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王漣的國安潛入香港 中共特務大曝光 ( 圖 )

舉凡香港法輪功學員參與的活動,都會有大批可疑人物在附近走動拍攝。

作者﹕吳雪兒﹐《新紀元周刊》

(編者注:本文即將發表在《新紀元周刊》第34期焦點新聞,逐一披露中共特務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手法。一位被中共綁架逼作特務,後逃到澳洲的香港法輪功學 員王漣博士日前認出在深圳綁架他的大陸特工,出現在今年7月1日香港回歸十周年的慶典活動期間香港法輪功公開活動中,掀開了在香港活動的特務的詭祕面 紗……)

中共特務手法大曝光

文 ◎ 吳雪兒
攝影 ◎ 李明、袁美美、李國民

一個活動可拍到的懷疑特務人數之多,香港不愧為「特務基地」!這些可疑人物的特點,他們大都戴墨鏡、戴帽、不斷打電話(這也是為甚麼中共特務對外面的消息靈通,遇到有活動時,雖然沒有畫面,但對現場情況掌握之詳細,可與實地直播媲美)。

可疑人物正在拍攝法輪功學員的活動,當發現記者照他時,他迅速離開。該名人士後來被法輪功學員王璉認出為於2006年王璉遭綁架時,其中一個審問他的特務。

 

法輪功學員上前勸諭,此人終於張口說話,他用普通話問道,你們不是信佛的嘛?當學員繼續說時,和他一起的另一個可疑人物就轉到另一方向去了。

 

發現有記者在拍他,他退到公園外的馬路邊繼續拍攝,旁邊穿橙色衣服,戴紅帽的人,是他的同夥,後來他們走到一起。

 

這個戴無框眼鏡的人,是另一可疑人物的同夥,多位法輪功學員上前勸諭,他一邊接過《大紀元時報》和《九評共產黨》的資料,另一邊拿著手機不停打。當他發現被拍時,表現得大為驚慌,並揚言要報警。

 

銅鑼灣圓形天橋上布滿行跡可疑的人,圖中左右兩個,一個拍錄像,一個拍相片。

 

法輪功學員王漣參加2003年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的遊行集會上(大紀元資料圖片)
 

一位參加過延安整風,挨過整的老幹部回憶道,當時被拉去逼供信,在極度高壓之下,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良心,編造謊言。第一次經受這種事情,想到自己對不起被 牽連的同志,恨不得一死了之。剛好桌上放著一支槍,拿起來對準自己的腦袋,扣了扳機。沒有子彈!負責審查他的那位幹部這時走進來說:「做錯了事承認就好 了。黨的政策是寬大的。」這樣,黨通過考驗知道你達到極限,也知道你是「忠於」黨的,於是過關了。黨總是這樣把你置於死地,欣賞了你全部的痛苦屈辱,在你 痛不欲生時,親切地出來給你一條好死不如賴活的路,成為你感恩戴德的救命恩人。【九評之二】

以上是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的內容中對一位老幹部在挨整期間的描述,相信這也是過去超過半個世紀的中共極權下,多少生命曾經走過的心路歷程。情景何其地類似,對受害人的心靈和精神狀況所造成的創傷,使他們最後被迫走上「賴活」的路。

二○○六年九月十二日,前香港大紀元報社技術人員被中共珠海國安局特務綁架,在高壓迫害和精神洗腦後,被迫當了中共特務,其特殊任務就是「搞垮香港大紀元」。經歷了一系列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後,王漣不願意屈從於中共的罪惡勾當,於今年二月初勇敢站出來,公開揭露中共特務。

今年六月份,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了一輯名為「香港法輪功活動中共特務大曝光」的組圖,公佈香港法輪功學員辦活動時周圍出現的疑似特務人士的照片。王漣意外地從該組圖中認出其中一位在他被綁架後審問他的人:「那是我的切身經歷,不會忘記那張臉!」

王漣遭綁架的那天,他被送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這個特務就出現了。王漣指當時這個特務的角色是審問人員。王漣說,這個特務有參與問他問題,但那天(被綁架的第一天)所問的問題比較多,反反覆覆地問,可能一個人問了,另外一個人又問同一個問題。

該特務向王漣透露自己是在西南政法大學讀書,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比王漣年輕一點,他說自己的英文名字叫David,中文名字就沒有提。

同時審問王漣的還有另外兩個人。該特務告訴王漣說,是從深圳趕過來的。以後每次王漣在珠海和特務碰頭時,都見到這個特務:「當時還有一個帶頭的,是這個帶 頭的每次都帶著這個特務和另外一個更年輕的,相信是八十年代出生的。」王漣說,這三人每次都是從深圳趕來,在珠海的某一家酒店訂一個房間與他約見。

