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的過程中處處都有心性修煉的因素

文/美國大法弟子

【光明網5月19日訊】這次紐約法會中聽同修的交流體會很感動。聽後真是覺得,修煉不在於表白,而是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默默無聞的證實法過程中就在造就著正法覺者的一切。

師父在這次紐約法會中說,“但是有些學員,要從自己內心上講,覺得自己到底做得怎麼樣?作為正法時期這麼偉大的一個生命,你到底做得怎麼樣?”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作為一個得法幾年的老學員,自己在修煉中,在證實法中到底做得怎麼樣呢?當然了,從表面上看,在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學法提高,講真相,發正念),自己多少也都在做著,有時甚至用自己的過去相比,或用看到的同修身上的執著來為自己找藉口,覺得自己還做得不錯。而狀態不好時,又經常產生無可奈何的想法。其實,是應該清醒地想一想了,說心裏話,自己到底做的怎麼樣?有哪些是應該做到而沒有做到的?這些又都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從中又放映出自己在哪些方面的執著?自己應如何提高才能以後在這些問題或類似問題上做好?

1.與同修配合

有一次因為一個事情需要協調,同修A就張羅這件事。發了二三封電子郵件給大家,卻也沒有誰回應。後來同修A問我願不願幫著協調。我想自己雖然也很忙,但碰到事情總不能袖手旁觀。於是決定去做;而為了把它做好,用電子郵件把此想法告訴了幾個我認為負責的同修(其中包括同修B),但也沒有聽到回音。後來週末集體學法後交流時,同修B告訴大家說她來負責此事。我當時心裏就不舒服,心想怎麼也不和同修A及我事先講一下。當交流結束時,我又問了同修B另外一個問題,想談一下自己和其他一些同修的建議。結果同修B也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兩句。於是我心裏又增添了一些不滿。

回來的路上我還在想著這件事。過了一會之後,才想起來向內找。當我試著從同修B的角度去看待此事時,才發現自己先前的負面想法都是狹窄,自私,站不住腳的。其實同修B在此類事上做得很多,她無疑是最好的協調人。而且她在各方面已經很忙的情況決定去協調此事,也是出於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把這件事情辦好。相比之下,如果我去做,也有實際的困難。當然同修A和我在先前所做的也是想著把事情做好,也沒有錯。但當我在事情沒有按自己所想的去發展時,不是出於真正把事情辦好,而是因為維護自己的狹窄的想法對同修耿耿於懷,這個執著已經夠大的了。其實靜下心來,就能看到同修在各方面已經很忙,卻仍決定做,這中間體現出來的為大法的心是很可貴的。此時自己所做的應該是如何從整體出發,去配合好。《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地默默地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這段法以前讀時有所領會,現在真正碰到時,才發現自己沒有做到。

從而我又想到一些別的大法項目中的事情,又有了一些體會。有時,當一些事情覺得不符合自己的想法時,就經常產生抵觸情緒。表面上不一定說出來或表現出來,但心裏頭老大的不高興。其結果是有意無意地不配合。甚至起負面作用。舉個例子說,在我參與的一個大法項目中,需要我和外州的幾個同修配合。然而,當我按計劃辛辛苦苦花了時間準備了很多的新聞素材後,幾個禮拜過去了,外州的同修卻還在做不做此項目,及如何去做上意見分歧。了解這一情況後,我心裏很沮喪。要知道,新聞素材是有時間限制的,現在不用的話,過一段時間,也就沒有用了。當時我想,既然你們都不做,催你們也沒用,那我也不管了,大家都不做拉倒,反正不做這個我還是有很多講真象的事情可做。後來靜心學法,意識到自己這樣想不對。其實,我並不知道外州同修的具體情況和實際困難。而且他們的斟酌和計劃,出發點也是為了讓事情做好。如果都像我這樣,碰到一點自己不理解的,或矛盾的地方,就撒手不幹了,那這項目可怎麼做?打個比方說,我們幾個人做這個項目就像是幾個人在劃一條小船。碰到點事,我就倒槳向後劃,那將造成多大的損失?如果每個人都像我這樣,我們還能向前行?更不用說,要達到目的地了。從大的角度來說,如果每個大法項目都有幾個像我這樣的人,那結果又會如何呢?想到這兒,我真是很內疚。對師父說過的,我們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又有了深一層的理解。

