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都近萬人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print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市中心的Capital One Arena室內體育場隆重召開。來自世界各地五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的近萬名法輪功學員懷著感恩的心情相聚於此,分享修煉路上如何修好自己、救度眾生的心得體會。師尊蒞臨法會講法並回答問題一小時四十五分鐘。
法會現場

多名大法弟子在法會上交流修煉心得體會

下午兩點左右,李洪志師尊親臨會場,場內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師尊為大法弟子講法答疑約一小時四十五分鐘。講法結束時,全體大法弟子再次起立,以熱烈的掌聲感謝師尊。

法會會場一片祥和,講台以盛開的鮮花裝飾,「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呈現在會場中間和四週的電子屏幕上。講台兩側的條幅上寫有:「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1]、「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修煉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到目前為止,法輪功至少洪傳世界七十八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族裔民眾的喜愛。

今年的法會是一次盛會,來自美國紐約、波士頓、亞特蘭大、佛羅里達、蒙塔納州、華盛頓特區以及加拿大,阿根廷,台灣,香港的十六位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在各自的修煉路上學法實修、救度眾生的心路歷程,並彼此鼓勵,比學比修,珍惜過去走過的修煉和反迫害的路,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相互配合,共同精進現場。提供十幾種語言的同聲翻譯,大家靜心聆聽每一位發言者的交流。

「真善忍正是我一直在找尋的」

今年二十八歲的保羅‧格瑞尼(Paul Greaney)四年前開始修煉大法。

他說:「一天我漫無目的地走過舊金山的中國城,一位二十歲出頭的華裔女士微笑著給了我兩份傳單:一份介紹法輪大法;另一份是關於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當我看到傳單裏金色的 『真善忍』三個字和法輪功功法後,我知道這正是我一直在找尋的」。

保羅回家後就開始跟著網上師父的教學錄像學起了法輪功,並迫不及待開始閱讀《轉法輪》。「那時候我不能說我理解了師父書中所講的,但是我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我知道書的作者沒有任何不可告人的動機和惡意,我知道他所說的都是真實的,而且可以做到。那種下意識的興奮感真是如夢幻一般。」

修煉後,他拋棄了所有的壞習慣,師父開始給他淨化身體。「我覺得像一個全新的人,我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興奮地加入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行列中來了。」

在學法中,他意識到救人的嚴肅性和真實性。「在這之前,我認為 『救眾生』是要把三件事做好的一種比方,有點像我們修煉過程中做各種事的總結。學法中我深深地認識到人們的真正生命都已生死攸關,如果我們悟不到這一點,不跟人們講清楚所有將要發生的事情的嚴肅性,那麼人們的真正生命就可能會永遠消失。」

世界五百強公司職員:大法給了我新生

來自美國紐約的馬洛尼(Benjamin Maloney)在青少年時就吸毒和酗酒,無法擺脫酒癮和毒癮的困擾。二零零八年,他因為醉酒駕駛第二次被逮捕後的幾個月,他的一位表親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他開始煉功並閱讀《轉法輪》。

馬洛尼說:「當我開始嘗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生活的時候,我的整個人生發生了變化我再也沒有吸過毒或是喝過酒,我的GPA成績翻了一倍,從一所在美國享有盛名的文理學院,以全年級頂尖的成績畢業。剛一畢業,我就在一個世界五百強公司找到了一個大家都嚮往的職位「。

馬洛尼對大法心存感恩。「大法給了我新生,把我從一個跌跌撞撞、醉醺醺的少年,變成了一個讓社會、父母和我自己能為之驕傲的、有用的成年人。」

馬洛尼說,在修煉和救度眾生中,他意識到必須有開闊的思維「但是甚麼叫開闊的思維呢?我認為那就是放棄自我?就是那種能從別人的角度來看待事物的能力,能看到更大格局的那種謙卑,能更好的圓容自己所不理解的其他人的主意和概念的那種開放的心態。這種出發點來自真、善、忍,而不是人的邏輯。這是神看事情的方式,這是一個更大慈悲心的展現」。

他說:「當我看到同修中好像有甚麼問題的時候,我會問為甚麼讓我看到呢?以前,我會感到很惱火、抱怨、看不起他們。可是那樣又能救了誰呢?那樣又怎麼能幫助項目往前發展呢?這是圓容嗎?這是配合嗎?很多論斷是基於所謂的自我,或者是因為我對同修的信任不夠,要不就是沒有努力去理解他們言語背後的意思。」