王漣認為,與他接觸的兩個特務都是年青人,是中共經過精心挑選的:「就是想從方方面面接觸你嘛,跟我是同一個年齡段出生的人,大家都上過大學,感覺好像是近一點,這個很顯然他們(中共)有這方面的注意和考慮。」

他們向王漣稱所有香港被捕的學員應該都見過他們三人,尤其是那個頭,每一個香港學員他們都知道,有哪個學員哪天過來他們都知道。

當王漣被綁架後,讓他不解的是他修煉法輪功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特務為什麼現在綁架他,而他曾經在同年的七月回武漢探望父母也沒有問題。

放長線去釣大魚

王漣在過程中慢慢了解到特務的手法,他說,特務要做事,可能要計劃一、兩年甚至三年,就是他們跟蹤王璉也跟了三年多:「他們拿出厚厚一本A4大小的紙張 說:『我們調查你已經幾年了,這裏都是你的材料,我們是專政機關,想什麼時候抓你就什麼時候抓你,你以前進來沒抓你是時機不成熟,但是你每次進來是什麼時 候,幹什麼,我們都很清楚。王漣憶述特務的話說:「『你們香港那幾百個煉法輪功的我都認識,都有照片』,意思就是他們都很清楚了!」特務又對王漣說,零五 年七月份深圳一些學員被他們抓捕了,也是被跟蹤了一年多!

另一個可疑人物在天橋拍照遊行隊伍

 

這個可疑人物雙手緊握相機,當記者上前時,他緊張得馬上跳起來就跑。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上前採訪這兩個可疑人物時,兩人表現驚慌,躲躲閃閃,不敢回應記者的提問,中間這個馬上用相機遮住自己的臉。

 

集會現場及周圍出現的可疑人物不下20人,圖中前面一個剛想轉身避開鏡頭,後面3個正聚集起來討論甚麼事。

 

此人左手戴金錶,右手戴念珠,不知道是否希望得到保佑?頭戴淺灰帽子站在人群中拍攝這個遊行隊伍。

 

這個短髮女子,身穿墨綠色短袖格子襯衫,從維園集會開始一直跟到中聯辦,她始終保持一段距離。圖為中聯辦外電車站,當她發現被拍到時,就馬上離開車站不等車了。

 

叼著煙的可疑人物

誤信可應付公安

王漣指特務的做法可能會讓學員誤以為應付公安沒甚麼問題:「這次學員進去沒事,那不等於是下次沒事。」

王漣說,特務在審訊時經常對他講哪個學員做過甚麼事,或是哪個學員甚麼不好:「很明顯就是讓你覺得煉法輪功的學員就是這個樣子了!也不比人好到哪去,所以你何必還煉了!」

他說特務有意無意地說一句話,因為當時處在一個較緊張的狀態,都很注意特務說的每句話,在這種情況下聽到這些話時,印象會非常的深:「你不一定是相信了, 但會印象非常深,經常想起來。如果在這個時候見到被說的學員,心裏會有一些發毛,這樣潛移默化會形成了內部的隔閡,不願意相信一些學員,不願意跟被說的學 員有來往,心裏想,他是這樣一種人,雖然不敢說特務講的是真話,但你會有這個不舒服的感覺。」

王漣說,特務也會給學員講一些所謂的事實,如「你受騙了!」、「你應該多聽聽我們(特務)講呀!」、「不要待在那裏不出來!」對於有學員被迫害死,特務就 說,「中國那麼大,死一些人,那很正常呀!」「這麼多法輪功學員,有一些被警察毆打死亡,也是正常的」,正常是因為「抓了你們這麼多人才死了多少,中國這 麼大,比例很小,不足為怪!」

王漣被綁架後,在被審問的過程中,特務反覆對他強調他犯了滔天大罪,死不足惜:「散發《九評共產黨》的資料就可以判刑,而你為香港大紀元提供技術支援,保 證其能正常地運作,以致《九評共產黨》的資料大量地散播,你的罪不小啊!另一方面你還為香港《大紀元時報》建立網站,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通過這個網站看到了 《九評共產黨》,是槍斃你好呢?還是下半輩子讓你在監獄裏待著呢?」

特務同時又不斷提醒他說:「你還年輕,讀了博士,在大學教書,一個月兩萬塊錢,不容易啊,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妻子、兒子。如果你真的被槍斃了,或者關進監獄出不來了,他們怎麼辦呢?你自己的前程呢?」

