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發生在山東東阿縣的罪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山東省東阿縣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惡黨的殘酷迫害,至今仍有二十人被非法勞教,一百餘人被刑事拘留,二十餘人被行政拘留,被抓被打的約有數百人。這裏將一些迫害情況寫出來,把邪黨的惡行曝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政法委書記是金××(後調政協),公安局長是王榮正,後公安局長換為李賀民,現為烏登輝、政委題兆敏,國安科長龐延安,政保科科長尤令泗,下有蔡謙,翟士龍,薄振峰,申長海等惡警。後有蘇樹才,尤令泗同村韓明誠調入。

政委題兆敏,為山東省東阿縣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和決策者,偽善、狡猾,2000年時四處咬牙切齒的傳達公安局長王榮正的指示:狠狠打,留一口氣就行!經8年多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官職非但沒有升遷,目前還遭到排擠。也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惡警尤令泗,山東省東阿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610”頭目,窮凶極惡又奸詐狡猾,偽善。東阿縣銅城鎮王宗湯村人。前期迫害極為賣力,官職得到升遷。後期轉為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金額約有十幾萬之多。

惡警龐延安,原國安科長。四十多歲,窮凶極惡又奸詐狡猾,偽善,善於表現,當著翟士龍,政委題兆敏的面毆打劉慶良,用橡膠棒砸腿肚子至重傷,劉慶良20天不能行走,政委題兆敏則叫囂“狠狠打,上繩”。

惡警申長海,早期對法輪功有好感,後期也參與毆打,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王樹亮刑訊逼供。現已退休。

惡警薄振峰,中等身材,較胖,目露兇光,毆打法輪功學員下手極狠。現已退休。

惡警翟士龍,30多歲,體□,1999年7.20之前曾在原土地管理局前的煉功人群旁裝模作樣的煉功,企圖打入法輪功學員內部。毆打法輪功學員時窮凶極惡。

惡警張廣會,山東省東阿縣顧官屯鄉祁莊人,原東阿縣銅城鎮派出所任職,後升為東阿縣銅城鎮派出所所長,現新城派出所所長。多數銅城鎮法輪功學員遭到其野蠻打罵。

惡警孟濤,原東阿縣銅城鎮派出所所長,後升為東阿縣公安局副局長。原東阿縣縣長孟召山之子。老家東阿縣顧官屯鄉前秦村人。曾參與毆打銅城鎮法輪功學員,後有所收斂。

惡警唐勇,品行下賤低劣,整個一流氓地痞,原東阿縣高集鄉派出所所長,法輪功學員司桂榮已有六七個月的身孕,進京上訪被遣返後,唐勇仍對其拳搗心口,百般 毆打。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唐勇非但不聽,還惡語相加,懷恨在心,後調東阿縣城關派出所所長,執意對法輪功學員王會傑勞教迫害。現任東阿縣城區巡邏 中隊隊長。

看守所惡警劉得財,人送外號”小炸魚”,非常邪惡,不允許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喝水,用橡膠棒打張傳江,還多次打罵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後,法輪功學員高兆亭、於克林、申大海等受到來自公安、政法、組織部的壓力,被迫做了所謂的保證。於克林開始不妥協,後邪惡之徒威脅開除其子於培皋的工作。可見作為中共惡黨幹部的悲哀,完全沒有獨立的人格。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姚寨派出所所長秦篤軍(家銅城中街)毆打法輪功學員苗芹。

