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 (92, 93, 94)

第四十六回   外道弄強欺正法 心猿顯聖滅諸邪 (上)


話說那國王見孫行者有呼龍使聖之法,即將關文用了寶印,便要遞與唐僧,放行西路。那三個道士,慌得拜倒在金鑾殿上啟奏,那皇帝即下龍位,御手忙攙道: 「國師今日行此大禮,何也?」道士說:「陛下,我等至此匡扶社稷,保國安民,苦歷二十年來,今日這和尚弄法力,抓了功去,敗了我們聲名,陛下以一場之雨,就恕殺人之罪,可不輕了我等也?望陛下且留住他的關文,讓我兄弟與他再賭一賭,看是何如。」那國王著實昏亂,東說向東,西說向西,真個收了關文道:「國師,你怎麼與他賭?」虎力大僊道:「我與他賭坐禪。」國王道:「國師差矣,那和尚乃禪教出身,必然先會禪機,才敢奉旨求經,你怎與他賭此?」

大僊道:「我這坐禪,比常不同,有一異名,教做雲梯顯聖。」國王道:「何為雲梯顯聖?」大僊道:「要一百張桌子,五十張作一禪臺,一張一張迭將起去,不許手攀而上,亦不用梯櫈而登,各駕一朵雲頭,上台坐下,約定幾個時辰不動。」國王見此有些難處,就便傳旨問道:「那和尚,我國師要與你賭雲梯顯聖坐禪,那個會麼?」行者聞言,沈吟不答。八戒道:「哥哥,怎麼不言語?」行者道:「兄弟,實不瞞你說,若是踢天弄井,攪海翻江,擔山趕月,換鬥移星,諸般巧事,我都幹得;就是砍頭剁腦,剖腹剜心,異樣騰那,卻也不怕。但說坐禪我就輸了,我那裏有這坐性?你就把我鎖在鐵柱子上,我也要上下爬蹅,莫想坐得住。」三藏忽的開言道:「我會坐禪。」行者歡喜道:「卻好卻好!

可坐得多少時?」三藏道:「我幼年遇方上禪僧講道,那性命根本上,定性存神,在死生關裏,也坐二三個年頭。」行者道:「師父若坐二三年,我們就不取經罷。多也不上二三個時辰,就下來了。」三藏道:「徒弟呀,卻是不能上去。」行者道: 「你上前答應,我送你上去。」那長老果然合掌當胸道:「貧僧會坐禪。」國王教傳旨立禪臺。國家有倒山之力,不消半個時辰,就設起兩座臺,在金鑾殿左右。

那虎力大僊下殿,立於階心,將身一縱,踏一朵席雲,徑上西邊臺上坐下。行者拔一根毫毛,變做假像,陪著八戒沙僧立於下面,他卻作五色祥雲,把唐僧撮起空中,徑至東邊臺上坐下。他又斂祥光,變作一個蟭蟟蟲,飛在八戒耳朵邊道:「兄弟,仔細看著師父,再莫與老孫替身說話。」那呆子笑道:「理會得!

理會得!」卻說那鹿力大僊在繡墩上坐看多時,他兩個在高臺上,不分勝負,這道士就助他師兄一功:將腦後短髮,拔了一根,捻著一團,彈將上去,徑至唐僧頭上,變作一個大臭蟲,咬住長老。那長老先前覺癢,然後覺疼。原來坐禪的不許動手,動手算輸,一時間疼痛難禁,他縮著頭,就著衣襟擦癢。八戒道:「不好了!師父羊兒風發了。」沙僧道:「不是,是頭風發了。」

行者聽見道:「我師父乃志誠君子,他說會坐禪,斷然會坐,說不會,衹是不會。君子家,豈有謬乎?你兩個休言,等我上去看看。」好行者,嚶的一聲,飛在唐僧頭上,只見有豆粒大小一個臭蟲叮他師父,慌忙用手捻下,替師父撓撓摸摸。那長老不疼不癢,端坐上面。行者暗想道:「和尚頭光,虱子也安不得一個,如何有此臭蟲?想是那道士弄的玄虛,害我師父。哈哈!枉自也不見輸贏,等老孫去弄他一弄!」這行者飛將去,金殿獸頭上落下,搖身一變,變作一條七寸長的蜈蚣,徑來道士鼻凹裏叮了一下。那道士坐不穩,一個筋鬥翻將下去,幾乎喪了性命,幸虧大小官員人多救起。國王大驚,即著當駕太師領他往文華殿裏梳洗去了。行者仍駕祥雲,將師父馱下階前,已是長老得勝。

