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一)

以下是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1、星秀琴,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鎮北馬村人,是一位從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的老教師,工作一向勤勤懇懇,任勞任怨,曾多次獲得各種獎項。丈夫因在外地工作,所 以奉養老人,撫育子女及地裏農活一切重擔全部落在她一人身上,久而久之,身體非常虛弱,常年腰腿痛,還得了哮喘病,經多方醫治不見好轉,嚴重影響了正常生 活。

96年春天,星秀琴有幸喜得大法。修煉後不到半年的時間,她身上各種病症不翼而飛,認識她的人都為她而感到慶幸,都說:法輪大法真好,法輪大法真神奇!

99年4.25,星秀琴為營救天津被抓的同修,到北京和平上訪。7.20邪惡迫害大法後,以“上北京”為由扣發她的退休金一萬元。(自98年10月退休後,只領了2個月的工資),本村書記李成讓帶領松林店鎮政府的人幾次闖進星秀琴家,強行把她劫持到涿州南馬洗腦班迫害。

2000年11月,星秀琴到北京上訪,被涿州公安局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三年。

02 年9月16日,涿州松林店派出所惡警徐東生、陳某,及村書記李成讓等十餘人再次突然闖入星秀琴家中,把正在家中哄孫子的星秀琴老人綁架至涿州南馬腦班迫 害,兩個月後,星秀琴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惡徒才於11月16日下午4時,通知家人將她接回。星秀琴次日凌晨4時含冤離世。

原北馬村大隊惡黨支書李成讓 0312-3930159(家電)
北馬村惡人:張建紅(原南馬洗腦班打手)0312-3931881(家電
南馬村大隊惡人李成林:13223206640
南馬村治保主任:王玉山 0312-3930355(家電)
松林店鎮派出所徐東生電話不詳,徐東生父親徐士富電話:0312-3930350,0312-3932290
北馬村大隊負責人張玉柱電話:0312-3932427
北馬村村民李成平夫婦迫害大法:0312-3930703
松林店鎮政法委書記李革
松林店鎮負責人李建軍
松林店鎮南馬派出所主要負責人:李富民
原松林店鎮副書記兼南馬村書記:李林
涿州南馬洗腦班主任:高學飛

2、王茂英,大法弟子,星秀琴的兒媳,96年喜得大法,修煉後身心受益。99年4.25進京和平上訪,被邪惡帶到松林店鎮政府迫害後被綁架到南馬洗腦班,罰款1500年(並在洗腦班期間遭受挨打挨餓等非人待遇)在洗腦班8天。因孩子有病無人照看才不得不放回。

3、曹桂英,義和莊鄉任村中學教師。97年9月份得法。從此曹桂英就真正的修煉,自覺的加強道德修養,在極短時間內,體弱多病的曹桂英變的身心無比健康,家庭和睦,工作順利,與同事和諧相處,使曹桂英懂得了甚麼是幸福。

02 年4月以義和莊鄉派出所平潤明、任秉輝為首的一伙邪惡之徒闖入曹桂英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資料,並把曹桂英和她的丈夫羅文龍(未修煉)一同綁架到義 和莊鄉派出所非法審訊追問資料來源。惡徒把曹桂英銬在鄉政府的樹上,又打又罵,銬了兩個小時。涿州市公安局惡警謝玉寶、楊玉剛把曹桂英和丈夫羅文龍帶到公 安局繼續非法審問。後來惡警見問不出甚麼,便要勒索羅文龍1000元錢,後來通過涿州市豐莊村村民李利(證人)交了500元,才放羅文龍回家。

惡警把曹桂英劫持到涿州市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之後,義和莊鄉派出所任秉輝、平潤明等邪惡之徒又將曹桂英劫持到涿州南馬洗腦班迫害,不讓家屬探望,後來經過家人請客才讓見面。曹桂英在洗腦班被迫害一個多月才被放回。

