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各族裔法輪功學員向李洪志大師拜年 (圖)

print

 

澳洲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弟子恭賀師父李洪志大師新年快樂。(胡宥華/大紀元)

傳統中國新年來臨之際,澳洲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弟子聚集在市中心的Kings Domain公園,一起恭賀師父李洪志大師新年快樂,感謝恩師將自己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Marie Helene Lambdrt(前排中)和部分西人法輪功弟子恭賀李洪志大師新年快樂。(胡宥華/大紀元)

為了給師父拜年,加拿大籍學員Marie Helene Lambdrt和丈夫帶著兩個小兒子,從80公里以外的基隆(Geelong)專門趕來,與墨爾本學員一起向李洪志師父獻上新年祝賀。

身為語言病理學家的Lambdrt,2009年在墨爾本喜得大法。當時她拿著打工度假簽證來到墨爾本,並在國際特赦組織工作。一天,一位同事對她說,街上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向她介紹了大法,可以免費在Fitzroy Garden學煉,於是Lambdrt就決定和當時的男友(現在的先生)及同事一同前去了解。

回到故鄉魁北克後,Lambdrt在市中心又碰到了法輪功學員,於是開始到當地煉功點煉功,並閱讀《轉法輪》。她說,「當我閱讀《轉法輪》並真正得法,我才明白法輪功有多殊勝。我馬上就變了,世界觀變了,我知道自己發現了很珍貴的東西。」

正如Lambdrt所說,法輪功改變了她。因為能夠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她和先生的關係更加和睦。「當我和丈夫發生矛盾的時候,或者兩歲的小兒子 不聽話,讓我不開心的時候,我會仔細想想,看看自己哪裡做錯了;然後我會轉變當時的想法,平靜下來──矛盾就消失了。現在我的思想和行為都更加符合 「真」。

2018年的中國新年馬上就要到了,Lambdrt想向師父表達最深的謝意:「師父為了將大法傳給世人經受了很多苦難,即使我們沒有做得很好,師父還是慈 悲地呵護著我們。我可以深深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指導我。我感到很幸運,謝謝師父給我機會修煉,我想說我不會放棄,我會更加努力做好。」
法輪功解開20年父女心結

Hang Nguyen(前排右一)與墨爾本部分越南法輪功弟子恭賀李洪志大師新年快樂。(胡宥華/大紀元)

越南學員、室內設計師Hang Nguyen於2016年得法。拍照當天她早早就到了公園,參與現場的準備工作。她說,2012年她回越南探親時,在母親家附近看到有人在草地上煉功,但是由於沒有任何標識,她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功法,就這樣與大法擦身而過。

後來2015年時,Nguyen的一位好友病重,醫生說她只能再活一年。因此她飛回去探視這位好友,免得留下遺憾。當時好友問她說知道法輪功嗎? Hang說不了解,但她支持這位好友去煉煉看。到了2016年,好友叫她上網了解法輪功,她就上網下載了《轉法輪》,讀了之後,她感到很震撼。

Nguyen說:「這就是我長期以來一直在追尋的,我從小就一直在尋找師父,我在尋找一位能教我做好人,做『一個真正的人』的師父,但我在越南一直找不 到。得法前,不論是在越南或是在澳洲,我對任何文化都沒有歸屬感,我總覺得我屬於別的地方。每次我感到疲倦或生氣的時候,我都希望有一個歸屬的地方,可以 感到平靜。」

得法之後,Nguyen向母親、姐姐們及親戚介紹了法輪功,現在她母親、二姐和一些親戚也都開始修煉。而那位被醫生判了死刑的好友在修煉大法後,至今仍健康地活著。

Nguyen說:「大法對我產生了巨大影響,現在我知道如何做人,並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只有『真、善、忍』能教導人做好人。 當我開始按照『真、善、忍』去做,我發現事情變得很簡單,也好多了。得法前我的思想和行為很複雜,所以生活很複雜,現在我的生活很簡單,我找到了真我,不 需要再掩飾自己。朋友和家人都發現我變了。」

修煉法輪功改善了Nguyen的心境,也改善了她和父親長期以來僵化的關係。「過去20年,我很難跟父親溝通,因為我跟他老是有衝突,我們之間沒有共通點。但是現在我可以跟父親坐下來好好談話,他也會傾聽我的想法。」看到女兒的改變,父親也很支持她煉法輪功。

Nguyen最後說:「言語無法表達我想說的,在我心中我很感謝師父,如果沒有找到大法,我不知道現在會變得如何。」
法輪功是我可以奉獻一生的最高真理

意大利裔學員Josephine於2014年放棄基督教,走入法輪功。她最初是在2005年的時候,在墨爾本市中心接到了法輪功傳單,就將這張傳單保存了7年。

直到2012年,因為想要擁有更健康的生活方式,Josephine才想到法輪功。那時她認為,比起太極,法輪功是有益於身心且更為容易的禪修,所以她就開始嘗試煉法輪功。但後來,她發現法輪功是教人修煉的佛法,這對信仰26年基督教的她而言,是一項很大的考驗。

「我花了兩年時間來克服自己心中的疑慮和猶豫,」 Josephine說,「儘管我內心很掙扎,但最終還是選擇了法輪功。我知道很多人因為健康原因而走入大法,但我不是,當時我很健康。 我修煉大法是因為意識到這是為了自己,修煉法輪功是正確的,這是我可以奉獻一生的最高真理。」

現在堅定修煉法輪功的Josephine想對師父說:「師父,我從心底感謝您給我修煉的機會。對我來說,您是個非常神聖的人。我已做出重大決定,將我的人生道路交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