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久遠的一段緣

那是在二零零五年,一個初春的早晨,不知道天氣還會那麼冷,我穿著很單薄的衣服,任憑初春的冷風吹打著我纖弱的身體,邁著急促的步子就奔向了人才市場。在人海的簇擁下,我走進了市場的中心。擠過了喘動的人群,看過一個個招聘廣告,正在揣測不定時,突然面前走過來一人,只見他中等個頭,穿著樸素的衣裝,清瘦的身影展現在我的面前。雖然看起來已歷盡滄桑,但卻充滿了正直。他幽默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紹,大意是:我姓徐,叫某某,三十六歲,新兌了一家飯店(帶燒烤),讓我代他收銀並替他管理。如果你信的過,就考慮一下這個工作。因當時我手頭兒不寬裕,稍斟酌了一下就同意了,不多時就和他來到了飯店。

因為我以前經常幹餐飲業,所以這種小店幹起來特別的得心應手,在得到他賞識的同時也得到了同事的嫉妒。

由於飯店帶燒烤,所以每天都收的很晚。半夜十二點結束都是早的,這裡的生意與同行相比還算比較景氣。因收入不錯,他也很關係心他的員工,每日少不了問寒問暖,我也只當是感情投資,沒當回事。

可有一天他突然把我叫到跟前,說要跟我商量點兒事,看見他神神秘秘的,就問他什麼事。他說今後讓我和他以戀人(對像)相稱,這樣他可以減輕很多負擔,因為我出頭可以解決很多賴帳和攪牙的客人。我堅持說,不必這個關係才能解決,幹嘛非得這樣稱呼,他不急也不惱。第二天早晨又固執的對我說:「反正我已經跟朋友說完了,你是我女朋友,你和人家解釋也沒人相信。」說完還笑的很開心。看到他這個舉動,我是又氣又惱,心想這人怎麼這麼愛自作主張,真討厭!可我是個修煉的人,又不能和他真正動氣,就和他講道理,告訴他不應該說謊等等……

他又笑了,說不為難我,只是做做樣子給別人看,他不擅言談,希望我能為他在客人中解圍、收款等。我的心這才落了地兒,要不我考慮是否再幹下去。又工作了一段時間,我覺的工作量實在太長了,早上八點到半夜,總這樣對我來說已經非常的不適合了,與此同時我也直接的講了我的信仰,以及中共怎麼編造謊言欺騙民眾鎮壓法輪功修煉者和迫害的邪惡程度……他明白真相後深表同情,也流露出正氣感的薄弱,害怕我和別人說法輪功的事情。我告訴他自古邪不勝正,歷史一定會還我們清白的。並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我的行為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他不住的點著頭。也許我該走了,因為我不想給他增添負擔。

在準備離去的日子裡,他對我更加的關心和愛護,並對我表明了心意,希望我能留在他的身邊,他也聽到同事說了我很多壞話,他經過慎重的考慮,決定進一步靠近我。雖然過程中我也喜歡過他,但那只不過是一點點,要想長期生活在一起,還是不太可能。經過了再三的考慮,我毅然的離開了那個地方。臨走的那天,他送我去汽車站,望著他疲倦的身影,我感到他很是可憐。人啊!終日的勞累為的是什麼?為了錢,為了生活。累的身心疲憊卻還津津有味的追求;我從心底發出了一聲由衷的歎息……

這讓我想起了那首歌《大唐的記憶》:

千年的流韻,千年的迷離;
千年的徘徊,千年的歎息……

我很快去了一家回民麵館上班,他追到那裡看我。我想是一根緣分的線在牽著他不肯離去。對了,我還沒給他三退,我趕快給他講抹獸印蘊天機的事。他開始不太信。後來講到了中共建政以來,在和平時期殺害中國同胞八千萬,歷次運動中如: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肅反、六四都冤殺了很多的好人。今天又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修煉者大打出手。而且江某某還指示:對法輪功修煉者,經濟上截斷,精神上搞垮,不放棄就肉體上消滅,死了算自殺,而且不查身原直接火化!這樣滅絕人性的手段,真是古今罕有!並出示《九評xx黨》給他看,他大膽的翻看了幾頁,隨後馬上說:「退了吧!」指少先隊。我為一個生命甦醒從而得救而高興……

後來因一夢看到了他的前世:

在久遠的(上一個地球末期)歷史中,我和他穿著現在的衣服,在夕陽的餘輝中漫步在海邊的沙灘上,我和他,還有海灘上的人們都披上太陽那暖洋洋充滿黃色的光……

夕陽下的人們有說有笑的情景再一次的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我和他挽著手,他的音容笑貌是那樣的熟悉,我們陶醉在落日的餘輝裡。這時夢醒了。

我知道與他結的這次緣,演繹了這一次緣分。上天真是太慈悲了,願天下有緣人都能得救,願生生世世的有緣人都能得到大法的福音,願真、善、忍的光輝照耀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幸福常伴善良人。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