曹桂英回家後,義和莊鄉派出所、涿州市公安局的楊玉剛等人又多次到曹桂英工作單位義和莊中學和曹桂英家騷擾,給學校領導和本人以及家屬造成極大的壓力。

2002年5月14日至6月5日,曹桂英家被義和莊鄉勒索5000元,被南馬洗腦班勒索3000元,杜勇祿受賄300元。

4、劉繼祿,雙塔區三街居民,在2001年4月19日和老伴曹俊英一起被涿州雙塔辦事處的張楠、俞偉強制送往涿州南馬洗腦班。4月18日的傍晚把劉繼祿從 街上劫持到雙塔辦事處。(參與劫持的有雙塔辦事處和居民三街的徐崇英和姓丁的)不讓回家,然後當晚把老伴也弄到辦事處分別審問,原因是修煉法輪功“不合 法”。那天是秦國華負責審問的,參與的還有張楠、俞偉,由公安局一科謝玉寶督辦,一直到半夜。次日,由辦事處的張楠、俞偉和街道支書俞振廷送往涿州南馬洗 腦班,到南馬後朱建華讓交1000元(街道墊交的),後來還給街道了。在洗腦班每天強迫勞動,不讓睡覺,放電視灌輸邪惡謊言,不讓吃飽,還要每天寫心得。 由於劉繼祿高血壓病態嚴重,劉繼祿被關一星期後回家,他老伴被非法關押29天。

2002年9月的一天下午,謝玉寶在辦事處督辦,涿州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楊玉剛帶領幾人非法闖入劉繼祿家,強行抄家,屋裏屋外查遍每個角落,也沒搜出它們要 找的,同時把劉繼祿弄到辦事處,由謝玉寶“審問”,塔上的條幅是誰掛的,還脫掉劉繼祿的鞋,看看鞋底與塔上的鞋紋是否相符,對劉繼祿拍桌子,瞪眼,恐嚇劉 繼祿,一看問不出甚麼,讓劉繼祿回來了。

2003年 1月3日上午,由涿州市公安局楊玉剛帶領六、七個人又一次闖入劉繼祿家進行非法抄家,把家中的大法真相資料抄走,並把劉繼祿老伴帶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審問資 料來源。當晚,他們把劉繼祿老伴送往涿州拘留所(在拘留所交了300元)15天後送往涿州南馬洗腦班迫害。其間洗腦班惡人高學飛和三街街道串通,勒索大法 弟子每人交2000元,不交錢不放人,最後劉繼祿被勒索800元,沒收據。

5、張素花,松林店鎮南馬村人,今年54歲,沒修煉大法時患有多種病症,如:神經衰弱、氣管炎、過敏性鼻炎和關節炎等,多年的尋醫問藥不見好轉,嚴重影響了正常的生活。自96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多年的頑症不治自癒。

2000 年12月,張素花和女兒去北京上訪,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第二天便通知涿州市松林店鎮接人,回來後,派出所惡警把母女倆分別關在兩個屋子裏,由六、七個打 手輪班暴打,一直打到夜間三點半才停。(松林店惡警們把張素花用電棍電得滿地打滾,鞋子被打掉,用膠皮棒、木板打嘴巴無數下。就連當時只有15歲的孩子也 未能倖免。

第二天早上,惡警強行把母女二人推上卡車在涿州南馬村大隊門口示眾很長時間。(同時抄家,把家中的拖拉機開走,並揚言拆房)緊接著,把張送進拘留所,女兒 送去南馬洗腦班。到2000年臘月三十才把孩子放回家,期間威脅、恐嚇家人交出“罰款”20000元,最後東拼西湊交了 13000元,到2002年5月12日才放張回家。以上這樣做的一切均由涿州松林店鎮政法委書記李革、李建軍所指使,南馬村書記李林協同。

02年9月30日上午,南馬村書記李林帶領下,涿州市國保大隊的楊玉剛到張家抄走大法資料,強行把張綁架到拘留所三個月後才放人。

6、賈鳳敏,松林店北馬村人,1996年有緣修煉法輪大法。99年7.20中共邪黨開始打壓法輪功,從上至下中國一片黑暗。村裏不讓煉法輪功,還要上交所 有法輪大法的書籍。賈鳳敏因不放棄修煉和不上交大法書籍,被拉去松林店鎮洗腦班,被惡人罰站,暴曬,最後被關進涿州市拘留所,衣服裏約有90元被沒收。

