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天意無阻(中)

雖然天氣很冷,但是陽光已經顯出幾分的明媚。已不是三九四九天那樣,隆冬時節厚重的具有絕對壓抑的寒意,以絕對的優勢主宰著世界,太陽也被驅趕到了天邊,遠遠的躲著,冷眼旁觀一般。這個立春一過,隨著乾坤的運轉,寒冷無可奈何的漸漸的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日漸充足的陽光,和無聲無息中的萬物勃發的態勢。

不到七點半,就來到了新娘家的樓下,看看時間還早,現在敲門怕打擾人家,於是,在樓下的倉買店落腳,暖和暖和,順便買一杯酸奶喝。光來取暖,不買東西,是不是人家會不高興呢?順便和她們提起天滅中共,三退大潮,她們也罵邪黨壞,但是還懷戀毛邪惡時代。說那個時候貧富沒有差距,人們樸實。對於三退和天滅中共,基本是不太相信。

這個邪黨文化,太具欺騙性了,多少世人被迷惑,不自覺的起碼承認它的一部份。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忙著上樓,也來不及和她們細講邪黨的條條罪狀,留下一句話,讓她們自己找《九評》看吧。其實,這些比較麻木的人,一心忙於生計,還整天泡在邪黨謊言中,很難主動去認清邪黨,給她們真相,往往也未必會熱情接受。這類例子也是很多了,有條件的同修,多次的講真相,這類人才能略有起色的勉強三退。

新娘已經化妝完畢,一家人等著大喜時刻的到來。桌上的糖果、彩色紙包,還有紅布的包裹,都散發出喜慶的氣息。她們問我一些婚禮細節的什麼事務,我說不知道啊。她們把我當作了專業婚禮攝像,不知我也是業餘者,只管錄,不懂一些說道和規矩。

不一會兒,一位戴著眼鏡的照相師來了,手裡拿著相機,肩上挎著相機包,笑哈哈的進來,進來就和我點頭打招呼。雖然自己也努力報以微笑頷首,但心裡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他怎麼這樣,毫不眼生啊,而且一絲排斥的感覺,油然而生。接著馬上意識到,自己這裡有不善的成份啊。其實,現在深挖一下,裡面還包含著邪黨文化的東西,冷漠自私妒嫉。

修煉啊,只有在人群中,人心的反映才是最為複雜,和最多的,隨時都能抓到它們,歸正自己,才是時時刻刻的在收穫著。否則,嚴格的說,不但是放縱人心的問題,對自己修煉提高,都是一種損失和錯過。

果然,這位照相師懂行,人家開始教新娘,坐在床上變換姿勢的拍照。於是,我也借光跟著拍攝起來。「這樣,雙手迭扣起來,放在耳畔,稍微側頭,唉——,好,好。」

「來,再這樣,雙手抱拳,放在下巴底下,微微低頭,稍稍側頭,笑,笑,好,別動,好,好。」

啊,原來照相的,還得教會這些,來獲取鏡頭。給新人留下珍貴的美好回憶。其實仔細想想不是嗎?新娘新娘的,她有這些經驗嗎?有這些經驗的,也許不是新娘了。而家長們,也當然不懂啊,日常生活中,誰琢磨這些照相的姿勢去了,都是柴米油鹽的俗雜之事,對藝術照,基本都是一竅不通。

「唉,來兩個幫忙的,把這個強光遮擋一下,有些逆光。」照相師不慌不忙的支配著場合。一點一滴的,我悄悄的積累經驗,「啊,大膽一些,主動一些的張羅,留意一下婚紗照的不同姿勢,這樣的場合,攝影的要有經驗,還要具有主動性。」我在心裡嘀咕著,一邊跟人家學著。「都是陌生人臨時湊一起捧場,誰主動的張羅,大家基本就主動的配合,時機也是稍縱即逝,每個環節有每個環節的鏡頭,多安排出來一些,就多留下一些豐富的珍貴回憶。」

