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悉尼演出贏得越來越多人的心 (圖)

悉尼帝苑剧院的夜景(摄影:瑞内/大纪元)

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悉尼帝苑劇院的連續演出贏得了越來越多的人喜愛,悉尼各界人士看到神韻演出的廣告,為之動心,買票觀看。5月1日是神韻在悉尼的第5場演 出,觀眾中不乏藝術界人士和其他社會專業人士。他們驚歎於神韻的完美藝術形式和豐富多彩的中國文化內涵,為之陶醉,為之激動,讚賞不已。神韻的震撼性效果 在越來越多人的心靈產生撞擊,共鳴。

電影製片人夫婦:把我從現實帶入夢中

Sam Kanj和 Inaas Kanj是夫妻,丈夫是電影製片人,妻子是攝影師,他倆表示他們都是創作背景的人(摄影:史迪/大纪元)

Sam Kanj和 Inaas Kanj是夫妻,丈夫是電影製片人,妻子是攝影師,他倆表示他們都是創作背景的人。看完在悉尼的第五場神韻後,丈夫Sam Kanj非常激動地說:「這是我以前從沒見過的, 這真是太奇妙了,看到這樣的表演,特別是和所有的音樂,所有的東西都同步發生,確實是太奇妙了。她把我從現實帶入夢中和這些故事的世界裡,她真的帶我作了 一次旅行。這樣的表演效果正是一個導演希望達到的。

他說:「作為一個製片人,我非常注重細節,就演出而言,每當我看到甚麼東西,我欣賞每一個小細節,走進去,思考和體會她的過程,對服裝,對舞蹈,動畫,天 幕,燈光和音樂,我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個特別的細節,這就是我欣賞的東西。我知道像這樣的演出要付出多少的工作。是的,這是我非常欣賞的,看到這一切的產生 真是令人驚訝,像是夢想成真,那是很奇妙的。」

妻子INAAS興奮地說: 「所有的東西都引人入勝, 就像生活在夢裡一般,像人在中國,實際上更好! 我不知為甚麼。一切真是引人入勝。我喜歡她(指神韻),我喜歡她的一切。他們把一切都配合得如此完美,美得令人驚訝。」

人權活動家:神韻的力量在於她是超越於人的

悉尼資深民運人士、人權活動家潘晴先生表示神韻演出使人的靈魂得到洗滌、心靈得到淨化,用任何語言形容都是蒼白的。(摄影:洛亚/大纪元)

悉尼資深民運人士、人權活動家潘晴先生帶著13歲的女兒觀看了5月1日晚的第五場神韻演出。他表示神韻演出使人的靈魂得到洗滌、心靈得到淨化,用任何語言形容都是蒼白的。生命的意義在這場演出中得到了完全的展示。

潘晴說:「我期待了很長時間,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盼,內心已經被吸引。我很感動,我是一個大男人,看著看著就流眼淚。甚麼原因?我也在想,能夠在瞬間使一 個人的靈魂得到洗滌,得到清新,實在是不可思議的。如果生命有前世因果的話,那麼我理解這個瞬間就是一個永恆,如果你能把握每一個心靈震撼的瞬間,你的生 命是昇華的,這是沒法在別的藝術形式中找到的感覺。

他還說:「她不僅僅是有藝術感染力。完全是穿透人心的一場演出,太棒了。今天有好幾次我的眼淚都在眼眶裡轉。像我這麼一個經歷非常坎坷,受過很多苦,非常 複雜的人,聽到了歌聲裡,每一個眾生包括我,在紅塵裡打滾,在名利中生死掙扎,我們都會去想想,生命的意義在哪裏?其實生命的意義在這場演出中得到了完全 的展示。」

華人服裝設計師:感覺被帶回中國五千年的歷史

在澳洲生活了29年的華人服裝設計師Jenney在看完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悉尼帝苑劇院的第五場演出後不無感觸地說:「很壯觀,色彩很美,感覺被帶回到中國 5千年的歷史,很不錯、很不錯、很激動人心。」「 這樣的演出在中國是看不到的,這種很純真、體現中國傳統的舞蹈在中國現在沒有了。現在中國看到都是西方的現代舞和芭蕾舞,中國傳統的民族舞已經基本沒有 了,有也沒有人看,這是很可惜的。」

Jenney說:「我在中國出生,所以每一個劇情都很清楚的。我先生是在國外長大的華人,對中國沒有甚麼感覺,沒有接觸過這樣的文化,他覺得:哇,有這麼 壯觀,感觸很大。他不知道穆桂英,我就告訴他這是真實的,穆桂英掛帥,是一位女將。演員將歷史故事呈現的很到位。在短短的兩個多小時裡我先生已經學了很多 東西。」

工程博士:很高興中國傳統文化得以保留

工程博士Graham Gwilliam與朋友一起觀看了5月1日晚在悉尼帝苑劇院上演的神韻第五場演出,他感到非常地愉快和興奮(摄影:袁丽/大纪元)

工程博士Graham Gwilliam與朋友一起觀看了5月1日晚在悉尼帝苑劇院上演的神韻第五場演出,他感到非常地愉快和興奮,他說:「我一直熱衷於欣賞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 表演。很遺憾的是,如此純正的文化盛宴並非出自中國而是在海外。但從另一個角度上看,我很高興至少中國傳統文化得以保留了下來,而且給全世界帶來了歡樂。

他說:「神韻能夠在世界巡演,展現中國五千年的文化,這真的非常了不起。我覺得世界各地的文化都應該得到很好的保護,因為人類幾千年來本就存在著不同的種族,所以展現自己民族的文化是非常有益的。」

他表示非常讚賞神韻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弘揚。他認為,我們都來自不同的民族,如果我們失去了我們的傳統和世代相傳的文化,那我們就在失去非常重要的東西。

他還認為,神韻通過藝術的形式來告誡我們要學習歷史的經驗,避免重蹈前人的覆轍民族意識,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