2.處理好工作與生活

曾經有很長時間,由於對法的理解不足,我對日常工作與家庭生活忽視了,認為和自己要做的大法工作相比,這些不怎麼重要。結果造成了工作環境和家庭生活中關係的緊張。摔了跟頭後,通過學法,漸漸地明白了過來。其實,我們修煉“真善忍”,事事都應該為別人考慮,尤其別人是常人不是修煉人,我們應該設身處地體會他們看問題的角度,儘量使我們的言行能被他們能理解和接受。比如對於單位老闆來說,如果我自己的工作做不好,或者我因為自己的執著與同事相處不好,這都會給他帶來不方便。對於太太來說,我去主動地關心她,家務事多做一點,也是份內的。所以,這些都要堂堂正正地做好。讀了師父在最近的洛杉磯和紐約講法,我對此又有了深一層的理解。其實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實踐著一條人通過修煉成神之路。這條路可能是未來人要參照的。如果我們在一些事情上走極端,人為的製造不必要的麻煩的話;如果將來的人都來照著我們來修的話,這將給他們造成多大的困難?反過來說,正因為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在走著證實法的路,所以我們的每一步都要走正,符合大法的要求。

3.自己做得好與不好,會影響同修

有一次週六下午集體學法發正念之前,我有一些與自己日常工作的有關的事情要處理。儘管此事不是馬上非做不可,而且我也考慮到可能會耽誤去集體發正念,但猶豫中還是去做了,結果比預期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趕到同修家時,大家也學完法在討論了。而我當時心裏一直為錯過了學法而懊悔。所以自己拿出大法書來看。結果呢,同修討論的沒聽進去,我讀書也沒看進去,時間全耽誤過去了。不僅如此,同修也可能覺得我奇怪,不用說也影響了他們討論。可見,一件事情,做得好時,會對同修有促進作用;而當做得不好時,不僅是自己的事一團糟,也會影響到同修。所以在考慮事情時,真的要以法為大。而且,當一件事情不盡人意時,不要僅僅停留在懊悔上,而要在任何時候都要清醒地,去儘量地做好,在任何時候都要儘量地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否則,自己的執著就會被利用,從而使結果變得越來越糟。

4.歡喜心不可有

有一次煉功點上大家討論得很好,我自己感覺狀態也挺好。不知不覺地就有點兒昏了頭,心想自己修得真好。結果回家後,太太說了我幾句,沒守住心性,和她大吵了一場。事後,一個人坐在那兒發愣:看來自己是要清醒一下了。自己只是感覺好了一點就開始飄飄然。其實,修煉的路長著呢。自己有些地方做的好一點,也是大法的威力。師父說:“你們在大法中悟到什麼,都是無邊法理在一個層次中所存在法理之一點而已……”(“法輪佛法(精進要旨)”)想想自己平時做的差的地方,沒符合法的要求的地方,就知道自己存在著很多意識到的和沒意識到的執著,還有段艱難的路要走。頭腦不清醒時,就忘記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忘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忘了救度眾生的緊迫。其實修煉真是很嚴肅的。我自己體會就好比是爬一座很陡的山,不管你費了多大的努力,也不管你已經爬到了多高。當自己鬆懈時,就可能忘乎所以;頭腦不清醒時,就可能出現危險,腳下踩不住,手一松,不管多高都會一摔到底。所以,不管自己狀態好與壞,心中都要以法為大,記住師父說的“只為眾生來一場。”(《零三年向大法弟子問好》)

能在大法中修煉,已經是莫大的幸福了;能在這亙古未有的正法時期隨師正法,救度眾生,更是無上的殊榮。自己需要的,師父都給了,剩下的只是自己如何做好,真正地走好每一步。

個人體會,不妥處望慈悲指正。
(http://www.xinguangming.org)

 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