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呼喚 (二)

34。內景,鄭聖勇家中,三室一廳——夜
鄭聖勇走到客廳:媽,您來一下,
劉貴芝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鄭聖勇喜悅的向她招手:媽,快來。
鄭聖勇的房間內的書桌上的電腦屏幕上。明慧網的網頁上,

師父照片:靜觀世間
1999年7月20日後,師父離開紐約,在山中靜觀世間
2000年1月19日發表

鄭聖勇:媽,快看。
劉貴芝淚流滿面,雙手合十:師父,您好。
鄭聖勇和劉貴芝都雙手合十:師父,您好。師父,您辛苦了。停了一會,劉貴芝:快,多複製一些,要彩色的,讓同修們也高興、高興。

35.外景 一棟十多層的辦公大樓的頂端平台上——夜
頂端平台上有倆大法弟子,一名二十多男大法弟子站在樓梯間的門口,觀察和傾聽下面的動靜。
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大法弟子拿著一卷直幅的真相標語,一端固定在樓頂的牆上,一端系一重物垂在牆面外,重物的另一端是一根長繩子,反向拉到樓頂的平台上固定好,長繩子的中間部位插上一根或二根香,點上香,人離開一段時間後,長繩子被燒斷,直幅的真相標語就垂直掛在大樓上了。
倆大法弟子做好這事後,就輕輕離開。

36.外景 那一棟十多層的辦公大樓的街對面的一巷內——夜
有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大法弟子看守著三輛自行車,見這倆大法弟子走來:行了倆大法弟子:嗯。
三人騎車離去。

37.外景 那一棟十多層的辦公大樓的樓下的街上——晝
從辦公大樓的頂層垂直下來一幅巨型標語(二十多米長):
法輪大法好 還我師父清白。
街面上站滿了人在觀看,議論,那位五十多歲的男大法弟子也在場。
行人甲:這法輪功是不一般,政府整的這麼凶,他們也不怕,還敢掛出這大、這高的標語來。我算是服了他們。
行人乙:人家法輪功本來就好 ,人家師父本來就很清白,你政府非要誣篾別人不好,不清白,人家這是在喊冤吶。
行人丙:咱們中國人都像人家法輪功這樣敢於堅持自己的真理,敢於對共產黨說「不」,咱們中國就真有救了。

……

二輛警車開來,十多名警察下車來,睜著驚恐的眼睛看著標語,過了一會,有一個四十多歲的警察對幾名年輕警察吼道:「還呆看什麼,快上去把他拿下來呀。」

幾名年輕警察向樓內跑去。

38。內景,鄭聖勇家中,鄭聖勇的房間內——夜
鄭聖勇走到客廳:媽,您來一下,
劉貴芝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鄭聖勇喜悅的向她招手:媽,快看
書桌上的電腦屏幕上。明慧網的網頁上,
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李洪志
1999年10月12日
(2000年5月22日發表)

鄭聖勇和劉貴芝一人坐一張椅子,輕聲朗讀著《心自明》
過後,劉貴芝對鄭聖勇:先打印兩百份吧。不夠再印。
鄭聖勇:嗯。

39、外景,美國國會大廈前的倒映池旁——晝

Jake:主持這次聽證會的是美國國會國際操作及人權委員會主席克裡斯.史密斯議員。他起草了去年的美國國會譴責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決議

章承舜:你們講真相的事做的真好,我在這方面得向你們學習、、、

40、內景,美國國會在2000年9月7日下午舉行的國際宗教自由的聽證會會場,Jake和章承舜以及其他聽眾. ——晝
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大使羅伯特·賽普在講述中國政府殘酷鎮壓法輪功時激動地描述了陳子秀被活活打死的過程。會場聽眾無不為之震撼。
Joke和章承舜掏出紙巾擦眼淚。、、、

41、外景,美國國會大廈前的倒映池旁——晝
章承舜:國內的同修在流血、失去生命,中共非法政權在極力掩蓋這個真相。我們在海外的大法弟子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真相,制止中共的反人類的血腥鎮壓。
Jake:我覺的在這兒辦一個講真相的點很有必要。、、、

42。內景,一新建大樓的第六層樓的一間三室一廳的套房內的客廳裡——夜

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席地盤坐,人手一份「走向圓滿」的經文,鄭聖勇在讀:「宇宙中無量無計的佛、道、神與更龐大天體中的生命都在注視這小小的一粒宇宙塵埃上的一切。大法已經圓滿了宇宙中的一切。威德是偉大而永恆的。在全面最嚴厲的檢驗中走過來的弟子也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同時圓滿了自己最偉大的位置。邪惡即將被除盡;人世間的敗類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善與惡的表現中都充份體現了各自將要得到的結果。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停了一會,有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大法弟子:這段時間,有好多同修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法,在這過程中,他們有許多修煉體會,大家在一起交流、交流。

