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聖主李世民(6下)

print

八月,李淵大軍終於盼來了雨霽天晴,太原的糧草也已運到。李淵便帥兵攻打霍邑,霍邑一戰而下,李淵斬殺了隋將宋老生,餘者概不問罪。

李淵南下的義軍軍紀嚴明,一路勢如破竹,所向披靡。義軍所到之處,開倉放糧,賑濟饑民,愛惜百姓。官吏民眾、豪傑流寇,紛紛來歸,趨之若鶩。

李世民更是與士卒同甘共苦,每次作戰中,他都身先士卒,衝鋒在前;行軍中,既愛軍士,又護黎民。行軍路邊的瓜果蔬菜,非買不食,秋毫不犯。偶有軍士偷竊而食的,李世民都要找到物主予以賠償;對行竊的軍士,也不加責問,軍士與民眾無不感動。李世民因此威名遠振,李世民所到之處,慕名來歸者無計其數。

隰城尉房玄齡到渭北軍營前來拜謁李世民,李世民與房玄齡一見如故,猶如伯牙遇子期,好比文王得姜尚;房玄齡更視李世民如知己之主,出謀劃策,無不殫精竭慮;行為處事,更是傾力而為。每當大戰獲勝之時,其他將領都在忙著收金取銀,謀自家的富貴;獨房玄齡悉心為李世民招賢納才,圖萬方的安寧。房玄齡對招來的各路賢才盡禮相待,人人願為世民甘效死力。房玄齡成為李世民得力的主謀之士。

李淵取下霍邑後,揮師圍攻河東不下。是久攻河東,還是西取長安?李淵猶豫不決,裴寂與李世民又有了分歧。

裴寂說:“屈突通擁兵眾多,河東城防堅固,我軍棄河東而攻長安,如果不能攻克長安,我軍將腹背受敵。不如先攻下河東,再西進長安。長安倚仗著屈突通為後援,屈突通兵敗,長安必破。”

李世民則深謀遠慮:“我不這樣認為。兵貴神速,我們應該乘著屢戰屢勝的士氣和軍威,撫慰歸附的將士,一鼓作氣,直取長安,長安的守軍必望風喪膽,趁他們還來不及謀劃和備戰,取長安易如搖落乾枯的樹葉。如果我軍滯留在堅城之下,久攻不得,士氣必會受挫,一旦軍心渙散,則大事必去。況且關中蜂起之將,尚無歸屬,也要儘早前去招撫。屈突通孤立無援,不足為慮。”

李淵覺得他們說的都有道理,就留下眾將繼續圍攻河東,自己親帥建成、世民引大軍西進長安。

大業十三年十一月,李淵帥二十萬大軍攻打長安,竟不費吹灰之力,輕輕鬆松取下長安。進長安城後,李淵向百姓約法十二條,廢黜了隋朝的各項苛政。

進駐京城後,李淵想殺掉與自己有宿怨的馬邑郡丞三原李靖。李靖自幼熟讀兵書,文武雙全,善用奇兵,而且具有先知先覺的超人之力。李靖任馬邑郡丞時,發現李淵素有大志,不能久為人臣,就上書楊廣,請楊廣儘快除掉李淵,以絕後患。李淵因此而懷恨李靖。危難之時,李靖大喊:“唐公您興的是義師,平的是天下,怎麼可以因私怨而殺壯士?”

李世民早聞李靖是位義士,胸藏文韜武略,是個不可多得的將帥之才。李靖上書楊廣,懷的是臣子的忠心,並非為個人所圖,李世民因而更加敬重李靖,便傾其全力為李靖求情。最終李淵釋放了李靖。李世民把李靖請到自己的幕府,予以重任,尊之為兄。後來,大唐一統,定中原是李世民之功,平江南則是李靖之力。

李靖早年為貧所困。一次,李靖路過華山的一座廟宇,便入廟向神明歷訴窮苦,並請神明告知自己將來的官位所至。李靖在神像前佇立良久才轉身離去。李靖剛走出廟門一百多步,就聽後面有人高聲喊道:“李僕射好去。”李靖聞聲,回頭看了半天,也沒見人影。後來李靖在唐太宗年間果然出將入相,做了僕射。

得到李淵攻克長安的消息,代王侑在東宮嚇得體如篩糠,侍臣則各自逃散。只有侍讀姚思廉相伴左右,寸步不離。李淵的軍士要登殿入宮,姚思廉厲聲相斥:“唐公舉義兵,匡帝室,爾等休得無禮!”眾軍士聽罷都大為驚愕,不敢造次,紛紛退立到庭下。

李淵在大興殿將年僅十三歲的代王侑扶上了皇帝的寶座,即隋恭帝。改元義甯,遙尊江都的楊廣為太上皇。隋恭帝授予李淵假黃鉞、使持節、大都督內外諸軍事、尚書令、大丞相,進封唐王。以武德殿為丞相府,封裴寂為長史,劉文靜為司馬。

李淵舉事,是世民之功;李淵成功,是世民之力。所以,眾將都建議立世民為世子,李淵也有此意,世民固辭不受:“自古以來,都以嫡長子為世子。世民身為次子,不能奪兄之位,兄長建成當為世子。”遂封李建成為唐世子;李世民為京兆尹、秦公;李元吉為齊公。

屈突通嬰城自守,與劉文靜相持一個多月。李淵攻克長安後,屈突通的家屬都被李淵俘獲。李淵素來欽佩屈突通是忠勇之士,一心想招降屈突通。李淵派屈突通的家童趕往河東前去招降,被屈突通一刀殺死;又派屈突通的兒子去曉諭父親來歸,屈突通指著兒子大罵:“你這個逆子!你來幹什麼!往日跟你是父子,今天同你是仇敵。”罵完遂命左右放箭射殺兒子。屈突通引兵東去洛陽,想繼續力保大隋。然而,將士們都想投明主,棄昏君,紛紛繳械投降。屈突通知道天命難違,只好下馬,長跪在地,向東南的江都號哭再拜:“臣不敢負國,臣已力屈智盡,無能為力,天地神祗盡知我心!”軍士把屈突通押送到長安,李淵大喜,以禮相待,擢屈突通為兵部尚書,賜爵蔣公,兼任秦公世民元帥府的長史。

李淵晉陽起兵之初,僅有三萬將士;攻打長安時,已經擁有二十萬大軍了。而且一路下來,前來歸附的文武之才絡繹不絕;加之天時、地利、人和無不相佑。據守長安後,李淵的義軍足以與中原群雄分庭抗禮了——

疾風掃陰霾

驟雨除蒼苔

漫天烏雲散

一輪紅日來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資料——《隋書》、《隋唐嘉話》、《資治通鑒》、《舊唐書》、《新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