那國王只教放行,鹿力大僊又奏道:「陛下,我師兄原有暗風疾,因到了高處;冒了天風,舊疾舉發,故令和尚得勝。且留下他,等我與他賭隔板猜枚。國王道: 「怎麼叫做隔板猜枚?」鹿力道:「貧道有隔板知物之法;看那和尚可能彀。他若猜得過我,讓他出去;猜不著,憑陛下問擬罪名,雪我昆仲之恨,不污了二十年保國之恩也。」真個那國王十分昏亂,依此讒言。即傳旨,將一朱紅漆的櫃子,命內官抬到宮殿,教娘娘放上件寶貝。

須臾抬出,放在白玉階前,教僧道:「你兩家各賭法力,猜那櫃中是何寶貝。」三藏道:「徒弟,櫃中之物,如何得知?」行者斂祥光,還變作蟭蟟蟲,釘在唐僧頭上道:「師父放心,等我去看看來。」好大聖,輕輕飛到櫃上,爬在那櫃腳之下,見有一條板縫兒。他鑽將進去,見一個紅漆丹盤,內放一套宮衣,乃是山河社稷襖,乾坤地理裙。用手拿起來,抖亂了,咬破舌尖上,一口血哨噴將去,叫聲「變」!即變作一件破爛流丟一口鍾,臨行又撒上一泡臊溺,卻還從板縫裏鑽出來,飛在唐僧耳朵上道:「師父,你只猜是破爛流丟一口鍾。」三藏道:「他教猜寶貝哩,流丟是件甚寶貝?」行者道:「莫管他,只猜著便是。」唐僧進前一步正要猜,那鹿力大僊道:「我先猜,那櫃裏是山河社稷襖,乾坤地理裙。」唐僧道:「不是,不是,櫃裏是件破爛流丟一口鍾。」國王道:「這和尚無禮!敢笑我國中無寶,猜什麼流丟一口鍾!」

教:「拿了!」那兩班校尉,就要動手,慌得唐僧合掌高呼:「陛下,且赦貧僧一時,待打開櫃看。端的是寶,貧僧領罪;如不是寶,卻不屈了貧僧也?」國王教打開看。當駕官即開了,捧出丹盤來看,果然是件破爛流丟一口鍾。國王大怒道:「是誰放上此物?」龍座後面,閃上三宮皇后道:「我主,是梓童親手放的山河社稷襖,乾坤地理裙,卻不知怎麼變成此物。」國王道:「禦妻請退,寡人知之。宮中所用之物,無非是緞絹綾羅,那有此什麼流丟?」教:「抬上櫃來,等朕親藏一寶貝,再試如何。」

那皇帝即轉後宮,把禦花園裏僊桃樹上結得一個大桃子,有碗來大小,摘下放在櫃內,又抬下叫猜。唐僧道:「徒弟啊,又來猜了。」行者道:「放心,等我再去看看。」又嚶的一聲飛將去,還從板縫兒鑽進去,見是一個桃子,正合他意,即現了原身,坐在櫃裏,將桃子一頓口啃得乾乾淨淨,連兩邊腮凹兒都啃淨了,將核兒安在裏面。仍變蟭蟟蟲,飛將出去,釘在唐僧耳朵上道:「師父,只猜是個桃核子。」長老道:「徒弟啊,休要弄我。先前不是口快,幾乎拿去典刑。這番須猜寶貝方好,桃核子是甚寶貝?」行者道:「休怕,只管贏他便了。」三藏正要開言,聽得那羊力大僊道: 「貧道先猜,是一顆僊桃。」三藏猜道:「不是桃,是個光桃核子。」那國王喝道:「是朕放的僊桃,如何是核?三國師猜著了。」三藏道:「陛下,打開來看就是。」當駕官又抬上去打開,捧出丹盤,果然是一個核子,皮肉俱無。國王見了,心驚道:

