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從點滴做起
小玉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 叫小玉,是05年在國內得法的大法弟子, 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得到了同修直接或間接的幫助與支持,使我在修煉中提高的很快。再這裡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無私的幫助。並 給我與大家在此交流、提高的好機會

 
我去年來到澳洲,離開了國內迫害的形勢對我的壓力,漂浮的 心一下安穩下來。但我對於這裡的情況我一無所知,茫茫 人海,誰是煉法輪功的,怎麼能跟大法弟子聯繫上,心裡茫然。這時師父又點化下,我找到了我住的小區煉功點。第三天早上6 點來鐘我去了煉功點,當時看到有2個同修在那煉靜功,我的眼睛濕潤了,抑制不住淚水,我找家了,我安全了。但在我腦子畫了一個問號,怎麼就2個人呢?

從那天起,不管刮風下雨,自己都準時到煉功點去煉功。我想越是人少, 越要堅持,這是師父給弟子留下的,永遠不能改變的修煉方式之一。好像是 7月的一天早上是陰天,氣溫還比較低,我準時來到煉功點,那天就我一個人,我想修的是自己,不是給誰看那,自己也煉呀。打 開mp3開始煉功,當剛煉到第二套,頭前抱輪時,開始下雨,這時耳邊響起師父的講法,吃苦是好事,吃苦能消業,我想,哦,師父講了吃苦消業,下雨我也不怕,它下它的,我煉我的。呵!這一念出現後,雨越下越大,腦袋澆 的程度就不用提了,身上穿小棉襖都濕透了,我沒有動,繼續抱輪。這時很奇怪的過來一個禿頭先生,圍著這個公園跑步,那天公 園就我們倆個人。當這 個人跑到我的面前時,他給我鼓掌,我笑笑沒吱聲,心裡暗想,這人平時沒見過,下雨還出來鍛煉,如果你要堅持到我煉完功,我會告訴你法輪大法好!等 我煉完功後,這個人真還在堅持跑,等他這次跑到我跟前時,我給他鼓掌,樹大拇指,並對他喊一聲:法輪大法is good,他很高興地給我個回應,我很開心的回到了家。其實就是這 樣,一個人覺的最值得回味的是生命中的歷練,是通過努力克服困難的時段或某事經歷的過程,而不是安逸下的享受。我有時在想,我如果不做好大法 弟子該做的,圓滿時,眾生要聽我的修煉故事,那我給世界的他們講什麼呢?當然這是說笑話了,其實我是這樣想過。

我 是2010年9月1日接過煉功點放煉功音樂的事的,以前那個老同修對我說:我最近家裡有點事,怕來不上誤事,我感覺你這個人做事很踏實, 信得過,以後你就管放煉功音樂吧。他的語言不多,我感到很有分量。那時煉功點只 有2-3人在煉功,我知道這個同修給我鍛煉的機會,語言中蘊藏著責任與使命,我高興的接過這個“接力棒”。後來我知道是他的老伴身體不 好,在這個同修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很多閃光點,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那種特質。

一段時間煉功時,我發現煉功點的場不太好, 有一種很強的干擾。在 人一層的表現是,有個常人,天天來公園,他的鍛煉方式,好像就是找東西用腳踢,經常踢的是鐵桶的空飲料盒,發出那種刺耳的聲,很招人煩,嚴重影響煉功。一天我去給他送去一份法輪功的單張,他沒要,我笑著說,你 每天來的挺早哇!他笑了笑,沒吱聲。每天他還是繼續踢,我想不能去限制別人做什麼,但這就是乾擾。我想起師父的法,大法弟 子純正的一念可劈山,是呀,我們修煉了這麼久了,正法都進尾聲了,為什麼不用神通呢?在煉功 時,我偶爾的打出一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他還照樣踢,幾次我們先把周圍能踢的東西都清理了,他還是能找到。我想這不是辦法,我就再次集中精力發了二次正念,然後也不去想 這事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個聲音沒了,從哪天沒的 我也不知道。就 這樣我們煉功點的場越來越好,煉功人數不斷的眾多,有年齡大的、有年齡小的;有男有女; 有華人、有西人;有參加學法的,有不參加學法的;有新學員、有老學員,我們區的協調人也擠時間來 參加早晨的集體煉功。

我們這有個年輕同修, 她基本每天都能跟母親一起來煉功點煉功。我稱 她叫小天使,一天她領來一位老人說要跟我們學煉“法輪功”,她說在派發報紙時認識的,並給老人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大法的美好。在 她的講真相中,老人認可了大法好,就這樣來到了我們的煉功點,大家就教他煉功,老人學的很認真,慢慢的能聽懂煉功音樂中的師父煉功口訣, 有時他不管我們是否聽懂他的話,他就邊打手勢邊講,我們也一樣,不管他懂不懂,就給他講幾句法輪大法好方面的話,因為法的力量,我們心是通的,彼此沒有障礙。如 果有時間老人就給我們講一些他的事,我們這位小天使,不但是主要教老人煉功的幫手,還成為我們煉功點的翻譯官,這樣老人時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煉功點的氣氛非常好。