一名二十多歲的男大法弟子:我這次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最深體會是:師父的法身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保護我,好多事情,有驚無險,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我覺的,這就是大法在顯神威,師父的法身在保護我。在天安門廣場我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有一個惡警穿著皮鞋死命的踢我,我一點痛感也沒有,那惡警自己的腳踢痛了,我就跑,另一個惡警就追,他快追上我時,被一個遊人攔住了,他就要抓那個遊人,等他弄明白時,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還有……

43。外景,中國某大城市的市區邊緣的一個中型的湖泊旁——夜
鄭聖勇和高蓮芳漫步在湖岸上。
鄭聖勇:好久沒和你到湖邊來了。
高蓮芳:你心裡只有修煉、修煉。哪還會想到我呀。
鄭聖勇:這你就冤枉人哪,我可是經常想到你呀。
高蓮芳:怎麼想?
鄭聖勇:我就想啊,我和你今生能成為好友、戀人。那前世一定有很大的緣分。
高蓮芳:嗯,不錯,這話聽著舒服。
鄭聖勇:要是有幸結成夫妻,那可能是許多世結下的緣分啊。
高蓮芳:哎,打住,我可沒說一定要嫁給你呀。」
鄭聖勇:我還想呀……想呀……(故意停住不往下說)
高蓮芳:想什麼呀?
鄭聖勇:和我這麼大緣分的人,不同我一起學法修煉真是太可惜了。
高蓮芳:你還真會繞,又繞到修煉上來了。
鄭聖勇停了下來:蓮芳,我說的真心話,修煉的時間越長,我就越覺的這法不可思議的博大精深,能有幸得法修煉的人是世間也可以說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我已經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了,你和我有這麼大的緣分。我當然也希望你也能成為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高蓮芳:看到你修煉中那麼多好的變化,我其實早就想修煉了,可政府鎮壓的這麼殘酷,我怕受不了。
鄭聖勇:這個殘酷的鎮壓是反天理人性的,絕對不會長久,你越怕它,它就越瘋狂,都不怕它,它就玩蛋了。
高蓮芳:你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這弱女子可不能跟你比。
鄭聖勇:你不是看到了嗎?在大法中修煉的許多是女弟子呀。
高蓮芳:她們都是不讓鬚眉的巾幗英雄,我可沒那能耐。
鄭聖勇:她們那能耐不都是在法中修出來的嗎?
高蓮芳:那你也得給我時間考慮、考慮呀。
鄭聖勇:嗯,蓮芳,我準備去一趟北京,
高蓮芳:出公差呀?
鄭聖勇:不是,我自己的事。
高蓮芳:嗯……有危險嗎?
鄭聖勇:可能有,可能沒有,從根本上說,沒有。
高蓮芳:嗯……公司知道嗎?
鄭聖勇:我所掌握的一切技術秘密,在徵得胡總同意後,分別教會了兩個人,我走後,公司生產不會受影響。
高蓮芳:嗯……聖勇,我擔心你……
鄭聖勇:蓮芳,不用怕……
倆人漸行漸遠。

44.內景。Jake家的大客廳,有西人大法弟子五人,華人大法弟子七人在一起集體學法——夜

五個西人大法弟子一起讀:「論語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裡爬行。」(用英語讀)

七個華人大法弟子一起讀:「那麼『佛法』到底是什麼呢?是宗教嗎?是哲學嗎?這只是『現代化了的佛教學者』的認識。他們只是在學理論,把它們當作哲學範疇的東西在批判著學和所謂的研究。其實「佛法」不只是經書中的那一點,那只是『佛法』初級層次的法。『佛法』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

五個大法弟子一起讀:「目前人類的科學再發達,也只是宇宙奧秘的局部……」

45、外景,北京天安門廣場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非常偉大壯觀的場景——晝

在天安門廣場的中央,有兩名身材高大的男大法弟子,將一幅上書「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百米多長的橫幅的兩端裹在胸部,威武雄壯的挺立在廣場上,兩人的間距一百多米,他們的周圍坐滿了幾百名席地盤腿而坐,手挽手,肩並肩,齊聲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的周圍是警車、穿警服的警察、穿便衣的警察和地痞流氓。對大法弟子拳腳交加,把他們挽著的手拉開,被拉開的大法弟子被暴力推上警車。

在四周是警察。武警、警車攔住的人群構成的一個從金水橋向四周展開的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人群圈。
……

天安門城樓上有兩位女大法弟子亮出了兩米多長的「法輪大法好」的橫幅。

警車上、被警察徵用的公共汽車上的大法弟子不停的高呼著:「「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呼喚。這樣多輛警車,被警察徵用的公共汽車穿行在北京城,北京城到處響徹著大法弟子不停的高呼著的:「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呼喚。

46。外景,北京昌平縣一小鎮派出所門前——晝

一輛中型麵包車停在派出所門前,從車上先下來三個警察,然後下來五名男大法弟子。
最後下來的一名警察甲,伸著懶腰:成天就為抓法輪功忙呼著,這法輪功是越抓越多,累死我了。
三個警察中的警察乙:獎金高啊。
警察甲: 人都累死了,獎金高有屁用。
警察乙:咱們不就是為錢活著。
警察丙對那五名男大法弟子:走,進去。
前面一個警察,中間是那五名男大法弟子,後面三個警察,走進派出所內。

