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夢中看到大淘汰時的慘景

今天,在生與死面前,神給人們選擇的時間與機會越來越少了……

無論是天災人禍還是種種異象都在警示人們:大難即將來臨!

大法弟子們都在捨生忘死的救度著世人。現在是搶救人,是從紅魔手裡爭奪人!多救一個是一個,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只有抓緊救人!

救人,這是大法對世人對眾生洪大的慈悲與恩惠,也是大法修煉者天大的責任與使命。抓住時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時間緊迫,時不我待,責無旁貸!因為中共解體在即,那個由邪黨造成的淘汰人的大難正向人們逼近,死亡的幽靈正一步步向紅色迷濛中的人們走來……

我記得是在2001年的一個晚上,睡夢裡,大淘汰時的慘景使我怵目驚心:

天空漸漸的低暗下來,沒有一絲風。那個被大樹掩埋了的村莊,沒有了往日的雞鳴、犬吠、馬嘶、蟲叫,也沒有了機器的轟響和人們那吆三喝六的喧鬧。靜的是那樣的出奇,哪怕是一片樹葉的抖動似乎也能聽到,真的象死一般的寂靜……

在一個房門大敞開的屋子裡,牆壁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獎狀。有「三好學生」的、有「五好戰士」的,有「優秀(邪)黨(團)員」的、有「紅色先鋒」的、還有那個什麼「紅色先進者」的等等,下面都蓋著那個大紅大紅的印章。奇怪的是最上面還寫著幾個非常醒目的黑體大字:「錄取」通知書,它蓋著一個正方形的藍色印章。「錄取」是咋回事?正方印章是咋回事?當時不解其意。如今明白了,錄取是淘汰的反義詞,應是定下來淘汰的。就是還沒有退出中共邪黨及其一切組織的人那就是被收走(錄取)了,淘汰掉了。

在這間屋的一條大土炕上,齊唰唰的躺了一溜年輕人,穿的一律是草綠色軍裝,就像文化大革命時期的那個草綠色軍裝。他們的臉象土一樣的黑綠。直挺挺的一動不動,好像睡死了一樣。看起來是猝死的,沒有一點點掙扎的痕跡。但它們的印堂上都有一個象硬幣大小的非常明顯的大黑痣,好像是做的什麼記號。他們有可能是由一種突如其來的強大的災難而引起的快速死亡。但有一點可以證實:他們是中共邪黨的隨葬品。因為「紅色」代表的是邪黨,而「草綠色」大多是過去邪黨的軍人、警察以及什麼紅衛兵、紅小兵所喜歡的著裝顏色。現在看來,凡是跟著邪黨走的都會被邪黨毀掉。

另一間屋的牆壁上貼著一些密密麻麻的白紙黑字的長紙條,就像花圈上的輓聯一樣。寫的是什麼老紅軍、老八路、老(邪)黨員、老幹部,老同志等等。

也是在一條大土炕上,疊躺著一些橫七豎八的老年人屍體。不知怎的,它們的面部表情就非常的猙獰恐怖。有的眼球被積壓出來;有的嘴角向下滴淌著黑血;有的吐拉著舌頭;有的肚子脹得鼓鼓的,就像馬上要被撐裂了一樣;有的還緊緊的攥著拳頭並越過頭頂,就像還給那個邪黨宣誓的樣子。千奇百怪,什麼姿勢的都有。

再一間屋的大土炕上坐著一些人,主要是年輕的婦女和孩子,她們都呆呆的坐者,就像傻了一樣,動也不敢動。那些驚恐萬分的孩子們緊緊偎倚在大人們的懷抱裡,大氣也不敢出。好多人的臉上默默的流淌著淚水,在這巨大的災難面前,人們已束手無策,只有用無聲的哭泣來緩解揮之不去的恐懼與悲傷……

這是幾年前,我在夢中看到的大淘汰時的慘景。當時沒有把這些告訴大家,一是怕驚了世人;二是不知道那些「獎狀」和「字條」的真正含義是什麼。在真相大白於天下的今日,人們已經非常清楚了:天滅中共,快快退出邪黨才能保住性命!否則,第一次大淘汰一旦開始,跟隨邪黨的人就再也沒有選擇的機會了。

人哪!請記住下面的這段歌詞吧:

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
貧富都已樣,大難無處藏,
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