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家裡被盜之後

劉姨老家的房子進小偷了,被翻的亂七八糟。

劉姨一家長年在外打工,房子一直閒著,屋裡的東西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櫃子雖然上了鎖,裡面卻是些衣服、被子之類。小偷並不知道這點,所以櫃子被撬了,衣服被子扔了一地。劉姨接到電話後安排安排家裡和單位的事,四天之後就回老家了。

老家是一個有一百多戶人家的村子,已被偷的人家不下十幾戶了,東家被翻走了一百多元錢,西家丟了收音機、手錶,一時間村子裡沸沸揚揚,大家都不敢外出,哪怕是去對門隔壁閒嘮嗑,也很快回來。

派出所去過了,問這問那,錄口供後,等了十幾天也沒有下文。

住在中學校門口的大明一家人,早上就去趕集,不到九點就回來了。大明看見院牆西側有三個男學生立在那,也沒在意,開了大門,發現窗子開了,大冬天的,窗子都關的嚴嚴的,怎麼……大明一下醒覺,飛快進屋一看,抓個正著,二個男孩子正不知所措的立在那,大概是沒想到會突然來人,走又不好走,躲又沒處躲。大明媳婦轉身向院外跑,兒子騎上魔托車也追了出來,結果外面那三個男生也被帶回到大明家裡。

畢竟是孩子,大明幾聲喊,就掏出了衣兜裡剛翻到的幾十元錢和一部手機,承認自己是初二某班的學生,是誰家誰家的孩子。

「你說你們,家裡窮?吃不起?你們家長我都認識,不是這樣呀!那你們幹啥非偷東西?偷了錢你幹啥?」

一個孩子說:「我們想打遊戲機(實際上是賭幣機,那種花錢買幣,賭博的機子),老輸,有時一天就五六百,家裡哪裡肯給那麼多錢,只好偷了。」

大明說:「你們都去玩呀?」

「我們帶人去玩可以有優惠,就是不花錢玩幾次,所以大家就帶同學玩。」另一個孩子說。

村上二愣也不知從哪弄來的遊戲機,和派出所掛上了,賺了錢幾幾分成,一有人來查預先得到通知就收攤。

大明說:「你們這幫小子,膽子夠大的,大白天就敢上家來?有翻東西的有接應的?都是和誰學的?」

「電視上就這麼演的!」

大明無語……

後來此事就大發了,被偷的十幾家村民都要找這幾個孩子家長索賠,因為沒有證據所以也得不到賠償,就都來找大明,想讓他上告。家長擔心孩子被抓,也來求大明,希望不要上告。都是左右村住著,見面都認識,平日裡大叔、大哥的叫著誰也不願意出什麼事,結了怨都不好過。大明夾在中間不知如何是好。

劉姨回家後,也去了大明家,一進門大明就觸頭,說:「嫂子,你長年不在家,按理,兄弟不能這樣說話,可是你也要讓我告,就別說了,兄弟正左右為難呢。」

劉姨說:「我也沒說讓你告呀!來坐坐也不行?」

大明請劉姨進了屋,劉姨說:「也難為你,擱誰也不知怎麼辦。」

大明說:「唉,還是嫂子明白,這家裡被翻了,誰能高興?可是這些孩子……誰家攤上這事大人心裡不憋的慌!」

「是唄!以前講什麼夜不閉戶,現在可好,看都看不住。這共產黨三令五申說是不讓賭博,可是誰真管?還靠這兒發財呢!所以這不是老百姓的錯,也不是孩子們的錯。要我看就是共產黨的錯,當官的就會貪污享受,為了達到這一點,什麼都干,勾結黑社會,賺黑心錢,所以把這風氣給弄亂了。孩子們也跟著大人學,跟著電視上學。」

「是,是。嫂子在外面沒白待,真比我們長見識。」

「啥見識?不過我看了《九評》,認清了中共邪黨的本質,知道了這社會亂的根結。」

「《九評》?」

「對!大明,你知道的,我家你哥,是地主,沒少跟著他爸挨斗,成天被戴高帽子上街遊行,小小年紀就被迫做工。所以他對這個村子沒有一點好印象,長年不想回來,對那些曾欺負過他的人,常懷恨在心。看了《九評》後,他一下明白了,人們之所以追隨著害他,根結在中共邪黨身上,多少年的心結解開了,人一下輕鬆了許多。這回來,你哥就和我說,一定要我來看看你,你也是地主,和你哥一起干了那麼多年苦活,你也要看看,這個社會的人變成了這個樣子,是為什麼?」說著拿出了一本書。

大明看見封面上的《九評xx黨》幾個字,在陽光下格外顯眼。

「大明,還有呀,現在全國都在興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說是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們可沒少吃這邪黨的苦,所以我們全家都退了,你們一家也都退了吧,早退早平安呀!」

「怎麼個退法?」

「起小名、化名都行,你把名給我,我回去找會上網的給你上。」

「是嗎?好啊!早就不想要這個黨了!行,等你弟妹和孩子回來,我也讓他們退,你啥時走?」

「明天中午。」

「好啊,我一早就去找你。」


 4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