「國師,休與他賭鬥了,讓他去罷。寡人親手藏的僊桃,如今衹是一核子,是甚人喫了?想是有鬼神暗助他也。」八戒聽說,與沙僧微微冷笑道:「還不知他是會喫桃子的積年哩!」

正話間,只見那虎力大僊從文華殿梳洗了,走上殿前:「陛下,這和尚有搬運抵物之術,抬上櫃來,我破他術法,與他再猜。」國王道:「國師還要猜甚?」虎力道:「術法只抵得物件,卻抵不得人身。將這道童藏在裏面,管教他抵換不得。」這小童果藏在櫃裏,掩上櫃蓋,抬將下去,教:「那和尚再猜,這三番是甚寶貝。」三藏道:「又來了!」行者道:「等我再去看看。」嚶的又飛去,鑽入裏面,見是一個小童兒。好大聖,他卻有見識,果然是騰那天下少,似這伶俐世間稀!他就搖身一變,變作個老道士一般容貌,進櫃裏叫聲「徒弟。」童兒道:「師父,你從那裏來的?」行者道:「我使遁法來的。」童兒道:「你來有麼教誨?」行者道:「那和尚看見你進櫃來了,他若猜個道童,卻不又輸了?是特來和你計較計較,剃了頭,我們猜和尚罷。」童兒道:「但憑師父處治,衹要我們贏他便了。若是再輸與他,不但低了聲名,又恐朝廷不敬重了。」行者道:「說得是。我兒過來,贏了他,我重重賞你。」將金箍棒就變作一把剃頭刀,摟抱著那童兒,口裏叫道: 「乖乖,忍著疼,莫放聲,等我與你剃頭。」須臾剃下發來,窩作一團,塞在那櫃腳紇絡裏,收了刀兒,摸著他的光頭道:「我兒,頭便象個和尚,衹是衣裳不趁。脫下來,我與你變一變。」那道童穿的一領蔥白色雲頭花絹繡錦沿邊的鶴氅,真個脫下來,被行者吹一口僊氣,叫「變!」即變做一件土黃色的直裰兒,與他穿了。卻又拔下兩根毫毛,變作一個木魚兒,遞在他手裏道:

「徒弟,須聽著,但叫道童,千萬莫出去;若叫和尚,你就與我頂開櫃蓋,敲著木魚,念一卷佛經鑽出來,方得成功也。」童兒道:

「我只會念《三官經》、《北斗經》、《消災經》,不會念佛家經。」行者道:「你可會念佛?」童兒道:「阿彌陀佛,那個不會念?」行者道:「也罷也罷,就念佛,省得我又教你。切記著,我去也。」還變蟭蟟蟲,鑽出去,飛在唐僧耳輪邊道:「師父,你只猜是個和尚。」三藏道:「這番他准贏了。」行者道:「你怎麼定得?」三藏道:「經上有雲,佛、法、僧三寶。和尚卻也是一寶。」正說處,只見那虎力大僊道:「陛下,第三番是個道童。」只管叫,他那裏肯出來。三藏合掌道:「是個和尚。」八戒盡力高叫道:「櫃裏是個和尚!」那童兒忽的頂開櫃蓋,敲著木魚,念著佛,鑽出來。喜得那兩班文武,齊聲喝采:唬得那三個道士,拑口無言。國王道:

「這和尚是有鬼神輔佐!怎麼道士入櫃,就變做和尚?縱有待詔跟進去,也只剃得頭便了,如何衣服也能趁體,口裏又會念佛?國師啊!讓他去罷!」

虎力大僊道:「陛下,左右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貧道將鍾南山幼時學的武藝,索性與他賭一賭。」國王道:「有什麼武藝?」虎力道:「弟兄三個,都有些神通。會砍下頭來,又能安上;

剖腹剜心,還再長完;滾油鍋裏,又能洗澡。」國王大驚道:「此三事都是尋死之路!」虎力道:「我等有此法力,才敢出此朗言,斷要與他賭個才休。」那國王叫道:「東土的和尚,我國師不肯放你,還要與你賭砍頭剖腹,下滾油鍋洗澡哩。」行者正變作蟭蟟蟲,往來報事,忽聽此言,即收了毫毛,現出本相,哈哈大笑道:「造化!造化!買賣上門了!」八戒道:「這三件都是喪性命的事,怎麼說買賣上門?」行者道:「你還不知我的本事。」八戒道:「哥哥,你只象這等變化騰那也彀了,怎麼還有這等本事?」

行者道:「我啊,砍下頭來能說話,剁了臂膊打得人。紮去腿腳會走路,剖腹還平妙絕倫。就似人家包匾食,一捻一個就囫圇。

西遊記 (93)

作者:吳承恩

第四十六回   外道弄強欺正法 心猿顯聖滅諸邪 (下)

油鍋洗澡更容易,只當溫湯滌垢塵。」八戒沙僧聞言,呵呵大笑。行者上前道:「陛下,小和尚會砍頭。」國王道:「你怎麼會砍頭?」行者道:「我當年在寺裏修行,曾遇著一個方上禪和子,教我一個砍頭法,不知好也不好,如今且試試新。」國王笑道:「那和尚年幼不知事,砍頭那裏好試新?頭乃六陽之首,砍下即便死矣。」虎力道:「陛下,正要他如此,方才出得我們之氣。」那昏君信他言語,即傳旨,教設殺場。

