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神奇事

print

我是2012年开始修炼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9岁了。

自我走入修炼中,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景点讲真相中。我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使命,现在生命中的每一天我都不想浪费。

一、在市中心讲真相

师父看到了弟子的心,去年我们一家来到墨尔本后,顺利的住进了市中心,离几个真相点都很近,也实现了我天天讲真相的愿望,就这样我每天都去景点讲真相。

在真相点讲真相不仅可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也能在修炼中提高心性。

一次我和三位同修在旅游车前举展板给中国大陆游客看,一位50多岁的男士蹦下车来,指着我们大喊大叫,一直骂个不停,我们谁也没说话,只是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一边发正念,过了一会,他不骂了转身上车了。这个过程中,瞬间在我这一层次悟到了师父在《法轮大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 “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的法理。

在真相点讲真相有很多游客常常问我们挣了多少钱,还说我们讲真相是为了挣钱。听到这些,我一直向内找,同时想到布里斯班一位60多岁的女同修,穿戴得体优雅,经常化着精致的妆容,很有品味,我们一起讲真相时,几乎没有游客误解她是为挣钱来的。于是,我也开始注意自己的衣着,尽量干净整洁,搭配的好一些,以前从来不擦口红,现在也经常擦上一些,就为了让脸上有些光彩,显得年轻一些,自己也会有些自信,这样从实际行动上减少一些游客的误解,也为了能顺利的救度他们。

墨尔本气候多变,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无论刮风下雨、多么恶劣的天气都坚持在景点举展板、讲真相、劝三退。举展板的时候,是需要在游客下车后开始,全部都经过我们的真相点之后,尤其是游客们返回、在等待旅行团的其他人全部上车并离开真相点,这段时间比较长。我身材瘦小,展板比较大,时间长了举着牌子的确挺累的,但当我看到车内的人仔细看我们真相版上的内容和图片时,心里感到很欣慰。感谢师尊给我这个机会能在第一线救度可贵的大陆人。

六年的修炼过程中,不仅我在大法中获得了新生,我不修炼的家人也都受益于大法,现在把这些神奇的经历写出来,证实师父和大法的伟大与神奇。

二、带着多病的身体走人大法修炼

2011年,也就是我修炼的前一年,我得了五六种病:腹腔囊肿、耳聋耳鸣、心肌缺血、心悸、胳膊摔伤脱臼骨折、抑郁症等,那真是像师父《洪吟》“苦其心志”中写的“百苦一起降,看其如何活”。

我的2011年,就是在到处寻医问药中度过的,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门诊,每次挂号费300元人民币,由全国有名的医生治疗都无济于事。其他的医院也去过,但都没有任何办法。

20125月,我带着这样一个多病的身体和一大包药到了新加坡女儿家。到后的第二天我要吃药时,女儿和我说了外孙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只有几天的时间,病就好了的事情,并且建议我也开始修炼。

就这样,我、女儿和外孙女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知不觉中,我的病逐渐的都不翼而飞,而且我刚开始修炼时,就感觉到法轮在我的腹部和手心在转,身体也经常感觉轻飘飘的,走多远都不累,一下子回到了年轻时的状态。药全部送人了,我当时很明白,自己这一生将与药无缘啦。

三、正念解体病业假象

修炼二年后,也就是2014年的夏天一个夜晚,我的心脏突然紧缩成一团,接着就开始不规则的狂跳起来,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难受的不行,我马上意识的到这是病业假象,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我是个修炼人,根本没有病,这就是旧势力的干扰,我就从床上起来发正念。

发了一阵子还没有明显的效果,心脏还在不断的乱跳,好像和我作对一样,于是我开始和心脏对话,我捂着心脏部位说: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朝夕相处,相依为命,我现在修炼啦,我们有师父管了,你可不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操纵控制来迫害我,你要听我主元神的,不要乱跳了,赶快恢复正常。

我反复的念着念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一觉醒来恢复正常了。

好了持续45天后,假象又出现了,我继续发正念,和心脏对话,逐渐的病业假象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了。