他說:「當我能夠做到圓容與配合的時候,我覺得這就很像神韻交響樂團東西方的曲調可以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作為一體,我們可以做出最好的東西,比各自分開要好得多。當我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對 ‘形成一個整體’ 這句話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

從消極抱怨到主動承擔救人項目

來自美國波士頓的陸笛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大法,以前她把當地證實法項目的停滯不前歸咎於協調人,覺的是協調人把整個地區的修煉人和眾生給耽誤了,從而產生了消極情緒。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後,她悟到,修煉是為自己負責,自己要救的生命就得自己來承擔責任,不能以協調人沒安排大家作為理由推卸自己的責任。她決定主動承擔項目。

在這之後的兩年時間裏,她開展了數個針對主流社會、州政府講真相的項目,同時在本地同修的配合下開闢了哈佛廣場講真相點,從此哈佛校門口成了一個一年四季長期的真相景點。二零一七年七二零,她組織了在哈佛廣場的反迫害集會,這次活動中接觸到的電視台編導、公司高管、哈佛學生學者、大陸民眾和各國遊客了解了真相。

這次活動讓她感受到救度當地眾生的緊迫性。她又開始嘗試聯繫哈佛廣場的獨立影院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影片。在面對壓力、怕心、各種干擾的情況下,她不斷用正念歸正自己,在電影開演前見證了大法展現的神跡,在可容納一百多人的劇場坐了八、九十的觀眾,其中有醫生、學術精英、人權機構組織成員、電影製作人、高校學生、還有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

「我們把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堅持到了最後一刻,這就是成功的關鍵。」她說,「讓我最高興的,不是救人積了多少威德,而是我通過自己的這個實踐過程,證實了師父法的偉大,期間從不確定,惶恐,孤獨到堅定,坦蕩,無畏地去面對,這個過程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法的偉大是真實的,只要你有足夠的勇氣去相信他,實踐他。而這個實踐和昇華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者真正屬於自己的財富「。

兌現承諾,在做媒體中昇華與救度眾生

來自香港的梁燕一九九七年得法,至今已經修煉了二十多年,做媒體記者十年了。

梁燕說,香港的天氣很熱,頂著烈日,汗流浹背,可身體上的苦只是一方面,到了活動現場,有人用手遮擋她的相機,不准她拍照,市民或受訪者拒絕採訪,有時受到其他媒體的排擠和孤立,就是因為她是大法弟子辦的媒體記者。

這對性格保守,不擅交際、膽子又小的梁燕來說,真是難上加難。面對這些情況,有時會覺得很苦很累沮喪,甚至想過放棄到第一線採訪。

她靜心學法時悟到,能走進媒體,是自己當初和師尊許下的承諾!因此,不能放棄!眼下面對的一切,都是因為眾生在不明真相情況下的表現,都是舊勢力、邪惡在干擾、阻擋。作為修煉人,不是應該提高心性嗎?怎麼能跟常人去計較呢?他們是應去救度的對像呀!他們在無明中表現,不正是因為未能得救表現出來的現象嗎?

她沉住氣,頂著壓力,放下自我,又一次次背上採訪的背囊,走出去採訪。

梁燕不斷提升專業水平,而且在點點滴滴中和民眾拉近距離她說:「我願意付出我的時間,和他們溝通隨著正法的進程,邪惡越來越難維持它的迫害,在做媒體中,我和民眾的信任也一步步的建立,有機會跟他們講真相。讓他們看到修煉人的真誠、坦蕩、直率、修煉真、善、忍體現出來的精神面貌。抱著這樣純淨的心,讓人們改變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態度。

放棄安逸生活,參與媒體救人

洛曼‧巴爾馬科夫(Roman Balmakov)分享了他在英文大紀元工作中的心得體會。

洛曼六年前加入英文大紀元發送報紙,每天從早上三點半開始,騎著自行車,背著六十磅的報紙,在紐約市內穿梭,覆蓋曼哈頓方圓十英里的範圍,不管是下雨還是晴天,一週五天,只有兩個全職人員,每天要在曼哈頓發送五千份報紙。

洛曼說:「一個冬日,天下著凍雨,我早上四點把報紙送到報箱,渾身又濕又累,手也被金屬報箱銳利的邊劃破了,但我並不覺得苦,我知道這是在救度眾生,這種想法讓我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精神狀態。」

