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容易的打開了雙手雙腳上的枷鎖

這場邪惡的迫害,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可是八年來,大法弟子哪一天不在付出鮮血和生命?直到今天我們仍然以如此大的代價,抵制著這場邪惡的迫害。八年了,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捫心自問:為什麼?自己為徹底結束這場迫害做了什麼?做著什麼?

師尊從來都不承認這場迫害,多次講法中告訴我們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告訴我們在法上認識法。然而,由於我們對法的理解不夠,一次次失去了結束迫害的機會。

幾年來,自己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深有體會的是:就像救人一樣,人掉到水裏了,自己要把他救上來;自己也跳到水裏,既想把人救上來,還要留心自己別被淹著。直到今日,雖然自己越來越成熟了,越來越有經驗了,但依然是跳到水裏去救人。那麼,為什麼非要跳到水裏去救人呢?說實在的,還是自己沒有真正領悟到師尊所講的更高法理,不能站在神的角度上從根本上否定這場本不該發生的迫害,而是被後天觀念,被人的思維封閉著、阻礙著神的一面。

進一步說,自己還沒有達到那麼高的境界,離大法的要求差之甚遠。從另一方面講,幾年來自己雖然象是堂堂正正的從迫害中走過來了,但是還沒有深刻認識到這場迫害一時一刻都不應該存在。自己總認為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思想概念中覺的誰也不配迫害自己,讓迫害遠離自己,認為這就是正念了。可是邪惡畢竟它還存在,有多少同修仍然在監獄、勞教所承受著非人的迫害,有多少世人依然遭受著毀滅性的毒害,為什麼不想到立即結束這場本不應該有的迫害呢?立即結束這場迫害,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從我做起。

不久前的一個深夜,我突遭惡警綁架。雖然他們把我當作所謂的「大人物」,嚴加看管,雙腳雙手上了枷鎖,上廁所都要戴上手銬,但是十幾個小時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卻安然走脫。

當時,邪惡出動了幾輛警車,十多名警察綁架了我。幾年了,惡人們總想綁架我,卻一次也沒有得逞過。我也從未想過自己會遭綁架。那麼今天邪惡既然聚集到我這兒來了,也正是我全力解體另外空間一切邪惡的機會。我沒有怕,也不緊張,非常平靜的不停的小聲念著正法口訣。雖說我一時搞不清邪惡鑽了自己哪方面的空子,但是我相信憑著自己堅信師尊、堅信大法的一顆金剛不動的心,師尊一定會幫我把壞事變為好事的。我給綁架我的警察講真相,把一個大法弟子的慈悲展現在他們面前,對他們沒有絲毫的怨恨,只覺的他們可憐,雖然其中兩個國保大隊的頭目是學員們公認的最邪惡的人。我向他們公開表示拒絕簽字,拒絕回答他們的一切問題。

我想起師尊講過,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能怎麼樣,人對神敢怎麼樣。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的生命和因素。這時我又想起《洪吟二》中的詩句 「了卻人心惡自敗」。面對眼前的局面,我必須放下自己的一切,首先要坦然的放下生死。通過這些年的修煉,從法中自己早已看穿了生死。對於死,我並不在乎,只看大法需不需要,如果大法需要,我會毫不猶豫的付出生命。當自己的心性達到這一境界時,我的一切人心全都沒了。後來我想師尊決不會給我這樣安排的,因為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我不能給整體帶來麻煩,我不能讓外面的同修為我去冒危險。我一定要出去,我想師尊就在我身邊,我一定能出去。

這念頭一出,我就發現身後一邊亮了一下,接著另一邊也亮了一下。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我。我又想起師尊在《洪吟二》〈師徒恩〉中寫的:「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於是我心生一念:晚上一定要出去。這一念剛出來,思想中卻出現:惡人們要把我判刑、勞教怎麼辦?我馬上意識到這不是我想的。我就想今晚一定出去,什麼不好的念頭也別想進來,誰進來解體誰。後來就沒有不好的念頭出現了。我牢牢的定住自己的正念,決不動搖。這以後,無論惡警再說些什麼,我都不為所動。

一個惡警說:這一關你是過不去的,你不說,打死你往火葬場一拉,給你家送個信,算自殺。我早已放下了生死,邪惡的話再也動不了我。我只想著,今晚一定要出去。後來所有的警察都對我改變了態度,再也不凶了。而且在我跟前都呆不下去,說不上兩句話就走開,特別那兩個頭目,有時到我面前嘮兩句別的,馬上走開。我知道另外空間的邪惡支橕不住了。在數小時的與他們周旋中,我就像外出辦事一樣,該回家時一定要回家;並且有師尊呵護,誰也別想阻擋。

天黑不久,他們留兩個警察看著我,其他人都出去了。我就求師尊幫助,讓那兩個警察快點睡過去。不一會他們兩個都倒頭睡過去了。於是我非常容易的打開了雙手雙腳上的枷鎖,不慌不忙的走出房門,這時站在大門口的警察還朝這邊看了看。而我泰然自若的走出他們的視線,翻越高牆,走了出去。我又一次體會到了師恩浩蕩。

越是關鍵時刻,特別到了生死攸關時,越能體現出我們信師信法的成度。而信師信法則來源於我們平時學法、修煉的堅實基礎。我們是否能堅定的相信師尊講的每一句話,真能做到,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師尊講過:「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處於高度漸悟狀態的,在這次反迫害中是不能參與的。誰也不敢迫害他,他們也沒參與。他們合起來就可以把這場迫害制止住」(《洛杉磯市法會講法》)。那麼到了今天,我們這些跟隨師尊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充份相信我們也有足夠的能力來結束這場迫害了。我們修成的一面也是具足一切佛法神通了,並且還有師尊賜予我們的如意運用神通的正法口訣。

師尊在《美國佛羅裏達法會講法》中講:「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

那麼幾年過去了,我們每個弟子是否都能認真的思考師尊講的這些話?師尊讓我們做的一定是最好的。我們的一切不都是師尊給的嗎?師尊已經給了我們足夠的能力,當然師尊最清楚我們了。衹是我們被後天的各種觀念、人心執著封閉著,一時不能同化到更高法理中去,有時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所以懷疑自己的能力。做事時有時衹是走過場,應付應付,表現出來好像給別人看,實質達不到應有的效果。由於不少同修不能堅信師尊講的這一切,不能真正認識到發正念的嚴肅性,時不時的把這場迫害當作人對人的迫害,不知不覺的滋養了邪惡,給邪惡留有生存之地,使它們繼續幹著它們要幹的壞事。

到了今天,我們必須突破各種觀念,沖出自我束縛,讓我們得了法的一面,讓我們神的一面發揮出應有的威力來。每個大法弟子從我做起,調動更大的神通,發出強大的正念:立即結束這場迫害!牢牢定住這一念,洪貫天宇,堅不可摧。最後建議同修們在這關鍵時刻,重溫師尊的經文《道法》,從中體悟更高的法理,用我們神的一面立即結束這場迫害吧!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10/2/90108.html)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