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第七屆法輪大法法會召開

print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保加利亞第七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著名的「海的首都」瓦納市(Varna)舉行,來自保加利亞和俄國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交流會。十五位學員上台發言,交流了他們遵照真、善、忍原則修煉,提高心性的體會。

索非亞市的法輪功學員拉多斯拉夫在法會上發言

索非亞市的法輪功學員拉多斯拉夫(Radoslav)交流了他修去不願與同修配合的執著心後,環境立刻改變的體會。一次,他幫助籌備《九評共產黨》座談會,在準備過程中,遇到了保加利亞前總理。他把《九評共產黨》遞給他,前總理接過了《九評共產黨》,並答應回去後會閱讀這本書。幾年前他也曾嘗試接觸政界領袖,但沒有成功。他說:「這次大家配合的很默契,場非常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來自俄國的法輪功學員謝爾蓋(Sergey)交流了向政府官員講真相的體會。他表示,由於中共外交人員散布的謊言,俄國官員開始做出不利於法輪功的決策。這時我們才意識到要向內政部國際事務處和其它主要政府部門講真相。但在俄國,很難接觸到高級政府官員。

一天謝爾蓋兜裏揣著真相資料在莫斯科市中心步行。經過市政府時,他決定進去找國際事務部的人。「看起來這好像是件不可能的事,但我沒有任何怕心。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我應該給政府官員機會,讓他們做出正確的抉擇。」

他給國際事務部的經理辦公室打電話,並發正念。奇蹟發生了。他們讓他進去,直接到國際事務部的部長辦公室。會談進行順利。「他認真聽我講真相,對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感到震驚。他答應把真相資料交給負責中國事務的同事。」

謝爾蓋還提到二零零七年發生的一件事。因發生了中國法輪功學員被驅逐出境的事。俄國法輪功學員準備向移民官員講真相。但要見到移民官員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時他正準備買車,並在報紙廣告中看中了一輛車。於是與車主見了面。「買車時,我向車主講真相。讓我驚訝的是,他是負責收集法輪功資料的移民官。當時我把身上帶的所有真相資料都給了他。感謝師父的精心安排,給我機會見到移民官。」

科斯塔丁(Kostadin)是在監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他從監獄中的小號轉到普通牢房後遇到了魔難。「與其他犯人關在一起,我經常受到挑釁。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提醒自己要修口。

現在,有十二名犯人組成小組,每週煉功二小時。

法輪功學員茲德拉夫科在發言

茲德拉夫科(Zdravko)每次和母親在一起,都會發出衝突。修煉法輪功後,茲德拉夫科改變了對母親的負面態度。一次,他與母親見面後,又發生了衝突。他想起了師父的法,不把她當成母親,而是把她看成是需要救度的眾生,向她講真相。而且講真相時心態純淨。結果效果很好。他的母親已經開始看《轉法輪》了,而且每天都在煉功。

瓦納市(Varna)法輪功學員特澤夫托米爾(Tzvetomir)交流了如何平衡好修煉和家庭的關係。「我和太太之間有許多矛盾,因為我想的就是煉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我每週五天去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後來我悟到我是走極端,應該平衡好家庭關係。我應該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我決定把每週參加集體學法的時間從五天改為三天。我太太表示贊同。之後,我們的關係變得融洽。」

去年歐洲法會在巴黎舉行前,他想去參加,他的太太很生氣。向內找後,他邀請太太與他一同前往。她愉快地接受了。他們不僅有時間一起在巴黎觀光,而且她有機會更多的了解了大法。現在她期待著陪他一起去下次的歐洲法會。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