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自我 的私心

Lisa

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說:「法會是大法弟子的盛會,是互相提高的好機會,是學好法的印證。」

以前總是覺著參加法會的發言稿,要把自己修煉突出的部份講出來,找不 到那突出的地方就不用寫了,所以電話打了很多,希望很多同修來寫發言稿,法理也交流了一大堆,但 似乎只是交流給別人的,與我無 關,別人都應該寫,就是我不應該 寫。

昨天參加全球打電話三退,在聽同修打電話的過程中,心裏總是冒出,他 應該這樣說,他應該那樣說,總是想著讓同修用我的方式去三退,把同修變成『我』,這念頭在腦子裡不斷的往上冒,突然意識到不能這樣想下去,會影響同修情 緒,也會影響到那個場,立即發正念,糾正自己的心態,配合同修救度著可貴的中國人,雖然同修沒有按我的標準去講,說的如何,如何,但是同修那顆救人的心, 感動了對方,一個個眾生抹去了獸的印記得救了!

這件事讓我明白了,甚麼是『自我』,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你做事要用我的方法去做,一切圍繞著我,一個很大的 『私』,這個『私』伴隨著自己時常是看不到,意識不到,真的是很危險。

在我們的修煉過程中講到配合,甚麼是配合,我明白了,去配合對方的方 法,無論是自己喜歡與不喜歡,能夠圓容,無論方法好與不好,最後結果一定是好的。

因為我們是修煉,我們的標準是符合宇宙真善忍的境界,有師父和眾神在 看護著我們。我們符合了真善忍,這個空間的物質是通的。如果不符合真善忍,就會出現雜質。師父把大法弟子從地獄中撈起,淨化我們。但我們要擺脫舊宇宙理的 束縛,從為私為我的舊宇宙中走出來。靠的是真善忍的法理指導我們。在我們修煉的點點滴滴中,昇華上來。現在修到我們最後衝刺的階段,到了哪裏就是哪裏的標 準。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到:「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你們思想不正它們就會 叫你不理智。」我們走的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就不會靠近我們。

推廣神韻也是一樣,由於放不下自我,同修之間配合不夠好,沒有達到師 父對我們的要求,沒有達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在推票的過程中只管做事。

前休斯頓市政府官員 Rey Vengco 觀看神韻後激動地說:「在最後一個節目中出現大海嘯、危急關頭主佛下世力挽狂瀾的瞬間,哇!太震撼了!我的自我本性告訴我,這絕對不是想像和虛構,這就是 真實的,我看到了2012的希望。」看了這段話,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師父用心良苦,在正法的最後關頭,師父親自帶領大法弟子,以這種演出的形 式,把真機編排在節目中救人,救度著在末劫滑向地獄 的眾生。

一 個常人在節目中看到了危急關頭,主佛下世,力挽狂瀾。而自己在幾年的賣票中, 卻一直是一種做事心,每天就是按時間去賣票,並沒有真正領悟神韻救人的內涵,神韻對眾生來說意味著甚麼,對大法弟子意味著甚麼,覺的很慚愧。沒有救人的那 個緊迫的心,覺的非常的愧對師父,愧對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