這裡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無數故事。比 如一直堅守在這個煉功點的老大法弟子,也就是交給我“接力棒”同修,面對很多的壓力與困難,還能堅持來煉功,他給我們帶來一種任勞任怨,兢兢業業做事的 精神;還有小天使的母親,也是老大法弟子,當她打坐發正念時,就像一個堅不可摧金剛人,顯現出除惡那種威嚴;還有協調人;還有一線講“三退”救 人的高手;還有姐弟倆;有早期得法,一直沒太走進環境的老華人,她家小孩也學法,並還用法理去要求媽媽,很好笑的;還有幾個新學員, 學功學法都很認真;還有一個從國內來探親的阿姨,身體不太好,兒子和媳婦告訴她說公園有煉“法輪功”的,那個功很好,去跟他們煉一煉,她就來了。我 們大家在一起,互相之間看到誰有哪方面的問題,就善意的互相指一指,彼此都很關心,見面互相一個微笑,簡單的一個“哈嘍”一句“你好!”煉完功,如果有時間互相就簡單交談幾句,帶來每一天的快樂 與美好,大家真是很開心。

我現在更能明白一些,師父為什 麼要給我們留下,這永遠都不能改變的修煉方式。因 為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集體煉功場好,震懾邪惡力量大,本體轉化快,提高層次也快;還能增進同修之間的和諧,減少間隔;能使有緣的眾生不斷的走進來;還能抵制修煉中的安逸心,安逸心是麻醉劑,會減弱 修煉的意志。

自從我拿小蜜蜂 負責煉功點的管播放煉功音樂後,自己能堅持4個月如一日,快快樂樂的去煉功。大家知道在國內的有些同修,有多麼渴望這樣的環境嗎?有個同修,有一次領我到她過去的煉 功點,她那樣依戀不捨,懷念追憶的那種表情,給我帶入遐想之中。她自然自語的問我,你說我們的煉功點,還能恢復不?她明知道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確還要這樣問,我懂她的心。我們在那坐了很久,給我講她的修煉故事, 大約4小時後,太陽快要落山了,我們才回各自的家。我時常跟自己 講,國內的迫害那麼嚴重,我們的同修冒著被抓、被迫害、甚至面臨丟掉性命的危險,依然都在堅定自己的信仰。我有幸出來了,環境好了,一切都自由了,但信念絕 不會變,信心絕不會變,不斷精進。用 師父的法,戰勝安逸心,精進實修,師父講:“修煉如初,必成正果”。國 內的同修經常告訴我,國外的同修比國內的同修辛苦,一定要配合好他們,做好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有問題多跟那裡的同修交流,放下自我,遇到矛盾找自己。修煉的 意志要有增無減。

二、怎樣對待新學員拿身份的事
在天體書店辦“九天 班”中,經常有老弟子、有新學員走進來,這是眾生得救的窗口之一。這裡涉及新 學員拿身份的問題。我 是這樣理解師父講法的,他們來學我們就教,能不能拿到身份不是我們的事,但如果幫出假證,甚至出現大法弟子不該做的,造成不好後果,我們不去結那個惡緣。這 個事在移民局及社會產生一些影響,給國內陸續出來,真正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移民帶來了困難,對此許多同修覺的很為難,當然修煉人是知道這事輕重的。我 也經歷了這樣的事,比如,“九天班”的一個學員,是我們學法點,一天她打電話告訴我,她某某天上“RRT”,希望我能幫出證, 當時“RRT”是 怎麼回事我都不知道,我很平和的跟她交流,講了這裡前前後後一些這方面的事,告訴她我這人做事的原則,特別涉及到大法的事,引導她應該如何看待移民,如何對待大法,這是個非常嚴肅的事。她明白了,她真正修煉自己了,做大法的事很認真。我知道很多人很快就被拒了,她現 在沒被拒,我周圍的人, 對她真修的態度都很認可,那當然就有希望。我認為,師父沒把這條道堵死,很可能就有有緣人通過這種途 徑走進來而得救。我是大法弟子,修的就“真、善、 忍”,一切按法理走,對法要負責,對眾生要負責,對法庭也負責。我 對她說:“假如法庭問我,你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我也不能證明你現在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她聽了後,一點反感都沒有,我們現在都很融洽。我想如果真想以修煉的方式拿到身份,就從內 心修自己,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時,師父會有安排。否則走的路可能是錯的。

現在 的正法進程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會更好的合理的安排好時間,精進實修,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正念正行,慈悲善良的正覺。

感 謝師尊!
感 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