2000 年12月份,村委會李成讓到賈鳳敏家,問賈鳳敏還煉不煉。賈鳳敏說“就是煉”!結果又被拉到南馬洗腦班,當時北馬村有八位大法學員被關在那裏,大法學員們 被面壁罰站。惡人為了達到轉化賈鳳敏的目的,扇賈鳳敏耳光,用膠皮棒打,逼賈鳳敏站在水泥地上,還恐嚇賈鳳敏說把爐蓋燒紅了讓賈鳳敏踩,再不“轉化”孩子 就面臨退學的危險。北馬村惡人張建紅還恐嚇賈鳳敏說,再不轉化,就往地上潑水通上電來電賈鳳敏。惡徒還逼賈鳳敏做超體力苦役,灌輸誹謗大法的言論,每天用 鐵條打賈鳳敏一百下,只穿一條秋褲。在酷刑和恐嚇下,賈鳳敏沒有被“轉化”。

當時在南馬洗腦班,一位六十來歲的老學員不配合惡徒,被松林店鎮惡警姓陳的用木板搧耳光,臉都被打青,打腫了。還有一位學員面對打罵的惡警義正辭嚴的斥責他們執法犯法,被惡警推倒在地扒去內褲遭毒打。在這期間,每位學員被罰金額不等,賈鳳敏被勒索1500元,不給收據。

7、李文斌,涿州市人大代表,97年5月得法的,得法時間不長,他原來的高血壓,心臟病都好了,近七十歲的人了,精神特別旺盛,總之睡得香、睡得穩,走路 發輕,精神飽滿。尤其是他的視力,原來看書、報都得戴老花鏡,修煉大法後,很小的字都看得清,眼睛一點都不感到疲勞,真是神奇得很。

2002 秋天傍晚,惡徒謝玉寶、楊玉剛等人帶領六、七個警察闖入李文斌家,拿出早寫好的搜查證逼李文斌簽字,並把李文斌家幾間房子還有小倉房都翻到了,弄得屋子亂 七八糟,惡徒甚麼都沒翻著,就給李文斌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帽子,將他非法關押在拘留所一個多月,直到李文斌出現高血壓、心臟病、腦血栓症狀時,才叫家人接 出來。

8、薛普氏,涿州市地震台退休職工,96年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身心得到很大改善。以前自身的多種疾病,如氣血不足、氣管炎、肺氣腫、骨質增生等病都 不翼而飛。薛普氏按照“真、善、忍”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與人為善、慈悲待人、不為名利而爭鬥,遇事為他人著想,心性提高了,身體輕鬆,心情舒暢,而且 全家人身體都變得很健康。

99年7月邪黨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謠言矇蔽不明真相的世人,挑起人們仇恨大法並對大法犯罪。為了讓人們了解大法真相,薛普氏與同修於2000 年10月20日上北京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門惡警綁架。在公安局裏遭惡警折磨,後被涿州市公安局和610謝玉寶、楊玉剛一伙惡警 帶回涿州市關入拘留所。

在涿州拘留所裏,薛普氏和同修被謝玉寶等惡警多次酷刑折磨,棍棒打,電棍電,拳腳相加、罰站、罰跪,有的大法學員被迫害得動不了,抬回來幾天走不了路,起 不了床,吃不下飯。惡警用酷刑威逼大法學員說出誰是組織者、保證不再煉法輪功,薛普氏等大法弟子誰也不聽他們的,堅修大法心不動。

10月26日,惡警逼大法學員寫保證書,並把單位領導和家人叫去,勒索每人13000元,否則就送看守所判刑。

薛普氏回家後,610和公安局還經常騷擾她,威逼寫保證書,逼家人寫、單位領導層層寫保證,否則扣工資,撤職。薛普氏總被共扣去了四個月工資加福利,總計 人民幣5000元。在拘留所裏惡警搜身搜去1000元,交住宿費180元,薛普氏總共被涿州市610、國保大隊勒索人民幣19180元。

9、李秀華,涿州市熱電廠職工,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李秀華多種疾病纏身,胃癌、胸部疼,從小就有咳嗽病,長年感冒,睡覺都帶著帽子;腰 痛,雙腿痛,腳上皮膚病,多年神經衰弱、眼疼看不清、頭疼、失眠、身體很弱,每天營養品、中醫、西醫也治不好,還在加重。

李秀華修煉大法後,一身疾病痊癒,10年來一片藥沒吃過,她深深感謝大法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2002年7月,國保大隊楊玉剛帶一名惡警闖入李秀華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講法錄音帶,抄走錄音機,兩個惡警擰著李秀華的胳膊將她綁架上了車,銬上手銬,打李秀華的臉,把它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14天,勒索2000元。