邪惡的「救命稻草」

王漣說:「他們也就是用這些手法:先讓你感覺到他們掌握了你的生殺大權,在你覺得沒有希望的情況下,向你拼命的灌輸『不要再走這條路』、『放著錢不賺』、 『沒有來世也沒有甚麼因果報應的』等概念,到你覺得沒戲的時候,就跟你說,如果願意的話,還給你一條生路,那個時候就很容易就範,就是在你覺得沒有希望 時,他又給了你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也曾經在深圳被抓過的一位香港學員阿傑(化名)說,當時在被抓後一位高級的人員審問他,覺得對方很面熟,後來得知對方曾經在香港法輪佛學會的會址以學員身份出現過,對方更表示,早就在九五、九六年的時候已經開始滲透進去法輪功團體收集資料。

很關注外間反應

阿傑注意到當有學員被抓後,負責的特務員工都非常關注外面各界的反應,遇到有營救學員的記者會,召開記者會過程中的細節更是通過電話匯報,被詳細地掌握。

和王漣的情況相似,阿傑看到特務在向他提問時,手上的資料也是很大一疊,過程中特務希望通過阿傑的回答確認他們手上關於法輪功的資料是否準確。一天反覆審問阿傑三次,觀察阿傑說的話對不對口徑。

特務問了阿傑很多關於大紀元、新唐人的情況,尤其大紀元是重點,問得很詳細。特務又問學員是否認識大紀元的工作人員。他們也想知大紀元辦公室遇襲後,法輪功學員如何看那件事,問學員們是否認為是中共幹的,阿傑回答對方說:「是否你們幹的你們心知肚明。」

在與特務談話過程中,特務告訴阿傑說,中共投入了很多很多資源來鎮壓法輪功,阿傑在被拘捕期間,介紹他認識的每位差不多都是科長級的,還有很多教職員——專做轉化工作的。

以前阿傑有點不相信中共以四分之一的資源來鎮壓法輪功,但見到內部所牽涉的人力後,他感到:「這麼多人手,真是要很多資源才能維持……還有審問時要租酒店也是要花費的。」

以「談話」美化洗腦

本來阿傑是住在酒店,後來他們再把他移到另一個地方進行了十多天的洗腦班。那地方外面貼上小的「教育」兩個字,然後是三個大字寫著「拘留所」,據說六一○ 辦公室是其前身。阿傑說:「他們現在不叫洗腦,叫教育,有不同科目的專業人士跟學員『談話』。裏面的一位周校長說:『我們用了很多專業人士和資源來跟你 『談話』的!』」

據阿傑觀察,六一○辦公室涉及多個部門,不同部門會負責不同程序的階段工作,但部門之間有連繫。感覺上,他們都要完成甚麼才可以結案,有一定的壓力。

目的要人放棄修煉

阿傑說,在拘留所期間他和很多中共派來的專業人士「談話」,例如談到治病,中共會找來中醫師來跟學員「談話」。阿傑指出,在拘留所十多天內與多名專業人士 的「談話」,比如他們會說:「你煉甚麼功都行,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學其他功也可以打坐,不一定要學法輪功!」最終要帶出的訊息就是「最好不要修 煉!」,也就是他們最終的目的。

拘留所又找來兩名已經被轉化的學員來跟阿傑「談話」,她們自稱都是早期修煉的學員,但都不煉了。

抓人列特務名單

阿傑也了解到,每一個被抓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字都會被列到特務名單裏,據說是好讓他們拿資源。

特務跟阿傑說,他是法輪功團體中的「元老人物」:「很多學員對你很好,幫你『發正念』」。特務叫阿傑回港另立山頭,帶一批學員出來,阿傑對特務說:「這是很嚴肅的事情,真修的學員是不會這樣做的。」

阿傑被送到前六一○辦公室被強迫洗腦十多天後,公安在釋放他的前夕向他透露一些同修的名字並暗示某些學員不可信。又給阿傑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錄影,錄影帶 中的學員屬早期修煉的學員,講了一些法輪功的負面訊息,現場有學員的家人在勸他不要煉。阿傑相信特務的目的是讓學員起疑心進行分化和製造隔閡。

從兩個法輪功學員被抓後的經歷,中共特務所用的手法都大同小異,多年沒變,因為這些企圖對有信仰的人士進行轉化的手段都是特別針對人性和心理。不過,特務 有意無意在和阿傑「談話」時也透露了他們的「難處」:「一個人死都不怕,怎麼辦?捉進來,放回去後又去派單張,又怎麼辦?」

【大紀元】


 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