二零零零年四月,邪惡頭子羅幹到濟南,據稱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只要留一口氣就行”的指示,公安局長王中正、政委題兆敏、國安科長龐延安、政保科科長尤令泗、蔡謙、翟士龍、薄振峰,申長海等惡警非法抓捕了以下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張傳明,2000年5月被因進京上訪,在聊城市政府駐京辦事處被蔡謙雙手銬起來吊在鐵門上打,幾次休克。後一個好心的看門老大爺在腳下給他墊了 塊磚頭。2000年9月,張傳明被政委題兆敏,尤令泗,銅城鎮派出所侯加希合謀騙至銅城鎮派出所,不由分說被打倒在地,四人輪番毆打,以致在看守所19天 不能起床。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周春英,女,被連續毆打刑訊逼供數日後被勞教。惡警還把周春英丈夫招來,當著眾人的面讓周春英丈夫毆打周春英致小便失禁。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張傳江被連續毆打、刑訊逼供二十餘天,公安局長王榮正也踹張傳江一腳。政委題兆敏惡狠狠的罵張傳江不識抬舉,刑警隊惡警當著政委題兆敏的面毆打 張傳江。有一個膠東口音的刑警隊惡警咬著牙打張傳江的臉,一邊說:“我給你德,我給你德!”惡警薄振峰,翟士龍打張傳江打爛了新買的掃帚。看守所惡警劉得 財,人送外號“小炸魚”,用橡膠棒打張傳江。當時正值麥收季節,惡警還強迫張傳江家屬毆打張傳江。銅城派出所惡警孟濤也參與毆打了張傳江,銅城派出所惡警 張廣會也參與毆打了張傳江。惡警尤令泗用繩抽張傳江。後逼迫張傳江的姐姐把張傳江送進聊城市精神病院。

法輪功學員王樹亮,被尤令泗,薄振峰,申長海輪番毆打。被孟濤、張廣會折磨約兩個小時,被上繩致數月胳膊麻木,在看守所五天不能起床。

法輪功學員劉慶良,被國安科長龐延安用橡膠棒砸腿肚子至重傷, 20天無法行走,被惡警史延坤用鞋抽打頭部,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周廣新,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雷玉興,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雷玉棟,後被非法勞教2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陳常會,被惡警尤令泗用橡膠棒砸腿肚子。
法輪功學員姚清,女,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張華,女,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姚岳榮,女,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唐淑英,女,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牛士蘭,女,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陳玉英(女),法輪功學員邵愛民(女),法輪功學員王蘭英(女),法輪功學員王鳳蘭(女),法輪功學員李同海等也遭迫害。刑警隊姜偉、李士剛、 施華(音),教導員、辦公室李××(曾在原東阿縣關山鄉農行工作,用警棍重擊周廣新背部,慘叫傳出近百米)等人連日對法輪功學員毆打,刑訊逼供。強行轉 化,讓法輪功學員念事先寫好的污衊法輪大法及法輪大法師父的話,並錄像在東阿縣電視台上播出。同時有3-4家複印店被非法查抄,勒索5000元至8000 不等。

法輪功學員陳玉英,女,法輪功學員邵愛民,女,法輪功學員王蘭英,女,法輪功學員王鳳蘭,女,受到牛角店派出所惡警趙信廣的毆打。

法輪功學員王柱蘭,女,2000年因進京上訪,惡警唐勇對其百般折磨,罰跪後用腳踩腿肚子,月餘臉上尚見紅腫。

法輪功學員司桂榮,女,因在家中被非法搜查出大法真相材料,被非法勞教2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周紅豔, 女,被非法關押在銅城派出所,因其丈夫去要人,惡警張廣會竟對周紅豔百般毆打。

法輪功學員史德月,被尤令泗等惡警連續毆打刑訊逼供數日,精神幾近崩潰,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王會傑,女,2000年被惡警蔡謙幾番毒打,先打爛了一把尺子,又打爛了兩把掃帚,在床上趴了三天不能動,多日不能活動。

法輪功學員劉西廣,多次被關押,送洗腦班,後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因身體原因被拒收,惡警史延坤(後調東阿縣劉集派出所),卓富曾(後調東阿縣公安局國安科長)蓄謀賄賂勞教所,未果。