一聲傳旨,即有羽林軍三千,擺列朝門之外。國王教:「和尚先去砍頭。」行者欣然應道:「我先去!我先去!」拱著手,高呼道:「國師,恕大膽佔先了。」拽回頭,往外就走。唐僧一把扯住道:「徒弟呀,仔細些,那裏不是耍處。」行者道:「怕他怎的!撒了手,等我去來。」那大聖徑至殺場裏面,被劊子手撾住了,捆做一團,按在那土墩高處,只聽喊一聲 「開刀!」颼的把個頭砍將下來,又被劊子手一腳踢了去,好似滾西瓜一般,滾有三四十步遠近。行者腔子中更不出血,只聽得肚裏叫聲:「頭來!」慌得鹿力大僊見有這般手段,即念咒語,教本坊土地神只:「將人頭扯住,待我贏了和尚,奏了國王,與你把小祠堂蓋作大廟宇,泥塑像改作正金身。」原來那些土地神只因他有五雷法,也服他使喚,暗中真個把行者頭按住了。行者又叫聲:「頭來!」那頭一似生根,莫想得動。行者心焦,捻著拳,掙了一掙,將捆的繩子就皆掙斷,喝聲: 「長!」颼的腔子內長出一個頭來。唬得那劊子手,個個心驚;羽林軍,人人膽戰。那監斬官急走入朝奏道:

「萬歲,那小和尚砍了頭,又長出一顆來了。」八戒冷笑道:「沙僧,那知哥哥還有這般手段。」沙僧道:「他有七十二般變化,就有七十二個頭哩。」說不了,行者走來叫聲「師父。」三藏大喜道:「徒弟,辛苦麼?」行者道:「不辛苦,倒好耍子。」八戒道:「哥哥,可用刀瘡藥麼?」行者道:「你是摸摸看,可有刀痕?」那呆子伸手一摸,就笑得呆呆睜睜道:「妙哉!妙哉!卻也長得完全,截疤兒也沒些兒!」

兄弟們正都歡喜,又聽得國王叫領關文:「赦你無罪!快去!快去!」行者道:「關文雖領,必須國師也赴曹砍砍頭,也當試新去來。」國王道:「大國師,那和尚也不肯放你哩。你與他賭勝,且莫唬了寡人。」虎力也只得去,被幾個劊子手,也捆翻在地,幌一幌,把頭砍下,一腳也踢將去,滾了有三十餘步,他腔子裏也不出血,也叫一聲:「頭來!」行者即忙拔下一根毫毛,吹口僊氣,叫「變!」 變作一條黃犬跑入場中,把那道士頭一口銜來,徑跑到禦水河邊丟下不題。卻說那道士連叫三聲,人頭不到,怎似行者的手段,長不出來,腔子中骨都都紅光迸出,可憐空有喚雨呼風法,怎比長生果正僊?須臾倒在塵埃,眾人觀看,乃是一隻無頭的黃毛虎。那監斬官又來奏:「萬歲,大國師砍下頭來,不能長出,死在塵埃,是一隻無頭的黃毛虎。」國王聞奏,大驚失色,目不轉睛,看那兩個道士。鹿力起身道:「我師兄已是命到祿絕了,如何是只黃虎!這都是那和尚憊懶,使的掩樣法兒,將我師兄變作畜類!我今定不饒他,定要與他賭那剖腹剜心!」

國王聽說,方才定性回神,又叫:「那和尚,二國師還要與你賭哩。」行者道:「小和尚久不喫煙火食,前日西來,忽遇齋公家勸飯,多喫了幾個饃饃,這幾日腹中作痛,想是生蟲,正欲借陛下之刀,剖開肚皮,拿出臟腑,洗淨脾胃,方好上西天見佛。」

國王聽說,教:「拿他赴曹。」那許多人攙的攙,扯的扯。行者展脫手道:「不用人攙,自家走去。但一件,不許縛手,我好用手洗刷臟腑。」國王傳旨,教: 「莫綁他手。」行者搖搖擺擺,徑至殺場,將身靠著大樁,解開衣帶,露出肚腹。那劊子手將一條繩套在他膊項上,一條繩札住他腿足,把一口牛耳短刀,幌一幌,著肚皮下一割,搠個窟窿。這行者雙手爬開肚腹,拿出腸髒來,一條條理彀多時,依然安在裏面,照舊盤曲,捻著肚皮,吹口僊氣,叫「長!」依然長合。國王大驚,將他那關文捧在手中道:「聖僧莫誤西行,與你關文去罷。」行者笑道:「關文小可,也請二國師剖剖剜剜,何如?」國王對鹿力說:「這事不與寡人相干,是你要與他做對頭的,請去,請去。」鹿力道:「寬心,料我決不輸與他。」你看他也象孫大聖,搖搖擺擺,徑入殺場,被劊子手套上繩,將牛耳短刀,呼喇的一聲,割開肚腹,他也拿出肝腸,用手理弄。行者即拔一根毫毛,吹口僊氣,叫「變!」即變作一隻餓鷹,展開翅爪,颼的把他五臟心肝,盡情抓去,不知飛向何方受用。這道士弄做一個空腔破肚淋漓鬼,少髒無腸浪蕩魂。那劊子手蹬倒大樁,拖屍來看,呀!原來是一隻白毛角鹿!