47。內景,派出所內一約80平米的小廳內——夜

廳內空無一物,僅有一張兩抽屜的小書桌,兩個方凳,四個無賴,兩個穿保安服者二十多歲,兩個穿便服者年歲在四十歲左右……
鄭聖勇站在小書桌前。
兩個穿保安服者站著小書桌後。
兩個穿便服者坐在小書桌後的兩個方凳上:「到這裡來就得報你的姓名、住址,不然的話,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只怕你細皮嫩肉受不了……」 突然,高聲吼叫:「說呀。」
鄭聖勇挺直腰身。默念:
「威德
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四個無賴面面相覷,驚慌失措的逃離小廳。
鄭聖勇挺直腰身。在不停的默念:
「威 德
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一個警察跑進來:「你在念什麼,把他們都嚇跑了。」
鄭聖勇: 「我在背經文。」
那警察:「什麼經文?」

鄭聖勇挺直腰身,大聲念道:
「威德
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那警察先是驚慌失措退到牆邊,停了一會,張惶的逃離小廳。

過了好一會,那警察站在小廳門口:你出來。到辦公室來。

48。內景,派出所的一辦公室由內外兩室組成——夜

室內,雜亂無章的擺設著辦公桌,沙發等。
那警察坐在辦公桌後的椅子上,指著辦公桌前的椅子對鄭聖勇:坐。
那警察:「我不以警察的身份訊問你,我以朋友的身份請問你。為什麼不報姓名、住址?」
鄭聖勇:我報了姓名、住址後,你們會通知當地政府派人把我們綁架回去把我們非法關起來,非法送去勞改、勞教,而且,你們還要當地政府上繳罰款,挑起他們對我們的無名仇恨……

在鄭聖勇說的過程中,有一長相兇惡的警察拿著手槍抵著鄭聖勇的太陽穴:快說,不說,我斃了你。

鄭聖勇沒理他,瞅都不瞅他一眼。

長相兇惡的警察扣動了空槍的板機,鄭聖勇稍稍偏頭瞅了他一眼: 為了當地政府少犯罪,少造業,我不能告訴你姓名、住址。

長相兇惡的警察灰溜溜的退出了內室。

一中年警察走進來坐在沙發上。

那警察:這是我們所長。」

鄭聖勇瞅了他一眼。

所長:還真看不出來,你能槍抵頭時,聲色不動。我還真佩服。
停了一會:你剛才講的話,我在外面都聽到了。沒錯,過去是這樣的。可今天不同啊。

鄭聖勇又瞅了他一眼。

所長:你知道今天天安門廣場來了多少法輪功?北京城來了多少法輪功?天安門廣場上的法輪功就像抓不完。北京城滿城都是法輪功。全城的警力都用上還不夠,武警部隊都用上了,驚動了中央領導。你們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不就是要告訴中央領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你們師父的清白,讓你們自由學法煉功嗎?現在中央領導知道了,要我們把來請願的人數報上去,這人數也不能瞎報呀,得寫上你的姓名、住址才真實呀。所以,你得報上你的姓名、住址才行。對不對?

鄭聖勇又瞅了他一眼。

所長: 這樣吧,你報上你的姓名、住址,落實後,我立即派車送你到火車站,你有錢嗎?
鄭聖勇:有錢。
所長:那好,有錢你自己掏錢買票,沒人管你上哪兒。
鄭聖勇:當真。
所長:當然是真
鄭聖勇:好,信你一回,反正騙人不會得好報。
所長:啊……
鄭聖勇:我的姓名……

49。外景,派出所門前——晝

一輛小型麵包車停在門前,鄭聖勇朝車門走去,一回頭,見那所長站在派出所門前台階上,一臉奸笑的望著他,他瞪了他一眼:騙子。

那所長轉身進去了。

站在車門前的鄭聖勇家所在地的倆警察:誰是騙子。

鄭聖勇:那個所長。

倆警察中的警察甲:騙你什麼?

鄭聖勇:他說:我報了姓名、住址,就可讓我自由買票回家。結果,你們來了。
警察乙:看你這人長個聰明像,怎麼這麼糊塗呀。連我們這樣人的話你也敢信。
警察甲:要不怎麼說:這法輪功好抓呢,又喜歡說真話。又容易被騙。
警察乙:還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怕吃苦。
警察甲:你要是稍微聰明一點,我們也不受這千里奔波之苦啊。唉,還呆著幹什麼,上車呀,看回去怎麼收拾你。

50、內景,鄭聖慧家中的的書房內——晝

鄭聖慧:媽,十多天了,有聖勇的消息嗎?

51:內景,鄭聖勇家客廳內——夜

劉貴芝:還沒有,不過,和聖勇一起去北京的小戴說,看見警察把聖勇推進了警車。你爸正托人打聽呢?

鄭聖慧:媽。有了消息,請您一定盡快通知我,我們這裡的許多同修也很關心他。

劉貴芝:代我謝謝那些同修,有了消息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