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歐洲法會布拉格召開

print
二零一八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九月二十九日在歐洲古城布拉格隆重召開。來自歐洲的約一千五百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法會。他們中有修煉多年的老弟子,也有剛剛跨入修煉的新學員。

二零一八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九月二十九日在歐洲古城布拉格隆重召開

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尊為法會致辭。師尊再次提醒大家:「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他鼓勵歐洲大法弟子:「要做好你們的事,那是你們的責任,也是你們的威德與榮耀。」

桔色的鮮花點綴著法會主席台,兩側懸掛著「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條幅。來自捷克、英國、瑞典、挪威、德國、拉特維亞、奧地利、法國、希臘、瑞士、黑山、比利時和塞浦路斯的二十位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的修煉體會。法會提供了十三種語言的同聲翻譯,與會者在祥和的氛圍中聆聽每一位發言者的交流。

來自歐洲各國的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交流修煉心得

珍惜修煉機緣

來自拉脫維亞的雷蒙茲(Raimonds)今年二十五歲。他從有記憶起就一直對打坐、煉功、靈性和修煉非常感興趣。但苦於找不到一位師父來引導、教導他。成年後他接觸過一些方法,但他內心深處知道這些方法都是不正的,最後他放棄了尋找。

一次去書店,那本金色封面的《轉法輪》引起他的注意,就這樣雷蒙茲與法輪大法結了緣。他終於找到了一直在尋找修煉法門:「書裏甚麼都解釋了,我感覺這本書太珍貴了。從此我再也沒有把他放下,開始修煉,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雷蒙茲非常珍惜修煉機緣,他開始一遍一遍的通讀《轉法輪》,開始讀師父的其他講法,然後開始背誦《轉法輪》與其他經文。為了能用中文理解法,他開始自學中文。現在他能認很多漢字,可以用中文讀部份《轉法輪》了。

學法中他悟到修煉不是甚麼形式上、表面上的東西,每個人需要把自己所領悟的法付諸於實踐,去掉各種執著心,吃苦消業,而這也是修煉最難的部份。

雷蒙茲舉例說:「起初我還不知道發生在我周圍的一些事都應該使我向內找。我總是會發現別人的問題,特別是在我們當地學法小組裏。我總是注意別人,找別人的短處,想他們做的多麼不好。因此我的怨恨心、不喜歡別人的心以及自大的心越來越強,而我也在一直向外看。」慢慢的他學會了遇到問題首先要向自己的內心尋找原因:「我發現了自己那顆自大的心,開始注意修去它。我下決心要更精進,只找自己的短處,不去看別人。之後我感覺自己心的容量變大了,我儘量不去找別人的問題,如果沒做好就馬上向內找,從對方角度思考問題。我的度量更大,不再對別人的短處持有負面的想法。」

小弟子正念排除電子遊戲的干擾

德國的小弟子加百利(Gabriel),今年十三歲,她從小跟隨父母一起學法,煉功。但直到最近,她才慢慢意識到該如何修煉,如何去掉執著心。她在法會上分享了在成長過程中受到社會的影響,越來越被電子產品所帶動。最後用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的修煉體會。

加百利在上初中時開始迷上了電子遊戲,她玩得高興時,三個月之內發了三次高燒。她交流說:「其實這明顯是對我的點化,可惜我卻沒能認識到。我的學習成績也下降了。」

學法中她多次讀到師父關於電腦遊戲和網絡的講法,並指出網絡是一個「魔窟」,她感到很慚愧。一天,她終於下定決心戒除遊戲,並把這個決定告之母親。「我母親為我能自己認識到並下決心真正修煉而感到高興。」

