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生取義的國軍抗日將領生命的最後一刻堪比文天祥!

print

羅樹甲將軍(公元1880至1944年),字衡平,湖南耒陽人,畢業於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六期。

罗树甲将军(大纪元)

早年參加北伐戰爭戰績卓著,升任上校團長。1929年公元年返回湖南任衡陽警備司令,任內他對教育也甚為關心,出資協助建立衡陽廣湘初級中學,並協助學務工作。

同時他率軍追剿境內的共軍游擊部隊,安撫各地受戰亂之災的百姓,甚得當地民眾之尊敬。

1938年年日軍發起徐州會戰,在台兒莊遭到國軍沉痛的打擊,這時羅樹甲將軍任國民革命軍第八十七軍一一九師師長,他率部支援前線,在逆勢下收復了安徽潛山等地。

然而在日軍進攻之際,共軍之八路軍及新四軍於1938年5月起以賀龍,劉伯承,趙成金,呂正操為首,組織東進縱隊及青年縱隊對國軍猛攻。

共軍於河北邢台,肅寧,鹽山,任邱,博野,小店,北邑等地襲擊河北民軍張蔭梧部及丁樹本,張錫九等部,河北抗日民軍多名司令,團長遇害。自此日軍於後方所受之牽制大減,得以順利發動攻勢。

1938年5月,日軍攻占合肥,奪取大蜀山戰略要地,羅樹甲將軍率步兵分南,北兩路攻擊在大蜀山的守備日軍,在一個上午的激戰後,殲滅日軍八百餘人,立下了守勢作戰中難得的戰功。

1939年年後羅樹甲將軍因功任第十八軍副軍長,軍事委員會中將參議,駐守湖北沙市,宜昌一地。

同年日軍發起第一次長沙會戰及桂南會戰,並向中條山發起十餘次進攻,屢次遭國軍擊退,這時共軍於陝甘寧邊區破壞當地政府及民眾抗日組織,成立特區政府,發行貨幣,擾亂金融,助長日軍對中國經濟政策之破壞。

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胡宗南將軍於1939年12月電呈蔣委員長,報告八路軍在甘肅以東各處,破壞中央政治系統及地方民眾組織,擴充地盤的罪行。

1940年年日軍對中國發起第二期戰爭,調集六個師團裝甲與航空大隊,向棗陽與宜昌一線進攻,史稱棗宜會戰。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上將於五月十六日於南瓜店壯烈殉國,這時共軍賀龍則趁機入侵晉西一帶,隨後於六月間擊潰國軍孫良誠,高樹勳等部,使日軍於華北得以遂行交通建設,加速日軍對中國之侵略。

戰局急轉直下,這時羅樹甲將軍率部與日軍在宜昌作戰,但全軍覆沒,僅以身免。這時羅樹甲將軍已六十歲,連年的參戰讓他生了重病,因而離開戰場返鄉養病。

1944年年後日軍攻陷耒陽,羅樹甲將軍不幸被俘,他遭囚禁期間遭日軍查知為抗日將領,便開始百般威脅利誘企圖勸降,然而羅樹甲將軍卻始終不屈服。

回想起六百多年前,南宋的宰相文天祥遭元兵俘虜,同樣面臨著元朝朝廷百般的威脅利誘,他被關押長達五年,面臨著長期的精神折磨,最後被押解到刑場,向​​南方跪拜,從容赴死。

死後在他的衣帶中發現一首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正所謂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

羅樹甲將軍被俘後,日軍先將兩足大趾砍斷,在數日痛苦中羅樹甲將軍仍抵死不從,於是日軍又斷其雙足,但他依然不降。最後日軍用刀刺進其手掌,將其釘在牆上。羅樹甲將軍這時肉體上承受的痛苦之大,堪比當年南宋的文天祥。羅樹甲將軍這時預料到最後的結果,於是在獄中服毒自殺,殉國時已64歲。

孔子在“論語”中說:“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意思是:志士仁人不會為了保命而去違背自己的仁德,他們寧願犧牲生命來成就仁德。

生命雖寶貴,然而比生命更可貴的是中華傳統的仁德與忠義信仰,羅樹甲將軍以自己的生命捍衛了民族氣節,與當年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同樣光耀史冊。(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