法輪功學員劉書霞,女,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3年迫害。

法輪功學員張秀蘭,女,因患哮喘,進京上訪被抓後幾乎喪命,後被停發工資,多次被惡警騷擾,病情惡化,含恨離世。

法輪功學員東勝利,被抓後生命垂危,多次被惡警騷擾,境況艱難,被迫離婚,心情壓抑,含恨離世。年僅二十八歲。

法輪功學員劉景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無法正常煉功,病情惡化,不治身亡。

老年法輪功學員王秀清,邵芳蘭被以停發退休金威脅作出所謂不煉功保證。

法輪功學員王樹亮,張傳明,劉慶良,雷玉興,張樹炳,苗芹,翟鳳華等被以取保候審名義勒索2000元至3000元。

2005年3月7日東阿縣以尤令泗為首的數名“610”惡警在沒有出示搜查證和本人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闖入銅城西關大隊法輪功學員雷玉棟家中進行非法搜 查。最後以家中有兩本《轉法輪》、煉功帶和在電線桿上寫過“法輪大法好”為名,把雷玉棟綁架至看守所,並勞教一年半迫害。雷玉棟家屬向“610”頭子尤令 泗講理要人,“610”惡警不但不放人又把雷玉棟家屬在沒出示任何證件、手續的情況下綁架迫害十五天後放回。期間東阿縣電視台播出了3月8日晚在環球商場 發現雷玉棟夫妻在電線桿上寫“法輪大法好”的新聞,其實3月8日雷玉棟已經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監獄),這新聞未免太假了。

2006年9月惡警尤令泗及原銅城派出所(現新城派出所)惡警張廣會非法抓捕了法輪功學員桑學立,牛士蘭夫婦,拳打腳踢,揪頭髮等百般折磨,桑學立被繩子捆到肉裏去。非法將桑學立勞教迫害。惡警韓明成也參與毆打。

2006年12月,姚寨派出所所長曲富光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施茂英,湯立芹,李玉英,孫玉芹,非法關押迫害20餘天。

2007 年1月8日,姚寨派出所所長曲富光伙同韓明誠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翟鳳華,苗芹夫婦,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等,甚至連孩子的筆,手機,敬佛的香都搶 去。應了一句話:原來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苗芹被非法勞教一年,翟鳳華被尤令泗敲詐了取保候審的3000元。

2007年9月14日上午,東阿縣惡警張建華、翟士龍,帶領多名惡警闖入法輪功學員翟成福家中將他綁架,並搶走電腦等設備,惡警聲稱是因為發現了翟成福上 網,在“人權最好的時期” 法輪功學員上網也成了罪名,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更證明了邪黨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都是違法的,根本不講法律!翟成福(男),是東阿阿膠廠 退休職工。據傳其家屬被勒索40000元。

2007年9月14日中午,銅城鎮宋樓村女法輪功學員王會傑(五十多歲),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遭非法劫持。城關鎮派出所惡警唐勇執 意非法勞教三年,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迫害。五名惡警到王會傑家中非法搜查,妄圖加重迫害,但是並沒有得到任何東西。王會傑的家人找到邪惡之徒質問,惡警互 相推諉,都不願承擔責任,可見邪惡的迫害是多麼不得人心,但是不管甚麼情況,只要參與了迫害,就犯下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罪,只有停止迫害,釋放法輪功學 員,才能將功補過。舉報的惡人還喪盡天良的領取了出賣救度他的法輪功學員得來的昧心錢。

部份惡警電話:區號:0635
張建華–3288079
翟士龍 3288036
“六一零”惡徒尤令泗 3286100
惡警蔡謙 3285190
邪黨惡警迫害無辜善良的修煉人,令人髮指的罪行,罄竹難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憲法是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制定,是國家的最高法律,是立國之本。代表著一個國家的尊嚴和形象。憲法中還規定一切法律和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

在民眾的視聽權被封殺,報紙電視台的報導極盡造謠、誣蔑,民眾只能聽信荒唐可笑、漏洞百出的一言堂的今天,法輪功學員善意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是符合 憲法規定的。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最基本的權利,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修煉法輪功這是憲法所允許的信仰自由。惡警在大法修煉者的 家中警察無搜查證就隨便亂查,此類行為觸犯《刑法》第245條規定,構成非法搜查罪。沒有出示任何手續,強行將雷玉棟的家屬拘留,此類行為觸犯《刑法》第 238條、構成非法拘禁罪。