10、劉桂華,東城坊鎮興盛屯村人,50多歲。劉桂華以前全身是病,患癌晚期,她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病都好了。

99 年7.20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以後,孫莊鄉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經常到劉桂華家騷擾。因劉桂華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所以被沒完沒了的迫害。2000年左右,辦 洗腦班罰款50元,2001年罰款300元,2002年被帶到涿州拘留所關押15天,放回來後鄉政府非法勒索1000元,在2003年8月份左右,鄉政府 牛振華、柴玉橋、邢惡警、徐惡警等人將劉桂華非法抓走,剛到鄉政府大院,侯玉平、柴玉橋、邢惡警、肖立新、徐惡警、喬永裏等惡徒就開始打劉桂華的上半身, 一會兒,有兩人壓住劉桂華,兩人用黑白膠皮管子輪流打,打得劉桂華下半身全是黑色的。惡徒還勒索劉桂華1500元。

惡徒打劉桂華時,村支書記鳳田、劉振寬在場。馮克林、王興巨、劉振寬、王會啟、紀鳳田、王青霞(紀鳳田妻)、劉廣榮都參與過迫害。王會啟經常蹲坑,聽窗戶根兒,他與劉廣榮經常去報告。

11、周桂容,東城坊鎮興盛屯村人。1999年7月20日後,孫莊鄉派出所惡警經常到周桂容家非法搜捕並勒索錢財。還把全鄉學員集中到一起辦洗腦班,每人勒索50元。

2000年,周桂容被惡徒非法敲詐500元,肖立新、侯玉平、喬永裏、邢惡警、徐惡警、張華等人參與迫害。肖立新等打周桂容嘴巴,用電棍電她,用膠皮管抽她,她被迫害的身上全是紫黑色的。

2003年7月份,孫莊鄉派出所又到周桂容家亂翻,並將周桂容非法關押15天,勒索1700元。周桂容回來後,侯玉平又勒索她300元。

2006年農曆2月初3,鄉政府姓徐的一伙惡警到周桂容家非法抄走了磁帶,並強行帶走周桂容非法拘留10天。前後勒索錢物達一千多元。

2006年5月初4,劉振寬又勾結鄉政府等人強行綁架周桂容到鄉政府,敲詐1500元,威逼家人如不交錢就送南馬洗腦班迫害。

惡人榜:劉廣榮、王會啟、王興巨經常給邪惡通風報信,聽窗戶根兒、蹲坑。紀鳳田、劉振寬、馮克林、王青霞、徐惡警、喬永裏、邢惡警、張華、牛振華、侯玉平、肖立新、等人都是打手。

12、盧玲,松林店鎮常村人。1999年7月19日上午,常村大隊負責人滕廣臣、松林店鎮政法委書記任志平把盧玲騙到鎮政府。當天晚上銬上手銬拉到公安局 四樓,惡警謝玉寶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盧玲被拘禁三天三夜,7月23號深夜被劫持到涿州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被勒索175元。

盧玲第二次被非法拘留是被官莊水泥廠警務區姓付的惡警從家綁架走,當晚警務區負責人崔玉、常村負責人李永超闖入她住處,把所有法輪功材料全部抄走,直接把她押送到拘留所13天,飯費175元,提前2天又多交50元。

第三次拘留是由南馬警務區負責人周立民帶兩個人非法抄家後,將盧玲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之後松林店鎮惡徒李金領把盧玲拉到南馬洗腦班迫害10天,洗腦班頭子高學飛打盧玲嘴巴子。

盧玲家人被敲詐1500元,300元請吃飯,一共是1800元,本村支書馬樹元經手松林店鎮敲詐盧玲家人5000元,任志平、楊召輝經手水泥廠警務區敲詐1000元。

2004 年3月2日下午2點,馬樹元帶一幫人對盧玲住處非法搜查,參與迫害的還有張獻良、張永達、李洪寶,李增元、李金領、王文華、陳永健等。2004年12月1 日,村支書滕廣臣帶一幫鎮裏的人到盧玲住處胡亂翻,滕廣臣、趙月玲、張X福、閆X,李金領、王文華、陳永建及幾個穿警服的小隨從,把盧玲劫持到洗腦班,直 至將盧玲迫害致精神失常後,才通知家人去接,整整五天。