慌得那監斬官又來奏道:「二國師晦氣,正剖腹時,被一隻餓鷹將臟腑肝腸都刁去了。死在那裏,原身是個白毛角鹿也。」

國王害怕道:「怎麼是個角鹿?」那羊力大僊又奏道:「我師兄既死,如何得現獸形?這都是那和尚弄術法坐害我等。等我與師兄報仇者。」國王道:「你有什麼法力贏他?」羊力道:「我與他賭下滾油鍋洗澡。」國王便教取一口大鍋,滿著香油,教他兩個賭去。行者道:「多承下顧,小和尚一向不曾洗澡,這兩日皮膚燥癢,好歹蕩蕩去。」那當駕官果安下油鍋,架起乾柴,燃著烈火,將油燒滾,教和尚先下去。」行者合掌道:「不知文洗,武洗?」國王道:「文洗如何?武洗如何?」行者道:「文洗不脫衣服,似這般叉著手,下去打個滾,就起來,不許污壞了衣服,若有一點油膩算輸。武洗要取一張衣架,一條手巾,脫了衣服,跳將下去,任意翻筋鬥,豎蜻蜓,當耍子洗也。」國王對羊力說:「你要與他文洗,武洗?」羊力道:「文洗恐他衣服是藥煉過的,隔油,武洗罷。」行者又上前道:「恕大膽,屢次佔先了。」你看他脫了布直裰,褪了虎皮裙,將身一縱,跳在鍋內,翻波鬥浪,就似負水一般頑耍。八戒見了,咬著指頭,對沙僧道:「我們也錯看了這猴子了!平時間劖言訕語,鬥他耍子,怎知他有這般真實本事!」

他兩個唧唧噥噥,誇獎不盡。行者望見,心疑道:「那呆子笑我哩!正是巧者多勞拙者閑,老孫這般舞弄,他倒自在。等我作成他捆一繩,看他可怕。」正洗浴,打個水花,淬在油鍋底上,變作個棗核釘兒,再也不起來了。那監斬官近前又奏:「萬歲,小和尚被滾油烹死了。」國王大喜,教撈上骨骸來看。劊子手將一把鐵笊籬,在油鍋裏撈,原來那笊籬眼稀,行者變得釘小,往往來來,從眼孔漏下去了,那裏撈得著!又奏道:「和尚身微骨嫩,俱札化了。」國王教:「拿三個和尚下去!」兩邊校尉,見八戒面凶,先揪翻,把背心捆了,慌得三藏高叫:「陛下,赦貧僧一時。

我那個徒弟,自從歸教,歷歷有功,今日衝撞國師,死在油鍋之內,奈何先死者為神,我貧僧怎敢貪生!正是天下官員也管著天下百姓,陛下若教臣死,臣豈敢不死?只望寬恩,賜我半盞涼漿水飯,三張紙馬,容到油鍋邊,燒此一陌紙,也表我師徒一念,那時再領罪也。」國王聞言道:「也是,那中華人多有義氣。」

命取些漿飯、黃錢與他。果然取了,遞與唐僧。唐僧教沙和尚同去,行至階下,有幾個校尉,把八戒揪著耳朵,拉在鍋邊,三藏對鍋祝曰:「徒弟孫悟空!自從受戒拜禪林,護我西來恩愛深。指望同時成大道,何期今日你歸陰!生前只為求經意,死後還存念佛心。萬里英魂須等候,幽冥做鬼上雷音!」八戒聽見道:「師父,不是這般祝了。沙和尚,你替我奠漿飯,等我禱。」那呆子捆在地下,氣呼呼的道:「闖禍的潑猴子,無知的弼馬溫!