後來,陸續的又來兩位錄像的和一位照相的,有拿著大攝像機的,有拿著小攝像機的。大家前呼後擁的圍著新娘,搶自己感覺最佳的角度來拍攝。這個婚禮,看來這類人才是沒少來啊。

從來來往往的電話中知道,新郎快要到了。於是,這邊安排怎麼把門關住,怎麼樣的幾個姑娘圍坐在新娘周圍,這算什麼呢?大概叫護花吧。總之是不讓新郎順利得手,搶來的新人才算珍惜。

從外面嘈雜的動靜中得知,新郎到了。可是,怎麼遲遲的沒有動作,不來叫門啊?這邊有人說,是在吃幾口糕點。原來這是說道規矩,也許是吃點東西,才有力氣吧。實質上,是圖個吉祥。

叫門的時候終於開始了,外面的好言央求,裡面的百般挑剔。隨著哄堂大笑,都被淹沒了。門是必然得開的,一群年輕人簇擁新郎潮水般湧入,第二道防線開始起效了。新郎恭恭敬敬的三鞠躬完畢,幾個姑娘才離開床邊,閃開空間,讓新人謀面。

「媳婦,咱們回家吧。」新郎湊近新娘的耳畔,這樣溫柔的一句。後面的一個小伙子,猛勁推新郎一下,新郎幾乎親吻了新娘臉頰一般。趔趄了一下,從新站穩。

新娘背對新郎不語,微笑著洋溢出幸福。

「不行,不行,得找鞋,給穿鞋。」後面一個男子的聲音。

於是,新郎找鞋,兩隻紅鞋都找到了,新娘轉身過來,讓新郎給穿鞋。鞋子穿好了,後面又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不能跟他下樓,還得抱新娘轉三圈。」

於是,新郎抱起新娘,原地轉了三圈。把新娘放在床上,新娘說,「都把我轉迷糊了。」

人群嘈雜的厲害。

新娘下床了,有人把大堆的鋼幣撒在床上,讓新人抓,抓起後揣在新郎的褲兜,西服兜。這又是一個說道。

處處體現出的祈求好運,希冀吉祥的說道,無不是有神論的痕跡。看來邪黨的無神論鬼話,沒人真信。

看看這裡的拍攝基本沒什麼亮點了,於是我出門下樓,一來是搶拍新人下樓後的第一個鏡頭,二來是要找一個車,帶有天窗的車,這樣能夠中途拍攝車隊的行進。

通過反覆的交涉,終於找到了一個理想的大吉普,被刷車時灑水凍住了的天窗,終於打開了。試驗一下,感覺不錯,就是下面的一隻腳,要翹起來站,有些吃力,這是天窗位置和車內構造造成的。但是,這些區區小事都不在話下了。

穿著婚紗的新娘,強忍住寒冷,站在車前拍照兩張,急忙鑽入車內。車隊上路了。途中的拍攝,自然是時斷時續,那些的攝像師,沒有天窗的車乘坐,只能是搶在前面停車,然後站住拍攝幾個車隊鏡頭。

因為是北向行進,迎著車隊當然是逆光拍攝,所以效果不是很好,間隙中搶拍幾段新人車輛擦邊而過的鏡頭,也算補救了這段攝影的質量。

途中,本車的幾位,從大雪天氣,談到邪黨。於是,我藉機揭露惡黨的邪惡。糾正他們幾位的一些誤解,後來司機終於發覺了一個傾向,於是說,這位你們沒聽出來?他是法輪功那伙的,政見不一致呀。

因為時間太匆忙,沒機會細講,但是,時時刻刻的解體邪黨,在世間布下大法的場,起碼起到了這樣的效果。這也是我講真相中的一個想法。只要是有緣人,他們今後還會聽到詳細的真相,但是在我這裡,暫短的時間裡,給他們一個正面的信息,深刻的留在他們的腦海中。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