他還分享了自己親身體驗的一個神奇經歷。「有一次我正在城裏送報紙的時候,感覺狀態很好,突然間,我的意識膨脹得很大,我能一邊環繞地球行走,一邊送報紙,同時感覺自己升上天空,從四十英里外的高空俯視地上的自己。整整半個小時,我都處於這個神奇的狀態中,我能在紐約市內行走,同時又能在高空俯瞰人世間。我能看到德與業的關係,善惡有報的因果,以及我走在城市裏,發送金光閃閃救人的報紙是多麼正。」

他說,描述這個狀態很不容易,但能擁有這個經歷,是因為自己學法很紮實,並用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哪怕是最細微的想法。

敞開心扉,兌現誓願

凱瑟琳‧考貝思(Katherine Combes)來自美國地廣人稀的蒙塔納州。她是當地唯一的一名大法弟子。

凱瑟琳分享了長期堅持給國會議員辦公室及州議員寄送真相資料、發郵件,讓他們即時了解有關法輪大法的最新進展,並邀請他們參加大法活動的一些經歷。她給蒙塔納州的各個報紙編輯寫信投稿,她的稿件被發表在一些大報上,通過這種方式讓人們了解大法真相。她經常在當地的健康展和社區活動上洪法,有一次她一個人從早到晚一連五天洪法、教功。這些年來,她堅持每週在煉功點上教功,讓人們獲得了解法輪大法的機緣。

凱瑟琳說:「以前,當人們還不了解我們的時候,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然而這麼多年過來了,情況改變了,人們知道了法輪功是個好功法,從而變成支持者這就是我一直堅持在社區洪法的回報。」

她說:「我不像一些同修那樣有開天目的經歷,但在我心靈的深處我知道,我曾經跟師父有個誓約:要在正法時期做個精進的弟子這就是我該牢記並為之堅持精進的。沒有法我甚麼都不是。師父,感謝您一直在我身邊!」

製作卡通節目,證實法,勇於承擔實現第一

來自台灣的林孟穎從頭起步學做卡通片,因為卡通是七至十二歲的孩子們最喜歡看的,也是他們能接受的一種講真相的方式。

林孟穎說:「我非常外行,快五十歲才第一次聽到世界最著名的動畫公司『皮克斯’ 的名字,為了彌補專業的空白,我會熬夜大量看卡通,閱讀各國歷史、產業趨勢、參加講座並和常人動畫公司做朋友,了解這行業的生態環境。」「因為想把補習班動畫師的話聽懂並且背下來,所以上課時我會錄影,每次三個小時的課程,回家後會用四小時來複習影片和做筆記。因為時常發現自己和常人的專業差距很大,不知如何迎頭趕上,所以在課堂上常常難過的偷偷擦眼淚。雖然每上一次課就被打敗一次,但是幸好都有『法’讓自己越來越堅不可摧,每次被打趴後,還是都能夠站起來。」

她製作的動畫片目前已在全球榮獲五十六個國際獎項,入圍了五大洲四十個國家影展,包括香港,得到了來自各國評委的好評。許多國家的評審對影片發表感言,他們不認為這只是一個兒童節目,而是可以影響國家、民族,甚至改變世界的影片。美國有個影展創始人對於參賽那年沒給這部動畫片獎項耿耿於懷,在隔年特別邀請他們去好萊塢,接受影展頒發的最高榮譽獎,那位影展創始人說:「這個獎要頒給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林孟穎說:「或許有同修不敢這樣想,認為做主角遙不可及,對自己沒信心其實我們的信心從法來我們並不孤獨,我們並不是孤軍奮戰,相反的,我們是擁有宇宙最大後盾的幸運兒,因為師父和佛、道、神都在眷顧著我們,當然前提是我們必須實修,不然我們真的做不到。離開了法,就真的做不到。 」

堅持背法,正信彌堅

來自亞特蘭大的劉躍龍一九九零年來美國留學,攻讀學位,進入大公司上班,按步就班的實現了自己的美國夢。

二零一一年六月全家回大陸探親,二姐因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判刑三年,剛從中共黑獄出來,他看到她房間的一本《轉法輪》,手不釋卷,一口氣看完,多年來沉積在心裏的人生疑惑一一得到了解答,他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生命的意義,那是一種久違的、內心深處無以言表的欣喜,是一種迷茫中重獲新生的感恩和喜悅。