該死的潑猴子,油烹的弼馬溫!猴兒了帳,馬溫斷根!」

孫行者在油鍋底上聽得那呆子亂罵,忍不住現了本相,赤淋淋的,站在油鍋底道:「饢糟的夯貨!你罵那個哩!」唐僧見了道:「徒弟,唬殺我也!」沙僧道:「大哥乾淨推佯死慣了!」慌得那兩班文武,上前來奏道:「萬歲,那和尚不曾死,又打油鍋裏鑽出來了。」監斬官恐怕虛誑朝廷,卻又奏道:「死是死了,衹是日期犯凶,小和尚來顯魂哩。」行者聞言大怒,跳出鍋來,揩了油膩,穿上衣服,掣出棒,撾過監斬官,著頭一下打做了肉團,道:「我顯什麼魂哩!」唬得多官連忙解了八戒,跪地哀告:「恕罪!恕罪!」國王走下龍座。行者上殿扯住道:「陛下不要走,且教你三國師也下下油鍋去。」那皇帝戰戰兢兢道:「三國師,你救朕之命,快下鍋去,莫教和尚打我。」

羊力下殿,照依行者脫了衣服,跳下油鍋,也那般支吾洗浴。行者放了國王,近油鍋邊,叫燒火的添柴,卻伸手探了一把,呀!那滾油都冰冷,心中暗想道:「我洗時滾熱,他洗時卻冷。我曉得了,這不知是那個龍王,在此護持他哩。」急縱身跳在空中,念聲「唵」字咒語,把那北海龍王喚來:「我把你這個帶角的蚯蚓,有鱗的泥鰍!你怎麼助道士冷龍護住鍋底,教他顯聖贏我!」唬得那龍王喏喏連聲道:「敖順不敢相助。大聖原來不知,這個孽畜苦修行了一場,脫得本殼,卻衹是五雷法真受,其餘都躧了旁門,難歸僊道。這個是他在小茅山學來的大開剝。那兩個已是大聖破了他法,現了本相,這一個也是他自己煉的冷龍,只好哄瞞世俗之人耍子,怎瞞得大聖!小龍如今收了他冷龍,管教他骨碎皮焦,顯什麼手段。」行者道:「趁早收了,免打!」那龍王化一陣旋風,到油鍋邊,將冷龍捉下海去不題。

行者下來,與三藏、八戒、沙僧立在殿前,見那道士在滾油鍋裏打掙,爬不出來,滑了一跌,霎時間骨脫皮焦肉爛。監斬官又來奏道:「萬歲,三國師炸化了也。」那國王滿眼垂淚,手撲著禦案,放聲大哭道:「人身難得果然難,不遇真傳莫煉丹。空有驅神咒水術,卻無延壽保生丸。圓明混,怎涅槃,徒用心機命不安。早覺這般輕折挫,何如秘食穩居山!」這正是:點金煉汞成何濟,喚雨呼風總是空!畢竟不知師徒們怎的維持,且聽下回分解。

西遊記 (94)

作者:吳承恩

第四十七回   聖僧夜阻通天水 金木垂慈救小童 (上)

卻說那國王倚著龍床,淚如泉湧,只哭到天晚不住。行者上前高呼道:「你怎麼這等昏亂!見放著那道士的屍骸,一個是虎,一個是鹿,那羊力是一個羚羊。不信時,撈上骨頭來看,那里人有那樣骷髏?他本是成精的山獸,同心到此害你,因見氣數還旺,不敢下手。若再過二年,你氣數衰敗,他就害了你性命,把你江山一股兒盡屬他了。幸我等早來,除妖邪救了你命,你還哭甚?哭甚!急打發關文,送我出去。」國王聞此,方才省悟。那文武多官俱奏道:「死者果然是白鹿黃虎,油鍋裏果是羊骨。聖僧之言,不可不聽。」

國王道:「既是這等,感謝聖僧。今日天晚,教太師且請聖僧至智淵寺。明日早朝,大開東閣,教光祿寺安排素淨筵宴酬謝。」果送至寺裏安歇。次日五更時候,國王設朝,聚集多官,傳旨:「快出招僧榜文,四門各路張掛。」一壁廂大排筵宴,擺駕出朝,至智淵寺門外,請了三藏等,共入東閣赴宴,不在話下。卻說那脫命的和尚聞有招僧榜,個個欣然,都入城來尋孫大聖,交納毫毛謝恩。這長老散了宴,那國王換了關文,同皇后嬪妃,兩班文武,送出朝門。只見那些和尚跪拜道旁,口稱:「齊天大聖爺爺!我等是沙灘上脫命僧人。聞知爺爺掃除妖孽,救拔我等,又蒙我王出榜招僧,特來交納毫毛,叩謝天恩。」行者笑道:「汝等來了幾何?」僧人道:「五百名,半個不少。」行者將身一抖,收了毫毛,對君臣僧俗人說道:「這些和尚實是老孫放了,車輛是老孫運轉雙關穿夾脊,捽碎了,那兩個妖道也是老孫打死了。今日滅了妖邪,方知是禪門有道,向後來再不可胡為亂信。望你把三教歸一,也敬僧,也敬道,也養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國王依言,感謝不盡,遂送唐僧出城去訖。

