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所至、金石為開

文/紐約大法弟子

【新光明網】
這是我給一位藝術家朋友講真相的故事。認識的一位朋友平時在外州做生意,每年有
兩、三次來紐約和這里的朋友一起過節。未曾相識之前,听其他朋友講過此人是頗有
造詣的藝術家,且為人風趣。見到廬山真面目時才發現,原來這位藝術家的形像与我
在現實中或是屏幕上看到過的藝術家完全不一樣。聊天時听這位朋友提到,他曾在
一部電影中演領班的獄卒。我當時心想:可能整個劇組里沒有人比他更适合這個角
色了。
我一直在琢磨著如何向這位歷經人生中的大起大落,深知處世之道,對朋友行俠仗
義,卻又是為了達到目的什么都有可能做;看上去對自己的藝術成就滿不在意,實
質上卻因這些成就而頗為自負的藝術家講真相。

有了一顆要講真相的心,講真相的机會總是有。在和朋友聊天時,話題時不時的會
轉到法輪功上來,我也不失時机地澄清一些事實真相。我發現,剛開始時這位朋友
還能听進去一些,不知從什么時候起,總是和我抬杠,我說的話也不再接受。原來
是他認識的另一位學員對他講了一句“煉法輪功吧,可以提高你的境界。”簡單的几
個字卻令他非常生气,甚至可以說是惱怒,因為傷了他的自尊心。

這位朋友又一次來紐約休假時,正赶上我們准備舉辦《正法之路》圖片展。展出之
前,這些圖片暫時放在我家客廳。因為這位朋友的日程安排赶不到參加圖片展,我
就借著朋友來訪的机會,一邊把圖片給他看,一邊根据照片向他講述著大法在國內
的洪傳、大法遭受迫害前中國對法輪功的肯定和支持、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迫害
的殘酷和世界各地的褒獎……

我發現,在講解圖片時,我是那么的專注,心無雜念,就是在向一個不了解法輪功
的人講真相、講真相。不知道我們用了多長時間流覽了這百余幅的圖片,而這位朋
友竟是一改平日滔滔不絕的習慣,變得非常平靜,間斷地問一些問題,我一一做了
回答,每次听了我的回答,他都會仔細想想,然后點點頭。當我被問到江XX為什么
要迫害法輪功時,心想:跟他說邪惡勢力他也听不懂呀。于是說了几個他能听得懂
的原因。沒想到,這位朋友听了我的回答后,低頭想了想,對我說:“你的回答說服
不了我。”我心里很是吃惊。我在回答他所有別的問題時都講的是心里的話,我用真
誠回答他的問題,而唯獨回答這個問題時沒用我心里面的話。我心里真正想回答的
話是:因為江氏被宇宙中的邪惡勢力操縱所為。但由于擔心這位朋友不理解,照搬
了其他同修的一些看上去常人能听得懂的答案。

想了想,我再一次用我的真誠与朋友交流:“我剛才講的是別人的答案,給你做個參
考。我也很想問一問江XX他為什么迫害法輪功。其實,有机會的話,你自己看一看
《轉法輪》這本書,你會自己找到答案的。”他听了,點點頭:“嗯,有道理。”

在圖片講解接近尾聲時,這位朋友轉過身來對我說:“你看,像你這樣,你懂法輪功,
可我不懂啊,像你這樣好好告訴我,多好。”還說,“雖然我不能去參加畫展,可我
覺得,你們的畫展一定會受到歡迎的,一定會辦得不錯。”在那一刻,我從那張寫滿
滄桑的臉上看到了祥和,從那雙自認為看透了世態炎涼的眼睛里看到了善良;在那
一刻,我被眼前活生生的例子所震撼,深深體會到“善”的力量;在那一刻,我和身
邊的一切都沐浴在佛光之中……

事后,媽媽告訴我:這位朋友臨走前,向媽媽借了本《轉法輪》。

為了不再被抱怨說我不關心朋友,我盡量抽出時間打電話問候一下。在電話中得知,
這位藝術家朋友把自焚真相告訴他在當地的中國客人,他打電話給在中國的一位從
小一起長大的老友時,勸告老朋友不要跟著形勢走,不好。后來,老朋友告訴他:
已經主動申請調离了新聞部,做娛樂節目去了。

前几天,听到這位朋友在電話中說:《轉法輪》看著看著就看不下去了,覺得書中
講的前后矛盾的時候就看不下去了。我知道他的自尊心很強,比一般的人更不能碰,
就告訴他:我認識的一些人開始看書時也有過同樣的感受,看過几遍之后,發現原
來是自己當初理解錯了。他想了想說:“這倒是有可能。”接著听他講到,他們當地
的一名法輪功學員由于言行上一時沒有體諒別人,結果使得一位對法輪功很感興趣
的美國人產生了反感,跑到這位藝術家那儿去抱怨。這位藝術家開導他的美國朋友
說:那你也不能說法輪功不好啊!你能說一個基督徒做錯了事,你就去指責耶穌嗎?

真相講得好,不僅可以讓世人充分了解法輪功真相,知道了真相的人還會盡自己的
一份正義的力量,甚至可以幫助挽回不必要的損失。

給這位藝術家朋友講真相的經歷讓我體會到真誠的威力。當我的心里有一杆秤,把
人的相貌、年齡、地位、背景做為砝碼去講真相時,起不到讓人了解真相的效果,
因為人是改變不了人的;當我的心里什么都沒有,將我的“真誠”全心呈獻時,我講
的話都能被接受,因為當我純淨到成為法中一粒子時,就會體現出大法的威力。(http://www.xinguangming.org)

 8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