他用了一年半時間把《轉法輪》背下來,他說,這個過程為自己今後堅持實修、做三件事,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我體會到,堅持背法的過程,就是自己逐漸放下各種人心和執著心的過程,同時也是不斷提升對法的理解的過程,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這種提高和昇華往往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的,在經過一段時間後,能明顯感受到自己在思想和物質身體方面的相應變化,而這一切變化又進一步加強了自己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信師信法,闖過生死關

來自加拿大的陳慧霞交流了二零一六年下半年正念闖過生死關的經歷。

陳慧霞說:「突然身體開始消瘦,體重在幾天之內下降了幾十磅,只剩皮包骨劇烈的疼痛也從胃部轉移到闌尾部,當時我的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氣若游絲。 」

她每天堅持大量的學法、煉功、向內找。從修煉開始點點滴滴,能找到的執著都找出來了。她看到自己沒有了修煉之初的那種純淨與精進,平時沒有嚴格要求自己,遇到事情就事論事卻沒有找自己,有時表面上做到了,心裏卻沒有放下,她看到自己陷在做事情上,把做事情當成了修煉,甚至衍生了急躁的情緒和證實自己的心;她看到自己生出了安逸之心,追求常人中的舒服和享受、不願聽不好聽的;她看到了自己的怨恨心無處不在‧‧‧

過關歷時半年,期間疼痛在身體不同的部位轉移,表面上沒有很大的起色,因此心中著急。最大的痛苦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為甚麼指著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來迫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闖過來。在極度痛苦時,心中偶爾飄過乾脆放棄這個肉身的念頭,但很快就會升起正念,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

陳慧霞說:「後來,我乾脆甚麼都不想了,不再糾結自己的執著,認定自己是個真正的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去執著、提高心性,走過了可歌可泣的二十年的修煉道路,舊勢力根本不配來考驗我,因為就算有執著,也會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上去掉它們。」

就這樣,她的身體開始恢復,體重開始增加,從七十幾磅回到一百一十多磅,也長出新的頭髮、手腳脫了層皮又長出新皮。 陳慧霞說:「在這個脫胎換骨的過程中,我心中充滿了感恩與慚愧,不知道師父耗費了多少的心血,只希望自己能從此精進不止,不再讓師父操心。」

在協調工作中放下自我

來自台灣的陳映婷,常人工作是專案項目管理,非常講究工作流程、方法和效率,有時會想,為甚麼自己在常人中看似有能力,在項目中卻被安排了技術難度相對低的打字工作呢?是否造成人力的浪費?

她在學法中悟到,在整體配合中應該要默默的補足,而不是邊做邊說自己這樣或那樣的認識才是更好的,甚至帶著狡猾的心態顯示自己。「一年一年過去,漸漸的,我感受到修煉的路都不會白走的,過去走過的每一步路,都是讓自己更加成熟、思慮更加清晰的基礎,從小範圍的協調到更大整體的配合。 」

陳映婷說:「我悟到,協調工作不是自己悶著頭猛幹,也不是用表面人的能力就能把事做好,協調人應該像一條繩子,要把這些如珍珠般珍貴的同修們串起來,安排好時間,安排好順暢的工作流程、維護好同修們建立威德的環境,這樣我們就能更好的形成一個整體。」

兌現救度眾生的誓約

來自台灣的楊琇雅得法後,認識到自己承擔著救人的使命,就開始在網絡上或打電話給大陸人講真相勸三退,後來又走到景點、桃園機場,面對面跟中國大陸的遊客講真相。

她說:「多年來,在救人的第一線上,能突破一切干擾與關難,其實都是來自於平時學好法,平日大量學法及背法,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不管在。過心性關或者遇到再大的魔難,我都堅持到景點講真相。」

「師父一直提醒我們要做到修煉如初,我悟到那就像石頭在水裏得持續滾動,不滾動就會長出青苔,一旦長了青苔,要再清除就很不容易。講真相、勸三退救人是我的使命,在堅定正念與師父的呵護下,才能突破重重困難直到現在。」

法會於傍晚六點結束,參加法會的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說,這是人間難得的一片淨土,聽同修的交流受益匪淺,法會也是勇猛精進的契機,回去後要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