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磨難中的同修也是圓融整體的一部分
安太

我是96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因為身體不 好走入大法修煉。剛來澳洲,前三個月,被困魔干擾得很厲害,曾經的腿痛又來困擾我。 96 年得法煉功後,2002年我的膝蓋被診斷為骨質增生,腿疼得不能雙盤,當時我就感覺不對勁,一定是舊勢力迫害,干擾我走出去講真相,於是我就去鄰居同 修家煉功,煉功時我就把腿綁上,堅持一個小時,這一小時疼得我大汗淋漓,當我一遍一遍默念師父說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求助師尊加持時, “刷”一下,感覺體內瘀塞的地方全開了,非常輕鬆,但是我這位鄰居同修也為我承受了很多,煉功時她的腿也很疼,煉功後同修幫我在 法上悟,幫我找我的執著,應修去的人心,我們又經常在一起學法相內找,是師父和同修幫我過去了這一關,我深深得體悟到我們是一個整 體的含義,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由於剛來澳洲時學法少了,腿痛又開始了。
我知道這是邪惡利用 困魔干擾我學法從而乾擾我的身體也乾擾我做大法的事,最明顯的就是在媒體校對的時候老是睡著。為了破除舊勢力對我學法的干擾; 為了不讓自己在學法時睡過去,我就採用站著學、跪著學、大聲喊著學。兩個月左右我終於衝破了困魔的 干擾,儘管腿還是偶有疼痛,但是,只要我堅定地走出去講真相,腿就不痛。我 告訴自己我不能承認任何干擾,所以,除了堅持學法練功、發正念,一直堅持走出去講真相,派發報紙,去堪培拉參加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去悉尼高院為訴江 案發正念、煉功,去領館發正念,去天梯書店幫忙,只要走出去腿就不 痛。到現在我已經把時而的身體不適當做師父對我修煉上的督促與提醒。

當 我了解到有一位同修長期受病業影響,不能走出來,看到她不能自己突破出來,我就一直在考慮怎麼能幫到她,因為我受同修幫助渡過過難關,我就下決心去幫助她,就和同修乙去幫她發正念。

剛 開始發正念時,邪惡干擾的很厲害,另外空間的手猛擊我一掌,差點把我從椅子上推下來,同修乙的眼睛也被邪惡干擾得眼球充血,我馬上跟同修乙交流我們不能承認任何干擾,我們是在助師正法,這一關過去了。但之後,我的後背又明顯的放射性疼痛。我 當時有些猶豫了,我也在考慮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是不是我幫她不夠到位,但是,我絲毫沒有考慮放棄,因為我很清醒我幫助同修這是修煉人的慈悲,助師正法絕對沒錯,是我應該做的,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考 慮到病業中的同修更需要我的幫助,我背痛的時候就默默請求師父加持,不斷地向內找,是不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對,或者我沒有足夠啟迪磨難中的同修樹立更強大純正的正念?我就 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到家就多學法,找自己的人心,不到兩天后背痛好了,我依然去同修家煉功學法,不到一周我的眼睛又腫了, 我仍然發正念學法向內找,不到三天眼睛又好了,助師正法沒錯,不能放棄,我學了《精進要旨》的“修煉與負責”:“一個修煉者就是一個去常人的執著心者。”我堅定信念,在這修煉 過程中去掉我一切人心與執著精進實修。通過這件事對我和同修的干擾與我 自身的承受,更加體悟到師尊在正法中為大法弟子為眾生所承受的一切。

病 業中的同修很努力也很接納我的建議,我建議他去九天班學法和參加集體學法,她都能克服一切困難去參加,在去九天班的路上背論語、洪吟,這位磨難中的同修變得更加有毅力、更加刻苦。我發自內心的為她高興,並感佩真實的她是這般有忍耐力。看 著這位同修可以堅持一三四套功法的練習,打坐可以從20多分鐘就開始的疼痛忍到近一個小時,每當她有些想在每次每套功法煉完後休息一會兒時,我就善意地鼓勵她不要被累魔干擾,每到這時這位同 修都能很聽話的忍到最後。她的身體也有較明顯變 化,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感謝同修。

儘管有了這些進步,我和同修都要加強學法和正念。我在完成其他項目的同時,每周堅持去她家4-5次。雖 然幫助磨難中的同修確實花費了我一些時間,但是,因為他是我的同修,我們有緣在澳洲相見,也是師父的安排,我一定不負師尊所望。做好我應該做的圓融師父所要的,不拉下一個弟子,修好自己。因為跟她一起學法煉功,也沒耽誤自己的學法修煉。也能發現我平時發現不 了的人心與執著,從而修掉,表面上看我在幫同修,其實同修也再幫我修,真的很感謝這同修。

總之來 澳洲修煉的這七個月中,我自己的身體變化也很大,比如腳上的麻煩也不翼而飛、鬆動的牙齒在看完神韻演出後也完全正常了。我感覺這些也是因為來到國外後做正法的事 比在國內時更加坦然,沒有了在國內時的那麼多怕心。儘 管剛去領館發正念時我仍然感覺到那個不自覺的怕心,但當我想到師尊曾經講法中提到:“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 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2005年7月20日“學好法去人心並不難”)我一夜沒睡著覺,就不斷發正念去掉怕心,終於在第二次去領館發正念時,在同修無意的督促我發正念的腰挺得要直一些時,這個怕心終於被我去掉了。儘 管我常常在一天之內往返幾個項目的支持,但是,我絲毫不感覺累和辛苦,反而我確實地感到師尊講的,“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什麼難 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轉法輪”第九講)在為寫作此文與同修交流時,我又看到了自己在幫助同修走出磨難中的不足,比 如,沒有更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有時把舊勢力的迫害當作消業,有意無意的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

在 修煉的路上,我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時時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或不足,讓自己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圓融整體做得更好。以上是我來澳洲七個月的一點修煉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