這一去,只為殷勤經三藏,努力修持光一元。曉行夜住,渴飲飢餐,不覺的春盡夏殘,又是秋光天氣。一日,天色已晚,唐僧勒馬道:「徒弟,今宵何處安身也?」行者道:「師父,出家人莫說那在家人的話。」三藏道: 「在家人怎麼?出家人怎麼?」行者道:「在家人,這時候溫床暖被,懷中抱子,腳後蹬妻,自自在在睡覺;我等出家人,那裏能夠!便是要帶月披星,餐風宿水,有路且行,無路方住。」八戒道:「哥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路多險峻,我挑著重擔,著實難走,須要尋個去處,好眠一覺,養養精神,明日方好捱擔,不然,卻不累倒我也?」行者道:

「趁月光再走一程,到有人家之所再住。」 師徒們沒奈何,只得相隨行者往前。

又行不多時,只聽得滔滔浪響。八戒道:「罷了!來到盡頭路了!」沙僧道:「是一股水擋住也。」唐僧道:「卻怎生得渡?」八戒道:「等我試之,看深淺何如。」 三藏道:「悟能,你休亂談,水之淺深,如何試得?」八戒道:「尋一個鵝卵石,拋在當中。若是濺起水泡來是淺,若是骨都都沈下有聲是深。」行者道:「你去試試看。」那呆子在路旁摸了一塊頑石,望水中拋去,只聽得骨都都泛起魚津,沈下水底。他道:「深深深!去不得!」唐僧道:

「你雖試得深淺,卻不知有多少寬闊。」八戒道:「這個卻不知,不知。」行者道:「等我看看。」好大聖,縱筋鬥雲,跳在空中,定睛觀看,但見那: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靈派吞華岳,長流貫百川。千層洶浪滾,萬迭峻波顛。岸口無漁火,沙頭有鷺眠。

茫然渾似海,一望更無邊。急收雲頭,按落河邊道:「師父,寬哩寬哩!去不得!老孫火眼金睛,白日裏常看千里,凶吉曉得是,夜裏也還看三五百里。如今通看不見邊岸,怎定得寬闊之數?」

三藏大驚,口不能言,聲音哽咽道:「徒弟啊,似這等怎了?」沙僧道:「師父莫哭,你看那水邊立的,可不是個人麼。」行者道:

「想是扳罾的漁人,等我問他去來。」拿了鐵棒,兩三步跑到面前看處,呀!不是人,是一面石碑。碑上有三個篆文大字,下邊兩行,有十個小字。三個大字乃 「通天河」,十個小字乃「徑過八百里,亙古少人行」。行者叫:「師父,你來看看。」三藏看見,滴淚道:「徒弟呀,我當年別了長安,只說西天易走,那知道妖魔阻隔,山水迢遙!」八戒道:「師父,你且聽,是那裏鼓鈸聲音?想是做齋的人家。我們且去趕些齋飯喫,問個渡口尋船,明日過去罷。」三藏馬上聽得,果然有鼓鈸之聲,「卻不是道家樂器,足是我僧家舉事。我等去來。」行者在前引馬,一行聞響而來。那裏有甚正路,沒高沒低,漫過沙灘,望見一簇人家住處,約摸有四五百家,卻也都住得好,但見倚山通路,傍岸臨溪。處處柴扉掩,家家竹院關。沙頭宿鷺夢魂清,柳外啼鵑喉舌冷。短笛無聲,寒砧不韻。紅蓼枝搖月,黃蘆葉鬥風。陌頭村犬吠疏籬,渡口老漁眠釣艇。燈火稀,人煙靜,半空皎月如懸鏡。忽聞一陣白蘋香,卻是西風隔岸送。

三藏下馬,只見那路頭上有一家兒,門外豎一首幢幡,內裏有燈燭熒煌,香煙馥郁。三藏道:「悟空,此處比那山凹河邊,卻是不同。在人間屋檐下,可以遮得冷露,放心穩睡。你都莫來,讓我先到那齋公門首告求。若肯留我,我就招呼汝等;假若不留,你卻休要撒潑。汝等臉嘴醜陋,只恐唬了人,闖出禍來,卻倒無住處矣。」行者道:「說得有理。請師父先去,我們在此守待。」那長老才摘了斗笠,光著頭,抖抖褊衫,拖著錫杖,徑來到人家門外,見那門半開半掩,三藏不敢擅入。聊站片時,只見裏面走出一個老者,項下掛著數珠,口念阿彌陀佛,逕自來關門,慌得這長老合掌高叫:「老施主,貧僧問訊了。」那老者還禮道:

