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感恩 悉尼學員排字展現大法美好

print
一年一度的二零一八年澳洲法會本週日(九月九日)在悉尼召開。在法會的前兩天,法輪功學員們在悉尼市中心舉行了大煉功、遊行和排字等活動。其中九月八日上午舉行的排字活動,對很多學員來說,更具有十分特別的意義。

 

澳洲法會前夕,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法輪功學員在悉尼市中心海邊的朱比利公園(Jubilee Park)舉行排字活動

二十年前的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澳洲法輪功學員感念師尊李洪志先生傳法度人的浩蕩洪恩,首次在海外以大型排字的形式向人們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殊勝──數百人在悉尼著名地標之一的達令港(Darling Harbour)草坪上,排出三個巨大的金黃色中文字「真善忍」。排字的壯觀場景被上空直升機裏的西人攝影師拍攝下來,從此定格在歷史畫卷中。

二十年來,澳洲各界不同種族、年齡、階層的法輪功修煉者,通過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斷修心向善、返本歸真的歷程中,在反迫害的不懈努力中,為澳洲社會注入了回歸傳統、純正祥和的清流。

今年的排字活動在悉尼市中心海邊的朱比利公園(Jubilee Park)舉行。法輪功學員們身穿明亮的黃色煉功服,在清晨的草地上排出了三個隸書體的大字「真善忍」,美麗壯觀,承載弟子們對師尊的無限感恩和敬意,散發著祥和、光明、殊勝的正的能量,傳遞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昆士蘭學員:讓更多世人了解真相

來自昆士蘭的周女士二零零八年移民澳洲,家族經營昆士蘭一家著名企業,她表示,每次參加排字都感到非常幸福。

「二零一二年因為喜歡看大紀元報紙我才了解到了法輪功反迫害的一些信息,就自己上網搜索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看了兩遍《轉法輪》之後徹底改變了我原來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想法,知道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她含著淚說,「我修煉法輪功最大的受益就是戒掉了困擾我十幾年的、難以啟齒的煙癮,讓我能堂堂正正的做人了,真的很感恩。」

周女士表示,她之前為了體驗排字專門去了一趟台灣,她說:「當時坐在排字的隊伍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殊勝。排字的時候看到外面那麼多的人都駐足,看我們大法弟子排字,我真切地體會到了大法弟子聚集在一起的能量是非常大的,更明白了我們肩負的責任和使命。」

她最後說:「作為海外的一名大法弟子,我希望今天坐在這裏能盡一份自己的責任,讓更多世人了解真相,為中國國內的大法弟子減輕壓力。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國內的大法弟子和國外的大法弟子都可以溶為一體,就像今天排字的場面一樣,這麼多大法弟子坐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展現大法的美好。」

國際房地產公司女老闆:修煉後看淡利益,公司更壯大

來自台灣的林女士,於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目前在昆士蘭經營一家國際性的房地產銷售開發公司。

「二零零二年我的嬸嬸在身患癌症幾經治療無望後,經朋友介紹開始煉法輪功,三個月的時間身體恢復如初,我也就跟著嬸嬸一起修煉了。」她說,「修煉法輪功後,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在開創自己事業的同時不再感到孤單了。員工之間有了矛盾我也會以平常心對待,在各種利益面前我都會看淡看輕。員工看到我修煉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準則做事,都受我的影響,平時工作中也都規範自己的言行,從而使整個公司的業務更壯大。」

她還說:「修煉大法也讓我與家人的關係變得更加和睦,因為之前開公司非常忙,忽視了和家人的聯繫,修煉後我漸漸地開始主動多關心家人,特別是我跟哥哥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現在我的哥哥嫂嫂出現家庭問題都會來找我解決,因為他們知道我修煉後變得更好,很多事情都說的很在理,所以常常來問我的意見。」

她最後表示:「今天和來自各地的同修們到這裏排字,就是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新西蘭大法弟子:幸福和感恩

韋女士來自新西蘭,是一九九七年就開始修煉的老學員。她加入新西蘭天國樂團至今已有十二年,去過不少國家,參加了無數場大大小小的遊行。身為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義工,也親眼見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了解真相後,退出中共邪黨,為自己選擇了美好未來,她說從內心深處感到高興和欣慰,同時也感悟到大法的威德與無量慈悲。

她說:「這次參加澳洲法會和排字是非常期盼的事情。因為,十多年前看到台灣學員排字活動時,就有一種嚮往,希望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個粒子。這次終於夙願以償,感到很幸福。」

回顧二十一年來大法修煉的歷程,她表示,自己就像是從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孩,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在這其中,感到自己的身心不斷地淨化著,逐步地成熟昇華著。無數次從內心深處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用盡人類的語言都無法表述對師尊的感恩。」她說。

同樣來自新西蘭的趙女士,修煉之前各種疾病纏身:中耳炎、頸椎病、中樞神經炎、胃潰瘍、膽囊炎、膽結石、失眠症等,長年以藥罐子相伴。一九九五年被病魔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身體非常虛弱,最後癱瘓在床上一年多。重病期間去過很多的大醫院找專家就診,所有現代最先進的儀器也沒查出病因。中醫,西醫,針疚,中藥都試過,沒有任何效果。那時的她,整天躺在床上每分每秒都在病痛中掙扎,在與死亡抗爭。看到多方求醫無望,曾經有過輕生的念頭。

一九九七年一個偶然機會,她參加教授法輪功的九天班,看完師父的第六講的錄像,她居然可以自己走回家了,而前幾天都是被接送到教功現場,短短的幾天時間,身體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多年來幾乎忘記了「甚麼是健康」的她,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和幸福,她說:「真是久旱逢甘雨,大法顯神奇,家人、單位同事和朋友看到我脫胎換骨的變化後,都對大法的神奇讚不絕口,有的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她還感慨道:「就像這首唐詩中說的,『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我從二十年前膽小、羞澀、無主見的弱女子,悄然間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大法徒。師尊的佛恩浩蕩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一切。」「這次非常有幸能參加澳洲法會、遊行及排字活動,此時此刻我心中有無限的感慨,感恩師尊,大法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而且還給了我一個幸福快樂的家。修大法真好,有師父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