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殊途同歸 (十五)

(十五)

靜雅感到不虛此行。更加瞭解了姨媽的內心世界,同時,領略一下東北風光。還有,鳳游的兩次短暫的講座,使自己耳目一新。

靜雅懂的了一個道理,自己不但是要照顧好姨媽,幫助姨媽料理好釜山電器,同時要珍惜生命的每個階段,每一天。生命的充實和豐滿,往往是生命的意義所在,不全在於成功的獲取了多少,實現了哪些既定目標。而成熟人生的過程,就是從看似平凡的日日月月中積累起來的。而艱苦中的歷練,往往是人生成熟的必經之路。姨媽坎坷的一生,鑄就了她頑強的意志,成就了她敏銳的頭腦,所以,才是今天能夠得心應手的駕馭企業的充要條件。同時,也更加理解了姨媽對於晚輩,經常教導以勤儉吃苦的意義所在。享受型人生,是姨媽一直反對的。

在火車行進的隆隆聲裡,靜雅思慮著幾天來的收穫,感到成熟了很多,見識了很多,不是書本中能夠得來的。在有限的一點時間中,為了和鳳游深入的探討一些管理學問,於是,她靜靜的聽錄音,為的是有備而來的和鳳游探討。

我們今天,講幾個有關晏子的故事,看看對我們的經營管理,是不是有所借鑒。

第一個是這樣。

晉平公欲伐齊、派遣范昭去齊國觀察動靜。齊景公設酒宴款待他。正在飲酒酣暢之際,范昭要齊景公更換酒具。景公命人把自己酒具換給了范昭,范昭使用景公酒具飲酒。這時,晏子不幹了,說把范昭的酒具撤掉,更換。就是不讓他使用景公酒具。更換後,范昭假裝醉了,不高興的樣子起來跳舞。他為什麼裝醉呢?因為使用景公酒具,等於是禮儀常綱被破壞,他不是不知道這等禮儀規矩的。起來跳舞的范昭,這時要太師伴奏周之樂,太師說,恕我愚頓,我不會,沒學過這些曲子。於是,范昭就返回晉國去了。范昭走後,齊景公說,晉是大國,派遣人來觀察我的政理,如今你們激怒了大國的使者,可是了得?晏子說,范昭不是不懂禮的人,目地是試探我們君臣。所以,嚴詞的拒絕了他。景公又對太師說,你為什麼不為他調成周之樂呢?太師說,周之樂乃天子之樂,演奏周之樂,必須是人主跳舞,今天這范昭是人臣,要天子的舞樂,所以我不給他伴奏。

且說范昭,回來匯報晉平公說,齊不可伐。我要試試他們君主,晏子識破了,我要犯他們的禮統,太師識破了。後來孔子聽說此事,讚頌說,酒宴之間,而能料定千里外的國事,可以說是晏子的能耐,同樣駁回無禮的行徑,太師也是了不起啊。

是這樣,為什麼憑借這些文質彬彬的辦法,就打消了外來侵略的圖謀呢?下面我們聽這個故事。

齊景公要起兵討伐魯國,晏子說不可以。魯國君好義而民眾擁護他,受擁戴者得人和。可以說是伯禽之治。所以,不可以進攻他們,攻義者必然不祥。危及安定的國度,必然受困。而且晏嬰聽說呀,討伐別人的人啊,道德修行足以安定國民,政理足以使民和睦。然後可以舉兵征伐暴政。如今,大王好酒成癖,德行不足以安國;斂征過度,頤指氣使不足以和民。德無以安之則危。政無以和之則亂。以危亂伐安和,是悖理棄義之舉。不如修己政,靜待魯國君亂。用離間計,使其上下不和,然後伐之。這是義厚利多之舉。義厚則敵寡;利多則民歡。景公說有道理,於是罷棄了伐魯國的想法。

是的,下面的故事,解釋了上面的故事。下面的故事,闡述了深刻的道理。

我想,這個故事用在我們企業管理上,也有很大的實質意義。最簡單的說,一味的吞併和擴張,除了資金的基礎之外,除了現代企業的很多可行性管理條款的具備之外,我們是不是考慮了我們企業主所營造的企業文化,我們企業主所具備的自身修行,足以使人折服和信任呢?人心不和,乃是經營中的大忌之大忌。和人心貴在品行上,令人心悅誠服。沒有政通人和的,這樣看似無形的基礎,是沒有擴張的基本能力的,我是這樣看。

而禮儀,是衡量團體精神風貌的一個直接尺度。同時,禮儀的養成,也是在行為上強化道德修養的辦法之一。作為個人的修身,要先從禮做起。禮,在傳統文化中佔有一定重要的意義。甚至有這樣的說法:故唯聖人為知禮之不可以已也,故壞國、喪家、亡人,必先去其禮。

晉國罷棄了攻打齊國的念頭,就是看到齊國的禮統沒有壞,這樣的國度,是具有凝聚力的,是不能被作為攻打的目標的。

不妨引申的說一句,今天吵吵打台灣,明天叫囂收復寶島。從晏子的論述中,我看是完全不可以的。說句笑話,一個中國是一個中國,最終說不定是誰執政的一個中國呢。台灣方面,算是政通人和了吧。至於大陸的情況,我們身在其中,瞭解的最透徹。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好啦,廢話不說,我們接著講企業管理。

