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 殊途同歸(二)

(二)

午飯時間,王海和劉鳳游一起吃的。一來是共同揣測一下,昨晚釜山電器的意向;二來順便交流一些管理學問。

其實,說王海總裁沒心思鑽研管理,只為裝點門面而聘請顧問,那是有些冤枉;說他真心的要整治集團的管理秩序,那也是不切合實際。他知道,理論上的、循規蹈矩的管理,在當今大陸是紙上談兵。貪腐潮流不容許你一本正經。而且,最大的問題還有,沒有時間研究管理。今天剛聽聽這個學者的入門經,明天,思維就被迫轉移到了融資和股票問題上去了;今天剛聽聽《孫子兵法》與企管之道,還沒弄懂裡面的之乎者也的所以然,明天,思維就被迫牽到了如何安排首長視察問題上去了。

擺平社會上的各種關係,怎麼在貪腐中生存,怎麼答對上級滿意,這些永遠理不清的亂麻,常年的纏繞在身邊。最終他知道,怎麼能弄來錢,怎麼多貸款,怎麼把各個關節都打通,比什麼都重要。至於是擴大市場,怎麼盈利那是其次的。反正摳住下屬,死看死守的層層管住,今年虧損明年盈利,忽悠著往前闖吧,走哪步算哪步。

午飯還沒吃完,靜雅來電話,把黃妙貞的意思轉達了。王海是好客之人,自然爽快的滿口答應。收起電話,和鳳游商量一番,剛好鳳游是寒假期間,不用回北京了。只要給老婆掛個電話,明天,就可以和黃妙貞一同出發。王海找來秘書,吩咐一輛本田吉普,陪同釜山電器去東北。預計為期一周,並且通知三元在東北的兩家分部,準備迎接釜山電器客人,當然,她們要是有參觀要求的話。

事情定妥後,下午黃妙貞見鳳游,商量行程等事宜。

這個略微發福的黃總裁,最喜歡的是裙裝。這不,大正月的來到大陸的北方,還是帶了幾條毛裙來,沒帶一條長褲。電話說鳳游來到了賓館樓下,於是,她趕緊起身,從臥室出來,整理一下盤起的頭髮,照照鏡子,拉拉裙子的下擺。端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雅收起筆記本電腦。順便把茶几等處的散亂物品歸攏一下。

不知為什麼,鳳游也好,黃妙貞也好,他們見面大有點一見如故的感覺,沒有過多的矜持和客套。

下午時分,西向的落地窗射入充足的陽光,客廳裡暖融融的,明亮而溫馨。典雅富態的黃總裁,白皙的皮膚說明保養有術,眼角淡淡的魚尾紋,和著老練沉穩的心態,透射知識型的目光,一眼就看出,是位非同尋常的女子。加上那舉手投足,隨時顯示出的權貴和自我中心的姿態,內行人不難判斷,這是擁有者、支配者的象徵。但是,她和鳳游的接觸中,這些氣質都大打折扣般的隱去了,取而代之的,倒是給人一種長者老大媽的感覺。

漸漸的,他們的談吐,從一問一答的方式,很快的轉入大段的陳述。房間的氣氛從融洽,幾乎到了隨便而自然,大家的語調,幾乎也都沒了一點做作的痕跡,那坐姿和手勢,也都如同老朋友在一起相處一般。

黃總裁歪斜著,靠在沙發上,手裡端著茶杯,略微側頭而語重心長的說,「我呀,整整離開大陸二十七年了,那時,我剛剛結婚不久。還沒有孩子。我大伯在美國有一攤子事業,他沒兒沒女,其實,是培養我去接班。他沒有明說,因為怕我不是那塊料,也是要看看我人品,看看我是不是忘恩負義之輩。我哥哥沒讓去,大伯看他沒文化,沒相中。那時到美國,真是到處眼花繚亂,簡直就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啊。咱們這裡流行自行車,哪裡看到過那麼多的高檔轎車啊,像流水一般啊。語言還不通,哎呀,簡直憋死了。那時我們家那口子還在大陸,我們成了牛郎織女。有一段時間,我都要回來了。老公擔心我心變,我惦記父母,思念家鄉,吃的用的都彆扭。幸虧大伯待我很好,那時也腦袋好使,很快適應了英語,一咬牙,挺住了思鄉之情,一狠心想,他不放心我,他就找人,反正出來了,闖出個人樣來。就這麼的,兩年整,我們那口子也去了。大伯很喜歡我,總是說我爭氣,是塊料。到第四年,我就開始幫他料理產業。」

黃老太太說的有滋有味,一邊說,一邊瞇縫著眼睛回憶著。慢慢的,屋裡的氣氛有些凝滯。靜靜的,似乎聽見了自己的心跳。鳳游坐在老太太對面,靜雅坐在側面的沙發墩上。誰都一動不動。

「我開始是,下車間,一步一步的熟悉工藝流程。後來是參與會計工作,參與後勤事務,最後是參與營銷市場。這樣,整個的運營我都心裡有譜,可以坐下來和大伯商量決策了。同時,我分別到歐洲、亞洲、非洲的分部,熟悉不同地區的業務狀況。我每深入一步,大伯就誇獎我一番,簡直把我比作了花木蘭。」

「其實,大伯最欣賞我的是,不貪,直率,公正,心寬。說我能成大器。」

「唉,這些年過去了,釜山發展了,我人也老嘍。」說道此,老太太不自覺的摸摸眼角,撫平一下魚尾紋。

「唉,大伯,大伯母都不在了…….他們,他們要是健在,那有多好啊,他們,一、一定會高興的。」說到傷心處,黃總裁眼淚汪汪的,有些哽咽。

「大伯啊,是隨著蔣介石到台灣,退役後到美國。發展起來不容易啊,要不是伯母父母的幫助,也很難起步的。自由社會機會多,競爭也厲害呀。」老太太仰臉,更加語重心長的,似乎對著吊燈在說話。

鳳游稍稍好似微笑的嘴角,緊抿著,眉頭緊鎖著,雕像一般的看著黃總裁。靜雅直挺的身姿稍微前傾著,雙腿靠攏一起,既禮貌又端莊,還帶出幾分柔弱嫵媚,雙手迭摳在大腿上,同情而敬佩的目光看著姨媽。

一朵悲淒的烏雲掠過,大地重放陽光一般,老太太破涕為笑。

「看看,淨聽我瞎擺話了。好漢不提當年勇,來吃水果,吃香蕉。」

黃總裁抹抹眼角,欠身指著茶几,向鳳游示意。

大家不約而同的都裂開嘴,無聲的微笑著對視一番。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