西方人也要清除共產主義因素

索菲婭是地地道道的瑞典人。她出生在瑞典,接受的是瑞典的教育。但她發現自己身上和思維中居然有著共產主義因素。她在分享這部份的修煉體會時說:「前一段時間,借助正法的巨大能量,我開始認清了共產主義在我們的社會上和人中的安排。我意識到,我自己身上有很多這種因素,我能夠看到圍繞在我身邊的各種安排,我悟到這些因素在正法進程中必須徹底清除出去。」具體地說,「我意識到自己會向共產主義因素妥協,從而害怕在常人社會中堅定地維護自己的信仰,很多時候是因為害怕名的損失。當我向邪惡妥協時,我還以為這是為了不嚇到常人而按照他們的觀念行事。它是一種抑制力,削弱了我和我的救人能力。」

當她認清了這一點後決定不再向邪惡妥協,她打算要堂堂正正的為自己的信仰和信念而驕傲。認識改變後,她發現她身邊的人也變得能夠在深層上接受大法。

由於認清了共產主義因素的干擾,索菲婭的家庭生活也得到了改善。如同很多瑞典婦女,她也經常在耳邊聽到女人要爭取這,爭取那,不要接受所謂的「不公正」,她說:「我是耳邊伴隨著女權運動的口號長大的。開始修煉後,我以為我沒有特別的再受女權主義影響,可是這些年以來,我發現不是這麼回事。」

舉個例子:「我和我先生二零零四年結婚。很早他就和我談一些我不太聽得懂的話,我真的聽不懂他在說些甚麼。總體上他試圖暗示我作為女人和妻子是多麼差勁。一般的日子大體過的還可以,但因為這種東西會累積,一年中會有幾次我們陷入僵局。這些衝突總是以我可憐自己,而我先生做出讓步而結束,直到今年春天,我才終於明白了。」

那一次,當索菲婭又想要開戰時她冷靜下來問自己:「他到底試圖在說甚麼?是甚麼出了錯?」然後「轟!」的一聲。「我明白了!我作為女人和妻子角色的變異來源於共產主義和女權主義因素。」認清了這些後,索菲婭家庭狀況改善了許多。

背誦《轉法輪》 學會以法為師向內找

娜塔莉(Natalia)在法會上分享了自己向內找和對背誦《轉法輪》的理解。

娜塔莉二零一零年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得法之初,她懷著喜悅的心情學習和背誦《轉法輪》。用她的話說:「修煉之初,我非常熱情和精進。每天都學習《轉法輪》至少有兩到三講。我每天也煉功和發正念。處於不斷提高心性的狀態,我很容易找到我的執著並通過我遇到的考驗。雖然看起來我無所求而且內心很純潔,但事實是內心深處仍然隱藏著幾個根深蒂固的執著,比如炫耀、恐懼、各種慾望和嫉妒,這些都是我修煉後出現的,使我的修煉路變得困難。「

在娜塔莉修煉的第二年,她遇到了一個很大的考驗,開始產生各種各樣的執著和對此的擔憂,還導致修煉中瞧不起或崇拜其中一些同修。娜塔莉認識到:「雖然我是一個精進的修煉者並且每天做三件事,但我仍然保留著舊的觀念,很多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向外找,當類似這樣的事情發生時,也就是說,當這個同修不斷告訴我她看到了甚麼的時候,我一直在責備她對我造成了不必要的干擾。現在,我知道這是我對恐懼的執著,對自己和自己對法的理解不自信,這反過來有助長了這位同修的行為。每一個執著都是我們向內找的阻礙。」「最後,我變得清醒了,現在我更加相信自己和自己對法的理解。我也知道以前隱藏在我身上的顯示心。」

通過背誦《轉法輪》,娜塔莉對修煉中的狀況看得清晰了,她能將壞與好的思想分開,使主意識增強了。當現在出現不好的想法時,她可以更容易地制止並擺脫它們。

娜塔莉認識到,如果修煉上去了,三件事可以完成得更好。

法會在祥和的氣氛中圓滿結束。與會者紛紛表示同修真誠的交流令自己受益匪淺,今後會更加精進修煉。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