一天,景公問晏子,怎麼才能廉政而長久,何以行止?晏子說,其行水也。美哉,清清的流水,蕩盡污濁,不急不慍,所以長久。景公說,廉政而速亡,其行止為何?晏子說,其行為象石頭。堅哉石也,看著堅硬,摸著也堅硬,內外皆堅,無以為久。所以,很快的滅亡。

此故事說明,同樣好的政策,不同的執行辦法和手段,效果不同。從治國角度上說,同樣是廉政,像水一樣的滋潤和柔弱的化育,得到的是長久的治;而象石頭一樣的強硬無情,得到的是迅速的滅亡。廉政本身雖好,但是手法上不恰當,也是截然相反的結果,那麼,不廉政的政權哪?可能滅亡的也就更快了。

接下來,再看這個故事。

這個故事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說一天作為宰相的晏子的駕車出行,趕車的車伕的老婆,在門縫觀看。看到他丈夫為宰相驅馬駕車,馬匹威武,坐車豪華,丈夫得意洋洋,頤指氣使。到丈夫回來的時候,老婆要離婚,車伕問緣故,老婆說,晏子長相不足六尺高,但是身居宰相,顯揚於諸侯。妾觀察晏子的進進出出中,心懷大志,謙虛下斂。可是,你身高八尺,作為車伕,卻十足的傲慢樣子,就是為的這個,我要離開你。聽了妻室的一席話,車伕從此收斂自己傲慢的形容,變的謙謹起來。晏子注意到了他這樣的變化,覺的奇怪,於是問車伕原由,車伕據實回答,於是,晏子推薦車伕為大夫。

這裡說明什麼呢?第一,大家都喜歡有修養的人;其次,而晏子選任人才,也是從能夠改過自新的角度出發,而去考察。所以說,提高自身修養,是衡量人才水準的一個重要指標。而知錯能改的人,最是難能可貴。

……

「光當——,卡嚓;光當——,卡嚓。」

車輪傳來單調的聲音,窗外滿是單調的景色。白茫茫的積雪,已經有些融化,在向陽處的土坡,露出黑色的土地。

鳳游聽完了一講師父講法,收起耳機。

「喝水呀,鳳游。」

「唉,好好,我自己來。謝謝黃總裁。」鳳游接過老太太遞來的,裝滿開水的紙杯。

「鳳游啊,這些天麻煩你了,一直陪著我們,真的辛苦了。」

「哪裡,哪裡。也算是我的份內工作吧。況且跟隨黃總裁,也長了很多見識啊,跨越地域時空的增長了很多見識。」

「鳳游很會說話啊。年輕人,很謙虛啊。鳳游啊,你講的課,我昨天在下面一直聽的很專心,回來我也琢磨了一陣,覺的是道理。也許我是東方人吧,所以,聽的入耳。其實,西方管理我沒少涉獵,總是不入門。這個大師的模式,那個教授的理論。名字都記不住,這樣沒等弄懂內容呢,先來了一個障礙。不知怎麼的,我記西方人的名字,好像天生的弱智。只有最常見的幾個朋友,接觸最多的下屬的名字,才能記住。其它的,往往是記住一會兒就忘記了。特別是和長相對不上號。我發現哪,雖然在西方呆了快半輩子,還是沒有融入他們的社會啊。那些西餐,我幾乎不吃的。也許這個原故吧,我們集團的員工,多半是東方人,華人居多。」

鳳游微笑著聽。

不知何時,靜雅也把耳機摘掉了。藉著姨媽的話題,開口道。

「劉教授講的很精彩,故事內涵很深刻。我受到的啟發很大。」

「過獎了,都是祖先留下的文化遺產,我們借題發揮而已。」

「就是我感到,東方傳統文化的企管知識,總是給人慢一拍的感覺,和實際操作不好把握切入。也許是我沒有深刻認識這門學問的原由吧。」靜雅謙虛的探討的口吻。

「怎麼說呢,東方文化的本身,是神傳文化,是修煉文化。而這個文化應用在企管中,很多要求提高管理者,和所有員工內在修養為前提的。簡單的模仿著搬抄,是不對路。西方文化和他們的繪畫很相似,模仿的越是逼真,越是接近成功。而學習東方文化的本身,很多靠悟的,領會其意境為主。要說是慢一拍的感覺,卻是這樣,這個就是文化差異的直接感覺了。因為東方人做什麼,往往都要求靜心為之。但是,在做的過程中,未必是真的慢,可能會效率更高呢。也許是欲速則不達的一個反面驗證。」

看著年輕人的探討,老太太感到很欣慰。畢竟嘛,靜雅沒有辜負自己對她的苦心栽培,這孩子看來是用心了。每個機會都不錯過的提高充實著自己。

他們那邊在交流,這邊老太太開始盤算釜山的日常業務,和長遠發展的問題。慢慢的開始進入角色。眼神和舉止,越來越像個總裁了,而漸漸遠離的一個消遣旅遊的老年婦女的形像。

這次出來時間很長了,公司積累的事務一定不少。回北京後馬上定機票,飛香港,處理他們那裡主要領導之間配合不良的問題。然後飛台灣,在那裡召集東南亞地區公司會議。部署今後的本地區市場戰略,和人才開發問題。然後……對了,還得給鳳游找那個朋友的下落,在加拿大。這個交給靜雅辦吧,先從移民局著手打聽。

黃總裁一邊運籌帷幄,一邊不時的品著茶。堅毅的嘴角,虛空的目光,一幅舉重若輕的端莊的大將風範。

不愧為一個赫赫有名的女能人。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