男的自言自語的說:「太殘忍了。」我告訴他們:「把黨、團、隊退了吧,清除毒誓,不做中共的陪葬品。」他說在單位辭職時就自動退黨了,我說:「那不算,沒有清除毒誓,今天再對老天表個態,您同意嗎?」他連說同意。我問:「您太太是黨員嗎?」,他太太說只入過隊。最後倆人都三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