「你這和尚,卻來遲了。」三藏道:「怎麼說?」老者道:「來遲無物了。早來啊,我舍下齋僧,盡飽喫飯,熟米三升,白布一段,銅錢十文。你怎麼這時才來?」三藏躬身道:「老施主,貧僧不是趕齋的。」老者道:「既不趕齋,來此何干?」三藏道:「我是東土大唐欽差往西天取經者,今到貴處,天色已晚,聽得府上鼓鈸之聲,特來告借一宿,天明就行也。」那老者搖手道:「和尚,出家人休打誑語。東土大唐到我這裏,有五萬四千里路,你這等單身,如何來得?」三藏道:「老施主見得最是,但我還有三個小徒,逢山開路,遇水迭橋,保護貧僧,方得到此。」老者道:「既有徒弟,何不同來?」教:「請,請,我舍下有處安歇。」三藏回頭叫聲:「徒弟,這裏來。」那行者本來性急,八戒生來粗魯,沙僧卻也莽撞,三個人聽得師父招呼,牽著馬,挑著擔,不問好歹,一陣風闖將進去。那老者看見,唬得跌倒在地,口裏只說是「妖怪來了!妖怪來了!」三藏攙起道:「施主莫怕,不是妖怪,是我徒弟。」老者戰兢兢道:「這般好俊師父,怎麼尋這樣醜徒弟!」三藏道:「雖然相貌不中,卻倒會降龍伏虎,捉怪擒妖。」老者似信不信的,扶著唐僧慢走。

卻說那三個凶頑闖入廳房上,拴了馬,丟下行李。那廳中原有幾個和尚念經,八戒掬著長嘴喝道:「那和尚,念的是什麼經?」那些和尚聽見問了一聲,忽然抬頭觀看外來人,嘴長耳朵大。身粗背膊寬,聲響如雷咋。行者與沙僧,容貌更醜陋。廳堂幾眾僧,無人不害怕。闍黎還念經,班首教行罷。難顧磬和鈴,佛象且丟下。一齊吹息燈,驚散光乍乍。跌跌與爬爬,門檻何曾跨!你頭撞我頭,似倒葫蘆架。清清好道場,翻成大笑話。

這兄弟三人,見那些人跌跌爬爬,鼓著掌哈哈大笑。那些僧越加悚懼,磕頭撞腦,各顧性命,通跑淨了,三藏攙那老者,走上廳堂,燈火全無,三人嘻嘻哈哈的還笑。唐僧罵道:「這潑物,十分不善!我朝朝教誨,日日叮嚀。古人云,不教而善,非聖而何!教而後善,非賢而何!教亦不善,非愚而何!汝等這般撒潑,誠為至下至愚之類!走進門不知高低,唬倒了老施主,驚散了念經僧,把人家好事都攪壞了,卻不是墮罪與我?」說得他們不敢回言。那老者方信是他徒弟,急回頭作禮道:「老爺,沒大事,沒大事,才然關了燈,散了花,佛事將收也。」八戒道:「既是了帳,擺出滿散的齋來,我們喫了睡覺。」老者叫:「掌燈來!掌燈來!」

家里人聽得,大驚小怪道:「廳上念經,有許多香燭,如何又教掌燈?」幾個僮僕出來看時,這個黑洞洞的,即便點火把燈籠,一擁而至,忽抬頭見八戒沙僧,慌得丟了火把,忽抽身關了中門,往裏嚷道:「妖怪來了!妖怪來了!」

行者拿起火把,點上燈燭,扯過一張交椅,請唐僧坐在上面,他兄弟們坐在兩旁,那老者坐在前面。正敘坐間,只聽得裏面門開處,又走出一個老者,拄著拐杖道:「是什麼邪魔,黑夜裏來我善門之家?」前面坐的老者,急起身迎到屏門後道:「哥哥莫嚷,不是邪魔,乃東土大唐取經的羅漢。徒弟們相貌雖凶,果然是相惡人善。」那老者方才放下拄杖,與他四位行禮。禮畢,也坐了面前叫:「看茶來,排齋。」連叫數聲,幾個僮僕,戰戰兢兢,不敢攏帳。八戒忍不住問道:「老者,你這盛價,兩邊走怎的?」老者道:「教他們捧齋來侍奉老爺。」八戒道:「幾個人伏侍?」老者道:「八個人。」八戒道:「這八個人伏侍那個?」老者道:「伏侍你四位。」八戒道:「那白面師父,只消一個人;毛臉雷公嘴的,只消兩個人;那晦氣臉的,要八個人;我得二十個人伏侍方彀。」老者道:「這等說,想是你的食腸大些。」八戒道:「也將就看得過。」老者道:「有人,有人。」七大八小,就叫出有三四十人出來。 (待續)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