2005年之前,凡是所謂敏感日,鎮裏及村裏的惡徒都要對盧玲重點騷擾,盧玲前後一共被勒索8000多元,有的無法統計。

惡人馬樹元、張獻良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遺餘力,曾逼著全村煉過法輪功的人拿著工具去平墳滅祖,兩人現都遭報,張獻良喝毒藥身亡。馬樹元的妻子手術切除了一個乳房,有一部份村民還在告馬樹元貪污,還有的村民見到馬樹元就罵。

13、邢俊花,45歲,商業局職工99年四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有種疾病,頭疼病、氣管炎,角膜炎、婦科病等,得法後,各種疾病不翼而飛。

2000年三月,商業局朱永利帶領國保大隊的幾個人把邢俊花劫持到涿州國保大隊,邢俊花堅持繼續修煉法輪功,謝玉寶把她關到拘留所半月才放人。謝玉寶挑唆邢俊花丈夫說:“回家你就打她,打死煉法輪功的不償命。”

99 年9月,邢俊花因去北京上訪,國保大隊等人把她關到涿州拘留所,國保大隊一惡徒用電棍電她胳膊直到脖子。後來又用電棍電她嘴,向邢俊花的單位勒索 10000元錢,單位逼邢俊花在工作和修煉之間作出選擇,邢俊花選擇修煉,單位把她非法開除公職。邢俊花被拘留16天後,謝玉寶等人又把她拉到打靶場,罰 站一天一夜,四天後,直到把她迫害得渾身顫抖,生命垂危,才 讓家人把她接回。

2000年7月,邢俊花因去同修家,被義合莊派出所綁架到公安局轉至拘留所,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和大法書,拘留15天後放人。

2000 年10月1日,邢俊花去北京旅遊無故被抓,國保大隊和市長秘書把她接回公安局,轉關拘留所,在拘留所邢俊花絕食抗議,非法關押13天,邪惡不但不放人,反 而把她關看守所繼續迫害,看守所惡警把邢俊花手和腳銬在一起三天三夜。10月22日把她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去勞教所當天下午,惡警就把 邢俊花呈“大”字型銬在床上4天。

2001年5月,勞教所惡警開始強制“轉化”邢俊花,惡警張浩新指使七、八個刑事犯把邢俊花拉胳膊拽腿拖到四樓,前三天採取輪番戰術,兩小時一換班,熬她 三天三夜不讓睡覺,第四天把邢俊花呈“大”字型銬在床上,不讓睡覺,皮帶抽,打耳光,散布邪悟,銬死人床三天,手銬在暖氣片上,腳銬在床上,惡人使勁拉 床。邢俊花背法,一刑事犯就毒打她。邢俊花被折磨了16天之久,手銬卡到肉裏,痕跡很長時間才下去,手腫得像饅頭。

2002年,惡警強迫拒絕“轉化”大法弟子抹鉛板,沒有任何的防毒設施,每天7:30出發直到下午4點才收工吃飯,每天規定抹多少塊,到溫度很高的屋子抬 鐵架子,這都是男人幹的活。邢俊花身體出現了對鉛毒反應特別強烈的症狀,吐血,長期咳嗽,被醫院檢查診斷為胃癌,惡警張國江卻說: “只要有一口氣,就得去幹。”邢俊花立掌發正念,惡警劉紫薇逼她了站三天三夜。

邢俊花被迫害的每天吐血,直到生命垂危,惡警才於2003年5月讓她保外就醫。

14、劉淑芬,涿州市清涼寺區大沙坎村人,1998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患多種疾病,鼻炎、咽炎、氣管炎、神經衰弱、血壓低、經常休克。每天與藥為伍,還欠下一身債務。劉淑芬修煉法輪功後,幾個月的時間,症狀全部消失,從此告別了藥。

2001 年4月18日,惡徒將劉淑芬的大法書籍全部非法抄走,清涼寺派出所惡警把劉淑芬綁架到清涼寺辦事處,第二天又劫持到南馬洗腦班。在洗腦班,每天惡徒逼迫劉 淑芬等大法學員軍訓,逼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每頓飯一個小饅頭,不讓吃飽。劉淑芬家人給洗腦班主任朱建華400元現金後,惡徒才放劉淑芬回家。

【明慧網】


 6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