法輪功學員勇敢的站起來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絕對沒有違法。我們都知道憲法是母法,任何違憲立的法都是違法的。江氏集團對法輪功所制定的所謂法律,都是基於自己的私利和權欲,都是違憲的,所以也都是違法的。那麼任何執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指令都是違法行為。

翻遍中國所有法律,“610”的成立和運作找不到任何依據。它對中國的各級黨政司法系統擁有絕對權力。它完全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只有當年的法西斯組 織 “蓋世太保”和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相類比,這種為鎮壓而成立的臨時組織,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可以為所欲為,不經任何手續就把法輪功學員勞教,也可以把 法輪功學員抄家拘留。“610”組織禍國殃民。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天理,誰錯誤的執行“610”的命令仇視“真、善、忍”,對修煉“真、善、忍”的民眾犯下的罪惡,都得償還。惡人遭報的事大量出現:

一、原山東魚台縣公安局副局長陳德,於11月24日在一小學門前的一場車禍中喪生。自99年“7.20”一來他一直負責該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事情,現遭惡報。

二、2004年5月份山東肥城市某小學黃某某的母親,因見到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隨後告密,其後不長時間突發白血病,於2004年8月份死亡。從發病到死亡一個多月。

三、石家莊彭後街派出所所長趙慶祥,48歲,多次非法抓打法輪功學員。2004年4月20日,平時身體強壯的他突然身體發燒,全身難受住院,4月30日在醫院死亡。死相恐怖,在醫院解剖屍體時,發現五臟六腑全部潰爛,醫學無法解釋此現象。

此類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事全國越來越多,不可勝數。以下是發生在東阿縣的因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事例:

一、東阿縣國安科長龐延安的父母是看守所大門守門人,後被人雙雙殺死在門衛室。龐延安惡行殃及父母。這就是善惡有報的例子。

二、山東省東阿縣牛角店鎮曹寺村惡人張永軍,任該村書記兼電工。99年“7.20”後,賣力追隨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經常舉報、騷擾該村大法弟子。 後遭惡報禍及親人。他與年幼的兒子一起拉土時,兒子被翻倒的車砸死。他還是不醒悟,2004年夏天,在乾電工活時,明明已把閘刀拉下,結果還是觸電死亡, 死時年僅35歲。應驗了“惡有惡報”的天理。

三、山東省東阿縣顧官屯鄉扒棍劉村村民劉善方,積極追隨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一度竄前跑後很活躍,結果殃及妻女。其妻劉桂喜身患重病不治投水自殺身亡。其女30多歲,身患重病。兒媳患病做了子宮切除手術(還沒有孩子)

四、山東省東阿縣看守所惡警周傳信,曾打罵多名大法弟子,在夜間值班時死在辦公桌上。

善惡有報是天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所有罪惡都將得到應有的懲罰。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間不到,時間一到,全部都報。上蒼有好生之德,現世現報就是出於神對人的愛護和規勸。如果不悟,更嚴重的果報還在後面。

今天法輪功已傳遍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歡迎。修者日眾,不計其數。國際社會抗議迫害,聲援中國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呼聲四起,已有二 十多個國家的民眾都在譴責江氏集團的野蠻行徑,並起訴江的惡行。特別是在2006年,中共惡黨活摘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利的驚天黑幕被曝光後,全 世界的人都憤怒了,稱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加拿大的喬高和麥塔斯全球呼籲人們起來認清中共的邪惡。

在這裏我們正告東阿縣“610”組織成員和充當打手的惡警們,迫害大法定遭天譴,為自己留條後路吧,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事情了,要想平安只有棄惡從善,將功贖罪,贖回自己的未來。

現在,山東東阿縣曾參與上述惡行的人,現有的已退休,有的調離,有的還在行惡。法輪功學員慈悲為懷,誠心希望這些人不再作邪惡的傀儡和工具、助紂為虐,真正為自己將來想一想,單講文革,當時打手不可一世,後來下場都很可悲,逃脫不了上天的審判。

【明慧網】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