在去年的8月没玩又出现了心跳缓慢,有气无力,有时停止的假象,心脏就像一个空壳,说不出的难受,我还是马上发正念:我不管你是谁,你换什么方式制造病业假象,都骗不了我。我即使有漏,也要在法中归正,我归师父管,你们没有资格管我,干扰我。同时我再次和心脏对话: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要不跳了,我就完了,我完了,你也就彻底完了,那我们怎么实现史前的誓言呢?怎么助师正法呢,救度众生呢?你要是实在没力量,跳不动了,就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加持。我不断地念,不断地和心脏对话,又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一觉醒来又都好了。

四、发生在亲人身上的神迹

去年八月的一天,我国内的儿子打来电话,告诉我他爸爸这几天旧病复发,血压很低,手脚冰凉,一天昏迷几次,人有些糊涂了,说话也没力气了,可却坚决不去医院,谁劝都不行。

儿子很担心我先生的病情,又怕他突然去世没准备,就和我商量买墓地的事情,我听了也很担心,因为我先生很倔,我以前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他不太相信,我很担心再让他念,他还是不念。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想起来女儿和我讲起的新加坡同修的一件往事:这位同修的母亲去世了,父亲在国内得了心脏病需要做搭桥手术,手术费用很高,家里又没人照顾,同修也没办法回国,她便求师父帮忙,很快父亲那边就传来喜讯,心脏恢复正常,不用搭桥啦。

于是我也开始求师父帮助一下我先生, 仅过了两天时间,大儿子就打来电话,告诉我这两天他爸爸好多了,没有犯病。和先生通话时,他底气十足的说:我好了,这两天没犯病。

当时顾虑先生的脾气,很担心他不信,也是我在修炼上的境界问题,我没有告诉他实情,只是默默的感谢师父对我家人的救命之恩。只是告诉他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对我们全家都好,他也就敷衍了我一下。

今年76号这一天,一位同修推荐给我一篇明慧交流文章,讲的是一位青年大法弟子回忆自己的得法经历。她15岁时得了“自闭症”和“青春期强迫症”,总想一死了之,只是一直感受到她修炼法轮大法的母亲的关爱和呵护,才一直没有下决心。后来在母亲的耐心引导下,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就痊愈了,又恢复了青春活力。

看到这篇文章后,我很相信这是师父的指点。因为我15岁的孙女,和这个女孩一样,也得了“自闭症”。不上学,不出自己房间的门,不洗澡洗头,吃饭都是家人送到门口,她端进去后立即把门关上,谁都不让进。我也有些无可奈何,当时悟到可能要用这件事考验我,放下对家人的情,就没有太往深里想。

我明白是师父的点拨后,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到:“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当时我就想到了师父,心里想求师父帮助。为了郑重其事,我便想第二天早上要去师父的法相前认真的求师父。

就在这个晚上,我做了两个梦。一个是师父展现在我面前,笑呵呵的和我说话,但是我没听清,就在梦里给师父作揖,并且明白师父会管我孙女的;第二个梦是我去世的母亲带了几个孩子和一只白毛黑花的羊,来到我家后,这只羊直接进了屋子的一个小房间。我正在做菜时,抬头看见那只羊从套间里出来了,好像到茶几上找吃的。梦中我说道:这只羊饿了,出来找东西吃了。

第二天醒来,我把两个故事讲给女儿同修,我们悟到:孩子有救了,师父救她啦。

我孙女属羊的,这第二个梦中的羊进去房间就是自闭了,出来开始找吃的,那不就是正常了么?

当天下午,我从景点回家就迫不及待的给大儿媳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她那边高兴地说:今天早上起来,洗了头去上学了。

我激动得脱口而出:是师父救了她。于是我就把头天晚上想求师父救孩子的念头和晚上做的两个梦都详细讲个了大儿媳听,她也觉得太神奇了,并且更相信法轮大法好了,这以后,我孙女就彻底好了。经常在家里还唱歌呢。

我儿子和先生都比较犟,虽然从不干涉我们修炼,但是本身却不太相信。

经过这次后,我就和先生讲了他去年病重时我求师父的事情,他表面还是没有太多表示。但是,我再和大儿媳通话时,大儿媳告诉我,我先生和孩子说她的病就是奶奶求大佛保佑才好的。

我大儿子在我和大儿媳通话时,抢过电话高喊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作为修炼人,我们时刻都离不开师父的安排和保护,就是我们的家人也在师父的呵护之下,感谢师父的慈悲救渡!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